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讓主人見效了,其實我這點都只能算是小收穫了,主人才真是釣到大魚了不是?」白蓮山向秦朗說道,「不過,那個封天也真是麻煩,這個時候都還不能消化掉,一直都在掙扎,看來我只能慢慢地將其煉化了。」

白蓮山雖然輕鬆地將封天給吞噬了,畢竟白蓮山曾經也是白蓮組織的頭目,如果連封天都干不住的話,那麼它以前的修為和經驗都是白混了。只不過,封天這傢伙也不是什麼省油燈,被白蓮山吞噬進去之後,竟然一直都在試圖跟白蓮山抗爭,所以現在白蓮山都還未能將其完全煉化。 ?「哦,封天那老傢伙還不死心,它想要什麼?」秦朗問道。

「這傢伙居然還想跟主人較勁,也不想想看,它是什麼角色,竟然還想要跟主人較量——」白蓮山不屑地說。

「那也未必。」秦朗搖頭說,「封天這傢伙,好歹也算是伏羲文明的古老紀元霸主之一了,既然想要跟我談談的話,那麼就給它一個機會吧。」

「主人,您何必浪費時間呢。」白蓮山不以為然地說。

「是不是浪費時間,也要見過才知道。至於它想要跟我較量,那也只是一廂情願而已,到時候我知道如何打發它。」秦朗道。

「您要是打發它了,也許我就什麼好處都得不到了。「白蓮山可憐巴巴地說。

「我已經決定了。」秦朗向白蓮山說道,可不管白蓮山有什麼想法,秦朗希望從封天這裡得到一些關於無極大帝的一些信息,或許封天這傢伙應該知道一些。

見秦朗已經做出了決定,白蓮山也就不敢唧唧歪歪了,只能將封天暫時放了出來,然後向封天說道:「主人給你一個機會,不過能不能活命,那就看你的造化了!」

白蓮山其實知道封天是沒有活命的機會,但是它故意這樣說而已,好給封天一個念想,免得一心求死。

秦朗卻懶得理會白蓮山的這些小想法,直接問封天:「告訴我,關於無極大帝的一些信息吧。它的意志已經被我擊潰了,勝者為王,現在你就是想要反抗我,也沒有任何意義的,我相信你應該明白則一點的,對么?」

封天看著秦朗,長嘆一聲道:「真是沒想到,我們伏羲文明竟然會創造出你這樣一個怪物!或許,任何生靈都沒有資格或者不應該去創造另外的生靈,因為這是造物主的責任和領域,貿然創造——」

「抱歉,我對你說的這些道理沒有興趣,我只是想要知道關於無極大帝的信息而已。」秦朗打斷了封天的話,時間寶貴,他可不想浪費在這裡。

「無極大帝,它是另外一個層面的高等生物,我相信你應該知道這一點了。所以,你也應該明白,我們伏羲文明沒有別的選擇,只能臣服於它,為它做事的。」

「我明白,我理解。」秦朗點頭,示意封天繼續。

「我也知道,我們供奉無極大帝,肯定是要付出一些代價的,但是至少比收割者直接收割了好。所以,我們向無極大帝供奉,尋求它的庇護,並且按照它的想法,完成它給我們交代的任務。」

「什麼任務?」

「搜尋一些它想要的東西。其實,這一點我也不是很清楚,無極大帝想要的一些東西,有些非常普通,有些卻連聽都沒有聽過,但是但凡是它想要的東西,我們都會竭盡全力去滿足,這也是我們伏羲文明一直能得到它庇護的原因所在。另外,它似乎對本源道字特別感興趣,不過這東西只是傳說中存在的東西,比永恆物質飄渺難尋太多,我們如何能夠得到。」

「這傢伙還想要本源道字,果然啊。」秦朗點了點頭,他算是完全肯定了之前的推測,無極大帝這傢伙將自身意志留在這裡,果然是有所圖的,而且圖謀的東西還不少,不僅要讓伏羲文明供奉它,而且還要讓伏羲文明為它尋找永恆道字。只是,永恆道字的確太少了,簡直就如同是大海撈針一樣,永恆物質秦朗已經見過不少,但是本源道字這東西,的確是少之又少。

秦朗雖然也得到了本源道字,但是自身也只偶然得了一個,基本上都是掠奪來的。無極大帝,自身也應該有至少一個的本源道字,但是這傢伙還想要搜刮本源道字,可見這東西對它或則另外的「高等生物」來說,大約都應該有很大的吸引力。而且,有些本源道字可能是高層次宇宙無法得到的,所以它們才不惜耗費時間和經歷在低等位面的宇宙碰運氣了。

看來果真如此!

