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主大人在說完這段話之後並沒有著急讓眾人做出決定.而是逐一從五大勢力頭目開始對視.似乎是在通過這樣的方式進行單獨交流.而且速度非常之快.僅是片刻的時間.城主的目光已經轉移到了穆南和陸一鳴兩人身上.

「穆南賢弟.不知道你是否願意和老夫一起來做這件大事.」城主的聲音突兀地出現在穆南的腦海之中.著實讓穆南吃了一驚.在之前的接觸之中.這位城主幾乎沒有表現過任何的不同.沒有想到此時稍微露這麼一手.就讓穆南心中震撼不已.

「願意為城主大人分憂.」穆南僅僅是驚訝了片刻.便立刻在心中回答道.這樣的情況拒絕明顯不是什麼明智的決定.先模糊地答應下來.反正到時候也不可能就他一個人去大C城.只要人數達到一定程度.穆南就有把握在任何情況下自保.

果然.城主很快就聽到了穆南的回答.臉上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對著穆南略微點了一下頭之後.將目光轉向了下一個目標.

穆南看了一眼身邊的陸一鳴.正好此時陸一鳴也看向了他.兩人不約而同地露出了一個有些無奈的笑容.看來陸一鳴和穆南一樣.也選擇了暫時先答應城主的「請求」.

在場的尅請雖然有數十位.城主卻只花了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就逐一詢問完畢.從他臉上逐漸明顯的笑意不難看出.在場傻到拒絕這位城主的應該沒有幾個.

「好好好.既然諸位都同意老夫的提議.那麼我們就根據C城的情況來制定具體的戰術布置吧.」城主顯得略微有些心急.居然立刻開始研究戰術布置了.

儘管在場的人大多數並沒有做好這方面的準備.但在這位城主大人的熱情帶領之下.也只好你一句我一句地提著一些無關緊要的建議.穆南和陸一鳴在說了幾句穩重的提議之後.就興緻缺缺地看著鞋底發獃了.五大勢力的頭目也同樣沒有表現得多麼興奮.反倒是一些小勢力的頭目積極發言.應該想在城主面前表現一下自己的智謀.或者希望在攻打C城的時候不用被當做炮灰被犧牲掉.

開會到了代表發言的時候.往往都是最無聊的時候.在場估計只有城主一個人是真心地在聽取意見.同時不斷對身邊的侍女吩咐記錄下一些比較好的意見.鄭重其事的樣子讓穆南覺得這個城主是不是小時候特別喜歡玩過家家.這些沒有用的意見也能被他如此重視.

其實這也並不奇怪.和古板的古代人相比.任何一個經常和網路接觸的現代人都能說出一兩個看似「獨到」的意見. 兩個小時之後.長發城主終於心滿意足地結束了這次聚會.並說自己會在近日拿出具體的進攻方案.到時候再按照每個勢力實力共同派兵攻打C城.

「你怎麼看.」走出城主殿一段距離之後.陸一鳴意味深長地對穆南問道.

「還能怎麼看.按時出工.自保為主.」穆南懶洋洋地回答道.如今湯烏城內的勢力駁雜.凝聚力更是無從說起.別看那些小勢力在聚會上說得唾沫橫飛.可是一旦到了真正的戰場上.能頂上去的估計連一個都沒有.

「到時候恐怕少不了麻煩啊.」陸一鳴擔憂卻不是如何攻打喪屍.一旦到了混亂的戰場上.早有恩怨的各大實力雖然看在城主的面子上不會直接出手.但各種陰謀算計肯定是少不了的.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唄.」穆南同樣知道這點.但此時再怎麼擔心也起不了什麼作用.只有到時候要注意了.而且這一個月的安逸生活.已經讓穆南骨子裡的好戰因子有些蠢蠢欲動了.更何況.別人可能對他們下手.他同樣也可以對別人下手.要知道.穆南對衛青的殺意已經憋得快要瘋掉了.

陸一鳴對穆南的自信態度有些無奈.不過想到穆南之前數戰的出色表現.他也說不出什麼「還是小心一點的好」之類的話.只能晃著自己的腦袋和穆南一起往回走.

當白玲和凌雪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兩女都露出了擔憂的神色.一直瀰漫在凌雪臉上的陰霾也暫時被對穆南的擔憂取代了.雙手更是緊緊地握住了穆南的大手.

