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劍魂決心強硬,秦石知道他的小算盤不能如願了,這才有些失望的搖搖頭,長嘆道:「哎,男人何必為難男人呢?」

這時,奇青的虛影在秦石左右沉吟片刻,她突然上前道:「老大,其實我覺得,這小傢伙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啊。」

「有什麼道理!小妹,胡鬧這麼久了,你還想要跟著他胡鬧嗎?」劍魂已經有些不悅了。

奇青貝齒咬唇,道:「不是胡鬧,我是覺得,其實我們的初衷,無疑是為了劍宗的未來,所以才設下這個傳承,而往往我們都是根據弟子的屬性、能力進行選擇,而秦石,天賦異稟,萬年罕見,無論是神識,或是肉身,皆是足矣得我三十六人傳承的,那我們為何要屈才守舊呢?」

言罷,奇青招呼道:「你可以問問在場的前輩們,他們是不是對秦石都很看好?如果秦石真的能得到我們三十六人傳承,那也將會是為我劍宗增添光彩啊。」

其餘三十四人對視一眼,想了想,點點頭。

「確實,這小子本事不小,我還沒見過天巔境便能睥睨域境大成的,而且他身上竟然還擁有龍鳳之力,和超凡的靈魂之力。」

「嗯,靈魂修為,這向來是我劍宗的軟肋,這小子卻能夠同時將如此之多的力量齊聚一身,說不定真能同時得到我們的傳承呢。」

而無論旁人如何議論,劍魂始終堅決,道:「不行,這絕對不行。」

「頭!老大!」

被三十五人圍攻,劍魂有些孤立無援的意思,最終他實在是忍無可忍,無奈的搖搖頭:「唉,你們說的,我不是不懂,不過我也是為了這小子考慮,我們三十六人的傳承之力皆是相差巨大,如果全部傳承給他的話,一定會出現混亂的,這樣對這小傢伙非但沒有好處,反而會令他的修為出現多道分支,甚至可能會讓他永遠止步不前。」

聞言,眾人這才沉默。

劍魂所說的不錯,修鍊一途,無法二心,三十六道傳承,那也就是說將會為秦石的未來打開三十六條出路,這種情況,很可能會令秦石迷失。

奇青有些不甘心:「難道,就沒有辦法克服嗎?」

劍魂搖搖頭。

「怎麼會……!」奇青不服氣的捏緊拳。

「其實,也不是沒有。」這時,一名老者突然道,他是劍宗的第二任宗主,他道:「想要同時融合多種傳承,也不是沒有辦法的,只是這種辦法,難上加難。」

奇青一喜:「什麼辦法?」

劍魂聞言,眼神卻是閃動渾濁:「老二,你所說的,可是容器傳承?」

那老者沒有隱瞞的點點頭:「嗯,正是容器傳承的辦法。」

聞言,劍魂沉默了會,突然搖搖頭道:「確實,容器傳承的話,確實可能做到這一點。」

「前輩,這容器傳承,究竟是什麼意思?」奇青問道。

「容器傳承,是指我們將傳承之力匯聚到一個容器里,然後,用這容器,來輔佐這小傢伙,這樣的話,就不會對他的本質造成傷害。」

「真的?」奇青激動道。

劍魂點點頭,又搖搖頭:「理論上是真的,但是基本上不太可能。」

「為什麼?」

「就算是容器,也是一樣,起碼要擁有足夠的強度,和超凡的品階,不然,是不可能承受下我們三十六人的傳承的,而世間能夠達到這種要求的,怕是唯有神物榜上那些早已失傳的珍寶。」

