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雷更笑了,嚼著花生米道:

「你這意思,是想用整個特戰旅,對付那小毛孩了?

「你也太沒職業道德了吧。」

范天雷冷著臉道:

「戰爭講什麼職業道德。

「更不會管對方年紀大小,出道長久。

「只要是敵人,就要想盡一切辦法幹掉對方。」

康雷搖頭道:

「儘管你這麼狠心。

「我還是要提醒你。

「蘇皓然那就是個妖孽。

「你想對付他,恐怕沒有那麼容易。


「還是小心你的狗頭,別被他給砍了啊。」

……

龔箭帶著四連搶佔了291高地,截斷了藍軍進攻的路線。

可卻遭到藍軍全火力攻擊,整個連的編製都被打散了。

老黑跑過來的龔箭:

「指導員,在這麼打下去,神槍連就打沒了。

「你是這裡最高首長,快下令撤吧。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龔箭道:「怎麼回事,為什麼會這樣?」

老黑搖頭:「敵人的炮火像長了眼似的,朝我們陣地上傾泄。

「我們根本完全暴露在他們的炮火之下。

「不馬上撤,恐怕就會全連陣亡。」

龔箭道:「可是團部命令我們堅守陣地啊。」

蘇皓然走過來道:「恐怕團部已經不在了。」

「蘇皓然,你說什麼?團部……

「老黑,馬上跟團部聯繫。」

龔箭臉都清了,緊張地吼道。

老黑很快回應道:「指導員,團部無線電已經聯繫不上了。」

蘇皓然知道這裡還是按劇情走的,康雷真的被斬首了。

他就說道:「指導員,現在我們依靠不了團部了,只能全靠我們自己。

龔箭也清醒過來了,知道團部老窩真的被人端了。

「撤!」

龔箭不敢再猶豫,立即下令。

命令很快傳達下去,所有人迅速撤出291高地。

「現在怎麼辦,團指揮部沒了,我們就跟無頭蒼蠅。」

撤到安全的地方,龔箭憂心忡忡。

老黑跟著道:「我們神槍手四連從沒打過敗仗。

「這次敗得這麼慘,一定要扳回來。」

龔箭道:「鐵拳團也沒有打過敗仗,現在竟然連團長都被斬首。

「這口氣,做為鐵拳團的一員,無論如何都咽不下。」

老黑點頭道:「是啊,可神槍手四連的整個編製都被打散了。


「裝甲車、坦克也都被打沒了,只剩下我們這些,還能幹什麼?」

蘇皓然立即上前獻計道:「指導員,我們神槍手四連個個都是神槍手。

「沒有重武器,可槍還在啊。

「完全可以利用我們神槍手四連都是神槍手的優勢,對藍軍展開反擊。」

龔箭也是特戰旅出身的,對特戰那一套很熟悉,當場就反應過來。

「對,我們利用我們優勢,對藍軍展開游擊戰。

「我相信,只要我們有信心,就一定能反敗為勝。」

龔箭接著立即布置下去。

把所有連隊的狙擊槍都集中起來,交給四連。

對四連每兩個人分成一個組。

全面散開,全方位進行襲擾。

最終目的,就是斬首藍軍1號首長。

這時,王艷兵跑了過來,看著龔箭哽咽道:

「指導員,六連……六連被包了餃子,全連覆滅了。」

蘇皓然早知道劇情,一看是王艷兵,就說道:

「早知道你們會完蛋。以後跟著我吧。」

王艷兵看到是蘇皓然,立即就來勁了:

「你,你配嗎?

「蘇皓然,你別得瑟。

「我還要跟你比武,不會服你的。

「何晨光,我跟你一組。」

蘇皓然搖搖頭道:「好,比武我等著。

「那我就自己一個人一組吧。」 「就是這個時候了。」龍武在一旁半天沒有出招,等的就是這個機會,眼看著宇文極的注意力分散,防守也出現了十分之一秒的懈怠,他終於動了起來。

吞天棍在半空中揮動著,積攢著無限的重壓,龍武本人的修為也開始一步步攀升到巔峰狀態。四階罡師,五階罡師,六階罡師初級。。。

終於龍武完全的恢復到了全盛時期,然後在宇文極目光迷離轉目的那一刻,吞天棍豁然由半天之中落下,劈式的鷹擊長空直攻擊對方的頭頂之處。

十分之一秒的思想遊走之後,宇文極的目光再度轉回,他己經感覺到了死亡的威脅,本能的他就想要側身,先閃開這一記重記在說。

可龍武醞釀了許久的重擊又怎麼會是如此輕意便可閃開呢?

