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大家就發現,原本鬆散的各個部落,隨著王族的崛起,整個萬獸靈山竟然逐步朝著人類王國那樣的方向發展了起來,而這個變化,無疑是積極的

當然,這些變化是需要時間去驗證的,而現在真正主持大聯盟事務的並不是阿修羅,而是狼族公主銀蒲

銀蒲深受老狼王的影響,在處理繁瑣事務上頗具心得,而阿修羅只是交代了一下大聯盟的發展方向,具體實施都是由銀蒲去做的。

當銀蒲為大聯盟的事務焦頭爛額的時候,其實阿修羅並沒有做什麼甩手掌柜,而是跟著納蘭蝶雨他們,一起朝著萬獸靈山最深處進發

因為他們要將萬獸靈山最深處的情況探明,要打探清楚魔焰專修學院和獵人族到底要在萬獸靈山中搞什麼陰謀詭計,必要的時候,就算是公開撕破臉皮也要阻止獵人族和魔焰專修學院。

萬獸靈山很大,雖然阿修羅自幼在這裡長大,可是這裡的核心地帶最深處,卻也是從來沒有來過的,所以當納蘭蝶雨等人詢問阿修羅,是否知曉這最深處到底有無傳聞中的妖獸存在的時候,阿修羅也是無奈的搖頭給不出一個明確答案。

在經過核心外圍倒數第二層地帶的時候,阿修羅等人驚駭的發現了荒草地上有很多妖獸的殘骸,從表面上看,都看得出來這些妖獸死得很凄慘,每一頭殘骸的腹部都有一個相同的血洞,似乎有什麼東西破體而出一般,那景象很是嚇人

「大家小心了,看得出來這附近有很多異蟲出沒,可憐了這些妖獸,都成了異蟲的宿主。」

經過納蘭蝶雨的一番仔細檢查后,斷定了這些妖獸都是死於異蟲之手,而且這麼多的數量聚集在一起的場景還真是罕見。

「根據跟異蟲以往打交道的經驗來看,很少看見有這麼多的異蟲聚集在一起寄宿重生的,就好像它們很著急很需要大量的新異蟲似的,它們要做什麼」蔡濤站在殘骸堆中憂慮的說道。

而聽完蔡濤的分析后,阿修羅猜測說道:「難道說它們真的找到了那頭傳聞中的妖獸所以需要大量的戰力去應付嗎」

阿修羅的猜測不得不說很讓人心中一驚,要真的如阿修羅猜測的那般,這些異蟲真的找到了那頭傳聞中的妖獸,萬一真的被它們得手寄宿的話,那後果簡直不堪想象

「走」

當機立斷,阿修羅等人放下這裡的一切,極速朝著核心地帶奔去。

而當阿修羅等人遠去之後,一片荒草中忽然閃現出了一抹淡淡的金色,好像有什麼東西閃過一樣,緊緊地跟在阿修羅等人的後面 ?萬獸靈山這一禁區,越是往最核心深處地帶挺進,就越能感覺到萬獸靈山的地形的複雜與不可捉摸,如果說外圍地帶的地形地貌還算是山林的話,那麼隨著接近核心地帶之後,眼前就已經沒有了任何可以走的路了,山岩與叢林混合在一起,已經沒有了能將兩者劃分開來的界限了!

各種各樣畸形的岩石遍地生根,有的如同是從地底下生長出來的荊棘叢一樣,遍地都是,岩石尖端鋒銳無比,形成了一道天然的隔離帶,而有的岩石丈許般高大,聳立在地表之上,如同一桿桿長矛一樣,而且遍地都是阻人前進的帶尖刺的植被,與周圍的樹木相纏在一起,活脫脫的攔路虎一樣!

