那個人說過,只要想找他,就可以來這個地方,他說他會總到這個地方來歇歇腳。

林羽看了看客棧的內部,偌大的大廳中並沒有幾個人,只有一兩桌的人在吃飯談論著什麼,他們看見林羽如此年輕的面龐也不由得有些驚訝。


林羽沒有多看這些人,直接走向了櫃檯,對著掌柜說道,「問一下,有沒有一個叫做蕭失的人在你們這裡入住?」

掌柜一聽,頓時一怔,打量了一下林羽,問道,「你認識蕭兄?」

林羽估計蕭兄就是蕭失,便點點頭,說道,「是的,他告訴我如果想找他就來這裡,不知道他現在在這裡嗎?」

掌柜聽后,有些懷疑蕭兄怎麼會有這麼年輕的朋友,卻還是如實說道,「他五天前來過一次,現在不在這裡,我也不知道他下一次什麼時候能來。」

林羽有些失望,便從懷內掏出了錢袋,遞給了掌柜錢,說道,「給我開一間房,這些錢現在你這裡壓著,我住到蕭失來到這裡。」

「好。」掌柜點頭,便馬上招呼小二給林羽找了一間上等的房間住。

林羽在住進去之前,再三吩咐掌柜和小二,如果蕭失來了,一定要在第一時間內通知他。

住進了客棧,林羽並沒有休息,而是修鍊起來。

凌夏的話,深深的觸動了他的心。

他離開凌夏,當然不是因為凌夏的話讓他知難而退,否則,他也不是那個瀟洒的林羽了。

他要做的,是真正能幫助到凌夏,而不是天天說著一些根本做不到的承諾,去在那裡浪費時間。

所以,如今的林羽開始了他真正瘋狂的修鍊,和凌夏一樣瘋狂的修鍊。

這種修鍊遠比以前的修鍊瘋狂,也比以前的速度快很多倍,這倒不是說林羽以前不努力,只不過方式不一樣。

林羽以前的修鍊方式無異於是最正確的,他將自己渾身的每一處都修鍊到完美。他刻苦,但是不急功近利,為自己的未來打好每一個根基,不讓自己的修鍊之徒留下一絲絲的遺憾。

如此修鍊自然是最好,也會讓以後的修鍊之途根基更深,少了很多麻煩。而現在林羽的修鍊方式,則是另外一種了。

這種方式,就像凌夏一樣,是以最快的速度提升修為,絲毫不顧根基穩不穩,也不管以後的後果,只是在拚命的壓榨著自己的潛力。

這種東西,說白了就是拔苗助長。

這種行為對以後的修鍊會造成多大影響誰都說不好,可能沒多大影響,也可能會直接讓他停在某一步上遺恨終生。

可是,他此時卻心甘情願的選擇這種修鍊方式。

因為,他怕如果他不能快一點修鍊的話,更加會遺憾終生。

他在這客棧裡面足足度過了兩天,再加上三天的趕路,五天過去了。

他一如往常的修鍊,而這時突然小二敲了敲他的房門。

「怎麼了?」林羽睜開眼睛,對著門外問道。

「客官,您找的人來了,此時就在樓下的大堂里。」小二從外面說道。

林羽心中一喜,連忙下床,打開門后就直接衝到了一樓。

果然,蕭失就在大堂中坐著,似乎在等待著上菜。

看見蕭失,林羽心中不由得多了一些安全感,還有一種信任感。

「蕭叔叔。」林羽大聲喊了一下,連忙走了過去。

蕭失轉頭,看見林羽之後沒有太多的吃驚,笑了笑,對著林羽招了招手。等林羽來到他身邊之後,才笑道,「我還真沒看過你穿著棉襖的樣子,沒想到我們穿著這麼臃腫的衣裳,到了你的身上還是顯得那麼瀟洒啊!」