「什麼,神物榜?」奇青玉眼露出失望。

神物榜,任何一樣,都是萬年未曾出世過的。

而正當這時,秦石內心出現幾分波瀾,他突然間上前一步,笑道:「前輩,如果說,我能夠提供這個容器,您是不是就願意為我傳承?」

眾人聞言都是一驚,劍魂古怪的望向秦石:「你能拿出神物榜上的容器?」

秦石不可置否的聳聳肩。

劍魂眼神都變的精彩,道:「小子,你說的是什麼容器?」

秦石回想起剛剛,他內心中的波瀾,嘴角輕輕上揚,手掌摸向腰間。

就在剛剛,邪魔在他心中笑道:「小子,這容器傳承,是一個好辦法,你身上正好有能夠承受下這三十六人的容器。」

「我?」秦石怔愣的指了指自己。

「當然。」邪魔點點頭,指向秦石的腰間。

秦石愣了愣:「你說是焚書?」

「嗯。」邪魔直言道:「這焚書,本身就是神物,而他之中更是有焚天帝的傳承,連焚天帝的傳承都能容下,何況這三十六個小娃娃?」

想了下,好像確實是這樣。

也是如此,秦石抓住焚書,將焚書緩緩的祭出手去。

看到焚書,三十六道虛影都是一驚。

「這,這股氣息,是神物氣息?」

儘管,三十六道虛影並未認出焚書的真正身份,但是從焚書中流露出的那股神物氣息,卻是無法逃出他們法眼的。

秦石一笑:「前輩,若有這容器在,是不是我便能夠將你們全都選了?」

劍魂震驚的深吸口氣,旋即他突然笑了出來,道:「小傢伙,我怎麼總感覺,你好像從開始就在故意給我們設圈套呢?」

秦石苦笑的搖搖頭:「前輩這可是冤枉晚輩了,晚輩就是再多幾個膽子也不敢算你你們啊,這不是來得早不如來得巧嗎。」

「臭小子!」劍魂瞪了眼秦石,旋即突然變的溫和很多,長嘆道:「這恐怕,就是天命啊。」

聞言,秦石激動道:「前輩,那這麼說,您是答應了?」

「不答應,能怎麼辦?」劍魂沒好氣的道,而後他突然變的認真不少:「不過,小子,你要記住,我等的傳承,一切是為了劍宗,莫要做出傷害劍宗之事,不然,我等就是化為鬼魂,也是不會放過你的。」

「前輩儘管放心,劍宗對我恩重如山,就算沒有這傳承我也不會做出任何毀壞劍宗的事。」

「好,好,好!」劍魂滿意點頭。

「小子,雖說我們能將我們的武學傳承到這古書中,不過我們的修為傳承,最終還是要由你肉身來承受的,你可要做好準備了。」幾名枯影好心道。

秦石點點頭:「多謝前輩提醒,晚輩已經準備好了。」

「行,那夥計們,我們出手吧。」

「凝!」

「結印!」

三十六道虛影,很快匯聚到天穹上,以焚書為中心進行施展武學。

每一道武學,秦石能夠感受到,都是從他們內心開始撕扯的,將他們的力量全部拖出。

他們將無窮的傳承之力灌入到焚書之中。

在此,分為兩道光影,另一道則全然的擊中秦石。

「翁!」

秦石黑眸一驚,他能夠清晰的感受到,他全身下意識的一顫,一股一股驚人之力灌入到他的體內。

「額啊!」那強烈的靈力,讓他忍不住的悶哼聲。

「小子,堅持住了!」

三十六人同時喝聲,而後秦石身軀都是猛的一沉。

轟隆隆!

他能夠感受到巨大之力灌入眉心。

儘管是他,龍鳳之軀,超凡血脈,在這一刻,都是被震撼的無法動彈一步。

三十六任宗主的傳承之強,真的是無法想象。

咔嚓!

突然,一聲輕弦波動,秦石便明顯的感受到,他全身變的格外輕盈,丹田的最深處,接連三聲的斷裂,三道宮闕,竟是在片刻間飽滿。

「這,這是,天巔之巔?」

秦石被震撼住了,這阻隔了他數年的天巔境,竟然就在這幾秒鐘的功夫被推翻掉?