「轟!」

一道光波打破了這裡的寧靜,強勁的力道傾瀉在這些攔路虎的身上,頓時那些長矛一樣的岩石柱就被摧毀了一大片,視野頓時變得寬闊了許多。

「我們這是走到哪兒了,怎麼越走越難走,這眼巴兒前連一條路都沒有,哥們都成了開路先鋒了!」

滿林緩緩收起弓步與剛剛揮出的拳頭,看著前面那片岩石帶被自己的拳勁摧殘的一塌糊塗,滿林不禁叫苦起來。

荒山野嶺不是沒有鑽過,可是像眼前這麼難走的還真是第一次遇到。

這一路上,阿修羅等人就在滿林這個開路先鋒的帶領下,逢山劈山一路上就這麼雞飛狗跳的挺進到了這裡,別說滿林做苦力做的心中生怨,就連阿修羅都被眼前如此難走的地形給惹得心中發火。

原本眾人打算直接飛躍過去的,可是鑒於前方的情況不明,貿然飛行,目標太明顯不易隱藏,於是便只能如此趕路了。

「滿林大哥,你暫且休息一下,剩下的就讓我來吧。」

這個時候,阿修羅走到了滿林的身邊,意欲將其替換下來,也好讓滿林恢復一些體力。

「不用!」滿林一開口說道:「俺老滿也只是感嘆一下,並不是發牢騷,剩下的還是讓我來吧。」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們現在一行人已經接近萬獸靈山核心地帶了,而你開路的動靜太大,我怕會驚動那些異蟲。」

聽到阿修羅這麼一說后,滿林便點頭答應了下來,然後只見阿修羅通體發光,顏色愈發的深邃,好似被一層熾烈的火焰光芒籠罩了一樣,果然相比起滿林的那種大開大合的方式,阿修羅清掃障礙的方式就顯得溫和的多了。

只見他不做任何多餘的動作,徑直一個勁兒的往前走,而那些怪立的岩石等攔路虎,則在碰到阿修羅體表上的光芒后,立即就像是白雪遇到了陽光一樣,轉瞬間就被蒸騰的一乾二淨,使得阿修羅如入無人之境一般的輕鬆!

「修羅這傢伙的修為愈發的高深不可測了!」

跟在後面的幾個人見到這一幕後,一個個都不由得驚嘆稱讚起來,要知道,能夠做到像阿修羅這樣的,其火源力的強度必然要達到一個極高的水準才能做到。

於是,眾人在阿修羅的幫助下,很快就走出了這些天然的屏障,踏入萬獸靈山核心地帶之後,阿修羅等人發現,這裡的環境與剛剛的相比,簡直就是截然相反的存在,遼闊、一望無際遍地都是風吹下腰的青草,站在這裡,眾人彷彿覺得像是來到了一處大草原一樣。

走在最前面的阿修羅,慢慢的蹲下身子,伸出一隻手掌來按在大地之上,陰陽五行之術瞬間發動,憑著土木雙字訣的探索,阿修羅很快就感應到了在遠處,有著很多氣息強烈程度不一的生靈在活動,這些氣息全都給予阿修羅一種陰暗的感覺,想來定是那些異蟲無疑了。

「大家快點將自己的氣息收斂起來,我感應到了這裡有很多異蟲存在,果然,它們真的是沖著那頭傳聞中的妖獸而來的。」阿修羅立即出言提醒眾人。

大家依言照做之後,便小心翼翼的朝著前方走去,四下里警惕大開,生怕有什麼突髮狀況出現。

「沙沙沙!」

忽然,大後方傳來了一陣好像是什麼東西在這半人高的蒿草中極速奔跑的聲音,眾人全都在第一時間裡感應到了,驚得他們瞬間停滯了動作,嚴陣以待。

「沙沙沙!」

聲音越來越近,可以聽得出來,聲音正是朝著阿修羅他們這個方向而來的。

「難道被發現了嗎?」納蘭蝶雨一邊小聲說著,一隻手就已經按在了腰間劍柄之上,大有一副雷霆出擊的架勢。

「別慌!我先前感應到的那些異蟲,全部都是在我們的正前方,後面是我們剛剛走過的,不可能有埋伏而不被我們知道的,而且聽這聲音,速度雖快,但是落地聲很輕,來者的體型應該很小才對。」阿修羅快速分析著,同時告誡納蘭蝶雨不要輕易出手。

