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罡神王完全沒有料到,原本高傲的飄羽,興師動眾的從另一重宇宙殺來蠻荒,竟然就這麼罷手了。

「已經確定青蓮平安,你想如何?真的要血洗潛龍星系?」飄羽神王眉毛微微一抬,用真元傳音反問道。

然而天罡神王卻從飄羽的話中聽到了不同尋常的潛在之意。

「飄羽,你這話什麼意思,難道你是打算慢慢淡出這場種族大戰。」

「我沒有這麼說。」飄羽搖頭,「只是現在的情況,跟以前不同了,你也應該清楚,這場人族和聖族的大戰,可不是為了聖族的種族發展而去拓展疆土,甚至毫不客氣的說,這場種族大戰根本就不是為了聖族打的,而是那個人,他要實現自己的野心,你我一來不想得罪他,二來他拿出的條件確實誘人,才參與進來了。」

「如果,戰局發生了一些變化呢?如果這一戰未來的結果,跟我們現象的有出入呢?」

飄羽這樣的反問,讓天罡愣了一下,好幾息的時間,他才反應過來飄羽指的是什麼,不是他遲鈍,而是他沒有想到飄羽竟然會有這樣的想法。

「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你是說林銘能力挽狂瀾?你這麼看得起這個小輩?你認為造化會對付不了他?」

天罡有些不可理解的看向飄羽,造化聖皇到底有多可怕,天罡可是深深的體會過了。

在他看來,林銘的確天才,但當年的造化聖皇年輕的時候,也一樣人人感到無所不能,天罡神王可不相信林銘這樣一個小輩,能夠對造化聖皇如何,差距太大了。

「未雨綢繆,凡事多一個打算,也就多一條退路。」

「你也太小心了!我們兩大神王,興師動眾追殺過來,結果被一個尚在閉關,還未能突破天尊的小輩驚退,甚至連對方的面都沒見到,傳出去,簡直讓天下人恥笑!」

天罡有些氣急敗壞的說道。

飄羽沉默了,不得不承認,天罡說的不無道理,至少在外人看來,這等事情完全是自己神經過敏,也是滑天下之大稽。

可是她寧願神經過敏,也不願意為了尚未兌現到的好處,給自己招惹一個未來可怕的敵人。

飄羽道:「你要堅持出手,我不阻攔。」

「我一個人怎麼出手!」天罡無語了,飄羽一旦退出,他一個人根本興不起什麼風浪。

不說林銘怎麼樣,單單對上神夢天尊,沒有飄羽相助的話,對方布置一個神夢空間,都夠他喝一壺的了,如果神夢全力出手的話,說不定他在幻境中搞錯了方向,到時候對著一塊大隕石百般攻擊,那就比被林銘驚退丟人一百倍了。

「算了算了,反正我們兩個一起決定什麼的時候,都是你拿主意,不過對林銘,我只能說,因為六千多年前你對林銘的追殺失敗,讓你的信心受到了打擊,所以面對林銘才會畏首畏尾。」

「別忘了,那個時候你追殺他,是有一個你懷疑是魂帝的可怕人物從中作梗,跟林銘本人沒有半個銅板的關係,我天罡活了這麼多年,第一次因為一個閉關的小輩而被驚退,真是屈辱!」

天罡說到這裡已經怒不可遏了,「你要等林銘破天尊,那就等吧,到時候我倒要看看,他天尊之後,又能如何!」

天罡和飄羽的這番對話,都是以真元傳音繼續進行的,轉瞬間就說完,天罡轉身飛走,瞬間隱沒在黑色的星雲中。

而後,飄羽微微沉默,她看了神夢一眼,輕輕一揮衣袖,身體化成一片七彩的羽毛,紛紛揚揚的消失了。

直到兩大神王消失,帝釋迦才長出一口氣,腦子裡那根一直緊繃的弦慢慢鬆弛了下來。


「神夢前輩!」帝釋迦看向神夢,以他的年齡,當稱神夢為前輩。

「先回天宮,凡事再議!」神夢簡單的說道,身影一閃,已經飛向了普陀山天宮。

……(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dd微信公眾號!)(未完待續。。)

… ps:看《武極天下》背後的獨家故事,聽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關注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悄悄告訴我吧!

此時,林銘依舊在在荒的體內,對外界發生的一切,他完全不知曉。

他已經忘記了時間,忘記了自我,忘記了一切。

他已經足足用了三個月的時間,從荒之血肉精華之中,提取惡魔之力,不斷的吸收,不斷的消化。

他的肉身,在這樣一波波的能量洗禮中,變得猩紅如血。

此時,在林銘的頭頂,神魔之力在此凝聚,形成太極八卦一般的陰陽轉輪,神光煌煌,林銘那一刻體內彷彿在孕育一個恐怖的神靈。

與此同時,在林銘身後,浮現出了一個巨大的黑色虛影。

這黑色虛影,臉孔威嚴之極,似乎凌駕於眾生之上,而仔細看,卻能從他的臉孔上,找到林銘的影子。

這是林銘體內世界的尊者投影,它龐大到於天平齊,全身能量如排山倒海般涌動!