聽著蕭失的玩笑,林羽也只能一笑而過,坐了下來,問道,「蕭叔叔,你這是去哪了?」

「辦了點事情。」蕭失不在意的隨便說道,跟著將兩個大大的手套摘了下來,一下子扔在了桌子上,跟著看向了林羽,問道,「說吧,怎麼突然想起來找我了?」

林羽臉一紅,好像他沒事真的不會來找蕭失,便不好意思的說道,「蕭叔叔,你說過我如果想快一些提升實力的話,就來找你。」

蕭失一怔,跟著眉頭皺了起來。

他打量著林羽,過了許久,才開口,頓時一股白色的霧氣,「你這麼聰明,不會不知道快速提升實力的代價吧?」

林羽點頭,輕聲說道,「我知道,但是我想快一點。」

蕭失聽后搖搖頭,轉頭,看著窗外的景色,淡淡的問了一句,「為了凌夏?」

林羽心中一怔,卻沒有否認,點了一下頭。

沉默。

蕭失一直沒有說話,甚至小二上了熱騰騰冒著白氣的飯菜時,他也是自顧自的吃了起來。

林羽也沒說話,他知道現在不是他說話的時候。

蕭失不是那種生活細膩的人,吃飯對於他就是幾大口的事情,簡單吃過之後便直接站了起來,對著林羽說道,「跟我來。」

言畢,轉身離去。

林羽連忙起身,跟了上去。

蕭失從這客棧的後門走了出去,轉眼之間又是漫天的風雪,林羽來這裡足足兩天半,從來沒見雪停過。

蕭失在前面走著,一步一步,在深深的積雪中留下了腳印。而林羽在他的身後默默無言,安安靜靜的跟隨著。

風雪很大,若是普通人來到這裡甚至會被這烈風吹走,更別說行走了,好在林羽現在也算是有些修為,能艱難的跟著蕭失。

而蕭失則是在前面快速的走著,那漫天風雪,似乎對於他而言毫無影響。

這官道兩旁都是崇山峻岭,所以這蕭失走向的,正是其中一座高山。

蕭失頭也不回話也不說的走著,直朝山頂,而林羽也默契的沒有說話,努力的跟在蕭失的身後,沒有掉隊。

山不算太高,在足足費了一個時辰之後,兩個人總算徒步走上了山頂。

山頂,要比山腳冷很多,風也要大很多,只不過雪少了些。

終於,在到達這裡之後,蕭失停了下來。

林羽也停了下來,只不過他累得氣喘吁吁,如此大的風讓他不得不消耗著巨大的元氣去抵擋,上到山頂,已經是他的極限了。

他知道劇烈運動之後不能坐下,所以站在原地努力的平復著呼吸。

過了好一會,他才平復過來,這時,他看向了蕭失。

蕭失如同一個雕塑一樣,站在他的前面,筆直的身體和凌厲的眼神看向了遠方那一片沒有邊際的山脈。

不知道,他在看些什麼。

突然間,蕭失回頭,對著林羽問道,「你知道,山下那條官路,是通向哪裡的嗎?」

林羽一怔,卻是搖搖頭。

兩天他都在瘋狂的修鍊,怎麼可能問一些他不關心的問題。

蕭失回過頭,再次看向了遠方,抬手,指了指林羽看不見的地方,說道,「此去遠方十萬十千里,便是天山了。」

… 天山。

林羽在凜冽的風中,聽到這個詞后,還是不禁有些動容。


天山,那個傳說中的地方,那個神秘而又強大的地方,在那天山之上住著的,到底是怎樣的一群人?

林羽不止一次對天宮幻想過,他想著裡面是不是每一個人都是世外高人,每一個人都是洞天級以上的強者,甚至洞天級的強者在那裡都是普通人。

林羽因為趕路一直向北,覺得此地已經足夠寒冷,卻沒想到天山距離這裡,竟然還要有十萬十千里。

再往北那麼遠,到底會到達什麼地方,是這個世界的盡頭了嗎?

林羽安靜的看著遠方,似乎能從蕭失所指的方向,看見那一座高聳入雲的山峰。

而這時,蕭失轉了身,看向了林羽,問道,「你決定了?」

林羽回過神,長呼出一口白霧,點了點頭。

蕭失淡然一笑,擺了擺手,說道,「我早說過,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不是每一件事情都能按照人的意願,尤其是修鍊。」

林羽默然,站在山頂,大雪紛飛,沒有說話。

「既然你已經想好了,那我就帶你去一個地方。」蕭失淡淡的說道,「這個地方可能要去上幾天,時間雖然很短,但是你和凌夏打好招呼了嗎?」

林羽點了點頭,說道,「說過了。」

如果,那兩個字算是承諾的話。

蕭失聽后,繼續說道,「還有,世界上沒有任何天上掉餡餅的事情。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凌夏已經把她的修鍊法門教給你了吧?」

