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丹結成的那一霎那,凡鐵的靈魂猛然間被拉回了身體,與此同時,凡鐵覺得自己像是被澆了一盆冷水!渾身從頭到腳,一片冰冷!但是這種冰冷並不是痛苦的冷,而是冷靜、寧靜、沉著的冷!凡鐵的世界似乎一下子靜了下來,而且慢了下來。他清楚的看到汗毛在微風的拂動下輕輕的搖擺!是看到,是在夜裡看到,而且不是他自己的,而是盤坐的位置理他最遠的申沉的汗毛。院子里盤坐著六人,凡鐵能輕鬆的分辨出每個人的呼吸聲,能毫不費力的聽到每個人的心跳聲。凡鐵的五感,在迅速的膨脹,凡鐵好像飛身在天,俯瞰這個世界,彷彿周邊的一切都在凡鐵的掌控之中。這種感覺,讓凡鐵十分享受。凡鐵也被這種力量深深的折服,這是一種無言的強大,靜默而低調。

提升五感還並不是結成靈丹最大的好處。當靈丹一旦形成,靈魂之力就能夠具現化、作為一種能接觸到的真正的力量來使用!凡鐵可以把靈魂之力直接散發到體外,去探查十分細微的情況!這才是最最重要的能力!常言道:「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現在凡鐵能在對方毫不知情的情況下用靈魂之力探查他周圍的一切!這真是天大的好處了。

當然,靈魂之力也可以用來攻擊,只是,現在來說,它的攻擊力還不是很強,只能起到一些輔助自己和擾亂敵人的作用。

靈丹結成后,凡鐵的腦袋似乎也跟著變靈活了。《威震八方》功法里是有許多晦澀難懂的文字的,但在靈丹結成後幾天的時間裡,凡鐵竟漸漸把《威震八方》的內容讀通了!是以凡鐵才能在兩個月的時間裡就能初步掌握《威震八方》。

凡鐵收穫不小,其他人這兩個月可也沒閑著。

蘇橫是在第二個月開始修習《重拳》的,第三個月的時候,蘇橫便將《重拳》完全掌握。第四個月的時候,他就不再修習功法了,似乎也沒有什麼能讓他看上眼的功法了。《重劍技》雖好,可是蘇橫似乎不用兵器,學了也沒用。其他的還有什麼呢?《劍卷蒼龍》和《海陵槍決》的話,先不說它們也都是配合兵器使用的,就光是它們的等級,蘇橫恐怕就看不上眼。別忘了,蘇橫是擺出了六部「皇級功法」的男人!

在場的只有一部功法對蘇橫有誘惑力——准地級的《威震八方》。可是凡鐵在修習,蘇橫總不能去搶吧?於是第四個月,他就一直在修鍊,專心以提升修為為重了。只是,皇級功法能使那麼好提升的?所以,蘇橫的修為還是煉靈境四級。

申沉和向天陽兩人在第二個月的時候就開始鑽研蘇橫的那六部「皇級功法」了,對於一直接觸不到這麼高級的功法的兩人來說,這三個月的時間,真是讓他們開心死了!他們也不修鍊,終日鑽研功法,自然,效果是顯著的!這幾個月過去,兩人至少沒人掌握了兩部「皇級功法」,還不包括他們之前就會的《劍卷蒼龍》和《海陵槍決》。有所得必有所失,兩人的修為,也沒什麼長進,都還是煉靈境六級。

自從眾人都把各自功法拿出來之後,大家修為的提升速度就明顯的下降了,蘇晴和申浮也不例外。它們兩個修為不高,沒人指點的情況下,修習皇級功法對他們來說有些難度。而現在大家都忙著提升自己的實力,哪裡有時間指點他們呢?他們兩個主要自己先修習些君級功法練練手。君級功法就主要出自申沉和向天陽了,他們兩個君級功法的儲量比較充足。不過,也正因為蘇晴和申浮修為不高,他們兩個突破的仍然是最快的。

儘管主要精力沒放在修鍊上,蘇晴申沉還是又都突破了三級,到了游靈境五級的修為。不用說,他們的實力自然也是增長的最快的!修為幾乎提升了整整一個大層次不說,光是君級功法,每人至少也掌握了五六部了!再讓他們去年比一次,絕對輕輕鬆鬆闖進第四層!運氣好點,說不定三層也有機會!

