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啦!主人――」

雖然心不甘情不願的,但眼角微光掃到多羅手中並未收回的那把「小手槍」,七彩鳳凰還是不由得一個激凌縮縮腦袋當個老實聽話的乖寶寶。

「很好!」

點點頭,對於這七彩鳳凰的識趣表現令「我」非常滿意,既然目的已經達到看著時間也不早了,「我」自然起身打開門準備回卧室休息。

「呃!主、主人,您不進行滴血認主的儀式嗎?」

看見「我」要起身離去,七彩鳳凰小心翼翼地開口問道一臉的讒媚。心裡卻直嘀咕自己到底認了個什麼樣的主人,看著好象什麼都知道,可怎麼這樣一個簡單問題卻顯得這麼無知得可笑——也不怕自己表面上答應背地裡搞鬼,不管怎麼說它好歹也是最先進的生化智能武器,儘管機器人守則第一條上註明了永不背叛主人,否則將受到消失的懲罰,可它雖然也算機器人的一種,但它更是一種功能強大可怕的超級武器,按正常規則應該進行最高級的認主密碼鎖定程序,只不過它的製造者惡搞的把密碼鎖定程序改成了玄幻小說中的滴血認主罷了。

「呵!你不是自稱聖獸不肯承認自己是智能武器的真實身份嗎?那好,我尊重你的選擇,既然你覺得自己已經有了尊嚴,那滴血認主的儀式我當然要選一個好日子來進行,畢竟——我還是非常喜歡你這個小東西的……」

雖然嘴上說得漂亮可實際屋子裡除了七彩鳳凰這個笨蛋外,其餘兩個人都明白。不是「我」不想現在就進行認主儀式,畢竟這小東西可是那時最後開發出來厲害非常的一種超武器,只有立刻成為它的主人進行鎖定后,一切才會讓「我」後顧無憂。

但那個該死的製造者,簡簡單單的密碼鎖定就行了,為什麼弄個滴血認主的玩意兒出來,現在如果進行認主的話不就便宜了那個被「我」壓在靈魂深處的小丫頭了嗎,甚至說不定那小丫頭會趁機奪回身體的控制權,自然沒有人會傻得給自己的敵人製造機會,一切只好等到江玉郎那邊消息回來,使「我」能回到自己的身體里時才進行認主儀式了。

「謝謝您,主人!」

自然這笨笨的七彩鳳凰不知「我」的真實想法,感動得大眼淚汪汪。

「真是羨慕你……」

深明「我」心的多羅自然在這時加上一句,讓七彩鳳凰這個小笨蛋對「我」的好感呈幾何上升。呵呵!幾句睜眼瞎話就得到一件超級武器,這筆買賣划算啊! ?以下為00收集並整理,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

「你你到底是人是妖」一個臉膛黝黑的男人,手裡哆哆嗦嗦地舉著一把鐵鍬,聲音顫抖的沖卓曄說道。

他身後的十來個人,也都驚恐的瞪著卓曄,手裡都拿著鐵鍬、鋤頭之類的東西。

是人是妖卓曄的嘴角抽搐兩下,我還人妖呢看著面前的這些人,身穿布褂子、腳蹬手工布鞋,用方巾或簪子束著長發,均是古裝打扮。

再看自己,白色短袖t恤、藍色牛仔褲、旅遊鞋、腰間系著一件深藍色休閑外套、背上背著一個雙肩旅行包,手腕上帶著一塊指南針手錶,鼻樑上卡著的茶色太陽鏡遮住了大半張臉,長發扎了馬尾甩在腦後,一手拿著個望遠鏡、一手拎著個旅行保溫杯

沒有攝像機、沒有導演、沒有任何工作人員和道具,卓曄不會傻到認為這是在拍古裝戲

卓曄的大腦快速的轉動,前一分鐘她還在西安翠華山的某山洞裡,她看見石壁上有一幅奇怪的壁畫,鬼使神差的就伸手撫了上去,然後一陣眩暈感襲來,她忍不住閉了一下眼,再一睜眼,她就空降在這莫名其妙的地方了

自己的出場太過詭異,難怪面前的這些人把她當妖怪

再次打量了一番這些人的復古裝束,她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這場景讓卓曄想起了好友莫驕陽經常在她耳邊念叨的一個詞穿越時空

