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緊檢查……」

「不要慌張……」

剩下的九位黑袍人,立即查覺到了,石峰四周恐怖的聖威,想聚到一起去商量對策。

「走……」

葉楚身形一閃,來到了陳皇后和何妃還有許妃的身旁,一一將她們帶到了身邊,同時將另外的四位娘娘也帶到了身邊。

寵昏甜妻 他將一把銀劍,遞給了陳皇后,陳皇後有些意外:「這是什麼?」

她能感覺到這把劍內部的強大氣運,這可能是一把聖劍?

「你今天的任務,便是催動這把聖劍,斬殺兩位黑袍人……」葉楚淺笑著說。

「呃,斬殺他們?」陳皇后倒吸了一口涼氣。

其它的幾位娘娘,則是眼露羨慕之色,這可是一把真正的聖劍,而且她們還可以催動,斬殺准聖強者也不在話下。

以宗王之境的實力,斬殺准聖強者,這是多麼振奮人心的一件事情呀。

「我行嗎?」陳皇後有些懷疑自己。

葉楚說:「我說你行就行的……」

「現在我們選擇第一個目標……」

葉楚自信的笑了笑,帶著她們瞬移到了幾里開外,來到了其中一個黑袍人的面前,不遠處那黑袍人正抓瞎的站在虛空中,身旁浮現著一層黑色的光圈。

「就他了……」

葉楚指了指這黑袍人,此時正被自己的法陣困在這裡,他無法看到周圍的環境,現在相當於一個瞎子。

「我,我,真的行嗎葉楚?」陳皇后還是有些是緊張,手也有些哆嗦。

「別緊張,用出你的全力來,催動這把聖劍,斬殺他並不困難……」葉楚微笑著說,淡淡的笑讓陳皇后明顯的沒有那麼緊張了。

葉楚在自己身邊,陳皇后膽大了許多,她拿起了手中的聖劍,指向了天空準備劈下:「好吧……」

「聖劍,開!」

陳皇後面露紅光,全身的血氣涌了上來,沸騰的熱血和意志,催動著手中的這把聖劍,恐怖的聖威立即溢了出來。

「什麼!」

遠處的黑袍人面色一變,手中突然出現了一塊黑色的石頭,回頭便向這邊打了過來。

「不好……」

葉楚臉色一變,沒想到這個黑袍人也有黑色魔石,這魔石他當初可是體驗過威力,當初正是被魔石中的魔氣影響,害的他進了皇后等人居住的寶殿,將幾十人給強上了。

「去死吧……」

陳皇后血脈被完全調動起來,全身的血氣湧向了手中的聖劍,聖劍劍聲狂鳴,颳起了一陣強勁無比的狂風,劍鋒如一座恐怖的山嶽劈向了遠處的黑袍人。

葉楚卻在此時動了,他身形一閃,在魔石到達之前,聖劍劍鋒到達之前,衝到了魔石面前,用寒冰王座將魔石給收取了。

「轟……」

「啊……」

聖劍劍鋒太強大了,催枯拉朽一般,劈出了一個恐怖的黑色漩渦,將那黑袍人的身子給卷了進去,連同元靈一起劈得粉碎,渣都沒剩下一點。

「呼呼呼……」

完成了這一擊的陳皇后,全身也被熱汗打濕,黑衣都貼在了身上,將她完美的身線展現的淋漓盡致。

怪異管理公司 「姐姐……」

「皇后……」

幾位娘娘趕緊圍了上來,將陳皇后給扶住了,同時有些忌憚的看了一眼旁邊的那把聖劍,這也太恐怖了,竟然一劍就將准聖高階的黑袍人給劈得神形俱滅。

陳皇后施展完這一擊,整個人虛弱無比,臉色一片煞白,不過她的神色卻是異常的興奮。

就在剛才,她感覺自己步入了一個空靈的境界,自己的境界竟然突破了,步入了那個夢寐以求的境界,准聖之境!

