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鐵默默的調息,摒棄所有的雜念,一心一意的修鍊。但很快,凡鐵就修鍊不下去了。因為他已經到了煉靈境九級的巔峰。靈力不能再有絲毫的增長了。

凡鐵深吸了一口氣,調動起靈竇內的所有靈力,開始突破!

凡鐵心神合一,全神貫注,澎湃的靈力在凡鐵的控制下被壓縮,壓縮,再壓縮。豆大的汗珠在凡鐵的臉上滑落,凡鐵絲毫沒有感覺到,心神完全沉浸在體內的靈竇空間內,滿靈竇的靈力被他壓縮到了只有四分之一大小的樣子,被壓縮的靈力此刻散發著青色的光芒,蘊含著巨大的能量,而且隨著凡鐵不斷地壓縮,青色光芒更加耀眼起來,看這種樣子,似乎再進一步的壓縮,靈力就能轉化成液態了!

可是,「噗」的一聲,被凡鐵壓縮到只佔靈竇五分之一大小的靈力全部散開了,重新又分散到了整個靈竇。失敗了。這裡可是有這外界萬倍的靈力壓力,在這樣的情況下,凡鐵還只能把靈力壓縮五倍,足以可見壓縮靈力的難度有多大!若是在外界,豈不是連壓縮一倍都難如登天!

凡鐵意識從靈竇內撤回,擦了擦臉上的汗,心道:「想要成為修尊果然不是那麼容易的,不過,想難倒我也同樣不會這樣輕易的就行!」

凡鐵沒多做停留,再次調整一下狀態之後,繼續壓縮靈竇內的靈力。

片刻之後,凡鐵再次睜開了眼睛,心裡默道:「七倍」。凡鐵再次失敗了,不過,這次要比上次壓縮的更深了一點。

再次調整之後,凡鐵又閉上了眼睛。過了大概一刻鐘的時間,凡鐵又睜開了眼睛,「十倍。」

「十五倍。」

「十六倍。」

「十八倍。」

······。

凡鐵繼續失敗著,但再一次的失敗凡鐵總會將靈力壓縮的倍數提高那麼一點點。

就這樣過了三天的時間,隨著一股輕靈的脆響,凡鐵再次睜開了雙眼。不過,這次,凡鐵的眼裡滿是興奮!凡鐵將靈竇內的靈力壓縮了一千倍,終於成功凝出了一滴液態的靈力!

此刻,在凡鐵的靈竇內漂浮著一滴青翠的小水珠!水珠散發著攝人心魄的光華,讓人一看便知道它蘊含著多麼可怖的威能!

這滴小水珠在凡鐵靈竇中央漂浮了片刻之後,便直直的落到了凡鐵靈竇的內壁之上。而凡鐵靈竇的內壁在接觸到小水珠的一瞬間便凹陷了下去!它一凹陷不當緊,帶給凡鐵的是劇烈無比的疼痛!

只見小水珠穩穩的落到了凡鐵靈竇內壁的凹陷處,便再也沒有什麼動靜了。

不過,凡鐵知道,接下來才是真正的突破時刻!

平靜?平靜只是暴風雨來臨的前戲。

果不其然!就在小水珠穩穩的落定后,幾息的時間裡,一股前所未有的龐大吸力從凡鐵的靈竇內,準確的說是從小水珠凹陷下去的地方爆發了出來!

重頭戲在這裡!這裡完成了,才是真正的突破到了凝靈境!

煉靈境九級巔峰的修者,想要晉入凝靈境成為修尊,需要兩個條件。第一個,凝練出液態靈力!這對於很多人來說是一道難關,有些人幾十年也不一定能凝練出來液態靈力,但也有些天才只用幾次就能凝出液態靈力來。人比人,氣死人。而第二個條件,就是絕對充裕的靈力!怎麼個絕對充裕?要多充裕?這麼說吧,煉靈境突破到凝靈境所需要的靈力是從引靈境修鍊到煉靈境九級巔峰所需要的靈力總和的十幾倍!這些靈力是改造修者身體的關鍵,也是凝靈境修者所以能稱尊的關鍵!有些人凝練出了液態靈力,但是由於低估了突破到凝靈境所需的靈力量,最終導致突破失敗。

不過,凡鐵完全不需要擔心第二個條件了。如果天魔鎖靈陣內萬倍外界靈乳濃度還不能保證凡鐵成功突破的話,那恐怕天下間沒有一個人能成功突破到修尊了!

