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虛,你終究捨得冒出來了嗎?我還以為縮在王宮裡不出來了呢?別叫我王弟,我們之間沒那麼熟,你兒子剛才威風凜凜,大殺四方的時候,你在那裡,怎麼不見你出來,鎮殺了一名帝國王侯,玄虛,你特么就是這樣教兒子的,既然你教不好兒子,今天我就替你管教管教。」

玄空子的面容之中明顯的帶著幾分的不屑之意,一股凜冽的殺機那是交織而起,直讓人的心頭感覺到發寒。

「你,王弟,你已經離開王室,這裡的一切跟你沒有關係,本王聽聞最近有惡徒行兇,幻月山脈一戰,勾結黑暗魂師,殺我王朝幾大世家數十人的性命,還有三大學院幾百人,我兒代表本王之意,鎮殺惡徒又何錯,至於斬殺帝國王侯,不過是一具分身而已,日後本王會親自前往道歉,到是你們這群惡徒,再我王都之中,公然的堵我一名王朝侯爵的大門,你們的眼裡還有本王嗎?真當我大玄王朝無人了,好欺負是嗎?」

大玄王目光冷冽無比,帶著一股森然的氣息,一股股王道氣息交織天穹,可見身軀之上浮現出一尊若有若有的龍影,這是象徵著一朝之國運,只要不離開王都,就算是王者來了,也不敢妄動,否則一朝之運碾壓而下,就算是強如王者,那不死也要脫成皮。

「就當你好欺負,咋的,玄虛我告訴你,今天這件事情我還就是管定了,哼!既然你如此是非不分,黑白不明,我看你這大王的位置也該讓讓了,最後為你一句,你到底認不認錯。」

玄空子的面色之中帶著一股無邊的凜冽之意,這裡是大玄王朝,他曾經也是王室中人,與這大玄王乃是一母兄弟,當年的王位本來是他的,但是他醉心器道,便將這王位讓給了玄虛,而且保證終生不回王室。

但是今天玄虛的所為,讓他是失望透頂,他的身上還有一件殺器,一件足以是顛覆王位的大殺器。

[本書首發來自17K,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第287章絕殺聖旨

「王弟,做人要知道進退,你以為就憑你們這些人,今天還能逃離這裡嗎?我王都之中早就是布下殺陣,只要本王一個念頭,就可將你們全部鎮殺,念在多年的兄弟情分,今日我不殺你,但是那個小雜種,今日必死,三大學院早就是下了必殺令,今天誰都可以活,唯獨那個小雜種不能活。【全文字閱讀.】」

玄虛的面孔之中蘊含著幾分的殺機,看著易陽直恨不得將其是徹底分屍,尤其是易陽掌心的那團龍氣,讓他是心中充滿了貪婪之意。

「玄虛,你今天敢動他一下試試。」玄空子是目光那是越發的森冷,若是在大玄王朝的王都之中,還保不下易陽的命,那麼他也就沒臉活在世上了,況且易陽那是屢次的幫他,無論如何,也不能是折在這裡。

「玄空子,你以為真不敢動你們是嗎?既然你不念兄弟舊情,那麼今天也沒什麼好說的了,你先好好的看看這個吧!在決定究竟要不要幫他。「玄虛的目光那是冷淡到了極致,掌心之中陡然是浮現出了一張金色的捲軸,充斥無盡的神聖與浩蕩,隱隱還有一股王道之威。

金色的捲軸那是直接的落在了玄空子的手上,而玄空子的面色是徹底的大變,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整個人似乎是瞬間老了十幾歲,道:「不可能,這不可能,**王朝聯名驅逐,他究竟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他又犯了人族那一條律法。」

「看清楚了是嗎?看清楚了就給我退到一邊,此乃四大人皇陛下親自發出了秘令,自今日起剝奪他人族子民的身份,永遠驅逐人族境內,膽敢涉足其中,一律斬殺,這可是你們自己送上門來的,今日給我受死吧!」

玄虛的面孔之中蘊含著徹骨的殺機,嘴角更是帶著無比冷冽的笑容,四大人皇,八大帝國,**王朝親自下令驅逐,而且這可是一道絕殺的密令,註定的易陽將是死,永遠沒有活著的可能。

易陽的身影上前幾步,看著金色捲軸之上十六道人王印,八道帝印,四大皇印,面色陡然的是大變,憤怒,殺機,四大人皇太狠了,根本就是不給自己一點的活路,剝奪人族子民的身份,永遠驅逐出境,這是要他滿世界沒有容身之地,凡是有人族的區域,天下共殺之。