「沒事的.你們還不相信我的實力嗎.就算所有的喪屍都圍著我打.我也是有自保能力的.」穆南有些誇張地安慰著兩女.普通的喪屍或許他還能做到.然而每隻屍魁的特性都不相同.像上次大頭娃娃一樣能力極端的存在也不少.就算是如今湯烏城的城主大人也沒有把握能夠在喪屍群之中自保.

「許陽呢.他會不會也出戰.」凌雪還來不及說什麼.白玲就心急地問道.聽穆南之前的意思.幾乎湯烏城內所有的勢力都會參加這一戰.所以她最關心的自然是許陽是否會參加.

「這個應該不會.許陽和容大師會在這一戰之中提供大量法器的支持.應該會全力煉製法器.不會被派到戰場上的.」穆南對此倒是有些把握.白玲明顯無法理解法器對修鍊者的重要性.如果要修鍊者在多一名練氣後期高手幫助和持續不斷的法器支持之間選一個.多半的人都會選擇後者.這也代表著許陽出現在戰場上的可能性並不大.除非到了雙方死拼的時候.

「這就好.不過你也要小心啊.」白玲略微鬆了一口氣.也不忘提醒穆南一聲.

穆南簡單地對白玲點了點頭.然後便將目光轉向了凌雪.對上了後者一雙滿是擔憂的眼睛.凌雪對穆南了解遠遠超過白玲.她知道穆南心中是一個渴望戰鬥的人.所以也沒有說出什麼不要去的傻話.

「放心吧.這場戰爭對我來說也不是什麼壞事.至少我等的那個機會來了.」穆南如此說著.眼中閃過一絲利芒.凌雪很快就意識到了穆南所說的機會是什麼.如同被踩倒尾巴的小貓一般.瞪著一雙大眼睛吃驚地看著穆南.

「你.你千萬不要衝動啊.」猶豫了好一會.凌雪只說出這樣一句話.她實在沒有勇氣說出那個秘密.如果讓穆南知道了.就算穆南依舊不變地對她.她自己心中也永遠不會放開對自己的折磨.但同時凌雪也知道穆南不是一個輕易會被勸服的人.與其無謂的勸阻引起爭吵.還不如默默地等待結果.希望能夠讓這件事在無聲之中消失掉.

白玲明顯不知道穆南所說的機會是什麼.但她知道這應該就是穆南和凌雪之間的心結.所以便識趣地默默走開了.有些事情她在場反而不太好.

穆南卻並沒有像白玲所期望的和凌雪攤牌.聽到凌雪的囑咐后也只是默默地看著凌雪.眼中滿是愛意和自信.他就是打著在戰場上和衛青找機會獨處.以他現在的實力對付衛青已經有了絕對的把握.至於衛青在落敗后是否會說出他和凌雪之間的秘密.穆南反倒是不那麼在意.只要讓這個男人消失就行.

隨後的兩天時間內.在城主的示意下.容大師將大量的法器以七折的低價出售給了願意參戰的諸多勢力.眾多修鍊者的實力也得到了長足的進步.順帶著眾人的戰意也高漲了不少.唯一擔心的應該只有白玲了.因為她聯想到了許陽在法器的急需情況下.工作量會大大地增加.而且容大師為了煉器是的專註.不允許煉器人員之外的人進入煉器房.讓白玲去看望許陽都做不到.這無疑再次增加了白玲的擔憂.

城主大人在這兩天之內同樣沒有閑著.隨著他對聚會當天的意見整理.還有他以神秘手段查看到的C城內喪屍情況.不斷有些零星的命令和信息傳遞到各大勢力的客卿手上.其中最為受關注的.就是每個勢力的出兵力量.

每場戰役的開始.主帥都不會投入過多的兵力.但城主還是要求每個勢力分出三分之一的實力上戰場.而剩下的也需要輪流替換.這樣的要求雖然有些過高.但眾人也只能默認.

至於兵力的安排.城主還是充分考慮到了勢力之間的矛盾.像五大勢力和穆南以及陸一鳴這樣的強大勢力.單獨分成一個隊伍.而那些高手較少的勢力則是幾個關係比較好的聯合在一起出動.當然.這些隊伍都是要嚴格聽從城主的調令的.