「開!」

林銘猛然睜開雙目,在他眉心之間,射出一道神芒,直穿天際。

而此時此刻,他混混沌沌的體內世界,驟然在一股大力量的衝擊下,裂開了一股縫隙。

那一剎那,林銘引導著體內的磅礴的神魔之力,瘋狂的向體內世界流瀉而去。

原本神魔之力在林銘身體已經被壓縮到極致,一旦這些高度壓縮神魔之力爆發出來,可以輕鬆炸碎星辰,而憑藉著林銘強悍無匹的肉身和至高無上的大道法則,他硬生生的將這股力量禁錮在體內,無法外泄。

就像是將自己的力量不斷凝聚。到了極致的時候,林銘將其一口氣將其全部宣洩到體內世界,一剎那,就像是千萬海洋一起沖潰了大堤,神潮滔天,覆滅宙宇!

當它們沖入林銘的體內世界。瞬間就有了更廣闊的舞台,神魔兩股力量肆意的擴散,它們如同是陰陽的兩面,開始彼此衝擊、轟殺!

這樣足以沖斷星河的究極力量,以林銘體內世界為戰場,一旦徹底演化成陰陽風暴,林銘亦難以承受。

林銘心念一動,他體內世界那巨大的尊者虛影,一瞬間出現在了兩股力量的中央。

林銘體內世界的法則力量。全部凝聚在了尊者虛影之中,與此同時,灰黑色的魔方渦渦旋轉著,鎮壓一切。

在林銘的體內世界中,旋轉的魔方似乎能夠碾壓一切法則,沉重無比,彷彿是一方大世界降臨。

在林銘傾盡全力之下,他的體內世界。形成了一個無比微妙的節點,交織出了一條條的法則道紋。源源不絕的虛空震蕩,不偏不倚的將那惡魔之力和體內世界的神性力量隔離開來。

然後這兩股力量就以林銘的體內世界的尊者虛影為核心,一點點的流溢進去,彼此交融。

時間慢慢流逝,在長久的鎮壓之下,一縷縷惡魔之力開始跟神之力慢慢融合。

這些力量。全部被林銘體內世界的尊者虛影吸收,漸漸的,這尊者虛影越來越凝實!

一開始,它那充滿威嚴的臉孔上,只是能模糊的找到林銘的一些影子。而後來,它的臉孔越來越跟真人無異,他的身上覆蓋上了凝實的黑色戰甲,雙目變得有神,頭上生出了黑色的長發。

它跟林銘越來越像,最後儼然成了林銘巨大的化身。

它的五官、臉孔,身材比例,都是林銘的翻版,只是它的氣質與林銘卻有很大的不同。

林銘作為一個人類,他雖然不苟言笑,但擁有感情。

然而這個尊者虛影卻沒有任何感情,彷彿它是以萬物為芻狗的宇宙的至高主宰,是冰冷無情的世間神明!

在這尊者虛影完全凝實的那一刻,林銘的體內世界突然出現了崩潰,神之力跟惡魔之力交纏在一起,無形的法則也肆意蔓延。

隨著崩潰的地方越來越多,林銘的體內體內世界愈發的混沌。

這也是林銘所需要的。

正所謂破而後立。

宇宙陰陽,如神魔之力一樣,也是徹底對立,然而它們卻在一次宇宙大爆炸之中,完全融合,陰陽相互作用,便結合成這繁雜無盡的世界。

這正是所謂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

這裡的「二」便是陰陽,所謂「三」,則是在陰陽之上,再增添了彼此融合的「力」。

林銘現在要做的,就是效仿宇宙爆發,在一次大破敗中打破法則天性的桎梏,衍生出奇迹。

這也是林銘對天道理解極深之後,所作出的看似兇險,其實正確無比的決定。

就像是古老的宇宙在破滅,林銘的體內世界也在崩毀。

有星星點點的,最基本的法則烙印精華卻彌散在了混沌世界中。

這些烙印精華越來越多,有的黑暗,如同黑洞,有的光明,如同大日。

當最後一些惡魔之力和神性力量彼此衝擊、潰散,林銘體內世界也終於崩解成了一片浩瀚而無比巨大的鴻矇混沌。

它的模樣就像是一個宇宙誕生時候的那種迷濛。


在無限迷濛中,只有那一股股漆黑和耀眼的兩種法則烙印在糾纏。

漸漸的,大片大片的漆黑烙印跟大片的光明烙印,跟陰陽魚似的緩緩旋轉,達到了一種奇妙的和諧。

瞬息間,它們洶湧出了一股龐大無匹的規則之力。

體內世界的混沌開始歸於清明,連綿的法則山脈正在形成,碧波無盡的海面在延伸,金木水火土構築世界的五行力量也達到了完美的和諧,一切都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一刻,林銘懸在虛空中張開了雙臂,周圍的天地精元力量源源不絕的向他身體流瀉過去。


他雙眸睜開。目光迸射,耀眼的光芒照耀了萬古;他張口呼吸,鼻息噴出,白氣如幽龍出谷,翱翔天際;他仰天長嘯,聲音回蕩天際。猶如驚世的雷霆轟隆不絕。

此刻在林銘背後,那巍峨如山的尊者,凝實的身體已經無比的龐大,雙目的瞳仁彷彿日月懸挂,它光芒耀世,肩膀背負宙宇,散發出無比恐怖的氣息。

這一方的世界都在顫抖,在林銘耀眼的身影下被掩映得黯淡無光。彷彿周天萬物臣服,當世神王都只是他的背景。

因為他此刻在這宇宙為尊——天尊!

