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剛剛踏入鍊氣化神的門檻他,實力並沒有一如預料中的飆升。

反而是覺得一身上下空蕩蕩的,以前那種渾身元氣鼓盪的感覺,在踏進鍊氣化神的那一刻,就沒有了。

看來是到了吸取虛雲的元氣的時候了。掃了一眼一旁的虛鶴,直接屈指一彈。一道勁風掃過,虛鶴哼都沒哼一聲就直接暈了過去。

神念掃過,小火精轉眼間出現在鼎內,他的神念散出,一個元氣形成的火紅色大手一把撈起虛鶴,轉眼間就消失在了鼎內。

雲升是怕他在強行吸取虛雲的修為的時候。虛鶴突然醒過來打擾到他,這才讓小火精將他送出去。

四面掃了一眼,再沒有了任何顧忌。

雲升散出神念,包裹在虛雲的身上,故技重施。很快的就將虛雲的神念吞噬了好大一部分。

虛雲體內的元氣立刻暴動了起來,他原本就不怎麼強悍的身體,經過這段時間的禁錮,更顯得憔悴。

不過,這些東西不是雲升要顧及的,他關注的只是虛雲的修為。

他要憑藉丹田裡強大的煉化能力,來強奪虛雲的修為,提升自身的修為,同時穩定得來不易的鍊氣化神境界。

感受著越來越混亂的氣息,雲升的手掌貼在了虛雲的丹田上。

他那強橫的神念直接闖進虛雲的體內,包裹著時刻都可能要爆發的先天元氣,吃力的一點點拉向雲升的手掌。

很快的,精純的先天元氣找到了宣洩口,呼嘯著直接衝進了雲升的體內。

即使是他早有準備,也有好幾次的經驗,可虛雲修為的雄渾,還是有些出乎了他的意料。

整個手臂幾乎大了一倍,強烈的脹痛感席捲而來。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他知道他小看了虛雲的修為,卻也沒辦法,只好苦苦的忍受著。

這點考驗不算什麼,當年的萬針灌體,可比這個難受得多,不是一樣挺了過來么?

當這些元氣在轉眼間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沖入丹田的時候,那本來已經融進了神魂體內的金丹,在一瞬間啟動了。

它們齊刷刷的呼啦啦的運轉開來,一股股強大的吸力,在神魂體上憑空產生。

那些混亂不堪的元氣,立刻匯成一片鋪天蓋地的洪流,轉眼間就將雲升的神魂體給掩沒了。

一陣陣實力提升的快意感覺,從靈魂的深處傳來。

嘗到了甜頭的他,神念更加賣力的拖動著虛雲的元氣。

雲升的身體因為元氣的瘋狂運轉而抖動著,一陣陣的漣漪,以他為中心,緩緩的擴散著,蕩漾著。

他的氣勢也在這個擴散和蕩漾中,在緩緩的提升。

這些元氣被吸進神魂體以後,就會迅速的向金丹靠攏,被金丹吸進去,然後又迅速的吐出來,這樣就已經完成了煉化的過程。

這些被金丹吞吐過的元氣,會緩緩的積澱在神魂體內,緩緩的填充著神魂體內的微小縫隙。

更多的元氣,還是和神魂體內的生命能量在嘗試著相互的結合和融合。

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元氣都會和神魂體融合,推動著雲升的修為緩緩進步。

有那麼幾次,一直緊閉著眼的雲升的氣勢強大到了一個頂點,之後整個氣勢又開始緩緩的回落。

他習慣性地一次次的將元氣拚命壓縮,夯實那本身已經極端牢靠的基礎。

一般來說,是要將液化的元氣充滿整個神魂體,基本就達到了鍊氣化神初期的巔峰。

然後就是一點一點的將元氣錘鍊夯實,不求和神魂的融合有多麼完美,因為那是下一步的事情。

在初期,可以說就是能量的積累。

但這個能量達到神魂能容納的極限程度時,就可以開始下一步的修鍊了。

現在的雲升就是這樣,在別人眼裡看來,要想達到初期的巔峰,沒有個幾十上百年的苦修,幾乎不可能。

而他憑藉其變態的吞噬煉化能力,幾乎全盤接受了虛雲的一身修為,其境界自然是水漲船高,蒸蒸日上。(未完待續……) 沒人注意到,在這個生命的禁區里,不僅有人在此,他還成功的在此突破了鍊氣化神的瓶頸。