「是。」林羽並不隱瞞。

對於蕭失能知道凌夏的修鍊法門,林羽也並不感到奇怪。

「這法門所付出的代價你也知道。」蕭失淡淡的說道,「而我即將帶你去的地方,甚至比這法門還要殘酷十倍,甚至你很可能在裡面就直接死了——當然收穫也是巨大的。」

說著,蕭失轉頭,目光注視著林羽,問道,「你還去嗎?」

林羽淡淡一笑,並沒有因為蕭失的話而有什麼情緒,反而問道,「我死亡的幾率有多大?」

「五成。」蕭失如實說道。

五成,高達一半的死亡率已經非常恐怖,但是林羽彷彿沒聽見一樣,依然安靜的問道,「那我的收穫能有多少?」

「七天之內,升到少陰境沒問題。」蕭失想了想,說道,「而且,在裡面有很多機遇,有一些機遇甚至是逆天的,至於你能把握到多少,就看你自己的了。」

林羽聽后,想都不想,直接說道,「我去了。」

蕭失一怔,沒想到林羽竟然答應的這麼快。而且哪怕是他,也無法從林羽身上看見丁點害怕的情緒。

林羽安靜的站在雪中,平平靜靜,表裡如一,如果要讓蕭失形容林羽給他的感覺,那就是坦然。

這孩子,看破了生死,看破了因果,他看重的,只是值不值得。

蕭失嘆了一口氣,看來又是一個痴情的人。

凌夏天賦雖高,甚至可以說天下第一,但是在蕭失的眼裡,林羽的價值甚至要高於凌夏。因為越到後面的境界,修鍊速度也就沒那麼重要了,尤其是洞天境以後,更多的是領悟,哪怕是一個境界的人,實力也會差特別多。

而在領悟天地的這方面,如今的林羽,哪怕是蕭失也要佩服。

說實在,讓林羽進入那個地方,蕭失心中非常擔心。因為那個地方真的會死人,天下間無數的頂尖天才去過那個地方,可是能從那個地方走出來的,卻是少之又少。

可是,那個地方依然是所有天才即嚮往又恐懼的地方,因為能從那裡走出來的天才,才是真正被天下所承認的天才,也是真正能在未來成就無限的強者。

「既然如此,那你就跟我來吧。」蕭失說著,面前一大團霧氣,跟著蕭失縱身一躍,竟然從這山頂直接跳了下去。

林羽見狀,略微一怔,但是隨即他就飛快的往前跑了兩步,也跟著跳了下去。

這山,倒也奇怪。

從南方上山,上山的路雖然陡峭,但也算是平穩。而到了北方下山的時候,這山路簡直和懸崖差不錯。

這北方的山體估計和地面也就是八十的角度,整個人下去,跟飛下去沒有太多的區別。

蕭失在前面飛快的行進著,他每踩一下積雪,或者每踩一下樹枝,都沒有任何的動靜,甚至連一片雪花都不曾揚起,一個樹枝都不曾動搖。

彷彿,蕭失只不過是做做樣子而已,根本沒有用它們借力一樣。

而林羽,就沒有那麼自如了。

蕭失的速度太快,林羽甚至要用上行光和江山如畫第二層才能勉強跟上。所以腳下的步伐就顯得倉促很多,完全沒有蕭失的怡然自得。林羽的每一步踩到積雪都會揚起一大片,踩到樹上會讓樹劇烈搖晃,聲勢很大。

林羽也鬱悶,因為這種仗勢直接讓他的身體上覆蓋了很多積雪,顯得很狼狽。

可是,蕭失依然保持著速度在前面行進著,林羽也只能費力的跟上,只不過,林羽看著蕭失的步伐,只覺得這種步法也非常奇妙。

這個步伐跟功法無關,只是一種單純的步伐方法,只是這種方法中大有玄機。

林羽一怔,突然意識到這可能是蕭失在傳授自己這種步法。

蕭失的速度雖快,但畢竟是能讓林羽跟住,所以林羽自然看得清這種步法,尤其是在江山如畫的意境打開之後。

跟著,林羽就跟著蕭失的步法行進起來。

起初,林羽只能照葫蘆畫瓢的跟著,因為模仿速度反而落下了一大截,可是在他跟了大約十分鐘之後,他總算能找到其中的一些頻率了。

蕭失的步法看起來雖亂,但是卻有一些核心的東西,只要掌握了這個東西,那麼腳下的步伐千變萬化都無所謂。

林羽雖然在修行速度上很慢,但是他的領悟能力絕對是世界上最頂尖的,他只用了半個時辰,就掌握了這種步法的大半。

而此時,他也能夠跟得上蕭失的速度,並且沒有太多的狼狽,也不會像之前那樣揚起巨大的雪花了。

林羽看著蕭失,在心中說了聲謝謝。

蕭失總是在不說話的時候教導林羽一些東西,而這種東西簡單實用,可如果真要一個人領悟的話,卻又要好久。

這,就是經驗問題了。

可是,當林羽完全掌握這種步法的時候,卻又感覺到這種步法和自己並不匹配。蕭失的戰鬥方式是那種大開大合,一力降十慧的方式,所以這種步法也顯得非常的霸氣和簡單直接,可是林羽的性子卻是瀟洒安靜,和這種步法格格不入。

看來,這種步法還需要他自己慢慢推敲和演變才行。

兩人趕路足足一個時辰,這一片山脈卻依然沒有走出去,甚至連邊際都沒看見,足以說明這裡的山脈有多大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