「四大人皇,你們這群雜碎,若我今日不死,來日我必滅你四大神朝。」易陽的雙目赤紅如血,帶著一股滔天的殺伐之意,整個人如同是太古魔神一般,這將是用永無活路,永無活路。

「小雜種,你好大的膽子,如此大逆不道之言,今日不殺你,來日必是一個禍害,傳人皇聖意,易陽勾結黑暗魂師,誅殺人族子民,既今日起,剝奪人族子民身份,驅逐人族之境,膽敢反抗,就地鎮殺,小雜種,今日就是你的死期,人皇聖旨,鎮殺。」

玄虛的目光之中殺意縱橫,帶著一股無盡的絕殺之念,可見人皇旨赫然是交織出了萬道神光,四道五爪金龍的虛影交織天穹,無盡的聖意與皇威降臨,四道五爪金龍帶著無邊的殺伐之意。

「轟」的一聲巨響,易陽的身軀被四道五爪金龍穿梭而過,強大的人皇之威籠罩,易陽的身軀那是寸寸崩裂,骨骼盡碎,鮮血宛若是泉涌般的噴洒而出,而易陽看著天穹之上的五爪金龍,整個人露出了無邊的不甘。

眼前猶如是放電影一般,前世今生的一切全部放映而出,太多的遺憾沒有完成,太多的事情還沒有做,「我不甘,不甘啊!人皇,你們好狠,好狠,可惜,可惜了,哈哈哈!這就是死亡的感覺嗎?」

「易師弟…」風無痕瘋狂的咆哮,面容之中透露出了無盡的不甘之意,雙拳緊握,指節發白,那是咯咯做響,但沒有辦法,真正的沒有辦法,四大人皇聯手下了絕殺聖旨。

「陽兒,天地何其不公,不公,人皇,我孫兒究竟犯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究竟做了什麼天怒人怨之事,絕殺聖旨,四大人皇,你們太狠,太狠了。」

易天縱身軀重重的跪在地上,雙目之中流出了血淚,恨天地不公,但是他無力抗衡,真正的無力抗衡,只能是眼睜睜的看著他唯一的孫兒慘死。

「蒼天血祭,當誅。」

「該死。」

「死。」

「不足為惜。」

天穹之中,四道宏大的聲音交織而起,伴隨著金色的雷霆,天地之間,那是風雲變色,無盡的恐怖氣息碾壓而至,只讓這一方的天穹,那是徹底是破裂,宛若是四尊太古不滅的至尊降臨,散發出了無盡的聖威。

「參見人皇,陛下萬壽無疆,庇我人族萬世不朽。」玄虛直接是倒地跪拜,面色之中帶著無比的虔誠之意。

「已死。」

「魂體破碎。」

「不能復活。」

「絕此後患。」

四大人皇的聲音宛若是驚雷一般,在天地之中回蕩,轉而便是徹底消失,宛若是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天地威壓消失,再次是恢復了普通的天地。

「恭送陛下。」玄虛的身軀站了起來,面容之中露出了無比的得意之色,透露出了一股無盡的暢快之意,「小雜種,你若不死,本王豈能心安,今天我不怕實話告訴你們,這個小雜種在幻月山脈曾經血祭蒼天,引來蒼天血神,我人族祖訓,任何人不得進行蒼天血祭,不問緣由,一律鎮殺,這個小雜種大膽包天,進行蒼天血祭,理應該殺。」

「蒼天血祭,我明白了,人皇,你們處事不公,易陽蒼天血祭,乃是為了人族百姓,異族在幻月山脈駐紮軍團三十萬,幾十年間,奴役上百萬的人族百姓,他以一人之力,進行血祭,絕此後患,拯救數百萬的人族百姓,他是有功之人。」

「人皇,你們行事不公,他是人族的英雄,他做的事情你們不知道,好一個不問緣由,鎮殺一名人族功臣,從今日起,我妖族斷絕一切人族的往來,我們走。」

鳳棲桐看著易陽慘死,心如刀絞,此時才知道她已經在不知不覺間,慢慢的喜歡上了易陽,只可行從此天人兩隔,永無在相見之日。

正當易陽的身軀慢慢破碎之際,潛伏在雨白體內心魔化做一道黑光,直接是鑽入了易陽的眉心之中,易陽的元靈已經消失,風烈子化做金色的書籍,已經是渾身暗淡無光,而幻月大帝的蓮台一道黑光展現,徹底維持住了易陽那破損的身軀。