卓曄欲哭無淚,這麼天方夜譚、這麼匪夷所思的事情,不會真讓她攤上了吧

「你,你到底是何方妖孽」那個臉膛黝黑的男人見卓曄不說話,再一次開口問道,並且壯著膽子向前湊了一步,手裡的鐵鍬也攥得越發的緊了。

隨著黑臉男人的靠近,其他人也都跟近了一步,看來,這個黑臉大漢是這群人的首領人物。

卓曄依舊沒有吭聲,她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抓緊時間迅速的觀察當前的環境,四周是一大片農田,右側不遠處是巍峨的青山,看來是這是鄉野郊外。觀察完畢,卓曄馬上做出了決定,轉身,撒腿沖那深山奔去

她心裡清楚,同這些親眼看見她從天而降的人是解釋不清自己的來歷的,從他們的裝束來看,自己顯然是掉到了某個古代時空,古人都是迷信的,若是被他們抓住,很有可能把她當妖怪燒死為今之計只有先逃離這裡再說

那群人見卓曄一語不發的轉身就跑,均是一愣,隨即明白過來,這「妖怪」要逃黑臉男人一聲呼喝,帶著眾人追了上去。

卓曄平時很喜歡運動,身體素質不錯,跑得飛快,而那些人已認定了卓曄是妖怪,心裡害怕,只是象徵性的吆喝追趕一陣兒了事,卓曄很順利的就擺脫了那些人。

不提那群人如何回家壓驚,但說卓曄逃進山林深處后,確定後面已無人追趕了,便靠著一棵老樹坐著下來。

喘息了一陣后,卓曄摘掉太陽鏡,將一隻鏡腿掛在t恤的領口上,心裡開始反覆的思考一個問題:「真的穿越了嗎真的穿越了嗎會不會是在做夢」

傻愣了半晌后,卓曄伸出兩根指頭就在自己胳膊上擰了一把,「啊疼」卓曄苦笑,看來不是夢。

她嘆了口氣,站起身來,拍拍身上的塵土,舉起望遠鏡四處看了看,之後尋了一條山路向前走去。

不知走了多遠,太陽已漸漸偏西,卓曄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已經下午三點多了,舉起望遠鏡又四處望了望,發現山下不遠處有一個小村莊。她仔細觀察了一番,發現這村子並不大,每戶均是茅草土屋、木頭籬笆,木格窗戶上糊著窗戶紙,個別院子里有農婦在喂著家禽,村頭還有幾個孩子在玩耍。

看著這遠古的建築風格和那些古裝打扮的人,卓曄心底最後的一絲僥倖的希望也破滅了,看來,先前在農田裡見到的那些人,不是自己的幻覺啊

ps:女主的名字,卓曄的「曄」字,讀音ye,四聲,因有讀者問我,便在此說明一下。00收集並整理,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 ?以下為00收集並整理,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

「你你到底是人是妖」一個臉膛黝黑的男人,手裡哆哆嗦嗦地舉著一把鐵鍬,聲音顫抖的沖卓曄說道。

他身後的十來個人,也都驚恐的瞪著卓曄,手裡都拿著鐵鍬、鋤頭之類的東西。

是人是妖卓曄的嘴角抽搐兩下,我還人妖呢看著面前的這些人,身穿布褂子、腳蹬手工布鞋,用方巾或簪子束著長發,均是古裝打扮。

再看自己,白色短袖t恤、藍色牛仔褲、旅遊鞋、腰間系著一件深藍色休閑外套、背上背著一個雙肩旅行包,手腕上帶著一塊指南針手錶,鼻樑上卡著的茶色太陽鏡遮住了大半張臉,長發扎了馬尾甩在腦後,一手拿著個望遠鏡、一手拎著個旅行保溫杯

沒有攝像機、沒有導演、沒有任何工作人員和道具,卓曄不會傻到認為這是在拍古裝戲

卓曄的大腦快速的轉動,前一分鐘她還在西安翠華山的某山洞裡,她看見石壁上有一幅奇怪的壁畫,鬼使神差的就伸手撫了上去,然後一陣眩暈感襲來,她忍不住閉了一下眼,再一睜眼,她就空降在這莫名其妙的地方了