離半年之期,還有兩個月的時間!剩下的這兩個月里,這一群人究竟能成長到一個什麼樣的地步?

拭目以待吧。

凡鐵睜開眼,陽光正好。看一眼周圍的弟兄們,都盤膝靜靜的修鍊著。

環視了一周后,凡鐵沖某一個方向輕輕的勾了勾嘴角。

從凡鐵結成靈丹的那一刻,凡鐵就發現了在那個方向有位老人在默默的看著他們。

他當然沒有惡意,而且相信這位老人也一定是炎京靈學院爺爺輩的人物了。

凡鐵輕笑了一下后,準備繼續修鍊。

不過,出乎他意料的情況出現了。那個老人竟然朝他們這個方向一步步的走過來了!。

… 38_38583這是從來沒有出現過的,自從凡鐵發現他起,他就一直都沒有動過。

一步步的走過來的,看樣子他也並不著急。那說明應該也沒有什麼大事兒。

凡鐵放下心來,就打算要繼續修鍊。

可他還沒開始修鍊,一個聲音突然在他耳畔響起:「小鐵,你隨我來。」

伴隨著這句話,那老者就在遠處,不再往這邊走了,顯然就是那老者給凡鐵傳的音。凡鐵聽這聲音有些熟悉,只是一時還想不起究竟是誰。

於是凡鐵起身,向那老者的方向走去。

果然是熟人,凡鐵來到近前拱手道:「乾長老。」

原來此人正是炎京靈學院的執法長老——乾坤。

乾坤看了凡鐵一眼,點了點頭,但他的臉色還是那樣的冷峻,沒一絲改變,他手背在後面沖凡鐵鐵道:「你隨我來。」

隨即,凡鐵跟著乾坤緩緩走到了蘇橫洞府外,下了玄武山。

在玄武山下站著兩個人,一個是祝融,另一個是個年輕人。

這年輕人有二十齣頭的樣子,身材挺拔,面容雖不是特別出眾,看上去也覺得格外精神。

凡鐵可以確定自己以前絕沒有見過這樣一個人物,可凡鐵對這個年輕人卻莫名其妙的有種熟悉感!而且那個年輕人見了凡鐵后還非常開心的在沖他笑。

凡鐵還沒開口問一問那個年輕人,他們是不是以前見過,那年輕人就已經先上來抱住了凡鐵。

凡鐵當然能夠躲開,在他眼裡看來這個年輕人的動作實在是太慢了!不過,他沒有躲開,那太不禮貌了。

「鐵哥!終於見到你了!」這年輕人的情緒顯然有些激動,他甚至有些熱淚盈眶。

這個聲音,凡鐵也覺得熟悉,可是凡鐵搜遍了記憶,也還是想不起自己什麼時候曾遇見過這麼一號人物。

凡鐵把這個年輕人扶起來,想安慰他一下,但又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因為自己就是不認識他呀!

凡鐵眼神有些複雜,當然更多是疑惑。

那個年輕人顯然看到了凡鐵眼神中的疑惑,不過他非但沒有因此生氣,反而大笑起來。

「哈哈!鐵哥你現在都認不出我來了!」這個年輕人眼裡滿是得意的道,「你猜猜我是誰?」

他把兩手攤開,擺了個姿勢,站在原地不動。

凡鐵苦笑。隨後他摸著下巴、皺起眉頭繞著這個年輕人看了起來。

繞了兩圈,凡鐵忽然想起了一個人來!

