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億的訂單是什麼概念?

光是一個消化庫存,壓低平均生產成本提升毛利率,就值得無數廠家爲之瘋狂了!

更不要說,這訂單背後所描繪的廣闊前景……

“記住,你們可是未來市值百億的大企業,打電話的時候記得挺起胸膛。”看着目瞪口呆的餘傑,林君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們怎麼能去舔供應商?應該是他們來舔你們的鞋跟!追着你們屁.股後面跑!”

“還有,讓你們的CEO回來吧。費那個力氣去找廠家談判,不如去和市局接觸下,看能不能拿到補貼和公共交通各區段客流量數據……記得把計劃書帶上,讓他們看到咱們這個項目的商業潛力和社會價值。”

“就先到這兒吧,你們先把這部分計劃執行好再說。這一步最多隻能算是讓咱們的錢花在刀刃上,下一步纔是關鍵——讓錢變成雪球滾起來!”

說着感覺有些口渴了,林君直接拿起了桌上的水杯喝了口。

看着這傢伙胸有成竹的模樣,握着手機的餘傑眼睛瞪得老大,連自己的杯子被人拿去用了都沒注意到,好久好久都沒回過神來。

是錯覺嗎?

怎麼感覺這傢伙剛到這兒還沒幾分鐘,竟然比他們這些撲在項目上研究了小半年的“專業人士”還懂這玩意兒該怎麼操作。

尤其是那兩千萬花出兩個億的氣勢,更是讓餘傑佩服得五體投地。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高人嗎?

這也太牛逼了! 開發流程比想象中的還要短。

前後總共只用了三天的時間,郝雲便完成了魔塔的開發。

採用的開發的工具是一款名叫RPG大師的遊戲編輯器,使用的素材基本上也都是經過優化後的遊戲免費素材。

關卡一共24層。

雖然系統記憶中也給了50層的版本,但考慮再三之後,郝雲最終還是選擇了最經典、同時也是自己最熟悉的24層版本。

老實說,在回憶這段記憶的時候,郝雲心中還是挺惆悵的。

系統塞回他腦袋裏的不僅僅只是遊戲本身,還有前世他對這款遊戲的一部分回憶。

記憶中,那是在上初中的時候。

當時他是從同學的步步高學習機上玩到的這款遊戲,而且還借回家躲在被子裏一玩就是整個通宵,第二天頂着兩大坨黑眼圈來上學,下課後還生龍活虎地跑去和同學分享通關的經驗。

現在想想,真是懷念。

這款即沒有史詩般的劇情,也沒有絢麗的畫面,模型全部由像素點構成的遊戲,甚至就連戰鬥的場景都被省略,有的僅僅只是通過數值加減呈現的戰鬥結果。

然而偏偏就是如此“草率”的一個遊戲,卻以不可思議地姿勢,在4399等各大小遊戲網站排行榜上搶走了無數擦邊小黃油風頭,並在多年後佔領上百萬臺步步高、文曲星,成爲那個時代的初、高中生們心中永遠的回憶。

當然了,客觀來講,魔塔能夠取得成功,也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因爲當時確實沒有什麼娛樂工具,玩家們可以選擇的產品不多。

但站在一名業內人士的角度來看,郝雲卻並不這麼認爲。

同類型的DRPG遊戲在當時並不算少,其中也不乏一些內容豐富的產品,然而像魔塔一樣經久不衰許多年的卻是寥寥無幾。

相對於同類型的其他遊戲而言,魔塔可以說已經將簡單的玩法運用併發揮到了極致,尤其是其最精髓的數值設計這一塊,更是達到了教科書級別。

不少業內人士甚至評價,這款遊戲就像是一個以遊戲形式呈現的超多元二次方程式!將遊戲變成了數學統籌問題!

即便是許多年後硬件進入次時代,那堪稱完美的數值設計,依舊能夠吊打無數手遊公司裏那些用心恰爛錢、用腳做遊戲的數值策劃……

雖然系統給予的記憶碎片並沒有詳細到每一個怪物的血量和傷害,但以郝雲目前精通級的數學能力,將這一部分做出來並不是什麼難事兒。

“接下來就是上傳了。”

靠在椅子的靠背上長出了口氣,坐在寢室裏的郝雲,在筆記本電腦上敲下了幾個按鈕,進度條一閃而逝便讀完了。

這麼短小的遊戲真的能通過主辦方的審覈嗎?

郝雲心中猶豫ꓹ 卻也沒有擔心太多。

通過不了的話,就扔到電趣平臺上接受市場的檢驗好了。

反正自己投稿也只是爲了上個保險ꓹ 真正想在那個尚海市遊戲展上奪冠還是得看李宗正那邊的大製作。

希望他不要讓自己失望!

這時候,寢室的門推開了,隔壁寢的小胖子周軒溜達了過來。

“咦?雲哥ꓹ 寢室裏咋就你一個人?”