「奶奶的,太狠了,狗日的人皇,幻月大帝,三少還有活路嗎?」

[本書首發來自17K,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第287章絕殺聖旨

「王弟,做人要知道進退,你以為就憑你們這些人,今天還能逃離這裡嗎?我王都之中早就是布下殺陣,只要本王一個念頭,就可將你們全部鎮殺,念在多年的兄弟情分,今日我不殺你,但是那個小雜種,今日必死,三大學院早就是下了必殺令,今天誰都可以活,唯獨那個小雜種不能活。【全文字閱讀.】」

玄虛的面孔之中蘊含著幾分的殺機,看著易陽直恨不得將其是徹底分屍,尤其是易陽掌心的那團龍氣,讓他是心中充滿了貪婪之意。

「玄虛,你今天敢動他一下試試。」玄空子是目光那是越發的森冷,若是在大玄王朝的王都之中,還保不下易陽的命,那麼他也就沒臉活在世上了,況且易陽那是屢次的幫他,無論如何,也不能是折在這裡。

「玄空子,你以為真不敢動你們是嗎?既然你不念兄弟舊情,那麼今天也沒什麼好說的了,你先好好的看看這個吧!在決定究竟要不要幫他。「玄虛的目光那是冷淡到了極致,掌心之中陡然是浮現出了一張金色的捲軸,充斥無盡的神聖與浩蕩,隱隱還有一股王道之威。

金色的捲軸那是直接的落在了玄空子的手上,而玄空子的面色是徹底的大變,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整個人似乎是瞬間老了十幾歲,道:「不可能,這不可能,**王朝聯名驅逐,他究竟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他又犯了人族那一條律法。」

「看清楚了是嗎?看清楚了就給我退到一邊,此乃四大人皇陛下親自發出了秘令,自今日起剝奪他人族子民的身份,永遠驅逐人族境內,膽敢涉足其中,一律斬殺,這可是你們自己送上門來的,今日給我受死吧!」

玄虛的面孔之中蘊含著徹骨的殺機,嘴角更是帶著無比冷冽的笑容,四大人皇,八大帝國,**王朝親自下令驅逐,而且這可是一道絕殺的密令,註定的易陽將是死,永遠沒有活著的可能。

易陽的身影上前幾步,看著金色捲軸之上十六道人王印,八道帝印,四大皇印,面色陡然的是大變,憤怒,殺機,四大人皇太狠了,根本就是不給自己一點的活路,剝奪人族子民的身份,永遠驅逐出境,這是要他滿世界沒有容身之地,凡是有人族的區域,天下共殺之。

「四大人皇,你們這群雜碎,若我今日不死,來日我必滅你四大神朝。」易陽的雙目赤紅如血,帶著一股滔天的殺伐之意,整個人如同是太古魔神一般,這將是用永無活路,永無活路。

「小雜種,你好大的膽子,如此大逆不道之言,今日不殺你,來日必是一個禍害,傳人皇聖意,易陽勾結黑暗魂師,誅殺人族子民,既今日起,剝奪人族子民身份,驅逐人族之境,膽敢反抗,就地鎮殺,小雜種,今日就是你的死期,人皇聖旨,鎮殺。」

玄虛的目光之中殺意縱橫,帶著一股無盡的絕殺之念,可見人皇旨赫然是交織出了萬道神光,四道五爪金龍的虛影交織天穹,無盡的聖意與皇威降臨,四道五爪金龍帶著無邊的殺伐之意。

「轟」的一聲巨響,易陽的身軀被四道五爪金龍穿梭而過,強大的人皇之威籠罩,易陽的身軀那是寸寸崩裂,骨骼盡碎,鮮血宛若是泉涌般的噴洒而出,而易陽看著天穹之上的五爪金龍,整個人露出了無邊的不甘。

眼前猶如是放電影一般,前世今生的一切全部放映而出,太多的遺憾沒有完成,太多的事情還沒有做,「我不甘,不甘啊!人皇,你們好狠,好狠,可惜,可惜了,哈哈哈!這就是死亡的感覺嗎?」

「易師弟…」風無痕瘋狂的咆哮,面容之中透露出了無盡的不甘之意,雙拳緊握,指節發白,那是咯咯做響,但沒有辦法,真正的沒有辦法,四大人皇聯手下了絕殺聖旨。

「陽兒,天地何其不公,不公,人皇,我孫兒究竟犯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究竟做了什麼天怒人怨之事,絕殺聖旨,四大人皇,你們太狠,太狠了。」