自己的出場太過詭異,難怪面前的這些人把她當妖怪

再次打量了一番這些人的復古裝束,她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這場景讓卓曄想起了好友莫驕陽經常在她耳邊念叨的一個詞穿越時空

卓曄欲哭無淚,這麼天方夜譚、這麼匪夷所思的事情,不會真讓她攤上了吧

「你,你到底是何方妖孽」那個臉膛黝黑的男人見卓曄不說話,再一次開口問道,並且壯著膽子向前湊了一步,手裡的鐵鍬也攥得越發的緊了。

隨著黑臉男人的靠近,其他人也都跟近了一步,看來,這個黑臉大漢是這群人的首領人物。

卓曄依舊沒有吭聲,她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抓緊時間迅速的觀察當前的環境,四周是一大片農田,右側不遠處是巍峨的青山,看來是這是鄉野郊外。觀察完畢,卓曄馬上做出了決定,轉身,撒腿沖那深山奔去

她心裡清楚,同這些親眼看見她從天而降的人是解釋不清自己的來歷的,從他們的裝束來看,自己顯然是掉到了某個古代時空,古人都是迷信的,若是被他們抓住,很有可能把她當妖怪燒死為今之計只有先逃離這裡再說

那群人見卓曄一語不發的轉身就跑,均是一愣,隨即明白過來,這「妖怪」要逃黑臉男人一聲呼喝,帶著眾人追了上去。

卓曄平時很喜歡運動,身體素質不錯,跑得飛快,而那些人已認定了卓曄是妖怪,心裡害怕,只是象徵性的吆喝追趕一陣兒了事,卓曄很順利的就擺脫了那些人。

不提那群人如何回家壓驚,但說卓曄逃進山林深處后,確定後面已無人追趕了,便靠著一棵老樹坐著下來。

喘息了一陣后,卓曄摘掉太陽鏡,將一隻鏡腿掛在t恤的領口上,心裡開始反覆的思考一個問題:「真的穿越了嗎真的穿越了嗎會不會是在做夢」

傻愣了半晌后,卓曄伸出兩根指頭就在自己胳膊上擰了一把,「啊疼」卓曄苦笑,看來不是夢。

她嘆了口氣,站起身來,拍拍身上的塵土,舉起望遠鏡四處看了看,之後尋了一條山路向前走去。

不知走了多遠,太陽已漸漸偏西,卓曄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已經下午三點多了,舉起望遠鏡又四處望了望,發現山下不遠處有一個小村莊。她仔細觀察了一番,發現這村子並不大,每戶均是茅草土屋、木頭籬笆,木格窗戶上糊著窗戶紙,個別院子里有農婦在喂著家禽,村頭還有幾個孩子在玩耍。

看著這遠古的建築風格和那些古裝打扮的人,卓曄心底最後的一絲僥倖的希望也破滅了,看來,先前在農田裡見到的那些人,不是自己的幻覺啊

ps:女主的名字,卓曄的「曄」字,讀音ye,四聲,因有讀者問我,便在此說明一下。00收集並整理,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 ?以下為00收集並整理,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

卓曄知道自己這身現代裝束在這些古人眼裡,一定是驚世駭俗的,不敢冒然的進入村子,沉思了片刻后,決定天黑以後下山想辦法弄身古裝的衣服再做打算。

在一個樹樁上坐下,卓曄獃獃地望著天,半晌后,方才長嘆一聲,自語道:「穿了也好」

想來她那已離婚多年且已各自成家的明星媽和富豪爸,也不會太在意她的失蹤吧卓曄唇角扯出一絲嘲諷的笑容,這麼多年來,只有每月固定打入她賬戶的兩筆錢,能讓她幻想一下他們還沒有完全遺忘自己

「咕嚕嚕」卓曄的肚子忽然抗議似的叫喚起來,她才想起自己似乎沒有吃午飯取下了背上的旅行包,翻出一盒餅乾,就著保溫杯里的溫水,吃了起來。

一邊吃著,一邊想著莫嬌陽曾經絮絮叨叨的給她普及的穿越知識,什麼胎穿、魂穿、身體穿還有某某部作品里的女主穿越時帶過的物品,手機、筆記本、手槍

卓曄正在往嘴裡送餅乾的手忽然一頓,瞥了一眼腳邊的旅行包,嘴角抽了又抽,她喜歡獨自一人去旅行,且每次出門前都會做相當充分的準備,因此她這個旅行包裡面可是裝了不少的旅行必備物品呢