「沙沙沙!」

聲音靠近了,感覺距離眾人也就十幾丈的距離,氣氛在這個時候才終於變得緊張起來。

「嗖!」

當那沙沙的聲音再次響起的時候,阿修羅身形如電一般的出擊,瞬間便消失在了原地,帶起一陣勁風直奔後方的偷襲者而去。

「吱吱吱!」

很快,沙沙沙的聲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卻是一陣動物的吱吱叫聲。

「怎麼會是你?你怎麼跟來了小傢伙?」阿修羅看著被自己一把擒在手中的小猴子,這出人意料的一幕頓時讓阿修羅吃驚不已。

「怎麼是只小猴子?別說,這一身金燦燦的毛皮還真是挺好看的。」這個時候,納蘭蝶雨幾人也圍了上來,當看到阿修羅手中的小猴子后,一個個也是覺得很意外,而意外的同時,小猴子那一身鮮亮如燦金一樣的毛髮,著實吸引了大家的眼球。

「這是我剛回到東大陸時救的一隻被打回原形的猴子,因為不確定它到底是猿猴族的哪一種,所以我給它起名叫小金剛,不過,這小傢伙怎麼跟來了?」

阿修羅一邊解釋一邊疑惑不解。

「不是異蟲就行,大家可以放鬆了,不過這小傢伙能跟上我們的速度,倒還真是不簡單,修羅,就讓它跟著吧,我們繼續往前走吧。」說著,在滿林的招呼下,大家繼續前行。

「那你趴我肩膀上吧,小心點千萬不要亂出聲啊!」說著,阿修羅反手將小傢伙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剛要邁步前行,忽然阿修羅像是意識到了什麼,扭頭看向肩頭的小猴子,看著它那如今燦如黃金一般的毛色,阿修羅兩眼之中儘是意味深長的光芒在閃動。

「小傢伙,你到底是什麼來歷?」阿修羅忍不住的一邊前行一邊嘀咕說道:「難道你是大力猿族的成員?不然的話,你不可能恢復的這麼快。」 ?萬獸靈山當中有著幾個猿猴類妖獸部落的存在,它們分別是大力猿族、黑猩部落和黃金猿部落,而這三個部落當中,黃金猿族尤為通靈,先天的自我恢復力是三大猿族當中最強的存在,加上如今小猴子的外表跟黃金猿族最為接近,所以也就難怪阿修羅會有這樣的猜測了。

「待這裡的事情解決完了之後,我帶你去一趟黃金猿的部落,看看能不能幫你尋找到與你有關的一些真相。」

心中打定主意之後,阿修羅便帶著小猴子跟上了納蘭蝶雨幾人,一行人小心翼翼的朝著核心地帶圍攏而去。

這裡的地勢很平坦廣袤,遍地都是一人多高的蒿草,成年男子就算不彎腰屈膝行走在這裡,隔個一兩丈也是難以發現其身形的,從而這裡的地形也就給阿修羅幾人提供了一道天然的保護。

潛伏前進了許久,當阿修羅幾人撥開面前的蒿草之後,不曾想在不遠處,呈現在眾人眼前的卻是一個巨大的盆地,遠遠眺望而去,只見在那盆地的下方的中央位置上,竟然坐落著一座全部都是由石木搭建起來的大房子!

之所以稱之為大房子而不是宮殿的原因,就是這座建築做工很粗糙,一眼就能看出是一個完全不懂的人,就像是搭積木一樣的壘出了這麼一個建築,除了規模大之外別無任何特點。

很難想象這個神秘的建造者的身份,竟然能夠在萬獸靈山最核心的地方造出了這麼一座建築物,難道真的如傳言那般,這裡真的有這麼一位修為逆天的妖獸存在?