易天縱身軀重重的跪在地上,雙目之中流出了血淚,恨天地不公,但是他無力抗衡,真正的無力抗衡,只能是眼睜睜的看著他唯一的孫兒慘死。

「蒼天血祭,當誅。」

「該死。」

「死。」

「不足為惜。」

天穹之中,四道宏大的聲音交織而起,伴隨著金色的雷霆,天地之間,那是風雲變色,無盡的恐怖氣息碾壓而至,只讓這一方的天穹,那是徹底是破裂,宛若是四尊太古不滅的至尊降臨,散發出了無盡的聖威。

「參見人皇,陛下萬壽無疆,庇我人族萬世不朽。」玄虛直接是倒地跪拜,面色之中帶著無比的虔誠之意。

「已死。」

「魂體破碎。」

「不能復活。」

「絕此後患。」

四大人皇的聲音宛若是驚雷一般,在天地之中回蕩,轉而便是徹底消失,宛若是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天地威壓消失,再次是恢復了普通的天地。

「恭送陛下。」玄虛的身軀站了起來,面容之中露出了無比的得意之色,透露出了一股無盡的暢快之意,「小雜種,你若不死,本王豈能心安,今天我不怕實話告訴你們,這個小雜種在幻月山脈曾經血祭蒼天,引來蒼天血神,我人族祖訓,任何人不得進行蒼天血祭,不問緣由,一律鎮殺,這個小雜種大膽包天,進行蒼天血祭,理應該殺。」

「蒼天血祭,我明白了,人皇,你們處事不公,易陽蒼天血祭,乃是為了人族百姓,異族在幻月山脈駐紮軍團三十萬,幾十年間,奴役上百萬的人族百姓,他以一人之力,進行血祭,絕此後患,拯救數百萬的人族百姓,他是有功之人。」

「人皇,你們行事不公,他是人族的英雄,他做的事情你們不知道,好一個不問緣由,鎮殺一名人族功臣,從今日起,我妖族斷絕一切人族的往來,我們走。」

鳳棲桐看著易陽慘死,心如刀絞,此時才知道她已經在不知不覺間,慢慢的喜歡上了易陽,只可行從此天人兩隔,永無在相見之日。

正當易陽的身軀慢慢破碎之際,潛伏在雨白體內心魔化做一道黑光,直接是鑽入了易陽的眉心之中,易陽的元靈已經消失,風烈子化做金色的書籍,已經是渾身暗淡無光,而幻月大帝的蓮台一道黑光展現,徹底維持住了易陽那破損的身軀。

「奶奶的,太狠了,狗日的人皇,幻月大帝,三少還有活路嗎?」

[本書首發來自17K,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第288章煉再現

「心魔,你大爺的…少主的元靈還有一絲…去…赤血城…」風烈子的元靈也是受傷慘重,他通過易陽交給他的染血獸皮,還有銅印知道赤血城之中隱藏著一個巨大的秘密,一個易陽千方百計要得到的秘密。【全文字閱讀.】

「他奶奶的,老瘋子,不是我不走,就少主現在的身軀,就算動一下,也得徹底破碎,而且現在若是走了,這群雜種絕對會對少主進行絕殺的。」

心魔可是急的是上竄下跳,現在可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畢竟是易陽的身軀已經是經受不住任何的摧殘,如果不是幻月大帝的蓮台,肯怕早就是徹底碎裂了。

「血祭蒼天,召喚….煉前輩…現在只有他才能救…少主…就以少主的血..為引…快…少主的元靈…快撐不住了…「風烈子可是急的直想罵娘,他本就是重傷之身,現在可是以自己的靈魂維持易陽的元靈不滅。

「你奶奶的,別急啊!讓我來試試,煉前輩,求您趕緊降臨吧!我家三少扛不住了,偉大的血神前輩,求您降臨吧!我家少主真的扛不住….」

心魔無絕根本就是不知道蒼天血祭的咒文,只能是神神叨叨的去呼喚,他相信易陽的結果,煉一定知道。

九天之上,陡然是裂開了一道巨大的縫隙,入眼可見是血色的世界,充斥著滔天的殺伐之意,宛若是整片世界都要降臨一般,充斥著讓人心頭顫抖的氣息,而且整個天地之間的一切,似乎是徹底的停滯,化做無盡的永恆。

