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叮叮!」

在姜龍混入人群中不久后,一連串急促的叮叮叮聲傳來,使得一切都被打亂。

眾人聽到這個聲音后,全部都放棄了面眼前一處的驚詫,而後如同失去了魂魄一般,朝著後方退去。

在不斷的後退中,就像是被cao控的行屍一般,面容逐漸變的慘白,身上的血色盡皆褪去!

「操控人飩,以此法身化萬千,讓自身不必接觸高階修鍊地,同樣能夠持續的增長修為!」

「若是不需要傷人性命,你這樣做還可原諒,可是你以人飩為修,並且還肆意屠殺!」

「濫殺無辜者,天誅地滅!」

在跟隨著這些人前行時,姜龍的殺機越來越濃郁,在不斷的前行中,姜龍渾身上下,肉眼可見冒出一陣陣的氣浪,這些氣浪聚集在一起,形成一道完美的屏障,抵禦著周圍的行屍之氣,並且盡量讓自己為之同化!

為了實現最終的誅殺,姜龍不能讓背後的操控者,感應到他的存在。

跟隨著這些如同行屍一般的人飩一路前行,姜龍在半途中,發現了一個祭壇,祭壇的周圍堆積著一個個的血池,血池之內已經一片漆黑。

血液中的一切都已經被吸干,剩下的只有一片粘稠不已的粉末。

「如此噁心恐怖,我真想知道那盟主到底是什麼人,如此殘忍血腥,他到底是不是人!」

望著周圍的一切,姜龍撐著屏障,瞳孔有些收縮的說道。

姜龍闖過鬼界,闖過鬼蜮,甚至於經歷過戰場之上的殘忍,可是從未見過如此的血腥!

姜龍可以想象到,這些血池的形成,到底耗費了多少條生命,到底經歷了一種怎樣的屠殺,亦或者在屠殺的過程中發生了怎樣慘絕人寰的情況!

戰場之上,雙方的廝殺,是相互的,但是此時此地是完全的屠殺!

姜龍的殺性在平時是完全內斂的,但是在這一刻卻已經完全爆發了出來,只要此人出現,姜龍必然會將其碎屍萬段,要他不得好死!

「吾主萬歲,修龍盟萬古長存!」

「為了吾主,吾等願意貢獻生命,為了吾主,我們將吸遍凡人精血,只為吾主萬古長存!」 來到祭壇中央后,眾多的行屍跪拜下來,在跪拜下來后,齊齊失聲長吼著。

在吼聲中,隱約能夠感應到他們的天靈之上正出現一層層的血霧,這些血霧出現后,其中包裹著無數個人魂,這些人魂交織在一起,不斷的嘶吼著,彷彿在承受無盡的痛苦折磨一般。

「派出行屍攻擊凡人,隨後將凡人精血反哺!」

「難怪此地的死氣如此濃郁!」

「只要你出現,我就要你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姜龍眯著眼睛看著前方,在低聲沉吟中,雙拳緩緩握緊。

姜龍的心中已經起了必殺之念,只要目標出現,姜龍將會以雷霆萬鈞的手段,徹底誅殺此人,絕對不會留下活口!

含情沫沫,總裁要結婚! ,在這片地域,不會有人能夠對抗他!

當然姜龍的猜想不可能代替一切,也許他所認為的不可能,在旁人看來便成為了有可能,至少現在姜龍在明,那人在暗!

「轟隆,咔擦咔擦!」

在一聲轟隆聲中,周圍的鎖鏈開始發出一連串的嘎吱聲,一個深坑在此刻出現。

在祭壇的內部,一座手持長戟的雕像徐徐升了起來,眾人蒼白的臉龐齊齊轉過來,盯著此人,喉嚨不斷的聳動著。

在聳動的過程中,他們頭頂上的血霧蔓延而出,全部沖入了雕像之內。

「如同信仰之力般的做法,此人難不成從未露過面?」

姜龍看著眼前的這一幕,心中暗自思索道,在眾人的人都在祭獻血液時,姜龍就如同鶴立雞群一般站在原地,一直沒有任何的動作。

在祭獻過了一炷香的時間后,隨著雕像發出一陣顫動,所有的人在這一刻都看向了姜龍,行屍也好,人類也罷,總之他們是擁有意識的,並且在擁有意識的同時,他們還是那背後之人狂熱的忠誠者!

「吼!」

一陣陣的低吼聲從他們的口中發出,一個個就像突然識破了姜龍的偽裝一般,朝著姜龍沖了過來。

眾多的行屍,在頃刻間便完成的合圍,姜龍被完全困在中央,得不到任何的解脫。

「給我破開!」

望著周圍的行屍,姜龍微微後退幾步,隨後身軀一震騰空而起,天隕劍橫空在手,一劍斬下,瞬間便讓前方的雕像為之崩潰!