林銘真正邁入了天尊境!

在林銘成就天尊的一瞬間。他原本布置的結界就被完全沖開,一時間,靡靡大道之音響徹天際!!

恐怖的神光,衝散了星雲,照耀人族的艦隊。

所有人,不管是在靈艦之中,還是靈艦之外,都看到了這一幕奇景。彷彿那一刻,他們的靈艦被神光穿透。變得完全透明了。

他們都看到了天地之間,那手足的巨大尊者虛影,與天平齊!

「這難道是……」

「林銘破天尊的異象!?」

普陀山天宮中的天尊,看到這等異象,全部都從天宮中飛出!

林銘破天尊的景象,簡直驚天動地。比他們當中任意一人,都要宏大十倍、百倍!

除了天尊之外,其他界王、聖主、化神九變境的武者更是被天地間的異象所衝擊,紛紛衝出了靈艦。

人們只見,天地間無窮的元氣在匯聚。形成了巨大的陰陽漩渦。

而在這漩渦的中心,分明有一個人影,他身形模糊在風暴之間,但是此時此刻,這道模糊的虛影像是擁有一種神奇的魔力,他通過所有武者的眼睛,深深的烙印在他們心間,永生難以磨滅!

「那個人影就是林銘!」

「可怕!」

在這可怕的天地之威前,莫說是那些聖主、界王,就算是天尊,都感到心神驚悸!

而此時,那席捲天地的巨大陰陽漩渦還在越演越烈!

嗡嗡嗡——

萬法臣服,諸天大道共鳴。

林銘在這陰陽漩渦之中肆意的伸展著身體,吸收這天地之力。

法則曜空,有金橋橫空而來,射入了林銘眉心。這是屬於修羅天道的本源的法則,灼灼煌煌,彷彿能夠跨越一切的迷途和虛妄。

有黑白二氣交織的巨輪出現,融入林銘丹田處,彷彿在裡面溝通了生死的大門。這是《聖典》的生死本源法則,世間最究極的大道法則之一。

有雷龍與炎龍從宇宙深邃處出現,咆哮,跟林銘體內的本源雷火之力共鳴。林銘渾身每一縷電弧,每一朵火焰,都變得有靈性,圍繞著這炎龍和雷龍嘻戲……

諸天法則紛紛席捲而來,交匯到林銘體內,在他體內世界交織。

這些大道在衍化,沉浮在虛空中,將他體內世界的大道規則不斷的完善。

裡面的靈力濃郁到了猶如流水,在虛空中幻化成江河湖海,湖海裡面有金鱗閃爍,騰空而起,化為真龍馳騁,種種異象,不一而足……

而在距離林銘突破之地不遠處,有兩道身影,立在星空之中,看著這一切。

這兩個人,便是飄羽和天罡。

「是林銘破天尊的異象。」

飄羽神王看著那輪巨大的陰陽漩渦,臉色凝重。

在她身邊,天罡神王嘴唇微微張開,喉結狠狠的抽動了一下,他看著那輪巨大漩渦,好一會兒才幹澀的說道:「這是什麼能量?」

「不清楚!」

飄羽搖頭,即便飄羽和天罡都是真神,亦不能看穿神魔之力!因為這種力量,超出了他們的認知!

……(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dd微信公眾號!)(未完待續。。)

… 「過去看看吧!」

飄羽說話間,那陰陽漩渦席捲,面積越來越大,已經覆蓋了十萬里區域,可以籠罩下一顆星球了。

「這異象……確實特別……這小子!」

天罡神王憤憤的說道,他不得不承認,林銘突破天尊時候的異象要比他強大得多,而通常情況來說,突破天尊時候的異象是武者所修法則,所用能量的體現。

因為武者在突破天尊的瞬間,體內所修法則會升華,升級為天道的一部分。

當然,天道亦有高有低,有大世界天道,亦有三十三天道,天尊的天道,只能在自己所專修的那個小的方面,達到較低天道的水準,然而這已經足夠可怕了,意味著一個武者成為天尊,就脫凡成聖,成為真正的天地主宰了。

三大體系中,三十三重天道每一重異象都不同,這些年天罡神王也算是見識廣泛了,可是林銘這種異象,他卻沒見過,也根本認不出來。

而這時候,異變突生!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