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易看了看布置,滿意的進了小木屋,把百魂幡中很多靈魂都放了出來,雖然陰風陣陣,但安全至上。綠毛則時刻守在木屋外面。

停下來的楊易餓了。想到周圍沒有什麼動物,就到獸域中抓了一頭牛烤了,開始美滋滋的享受烤肉。之後的日子就是修身養性,自己製造白天晚上,安逸的同時不忘安全,楊易周圍的布置越來越強大。楊易全力沖都要十分鐘,不要小看一分鐘,一般一秒鐘可以解決一場戰鬥。

時間一轉眼三年過去了,楊易的屋旁邊多出了一個小灘,裡面有很多魚,是楊易讓巴格創造的。還有很多稀奇的好玩的東西,比如撞球等等。

在外面,時間已經過了一刻鐘,十九具屍體證明了考核確實不簡單。考核還在繼續,越來越多的屍體出現了。楊易也迎來了他的第一批敵人。

數萬土狼!

楊易當初就考慮過妖獸這種攻擊手段,而妖獸中最具特色而且沒有大靠山的只有狼、牛和一些食草妖獸。而草食妖獸直接被楊易否決了,於是楊易開始專門設對付狼而後野豬的陷阱,這次對了。

楊易先放開結界,讓所有的狼進來,在封閉結界,楊易布下的地刺突然鑽出,狼瞬間死了一半,傷了無數。噬心蟲再動手,現場留下一地屍體。百魂幡出去把所有的屍體全部收了起來。

楊易這次沒有在布置地刺,而是布置了一個光陣。既然是魔宗,怎麼可能不用邪手段攻擊。

一年過去了,沒有動靜,楊易開始自己和自己下棋。

「外面死了將近無數個人。楊易的麻煩又來了,是死靈大軍。」

楊易這次沒有先放開解結界,因為自己解決不了,看著無邊無際的死靈,楊易有些底氣不足了。噬心蟲對死靈來說,沒有絲毫的用處。

死靈圍著陣法攻擊了一會,楊易把光陣反向運行,於是本應該在陣內出現的強光,在外面被稀釋了,不能起到滅敵的作用了,頂多讓他們眩暈一下。

趁著這個機會,楊易拿出了自己的兵。數十萬的騎兵。

騎兵降下,瞬間壓死了一大片死靈。楊易在最前面,坐在一條蛟上,小黑不知道去哪了,只能用這個湊了。

楊易握槍揮出,所有的兵全部揮槍,一把黑色的虛幻的槍在楊易的面前晃過,留下一地死靈。楊易很快就滅了所有死靈,收起軍隊,準備繼續防守,卻發現自己又到了那個台上,引起了一片驚呼。

第一個出來的居然是名不經傳的超凡!

(戰場文學) ?過了一會,陸陸續續有人出來,一百多人活了四十幾個,不過好在這種測試很久才有一次不會顯得很殘酷。

楊易感覺令牌有變動,拿出來一看,看到了上面寫著一個一字。

「恭喜成功的弟子,想來你們在這兩刻鐘中經歷了很多,我們也會提供給你們更多的資源,下次的考核更加的難,希望你們繼續努力,排名會在功德殿上出現,你們得到的東西的多少也在那裡。考核結束。」

下面開始亂了,所謂的亂不過是說話的聲音雜了一些罷了。

「楊易,這次我有些感謝邱冬了,如果不是他傷了我,我沒有你的傀儡,這次肯定死了。無邊無際的死靈,我嚇了餓一下,沖了上去,這句傀儡沒有累的時候,我殺了三個月,終於殺完了,還把這具身體熟悉透了。」秦生說道。

「雖然是傀儡,但你用精神操控也應該很耗費精神力,怎麼能堅持這麼久?「

「你不知道,這個傀儡還有一個自動運行的地方,應該是你的那個女人做的,我的一舉一動,她都可以操控。不過我也可以藉助那個來運行,我自己可以沒事睡覺,醒了鍛煉精神。」

「那我過會讓她幫你解除那個東西,對了黑獠遇見的是什麼?」

「一樣的東西,不過說起來比他的厲害一些,是有色的死靈,不過我靈魂強度很大,打了半年游擊戰。」黑獠手中縈繞著一道黑光瀟洒的說道。

秦生看到他的樣子,立刻向周圍看去,卻沒有看到一個女人,疑惑的看著他道:「有沒有女人,你這麼風騷干神馬?」

「哈哈,這是在鍛煉自己,隨時準備耍帥。」楊易調侃道。

黑獠低頭笑了笑說:「我看中了一個內門弟子,在想辦法追。不說這個,楊易你怎麼過來的?」

「我太無聊了,剛開始弄了不久,心魔就出現了,再走下去,我沒有被敵人殺死,反而被心魔殺了。我就建築了一個房子,在外面設陷阱,陣法,自己就在裡面玩。心魔很快消退了,平平淡淡的過了三年。之後遇見了狼群,一年後來的死靈。再然後就出來了。」