但是崩潰的雕像,卻沒有如同姜龍所想的那般,在碎裂之後,中央出現了一個血紅色的晶核,晶核在空中旋轉幾周后,突然衝出,在半空中化作一道紅光衝擊而出,片刻后,便消失在了這片區域之內!

「我看你能逃到哪兒去!」

「你們已經沒有了存在的價值,死亡對你們是最好的解脫!」

「妖靈長弓,爆裂箭!」

懸浮於半空中,姜龍雙手掐訣間,妖靈長弓顯露而出,剎那間爆射而出,一瞬間衝擊之下,化作一個火球,將下方的一切盡皆化為灰燼。

在此時此地,姜龍擁有著絕對的優勢,沒有人能夠擋住他的攻擊!

絕滅下方的行屍后,姜龍化作宏光追蹤而去。

不過在追尋的過程中,姜龍卻呆愣在了原地。

「晶核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

「妖力,道力融合,神行鬼步!」

幾乎消失蹤跡后,姜龍雙手掐訣發動神行鬼步,瞬間便沖了上去。

神行鬼步的加持,讓姜龍的速度上升了數個台階,並且因為擁有了道力的加持,使得姜龍的身軀極致的契合天地大道,在瘋狂的衝擊中,姜龍飛速的接近了晶核。

「桀桀,你是強者,可是在我的地盤上,如此追擊於我,你當我血行者時吃素的嗎?」

正當姜龍想要抓住晶核時,他的耳邊突然響起了一個聲音,這個聲音的出現,讓姜龍頃刻間有種毛骨悚然之感。

在半空中,姜龍急忙停下腳步,轉而看向周圍,只見在他的右側,一個沒有雙腿的血影頃刻而至,晶核被其隨意一抓被吞入了它的口中。

「匹敵問鼎級的修為,是血修者,你根本就不是龍修者,那個所謂的龍修盟,到底是怎麼回事!」

看到此人之後,姜龍的面容之上出現了一絲凝滯!

他想過這血行者修為會很強,但是姜龍沒有想過,此人會如此之強,這實在是讓他有些匪夷所思!

「龍修盟,哈哈哈,自從當年與屠龍盟分離之後,這個稱號便已經忘記了,我發現修鍊人類的血液會變的更強,而且不必擔心資源不足!」

「你的修為也是問鼎,不知若是獲得了你的血液,將會是怎樣的,我真是很期待啊!」

「也許不光只有你的血液,你的肉身也將成為一個絕佳的熔爐!」

在姜龍凝視著他質問時,血行者更加張狂的大笑起來。

在大笑中,他顯露出了他的臉龐,看到他臉龐的剎那,姜龍渾身汗毛倒豎,他有些不敢相信他此刻看到的是一副怎樣的臉龐。

他的臉龐就像是被剝掉了皮膚一般,並且在這些血色皮膚的中央,還存在著一根根漆黑的觸鬚,每根觸鬚之上都凝聚著一個猙獰的眼球!

在大笑中,這些眼球化作一根圓盤歷刺,朝著姜龍飛速穿刺而來。

姜龍從來沒有見過如此詭異的東西,他不清楚若是這些尖刺刺在了他的身軀之上會發生什麼,但是在其攻擊的瞬間,姜龍聞到了一股與形式十分相似的味道。

「是同化體,他是母體,他根本就不是人類,而是一頭與血魔同級的存在!』

到了這一刻姜龍徹底明白了過來,一切都明白了。

他所要面對的不是人類,而是一頭蛻變的血魔,而且修為極其強大,他太過大意了。

在武道界,大意輕敵的後果是十分凄慘的。

「與我同階的血魔,不過你若是想要就這樣解決掉我,那也只不過是痴人做夢而已!」

心中雖然無比震驚,但是姜龍的表面上,沒有露出任何慌張,反而是身軀一動,快速離開了攻擊的範圍,在衝擊之後,姜龍躲開了大部分的圓盤歷刺,並且還利用燭龍之力,吸取了其中一根歷刺的能量。

「黑暗能量,與真空能量十分相似,但是卻又不盡相同,難道是地脈中心!」

「他曾經進入過地脈中心,傳說中的地獄,就連冥界都無法接觸的地方!」

探查到這些后,姜龍的腳步開始朝著後方退卻,接連的發現,讓姜龍此時面對此人有些無力感。

「現在想退已經來不及了,任何發現了我的人都要死,你活不了的,活不了的!」

「桀桀,血魔將會永存,我要統治人類,讓你們全部成為我的食物!」

看著姜龍的驚嘆模樣,血魔也就是血行者更加的張狂起來,他看出了姜龍的恐懼,這樣的恐懼對於他來說是種享受。

在他蛻變的無盡歲月中,不知有多少人類想要來誅殺於他,上古之人的人類太過強大,並且還有眾多強大的妖獸,但是自從上古結束后,他便擁有了張狂的能力,因為世間早已經沒有了問鼎強者。

姜龍的出現是個意外,但是這個意外,對於他來說,還在可控制的範圍之內。

「是嗎?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人族遠比你想象中的要強大許多!」

「你知曉神族嗎?你知曉域外天魔嗎?」

「你什麼都不知曉,只不過是一個活了無數年的廢物,我修行至今不足三百年,而你呢? 三國之北境之王 ?」

姜龍雖然有了一絲退卻之意,但是還未到達徹底的恐懼之時,姜龍還擁有著足夠的能力來擺脫掉這一切,甚至於誅殺此人!

