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出現在葉雷的身前的時候,周圍不少男弟子,都投去羨慕嫉妒恨的眼神。

葉雷略微皺起眉頭,他似乎在萬劍宗,暫時還沒有認識的人。

「你好,葉師弟,我叫做於落霞!」

於落霞對著葉雷帶著笑意的說道。

很多人看著這一幕,都是滿臉妒忌。

「哎,難道於師姐也喜歡這樣的嫩草嗎?」

「哦……」

葉雷的雙眼都是一亮。

他雖然不認識這些弟子,可是他卻知道於落霞。

對方是萬劍宗九大內門弟子之一,排名第九的存在。

雖然是排名第九,可對方的修為已經是靈嬰境二重巔峰,也遠遠的超過葉雷。

「於師姐,你找我有事情嗎?」

葉雷帶著詫異的問道。

周圍的那些人,看著葉雷這幅表情,一個個的都是滿臉的憤怒,恨不得衝上來和葉雷拚命。

要知道,於落霞可是大美女,那完美無瑕的身材,簡直是人見人愛。

現在,這樣的一個大美女,主動和葉雷打招呼,他竟然有些不情願。

還問出這樣的話語。

於落霞先是一愣,旋即捂著嘴笑道:「葉師弟,難道師姐沒事情,就不能夠和你問聲好嗎?」

葉雷伸出手,尷尬的摸了摸頭。

「這倒不是。」

「葉師弟,不嫌棄的話,請借一步說話。」

於落霞對著葉雷邀請道。

「於師姐說的哪裡話,請帶路!」

葉雷點點頭,說道。

眼看著葉雷跟著於落霞,竟然朝著於落霞所在的那片區域,直接走過去。

很多人都滿臉的羨慕嫉妒恨,一個個的眼神都直勾勾的盯著於落霞的背影。

「哎,好白菜都被豬拱了。」

「原來於師姐喜歡這樣的嫩草,難怪蕭師兄追求她這麼久,她都無動於衷。」

「那個葉雷雖然實力不錯,要是讓蕭師兄知道,他敢和於師姐走的這麼近,必然吃不了兜著走。」

……

「葉師弟,請吧!」

葉雷跟著於落霞,來到對方的院子前面。

葉雷也有些尷尬,畢竟他和於落霞第一次見面,就這樣孤男寡女共處一室。

於落霞淡淡的笑道:「葉師弟,你不會是覺得害羞吧,難不成你怕我把你吃了不成?」

說到這裡,於落霞的臉色,也有些紅潤。

她也確實很少帶人來她的院子。

不過,也找不到其他合適的地方。

「怎麼可能?」

葉雷笑了笑,朝著院子裡面走去。

不愧是九大內門弟子的院子,裡面的靈力濃郁程度,遠遠的超過他們居住的院子。

「葉師弟,坐吧。」

於落霞對著葉雷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她直接開口道:「葉師弟,我邀請你來,主要是有件事情,需要你幫忙。」 第546章萬孚山

葉雷有些詫異。

於落霞的實力可是比他更強悍,有什麼事情讓他幫忙呢?

「於師姐,不知道你有什麼事情呢?」

葉雷帶著試探性的對著於落霞問道。

於落霞臉色也變得嚴肅,她開口道:「葉師弟,我看你的實力很不錯。」

「在萬孚山傳出來好像是一個寶藏的消息,現在我已經約了其他的四人,加上你的話,我們就一共是六個人。」

「我希望你隨我們一起去萬孚山,當然寶藏裡面的寶物,大家各憑本事。」

於落霞的話語響起,使得葉雷都是一愣,難道天上還有掉餡餅的好事情。

於落霞發現葉雷的神色,她也有些尷尬的道:「葉師弟,不瞞你說,這四個人裡面,有三個人和我關係並不是很好。我不太信任他們。」

「而,葉師弟你剛來萬劍宗,我覺得你不是忘恩負義的人,我邀請你的目的,也是信得過你。」

葉雷聞言,倒是有些明白過來。

也就是說,於落霞他們五個人裡面。

於落霞害怕,到時候有人落井下石。

「於師姐,這事情還不簡單,你一個人去不就可以了嗎?」

如果真的有寶藏的話,於落霞不需要邀請其他人,可以一個人前去獨自享受寶藏。

「葉師弟,你想太多了,那寶藏可不是我一個人能夠打開。到時候凌天門,九月門的青年弟子都會前往。」

「當然,知道那個寶藏的人並不是很多,相信他們邀請的人,也是信得過的人。」

於落霞開口說道。

「原來如此!」

葉雷聞言,也算是明白過來。

他開口道:「既然於師姐這麼瞧得起我,我當然是恭敬不如從命,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發呢?」