「我們現在要不要下去看看情況?」蔡濤等人圍在一起,在搜尋了周圍的一些情況,確定了周圍沒有任何活物蹤跡之後,蔡濤提議這般說道。

聽到蔡濤這般建議之後,阿修羅微微沉思了一下,然後回答說道:「不!我覺得還是靜觀其變的好,這裡雖然是一片平原,但是你們看看周圍,是很適合隱藏蹤跡的,再者說,我們剛踏進這片區域的時候,我就已經感應到了有其他人在這裡活動,雖然現在感知不到了,但是越是這種情況,我覺得我們越應該小心謹慎,要是真的是魔焰專修和獵人族的人的話,放心,他們肯定比我們更沉不住氣。」

阿修羅的一番分析不無道理,於是大家屏息凝神,靜靜地看著局勢的發展。

果然,在差不多半日的時間過去之後,在盆地的另一頭,距離阿修羅等人差不多幾百丈開外的地方,原本安靜的蒿草叢忽然間簌簌的響了起來,很快,一頭頭樣貌猙獰的異蟲便走了出來。

它們全部都是兩腳站立,前肢彎曲如鐮刀一般,樣子已經有了一些人族的跡象了,只見它們一個個警惕的掃視著四周,過了一會兒的功夫,它們才結隊朝著盆地底部快速奔去。

很顯然,它們的目標是底部的那座神秘的建築物!

「桀桀桀桀!」

一大隊的異蟲一窩蜂的湧進了那座建築物當中,先是從那裡面傳出了一陣陣異蟲那標準式的怪叫,然後便傳出了一陣連綿不斷的打鬥之聲!

「又是你們這群噁心的東西!都給我滾!」

正當阿修羅等人猶豫要不要現身的時候,忽然,從建築物當中傳出了一個低沉的男子的聲音,而後突然間一股強烈的力量波動從建築物當中傳了出來,漫天的金輝籠罩了整個盆地,震蕩波使得整個盆地都搖晃了起來,這股聲勢駭人至極!

「轟!」

最後,一股絕強的氣浪從建築物當中噴涌而出,同時氣浪中還夾帶著數不盡的異蟲的碎肢,瞬間將盆地底部浸染成了一片血腥!

「好厲害的傢伙…這麼快就把幾十頭全部解決了,這該不會就是情報里說的那頭修為堪比戰帝的妖獸吧?」

盆地下面的情形,著實的讓阿修羅等人驚訝不已。

和異蟲打過交道的他們都深知異蟲的難纏和可怕,就算是一頭普通的異蟲,雖然它們不會像其他妖獸那樣在運用妖力上有著很多手段,可是它們無論是力量、速度還是反應上,都要比一位四階的弄焰者還要厲害,再加上它們那一身堅固的鎧甲一般的外殼,如果真的要對它們進行具體的描繪的話,那麼異蟲則跟東皇頂的風格十分的類似,與敵交手,比拼的就是最為純粹的近戰搏殺!

「你們這些鬼鬼祟祟的人族螞蟻,少給我耍這些上不了檯面的手段,不就是奔著本座來的嘛,出來吧!」

忽然,建築物當中的那個聲音再次發聲,驚得阿修羅等人頓時一身冷汗。

「竟然暴露了!」

他們萬萬沒有想到,自己都已經極盡所能來控制氣息的外泄了,不曾想還是被察覺了。

「既然這樣,那就走出去瞧瞧這個厲害的角色到底什麼來歷。」

說著,納蘭蝶雨就要起身走出去,而就在這個時候,阿修羅像是察覺到了什麼,及時出手拉住了納蘭蝶雨。

「蝶雨,別動,暴露的應該不是我們,你們看!」

說著,大家順著阿修羅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見那些異蟲原本出現的地方,此時竟然已經站滿了好多一身黑衣蒙頭藏面的神秘人,而領頭的幾個卻不曾掩飾身份,一個個都是一身精練的山野打獵者的裝束,仔細瞧去,不正是以前在北冥遭遇過的獵難那幾個人嘛!