秦朗暗暗點頭,這也算是知道了一個關鍵所在了,至少說明無極大帝這些高等生物也不是無欲無求的,它們也有無法得到的東西,比如本源道字就是其中之一。

只要對方不是無欲無求,那麼就可以說明對方也是有弱點存在的,有弱點那也就可以戰勝。至少,這給了秦朗戰勝對方的希望。

「好了,封天你看來說的也都是真消息。既然這樣的話,我會給你一個痛快的。」秦朗向封天說,「在這之前,你還有什麼遺言?」

「我承認,不應該對你們華夏人族下毒手。那麼,如果我以死謝罪的話,你願意放棄對伏羲文明的報復嗎?」封天還有些心存僥倖,希望可以在這個宇宙中跟華夏世界和平共處。

「現在說這些已經晚了。」秦朗輕嘆了一聲,「如果在這之前電話,或許——或許我會仔細考慮一下,但是如今雙方都已經勢如水火了,那麼自然不可能挽回了,就算是我,也不能阻止整個華夏人族進行復仇。何況,華夏人族被壓制了這麼漫長的歲月,如果不爆發一下的話,我們的潛力怎麼能夠被激發出來呢。」

「果然……果然還是晚了!「封天長嘆一身,「悔不該啊!算了,既然事情已經鑄成了,那麼我也不多想了,該來的總會來的。伏羲文明雖然在這個宇宙中覆滅了,但是我們畢竟在其他宇宙中還有生機和文明的種子,依然還有機會。」

「沒錯,你能夠這樣就對了。」秦朗說,「那麼,現在你就出手吧,我答應了給你一個痛快,這是我能夠做到的。」

「你真的能夠做到?」封天知道這是它畢生的最後一擊了,無論勝負成敗,它必須要出盡全力,面前這個對手實在太可怕了,竟然連無極大帝的意志都被鎮壓,可見之前分明是低估了對手的實力。現在,這是封天最後的一擊,哪怕是沒有任何的勝算,它至少也要將它畢生的修為和力量都釋放出來,這至少是一個強者應有的尊嚴死法! ?既然對方已經給封天一個求仁得仁的機會,那麼封天自然全力以赴,而且在封天的內心當中,何嘗沒有僥倖之心呢,它或許回想對方這個時候如此狂妄,或許就是它的機會,只要它好好利用這個機會,那麼或許還是一線生機的。

任何生靈的想法都是這樣,明明覺得自己必死無疑了,但仍然還是會心存一絲僥倖,似乎覺得只要拼了,就還是有那麼一點點機會的,雖然只是一點點的機會,但是也值得付出全力了!

何況,封天也不是完全沒有可能得到一線生機,它畢竟還有天命意志的支持,在這個宇宙之中,畢竟天命意志的力量還是不容小覷的,只要它從天命意志那裡藉助力量的話,未必能夠擊殺秦朗,但至少能夠獲取一線生機的。

想到這裡,封天立即就付諸行動了,這是封天堵上了自身性命和這個宇宙中無數伏羲文明生靈的一戰,所以可以想象封天這傢伙是何等地拚命了。

這一刻,從封天爆發出來的強大氣勢和力量,就算是白蓮山都有些驚訝,如果這個時候擋在封天面前的是白蓮山,它都寧願避開封天的這最後一擊,因為白蓮山都沒有百分百的把握可以接住封天這一招,畢竟在這個時候,封天已經動用了這個宇宙天命意志的力量!

也就是說,這個時候的封天,不僅是它一個人,而且動用了一個宇宙的力量!

一旦秦朗接不住這一招,封天可能會乘機逃之夭夭,甚至還可能會重創秦朗。

但是,這些事情最終都沒有發生,因為就在封天將力量提升到極致一拳擊出的時候,這個時候秦朗也動手了,秦朗沒有像封天這樣,動用了全部的力量,甚至連天命意志都用上了,秦朗就是這樣直來直去的一拳擊了過去,看起來也就是那麼平淡無奇,但是這一拳卻后發先至,一拳擊出,封天的胸膛立即就出現一個黑洞,這是被秦朗洞穿的黑洞。

封天怎麼也沒想到,它凝聚了全部實力的一拳,竟然還會完全擊出去,秦朗卻后發先至擊穿了它的胸膛,那麼封天這一拳也就沒有任何意義了,因為它的元氣已經開始泄露,生機也開始消散了。

出師未捷身先死,招式未發命先隕。

這樣的結果,自然是相當地悲涼。

或許應該是悲壯!