慘叫聲不時在迷霧嶺上回蕩。痛苦和收穫是成正比的,凡鐵的身體正在被巨量的靈力改造著,這是一場蛻變。到成功晉級之時,將會有一個嶄新的凡鐵展現的我們的面前。

一天後,一股強大的氣息在迷霧嶺的一個山頭上湧現,一股可怕的威壓緩緩的向四周擴散開來。

幸而這迷霧嶺上並沒有什麼動物鳥獸的,否則,這些鳥獸必定會被這股氣息和威壓嚇得四處逃竄不可。

凡鐵睜開猩紅的雙眸,一道閃亮的光從那駭人的眸子劃過。

「現在再遇上烈丘不會沒有絲毫的還手之力只能逃了,一級修尊應該能和三級修尊過上幾招吧?」凡鐵自言自語,不知心裡在想些什麼。

而遠古巨魔對此嗤之以鼻,「瞅瞅你那德行,還應該能過上幾招吧!要是我,絕對要讓那個小子吃不了兜著走!」

凡鐵道:「三級修尊不是那麼好對付的,我——。」

遠古巨魔打斷凡鐵的話道:「放屁!你小子身上有黒靈,又有無數的靈乳石,根本不用擔心靈力匱乏的問題。你又有我的心臟在,又有凡老頭給你的無數靈藥,身體恢復能力可以說是強到逆天!現在你已經和那個烈丘是同一個境界,只要不是他一招把你殺了,喘幾口氣的時間你就能完好如初!你還有我親傳的稀世罕見的靈魂之力,能捕捉任何細微的變化!這樣你還只說能過上幾招!太丟我的人了!」

凡鐵一臉黑線。 「照你這樣講,我確實是不必怕他,但畢竟是三級修尊,盡量不要正面對抗,還是小心謹慎些好。」

遠古巨魔哼了一聲,似乎還想再說些什麼,不過凡鐵這回沒給他機會,急忙岔開話題問道:「老遠,我這次突破又用了幾天?」

遠古巨魔道:「四天。」

「四天嗎?」凡鐵默默念道。

四天的時間,可以說是相當的快!修者突破到修尊一般都需要半個月甚至一個月或者更長的時間,只有些天才絕艷的人物能把時間縮短到幾天內。而對於擁有天魔鎖靈陣內高於外界萬倍靈乳濃度的凡鐵來說,四天的時間才突破,不值得炫耀。

「四天嗎?加上之前昏睡過去的三天,就是七天。烈丘他們應該已經回到炎京了。」凡鐵計算著時間,規劃著下一步的打算。

可突然,凡鐵臉色一變,一動之下便脫離了眼睛的空間,來到了外界,並且朝著炎京的方向急速飛馳而去!的確是飛!此時此刻的凡鐵已經是凝靈境的修尊了,擁有了御空飛行的能力。

遠古巨魔問道:「怎麼了?這麼著急?」

凡鐵道:「恐怕小俊有危險!」

「嗯?張德俊?」

「嗯。他們回去了,乾封長老和我卻沒回去,烈丘肯定要給烈陽王一個解釋。而乾封長老被害,我逃走了,烈丘一定會把我和乾封長老的死聯繫在一起!我肯定會被判處死罪!全國通緝!幾個兄弟,除了小俊和小晴兩個以外,其餘的本來就是在炎京靈學院的,他們是會相信烈丘、蘇橫,還是相信都失蹤了的我呢?小晴本來跟我也沒有相處過太多,到時候肯定跟著幾個兄弟的步子走。只有小俊!小俊肯定不會懷疑我!而不懷疑我就壞了!烈丘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說不定現在——!」

凡鐵不說了,那不是他想看到的結果。張德俊修鍊的功法是足夠變態,可他現在的修為連游靈境都還沒有到!

凡鐵馬力全開,靈竇內靈力肉眼可的被消耗掉,不過有黒靈,被消耗掉的靈力眨眼之間有被補充了。凡鐵飛行的速度已經達到最快,但凡鐵此時還是恨不得再長出一雙翅膀來。

華山位於華陽國的最北部,而炎京卻在華陽國偏南的地方,以凡鐵現在的飛行速度,至少要兩天的時間才能趕到。

兩天,有多少事兒辦不完?而砍個頭只需要咔嚓一聲響的時間就夠了。

凡鐵心中暗暗發狠,烈丘!要是小俊有個三長兩短,我一定把你碎屍萬段!