凡鐵急忙跑到前面,兩手扒著這個年輕人的肩膀,瞪大眼睛,吃驚的問道:「你不是,你不會是小俊吧!」

那年輕人-大笑道:「怎麼不是!就是我!」

凡鐵一邊笑一邊搖頭。

他簡直不敢相信,現在站在他面前的這個身材挺拔的、看上去和自己年齡相仿的人居然是張德俊!

兩人抱著不撒手,隨後凡鐵急忙詢問情況。

原來,張德俊自從得到了完整的《涅磐決》之後,每突破一次,他都會變年輕!本來看上去已經是耄耋之年的他,這大半年的時間突破了兩次!這兩次突破讓他成了現在這副模樣。

當初凡鐵還在白鹿靈學院的時候,張德俊就已經是引靈洗骨第二層的修為了,現在他突破了兩次,剛好到了靈竇境一級。

仔細算一算,從上次白鹿靈學院的新生比武大賽到如今,已經有整整八個月的時間了!八個月的時間,才突破兩次,好像速度也不是很快,何況張德俊還是天紅靈根呢。

張德俊是天紅靈根不錯,可《涅磐決》也不是一般貨色!就當初遠古巨魔就說,《涅磐決》至少是皇級下品的功法!

單純靠自己的力量,吸收最單薄的大氣靈乳,修鍊皇級功法,張德俊還能八個月的時間突破兩次!這速度也實在是相當不慢了,其辛勤付出可想而知了。

「小俊你怎麼這個時候來這裡呢?」凡鐵問道。

張德俊神秘的笑道:「你猜?」

凡鐵再看了看張德俊,忽而瞟見張德俊的腰間也掛了一個炎京靈學院的院號牌!

凡鐵驚道:「小俊,你現在也——!」

張德俊點頭道:「沒錯。現在我也是炎京靈學院的學生了。」

祝融在一旁道:「小俊是今年白鹿靈學院年比的第一名。許多比他修為高的學生都不敵他一合之力,他在白鹿靈學院已經找不到對手了。所以,儘管他只有靈竇境一級,但是林雷覺得他完全有資格進入炎京靈學院了,於是就把他推薦了過來。這邊也對他考核了一下。結果——。」

「結果就把這個小牌牌發給我了。」張德俊插嘴道。

祝融笑道:「不錯,正是如此。」

凡鐵大喜。

兩人告別了祝融,凡鐵拉著張德俊就往玄武山上跑。

凡鐵本來也想跟乾封告別一下,但是乾封在他們和祝融告別的時候只一縱身,就消失不見了。

張德俊對祝融告別後,一扭頭,嚇了一跳。剛剛還站著一個大活人,一轉眼,沒了。

凡鐵看向乾封消失的方向,目光閃爍了一下。他勉強能看清楚剛剛乾封的動作,乾封先一縱身跳上了一棵大樹,之後是在樹上有幾個跳躍,但這跳躍的速度太快了,一般人根本看不清。

凡鐵結成了靈丹,五感大幅度提升才讓他勉強能看到乾封的動作,但還不能完全看清。不過,凡鐵相信如果自己把靈魂之力釋放出來的話,絕對能捕捉得到乾封的每一個動作!只是現在沒有這個必要。

兩人往山上趕,很快就到了蘇橫洞府。

凡鐵帶了一個人回來,眾人自然都暫時停下,不再修鍊。

凡鐵稍稍解釋一下,眾人便都了解了情況。蘇橫向天陽幾個除了對張德俊有些好奇之後,沒什麼驚訝的,他們早知道自己還有幾個兄弟。倒是張德俊嚇了一跳,一下在多出來這麼多個哥哥姐姐,他一下子還沒反應過來。不過,其實這還好,更讓他不能接受的還在後面。

進入天魔鎖靈陣,張德俊半天下巴都合不攏!天魔鎖靈陣內的靈乳濃度,讓他以為是自己的感覺出了問題!而看到一字排開的眾多君級、皇級功法后,他更是有種忍不住要扇了自己幾巴掌的衝動!這不是做夢呢吧?什麼時候君級功法、皇級功法這麼不值錢了!。