而最驚人的是,這還沒有結束,那強烈的力量已久如江洪一般,瘋狂的沖著他丹田之中猛攻。

很快,在他眉心處,甚至已經出現了道他從未見到過的古怪紋絡。

那紋絡,是域境的符文。

「這,這是,域境桎梏?」秦石心底大驚。

「小傢伙,先別急,你還不到突破的時候,想盡辦法將這力量壓制到丹田中,不然這個時候你若是突破域境,很可能會被外界的力量給攻心入火,那樣,你會自爆而亡的。」

邪魔驚聲提醒。

秦石這才連忙回神,他將全身之力都調動,想要試圖的控制住那紋絡爆發。

三十六道虛影看見秦石的異樣,一時間也是露出幾分猶豫。

「頭,怎麼辦?這小子出現桎梏了。」

「不能停,不然所有的努力全部都白費了,我們也不可能再進行第二次傳承。」 「但是,但是若繼續下去,這小子很可能會爆體而亡的啊。」

幾人不知所措。

劍魂果決道:「這就是他的命,他命里該承受的,命里該躲不過的,究竟能不能成功,就全靠他自己了。」

「這……!」

「愣著幹什麼?傳承決不能停!」

劍魂用力喝聲,這不由讓不少人心裡一寒,無奈,最終奇青長嘆,貝齒咬住紅唇,第一個再次釋放靈力。

「小傢伙,你若真是命中的那個天子,一定能夠渡過這一劫,一切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奇青出手,其餘三十四人相覷一眼,也自然不好在多言,只好默默的輸出靈力,和武學。

有幾名枯影惋惜長嘆:「唉,多好的小傢伙,這要是隕落在這,那可真是可惜了啊。」

「暴殄天物啊簡直是。」眾人長嘆。

而這時,秦石的面龐漲紅,他神智已經有些虛渺了,域境的桎梏結印實在太強,強大到已經主宰了他的身軀。

「小子,控制住啊。」

「我,我要撐不住了。」秦石感覺他的丹田已經快被撐爆了,他是萬萬沒想到這三十六人的傳承竟會如此之強。

甚至讓他感到呼吸都困難。

「小傢伙,如果這個時候你放棄了,那一切都毀了,你這些年所有的努力都廢掉了。」

邪魔咬牙,喝道:「難道,你忘了嗎?你自己說過,你的命不光是你的命,你別忘了,你還沒有喚醒書中玉呢?你別忘了,您的家人,沁雪心、玉羅剎,和你的女兒,秦矜顏,她們都還在水深火熱中,都還處於溟組的魔爪中,難道你不準備成為他們身前,那堅不可摧的保護牆了嗎?」

聞言,秦石黑眸湧現精光。

「對,對,我不能倒下,我的父母、雪心、羅莎、家人,他們都還在等著我……還有赤炎,還有秦宗……我不能倒下……額啊啊啊!!!」

突然,秦石雙臂猛的撐開。

轟!

一聲巨響,從他周身頓時溢出洶湧狂流。

劍魂等人在外都是微微皺眉:「喝,好恐怕的決力?」

「真是難以想象,究竟是什麼能讓他有如此之大的毅力?」

「真是驚人,說不定真能行呢。」

眾人小聲議論。

這時,已經有虛影完成傳承,中央的焚書中被印下一道一道帶有輪迴軌跡的咒印,劍魂回身沖他們道:「傳承結束,你們用靈力助這小傢伙一把,用靈力護住他的心脈。」

說實話,這三十六道虛影,對秦石都十分有好感,並且十分看好,幾人點點頭答應下來。

「劍心決!」

當即,一名年長老者,五指化為鋒利之劍,屈指間彈射出剛烈劍光,從秦石心脈處交織出劍網。

「小子,能不能撐過去,就全靠你自己了。」劍魂深吸口氣。

秦石爆發出體內不受控制的靈力,他眼神泛紅的瞪開,給外人一種走火入魔的瘋狂,他的髮鬢無風中瘋狂飄動,黑袍卷落。

突然,他元神於內心最低端,聲音十分低沉的沖邪魔道:「邪魔,助我,我要突破。」

「什麼?」邪魔微微一怔,旋即驚道:「突破?小子,您瘋了嗎?你正處於傳承之中,這個時候突破無人為你護法不說,你完全是處於腹背受敵之中。」

「所以說,我才要你幫我。」秦石口喘狂氣道。

邪魔咬了咬牙,他是想開口阻攔的,然而看著秦石決心已定的目光,他最終還是沒有說出口,因為,他太了解了,每當秦石露出這種眼神時,是任由任何人都無法改變的。

他一直都是這樣倔強。

「唉,你就逞強吧,你遲早會被自己這樣玩命玩死的。」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