卓曄心裡苦笑:「自己應該算得上是裝備比較齊全的穿越女主了吧」

吃了半盒餅乾,卓曄感覺胃裡舒服了不少,將剩下的半盒餅乾又重新放回包里,其實吃得不算太飽,但考慮到所帶食物不多,也不知何時能解決生計問題,還是盡量省著點吧

卓曄搖了搖手中的保溫杯,發現杯里沒多少水了,起身來到溪邊,皺眉看著那還算清澈的溪水,心裡有些犯嘀咕,也不知這沒有經過過濾的水能不能喝不過,這應該是個無化工污染的時代吧那這溪水,勉強也該算天然純凈水吧

不管那麼多了,反正喝不死人,即便鬧肚子,自己還帶有瀉立停卓曄一咬牙,蹲下身去,將保溫杯灌滿了溪水。

又休息了一會兒,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卓曄嘆了口氣,該準備下山了,也不知道以後的路要如何走,迷茫啊

卓曄拿出旅行包里的眼鏡盒,將掛在衣領口的太陽鏡取下來放進盒內,把望遠鏡帶在脖子上,從旅行包里取出一支小手電筒,解下腰間系著的外套穿好,背上旅行包,一切準備妥當,方才順著山路下了山。

她在村口的樹林里徘徊了一陣,等天完全黑了之後方才進村。

悄悄的一戶挨一戶的查探,卓曄終於在一個小院的晾衣繩上發現了幾件衣物,她小心翼翼的閃身進入院內,隨便拽了一件男式的土布長衫就逃出了院門。

感覺手心有些潮濕,她嘴角扯著苦笑,自己活了二十年,可是第一次做賊啊,真是夠刺激的心裡也不由暗自慶幸:「還好這戶人家沒有狗還好自己的手電筒不是十分亮還好這古代的窗戶紙不是很透亮」

她將那還帶著些許潮意的袍子穿在外套外面,袍子有點長,不過正好遮住了她的旅遊鞋。

這個村子並不大,看上去不過十幾戶人家,一家失竊估計天一亮就會鬧得整個村子都知道,她一個偷了東西的人,此刻是不能敲任何一戶房門要求投宿的。況且,若是不巧的白天里的那些人就是這村子里的村民,恐怕又要把她當妖怪來抓了,她不敢冒這個險。

卓曄背好旅行包,走出村子,順著土路一直前行,打算碰到其他村落時,再做投宿的打算。

抬腕看了看時間,已經走了兩個多小時了,以她的速度,少說也有八、九公里的路程了,連個村莊的影子都沒看到卓曄再一次苦笑,看來只能繼續當夜行人了

又走了大概半個多小時,卓曄忽然發現前面不遠處影影綽綽的好像有一所小房子,她稍作遲疑后,還是抬腳走向了那棟房子,儘管覺得在這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地方,孤零零的立著一棟房子有些詭異,但她此刻是又累又乏,也顧不得許多00收集並整理,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 ?以下為00收集並整理,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

卓曄知道自己這身現代裝束在這些古人眼裡,一定是驚世駭俗的,不敢冒然的進入村子,沉思了片刻后,決定天黑以後下山想辦法弄身古裝的衣服再做打算。

在一個樹樁上坐下,卓曄獃獃地望著天,半晌后,方才長嘆一聲,自語道:「穿了也好」

想來她那已離婚多年且已各自成家的明星媽和富豪爸,也不會太在意她的失蹤吧卓曄唇角扯出一絲嘲諷的笑容,這麼多年來,只有每月固定打入她賬戶的兩筆錢,能讓她幻想一下他們還沒有完全遺忘自己