「你厲害,居然敢這麼玩,我們提心弔膽的過來幾年。你好像沒什麼變化啊。」

「不是沒有,是內在的,比如心魔,他恐怕很久都不能出來了,還有就是對自己的靈氣的控制力了,簡直到了完美,我可以把自己隱藏成一煉體的。」

「唉,為何,我收斂氣息用了十年,到你的那個境界簡直就是天方夜談。」黑獠說道。

楊易聽了笑了一下,這時已經到了功德殿了,楊易以前也來過,沒有看到這麼多人,大多還是女人。看到自己三人進來都指指點點。

黑獠手中的黑氣又開始流轉了。秦生板著臉,來到了排名的地方。第一是方青,第二十一個女人,上面寫的就是一個七字,楊易對核心的尖子略有耳聞,但沒有聽說過七。不過看到七,楊易想到了那個七公主。

第三位是楊易,後面有理由,不過看起來,只有自己一個人可以看到。

「楊易,你本應該是第一,把你放在第三是因為你的手段大多是在外面,奇特的昆蟲,打量的默契軍隊,這些只能限制你的進步。我們對你不太了解,沒有準備什麼東西給你,但給了你等量的九幽幣,你可以自己兌換。」楊易剛剛看完,立刻感覺令牌上動靜,拿出來一看,上面的一的下面有一串數字,兩千五百。

楊易什麼都沒有兌換,自己什麼都不缺。

出了宗門,楊易來到牢房,卻沒有找到鬼愁。讓小貓聯繫,得知他去處理一些事了,讓楊易先修鍊。

楊易有些不想回宗了,躊躇了一下,去了聖女宗,翻雲覆雨過後,楊易修為到了超凡巔峰。楊易本來就有突破的能力只是一直沒有突破的契機,沒想到在唐薇這裡居然突破了。楊易出聖女宗的時候被堵住了。

「在下小七,是九幽核心潛力榜的第二名,找你半天了。」一個小巧的女人,在楊易面前說著有些男人的話,楊易感覺有些彆扭了。

「你有什麼就直說,我能幫的我肯定幫。」

「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跟我來。」說著她向後飛去。

楊易連忙跟上,一路上她的速度越來越快,楊易全力都不及,最後只能用少量的靈力了。

「看不出來你的速度很快嗎。」

「我該叫你什麼?」

「就叫小七吧,他們都是這樣叫我的。」

「你的速度比我快多了,我都全速了,你還這麼悠然。」

「也是,同在超凡,沒有人的速度比我快。」

楊易聽了撇撇嘴,這個小妞也太不謙虛了。說到飛行速度,楊易想到了魔女閻飛。就是不知道她在那裡適不適應。

到了一處荒山野嶺,楊易正看著前面的山,感覺有些古怪,突然一把劍從前面,刺過來。楊易猛的後退,同時空中突然出現兩條水龍,一口銜住劍,接著擺尾。小七放開劍,雙手前推,兩龍瞬間崩潰,接著附著在她的手上。不等她掙扎,楊易的槍就盯=頂在她的脖子上了。