遠古巨魔似乎是一點都沒感覺到凡鐵的擔心,不僅不安慰,反而火上澆油的道:「這都七天了,你再去有什麼用?說不定人家已經辦完事兒了。而且,你去了又有什麼用?你一個小小的一級修尊,你能幹嘛?炎京城是華陽國的國都,三級修尊雲集,少說也要有十幾號!你連一個三級修尊都不敢打,見到十幾個三級修尊還不嚇癱了。」

凡鐵見遠古巨魔如此取笑,惱怒道:「你放屁!我只是不想惹事兒!現在是他們先惹上我了!管他什麼狗屁三級修尊!來一個殺一個!來兩個殺一雙!」

遠古巨魔大笑:「好好好!要的就是你這句話!總算是有點血性了!用我的心臟泵著血,這才像個樣子!告訴你個法子,半天的時間就能到炎京。」

凡鐵驚喜,「什麼?快說!」

遠古巨魔道:「你那眼睛開闢的空間里,不是有一塊控制迷霧嶺上迷霧的怪石頭嗎?我看,那石頭可以當做一件代步的寶貝。一般來說代步的寶貝都是要比單純的飛行要快,除非你有什麼逆天的飛行功法。我倒是有幾部小功法,不過,你現在修鍊也來不及了。把那石頭招出來試試吧。」

凡鐵意念一動,那塊像是蘑菇頭的怪狀石頭便出現在了眼前。

這石頭的一面凹陷,一面凸起,凸起那面光滑,不能載人,凡鐵站到那凹陷的一面,意念控制著石頭開始飛行。

嗖嗖嗖,只見四周的風景急速的往後倒退,耳邊風聲呼嘯而來!這石頭的速度遠超凡鐵和遠古巨魔的想象!本來以為飛行寶物會使飛行速度提升個兩三倍,現在看來這石頭把凡鐵的速度足足提升了十倍有餘!

本來兩天的路程,現在看來還用不了兩個時辰了!

凡鐵雙眼放光,小俊,等我!

凡鐵駕馭著石頭飛行了約莫有半個時辰的時間后,東南方的天空突然火光衝天,那場面像是強者之間發生了一場戰鬥,火光過後,一股令人心驚膽戰的威壓橫掃而過!直壓的飛在半空的凡鐵有些氣悶,差點沒從石頭上掉下來!火光一閃而逝,這股威壓也是一過而散,但凡鐵卻久久不能平靜!

這得是有多麼恐怖的實力,才能發出這樣的威壓!隔著那麼遙遠的距離還能有這樣大的威力,這得是什麼級別的強者!三級修尊絕對發不出這樣的威壓!一百個三級修尊也發不出這樣的威壓來!

難道是聚靈境的玄者?!凡鐵還沒見過玄者,不知道玄者有多強大。但是凡鐵直覺告訴他可能那人比玄者還要強!因為剛剛的那股威壓,實在是太可怕了。

稍微停留了一下,見東南方不再有動靜,凡鐵駕馭起腳下怪石,全速往炎京城方向趕去。

一個時辰后,凡鐵來到了炎京城。

凡鐵沒有偽裝,沒有隱匿氣息,直接就衝到了炎京城的城門口!

凡鐵都已經做好了要與炎京城內眾三級修尊殊死搏鬥的準備了,哪裡還去在意那些細節。

此時的城門口正有不少人圍著觀看通告,突然一個人從天上就飛了下來。這些圍觀的人先是愣了一下,隨即全部都跪伏到了地上。

這可是從天上飛下來的!京城的老百姓可要比一般地方的有見識的多,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的,即便沒有修鍊的人也知道這一點——會飛的都是尊者!

尊者,也就是修尊,在華陽國一旦成為修尊便是會受到皇級的禮遇,會被聘為護國使者的,地位相當之高。是以這些老百姓見到凡鐵都跪伏到了地上。

凡鐵見此先也是被驚了一下,怎麼突然間拜起自己來了?

