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你。」夏伊輕笑,心中對毛建民的好感倍增,不由自主地喜歡上這個萌萌的男孩了。

手機鈴聲這時響了起來,夏伊從包里掏出手機按下了接聽鍵,「喂,鄧導!」

「夏伊,你在哪裡啊?我們大夥都找你好半天了。」鄧導著急的聲音從手機那頭傳了過來。

「我送高晨回去,正好毛總來接我,所以我就沒打招呼就走了。」夏伊說道。

「毛總親自來接你的,行,那你們早點回家休息,記得明天還有戲要拍,取外景,劇組會派車接你。」鄧導對夏伊仔細地交待。

「我知道了。」夏伊點頭,接著掛斷了電話。

「夏伊,你明天要拍戲嗎?」後座毛建民眨著眼睛看著夏伊,「明天你帶我一起去吧!我好想看看你們是怎麼拍戲的?你們劇組的明星多嗎?是不是全是大腕?聽說樂悠也在,樂悠是我的偶像呢!」

「你想見樂悠嗎?」夏伊扭過頭帶著一絲玩味看著毛建民。

「想。」毛建民向夏伊點頭,臉上頗有激動。

夏伊嘴角帶著笑瞟了一眼毛建軍,想說什麼又忍下來,她對毛建民說道:「樂悠本人比電視上好看多了,明天你和我一起,到時你就可以看到你心中的偶像了。」

「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毛建民樂得喜不自勝,眼睛眯成一條縫,臉上全是笑容,「哎,二哥,你怎麼不說話?」毛建民奇怪看了一直默默開車的毛建軍,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難道是被巨大的驚喜砸暈了腦袋?」

毛建民笑著對毛建軍說道。

「吱呀!」一陣刺耳的剎車聲,車子突然間停了下來。毛建民身形不穩,直直向前撞去。

「二哥,你停車說一聲啊!」毛建民一下子撞到前座上,額頭撞得生疼,眼鏡也掉了,他趕緊把眼鏡撿起來,戴好,向著毛建軍不悅地叫了起來。

「下車。你自己坐計程車回去。」毛建軍扭過頭對毛建民說道。

「為什麼?你那個別墅不是有很多房間嗎?我現在不想回去,明天我還要和夏伊一塊去看她拍戲。」毛建民推了一下眼鏡對毛建軍說道。

「讓你下車你就下車,哪來的那麼多的廢話?」毛建軍拿出當哥哥的威勢,板著臉對毛建民說道。

「夏伊,你好好地管管我哥,他就知道欺負我。」毛建民可憐兮兮地看著夏伊,眨巴著眼睛試圖引起夏伊的同情,讓夏伊替他說幾句好話。

夏伊但笑不語,微低著頭看著手裡鮮花,對毛建民的置若惘聞,假裝沒有聽見也沒有看見。毛建軍的心裡在想一些什麼,夏伊比誰都清楚。

他或許是想與自己過一個激情的夜晚。只有他們兩個人,不希望任何人的打擾。

「你們兩個真的好狠心啊!」毛建民的心碎了,幽怨地看了一眼毛建軍和夏伊,慢騰騰挪了挪屁股,百般不情願地打開車門跳下車。

「明天你們一定要等我啊!」毛建民趴在窗戶向夏伊大聲地說道。

「知道了!」夏伊向毛建民揮揮手,車子緩緩發動,繼而疾馳而去。

毛建民一臉的憂傷,看看四周,唉聲嘆氣,這個點這個偏靜的地方連個計程車都沒有,他要怎麼回去啊?