「沒有殺意,這次我不殺你。」說完放下槍,轉身準備離開。

「等等。」小七摸著脖子上淺淺的傷痕幽怨的看著楊易。

「有事就說,我沒有什麼耐心。」

「沒有耐心能呆三年後狀態沒有一點改變。」說完空中又出現兩條水龍。小七連忙退後兩步說道:「我不過是想試探你一下,看你有沒有資格和我一起做這件事。」

「什麼事?」

「前面有一個秘境的入口,是這次天極宗晉陞核心的考點,我們偷偷進去把裡面的人全部幹掉,怎麼樣?」說著得意的笑了起來。

楊易看著她眯著眼睛笑,感覺十分的好笑,說道:「無所謂,我也想玩一下,不過晉級核心裏面全部是入聖,你我兩個根本不是對手。」

「怎麼會,就你剛剛那招就能殺幾個入聖了,求你了我想玩玩。」說著向楊易走過去,看樣子好像是撲到楊易身上撒嬌一樣。

楊易退後兩步說道:「好吧。」

小七適可而止的站住說道:「我得到的消息是入口在這裡,不過沒有確切的位置,一起找找。」

楊易聽了,感覺自己好像被坑了,她只少也要把地點弄清楚,而且之前唐突的出手會讓人產生戒備,就因為這點戒備就可能錯過很多事。

楊易睜開靈眼看了小七一眼,發現他居然是一隻靈狐。想到了那個七公主,聯合之前的事,楊易確定了,她就是七公主。不過對於她的動機,還有待考慮。

楊易向四周看了一下,看到山腹中有個看不見的東西,撤去天眼,用空間能量覆蓋眼睛,看到一個巨大的空間在自己的眼前,楊易看了確定了入口,不過沒有說。

帶著小七轉了一大圈,重要找到了入口。

「現在進去還是過會進去?」

「等到那些內門弟子進去后,我們再進去,不然被那些人發現了,我們就會直接被殺在裡面了。」

「那現在怎麼樣?」楊易假裝好奇的問道。不知怎麼的楊易很喜歡看她一本正經的說話。

「隨便搭個帳篷,先待三天,等到他們全部進去,我們再進去,大屠殺。」說著不懷好意的笑笑。

「你一女孩子,怎麼對殺人這麼熱衷?」

「愛好,而且有那麼大的福利,不賺白不賺。」

「什麼福利?我怎麼不知道?」

「我看了你的記錄,你幾乎沒有到功德殿兌換過東西,你怎麼會去關注怎麼換功績。」

楊易沒有回話了,開始搭起帳篷起來。

「你能給我搭一個嗎?」

「這個就是給你的。」

搭了一個帳篷之後,楊易讓小七進去看看,看滿不滿意。

「很滿意,我一會殺的人的令牌多給幾個你。」

楊易笑著點點頭離開了。

楊易迅速到樹林中砍了數百顆樹,用自己的靈術控制,很快一個木頭房子就出現了。楊易在裡面放了一個巨大的白玉軟床。躺下控制空中的十條水龍飛來飛去。這是楊易在考核的時候用來打發時間的,剛開始只能控制三條,現在可以控制十六條,如果不注意細節,楊易可以一次弄上百條出來。

小七在木門外躊躇了半天,最終還是敲了門。

「你怎麼來了?」楊易半抬著身體說道。

「你怎麼這樣?」

「怎麼了?」楊易明知故問。

「你怎麼給我個帳篷,你自己用這麼好的東西?」

「你不是自己說要帳篷的嗎?我都幫你弄好了啊。」

小七在原地跺了跺腳說道:「我也想到這裡。」幽怨的聲音,加上幽怨的眼神,楊易笑了。

「行吧,這裡給你了,你要床嗎?」

「要。」

「那我在外面幫你守著。」

楊易走到門外,她關上門從門縫中對楊易說道:「這裡的守門任務就交給你了。」

玩夠了,楊易開始布結界,讓綠毛守門,自己就倒在地上睡了。翌日,天還沒亮,楊易就被一聲吼聲驚醒了。那是楊易已經快要忘記的那個殭屍的吼聲。不過這聲吼不是怒吼,而是代表誠服的意思。

楊易聽到聲音之後,感覺令牌有動靜,拿出來看到上面是鬼愁的話。「我要辦的事已經完了,你在哪?我去找你。」

楊易看了,把小貓叫了出來,讓小貓跟他說。片刻他到了。

楊易看著他身邊的殭屍說道:「我剛剛來的時候差點被他幹掉了。」

「我知道他不會,因為你是靈族。」

楊易回想一下,當初確實是這個借口。沒有過多的寒暄,楊易把他送進了平衡空間,讓小貓操作去了,他臨走的時候交給了楊易一本書。和三張磨損非常嚴重的紙。紙是天書上的,小貓都說不準是那本書上的。

(戰場文學) ?時間過得非常快,楊易沒有看鬼愁給的書。因為封面上寫著聖級以下看只有壞,沒有好事。

楊易和她一步步走進了山腹,然後進了那個特殊的空間。

「哇,完了。」小七突然捂嘴說道。

楊易不禁轉頭看去,小七吧把令牌對著楊易說道:「這下完了,都是你,你的運氣怎麼這麼差。」

「霹靂門與天極宗聯合舉行晉級考核。」

「霹靂門是什麼東西?」

「你不知道?」小七驚訝的看著楊易。

楊易搖搖頭,臉上滿是不解,同時有些不屑道:「不知道,不過即使是很厲害的門派,也不應該這麼害怕吧。」

「你自己什麼都不知道,還鄙視我,霹靂門是隱藏的超級門派,和無影宗差不多,這次不知道為什麼出來了,不過他們都很厲害,特別是對魔宗弟子。曾經有個人遇見過,他是聖級,遇見了一個入聖,卻被兩招打敗了,別人不屑於殺他,他就逃了回來。」

「他人呢?」

「被自己的心魔殺死了。」

「能被自己的心魔殺死的,都不是什麼厲害的人。」

「好吧,你這麼說也行。」說著小七耷拉這腦袋向前走。

楊易看了笑了笑說道:「能給我講講無影宗嗎?」

「殺手門派,被他們盯上的人沒有活著的,不過他們殺人很有原則。你不用擔心。」

楊易聽到這個無影宗想到了第九大陸上的無影宗,現在一問,確實有些相似。

小七靠近了楊易說道:「我告訴你霹靂門的常用招式,一個是飛劍,速度比我們的快多了,還有一個就是雷,他們手一揮,數十道雷就打下來了。你身上魔性小些,幫我擋一下。」

楊易假裝上下打量她兩下說道:「你根本沒魔性,還要我保護,你怎麼不來保護我啊。」

小七裝可憐,扭捏的看著楊易。「你是男人嗎。」

楊易看了說道:「你又不是我女人。」

小七啞口無言了。

兩人走謹慎的走了一會,遇見了第一個人。一個天極宗的人。楊易看著熟悉的衣服想到了白宇,沒想到他是天極宗的。

楊易兩人發現他的時候他也發現了楊易。楊易看了毫無壓力的對著小七說道:「這個是給你還是給我?」

「隨便,你先來吧,我見識一下。」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