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杉立刻就知道。後患無窮。

燕孤峰不會善罷甘休。

不過呢,燕孤峰有一個女兒,燕飛霞在真龍雲鐵城中學習,如果殺了也是結下很深仇怨,現在留了一線,將來還有化解的可能。

慢慢把信收了,蘇杉深深出一口氣:「既然家族穩定下來,我就可以安心下來在雲鐵城中謀取實力了,你們的修為最近大有增加啊。」

「那是當然,我們地位在家族中水漲船高,得到不少資源,甚至家族之中一位天玄的元老都出來,替我伐毛洗髓,擴大氣海。他們也希望我再接再厲,衝擊天玄,一旦成為雲鐵城的精英學生,家族在聖祖皇朝中,都可以得到很大的好處。」

李鶴興高采烈。

「蘇杉兄,你是我們聖王黨的領袖,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夠晉陞到達天玄?」梁冬道:「按照你的實力,其實已經可以和天玄的高手抗衡,但是現在卻不能夠晉陞,是因為修行的玄力太過特殊,導致不能夠晉陞是嗎?現在不知道是缺乏什麼,說出來,我們兄弟一起為你想辦法。」

「不錯,我們現在在家族之中可以得到極大的好處,說不定你缺少什麼東西,我們可以幫助你呢?」華寅虎深深知道,如果蘇杉晉陞天玄,他們的好處是什麼。

「我現在欠缺的就是可以增加生命精華本源的靈丹妙藥,只要有足夠的這種靈丹,就可以晉陞。怎麼,你們難道有辦法?」蘇杉眼神一亮。

「增加生命精華本源的靈丹?」四人對望一眼,顯得有一些為難:「像九轉金丹,紫金強脈丹這種,都是天地之間罕見的奇珍,如果還要找到大量的……我們家族恐怕傾家蕩產都承受不起。」

「這樣啊……」蘇杉眼神黯淡了下去。

「不過,也並不是沒有辦法,我們可以完成雲鐵城的任務。」李鶴想了想,突然眼神一亮,憑藉蘇杉兄的修為,也不是完不成。

「是什麼?」

蘇杉連忙問道。

魔法的學術時代 「有一宗任務,是要進入咱們豐饒大陸上,最為危險的地域之一,天屍墳場,尋找咱們雲鐵城失落的聖物碎片,每尋找到一片,都會得到大量的獎勵,而且在天屍墳場之中,醞釀著一種靈泉,叫做生命之泉,傳聞之中,每一滴都可以增加大量的生命本源精華,比任何金丹靈藥都要提升得快速。曾經,在數十年前,我們雲鐵城的一些弟子進入其中,獲得了到了生命之泉,立刻就晉陞天玄了,擁有生命之泉,修鍊到達天玄是易如反掌……而且,生命之泉是天玄高手衝擊關口,最好的靈藥,因為蘊含無窮無盡的生命,正可以讓天玄高手多次奪命!太子,傳聞中就是擁有很多生命之泉,才一步步的衝破了奪命九重。晉陞到達無敵的境界。」

李鶴舔舔嘴唇。

「生命之泉?」蘇杉一聽,就知道這是一種驚天動地的靈藥。

「天屍墳場之中,肯定危險重重吧。」

他想起了黑屍山脈。

那黑屍山脈深處是一座座的墳墓,都有許多殭屍。更有傳聞之中的千年屍王在其中,這豐饒大陸上的絕地,天屍墳場更是非同小可。

「我對於豐饒大陸的地理其實並不熟悉,這天屍墳場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蘇杉問道。

他進入雲鐵城的時間還短暫,各種醫藥。煉丹,天文,地理,歷史……都簡直一竅不通,在燕都城楊家的時候,只會玄力修鍊,哪裡會教授他這些亂七八糟的知識?

只有在雲鐵城中不斷的聽課,才能夠知道豐富的知識。

「天屍墳場是豐饒大陸上的絕地之一,非常的危險,其中外圍有黑屍山脈。煞屍山脈,古屍山脈,龍屍山脈,陰屍山脈,魔屍山脈,一層一層,最後才到達天屍墳場,而且那天屍墳場,因為屍氣太過濃郁,扭曲了時空。形成了一個屍界,已經和我們不是同一個空間。以天屍墳場為中央,氣息滲透出來,在豐饒大陸四面八方散布著許多的墳場山脈。一尊尊太古戰場,其中有無數的古屍,屍王,魔煞,妖鬼,不過這些山脈之中。大多數都是上古墳墓,其中埋葬了諸多至寶。所以我們雲鐵城的學生,大多數都喜歡去其中盜墓探寶,有的墳墓之中,甚至埋葬了神兵利器。」