「南哥.他們來了.」門外傳來李子成的聲音.他雖然說得非常模糊.但穆南已經猜到是城主殿來人了.

「進來吧.」穆南懶洋洋地靠坐在沙發之上.毫不在意地說道.

房門應聲而開.果然不出穆南所料.來人正是那名叫葵的侍女.她此時還是穿著那件古樸的青布衣裙.和李子成這個一身陽光男孩站在一起.顯得反而有些般配.

「穆大人.城主邀請您去城主殿議事.」葵見到穆南還大大咧咧地靠坐在沙發上.卻沒有絲毫地不滿.依舊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禮之後.言簡意賅地說道.聽得身邊的李子成一陣哆嗦.很明顯李子成還不習慣葵的說話方式.

「好.辛苦葵小姐親自跑一趟了.我們走吧.」穆南也不是喜歡擺架子的人.隨意對葵答覆了一下.便徑直走出了小樓.直奔城主殿而去.

一路上.穆南故意將腳步放得很大.他的身材原本就高大.即使不使用靈氣加速.也達到了很快的速度.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葵雖然穿著連體衣裙和布鞋.而步子邁得不是很急.卻始終緊緊地跟隨在穆南身後.兩人競賽似的走路方式也引起了不少路人的注意.但看到葵的古樸裝扮之後.立刻像是老鼠見到貓一般地朝四處躲避開去.


穆南心中的驚駭可想而知.不僅僅是周圍人對葵的態度.更多的是穆南完全無法察覺出葵的實力.也就是說如果不是葵的精神力超過了他.就是有些什麼能夠隱藏實力的功法和法器.沒想到城主身邊一個看似普通的侍女也有如此高深的實力.穆南對自己和城主之間的距離也有了更為清晰的認識.

不過很快穆南就想明白了.如今他所有的心法和功法都是來自傳承塔.然而沒有晉陞到築基期之前穆南是不會去挑戰第二次試煉.這也代表著穆南在這些方面遠遠比不上城主這樣收藏眾多的怪物.也讓穆南意識到即使是在靈氣修為上超過了像城主這樣的奪舍者.也無法輕易戰勝他們.

當穆南二人來到城主殿的時候.穆南發現已經有了另外兩人出現在議事廳內.一人自然是長發城主.然而另外一人卻讓穆南著事吃了一驚.居然是衛青.雖然兩人之前連話都沒有說過幾句.穆南卻在認出對方身份的時候.眼中閃過了一絲難以掩飾的殺意.

衛青原本正在和城主交流著什麼.突然像是察覺了什麼似的.猛地轉過頭來.正好和穆南對視上了.不知道是否錯覺.穆南在對方的眼中同樣看到了仇恨.不死不休的仇恨.

下一刻.兩人十分默契地隱去了眼中的殺意.就像熟悉的朋友一般相互點了一下頭.一旁的城主明顯發現了兩人之前的小動作.卻連臉色都沒有變化一下.繼續一臉笑意地看著二人.

「城主大人.不知道您找在下有什麼事嗎.」穆南走到兩人身前.對城主一拱手說道.

「穆南吶.老夫有一件事情估計要拜託你去完成了.」城主說著.顏色卻依舊在穆南和衛青兩人之間游弋.很明顯這次的事情恐怕也和衛青脫不了關係. 「城主有什麼任務儘管吩咐.在下一定儘力完成.」無論衛青和城主在耍什麼花招.穆南也只能先答應下來先說.

「呵呵.這件事情可關係到此次攻打C城的關鍵所在.希望穆南你一定答應老夫啊.」城主當然知道穆南只是在說客套.於是便繼續加大穆南肩上的擔子.甚至直接拉上了整場戰鬥的勝敗.

聞言.穆南的臉色也嚴肅了不少.城主說得如此嚴重.雖然其中不乏誇張的成分.也說明這件事情確實非同小可.如果只是一個簡單的任務.穆南倒是不建議在行動的時候出手解決掉衛青.但是如果關係太大的話.那穆南也是需要考慮一下得失的.畢竟他現在並不是獨自一人.

「說起來這件事情還是衛青客卿提出來的.既然你們兩人都在這裡.而且在這次行動中又要通力合作.那麼就讓衛青自己和你說吧.」城主似乎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決定讓衛青來說.而下一刻.穆南就知道為什麼城主不願意親自說出這件事情了.