“樑子淵去錄音棚了,鄭學謙在圖書館ꓹ 朱克寧在學生會……你有啥事兒嗎?”

“我沒事兒,我就到處溜達ꓹ ”周軒嘿嘿笑了笑ꓹ 忽然注意到了屏幕上的網頁,立刻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似的瞪大了眼睛,“臥槽,你這是……尚海市遊戲展的金鍵盤大賽官網?”

“咦?你知道這東西?”郝雲意外地看了周軒一眼。

“這話說的,你忘了我是遊戲區up主麼。這種轟動整個業界的大展,我會不知道?”周軒翻了個白眼說道。

“……我一直以爲你是鬼畜區UP來着。”在郝雲的印象中,這傢伙在B站好像只火過兩次ꓹ 一次是因爲樑子淵的鬼畜視頻,一次是用腳本發現了神殿逃亡無限循環的祕密。

“咳咳ꓹ 鬼畜視頻那不是我的主業ꓹ ”周軒尷尬地咳嗽了一聲ꓹ 嘿嘿一笑搓了搓手ꓹ 繼續說道,“說起來雲哥ꓹ 你能搞到尚海市遊戲展的嘉賓票嗎?”

“嘉賓票是什麼玩意兒?”郝雲還真沒了解過這東西。

“就是可以不用排隊ꓹ 比玩家先一小時入場的票啊!”周軒激動地說道ꓹ “大米娛樂龍騰工作室的最新大製作《刺客列傳:大明》,將在A展區上放出Demo版開放試玩!我跟你講ꓹ 那實機演示視頻我特麼吹爆!”

看這傢伙唾沫星子橫飛地安利着的樣子,郝雲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說實話,來到這個世界也有些年頭了,他唯一比較自豪的一件事兒就是戒了網癮。不是年齡到了沒那個興趣玩遊戲了,而是這個世界簡直就是遊戲荒漠。

到目前爲止他還沒看到一個令他感覺到驚豔的作品。

包括那什麼被吹上天的《刺客列傳》系列IP,還有那什麼號稱全球幾千萬日活的菠蘿飛車。每次他捏着鼻子玩的時候,都會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包括自家的《神殿逃亡》!

“你不是遊戲區的UP主嗎?你沒有嘉賓票?”

聽到這句話,周軒的表情漸漸有些微妙的尷尬。

“呃……”食指撓了撓臉頰,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說,“我的粉絲量還沒到那個程度,差一點就夠嘉賓票的標準了。

郝雲:“你還差多少?”

周軒:“大概……一百萬粉?”

郝雲:“……”

這特麼叫差一點點?!

“……回頭我問問公司裏的員工,我幫你弄一張嘉賓票好了。”郝雲嘆了口氣說道。

“雲哥牛逼!謝了哈哈!”周軒嬉皮笑臉地說着,忽然注意到了官網頁面上的上傳完成,不由好奇地問道,“說起來,你這是在上傳參賽作品?”

“是啊。”

“可是你這是個人賬號吧,怎麼不讓公司的人幫你弄了。”周軒奇怪的問道。

“呃,因爲這本來就是我自己做的練手之作,和雲夢集團那邊沒什麼關係。”郝雲解釋說道。

“和那個《墓園》一樣?”周軒試着理解地問道。

“那肯定不一樣啊,”郝雲汗道,“這次好歹是個正兒八經的遊戲,墓園那個……好吧,雖然也算是遊戲,但和這個魔塔絕對是完全不同的類型!”

“你這麼一說我越來越感興趣了……可以我拷一份瞧瞧嗎?”周軒嘿嘿一笑,厚着臉皮說道,“讓本遊戲測評大師來幫你瞧瞧,你這遊戲還有哪些需要改進的地方。”

看着這傢伙自戀的樣子,郝雲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隨便你,反正你自己玩着,別錄視頻也別發到網上就行。”

“那肯定不會發網上啊!我的人品你還不放心?”周軒拍着胸脯保證,緊接着便光速從兜裏掏出了U盤,接過郝雲讓出來得鼠標,將遊戲拷了上去。

看着光速讀完的進度條,周軒愣了下。

“這麼小?”

“本來就不是什麼大製作,想玩大製作等到了遊戲展上,去雲夢集團的遊戲展位玩吧。”說着郝雲將U盤拔了下來,扔到了周軒的手上,“去去去,拿回去琢磨攻略吧。”

“不是我吹牛,這種總容量不到20MB的遊戲……還需要琢磨攻略?那不是有手就行。”周軒表情古怪地說道。

郝雲呵呵一笑說。

“你試試不就知道了。” 無論賀亦落說什麼,雲清方丈都不會告訴她真相,方丈心如明鏡,他明白若是此時告訴賀亦落真相,這名山寺的弟子是不會放過她的。

雲清方丈自小便在這名山寺中長大,後來接過師傅的衣缽,他活了七十年,日日吃齋念佛,遵守戒律,卻從沒想到這晚年竟將這名山寺的弟子,培養成了一群惡魔。

他不明白,他的弟子們是從何時開始變的,明明那麼苦的歲月都過來了,他們沒有除掉雲清方丈,大概是念著舊情吧!