… 張德俊一下子見到如此多的修鍊資源,有些不適應,但他很快就會適應的。習慣成自然。

凡鐵詢問了一下陳忠、王猛等人的情況。張德俊一一講了。

陳忠年齡不符合白鹿靈學院的條件,所以不能入院。但不知是天賦還是怎麼的,他修鍊凡鐵的《大力決》,數天就感受到了靈乳!而且他對修鍊更是一種痴狂的狀態!八個月的時間,修為飆升到引靈渡血第三層!八個月的時間升了六級!雖說凡鐵的《大力決》只是人級功法,但是想讓修為按這樣的速度增長,恐怕以張德俊的天賦,也是做不到。按張德俊的描述,陳忠看著文質彬彬,內心絕對是個瘋子!修鍊起來簡直不要命!每次都是王猛和張德俊去找他的時候他都在修鍊,有一回去找他的時候發現他暈在床上,才知道他好幾天都沒吃飯也沒睡覺!

不僅是凡鐵,在場的所有人,包括蘇橫,都對陳忠修鍊的狂熱感到不可思議。

再說王猛,這小子相比之下似乎就沒什麼閃光點了。但他的修為也早已經突破了靈竇境,現在的修為是靈竇境三級。八個月的時間,他只突破了兩級。用只,是相對於凡鐵這麼一群人來講的,實際上,對於靈竇境的修者來說,八個月三級的速度絕對算得上快了。其實,王猛的壓力蠻大的,陳忠是個修鍊瘋子,張德俊更是個天賦異稟的奇葩,他在這壓力之下,不得不督促自己加緊修鍊。

張德俊道:「其實想來,這樣發展下去,下一年的大比,王猛絕對能得到來炎京靈學院的機會。陳忠二哥又不是白鹿靈學院的學生,到時候可以也來炎京,到時候咱們兄弟就聚齊了!」

忽而張德俊好像發現了什麼,問道:「鐵哥,風哥呢?剛才在山下就想問你來著,太激動給忘了。怎麼到山上也沒見風哥啊?」

聽了張德俊這話,凡鐵臉色變得有些不太好。

張德俊一看情況不對,緊張起來,問道:「風哥他怎麼了!」

眾人都相互對視了幾眼,最後還是凡鐵說話:「風哥他,失蹤了。從半年前就失蹤了。他一直都沒有到炎京靈學院來。」

「當初你們不是一塊兒來的炎京嗎?怎麼?」張德俊問道。

「一言難盡。我們從四合村出發的時候就沒有一起。我先去了一趟『黑水寨』,再來的這裡。但是一直沒有等到風哥。」凡鐵道。

「半年前!半年前不正是天降流火的時候!白鹿城的城牆都被那流火毀了一部分。風哥是那個時候失蹤的!那豈不是——」

「不會的!不會的。我相信風哥一定會回來這裡,他一定會來炎京靈學院。」凡鐵斬釘截鐵的道。

「說不定他有什麼奇遇呢。或許下次再見到他的時候,你們都不是他的對手了。」蘇橫笑著道。

向天陽也趁機道:「對,很有可能。而且,我現在倒是有點迫不及待想見見二哥,感覺咱們都要向他多學習學習!」

之後眾人又說了些閑話,便各自開始了修鍊。

張德俊沒有靈域空間的寶物,凡鐵年比時獎勵的那枚靈域指環正好可以給他。不過令凡鐵沒想到的是張德俊竟然不要!他說自己現在沒有什麼東西,也不需要靈域指環來盛放,而且主要的是,他想通過自己努力來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不能一直依靠凡鐵和其他弟兄。