不過,管他呢。凡鐵自顧自的看通告上的信息。

通告之上,最先是一張大大的通緝令,紅字標題,畫了凡鐵的畫像。再往下看,「叛國逆賊凡鐵,勾結華陰國,殘害護國尊者乾封。罪大惡極!全國通緝,不論死活!懸賞,黃金十萬兩!」。

凡鐵看了這個倒沒有發火,凡鐵早已料到會是這樣,烈丘一定會把一切都推到自己的身上的。

接著看,在通緝令之後,有一個告示:「逆賊凡鐵同謀張德俊,午時三刻炎京靈學院路口問斬!」

午時三刻?凡鐵看了一下太陽,現在已經是正午了! 選擇炎京靈學院前的路口問斬張德俊,顯然是為了誘使凡鐵過去!凡鐵就這麼去了,到時候非但救不了張德俊,反而連自己都要搭上。

但是,凡鐵還必須得去!這是一步死棋。

不過凡鐵自然已經是有了打算的。到時候先將張德俊收進眼睛空間的「迷霧嶺」里去,那裡肯定不能是十幾個三級修尊都在場吧?對付一個他們眼裡還是煉靈境九級的自己,用不著那麼大的排場。他並沒有打算像對遠古巨魔說的那樣,見一個殺一個,實際上他也做不到,儘管有著黒靈、遠古巨魔心臟等等的幫助,但現在的凡鐵還遠不是三級修尊的對手,實力的差距在那兒擺著呢,如果有十數個三級修尊在場,他能逃掉就已經是個奇迹了。所以,在收了張德俊后,凡鐵要拼盡全力的逃跑!如果實在逃不掉,自己乾脆也躲到眼睛空間「迷霧嶺」上里去。在裡面待上個十天半個月的,他們不可能一直都關注著自己消失的那一片區域吧?待上一段時間,趁他們不注意的時候,自己再出來迅速逃掉。

凡鐵心中已經有了這個計劃,正準備全速沖往炎京靈學院,可就在此時,一道熟悉卻不很友好的聲音傳了過來。

「逆賊!」

向天陽騎著一匹駿馬,手持著金色長槍擋在了凡鐵的面前。

「四哥!」

向天陽眉頭豎起,怒髮衝冠:「誰是你四哥!你這個逆賊!勾結華陰國,害死了乾封長老!看槍!」

凡鐵一抽身便躲開了向天陽的這一槍,知道烈丘肯定把事情都推到了自己身上,忙道:「四哥!事情不是你所知道的那樣!」

向天陽並不聽凡鐵的言語,一槍又一槍的朝凡鐵刺過來。

凡鐵連連閃躲,可凡鐵不能在這裡浪費時間了,張德俊還等著他去救呢。

再次躲過向天陽一槍之後,凡鐵一躍飛在了半空。

「四哥!我急著去救小俊,之後再給你解釋!」

向天陽先是驚訝了一下,凡鐵飛了起來,說明他已經晉級了,已經是修尊了!一個修尊想要殺自己,簡直易如反掌,但是凡鐵卻沒有做。

向天陽對整件事,開始就有懷疑,現在更是確定了這種懷疑,最起碼事情肯定不只是像烈丘院長說的那樣,且看看凡鐵是怎麼說。

想到這裡,向天陽卻大吼道:「逆賊!你誰都救不了!」

向天陽一跺馬鞍,身子便也飛向了半空中的凡鐵,「海靈槍決第三式,長虹貫日!」向天陽並不是真的會飛了,他不過是藉助那一腳的衝力,在半空中施展了「長虹貫日」而已。

一團耀眼的光團從向天陽的金色長槍上爆發出來,恰又在半空中,彷彿是半空中多了一個太陽!照的四周的人睜不開雙眼。

然而,縱然這金色太陽的聲勢浩大,對於已經是修尊的凡鐵卻是起不到絲毫的作用,凡鐵輕而易舉的便躲過了向天陽的「長虹貫日」。

「四哥,你不要再浪費力氣了,你是攔不住我的。」

兩人都在半空中,離地面足夠遠,又有「長虹貫日」遮蔽了眾人目光,向天陽便借著這個環境,悄聲對凡鐵道:「小俊沒被抓住,你且往外走,到城外說話。」

聽得此語,凡鐵立馬明白了過來。原來那個通告是個空圈套!是個假的。怪不得!剛才一時著急沒有注意,現在想起來,那上面並沒有寫明日期,只說「午時三刻」問斬!定然是之前就已經貼在上面了,專門引誘自己的!烈丘也真果然是老奸巨猾!