「姑娘,你快些離開吧!這名山寺供著的可不只有佛,你若再不離開,晚些時候,老衲也護不住你!」雲清方丈說完,又返回剛才打坐的地方,手指轉動佛珠,口中念著讓人聽不懂的經文,他在這凈心涯待了整整八年,似乎成了這凈心涯的一部分!

雲清方丈不願告知真相,必有他自己的苦衷……

賀亦落不再強求雲清方丈,轉身離去,這凈心涯竟還藏著人,賀亦落目光微頓,腳步放輕,她在等,等這暗處的人出來。

「亦落!」

遠處顧楚辭來尋她,這暗處的人便不見了,真是怪異,賀亦落一抬頭,對上顧楚辭的笑臉,這人,還真會挑時候!她覺得自己無比接近真相,只是有一種無形的力量將她隔開!

不過,也不知怎的,瞧見顧楚辭這一副嘻皮笑臉的模樣,賀亦落心中的憂愁,一下子就沒了。

這般想,顧楚辭似乎總在她身後!

「說吧!宋小公爺有何事吩咐!」

「亦落,我母親也來名山寺了!」

顧楚辭的母親?宋國公夫人嗎?賀亦落不明白心中為何有一絲慌亂,她似乎從未見過宋國公夫人吧!

「是你的母親,同我有什麼關係!」賀亦落強壓下心中的慌亂,快步躍過顧楚辭!留他一人在原地!

……

這雲清方丈的線索行不通,只能在這名山寺中尋別的僧人問一下情況!

賀亦落心中琢磨著,該問誰好,正巧遇到了一個正在打水的小和尚。

他也就七八歲的樣子,應該不知道八年前的事情吧!

「小和尚!」顧楚辭像是明白賀亦落心中所想,先喊出了聲,那小和尚聽見有人喊他,獃獃的四處看,之後瞧見了賀亦落與顧楚辭二人,便將目光鎖定在顧楚辭身上!

「是這位施主在喊小僧嗎!」

顧楚辭應道:「對,是本公子在叫你!」

小和尚獃獃道:「施主為什麼要喊小僧!」

「有事相詢!」

「小僧很忙,沒空!」說著這小和尚將水提起就走!

賀亦落走上前擋在那小和尚面前,說道:「小師傅,我們是有些事情困惑了很久,也不得原由,所以想問問小師傅!」

小和尚第一次被人叫「師傅」,心中一喜,將手中的木桶放下,歡笑道:「這位姐姐想知道什麼,小僧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站在賀亦落身邊的顧楚辭可不樂意了,這種差別對待是不是太明顯了些,我問,就是沒空,賀亦落來問,就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小和尚絲亳不理會顧楚辭怪異的目光,只靜靜的聽著賀亦落的問題!

「小師傅,自小便在這寺中!」

小和尚十分驚訝,瞪大了眼睛,拍手叫道:「姐姐真聰明,一猜就猜對了!」

顧楚辭,可不喜歡這個小和尚,你以為你年紀小,就可以搶走本公子的亦落嗎?

「小和尚,猜對了就猜對了,拍什麼手!」

這一大一小的人兒,誰也不服誰,賀亦落撇了顧楚辭一眼,真不明白這人,與一個孩子置什麼氣!

小和尚兩手叉腰,對看顧楚辭說道:「你師傅沒告訴你,大人說話,小孩子要在旁邊聽,不能插嘴嗎?」

「我比你大!」

小和尚不服道:「誰說的,我在名山寺的小和尚中是最大的!」

「那你多大!」

「我……我……六歲半……不……我七歲!還有三天就七歲了!你呢?你多大了?」

「十四!」小和尚不明白十四是多少歲,師傅只教他打水,砍柴,收香油錢,其他的都沒教他……師傅連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都沒教過呢,還是一位好心的施主教他的,只是,十後面是什麼,他還真不知道,他還問過師傅,可師傅說他不用學這個!

小和尚將自己的手指數個遍,也沒明白十四是多少歲!他瞧著顧楚辭嘻皮笑臉的模樣,他總覺得自己被騙了,「你在騙人對不對,根本就沒有十四歲!」

顧楚辭聞言,臉上的笑容收斂,這小和尚當真不知道十四歲嗎?這一刻賀亦落突然有些心疼這個小和尚,要知道便是貧苦的百姓再怎麼窮困,也會想著法子讓自己的孩子多讀點書!

可是這小和尚的師傅,是在教人嗎?

「小師傅,沒人教過你算數嗎?」

「沒有,我師傅說這東西不用學!」

「那你每日都學些什麼?」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