姜龍接住他的話口,冷聲嘲諷間,利用元嬰控物之術將天隕劍與妖靈長弓隱沒在了虛空中。

姜龍擁有鍊氣修為,面對這同階的血魔,為了保證自己的安全,姜龍必須要進行遠程消耗。

「什麼!三百年!」

「不,這不可能,不可能,你們人類是劣等的,不可能擁有這麼快的修行速度,你們只不過是我的食物。」

姜龍的這番話產生了意想不到的效果,血魔在聽到這番話后,便開始質疑的咆哮起來。

他要反駁,他絕對不認為人類居然能擁有這麼強的修行速度。

「哼,不可能?你以為你是誰,上古之時,人類強者便幾乎全部隕落,而在這幾千年內,修為高於我的不計其數,我說你是個廢物,你就是個廢物!」

「元嬰空物,燭龍萬劍!」


「妖靈長弓,抹殺箭宏!」

在回應血魔的質疑時,姜龍的雙目精芒一閃,雙手掐訣間,渾身道力涌動,一瞬間,一道光圈便衝擊了出去!

在光圈蔓延的瞬間,隱沒於虛空中的天隕燭龍劍顯現而出,妖靈長弓頃刻間旋轉而出!

萬劍穿透而至的同時,一道箭宏緊隨其後!

萬劍衝擊之下,正沉淪在震撼中的血魔沒能抵擋,他的身軀被分化成數千快,而後,箭宏迷茫而至,如同火焰一般開始灼燒那些血塊,直至將其化為灰燼為止!

「道力啟,金龍護盾!」

「金龍巨尾現,橫掃蒼生!」

「第三式金龍道術,五爪齊聚,毀天滅地!」

姜龍當然不會指望一個區區的控物之術便能毀掉血魔,他要的只是消耗!

在血魔擊碎萬劍,破除箭宏時,姜龍接下來的道術攻擊緊隨而至!

若不是鍊氣修為還未化神,姜龍恐怕此時已經百分之百能夠擊殺他,只可惜現在只有五層把握,姜龍也要一試!

「桀桀,你的手段很多啊,可是你也知道,你修行只不過區區三百年,你拿什麼來跟我斗!」

「單憑我所擁有的經驗,你便沒有資格來與我抗衡!」 在姜龍道術齊發時,血魔冷笑不止,在冷笑中,一道血芒從他的手中穿透而出,在穿透而出的瞬間,一道血箭射出,不知他用了什麼方法,竟然在短時間內身化萬千,躲過了姜龍的數次攻擊!

「這……」

看到這一幕,就連姜龍都有些愣住了!

金龍擺尾,五爪之術,都是群傷之術,輕易沒有人能夠攻擊,可是現在居然被此人完美的躲過去了,實在是讓姜龍有些匪夷所思!

「桀桀,現在該我了!」

「血霧滔天,身化萬千,給我隕落在血海之中吧!」

躲開姜龍的道術攻擊后,血魔衝到姜龍的身旁,一道血幕衝天而起,瞬間便包裹住了姜龍!

血河突然出現,姜龍就如同陷入了他人的領域之內一般!

「可惡,如此難纏!」

望著周圍的血河,姜龍額頭青筋爆出,面色有些猙獰的歷吼了一句。

姜龍從來不認為時間的沉澱能夠讓一個人變強,可是現在看來,他錯了,這血魔至少活了上萬年,在時間的累積下,比起姜龍來,他越階而戰的能力更強!

「噗嗤!」

「鬼冥氣,給我破!」

一口血霧從口中噴出,姜龍雙手掐訣間,以鬼冥氣覆蓋血河,在重創自身的同時,擺脫了血河的糾纏,成功脫離了血魔的領域!

這一次的傷勢有些重,這是姜龍晉陞問鼎,仙元融體以來,第一次受傷,也是最慘的一次傷勢。

體內的經脈已經開始了崩裂,在崩裂的過程中,不時有些血塊從其四肢百骸內噴出!

血塊的噴涌持續了大約一炷香的時間,一炷香之後,姜龍的身軀已經千瘡百孔!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