一番話說的凡鐵頗為贊同,於是那枚靈域指環凡鐵只好自己繼續收著。

就這樣,兩個月的時光匆匆而過。

這一日,凡鐵他們兄弟七人一起下了玄武山。

想去華山之巔,他們還需要再過一道關——王宮選試。

去華山之巔鬥武,代表的是華陽國。而炎京靈學院雖強,卻不能完全代表華陽國,一些大家族和其他的勢力,也是有不弱的實力的。

趁著這個機會,各方勢力都在暗中錨勁兒。為華陽國出戰,獎勵肯定不用說的豐厚。但是獎勵還是其次。要知道這可是全國性的選拔,哪一方勢力的子弟如果能在這次選拔中出人頭地,那相當於是在全華陽國做了一次宣傳!這方勢力的名望必定會跟著水漲船高!由此所能帶來的好處不必細說。

不僅蘇橫和凡鐵,向天陽和申沉也都報名參加了這次選試。這種高水平的比賽真的不多見,就算不能被選拔上,去鍛煉一下自己也是極好的。

其實蘇晴、申沉和張德俊也都有心要報名參加這次選試的。他們肯定不會被選上,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能去見一見世面,鍛煉一下也是好的。不過,他們卻沒有報名的資格。

這次選試,有個硬性的規定——修為必須在煉靈境以上。當然,修尊也沒有資格參賽,自然,他們也不會去參賽。

這兩個月的時間裡,蘇晴第一個月就突破到了游靈境八級,第二個月突破到了游靈境九級,但卻沒能突破到煉靈境。煉靈境是修者修為提升的第一道大坎,這道坎不是那麼容易跨過去的。申浮兩個月突破了三級,到了游靈境八級。他提升速度可不比蘇晴慢,其實要比蘇晴快的多了,他修鍊的是可君級功法!不過,還是沒到煉靈境,所以也還是沒有報名的資格。張德俊更不用講了,他兩個月的時間突破了四級,到了靈竇境五級。《涅磐決》是皇級功法不假,但因為張德俊現在修為還低,所以才能兩個月突破四級。

這裡要講一下,在張德俊不斷突破的過程中,眾人真是見識到了《涅磐決》的神奇。張德俊突破到靈竇境二級的時候,又變年輕了,看上去十六七歲的樣子,這樣是他真實年齡、真實相貌。但等再突破到靈竇境三級的時候,張德俊就變成一個小孩了!*歲的小孩,個子不過才到凡鐵腰間!眾人都懷疑張德俊在突破到靈竇境四級的時候會不會變成一個嬰兒。結果證實,大家多慮了。突破到靈竇境四級的時候,張德俊又變成十六七歲的小夥子。靈竇境五級,張德俊又成了身材魁梧的二十多歲的青年。這不禁讓眾人嘖嘖稱奇。

至於選試的限定,也是出於實際的考慮。如果沒有這個限制條件,隨便誰都可以來參賽。那全國上下必定一片轟動!參試的人員必定數不勝數。先不說華陽國需要因此投注多少財力物力人力來進行管理,這件事情必定會成為他國的笑柄。不過是北華陽國的四個毛頭小子想和我們國家的青年切磋切磋,搞得這麼舉國轟動算什麼?好像不這樣就找不到人能和他們鬥武一樣,那樣做太有失國體了。當然,也要稍稍進行些選拔,否則會顯得太不認真,落人口實。

但是總體來講,對於這件事兒,烈陽王的處理還是相當低調。從接受北華陽國的邀請后,烈陽王只發布了一條消息,說,有意向的青年才俊可以嘗試報名參加這次華山之巔的比試。之後,日常的事務正常進行,好像從來都沒有這一件事兒發生一樣。所以,烈陽王就是烈陽王。

… 七個人出了炎京靈學院的大門,一個老頭正站在門口。

七人恭恭敬敬的沖那老頭作揖道:「院長。」

這老頭正是炎京靈學院的院長,烈丘。

烈丘親自帶隊,領著凡鐵七人走向皇宮。

當日凡鐵來到炎京之時,只一心想著趕快到炎京靈學院,沒有在意街道上的事物,而在炎京靈學院的這大半年裡,凡鐵也幾乎沒有踏出過靈學院,於是也沒有機會一睹這華陽國名副其實的最大、最繁華的城池炎京的風采。

這回算總算是見到了!