「穆大人.是這樣的……」衛青卻沒有絲毫的猶豫.對著城主略微點了一下頭.隨後便對穆南解釋起這次的事情.

在城主兩日的觀察之下.發現C城之內的屍魁分佈同樣有著很強的區域性.如同一個個吸鐵石一般吸引著眾多的普通喪屍集結著.這一點倒是沒有出乎城主的意料.但是他很快發現了一個十分蹊蹺的地方..在C城的東南角集結這十隻左右的喪屍.

如果只是十隻普通喪屍.城主當然不會在意.但它們居然都是特殊的精英喪屍.所謂的特殊精英喪屍.就像當初莫甘娜手下的傀儡喪屍.它們不但實力達到了精英喪屍的水準.而且還一般都具有特殊的能力.當然.特殊精英喪屍同樣也有缺點.那就是它們的實力完全取決於主人屍魁的實力.如果屍魁的實力停留在築基期的話.那麼即使是它們吃了再多的人類.也只能永遠是個精英喪屍.

原本這一切也只是奇怪而已.但當這個消息傳到衛青的耳中時.他立刻察覺到了其中的不對.和城主一同出城查看一番之後.更是肯定了他心中的想法..有一隻屍魁正在分娩.

沒錯.達到屍魁實力之後的喪屍就和修鍊者完全一樣.同樣再次擁有了生育的能力.不過屍魁的生育方式和人類也有了一些不同.它們並不是通過男女屍魁的交合來完成.而是自身的修鍊產生或者吞食了某些天材地寶導致的.因為生育對屍魁來說不像人類一樣是元氣的消耗.恰恰相反.一旦分娩出新的小屍魁來.母屍魁就能獲得巨大的好處.

屍魁的分娩過程和人類也是不同的.小屍魁即使達到了成熟的條件也不會離開母親的身體.而是像海馬一樣繼續待在母親的肚子里.小屍魁儘管還處在母親肚子里.卻已經能夠吸收靈氣修鍊了.而且同時還能夠分享一部分給母體.小屍魁因為一出生就是築基期的實力.雖然肉體非常脆弱.但吸收靈氣的速度卻是母親的數倍.所以即使是小屍魁只分享一部分靈氣給母體.那樣對母體屍魁也是一個巨大的好處.

聽到這裡.穆南有了一個深深的疑惑.那就是以城主老練的經驗都沒有發現的東西.反而讓衛青發現了.難道他也和李子成一樣.擁有著對屍魁特殊感應的體質嗎.

接下來的事情也順理成章了.對母屍魁有巨大好處的小屍魁.對城主這樣的老牌修鍊者也有著十分重要的作用.衛青雖然沒有說得太過清楚.穆南還是理解了一些.應該是能夠將小屍魁煉製成某種提升修鍊速度的靈藥或者法器.

這件事情說起來只對城主一人有好處.而城主卻說成了與這場戰鬥密切相關的事情.怪不得城主始終不肯親自說出事情的原委.應該是他的臉皮還不夠厚吧.

「這次行動的具體計劃呢.」穆南很明智地沒有提起這件事情.而是默認答應了下來.

「呵呵.這一次的行動務必需要盡量保密.也只有你和衛星兩人前去執行這件事情.」城主露出了滿意的微笑.但話中的意思卻是讓穆南和衛青到時候看著辦.

「那麼什麼時候出發呢.」穆南也同樣不在意這點.只是繼續問道.

「這件事情宜早不宜遲.以老夫看就明天一早出發吧.」城主的臉色變得有些嚴肅.像他這樣在修鍊上沒有瓶頸的老牌修鍊者.對這樣能夠提升修鍊速度的東西的渴望.是穆南等人永遠都無法理解的.想想看.一個曾經叱吒風雲的高級修鍊者.淪落到和一些千年後的小輩一同競爭靈氣和材料.那是一種怎樣的憋屈.

聞言.穆南點了點頭.僅僅是片刻的時間他就定下了打算.在完成小屍魁的搶奪之後.就是他和衛青決一死戰的時候.當穆南將目光轉向衛青的時候.對方同樣看向了他.眼中也同樣透露著堅定的光芒.讓穆南相信對方也打著和他一樣的主意.