不過,凡鐵轉念一想,自己還是必須要去一趟炎京靈學院。

凡鐵也輕聲道:「我還是去一趟,再找機會詳說。」

隨即凡鐵便直往炎京靈學院的方向飛了去。

向天陽不知道凡鐵是怎麼想的,心下著急,急忙跟過去,但他在地上跑,哪裡能跟得上凡鐵的速度。轉眼之間,凡鐵就不見了。

不過,向天陽稍微一思考,也明白了凡鐵的意思,而且也更確定凡鐵不像烈丘所言的那樣惡劣,反而是對烈丘和蘇橫有了些許懷疑。

凡鐵起初要去炎京靈學院,是為了救張德俊,而現在凡鐵去炎京靈學院,卻是為了給他向天陽洗脫嫌疑。

凡鐵和他在這裡打鬥可是弄出了不小的動靜,自己連「長虹貫日」都使出來了,事後肯定會被烈丘知道,而問題的關鍵就在於凡鐵在和自己打鬥之後的去向。

自己是知道「問斬張德俊」是個圈套的,而凡鐵既然出現在炎京城,必定是沖著張德俊去的,若是和自己打鬥了一場便不再去炎京靈學院的話,那隻能是一個原因——是自己告訴了凡鐵,那是個圈套!

乾封長老先不論生死,的確是失蹤了,烈丘院長回來的時候身受重傷,連著蘇橫、韓然、陳瀟瀟等人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傷,而恰好在這個時候凡鐵又沒跟著一塊兒回來。誰會去懷疑烈丘院長所說的話呢?這才使得向天陽對凡鐵有了那麼一絲的懷疑和仇恨,但這一絲懷疑和仇恨在想通了凡鐵的目的后煙消雲散。

但是向天陽並沒有因此感到高興,反而他的心情更加沉重起來。如果非要在凡鐵和烈丘之間做個選擇的話,他更願意相信烈丘。可是現在——。

向天陽突然有些懊悔了,剛剛乾嘛弄出那麼大的聲勢來?只悄悄地把他拉到角落裡,詢問一下情況就好了。追不上凡鐵,向天陽此時只能默默祈禱:小鐵!你可一定不要有事!

再說凡鐵,踏著石頭一路飛行到了炎京靈學院的大門口。

然而,炎京靈學院卻與自己幾個月前看到的那個大不一樣了。

大門還是那個破舊的大門,不過,裡面卻出現了一塊十分巨大的空地,並且是一片焦黑的,寸草不生空地,整個炎京靈學院就空了,與那塊空地相比,外面的這一點老建築完全可以忽略不計了。

凡鐵皺起眉頭,心想:「那個方位,豈不是神獸玄武所在的地方?也就是炎京靈學院的內部,真正的炎京靈學院!神獸玄武離開了?!」

這個想法讓凡鐵吃了一驚!記得聽炎京靈學院的長老們說過,神獸玄武是個十分強大的靈獸,它的真實實力遠遠超過了修尊,至於是什麼等級,沒人說得清楚。如果用神獸玄武去征伐四方,那華陽國在這千尋大陸的東南絕對是可以稱霸的存在!甚至可以說是霸絕千尋大陸東南方,佔據這一偶!玄武就是那麼強大的一個存在!

但是玄武是不會輕易出手,除非是遇到滅國的危機。它是受友人之託,保衛華陽國百年安危,之前卻也有過協定,不會幫助華陽國征討各國,只在華陽國出現極大的危機時來解救,另外便是只守護百年的時間。

這是華陽國公開是秘密。

一百年的期限還未到,玄武卻離開了炎京,只能說明哪裡發生了十分嚴重的事情,讓玄武感覺華陽國生死存亡都受到了威脅。

那會是什麼樣的事情呢?難道華陽國和華陰國這麼快就開戰了?可是,華陰國的整體實力是遜色於華陽國的,就算失去了烈丘長老這麼一個三級修尊,也並不會讓華陽國傷到多大的元氣。兩國就算打仗,也不能驚動玄武吧?

而且,自己一路來並沒有看到哪裡大規模的軍隊戰鬥——路上!

想到自己這一路上,凡鐵猛然間想起那股衝天的火光,還有那個恐怖的威壓!

難道——是因為這個嗎? 先不管這個,先把自己的事情解決了之後再說其他。

凡鐵收起石頭,憑空站在半空大吼道:「烈丘老兒!快給我滾出來受死!」

凡鐵本不是個囂張的人,但烈丘欺人太甚!凡鐵這回是真的生氣了,罵他也是真的想罵人。但凡鐵罵他不是因為他要奪權,而是因為一者他殺了乾封,二者是他想用張德俊做誘餌來引誘自己。如果張德俊沒有逃掉,必定會被烈丘用盡極刑折磨!

是以,凡鐵才會破口大罵。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