也沒人注意到虛雲的死活,雲升一番肆無忌憚的狂吸,沉浸在實力飆升的快意中的他,完全忘記了他的掌下還有一個鮮活的生命。

經過了好幾次的氣勢升降之後,最終,他的境界穩定在了鍊氣化神初期的巔峰。

別人數百年不一定能達到的境界,他在十幾年的時間裡,達到了。

他欣喜的看著自己的雙手,感受著自己澎湃洶湧的氣息,一時間恍如夢中。

這兩次被逼進入火坑,逼得他步入了鍊氣化神的境界,也不知道是不是應該感謝逼他下來的人。

『再出去看看,是不是還有人能把我逼下來。』這樣想著,神念就掃向面前不遠的虛雲。

這一看,不由得一驚,急忙伸手摸向虛雲的鼻*.端。

「沒想弄死你啊!只要還有一口氣就好。」他自言自語著縮回了手。

在神念里,此時虛雲的修為最多也就是煉精化氣的入門階段。

他沒想到自己沒注意之下,居然幾乎將這一代人傑給廢了。

他們師兄弟兩個前赴後繼的,將雲升的修為推升了一大截,畢竟這麼多年修鍊不易,他不想讓他們就此死去。

如果僅僅是廢去修為,好像又浪費了一些,不如便宜了自己,既出了心頭的一股惡氣,又提升了自己的修為,兩全其美,何樂而不為呢?

神龍鼎的外面,小火精和鄭廉正坐在鼎邊無聊的打坐。

感受到雲升的神念的時候。兩個傢伙一咕嚕就爬了起來。

微笑著收了神龍鼎,站在小火精和鄭廉的面前,他一身鍊氣化神初期巔峰的修為,讓鄭廉睜大了眼睛。

即使是鄭廉此時也才堪堪穩定住鍊氣化神初期的境界,而雲升這個剛剛突破境界的傢伙,居然已經跑到他的前面去了。

「爸爸。你這是」鄭廉指著雲升張口結舌的說道。

不待他說完,雲升微笑著說道:「我另有際遇,就許你進步,不讓我也進步么?」

然後看向小火精面帶歉容的說道:「小火精,我們來到這裡面已經很久了,也不知道外面是個什麼情況,你的突破稍稍押后吧?」

小火精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

對於這個答案,雲升是有預料的,可心裡還是覺得有些對不住小火精。

不過。既然已經決定了,以後機會多的是,都不是婆婆媽媽的人。

對於他自己兩個神魂的問題,他知道,憑他一個人也許一輩子都搞不清楚,乾脆留到以後再說吧。

一聲清亮的劍鳴聲,一把亮藍色,泛著幽幽寒光的利劍。瞬間出現在了雲升的腳下。

就要催動龍魄劍飛出火窟的雲升,轉眼間發現了情況了。

不對。可哪裡不對呢?

雲升忽然靜止下來,鄭廉和小火精也是茫茫然的摸不著頭腦,疑惑的看著他。

短暫的疑惑之後,他回過神來,自從龍魄劍出現之後,它就沒有像今天藍得這麼耀眼過。

不對的地方就在龍魄劍的身上。悠忽間,龍魄劍出現在了他的手上。

一股逼人的寒意,透出劍身,淡淡的藍芒在劍身上緩緩的流轉。

「好劍啊!」雲升忍不住發出了一聲感嘆。

可是以前為什麼就沒有發現龍魄劍的好呢?

難不成,我自己實力的提升。也會影響到這個劍的成色么?

他不能肯定,也無法驗證,不過,只要這劍越來越好,那就是好事兒。

搞清楚之後,龍魄劍又在一聲清亮的劍鳴之後,出現在了他的腳下。

小火精和鄭廉也都站定到了劍身上,腳底元氣微微催動,一種如絲般順滑的感覺,傳進心裡。

同時,龍魄劍也帶著他們三個騰空而起,盤旋著向上而去,下面繚繞的火焰繚繞著為他們送行。

現在的龍魄劍,不僅看上去威風凜凜,元氣在裡面的運轉也極為高效,御使起來,速度也快上不少。

以比上次上來的時候幾乎快了一倍的速度,很快的來到了那個出口處。

幾乎是毫不留戀的直接就穿了出去。

這裡,雲升已經將它看成了自己的後花園,註定還要回來的。

不說別的,就說那小山一樣的材料,就值得他再次回來。

既然要回來,多看也沒什麼意思,再說了,這裡還是他的傷心地呢。

放下心事,呼吸著外面甜絲絲的微涼空氣,他這才感覺自己又是個人了。

調整了一下心情,這才從神龍鼎里將半死不活的虛雲和虛鶴給放了出來。

「你們回去吧,以後做事記得講講良心,不然,你們的噩夢還沒結束呢。」看著戰戰兢兢,滿眼恐懼的虛雲和虛鶴,雲升雲淡風輕的說道。

那虛雲和虛鶴完全沒有了以前一派高層,仙風道骨的樣子。

一面「是,是,是」的回應著,一面快步離開,那樣子好像生怕雲升反悔,不讓他們離開的樣子。

他們也不想死啊,哪怕是修為盡失,他們也不願意就此失去生命,近千年苦修盡付流水啊!