對此.城主倒是彷彿沒有看見一般.只是繼續向兩人說明著一些目標相關的資料.其實.作為一城之主.他如何不知道穆南和衛青之間的矛盾.不過他知道的卻不是全部的事實.他只是以為衛青因為魏海青和陸一鳴的矛盾而遷怒穆南.所以當衛青來找他表示要和穆南一起完成這項任務的時候.這位明智的城主大人並沒有多少意外.對他來說.只要能夠成功奪回小屍魁.兩人之間誰生誰死都無所謂.

商量完畢之後.穆南和衛青約定了見面地點之後便各自離開了.城主因為想要獨吞小屍魁.並不想讓其他的副城主知道這件事情.所以他並不會親自前往C城.甚至不會送穆南二人出發.

回來之後.穆南並沒有將具體的任務情況對凌雪二女說明.更不會說出是和衛青一起去執行任務.只是說城主要有些作戰的事情和自己商量.更約定明天一起去偵查實際情況.

凌雪雖然對這些話找不出什麼不對的地方.但是她從深藏在穆南眼中的興奮能夠看出.這件事情肯定沒有那麼簡單.然而她同樣沒有把自己的疑惑說出來.就像穆南不會追問她的秘密一樣.她也十分默契地保持著沉默.

當晚.穆南出奇地沒有通宵修鍊.而是主動來到凌雪的房間.這個不尋常的行為讓凌雪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不過她還是強行忍住了詢問的衝動.只是溫順地靠在穆南懷中.兩人在床上相擁而眠.卻沒有一個人真的能睡著.

一夜的時間就在如此凝重的沉默中度過了.直到穆南收拾完畢準備出發的時候.凌雪才喃喃地說道:「路上注意安全啊.早點回來.」

聞言.穆南身形一滯.這句話是多麼的熟悉和溫暖.他記得以前每次他和老爸出門的時候.老媽總會如此不厭其煩地囑咐.

「知道了.做好晚飯等我回來.」不知道為什麼.穆南總覺得這次行動肯定不是一時半會能夠解決掉.或者只是他想給自己多預留些時間.或者他只是希望凌雪等待的時間能夠更久.連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那種原因.


徑直來到湯烏城大門外.穆南和衛青約定的時間還沒有到.高俊飛倒是有些疑惑地過來詢問道:「穆大人.今天怎麼有時間和我一樣來站崗啊.」

「原來是高隊長啊.今天有些事情需要出城處理一下.」穆南對高俊飛不知道他們的行動一點也不奇怪.


見穆南不肯說具體是什麼事情.高俊飛也識趣地沒有再追問下去.兩人便開始聊起一些湯烏城內的瑣事.就像那些小勢力實在熬不下去了.被迫解散去集體耕地去了.又或者哪兩個勢力之間因為某些利益.相約在城外決鬥.

兩人聊了不一會.衛青就緩慢地來到了湯烏城城門之外.他和穆南一樣是一個人到來.看得高俊飛一陣挑眉.他也知道魏海青和陸一鳴之間的矛盾.那麼穆南和衛青之間的關係也不會好到哪去.然而此時兩人同時出現在城門外.這難道只是巧合嗎.

「來了.」穆南頭也不回地對身後的衛青說道.也讓高俊飛徹底確定兩人絕對是相約而來的.這兩人不會也是來城外決鬥的吧.

「走吧.」衛青的回答同樣簡短.語氣更是不算客氣.讓一旁的高俊飛越來越不安.他在猶豫如果一會兩人就在城門外決鬥.自己是不是該出手干預.畢竟穆南之前和他的交情還算不錯.

讓高俊飛稍微放鬆一些的是.穆南兩人一直到消失在他的視線內都沒有要動手的意思.只要這兩人不在他面前動手.那麼就算是穆南不敵被殺.他高俊飛也不會背上見死不救的罵名. 一路上穆南和衛青都沒有開口說話的意思.兩人之間雖然從來沒有說過一句狠話.但就像命中注定的宿敵一般.兩人都知道這次多半只有一人能夠帶著小屍魁回來.

C城東南角距離湯烏城並不遠.以兩人練氣後期的實力更是輕而易舉地到達了.天邊盡頭的太陽甚至才剛剛升起.一棟獨立的四層小樓也出現在了兩人面前.在現代化的城市中獨立的小樓並不多.而這一棟也是強行被人為開闢出來的一片空地.