早己經用精神力看透了宇文極的行走軌跡,兩重壓力空間使出,使這一棍正落在對方必走之處,除非宇文極可以一反常態不按正常的套路出牌,不然這一擊根本是避無可避。

但宇文極哪裡知道這麼一會的工夫,他的一些習慣和招式套路就被龍武研究出了十之六七,所以沒有防備的他還是按著以前的老路走,向著甘先,木松林,雙天美天的攻擊的死角而去。

就是這個死角,確是吞天棍所落之處,自然而然的,宇文極就遇上了這一棍,一記鷹擊長空大部分打在了他的身上,使之是傷之又傷。

「這怎麼可能。」被吞天棍打了一個結實之後,宇文極的臉上有了駭然之色,顯然他不認為龍武是早就算計好的,應該是運氣不錯蒙的吧。可不管怎麼樣,自己又受了一棍是真,如今他的實力己經十不存三。

「宇文極重傷了,大家一起上。」甘先看到了機會,當即沒有猶豫就施展了自己的殺招。

與甘先一樣的還有木松子,雙天美兩人,他們也是看準了機會用起了自己最大的殺招。

實力己經降至最低谷的宇文極又怎麼可能是三名九階罡師全力一擊的對手呢,當即身上在添了三處新傷,現在的他甚至己經不在用別人出手,光是傷勢上的流血就足夠他死上一回的了。

「死吧。」龍武看準了這個時機,吞天棍含著吞噬的萬靈歸心終於使了出來。這一招的殺傷力並不是太大,可是對於重傷之人確有著極強的消耗精神力作用,在這個作用之下,宇文極身上屬於罡將的精純罡氣就這般被強從體內吸了出來。

宇文極的臉色慢慢由紅變白,在變淡,終於,在三個呼息之後體力罡氣完全被吞天棍吸收,而此刻雙天美的長劍正好襲來,一劍就穿了他的咽喉,宇文極死!

堂堂一階罡將就被四名罡師給收拾了,這給在場其它人的影響實在太過震撼,尤其是那些還在垂死掙扎的宇文家的罡士們,一看到連家主都死了,一個個是戰意減半,本來沒有罡師的帶領,他們就不是廣豪等人手下的對手,更不要說現在在加上心靈打擊了呢。

「若不殺你,誓不為人。」另一戰場上的宇文臣風看到兒子被殺,一股怒火由心底控制不住洴發了出來,身子高速移動,竟然硬是挨了廣豪一鞭來到了雙天美的身體,一記天虎指就點向她的後背。

「妹妹小心。」雙子健看到宇文臣風直向妹妹而去,就心感不妙,在看他的出招,頓時就心急的叫了起來,只是他離這裡有一段的距離,己經救援不及。

「滾開。」關鍵的時候龍武殺了過來,一記橫掃大地欲逼迫宇文臣風後退,而為了保險起見,他人同時撲在了雙天美的身上,把自己的後背露在了宇文臣風的面前。

橫掃大地的確起了一定的作用,但確因為力量有限,沒有完全將宇文臣風擊退,他的那一指還是存著三四分的力道襲向龍武的後背。

也多虧龍武肉體強大,在加上有龍之甲的保護,不然就是三四分的力道,也不是一個罡師可以接受得了。

「撲。」龍武與雙天美雙雙倒地,不同的是,龍武看似沒什麼事情,但被保護的雙天美確是迎風吐了一口鮮血。原來實在指法的力道太大,肉體沒有那麼強大的她又怎麼可能不受傷呢。

「謝謝你。」雙天美吐過一口血后,感覺到心裡好受了不少,這才想起了如果不是龍武,怕她可能己經死了,算起來人家救自己兩次了。

「不用客氣。」龍武只是謙虛了一下之後,整個人便彈身而起,宇文極己經死了,現在是殺宇文臣風的時候了,他可以想像的到,如果這兩人的罡氣都被自己吸收的話,那他的修為至少會晉陞兩級才是。

被龍武一棍掃的後退的宇文臣風,這一會又被追上來的廣豪三人給圍了起來。宇文極的死,讓這三人信心大增。

戰意高昂,發揮的自然就好,在加上宇文臣風這一會心情極度難受,此消彼長之下,勝利的天秤正向著廣豪等人傾斜著。

龍武試著動了一下身體,發現並不什麼大礙,宇文臣風那一指也並未怎麼傷害到自己,這他便縱身一躍,加入到了新的戰圈。

與龍武一同身動的還有甘先,木松子兩人。雙天美因為受了指風的餘波,一時半會是不能再戰了。

本來是三人,現在確是變成了六人,宇文臣風的壓力倍增。

在不可能有任何援軍的情況之下,宇文臣風終於急了,雖然他的修為最高,可若是這樣一直的纏鬥下去,得不到休息,怕是時間一長,他的罡氣就會耗盡,那個時候怕就是自己身亡之時了。

