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刻,只見一名灰衣男子跌跌撞撞地沖了進來。

他的身上全是血跡,披頭散髮狼狽無比,嘶啞著喉嚨說道:「不…不好了,我們兄弟…沒有能拿下這個小子,死了,死了好多人。」

「一群廢物!」

王傲東認出對方正是黑風盜的一員,忍不住破口大罵道:「你們老大呢?」

灰衣男子苦笑道:「老大…老大被他給殺了。」

「哼!」

楊易冷哼一聲,皺著眉頭說道:「真是麻煩。」


王傲東剛剛提起的心又放下,放鬆之餘又感到了一絲懊惱。


他請來楊易坐鎮,讓對方出手直接對付衛長風,那肯定要付出額外的代價,原本指望黑風盜能夠解決問題,現在顯然是不行了。

王傲東只能慶幸自己有兩手的準備,否則這一次又要無功而返。

原本在他的計劃里,楊易是用來對付黑風盜的,他暗中雇傭黑風盜來對付衛長風的事情絕不能泄露出去,殺人滅口還能省下一筆,無疑是一舉兩得。

只是計劃不如變化快,現在到了楊易親自出手的時候。

衛長風,老子看你今天怎麼死!

王傲東咬牙切齒,恨不能親手將衛長風碎屍萬段。

他給了楊易一個眼色。

後者點點頭,走到那名半跪在地上的灰衣男子前面,手掌無聲無息地揚起。

灰衣男子忽然抬起頭,沾滿鮮血的臉上露出一個奇異的笑容。

楊易悚然一驚,一種危險的感覺驀地湧上心頭。

噗哧!

沒等他催動先天真罡護住身體,一把鋒利無比的匕首已然刺入腰間!

———————-(未完待續。) 楊易出身平凡,資質也不是上佳,但是自小就立下誓言要成為武道宗師,先後拜入兩家門派之下,千辛萬苦修鍊到先天境界,付出了旁人難以想像的代價。

不同於那種依靠大量丹藥增強修為的丹修,他的境界實力非常牢固紮實,戰鬥經驗很豐富,在雲海王閥的供奉武者裡面算是一流的人物。

他這次出來幫王傲東,完全是因為推不過的人情關係,無論是對王傲東還是衛長風都不屑得很,沒有將這個任務太當回事。

按照原先的計劃,王傲東雇傭黑風盜來截殺衛長風,他負責殺人滅口,好將罪責全部推給這幾名盜匪。

但沒料到十幾名兇悍的黑風盜不但沒有得手,反而損失慘重!

所以楊易只能親自出手了。

他對於辦事不力的黑風盜也是厭惡之極,見到王傲東示意,就隨手準備將前來報訊的盜匪滅殺,以免後者的陰謀敗露。

雲海門規森嚴,嚴禁弟子相殘,王傲東敢對衛長風下死手,也絕不敢將這件事情泄露出去,否則王閥也未必能保住他。

可是讓楊易做夢都沒有想到的是,這名在他眼裡螻蟻般的盜匪竟然是一條蟄伏的毒蛇,趁他不備突下毒手!

先天境界的強者相比凝氣高手,最強大的地方在於能夠氣勁外放,將先天真罡通過穴竅迫出體外形成罡甲,刀槍不入水火不侵,比什麼鎧甲裝備的防禦都要堅固牢靠。

想要擊敗或者擊殺一名先天強者,首先就要破解或者摧毀他的護體罡甲。

不過任何的先天強者,都不可能隨時都用先天真罡護體,因為丹田中的罡氣是平常修鍊積累,並不能無窮無盡地揮霍。

因此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先天強者被凝氣甚至煉體武者殺死,也是可能的。

當然這種情況非常罕見,因為先天強者的感知敏銳。應變的能力很強,稍有不對立刻催動罡氣,無論是防禦還是攻擊都能隨心所欲地施展。

然而偷襲楊易的黑風盜出手的速度太快,而雙方之間的距離又太近。最重要的是楊易對他輕視到了極點,結果當場中招!

鋒利的匕首在瞬間穿透他的衣袍,深深地刺入血肉之中。

楊易的反應也算是極快了,心神一動罡氣運起,中匕部位的肌肉頓時緊繃如鐵。將匕刃死死夾住不再深入。

「鼠輩找死!」

這位先天強者瞠目大喝,臉龐漲得通紅,剛剛揚起的手掌朝著對手重重拍出!