三個多月的荒蕪.讓大多數樓房都在喪屍和修鍊者的戰鬥中搖搖欲墜.而此時穆南二人面前的小樓四周.就是一片數百米方圓的廢墟.能夠看出這裡原本是一個熱鬧的社區.只是此時已經徹底消失不見了.

儘管之前城主已經大概說明了一下小樓內的情況.但是為了謹慎起見.穆南和衛青都沒有直接衝進小樓.而是站在數百米之外觀察著.

「裡面什麼情況.」穆南突然地詢問.是衛青怎麼也沒有想到的.

「嗯.十一隻特殊精英喪屍.一隻氣息不穩定的屍魁.」衛青也沒有過多的猶豫.簡單明了地說明了小樓內的情況.

聞言.穆南並沒有回應什麼.以他的精神力輕而易舉地就能探查出小樓內的情況.之所以還要詢問衛青就是為了驗證衛青是否擁有對喪屍的特殊感應能力.而結果很明顯.如果不是衛青和穆南一樣精神力超常的話.他就一定擁有著和李子成相似的能力.

此時數百米外的小樓死寂一片.如果不是屍魁那種陰寒的氣息始終存在.所有人都只會認為這是一棟荒廢的房子.最多只能成為流浪漢的庇護所.

「怎麼做.」這次開口說話的是衛青.兩人無論之後要如何生死相搏.此時通力合作才能以最小代價完成任務.

「先試試拉怪吧.」說著.穆南毫不猶豫地消失在原地.化作一道道殘影奔向小樓.他同樣知道合作的重要性.率先履行計劃也是表示自己誠意的一種方法.

晉陞到練氣後期之後.穆南肉體上的力量再次得到突飛猛進.數百米的距離僅用了不到六秒的時間.當他的身影再次顯身的時候已經出現在了小樓下方.仰頭看著二樓陽台上已經破舊不堪的招牌.雖然招牌上已經滿是灰塵和污漬.但是穆南還是能夠依稀認出上面寫著「成人用品商店」六個字.

「還挺會挑地方的啊~」穆南像是自言自語地念叨著.然而這一聲輕微的聲音卻像是平地驚雷一般.引起了小樓內地震般的動靜.數只渾身焦黑的乾瘦喪屍猛地從一樓和二樓的房間躍出.同時封鎖了穆南面前和頭頂的方位.

一縷自信的微笑出現在穆南的嘴角之上.只見他雙腳用力一蹬居然猛地向空中襲來的三隻精英喪屍迎了上去.一層樓的高度原本就不過三四米.雙方又是同時向著彼此撲去.自然僅僅是一個瞬間便交接在了一起.

面對迅速在眼中放大的三對鋒利骨爪.穆南手中寒芒一閃.南冥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劃過當中那隻喪屍的脖子.然後便不再理會後者.一腳狠狠地踏在左側的喪屍胸膛之上.帶出一陣骨骼碎裂的聲音.

迅速廢掉了兩隻喪屍之後.第三隻喪屍的利爪也已經來到了穆南的面前.穆南眼中卻閃過了一絲戲虐的光彩.就在喪屍的利爪即將劃破他的眉心時.左腳已經再次重重踏在後者的小腹上.將對方踹得雙目突出的同時.自己的也接著這下巨大的力量.飛快地向後退去.讓原本已經等候在下方四隻喪屍撲了個空.

單腳落地之後.穆南沒有去查看剛剛和自己交手的三隻喪屍下場如何了.而是頭也不回地朝衛青的方向奔去.然而穆南奔出去還不到百米就緩緩地停了下來.因為他發現那四隻喪屍在追出來二十米之後便退了回去.

「靠.就不能讓我成功一次嗎.」穆南在心中暗罵了一句.無數的小說之中像喪屍這樣的低智商怪物一般都會輕易地中這種陷阱.這也是穆南在數次失敗之後依舊以這種手段為首選的原因.可是現實永遠都是那麼的殘酷.只從傳承塔中出來之後穆南就發現喪屍已經不再是隨意就能調走的炮灰.

「還是直接殺進去吧.」衛青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穆南身後.他並不奇怪那些精英喪屍會如此反應.正處在分娩之中的屍魁是不可能輕易放鬆對自身的防衛力量.如果穆南如此輕易就將喪屍引了出來.衛青反而會狐疑屍魁是不是另有埋伏.