李鶴為蘇杉解釋著。

他們知道得非常之多。

「原來如此,我們燕都城附近的黑屍山脈,居然是天屍墳場的一個入口。」 鮮妻買1送1:寶貝,叫老公! 蘇杉暗暗點頭。

「我們雲鐵城的東面,就是一個巨大的山脈,叫做煞屍山脈,其中深處就可以通向天屍墳場。很低弟子都喜歡進入其中,獵殺妖鬼殭屍的。而且,傳聞每隔一甲子時間,那山脈中就會爆發出來強大的屍潮,是墳場中的魔王想要進攻大陸,把更多的人變成殭屍。所以我們天位弟子時時刻刻的提防著,一般的雜役學生不能夠進入其中,現在我們成為了外院學生,就可以進入其中殺死殭屍,獲得屍核,照樣可以換取功勞點數。」

華寅虎原來打的是這個主意。

「好,那我們這就去吧。」蘇杉也想尋找到傳說中的生命之泉,並且想見識見識,那異度空間,什麼天屍墳場到底是什麼樣子的。

他是第一次聽說了,在豐饒大陸上,居然有著異度空間一說。

不過,當日父親楊戰說起母親在懸空山,自己問懸空山在什麼地方,父親也說不在這個世界上,那懸空山也有可能是一個異度空間之中。

這種開闢空間之能力,已經超越了他想象的範疇。

「如果能夠尋找到生命之泉,那大哥二哥,父親都能夠修鍊成天玄了啊。」蘇杉站起身來,商量一陣,和五人走了出去。

各自把東西都準備好,離開了雲鐵城,向東出發。

此時已經是到了新春,大地回暖,許多地方的積雪早就融化了,一輪暖烘烘的太陽掛在頭頂上,使得大地上面衍生出來了植物的嫩芽。

蘇杉等人離開雲鐵城,快速飛奔,御氣飛行,到達天黑的時候,終於看到了一座巨大無比,橫貫東南,其中煞氣深深,飛鳥難過。

「光明玄力!」

華寅虎手指一動,一團玄力極其耀眼,照耀數里,驅散了雲霧。

隱隱約約,蘇杉就感覺到,從前面漆黑巨大的山脈之中,傳遞出來了腐朽的屍氣,有毒,人聞到了鼻子中,很有可能就會中毒。

當然他無所謂,在強烈的毒性,都可以直接沾染上身軀。

「走吧,我們進入這煞屍山脈中。」華寅虎招呼一聲。

就在他話音剛落,突然遠處傳達出來了破空之聲,似乎是有很多人飛了過來。

嗖嗖嗖……

強大的氣息也從衝天降落。

「天玄高手!」蘇杉一驚,就看見了足足數十個雲鐵城的學生,出現在了不遠處,似乎也要進入煞屍山脈,通過山脈中的通道,進入傳說中的天屍墳場。

蘇杉一眼就看了,足足有四個天玄的強者,其中三個人,都是身穿青色衣服,頭上系白絲巾,居然是「君子黨」的成員,而另外一個,赫然是楚天歌!

一下來了四個天玄的強者,還有許許多多地玄弟子,蘇杉五人下意識的退後。

但是,那「楚天歌」何等眼尖?(未完待續。) 「現在帶我去找福老大吧。」問清楚了東西的去向,李學浩不願再耽擱下去,指揮著胖男生帶他去找人。

「是。」胖男生根本身不由己,對福老大他驚恐不已,心裡絕對不想在這個時候去見福老大,然而身體卻做出了與他心中想法完全相反的動作。

臨離開之前,李學浩看了看山本綾音和山本良太兩姐弟:「綾音,良太,你們先回去吧,我等一下去找你們。」

「真中,我們一起去!」山本良太一臉「有難同當」的架勢,儼然忘了某人那非人類的實力。

山本綾音同樣不放心,不肯離去,卻對弟弟斥道:「良太,你先回去。」

「姐姐……」

「聽到沒有!」山本綾音眼睛一瞪。

山本良太頓時縮了,不敢再爭辯。

看山本綾音一臉堅決,李學浩就知道勸不了她不跟去,想想有自己在,她肯定不會出問題,便同意下來。

「彩芽,你留在家裡。」山本綾音又對一旁猶豫不決似乎也想跟去的小女生叮囑道。

「我知道了,綾音姐姐。」或許知道事情是因自己而起,小女生此刻也顯得很乖巧。

……

決定了去的人,李學浩指揮起胖男生帶路。

路上問了胖男生一些情況,福老大其實算不上什麼幫派的頭目,他也只是剛高中畢業而已,但是畢業之後沒有去找工作,而是聚集了幾個同樣是不良少年的傢伙,專門敲詐勒索附近學校的學生,聽說還把自己的父母給氣死了。