只是從炎京靈學院到皇宮的這一段路上,那喧鬧繁華就讓得蘇晴和張德俊嘆為觀止了!這一路上的新鮮事物讓兩人眼花繚亂。

凡鐵卻絲毫沒有感覺。他清楚的知道這裡是要比四合村白鹿城熱鬧上百倍,他也知道這裡的確是繁華異常,可他就是沒有像蘇晴和張德俊的那種情緒,他覺得甚至自己對這裡的繁榮景象有一絲絲的鄙視。好像他見過比這裡更加繁盛的地方!他有的情緒,好像一首詩——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當初初次到白鹿城的時候,見到白鹿城的城牆,他就有這種感覺,當日剛來到炎京,在遠處山丘上遙望這裡的時候,他也有這種感覺。現在,又是這種感覺了。

凡鐵不禁又想起了自己的身世,難道說自己以前生活在一個非常大的家族?繁榮程度遠超這裡的大家族?不然自己怎麼會總是有這樣的感覺呢。

凡鐵搖了搖頭,不多想了,當自己踏入凝靈境的那天,一切都會有分曉的,現在,全力以赴備戰華陰國。

王宮選試的地點就定在皇宮內,沒什麼避諱的,倒也不怕有什麼人敢魚目混珠進去搞破壞或者刺殺。刺殺?簡直是笑話!誰不知道華陽國的第一高手就是烈陽王?玄者(聚靈境)之下第一人!橫掃修尊強者!

凡鐵現在還不知道,他其實已經接觸到烈陽王的一些東西了。

早年間,烈陽王曾隻身一人被八大修尊強者圍攻!結果是八大修尊一個不剩全部被烈陽王擊殺,並且烈陽王在這次戰鬥之後心有所感,創造出了一部准地級功法,名為《威震八方》!能創造出皇級功法的人,大多的修為都是在玄者以上!而烈陽王以修尊的修為便能創造出准地級功法,不得不說這是個奇迹!

華陽國的人民在提起烈陽王都是滿滿的敬意,不僅僅因為他是國王,不僅僅因為他優秀的政績,更是被他的個人魅力所折服,試問天下有幾個是像烈陽王這樣天才絕艷的人物?又有幾個這樣的人物甘願守著這一方小小的土地,守護這一方的泯泯生靈?為了這些和他沒有一點關係的人費盡心力,而不是一個人悠遊於世間瀟瀟洒灑?

從凝靈境的分級和以前不一樣了,從引靈境到煉靈境,都是每一個境界有九級,但是到了凝靈境之後,只有三級了,三級之後便能突破到聚靈境成為玄者。然後,別看等級變少了,這三級的每一級都要比煉靈境以前所有的級別全加起來還要難突破!這也是為什麼凝靈境的修者被尊稱為修尊的原因之一。這是一道真正的分水嶺!再往上的修鍊只會更難,但是相應的,沒突破一級所帶來的改變也是巨大的,用翻天覆地來形容也不為過。當然,這些都是后話。現在還是說王宮選試。

烈陽王是三級修尊,並且修為是到了三級修尊的頂峰,只是由於某些原因,一直都不能突破,很多人猜測他是早年間四處征戰,留下的舊傷太多,才影響了突破。可惜是可惜了,不過,放眼整個東南(華陽國位於千尋大陸的東南部),三級修尊也已經有絕對的資格稱傲了!東南各國里各自修為最高者多是三級修尊,有些甚至只有二級修尊坐鎮。並且,烈陽王身邊豈能沒有厲害人物跟隨?所以,除非是華陰國舉國修尊來襲,或者來了個玄者,否則是不需要擔心會出現什麼意外情況。

凡鐵一行人跟隨著烈坤來到王宮內。

但這王宮內的景象,讓的眾人詫異不已。沒有什麼富麗堂皇的宮殿,也沒有什麼奢華富貴的裝飾,只是地方大了一些,到處種了修剪的整整齊齊的花花草草。這哪裡像皇宮?分明就是一個農莊!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