一股精純的先天真罡自掌心透出,在剎那間形成強勁無匹的罡風罩落,無形的氣勁震蕩著周圍的空氣,發出雷霆版的轟響。

這一掌楊易暴怒而擊,動用了至少九成的力量,威力之強足以粉碎磐石,先天之下的武者幾乎不可能抵擋得住。

但是偷襲他的黑風盜極為狡猾,一擊得手之後立刻鬆手後退。像是狸貓般靈活無比地倒竄出五六步的距離,剛好避開了楊易的反擊。

轟!

楊易的掌勁罡風擊落在地面上,頓時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響,大塊厚重的青石板粉身碎骨,凹陷下去的地方竟然有四五尺見方。

一掌之力,幾達萬斤!

楊易卻是沒有絲毫的得意,反而羞惱無比,他死死盯著已經退縮到牆角的黑風盜,厲聲吼道:「你…」

這位先天強者忽然感覺不對,驀地低下頭顱。探手抓住那把還插在自己腰間的匕首拔出,一股烏黑腥臭的血液隨之噴濺了出來。

他的傷口部位已經變得腫脹,皮膚之下黑氣隱隱,正朝著不同的方向蔓延!

匕身藍汪汪的。分明是淬了劇毒!

「卑鄙!」

楊易簡直怒髮衝冠,他深深地吸了一口長氣,眼眸里全是忿恨的火焰。

普通的毒藥對於先天強者來說沒有什麼作用,先天真罡能夠煉化絕大部分侵入體內的毒素,但是對手在匕首上塗抹的劇毒非常厲害,讓他的傷口完全麻木。不得不催動更多的真氣加以控制。

以楊易的修為實力,給他一點時間將劇毒逼出體外不成問題,但是對手會給他時間嗎?


轟!

正在這個時候,位於楊易右側的石牆驟然爆開,碎石四濺亂飛。

一道身影挾帶著匹練般的劍芒,在瞬間突破塵霧的阻隔,悍然殺入了房間之中,朝著楊易筆直地斬來!

這個突然殺出的劍修不是別人,正是衛長風!

而偷襲楊易的黑風盜,自然是易容偽裝的紫苑兒,兩人聯起手來主動對付一名先天三重天的強者,真真是膽大到了極點!

要知道一名真正的先天強者,足以匹敵十幾名凝氣高階的武者,而且就算是被再多的凝氣武者圍攻,自保脫身都不是什麼問題。

衛長風和紫苑兒, 風月寶鑒 ,和楊易有著很大的差距!

而接連出現的意外,把同在房間里的王傲東給嚇壞了。

他做夢也沒有想到,居然有人敢刺殺楊易,而且還是他雇傭來的黑風盜。

這位紈絝子弟還沒醒過神來,幾塊碎石呼嘯而來,重重地砸在他的身上和頭上,頓時將他給砸暈過去,像是死狗般癱倒在了地上。

要說起來他也有凝氣境界,只不過修為基本上都靠丹藥堆砌,實戰的經驗全無,更不要說什麼應變能力,出現這樣的結果再正常不過。

而此時此刻的楊易,已經顧不得這位紈絝少爺,在第二名對手出現的同時,他怒吼著揮掌拍了過去,再次拍出了如怒濤般洶湧狂暴的罡風。

楊易的一身修為大半在他的雙掌之上,所修鍊的開山掌是玄級上品的絕技。

他在這門掌法上浸淫了二十年,早已達到爐火純青的境界,全力出手哪怕是同級的強者也抵擋不住,威能十分的霸道!

只是現在楊易的大部分力量都用在了壓制傷口的劇毒上,所以這一掌只發揮出了正常三四成的實力。

嘭!

伴隨著一聲悶響,掌勁罡風和疾斬而來的劍氣撞擊到一起,後者頓時不敵被生生地震飛出去。

一號才子 (未完待續。) 「鼠輩受死!」

揮掌震飛了衛長風,楊易並沒有因此罷休,神色猙獰地揉身而上,朝著前者飛撲過來,雙掌凌空交替拍出千百重掌影。

一道強過一道的掌勁罡風,在瞬間以排山倒海之勢轟向了衛長風!

真正的先天強者,在突破大境界的時候都會產生先天靈覺,先天靈覺能夠在極大程度上提升武者的感知洞察能力,預知危險的來臨。

正是先天靈覺告訴楊易,衛長風的威脅還在紫苑兒之上,所以他斷然放棄對付後者,選擇對衛長風進行窮追猛打,力求先擊斃一名對手。

被兩名凝氣小輩給偷襲暗算,讓這位先天強者感到無比的羞憤,只有用他們的鮮血和生命才能洗刷這個恥辱!