一行三人在胖男生的帶領下,很快抵達福老大的住處。

這是一棟普通的民居,和周圍的房子一樣,不過也有不同的地方。

房子前的庭院里亂糟糟的,堆滿了很多雜物,除了中間一條小路可以直通門外,剩下的空間幾乎都無法落腳。

從這就可以看出,主人顯然非常懶惰,都不知道有多久沒有清理過前院了。

幸好垃圾有固定的垃圾車會來拉走,不然情況可能更糟。不過人接近時,還是聞到了一股若有若無的臭味。

都不知道主人是怎麼可以在這樣的環境下生活下去的。

胖男生因為被控制了,身體無法動彈,所以就算聞到了臭味,也只能強行忍受著,除非他不呼吸。

山本綾音卻捏著鼻子,眉頭緊緊皺了起來,顯然這裡的氣味讓她很難受。

李學浩看得有些心疼,勸道:「綾音,你先離開吧,我和他進去就可以了。」

「不,沒有關係。」山本綾音搖了搖頭,堅決不離開。

李學浩心裡嘆了口氣,暗中用靈氣給她製造了一個隔絕的空間,讓她聞不到那些異味,這才轉頭看著眼前這棟像垃圾山一樣的房子,眼底里的金芒一閃而過。

這可不是一棟普通的宅子,嚴格說起來,是一幢凶宅。

剛剛看到的時候,李學浩就察覺到了不對勁,房子周圍隱隱地被兩股煞氣包裹,這是代表之前有人曾經在這裡非正常死亡,所以化為怨靈徘徊在周圍。

但不知道什麼原因,這兩股非常凶厲的煞氣居然沒有辦法衝進屋裡,所以住在房子里的人才能活到現在,否則估計連骨頭都不會剩下來。

兩股煞氣,代表了兩個人,在法眼之下,李學浩已經看清了那兩個凶靈就飄在庭院的上空上,冷冷地注視著房子的動靜。

那是一男一女兩個中年人,長相都普普通通,看著房子臉上有不舍和怨恨。

見到兩個凶靈,李學浩一瞬間想起了胖男生在路上所講的關於福老大的事情,他曾經氣死了自己的父母,也許這對中年男女的靈體就是福老大的父母。

不過……

李學浩目光猛地一冷,看那兩個中年男女的靈體,他們顯然不是被氣死的,而是被人殺死的,死前還很痛苦。

比如兩人的脖子上都有一道巨大的豁口,看上去就好像脖子上的腦袋只是掛在上面,而不是正常生長在上面,這說明他們是被人用利刃砍開了脖子而死亡。

而且如果不是生前有過太過劇烈的痛苦回憶,死之後的靈體也不會這樣,會變得和沒有受傷一樣。

下手的人真的很狠,這也是李學浩目光發冷的原因,想到胖男生所說的「氣死父母」的流言,或許殺死他們的人,就是……

希望不是他所想的倫理悲劇,不然,他都不敢保證是不是會打破不開殺戒的禁律。

「去敲門!」看了一會之後,李學浩吩咐胖男生去敲門。

胖男生戰戰兢兢地通過中間那條小道,走到門前,然後敲了敲門。本來門邊是有門鈴按鍵的,但是早已經破壞了,所以只能敲門。

下面所發生的動靜,並沒有驚到庭院上空的那兩個靈體,或許它們有著一個執著的目標,所以對別人沒有絲毫興趣。

李學浩並不覺得意外,因為兩個靈體儘管看上去很兇,但也只是針對某個人而已,而且因為已經存在了一段時間,它們身上的煞氣已經開始在漸漸消散中,或許再過一段時間,可能就會徹底地灰飛煙滅。

敲門過後,房子里終於傳出了動靜,一個大嗓門的聲音在還沒開門之前就已經喊了起來:「是哪個混蛋打擾本大爺,被我抓到的話,你就死定了!」

接著門被打開,一個看上去頂多二十歲的黃毛青年探出半個身體來,見到門外的胖男生時,眼裡凶光一閃,但嘴角卻笑了起來:「原來是一角,喂,小鬼,你又有什麼好東西貢獻給本大爺嗎?」

胖男生被控制了身體,根本無法自由答話,此刻他心裡害怕極了,但是偏偏無法說話求饒。

李學浩走上前去,控制著胖男生讓開身形,走到黃毛青年面前,淡淡地說道:「是我找你。」

「又一個小鬼?」黃毛青年眼裡又是凶光一閃,不過當看清眼前少年身後還跟著一個漂亮可愛的少女時,頓時笑容滿面,「小鬼,是你找我嗎?哈哈哈,還帶了一個大美人來,很好,很好,喂,快進來吧。」說著,他主動把身體讓開。 ?瞬間就看見了蘇杉。