「沒,沒事,我休息一下就好了……」陳皇后感激的看著遠處正走過來的葉楚,難掩眉宇間的興奮之色。

她等待了這麼多年,終於是可以步入這個境界了,在這皇宮之中也不再是一個花瓶皇后了。

「那就好,剛剛嚇死我了……」

何妃長出了一口氣,她現在並沒有發現陳皇后的異樣,葉楚這時走了過來,微笑著對陳皇后豎起了大拇指:「好樣的果然沒有令我失望,你現在還很虛弱,先休息一下吧……」

他取出了一枚一階還元丹,放到了陳皇后的嘴裡,陳皇后倚在他懷中,輕聲道:「謝謝你……」

… 「好好休息一下吧……」

葉楚微笑著將她放在身旁,讓一位娘娘好生照顧她,同時又將那把聖劍取了出來,對一旁的何妃道:「何妃姐姐,接下來就看你的了……」

「我,我也要斬?」何妃有些激動,剛剛陳皇后一擊斬殺一個黑袍人,她們可是親眼目睹的。

她修為比陳皇后還要高一些,不知道,能不能像陳皇后那麼威武,成功斬殺黑袍人。

「恩,不僅是你,你們每個人都要試一次……」葉楚目光掃了掃全部的六位娘娘。

「葉聖人,我們都要斬?」眾人對視了一眼,神色都有些興奮。

葉楚點了點頭道:「恩,每個人都至少要試一次,試著催動聖劍,斬殺他們,就算不成功也沒關係,就當是一次磨練吧……」

「好,好吧……」

有葉楚這個強大的聖人在一旁,而且還是和她們溫存過的男人,她們自然也放心不少。

「走,下一個……」

葉楚帶著這七個大美人,立即轉到了另一處,又來到了一個黑袍人面前。

「你們瘋了嗎!竟敢對我們下手!」這次他們沒有隱藏身形,直接出現在了這個黑袍人的正面。

葉楚沒有理會這個傢伙,對何妃道:「何妃姐姐,動手吧,讓這傢伙閉嘴……」

「好……」

何妃有些緊張,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變得冷靜下來,拿起聖劍學著剛剛陳皇后的動作,舉了起來。

許家二少 「你們!」

「本座宰了你們!」

黑袍人見到這把聖劍,心中也是一駭,沒想到這何妃竟然帶著眾人,拿著聖劍來斬自己了。

「你太小看本座了!」

不過他卻並沒有放在心上,一把聖劍和一個宗王巔峰之境的女人能奈自己何,聖人拿聖劍打自己的話,可以秒殺自己。

可是一位宗王之境的女人,根本不可能完全催動聖劍,想要斬殺自己這個准聖八階的強者,根本不可能。

「去死吧!」

黑袍人身後的黑袍一閃,化作了一把黑色的大劍,以無上威勢劈向了何妃!

「聖劍,開!」

何妃滿面紅光,眉宇間閃爍著凌戾的氣質,整個人飄浮在半空之中,袍衣都飛舞起來,烏黑的長發往向飄起,如同一尊女戰神。

體內的血氣全部注入了聖劍之中,何妃感覺自己陷入了一個瘋狂的空靈之境,緊接著便無法感知到什麼了,只感覺四肢一軟手中的聖劍發出一道遮天蔽日的劍芒朝面前的黑袍人劈了過去。

「砰砰砰……」

「不可能!」

「不!」

一個恐怖的黑色漩渦就在此時形成,以無敵的威勢,斬碎了這黑袍人的大劍,然後將他給絞碎了,黑袍人還不如剛剛陳皇后斬殺的那一個,因為他手中沒有黑色魔石抵擋,轉眼間就被聖劍給斬殺了。

「嘶……」

剩下幾美都倒吸了一口涼氣,再一次親眼見證強大的准聖強者被斬殺,她們的熱血也被帶得沸騰了,接下來她們每人都會登場表演,或許都會歷經這振奮人心的一刻。

「我……」

「我,竟然……」

何妃此時跌坐在虛空中,一臉的不可思議之色,許妃等人心中一緊立即上前詢問她怎麼了。

「沒,沒什麼,我先休息一下……」

何妃收到了葉楚的暗中傳音,希望她不要告訴其它幾美,讓她們幾美自己在斬殺行動中感受,若是提前知道了倒不是什麼好事,反倒會成為她們的心理包袱。

有時候突破就是這樣,你越是刻意求之,反而是不得其法。

不經意之間的一次感受,一次衝擊,一次極限,就有可能讓你步入另一個境界。

「那就好……」

見何妃沒有事,眾人才放下心來,許妃接過了何妃手中的聖劍,她成為下一個出手的人。

何妃和陳皇后一樣,也盤腿坐在了葉楚的青蓮內,開始閉目調息,此時的她也在一種空靈之境之中,她也成功的突破到了准聖之境。

「這些女人的天賦都很出眾……」

葉楚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裡,和她們睡都睡過了,對她們的體質葉楚早就有了一個判斷。