「咕嚕嚕」卓曄的肚子忽然抗議似的叫喚起來,她才想起自己似乎沒有吃午飯取下了背上的旅行包,翻出一盒餅乾,就著保溫杯里的溫水,吃了起來。

一邊吃著,一邊想著莫嬌陽曾經絮絮叨叨的給她普及的穿越知識,什麼胎穿、魂穿、身體穿還有某某部作品里的女主穿越時帶過的物品,手機、筆記本、手槍

卓曄正在往嘴裡送餅乾的手忽然一頓,瞥了一眼腳邊的旅行包,嘴角抽了又抽,她喜歡獨自一人去旅行,且每次出門前都會做相當充分的準備,因此她這個旅行包裡面可是裝了不少的旅行必備物品呢

卓曄心裡苦笑:「自己應該算得上是裝備比較齊全的穿越女主了吧」

吃了半盒餅乾,卓曄感覺胃裡舒服了不少,將剩下的半盒餅乾又重新放回包里,其實吃得不算太飽,但考慮到所帶食物不多,也不知何時能解決生計問題,還是盡量省著點吧

卓曄搖了搖手中的保溫杯,發現杯里沒多少水了,起身來到溪邊,皺眉看著那還算清澈的溪水,心裡有些犯嘀咕,也不知這沒有經過過濾的水能不能喝不過,這應該是個無化工污染的時代吧那這溪水,勉強也該算天然純凈水吧

不管那麼多了,反正喝不死人,即便鬧肚子,自己還帶有瀉立停卓曄一咬牙,蹲下身去,將保溫杯灌滿了溪水。

又休息了一會兒,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卓曄嘆了口氣,該準備下山了,也不知道以後的路要如何走,迷茫啊

卓曄拿出旅行包里的眼鏡盒,將掛在衣領口的太陽鏡取下來放進盒內,把望遠鏡帶在脖子上,從旅行包里取出一支小手電筒,解下腰間系著的外套穿好,背上旅行包,一切準備妥當,方才順著山路下了山。

她在村口的樹林里徘徊了一陣,等天完全黑了之後方才進村。

悄悄的一戶挨一戶的查探,卓曄終於在一個小院的晾衣繩上發現了幾件衣物,她小心翼翼的閃身進入院內,隨便拽了一件男式的土布長衫就逃出了院門。

感覺手心有些潮濕,她嘴角扯著苦笑,自己活了二十年,可是第一次做賊啊,真是夠刺激的心裡也不由暗自慶幸:「還好這戶人家沒有狗還好自己的手電筒不是十分亮還好這古代的窗戶紙不是很透亮」

她將那還帶著些許潮意的袍子穿在外套外面,袍子有點長,不過正好遮住了她的旅遊鞋。

這個村子並不大,看上去不過十幾戶人家,一家失竊估計天一亮就會鬧得整個村子都知道,她一個偷了東西的人,此刻是不能敲任何一戶房門要求投宿的。況且,若是不巧的白天里的那些人就是這村子里的村民,恐怕又要把她當妖怪來抓了,她不敢冒這個險。

卓曄背好旅行包,走出村子,順著土路一直前行,打算碰到其他村落時,再做投宿的打算。

抬腕看了看時間,已經走了兩個多小時了,以她的速度,少說也有八、九公里的路程了,連個村莊的影子都沒看到卓曄再一次苦笑,看來只能繼續當夜行人了

又走了大概半個多小時,卓曄忽然發現前面不遠處影影綽綽的好像有一所小房子,她稍作遲疑后,還是抬腳走向了那棟房子,儘管覺得在這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地方,孤零零的立著一棟房子有些詭異,但她此刻是又累又乏,也顧不得許多00收集並整理,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 第三至四章破廟裡的極品美男們(本章免費)

走近了那棟房子,卓曄才發現這是一座廢棄的小廟,心裡琢磨著,就在此處將就一晚吧,這裡的季節應該是夏末,夜晚還是很涼的,這廟看上去雖然殘破,但好歹也能避避風。

卓曄剛要向廟門走去,忽然發現廟左側好像有什麼東西,用手電筒照了照,竟是一輛馬車,只是大半個車身和馬身被兩棵古樹遮住了,天又比較黑,先前才沒有發現。

卓曄不由暗自抿了一下嘴唇,仔細看向那個小廟,果然發現從裡面還透著些許的光亮,看來已經有人在此歇息了啊!