一尊血衣,血發,血瞳的女子降臨天地,看著易陽近乎是破碎的肉身,輕輕的嘆息起來,道:「真是不讓人省心,人皇你們也太狠了,明知道是我罩的人,你們也敢動手,看來真的以為我血神界的人好欺負,這筆血債日後與你們慢慢算。」

煉將易陽的身影接引到了血色世界之中,身影是徹底的消失,整個天地再次是恢復了平靜,而僅僅是下一刻,煉帶著易陽的身影已經到了赤血城,一道血色神光交織天穹,其中蘊含著無數道的符文,可見那其中蘊含著大道本源的氣息。

當血光籠罩軀體,易陽的身軀密布著符文,可見他的身軀以肉眼看的見速度在恢復著,而且時間似乎是倒退一般,一道道的符文流轉,他的身軀已經是恢復到了巔峰之境,易陽慢慢的蘇醒過來,露出了幾分的迷茫之意,道:「我還活著,我不是死了嗎?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小子,你可真是不讓我省心呢?這才幾日你居然鬧出了這麼大的動靜,你可是我罩的人,居然被人打成這個樣子,看來四大人皇真是沒有把我的話放在心上,今天若是不大鬧一場,到是顯得我血神界好欺負了。」

煉的血發飛舞,面孔之中透露出了無窮的玩味之意,給人一種恐怖的氣息。

「煉,是你,你怎麼來了。」易陽慢慢的站起自己的身軀,可見肉身與元靈已經是徹底的恢復,而且是恢復到了巔峰之境,從沒有感覺比這一刻還好。

「臭小子,怎麼,對於我這個救命恩人,難道你不打算說聲謝嗎?被四大人皇給收拾了一頓,想要報仇嗎?」

煉可是一個無法無天的主,血神界自從與帝庭時代,便是與玄黃大陸斷絕了一切聯繫,當年的帝庭的帝君乃是何等的恐怖,諸天臣服,萬界俯首,便是親自廢了與血神的契約。

「報仇,仇是要報,但不是現在,煉,我知道你想幹什麼,就憑你的力量去掀翻四大神朝了,但是這樣一來,將會爆發與血神界的戰爭,四大人皇今日殺我,來日我會慢慢的跟他們算,不過現在人族的地盤我是呆不下去了,我會回來的,總有一日,我會帶著屬於我的軍團,掀翻四大神朝。」

易陽的目光之中透露出了無盡的恨意,對於人皇他現在沒有一點的力量抗衡,但是他還沒死,只要沒死就還有機會,總有一日,他會親自的算這筆血債。

「當真一點沒變,一點都沒變,不過臭小子,你現在可是過街老鼠,人人喊打,人族沒有你的容身之地,四大學院將你拒之門外,天下凡是有人族的地盤,沒有一個人敢收容你,跟我去血神界,百年我助你成就古聖,我血神界擁有軍團數千萬,足以掃平任何一個勢力。」

煉的面色也是變的凝重無比,四大人皇發出了通緝令,天地間各大勢力都要賣人皇三分面子,絕對沒有勢力會收容他,去血神界是唯一的出路。

「不,還有一個地方,那裡就算是人皇也不敢輕易的涉足,那裡現在是我唯一的出路,他處於五域的交界之地,裡面有各族的逃亡的大凶,罪犯,還有流亡的大寇,我要去那裡,因為那裡才是我唯一的退路。」

易陽的目光看向遠方,那裡就是一個五域罪犯,大凶之人的天堂,名為自由之城,那裡真正的強者為尊,只要你夠強,什麼都能夠得到。

「你說自由之城,臭小子,野心到是不小,不過你以為就你現在的力量,去了不下於是找死,與其這樣,到還不如是改頭換面,換一個身份繼續在人族世界呆著,正巧幾大學院不是要招生了,我會留下一道封印,除非是魅影始祖那等級別的,才能看破你的偽裝。」

煉的面孔之中明顯的露出幾分的駭然之意,自由之城,就算是他也要忌憚三分,那是一個古老的勢力,自太古時代便已經存在,傳聞裡面有帝君,甚至還有仙神,進入自由之城,至今就是沒有活著回來的人。

「改頭換面,換一個身份,我易陽居然也有被人逼到這個份上的地步,也罷,正好我的親人與朋友都在,就在大玄王朝,就在這裡,我從這裡跌倒,我要從這裡拿回來屬於一切,四大人皇,有招一日,我們之間的賬我會親自的跟你們算。」