「是你?」

他對蘇杉記憶深刻,當初在古城之中,蘇杉擊敗了宋海山,還只是玄力八段「化氣」的修為,他曾經對雲沁許諾,只要雲沁能夠欠他一個人情,他就出手殺了蘇杉。不過雲沁沒有答應,另有打算。

正因為如此,他一下降落下來,目光就鎖定了蘇杉。

其實,他卻不知道,蘇杉是在他和荊無血戰鬥,把他擊退的那個人,如果知道了恐怕會吐血。

當日漫天大雪,蘇杉施展四季劍術,冬雪玄力,還有冥神之鎧,根本讓人看不出來半點自身面目,甚至氣息都是地獄魔神一般的煞氣,任憑誰都無法看出來,眼前這個雲鐵城外院學生,是當日那個神秘人。

「怎麼?楚天歌,你認識這個學生?不過是一群外院學生而已,走吧。我們進入這煞屍山脈,尋找到達扭曲的時空,進入天屍墳場才是正經,馬上屍潮就要爆發,到時候那些殭屍攻出來,可是大事。」

一個天玄的精英學生看了看蘇杉等五人一眼,對著楚天歌道。

「這幾個學生,在我眼裡都是螻蟻一般的東西,根本算不了什麼,不過這個學生你別小看了。可是在玄力八段的時候,就擊敗了地玄學生的人物。而且和雲沁有很深的淵源,現在雲沁是咱們精英雲鐵城的風雲人物,得到太子的培養,在衝擊天玄,不日就要成功。傳聞之中,太子都似乎給了她三滴生命之泉。」楚天歌指著蘇杉,臉色似笑非笑。

「天歌師兄,諸位師兄,我們有禮了。不敢耽誤諸位師兄的大事。」華寅虎看見楚天歌似乎對蘇杉不懷好意,連忙要離開。

冷情大少復仇新娘 「慢著!」

楚天歌突然陰森森的說話了。

蘇杉心中一動,停留下來腳步。他知道楚天歌這人,十分深沉。對自己早就沒有好感,恐怕要為難自己。

果然,蘇杉心中剛剛閃爍過這個念頭,楚天歌就道:「蘇杉。你在玄力八段的時候,就擊敗了九段地玄的宋海山,現在已經晉陞到達地玄,想必更為厲害,聽說你服用過攝空神草。不如讓我們看看,你現在的修為到達了什麼境界,有沒有潛力?如果有潛力的話,在場的三位君子黨的高手,也不介意收下你這個成員。」

「哦?」

三個君子黨的首領看著蘇杉,也起了興趣,「居然服用過攝空草,而且在玄力八段的時候就可以擊敗九段,倒是一個潛力苗子,這樣。你把你的玄力全部釋放出來,讓我們看看,如果能夠讓我們滿意的話,就安排你一些任務考驗的忠誠度,就可以加入君子黨。」

「安排一些任務,考驗忠誠度,加入君子黨!」

蘇杉幾乎是在瞬間,就知道了楚天歌是要幹什麼。

按照道理,君子黨是雲鐵城之中第二大黨,僅次於******。加入其中可以得到很好的福利,不過考核異常嚴格,進入其中之後,要進行洗腦等各種訓練。蘇杉根本不願意被束縛。

而且,他現在知道,加入君子黨,要經過很嚴酷的考驗。

很明顯,楚天歌是要讓蘇杉先考驗,就在考驗之中。被殺死。他雖然不是君子黨的人,而是******的成員,但是說話的介意還是有分量的,十有八九這幾個君子黨的高層會聽他的介意,就在這煞屍山脈中進行考驗。

而蘇杉如果不答應加入的話,那就等於是赤裸裸打君子黨這麼多人的臉,將來在雲鐵城之中,舉步維艱。

可謂是一箭雙鵰,隨意一句話,就讓蘇杉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地步。

而且,在說話之間,楚天歌的眼神之中,濃濃陰謀在閃爍著,蘇杉幾乎是可以肯定此人還有不可告人之目的。

「蘇杉,我這是看你有潛力,才推舉你進入君子黨,怎麼樣?雲鐵城之中不知道多少學生想進入君子黨而不可得。」楚天歌又淡淡的道。

「抱歉,我不想加入君子黨,我這個人習慣了自由自在。」蘇杉心中冷笑連連,一句話說了出來,頓時現場的氣氛一下緊張起來。

「小子,你吃了雄心豹子膽?」一個君子黨的內院學生,地玄高手喝道:「別給臉不要臉,三位天玄的精英師兄地位不知道比你高出了多少倍,這樣看得起你,你居然不識抬舉。」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