「切.」雖然穆南也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但被衛青看了笑話還是讓他很不爽.看到衛青有些得意地朝著小樓奔去.心中殺意更盛的同時.還是迅速跟了上去.

那四隻喪屍雖然沒有追出來.卻依舊站在小樓下面警惕地望著這邊.就連那三隻被穆南以雷霆手段廢掉的喪屍.也在晃晃悠悠地掙扎了一會之後.居然再次站了起來.原本斷裂的骨骼和皮肉也迅速癒合.雖然沒有大頭娃娃幻覺中不死屍魁的恐怖恢復速度.但也已經算得上很快了.

衛青眼中同樣閃過了一絲異芒.他和穆南都知道這些精英喪屍都算不上威脅.如果沒有屍魁的存在.就算三十隻同時圍住二人也不是大問題.可是它們的存在本來就是屍魁創造的.也因此能夠配合屍魁的能力.發揮出數倍甚至數十倍的實力也不是不可能.

考慮一會.衛青猛地朝七隻喪屍奔去.速度居然絲毫不下於穆南.也是幾個閃身之後出現在了頭一隻喪屍面前.就那麼一拳直接砸向那隻喪屍的腦袋.後者似乎完全沒有意識到即將到來的危險.就那麼直接被衛青一拳擊中.然而這一拳的效果卻出乎了穆南的意料.那隻喪屍的腦袋碰地一聲就這麼炸開了.一股渾濁的液體噴涌而出.卻被早有準備的衛青輕易多了過去.

這樣的效果雖然穆南也能做到.但此時衛青十分輕鬆的姿態卻是現在的穆南還做不到的.

「難道他的力量已經強悍到了這樣的地步嗎.」穆南心中忍不住驚嘆道.一股不對的感覺很快冒上了穆南的心頭.下一刻.他就發現了不對的地方在哪.

此時衛青正穿著一件黑色風衣.寬大的袖子原本並沒有引起穆南的注意.但此刻刻意地關注下.穆南發現衛青的兩隻袖子內似乎藏著什麼東西.儘管還看不清楚.但穆南已經隱約能確定那是兩根長棍似的武器.剛才砸碎喪屍腦袋應該就是那根長棍了.

果然.衛青繼續向另外兩隻喪屍的時候.儘管他的速度已經很快.動作也非常的隱蔽.但穆南還是看清了衛青袖子中的是什麼.那是兩根類似東方棍的武器.在衛青出手的時候迅速從袖子中伸出來.一擊之後便迅速返回.給人的感覺就像是衛青始終在赤手空拳地攻擊喪屍.

這次輪到了穆南在一旁看戲.就像之前衛青做的一樣.兩人都在關注著對方的特點.也在刻意地隱藏自己的真正底牌.所以兩人也都沒有把對方露出的手段當成對方的底牌.

等穆南想清楚這一切的時候.衛青已經迅速完成了對三隻喪屍擊殺.然而就在他攻向第四隻喪屍的時候.一道無形的衝擊波突兀襲向衛青.就算是以衛青的反應速度也只能勉強將雙臂橫在身前.成功襠下這一擊的同時.身體也在反作用力下後退了數米.

這一擊出現得十分突然.但是穆南還是清楚察覺到這並不是什麼精神力衝擊.而是一種類似空氣衝擊波的攻擊.穆南之前也見過陸一鳴手下中也有這樣的能力.所以也並不是十分奇怪.只是這一擊的程度遠遠超過了陸一鳴的那名手下.

衛青似乎也同樣知道這樣的攻擊.臉上並沒有什麼驚訝的神色.只是一臉嚴肅地看著小樓二層的一個窗戶.那扇窗戶早就沒有玻璃窗戶和窗框.此時露出了裡面黑洞洞的空間..不知道為何.早已斜斜出現在天邊的太陽卻無法照亮裡面的空間.

穆南的目光同樣聚集在了那裡.他不知道衛青能夠看到什麼.但他看到的一幕已經足夠他驚奇了.如果說城主說有屍魁懷孕了穆南還能接受的話.但一個男屍魁也能夠懷孕的話.在穆南看來絕對不亞於其實城主也是女的這個說法所能帶來的驚訝.