看看四下無人,他掀起手腕在配帶的手錶上撥動了兩下,有兩個小紅點在上面移動,他樂了,鏡片下眼睛里閃著亮光,在手錶上按了兩下,「喬東哥,你趕緊過來,我們在仁和路遭到伏擊。快過來!」

毛建民對著手錶急切地叫了幾句,說完趕緊切斷了通訊器,悠閑自得站在馬路邊在心裡默數著數字。

三分鐘以後,一輛車從不遠處急速行駛,猛地來個急剎車,車停在毛建民的身邊,輪胎與地面發出刺耳的摩擦聲,車剛一停穩,喬東與談美打開車門同時跳下車。

「他們人呢?」

「夏伊呢?」

喬東與談美同時對毛建民問道。

「三分鐘,時間剛好。」毛建民看著手錶滿意地點點頭。

「毛建民,你不會是在耍我吧?」喬東微愣一下,立刻反應了過來,他

,立刻反應了過來,他瞪大眼睛看著毛建民。

「一個小小的試驗而已。喬東哥,搭個順風車。」毛建民向喬東嘻嘻地笑著,推了一下眼鏡,從喬東和談美中間擠過,打開車門就跳上車。

「喬東哥,別愣住了,趕緊上車啊!」毛建民搖下車窗向著喬東叫了一句。

「毛建民,你敢耍我?你下車,趕緊給我滾下來。」喬東氣得差點沒有吐出一口鮮血來,這小子就是扮象吃老虎,呆萌的樣子不知道騙了多少人,他可沒少受他捉弄。

「喬東哥,我二哥和夏伊扔下我風流快活去了,他們不管我了。難道你也要狠心扔下我嗎?我媽對你就像對親生兒子一樣,我從小就把你當作親哥,我……」

「停,打住。」

喬東不等毛建民說完,立刻打斷他的話。「毛建民,你以後能不能換一點新鮮的詞,這些話我都聽膩了。」

喬東對著毛建民無奈地搖頭,每次都這樣,煩不呢?

毛建民的臉上全是笑容,「方法不怕重,只要管用就行。」

「我算是服了你。談美,上車吧!我先送你回家。」喬東對毛建民一點辦法也沒有,就算現在他不讓他上車,他一定會想方設法地爬上他的車。

「以後別再開這種玩笑了,剛差點被你嚇死。」喬東瞪了一眼毛建民,發動車子疾駛離去。

「你們應該感到鬆了一口氣才對。」毛建民向喬東推了推眼鏡認真地說道,「事情沒有你們想象中的樣子,沒有危險,你們不應該高興嗎?」

「我高興,我高興你個頭。」喬東伸出一隻手狠狠地向毛建民敲去。

毛建民身體敏捷地一讓,喬東的手落了空。

「喬東哥,仔細開車。」毛建民很好心地提醒著他。

喬東被毛建民氣得無話可說,誰遇到毛家這三兄弟誰都會服氣,老大常年一年寒冰年,見誰都像欠了他的錢似的。老二標準的笑面虎,成了精的狐狸精,一肚子壞水,老三是一個標準的調皮搗蛋貨,愛捉弄人,經常讓人哭笑不得。