「獵人族,果然是他們!」

旁人或許不知,但是阿修羅又怎麼可能不認識獵難那幾個人的長相,見到他們也出現了之後,原本就已經幾成事實的猜想,這下子就更加的板上釘釘了!

「久聞萬獸靈山有一頭戰力堪比戰帝的古獸存在,今天一試,果然傳言非虛啊!」

獵難率先發聲站出隊伍來,目光凝視著下方的那座建築,沉吟了片刻后才說道:「如果我的嗅覺沒錯的話,你的本體應該是一頭龍!」

獵難的話,頓時震驚了隱藏中的阿修羅等人!

「竟然是龍族!這可真是大事件!神魔戰之後,原本體系龐大的龍族就只有蒼龍一脈存活了下來,這…這萬獸靈山裡竟然還有別的龍族存在?」

對於龍族的了解,阿修羅比納蘭他們更加深入,他深知盆地下的那頭龍存在的意義是有多麼的大,當然,前提是獵難的話千真萬確!

「既然知道本座是龍族,竟然還敢冒犯本座,活的不耐煩了嗎?」

威嚴的聲音再次從那座建築物里傳出,同時也證實了獵難的話是真的!

獵難嗤之一笑說道:「我獵人族連蒼龍都屠殺過,又豈會懼你?純血的龍族我們都不怕,就更加不會懼你這頭你亞龍了!」

獵難的話一出,頓時盆地下方瞬間沸騰了起來,無盡的金色光輝迫不及待的擠滿了整個盆地,如同火山怒吼一樣的噴薄了出來!

「大膽!」

憤怒的聲音,將這片天地都震動了起來! ?天空上,來自四面八方的烏雲在快速的集結,厚重的威壓如同山嶽一樣的傾瀉下來,伴著電閃雷鳴,那從盆地底部升騰而起的金光,彷彿是開天地的一道曙光一樣直入雲霄而去!

很顯然,獵難的一句亞龍,深深的刺激到了那座建築物當中的存在,雖然獵難是故意說這句話來干擾對方情緒的,以便動起手來能夠對自己一方有優勢,可是就連獵難也沒有想到對方的反應會這麼大!

而就在這個時候,從盆地的那座建築物當中,一頭狀若四腳蜥蜴,但卻肋生雙翼,魚尾、鷹爪的奇形怪物飛了出來,他太耀眼了,簡直比太陽的光芒還要熾烈,當他飛臨到高空的時候,龐大的身軀猶如一座小山一樣的遮天蔽日。

只見他懸在高空,輕輕拍打著雙翼,俯瞰著下方,背後的天空電閃雷鳴,只聽他高聲說道:「該死的東西!你懂什麼!亞龍又如何?雖然在血脈的純凈度上我現在是比不過那些純血的蒼龍,可是他們又有何了不起,無非就是生的好罷了,想我亢金龍,以孱弱黃金蜥蜴之軀,一步一個腳印,跨過了妖獸的每一個境界門檻,如今更是一腳踏進了真龍領域,血脈升華,假以時日我功德圓滿,我亢金龍就是有史以來第一個進化成真龍的存在,那個時候,誰還敢在我面前言什麼亞龍、純血之說!」

亢金龍的一番言語頓時震驚四座,尤其是隱藏中的阿修羅,出於對妖獸的了解,剛剛亢金龍的一番話可謂真的是佐證了一個傳言,使得阿修羅萬分驚訝!

「在妖獸中,自古以來就有著這麼一個說法,說龍族和鳳凰族乃是走獸和飛禽兩大類的終極形態代表,而這種形態是每一個妖獸畢生追求的目標,每一個妖獸都是有可能進化成這種形態的,而但凡做到這一步的妖獸,那無疑是最強的妖獸,比那些先天的龍族和鳳凰族都要強,故此就有了真龍與真凰一說!天啊!這個亢金龍竟然做到了!」阿修羅已經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看著那懸浮在天空上的亢金龍,他那威嚴的身姿真的已經有了很多龍族的形態特徵了,雖然還沒有進化完全,但是就已經擁有了戰帝級別的力量水準了,要是讓亢金龍進化完全成為真龍的話,那該是一個何等的境界?神明亦或者魔神嗎?