畢竟封天終於明白一點:高手之爭,沒有僥倖可言!

而且,封天並不能怨恨秦朗先一步擊穿了它的胸膛,畢竟它是先出拳,而且還是全力一擊,秦朗隨後而動,后發先至,這只是實力不如對方而已,也並沒有什麼值得悲涼的。

如果是別人留下的傷口,封天憑藉自身的境界修為,自然是可以輕鬆地修復身體,只是耗費一些元氣而已,但是秦朗這一拳留下的創傷,卻不是封天能夠修復的,這傢伙感覺到這個傷口不斷地擴大,並且不斷地吞噬它的元氣,就好像這個黑洞傷口本身是有生命的一樣,不斷地從封天的身上汲取元氣和生機。

「就這樣結束了吧!」秦朗向封天說道,已經不準備再出第二拳了。

「嗯,結束了。」封天點了點頭,「終於見識了你真正的力量,原來我連你一拳都接不住!真是沒想到,我們伏羲文明的基因當中,竟然蘊藏著如此強大的潛力。只是,我們不願意承認罷了!」

到了這個時候,封天才終於幡然悔悟,知道華夏人族並非是真正的垃圾基因,而是擁有強大的潛力,只是它們之前都未能發現而已。正所謂人之將死其言也善,這封天在生命的最後時刻,總算是意識到當初針對華夏世界的戰爭是何等地愚蠢。

不過,即便如此,封天也沒有可能在活下去了,因為封天知道秦朗已經下定了決心,從此這個宇宙之中再也不可能有伏羲文明生存的空間了,和平相處的機會一旦錯過了,就不會再有了。

「罷了……就這樣散了……」封天長嘆了一聲,整個身體頓時煙消雲散,伏羲文明最古老的紀元霸主之一,守護這個文明諸多紀元的強者,終於還是隕落了。

長生,未必不死!

縱然是活了諸多的宇宙紀元,但終究也是難免一死的。

秦朗再一次看到一個強者走向了生命的終結,倒在了通向永恆之道的路上。

「無人可以永生嗎?」秦朗心中如此想到,隱約也有些悲涼。

畢竟,秦朗也是走在永恆之道上,雖然他比封天的實力修為更高,但是本質上並無不同,但是這永恆之路,當真不是那麼容易走的。

轟隆隆!~

這個時候,虛空異種的聖山終於將無極天宮給撞垮了,上面的陣法禁制,完全被擊潰,而伏羲文明諸多守護這裡的強者,也已經被虛空異種的成員們完全擊殺或者吞噬掉了。

這樣的結果,秦朗並不覺得有什麼意外,當無極大帝的意志被擊潰的時候,就已經註定了伏羲文明在這個宇宙中的結局。

果然,生存空間還是需要自己戰鬥獲取的。

伏羲文明已經失去了這無極天宮,它們在這個宇宙的象徵已經被摧毀了,雖然伏羲文明在諸多的星域中,依然還有很多的據點和強者坐鎮,但是那也根本沒有什麼卵用了。無極天宮被毀,無極大帝的意志都被擊敗,封天也死了,伏羲文明已經盛極而衰,在這個宇宙中的生存空間必然會越來越少,最終必然會被華夏世界取而代之的。

「無極天宮沒了,到下一個值得我們出手的地方。」秦朗向白蓮山下令道,白蓮山現在儼然就是虛空異種的管家,自然要不斷地收集情報信息,然後執行秦朗的命令。

「主人,下一個目標,我認為應該是地下龍城。」白蓮山給秦朗指明了一個目標。

「地下龍城?噢,你不說我都差一點忘記了,好像龍族在這個宇宙中依然存在。」秦朗知道龍族也沒有滅亡,只是龍族的下場比華夏世界更慘,因為華夏世界畢竟還有強大的防禦力可以依靠,但是龍族卻什麼依靠都沒有,所以在伏羲文明的強大壓迫下,龍族只能成為附庸族,說白了就是類似於奴僕一類的存在。 ?這不,伏羲文明居住在地上,那麼龍族現在就只能居於地下,而且還要在星球地下為伏羲文明開採各類礦物、晶石,這命運簡直就是太悲催了。

白蓮山所說的「地下龍城」,距離無極天宮的位置不太遠,有一顆名叫璀璨星域的地方,那裡因為盛產各類的能量晶石,所以伏羲文明建造了一個巨大的地下龍城,有諸多的龍族在那裡開礦。