而在還有餘力發起反擊的時候,宇文臣風終於不在留手,他開始用底牌了。

天虎指法一一點向周圍六人,將自己與他們拉開一段安全的距離,接下來就見宇文臣風的臉色一紅,顯然在醞釀著新的招式。

「不好,他應該還有底牌,我們大家一起上,不要讓他使出來。」廣豪是眾人中修為最高的,自然看出了宇文臣風的不同,想著僅是天虎指就夠可怕的了,若是在讓他使出別的絕招來,怕形勢就會發生變化了。 不等廣豪說完,其它人己經開始這樣做了,大家都發現了宇文臣風的厲害,為了謹慎起見,此時誰還會留手呢。

「晚了。」宇文臣風此時確大喝了一聲,接下來就見他指法一變,原先的天虎指不復存在,換的確是另一種讓人陌生的指法。

「是你們逼我的,即然這樣,我不介意讓爾等嘗一嘗沖虛指的厲害。」說著話,宇文臣風就點出了一指,且點擊的方向是靠他最左邊的木松林。

指風如流星一般襲來,期間還帶有著極大的力量,這讓木松林感覺到事情不妙,連忙運用自己的絕學,將穿空爪的十成之力都使了出來,一指一爪便在半空之中相遇。

「通!」

一聲沉響之後,木松林衣衫襤褸的飛退而去,期間不止噴了一口鮮血,顯然這一指讓他受了重傷。

一指傷一人,宇文臣風還不想罷手,接下來又是飛快的向著一邊的甘先和木松子連點了兩指。

兩指伴隨的是兩道影子的疾退與重傷。

瞬間的工夫,宇文臣風就傷了三人,這讓原本六對一的局勢變成了三對一。

宇文臣風是壓力頓減,但此時他確停住了手,對著廣豪與雙子健道,「看到了嗎?這才是我最厲害的絕學沖虛指,指法一出,有著衝破虛空的玄妙,根本不是你們能抵擋的,所以識像的現在就投降,放了我的孫子,然後自廢一臂,我還會心存善念,饒你們一命。」

幾近無敵占著優勢的宇文臣風突然勸起降來,這讓廣豪和雙子健就是一愣,他們不明白對方玩是的什麼把戲。

倒是龍武,第一時間想到了什麼,出聲道,「城主,雙家主,不要停手,這個沖虛指雖然厲害,但應該很耗罡氣,他現在就應該是在調息,我們不能給他時間。」

「沒錯。」聽到龍武這樣一講,廣豪也是連忙點頭,然後把目光看向宇文臣風道,「老賊,你受死吧。」

「哼!」宇文臣風用著不善的目光看向了龍武,顯然對於此人拆穿了自己的把戲很是不悅,只是現在他的主要目標還是在廣豪與雙子健身上,這個只有六階罡師修為的龍武還是沒有被他放在眼中。

「即然這樣,那就都死去吧。」經過這一會,宇文臣風己經積攢出了一道沖虛指,借著說話的時候,就向著雙子健身上點去。

「花雲劍法。」雙子健不敢有絲毫的大意,連忙把劍法發揮到了十成,來抵擋這一指的攻擊。

可正如宇文臣風所說,這一記沖虛指速度及快,有著衝破虛空的聲勢,所以根本不是想躲就能躲得開的,僅是這一擊,便讓雙子健中了招,步了木松林的後塵,重傷倒飛而去。

「接我一鞭。」看到雙子健也重傷失去了戰力,廣豪便不在有一絲一毫的猶豫,全力施展起鞭法來,現在他要做的,就是不能給對方一絲的喘息之機。

面對著廣豪的全力攻擊,果然宇文臣風沒有在使出沖虛指,而是換回了天虎指,看來一切正如龍武所說,這個指法雖然厲害,但確極耗罡氣。

若是平時,廣豪想以一人之力對付宇文臣風,那最多三十招后就會落敗,可是現在,因為對方罡氣消耗巨大,所以打一個平手倒是做的到,甚至還能稍微占上一絲的上風。

但廣豪心中清楚的很,現在佔上風算不得什麼,一旦等對方的罡氣恢復了一些,那個時候怕他也是逃不過一指之威吧。

「城主,我來助你。」龍武看到能戰的也就只有自己和廣豪,這便握著吞天棍就沖了上來,如果他現在不上,一會廣豪在受傷,那他們就真的沒有翻盤之力。

「滾一邊去。」對於龍武衝上來,宇文臣風絲毫不以為意,只是大袖一擺,一股極為猛烈的罡氣便攻了過來,讓剛來還未站穩腳跟的龍武身子就是一滯,然後整個人倒退而去。

這並不能怪龍武,實在是宇文臣風太過厲害,遠比宇文極要厲害兩倍不止。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