「難怪他們盯上了這裡,要是讓異蟲將這個亢金龍寄生的話,那天知道會誕生出來一個什麼樣的怪物啊!」

聽完阿修羅的感嘆之後,蔡濤等人不由得暗自擔憂了起來,要知道一旦一個如此強大的力量成為了獵人族和魔焰專修學院的幫手的話,那麼依照他們這段時間的行事來看的話,大陸肯定不會安寧的!

「修羅,我們現在要不要出手?」滿大壯詢問說道。

而阿修羅則思量了一會兒后才說道:「不著急!亢金龍的力量這麼強,我不認為獵難他們能夠降服得了,我們先靜觀其變,要是有什麼意外出現的話,我們再出手也不遲!」

說著,阿修羅幾人便加強了氣息的控制,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那裡,嚴陣以待。

「萬獸靈山這幾日一直不安寧,想來這罪魁禍首就是你們了,說,你們獵人族這次又要耍什麼陰謀詭計?從哪裡搞出來了這些個噁心的東西,你們到底意欲何為?」

雖然亢金龍一直以來都待在這裡不曾到外圍逛游,但是身為萬獸靈山最強的存在,無形之中使得他有義務維護萬獸靈山的安寧。

「我們獵人族從來不耍陰謀詭計,用的一直以來都是光明正大的手段,想知道我們做什麼?好啊,那我就告訴你!」

在面對著威嚴十足的亢金龍時,獵難等人絲毫不懼,看起來底氣很足的樣子,旋即隨著獵難大手一揮,只見從其身後再一次湧現出了很多形態各異的異蟲,只見它們一個個像是蒼蠅見血了一樣,不顧生死的朝著亢金龍沖了過去,彷彿亢金龍那震懾十足的威嚴根本不對這些異蟲起作用一樣。

「大言不慚的東西,今天就給我留在這裡為那些被殺害的妖獸殉葬吧!」

說著,亢金龍一聲長嘯,旋即鼓動起雙翼,轟然一聲從空中俯衝了下來,通體綻放著萬丈金光,雙翼一揮,漫天金光化作無敵的氣浪,摧枯拉朽般的將異蟲群衝散開來!

「噗通!」

大地一聲震顫,亢金龍穩穩地降落在地,朝著那些不顧死活而衝上來的異蟲群就是一聲大吼,層層聲波化作金色的有形之質,再一次橫掃了一大片的異蟲!

然而儘管亢金龍表現的很勇猛,但是那源源不絕的異蟲不停地往上撲,那情景就像是看不見源頭的龐大螞蟻群要啃噬一頭大象一樣,儘管大象的一舉一動都勢不可擋,但是面對那源源不斷不知疲倦的螞蟻群時,多大的力量也會有乏力的時候!

而當亢金龍的狀態下降的時候,那也就意味著最危險的時刻才剛剛降臨!

「哼!我看你能堅持到什麼時候!」獵難等人站在高處,看著下方那纏鬥激烈的戰況,獵難的嘴角處很快就呈現出了一抹陰冷危險的弧度。

「修羅我們要不要出手?我看那亢金龍的狀態堅持不了多久就得下滑了,到那時候可就危險了!」蔡濤等人心中焦急的看著遠處,同時詢問阿修羅說道。

「不!我們這個時候出手的話肯定會被那源源不斷的異蟲群波及到,雖然它們單體力量我們不懼,但是我們可沒有亢金龍那般強勢,一旦沾染上,那簡直就是螞蟻啃死大象的節奏啊,再等等,快了,我不相信獵難他們手中的異蟲真的就那麼多!」儘管阿修羅心中同樣焦急萬分,但是為了整體的安危著想,阿修羅制止了大家要出手的衝動。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