葉雷覺得,自己在萬劍宗呆下去,也沒有太大的作用。

如果出去歷練,或許修為和實力,提升的更加厲害。

「明天清晨,我們在萬劍宗外面,那裡有一座小小的亭台,在那個地方集合。」

於落霞對著葉雷說道。

「那於師姐沒有其他的事情,我就先離開了,明天早上見!」葉雷對著於落霞做了再見的手勢,他朝著於落霞的院子外面走去,內心也有些期待。

畢竟,他來到萬劍宗之後,也沒有去其他地方走走,是時候出去看看大夏王朝的具體情況了。

……

第二天清晨。

葉雷來到萬劍宗的大門外面。

汪雪看見葉雷的時候,都是吃驚。

「葉雷,你這是要去哪裡?」

葉雷對著汪雪笑道:「汪長老,我要出去歷練歷練,在萬劍宗也是很無聊的。」

「嗯?」汪雪略微擰著眉頭,道:「你想要出去歷練的事情,宗主知道嗎?」

葉雷有些詫異,難道萬劍宗的宗主很在意他嗎?

他似乎還沒見過宗主秦不二呢?

「汪長老!」

於落霞從不遠處走過來,她的臉上帶著笑意,對著汪雪打招呼道。

「哦……落霞,葉雷是要和你出去歷練嗎?」汪雪看向於落霞,問道。

「是的!」

於落霞倒是沒有隱瞞汪雪。

「那好吧,你注意他的安全,他可不能出現意外。」汪雪說到這裡,對著葉雷,道:「葉雷,你跟我來這邊,我有些話跟你叮囑叮囑。」

於落霞開口道:「葉師弟,我們在前面那邊等你,你和汪長老去交代交代吧。」

隨著葉雷和汪雪走到旁邊的地方。

汪雪對著葉雷開口道:「葉雷,你千萬要記住,你的生命才是最重要的,明白嗎?」

看著汪雪那緊張的神色,葉雷的內心也帶著感動。

他感受的出來,汪雪是由衷的關心他。

「多謝雪姐的提醒。」

葉雷由衷的表示感謝。

汪雪取出來一張銘文捲軸,捲軸之上的銘文氣息很強悍,至少也是四級銘文捲軸。

葉雷可是名副其實的銘文師,他可是很清楚,銘文捲軸到底有多珍貴。

尤其是這樣的四級銘文捲軸,就算是靈嬰境,也未必能夠奈何的銘文捲軸。

「這張銘文捲軸可以讓你有逃命的機會,算是我給你防身的禮物吧。」

汪雪將銘文捲軸遞到葉雷的身前。

「雪姐,這太珍貴了……」

葉雷有些遲疑。

汪雪卻笑道:「你這小傢伙也真是,你都稱呼我雪姐了,還和我見外。」

「這銘文捲軸,我留著也沒多大的作用,給你的話,還可以讓你危急關頭保命。」

「你要是真的覺得虧欠我,那就好好努力,爭取在三大勢力爭霸賽之上,大放異彩。」

「那我就多謝雪姐了!」

葉雷將銘文捲軸收起來,道:「雪姐,我過去了,他們待會等急了可不好。」

「嗯,自己小心些!」

汪雪對著葉雷叮囑道。

……

「於師姐,你邀請的到底是什麼人,架子這麼大,我們都在這裡等這麼長時間,還沒來?」

馮帆的臉色很不好看,他雙眼看著於落霞,直接問道。

「他有點事情耽擱,反正也還早,稍等片刻就可以了。」

於落霞說道。

「來了!」

不多時,於落霞就看著葉雷朝著這邊跑過來。

「嗯?金丹境六重巔峰?」

馮帆瞪大雙眼,連他身邊坐著的兩個青年,都是滿臉的不可思議。

「於師姐,你別告訴我,你邀請的強力幫手,就是他?」馮帆帶著質疑。

「不錯,有問題嗎?」

於落霞看著馮帆,反問道。

「於師姐,不是我瞧不起他,而是你也知道我們要去的地方和環境,他跟著完全就是個拖油瓶。」

「到時候要面臨強大的妖獸,還有強大的武者,他恐怕就是我最大的困難吧。」

馮帆也沒有照顧葉雷的意思,就這樣當著葉雷,直接說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