易陽心中一動,改頭換面,到不失為一個絕妙的主意,現在所有人都以為自己死了,加入乾坤書院,暗中潛伏,慢慢成事。

「小子,想通了就好,我們之間的約定依舊算數,行了,這是本源封印,你就安心的在這裡呆著,從此以後你的符,丹,陣,器,不道關鍵的時刻,盡量不要泄漏,你的功法很強,可以演化任何的屬性的法門,赤血城不簡單,裡面蘊含著一個大秘密,有機會將此城奪下來,對你有好處,我走了,天地將要大變。」

煉在易陽的身軀之上下了一道封印,目光之中帶著幾分的無奈之意,這回的動靜鬧的太大了,不過隨著修為,他也將要重新的回來了。

第288章煉再現

「心魔,你大爺的…少主的元靈還有一絲…去…赤血城…」風烈子的元靈也是受傷慘重,他通過易陽交給他的染血獸皮,還有銅印知道赤血城之中隱藏著一個巨大的秘密,一個易陽千方百計要得到的秘密。【全文字閱讀.】

「他奶奶的,老瘋子,不是我不走,就少主現在的身軀,就算動一下,也得徹底破碎,而且現在若是走了,這群雜種絕對會對少主進行絕殺的。」

心魔可是急的是上竄下跳,現在可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畢竟是易陽的身軀已經是經受不住任何的摧殘,如果不是幻月大帝的蓮台,肯怕早就是徹底碎裂了。

「血祭蒼天,召喚….煉前輩…現在只有他才能救…少主…就以少主的血..為引…快…少主的元靈…快撐不住了…「風烈子可是急的直想罵娘,他本就是重傷之身,現在可是以自己的靈魂維持易陽的元靈不滅。

「你奶奶的,別急啊!讓我來試試,煉前輩,求您趕緊降臨吧!我家三少扛不住了,偉大的血神前輩,求您降臨吧!我家少主真的扛不住….」

心魔無絕根本就是不知道蒼天血祭的咒文,只能是神神叨叨的去呼喚,他相信易陽的結果,煉一定知道。

九天之上,陡然是裂開了一道巨大的縫隙,入眼可見是血色的世界,充斥著滔天的殺伐之意,宛若是整片世界都要降臨一般,充斥著讓人心頭顫抖的氣息,而且整個天地之間的一切,似乎是徹底的停滯,化做無盡的永恆。

一尊血衣,血發,血瞳的女子降臨天地,看著易陽近乎是破碎的肉身,輕輕的嘆息起來,道:「真是不讓人省心,人皇你們也太狠了,明知道是我罩的人,你們也敢動手,看來真的以為我血神界的人好欺負,這筆血債日後與你們慢慢算。」

煉將易陽的身影接引到了血色世界之中,身影是徹底的消失,整個天地再次是恢復了平靜,而僅僅是下一刻,煉帶著易陽的身影已經到了赤血城,一道血色神光交織天穹,其中蘊含著無數道的符文,可見那其中蘊含著大道本源的氣息。

當血光籠罩軀體,易陽的身軀密布著符文,可見他的身軀以肉眼看的見速度在恢復著,而且時間似乎是倒退一般,一道道的符文流轉,他的身軀已經是恢復到了巔峰之境,易陽慢慢的蘇醒過來,露出了幾分的迷茫之意,道:「我還活著,我不是死了嗎?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小子,你可真是不讓我省心呢?這才幾日你居然鬧出了這麼大的動靜,你可是我罩的人,居然被人打成這個樣子,看來四大人皇真是沒有把我的話放在心上,今天若是不大鬧一場,到是顯得我血神界好欺負了。」

煉的血發飛舞,面孔之中透露出了無窮的玩味之意,給人一種恐怖的氣息。

「煉,是你,你怎麼來了。」易陽慢慢的站起自己的身軀,可見肉身與元靈已經是徹底的恢復,而且是恢復到了巔峰之境,從沒有感覺比這一刻還好。

「臭小子,怎麼,對於我這個救命恩人,難道你不打算說聲謝嗎?被四大人皇給收拾了一頓,想要報仇嗎?」

煉可是一個無法無天的主,血神界自從與帝庭時代,便是與玄黃大陸斷絕了一切聯繫,當年的帝庭的帝君乃是何等的恐怖,諸天臣服,萬界俯首,便是親自廢了與血神的契約。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