衛長風剛剛撞在牆壁上落下,口鼻滲出了絲絲鮮血。

楊易的修為之高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在被紫苑兒偷襲重創之後,竟然還有如此強橫的實力,絕對是他所遭遇到的最強敵手。

但是到了這個地步,衛長風也不說什麼後悔,見到楊易朝自己攻來,他不假思索地施展出虛影遁離術,瞬間在原地消失得無影無蹤。


轟!

下一刻,楊易的開山掌勁拍擊在石牆上,頓時將已經被破開的半截牆壁生生拍碎,無數的碎石飛射而出,破空發出「咻咻」的嘶響。

衛長風出現在房間里的另外一邊,眼眸里閃過一抹震駭之色。

楊易的掌勁罡風太過厲害,竟然影響到了他的虛影遁離術,如果不是發動及時,恐怕已經被傷到,結果簡直無法預測。

到了此時此刻,他的心裡再無半點僥倖的念頭,全力激發出真陽內丹的威能,頃刻間將自己的修為實力提升到凝氣巔峰,接近先天的層次!

「無恥!」

然而楊易並沒有繼續追殺衛長風。突然怒喝轉身向前掠出。

因為在這個時候紫苑兒出手了,甩出了數點寒芒射向躺倒在地上的王傲東!

雖然楊易主要先對付衛長風,但是他的一部分注意力分散到了紫苑兒的身上進行防備,避免再次陰溝裡翻船。

讓他沒有想到的是。紫苑兒居然用暗器來射殺王傲東。

在楊易的眼裡,王傲東無疑是個不成器的紈絝子弟,平常情況下就算是死了也不值得他關注半分。

但是今天的情況不同,王傲東是楊易帶出來的,那肯定是要肩負起責任。這個傢伙要是死在這裡,那麼他無法對王家交代。

那很有可能意味著,他以前在王閥所有的付出和努力都將白白浪費。

楊易不能接受這樣的結果,所以選擇了救援王傲東。

他的心裡恨得要死,只是被理智壓住了情感。

啪!啪!啪!

紫苑兒發出的暗器,被楊易的劈空掌勁擊落在地。

可就在這個時候,衛長風如同出閘的猛虎撲至,手中緊握的朝陽斬邪劍閃電般地揮斬向楊易的頭顱。

楊易發現了紫苑兒的動作,衛長風又怎麼會看不到?

他非常清楚,這是紫苑兒在為自己創造反擊的機會。而且時機稍縱即逝,因此沒有絲毫的猶豫遲疑,悍然揮出一招驚神斬!

驚神斬,烈風七斬第七式!

這一劍凝聚了衛長風十成的力量,他全力催動乾陽真氣貫注於劍體之內。

在出手的剎那,朝陽斬邪劍陡然透出赤紅色的光芒,化為滔滔烈焰將整個劍體完全包裹在其中,一道璀璨劍氣自劍尖透出足足十幾尺長。

炎熱的氣勁朝著四面八方激射,幾乎點燃了周圍的空氣。

當長劍斬落,劍焰隨著劍勢張揚升騰。如同一道火幕垂落而下,剛好正對著楊易反撲的方向!

楊易根本來不及閃避。

衛長風出手的時機選擇得太好,他就算是提前覺察,除非放棄救援王傲東。否則也是避不開的。

劍落驚神,挾千鈞之力斬擊在了楊易的身上!

炙熱的劍氣和這位強者的護體罡甲猛烈相撞,只聽到「嗤」的一聲裂響,後者竟然被生生斬開一道長長的裂縫,頓時氣勁亂射火光四溢。

楊易不由自主地悶哼一聲,踉踉蹌蹌地向前撲出幾步。

他心中的驚駭無法用語言來形容——護體罡甲居然被衛長風給斬破了!

怎麼可能?不可能的!

這位先天強者在心裏面狂呼嘶吼著。

楊易對於自己的實力修為還是非常自信的。哪怕是在開局不利的情況下,他也有信心能夠滅殺衛長風和紫苑兒兩人。

然而事實卻是殘酷的,衛長風已經具備了威脅他生命的實力。

這一劍的威能,以及施放出的劍意,都讓他感覺到了一絲戰慄。

「殺!」

衛長風得勢不饒人,第二招狂風斬出!

烈風七斬最重氣勢,一劍既出連招不斷,直至將對手徹底擊潰壓倒為止。

楊易還遠遠沒有到崩潰的時候。

「找死!」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