他的命真是苦啊!喬東在心裡哀嚎一聲,不再理毛建民,眼睛盯著前方專心致志地開車。

夏伊與毛建軍剛回到家中,夏伊剛換好鞋子,毛建軍從後面橫著抱著起夏伊快步向二樓走去。

夏伊一點也不覺得意外,雙手環繞著毛建軍的脖子,眼睛盯著毛建軍看,紅唇勾起,「這都是你精心設計的嗎?說是讓喬東死心只是一個幌子和借口對嗎?」夏伊肯定地問道。

「如果我不這麼做,你會答應我的求婚嗎?」毛建軍低頭在夏伊的唇上狠狠地親了一口。

「我不是說過暫時不考慮嗎?」

「反正都是要結婚的,早結婚晚結婚都一樣,如果你不想讓太多人知道,我會尊重你的意思,我們可以隱婚。」毛建軍對夏伊說道。

「你以為搞這麼一出,別人會不知道嗎?」夏伊看了一眼毛建軍說道。

「如果你不想讓人知道,就不會有人知道這事。」毛建軍篤定地說道。


夏伊不再說話,對毛建軍的話深信不疑。依毛家在安華市的勢力,他有這個自信和本事,更可以隨意操縱媒體,這就是權勢。

毛建軍抱著夏伊向浴室走去,片片衣服如雪花般從衛生間里扔了出來,裡面想起男人女人的嘻笑聲,裡面發生了什麼,一切盡在不言中。

貝朵和華君兩個晚飯沒吃,莫明其妙地倒在了床上。

「變態,你不是同性戀嗎?你不是喜歡男人嗎?你就是一個人面獸心的傢伙,禽獸不如。」貝華被華君壓下身下,一臉的憤怒,伸手使勁地去推華君。

「那天晚上發生了什麼,我一點印象也沒有,我現在只不過是想確認一下而已。」華君理直氣壯地向貝朵說道。

「你無恥。」貝朵氣得眼淚掉了下來。

「反正我自始自終不相信我會上你這個傻白痴。」華君從鼻子里冷哼一聲,伸就去扯貝朵身上的衣服,扯不開,他說用力地撕,動作粗魯。

「你的意思是你沒有男性的功能是嗎?」貝朵這會兒不掙扎了,瞪著圓圓的眼睛看著華君。

華君默認,臉上顯示一抹不自然的神情來。

「好,那現在就試一試。」貝朵咬咬牙,把眼睛閉上,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

「你像一條死魚一樣,我更沒興緻了。」華君看著貝朵,皺起了眉頭。


貝朵霍地睜開了眼睛,眼中全是憤怒和屈辱,「華君,你不要太過份了,難道你還想讓我討好勾引你不成嗎?」

「那倒不必,至少你像那天晚上一樣反抗一下,把那天的晚上發生的事重演一遍。」華君想了想,很認真地對貝朵說道。

「你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變態。」貝朵氣得沒話說了,伸手對著華君的臉狠狠地扇了一巴掌,「滾,你現在立刻給我滾,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華君臉上火辣辣地疼痛,臉一下子陰了下來,心頭的邪火滋滋地向外冒著,微眯著眼睛陰森森地盯著貝朵,「死女人,你敢打我?你找死是不是?」

「我就是不想活,我看見你就煩,我討厭你,你現在給我滾。」貝朵對著華君又是吼又是叫,伸手向他的臉上使勁地撓去。

華君這下是真正徹底地怒了,他把貝朵的手緊緊地抓住壓在她的頭上,嫌煩他低頭一下

他低頭一下子吻住貝朵的嘴,堵住不讓她說話,兩條長腿也壓在貝朵的腿上,防止她踢人。

來來,有什麼本事你儘管使出來啊?華君盯著貝朵的眼睛,用眼睛向著貝朵表達他的得意。

「唔唔……」貝朵又羞又急,嘴裡不停地唔唔地叫著,身體在華君的身下不停地扭動著。

華君的臉色驀地變得怪了起來,他眨了一下眼睛,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貝朵。

貝朵的臉一下子變得通紅起來,腿間的異樣讓她羞得不敢睜眼,身體更不敢動了。

華君怔怔地看著貝朵,忽地唇從她的唇上離開,鬆開貝朵的手慌手慌腳地從她的身上爬了起來,跌跌撞撞地離開,夾著腿一臉的尷尬。

「現在你總信了?禽獸。」貝朵氣得拿起床上的枕頭向著華君扔去。

華君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仍由枕頭砸在身上又掉在地上,他頗為複雜地看了一眼貝朵,抿了抿嘴唇不說話。