『面對死亡的時候,任何人都是一樣的,有時候,這些修鍊有成的傢伙還沒有一般凡人來得乾脆。』雲升在心裡默默的對比了一下。

神念波動之下,陶慕華出現在他們的面前,「陶媽媽!」鄭廉第一個歡呼道。

陶慕華臉上一紅,嬌美的白眼一翻:「你是鄭廉?」

她不確定的看著鄭廉問道。

「小鄭廉都長這麼大了,這次過了多少年了呀?」她又轉向雲升問道。

「我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了,不過,鄭廉的長大是另有原因的。」雲升略微解釋了一下。

她轉向小火精疑惑的問道:「那這位是?」

「呃,他是火精,也是最近才修成人形的。」雲升含混的介紹道。

陶慕華的眼睛還是不好矇騙的:「不對吧,公子,為什麼他和你的相貌一個樣啊?」

雲升挺了挺腰板,乾咳一聲之後說道:「在他很小的時候,他那微弱的自我意識被我吞噬了,然後我以自己的神念入主他的身體,當他修成人形的時候,自然而然的就時我的樣子了,很

奇怪么?」

「分身?」陶慕華張大了小嘴兒,一臉不信的喊道。

因為要想練就分身,對神魂修為是有很嚴苛的要求的。

像雲升這樣,在煉精化氣初期,甚至在後天修為的時候就擁有神魂的變態傢伙,在如今的修道界實在是找不到了。

所以陶慕華一時間給震住了。

不過,她很快就回過神來:「師兄,師妹失禮了,以師兄的實力,即使一氣化三清,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一個分身沒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

「師妹,我們之間不用這樣吧,不要說你只是對我失禮,哪怕是對我失」說到這裡,雲升忽然發現這個玩笑開過頭了,一時間愣住了。(未完待續……) 看了看臉色微微泛紅的陶慕華,雲升知道話說的有些過頭了,雖然她不會怪罪什麼,可終究是有些尷尬。

急忙轉移話題:「我們也不知道出來多久了,還是趕快回去,兄弟們應該是擔心很久了吧。」

看著雲升尷尬的臉色,陶慕華面現桃花,唇角微微上翹,雖是笑臉,你卻不敢肯定她在笑。

她雙手搭在身前,微一福身:「但憑師兄吩咐!」

也不知道她說的是回去的事兒,還是剛剛開玩笑的事兒。

正在略顯尷尬的雲升,自然沒有心思去追究她究竟什麼事請但憑吩咐。

劍鳴聲中,龍魄劍出現在了他的腳下。

「慢著!」陶慕華瞪著一雙美目,蓮步輕移,緩緩的繞著雲升轉了兩圈之後,停在他的身前。

&nbsp《.;眼神複雜的緊緊的盯著雲升,看的他都有些心裡發毛,她才開口說道:「沒想到短短時間不見,師兄修為竟然精進到如此程度,師妹在此恭賀師兄修為大進。」

說完話,一個九十度的躬身,拜倒在雲升的面前。

他急忙手忙腳亂的要去攙扶,可又覺得男女有別,縮手縮腳的,他的手最終還是碰到了她的手。

一種柔軟,滑膩,微涼的感覺傳進他的感覺中樞,讓他忍不住渾身一顫,好在他還是順利的抓住了她的手。

輕輕一帶,陶慕華那含羞帶怯的美眸,就出現在他的面前,他好像看到了一對璀璨的明珠發出耀眼的光芒,照徹漆黑長空。

在這麼一刻,他的眼裡只剩下了這一對既溫潤如碧波、又晶瑩耀眼如寶石、還帶著古典的清新味道的美眸。

他知道陶慕華很美,一直都知道。可這麼久以來,他一直刻意的不去正眼看她,哪怕是說話,都會刻意的迴避她的眼神。

他知道這樣做於她是不公平的,於自己也有些違心,對於自己道心的提升。甚至都可能會有影響。

沒想到這次不經意間的眼神接觸,就讓他不能自已,難以自拔。

他扶著她的手,在微微的顫抖,他的臉色也在緩緩的泛紅,呼吸也在這一刻緩緩的急促了些。

感覺到這一切的陶慕華,媚眼輕轉,臻首微垂,輕輕的抽了抽自己的玉臂。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