卓曄沉思了片刻后,伸手在地面上摸了兩把土灰揉在了臉上,她知道自己的相貌大多遺傳了她那個美麗的明星媽媽,這麼做多少能防範一下別人對她起邪念,畢竟,她不知這廟裡的是什麼人,還是小心些為妙。之後關上了手電筒,摘下胸前的望遠鏡,將其放進旅行包,方才抬腳向廟內走去。

廟面的情形讓卓曄微微一愣,裡面有三個人,是三個男人!看上去是兩個富家公子和一個小廝。

一個身著黑衣的男子靜默的坐在火堆旁,卓曄進得廟來,他連眼皮都不曾抬一下。另一個倚靠在牆角草堆上的白衣男子倒是沖卓曄溫和的笑了一下,而那個正在往火堆里添著柴禾的青衣小廝,則戒備的看了她一眼。

卓曄並不喜歡無故和陌生人打交道,索性也不說話,揀了一個乾淨的角落坐了下來,那火堆燒的很旺,雖然卓曄離得較遠,卻也分享了不少暖意。

離開那個村子后,卓曄就一直急著趕路,此刻得以休息,才覺得肚子餓得難受,算來,只下午在山上吃了點東西,到現在已經七個小時左右沒有進食了。

卓曄掏出紙巾擦了擦儘是泥土的手,之後拿那吃剩的的半盒餅乾,一邊吃著,一邊暗自打量廟裡的這幾個人。

那黑衣男人大概二十六七歲的年紀,長了一張稜角分明的帥臉,冷峻的氣質中透著掩不住的高貴,這是個十分出色的男人,不過就是太冷了!那張冰山臉上明顯的寫著四個大字——生人勿近!

再看那個倚靠在牆角的男人,看上去比黑衣男小上三、四歲的樣子,生得也極其俊美,與那冰山男的冷冽不同,這是個溫文如玉的俊雅青年,一身月白色的長衫很配他那出塵的氣質,卓曄注意到他的臉上泛著不正常的紅潮,並時不時的低聲壓抑的清咳一下,好像在極力隱忍著身體的不適。原來這是個病號,卓曄心道。

白衣男子發現卓曄在打量他,便回了她一個淡淡的微笑。偷窺被發現,卓曄有些尷尬,忙別開了目光,不料卻與那也正在打量她的清秀小廝對了正著,卓曄學那白衣男子也沖他扯動了一下嘴角,那小廝瞪了她一眼,扭過臉去。

「隨便在個破廟,也能遇到兩隻極品美男,自己還真是走運!」卓曄自嘲的搖搖頭,將剩餘的幾塊餅乾吃盡,對著那包裝盒暗嘆一聲:「永別了,康師傅美味酥……」

「咳……咳、咳……」一串急促的咳嗽聲驟然的響起,在這安靜的廟裡尤為突兀。卓曄暗自一嘆,這個白衣病號到底是忍不住了……

「公子——!」青衣小廝的身軀一震,丟下手中柴禾奔至白衣男子面前,一臉的焦急,卻又有些不知所措,只能不停的輕拍白衣男子的後背。

「七弟,你覺得怎樣?」黑衣男子的冰山臉終於有了一絲瓦解的跡象,神色擔憂的問道。他的聲音很好聽,不過卻有些清冷。

「三哥不用擔心,咳,咳……只是小風寒而已……咳……不會有事的……」白衣男子斷斷續續的說道。

黑衣男子聞言,緊緊的抿著嘴唇,半晌后,方才再次開口道:「天一亮,我們就趕路!」

白衣男子勉強的回了黑衣男子一個微笑,輕聲道:「咳……好,聽三哥的……咳咳……」

「公子,你要不要喝點水?」青衣小廝一邊拍著白衣男子的後背,一邊開口詢問道。

「好……」白衣男子點頭。

那小廝趕緊取過水囊,拔開塞子,送到了白衣男子嘴邊,白衣男子喝了兩口后,靠在那裡低低喘息。

一旁的卓曄暗自挑眉,風寒?就是感冒吧?想不到長得這麼好看的男人身體竟如此的弱,一個感冒也能把他折磨成這樣,果然,好皮囊沒有好身體重要啊!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