「你走,我不想看到你。」貝朵扯過被子蓋在頭上在裡面悶聲說道。

華君嘴唇動了動,剛想說什麼,口袋裡的手機突然間想了起來,他看了一眼貝朵轉身向卧室外走去。

貝朵把頭上的被子輕輕地拉下來,看著華君的背影怔怔發獃,眼中全是複雜。

華君看著手機屏幕上的號碼,猶豫好一會兒這才按了接聽鍵,但並不說話。

手機里傳來一個女人難忍痛苦的喘息聲,「小君,我求你,你給我,我難受死了,渾身像幾千隻的螞蟻在咬我,你把葯給我,我求求你。給我啊!」

是華凝,華君把她的毒品給扔了,現在她的毒癮犯了,蜷縮在床上,痛苦地在床上翻滾,她難受死了,渾身像有幾千隻螞蟻在啃咬著她內臟,她快要活不去了。

「我已經把它扔進下水道了。」華君緩聲說道。

「華君,你不可以這樣做,你不能這樣殘忍,我會死的,我求求你,你救救我。」華凝在電話里對著華君又是哭又是叫的。

華君眼睛一暗,伸手不耐煩地把手機掛了,想想,隨後又把手機給關了。

「哎,白痴,我走了。」華君站在門口沖著床上發獃的貝朵叫了一句。

「滾,以後再也不想看到你。」貝朵從鼻子里冷哼一聲。

「哼,我也不想看到你。」華君傲嬌地沖著貝朵哼一句,一甩頭就向外面走去。

不知不覺間,心情格外地好了。

屋裡一片寂靜,貝朵一個人躺在床上怔怔地發獃,臉色木然,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手機突然間響了起來,貝朵並不伸手去接,她側臉怔怔地看著手機,呼了一口氣,這對無可奈何地接起了手機。

「有事吧?」貝朵按了接聽鍵,冷冷地問道,臉上一片冷意,哪裡還有平時憨厚可愛樣子。

「你的任務完成的怎麼樣了?華君還對你產生懷疑嗎?」電話那頭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了過來。

「依舊保持懷疑。」貝朵冷冷地說道。

「你要儘早讓他愛上你,最終為我們所用。」男人冷冰冰地說道,語氣中沒有一絲溫度。

「我知道。」貝朵沒有表情地說道。

「注意別露出馬腳來。」男人在電話里小心叮囑,接著話鋒一轉,「另外,我想讓你幫我一件事,我要得到夏伊。」男人一字一頓地說道。

「你說什麼?」貝朵愣了一下,接著嘲諷地說道:「你不要告訴我,你喜歡上夏伊?」

「不是喜歡,是征服。」 誤撞鑽石男神

「你想也不要想了,我是不會幫你的。你最好趕緊打消這個念頭,最好別擅自行動,老闆的脾氣你是知道的。」貝朵冷冷地說道,說完使勁地摁了結束鍵,把手機扔在床上。

男人都沒有一個東西。貝朵盯著手機恨恨地說道,然後無力地倒在床上。她的腦海里慢慢地浮現一個模糊的影子,最後影子越來越清晰,一個清楚地人影在她的眼前呈現。

毛建軍。

貝朵手捂著臉淚水自手縫間緩緩流下。她喜歡毛建軍,很早就喜歡上毛建軍了,就算是任務,她寧願那個人是自己,而不是夏伊,為了她愛的人是她會極力地保全毛建軍的周全。

她不明白為什麼老闆會把這個任務交給夏伊,伊不是他們的人,老闆這樣做實在是冒很大的風險。就算她的腦子裡埋了晶元,可是誰又能保證夏伊真的會受晶元的控制?如果啟動了她腦中的記憶程序,萬一夏伊不受控制,那他們的計劃就全泡湯了,所有一切都會功虧一潰。

貝朵覺得老闆這樣做太冒險了,不甘心,她抓起手機想給老闆打個電話,可是手機拿在手裡,她又默默地把手機放下。

一臉的悲傷與無奈。

她打給老闆該怎麼說?把交給夏伊的任務交由她做?她現在還有資格嗎?她與華君現在已經這樣了,她就是倒貼上去,只怕毛建軍也不會正眼瞧她一眼。


貝朵的淚水自眼角輕輕地滑了下來。她不配,她這種人根本不就配擁有愛情,她的命運早已經註定了。

毛建軍,就算你不喜歡我,我也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到你,你喜歡夏伊是嗎?好,你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人破壞你和夏伊的幸福,如果有一天夏伊想要對你下手,我一定會殺了她的。貝朵在心中默默地對自己說道。

夏伊躺在毛建軍的臂

毛建軍的臂彎,眯著眼睛,嘴角帶著笑意,臉上媚意絲絲流淌。

「伊伊。」毛建軍望著懷裡的可人輕輕地喚了一聲夏伊的名字。

「嗯!」夏伊輕輕地嗯了一聲,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伊伊。」毛建軍又深情地呼了一聲。

「嗯!」夏伊眨了一下眼睛,有些不解。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