現在,白蓮山之所以提議攻打地下龍城,就是為了去「解放」這些龍族修士,讓它們以後可以跟華夏世界達成同盟,畢竟如今的龍族跟以前已經完全不同了,深恨伏羲文明,在這一點上跟華夏世界可謂是同仇敵愾,而且這樣也可以為華夏世界拉一個長期的盟友。

「不錯,你的提議不錯。「秦朗這一次認可了白蓮山的建議,立即前往地下龍城。

因為得到了無極天宮被摧毀的消息,整個璀璨星域明顯都加強了防禦,伏羲文明及其盟友種族,派遣了諸多高手在這裡坐鎮,希望可以阻截住秦朗等人,儘管誰都知道這個可能性很低,畢竟無極天宮基本上就是伏羲文明防禦最強的地方了,尚且擋不住秦朗帶來的著一些殺神,那麼地下龍城如何防禦得了?

但是,伏羲文明和它的盟友們,都沒有別的選擇,因為這一次戰爭關係的不僅僅是勝負,更重要的是日後的生存空間,如果一旦徹底失去了這一場戰爭,伏羲文明和它的盟友,都別想在這個宇宙中生存了,無論這個宇宙有多廣袤,跟它們都沒有任何關係了。所以,就算是明知道可能會失敗,它們也必須全力以赴地阻止秦朗,阻止整個華夏世界大軍。

只是在絕對的力量優勢面前,任何防禦和準備都是無濟於事的,整個虛空異種組織成員憑藉聖山的強大防禦,直接闖開伏羲文明及其盟友的防線,隨後開始瘋狂地戰爭屠殺。

而秦朗則直接前往地下龍城。

畢竟秦朗是可以代表華夏世界的,他親自前往地下龍城,一方面是給足了龍族的面子,另外一方面也是想要看看現在的龍族,有沒有資格成為華夏世界的盟友,還有沒有血性和義氣。

地下龍城,說起來是一個城市,實際上卻是一座巨大的地下監獄,在地下龍城的入口處,有著高大巍峨的山嶽,不過這山嶽卻不是什麼石頭堆砌起來的,而是用無數的龍骨淬鍊而成的——龍骨之山!

無論是龍族當中老死的龍,還是試圖逃走被伏羲文明處死的龍族,都被丟棄在龍骨山上,然後伏羲文明的高手將這些龍骨重新粗淬鍊一番,變成了專門克制龍族的巨**器,用來鎮壓地下的龍城。

可以說,在地下龍城之中,無數的龍族世世代代被囚禁在其中,不知道死傷了多少。而這樣類似的地下龍城,在整個伏羲文明中不知道有多少。

雖然龍族的數量現在比華夏人族的數量只多不少,但是被壓制到這樣的地步,也算是可憐之極了。

「你是什麼人,竟敢闖地下龍城!」秦朗出現在這這裡的時候,就被龍城的守衛給發現了。

「華夏——秦朗!」秦朗道。

「什麼!你就是那個該死的華夏人族——「那守衛似乎聽說過秦朗的名號,這個時候它卻不敢向秦朗攻擊,只是發出了警報。隨後,無數的伏羲文明守衛從龍城中蜂擁而出,看樣子這是準備憑藉人多數量來擊殺秦朗了。

「土雞瓦狗而已!」秦朗一聲嘆息,一巴掌拍了過去,頓時這些守衛紛紛被轟殺成渣。

「該死的華夏人族!」一個聲音怒吼道,整個龍骨之山似乎都在顫動,隨後一個強者從龍骨山上顯現出巨大的身影,這是一個體型非常巨大的伏羲文明修士,手持一座寶塔,如同巨靈神一樣。

看來,這傢伙應該就是地下龍城的真正守城人了!

秦朗本以為好歹也是一個紀元霸主的角色,想不到卻只是一個個頭龐大的半步紀元霸主而已,而且這傢伙腦子還有些問題,以為憑藉身體龐大就可以擊敗秦朗了?