不得不說,當初帝國皇帝讓她們進宮,並不光只是看中了她們的相貌,也與她們的天賦有關係。

若不是整日讓她們呆在那座寶殿中享福,她們或許早就都步入准聖之境了,修為絕不會只有現在這個境界。

有了何妃和陳皇后成功的先例,其它幾美信心更足了,在葉楚的帶領之下,紛紛找到了自己下手的目標,沒到半個時辰的功夫,七個黑袍人便全部死在了她們的劍下。

有五美順利的步入了准聖之境,另外的兩位娘娘因為修為不過只有宗王四五重之境,雖然沒有步入准聖之境,但是也順利的達到了宗王高階,最差的也有宗王七重之高了。

十一個黑袍人,沒到半個時辰,便被葉楚和七美斬殺了九人,只剩下了最後兩人了。

最後兩人藏在寶殿之中,葉楚帶著七美到這兒的時候,只見他們正在主殿中開啟著什麼法陣,在他們的面前出現了一道光幕,葉楚從光幕中看到了一個碧綠的天池。

「天池!」

眾美也是神色一凜,陳皇后對葉楚說:「這應該就是天池了,想不到天池真的就在寶殿中……」

「你到底是誰!」

兩個黑袍人,都取出了手中的黑色魔石,他們一人擁有一塊,準備對葉楚下手。

他們自然看得出來,這些女人根本不足為懼,只是這個年輕的男人鬧出來的事,他是一尊聖人!

面貌如此年輕的聖人,他們絕對是頭一回見到,沒想到世上竟然有這麼年輕的聖人,難道是遠古萬族中的那些傳人出世了嗎?

「留下你們的命吧……」葉楚淡淡的說。

「你就算是聖人又如何!敢殺我們魔殿的人!你活不過一年!」其中一個黑袍人憤恨的說。

「魔殿?」

葉楚心頭微楞,沒想到這些人是這個勢力中的人,他問道:「堯城之禍,是你們弄出來的?」

「知道就好!」

另一位黑袍人沉聲喝道:「放我們離開!此事我們不會向殿主彙報!」

「沒想到真的是你們……」

葉楚臉色陰沉下來,堯城是他的故鄉,再說那方圓四五萬里之內,得有多少的普通百姓,何止億萬,竟然就這樣被屠凈了,這些人當死。

… 「你們死不了了……」葉楚說。

「前輩果然識趣,還請前輩讓出路來,晚輩馬上就走,此事我們絕對不會彙報殿主……」兩人-大喜,沒想到葉楚竟然放過他們。

看來這人雖是聖人,卻也知曉魔殿的威名,不敢得罪殿主和三大府主!

葉楚身形一閃,直接出現在了其中一人的身後,一掌拍在了這傢伙的頭頂,瞬間便將他打成了一片血霧,手中的魔石也被葉楚捲走。

一顆黑色的元靈竄出來,想鑽進面前的光幕中,卻被葉楚用袖子一卷,將他的元靈死死的鎖定住了,手中取出了一個黑色的天燈,將這顆元靈給丟了進去。

「前輩,饒命呀!」最後一個黑袍人,雙腿一哆嗦,立即跪在了葉楚面前向葉楚求饒。

他雖是准聖高階強者,可是面對一尊如此強勢的聖人,連逃走的機會也不會有,這便是大境界的差距,除非自己有無上神兵,否則根本無法彌補這種差距。

「我說過,你們死不了,但是不代表你們可以活得成……」

葉楚一指點在這黑袍人的眉心,黑袍人立即驚駭的發現,自己就動不了了,額頭上的冷汗立即冒了出來,臉上的面具也碎裂了,露出了他的本來面目。

這是一個長相醜陋的中年人,臉是方形的,但是似乎卻已經塌了半邊,左邊是塌的,右邊是鼓的,所以看上去極為彆扭。

最難看的是,這傢伙的眼睛是陰戾無比的,雖然現在是在求饒,但是葉楚也能從他的眼中看出一抹陰戾,這似乎是用什麼培育而成的。

「前輩您饒了我吧,我什麼都聽您的呀,您想要進入天池吧,我把法陣之秘告訴您呀,求前輩您饒我一條狗命呀……」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