只見一名渾身蒼白的男子此時正靠坐在黑暗深處.雖然他的樣貌俊美得有些妖異.但那平坦的胸部和眉宇間的陽剛之氣都告訴穆南.這絕對是一隻男性屍魁.而此時這個男性屍魁的胸部一下.居然鼓起了一個大大的肚子.竟真的像懷孕的孕婦一般.

「男的也能懷孕嗎.」這下真的把穆南驚訝到了極點.幾乎是下意識地念叨出來. 衛青不知道是在故作鎮靜還是早就知道了這點.聽到穆南的念叨卻沒有露出絲毫的異色.反而有些嘲笑意味地瞥了穆南一眼.彷彿在嘲笑穆南少見多怪一般.

不等穆南發作.那個二樓中的男性屍魁走了出來.也立刻吸引了樓下兩人的注意力.此時穆南也終於能夠看清對方的樣子.除了之前看到的模糊相貌之外.這個大肚子的男人頭上居然還長著兩隻短短的黑色尖角.讓這個原本就妖異的男人更有惡魔的樣子.

「兩位是不是有些過分了.」聲音雖然陰柔.卻還是男人的嗓音.也讓穆南更加肯定這絕對是個人妖屍魁.

「你說呢.」衛青毫不客氣地說道.他似乎對屍魁的情況非常了解.一點對後者的好奇都沒有.只想儘快解決對方.

「哈哈哈.唉.我就知道肯定會有些不自量力的蠢貨來找死.沒想到居然一次就有兩個.」人妖屍魁先是誇張地大聲幾聲.然後就是十分囂張地對穆南二人哀嘆道.彷彿穆南和衛青在他面前根本連看上一眼的資格都沒有.

話音未落.人妖屍魁身後再次出現了四隻喪屍.然後熟練地架住屍魁的四肢.後者就像坐上了一個喪屍組成的座椅一般.然後四隻喪屍同時一躍.居然就這樣帶著屍魁穩穩地落在了穆南二人面前.

「你還真懂得享受啊.」做孕婦能夠做到這樣的程度.也算是穆南見過的最矯情的了.

人妖屍魁卻沒有理會穆南.而是將目光轉向已經躺在地上的三隻喪屍.隨即張口噴出三口白色霧氣.分別落到了三隻喪屍身上.原本被衛青打得稀爛的喪屍身體迅速開始恢復.僅僅不到兩分鐘時間.三隻喪屍已經重新站在了穆南二人面前.

「又是以恢復能力為主的屍魁嗎.」恢復能力似乎已經成為了喪屍的主要能力.穆南也同樣見怪不怪了.

「沒有這麼簡單.」衛青突然沒頭沒尾地冒出這麼一句話.卻讓穆南更加確定前者肯定有什麼方法能夠感知到喪屍的情況.心中的警惕心也大大地提升了.

似乎是在驗證衛青的話語.重新站起來的三隻喪屍並沒有再次向衛青和穆南撲過來.而是和其他精英喪屍一起回到了人妖屍魁的身邊.繼那四隻喪屍組成桌椅之後.剩下的七隻精英喪屍同樣相互糾結在了一起.

儘管這七隻精英喪屍的鏈接非常粗糙.但穆南還是很快認出.它們組成的是一面巨大的喪屍盾牌.而且是表面有著各種突出的.具有強大攻擊能力的盾牌.

不等穆南從吃驚之中反應過來.之前一擊將衛青擊退的空氣衝擊波再次出現.而且還是兩個分別襲向穆南和衛青.衛青這次並沒有像之前一樣猝不及防地硬抗.而是早有預料地朝一旁躲開.反而是穆南躲之不及吃下了這一擊.只能學衛青一樣用雙臂抵擋.

如今的穆南雖然已經達到了練氣後期的實力.硬接了這一擊還是感覺雙臂一麻.胸中也是一番氣血翻湧.這樣的攻擊雖然還不致命.但數量多了還是吃不消的.

相比穆南還在思考人妖屍魁的攻擊.衛青已經做出了反擊.只見他從側面沖向人妖屍魁.然而屍魁盾牌卻及時地攔在了他的面前.衛青見此也沒有停下來.而是雙手同時攻向這面龐大的盾牌.頓時又是一陣血肉橫飛.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