「死——「這個大傢伙托著手中的寶塔,向著秦朗當頭壓下,畢竟這寶塔好歹也是永恆物質打造而成的,所以它覺得有信心可以擊傷秦朗。

「你應該看看上面。」秦朗指了指頭頂上方。

轟隆隆!~

這個大傢伙抬頭往上一看,就看到虛空異種的聖山當頭壓下來,這可是全部用永恆物質打造而成的萬丈山嶽,這大傢伙就算是不知道秦朗的厲害,也知道這永恆物質的厲害啊,所以這傢伙下意識就想要逃走,但是這個時候卻被秦朗扯住了腳跟,隨後聖山轟隆一聲壓下來,這個大傢伙的身體就像是熟透的西瓜一樣爆裂開來。

其餘的守衛看到這樣的場面,立即如鳥獸散,這個時候誰還敢跟秦朗這樣的凶神作戰啊。

「開!」秦朗一擊掌刀劈了過去,頓時整個龍骨之山一下子就被無形的力量劈開,多年不見天日的地下龍城,這個時候終於看到了外面的光亮射進去。

吼!吼!吼!吼!吼!~

當光亮照進這地下龍城的時候,無數的龍族修士禁不住發出震耳欲聾的吼叫聲,哪怕它們這樣的行為可能會被伏羲文明的守衛擊殺,它們也在所不惜了,因為被困的時間太漫長了,每個龍族修士,都渴望回到光明中去。

龍族,畢竟是高傲的存在,誰願意在地下做縮頭烏龜?

而此時,這鎮壓了不知道數十萬年還是百萬年的龍骨之山終於被劈開了,裡面的這些龍族修士,總算是第一次看到了光明。

「誰……是誰……拯救了我們龍族?」這個時候,一個古老的聲音在地下龍城中響起,隨後一個巨大而古老的龍頭從地下龍城中冒了出來,這應該是這個地下龍城中最老的一頭龍了。看起來,也可以稱之為龍帝、龍祖的存在了,但是看一看這一頭老龍,秦朗覺得它也真是夠可憐的了。 ?老龍全身上下的龍鱗,竟然都有很多缺損,完全沒有一點龍帝、龍祖的威嚴和氣派,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個老乞丐一樣,連龍鬚都只有一半了,也不知道被誰給折磨成這樣的。

「我是華夏人族的武者。」秦朗向這頭老龍說道,「伏羲文明的時代已經結束了。從此以後,是我們華夏人族的時代了。所以,我想問一問,你們龍族是否願意為華夏而戰,跟華夏結盟?」

秦朗直接開門見山,也懶得拐彎了,因為他的實力擺在這裡,根本不需要拐彎抹角。

「我是這裡的龍祖——伏龍奴。」這個老龍向秦朗說道,「偉大的華夏武者,你拯救了我們地下龍城的龍族,從此之後,我們願意為華夏世界而戰。」

這一頭老龍的名字竟然叫「伏龍奴」,很顯然這個名字大概都不是龍族取的,而是伏羲文明「賞賜」給它的。不過,這伏龍奴倒是非常識趣,立即答應為華夏世界而戰,也算是比較明智。

「很好!看來雖然龍族被囚禁在這裡,失去了昔日的榮耀,但是你的眼光還算不錯,知道做出正確的選擇。那麼,從此之後,龍族在這個宇宙中,依然有立足之地!」秦朗向伏龍奴做出了承諾,對方願意為華夏世界而戰的話,那麼華夏世界徹底掌控這個宇宙的時間,應該會提前不少。畢竟,秦朗不可能親歷親為,將整個宇宙的伏羲文明修士都清掃一光,有些事情總還是得華夏世界的軍隊和盟友去做。

如今,華夏世界也找到了盟友——龍族!沒有比龍族更合適的盟友了,因為現在的龍族,已經跟華夏世界有了共同的敵人,而且龍族痛恨伏羲文明,應該已經到了恨之入骨的地步了。

「偉大的武者,我們會去通知其他龍族,讓它們做好準備,跟華夏世界結盟,一同對付伏羲文明的。」伏龍奴用謙卑的語氣向秦朗說道,畢竟秦朗的實力境界擺在這裡,不服不行的。

「好,很好。」秦朗點頭,伏龍奴這老龍果然是見多識廣,倒也識趣,這樣的話,省了秦朗不少的功夫呢。

目的已經達到了,那麼秦朗以就準備離開這裡了,畢竟秦朗還有很多的攻擊目標,不可能一直留在這裡,打掃戰場的事情,就交給伏龍奴這些龍族修士去做了。

當秦朗離開之後,有一個年輕的龍祖修士出現在伏龍奴旁邊,禁不住說道:「龍祖,你為何要這麼輕鬆就答應跟華夏世界結盟?我們好不容易脫困,應該好好考慮一下將來,如果伏羲文明真的被擊敗的話,我們可以乘機崛起,這不是很好么,幹嘛要為華夏世界而戰呢。」

「伏龍罡!你的見識真是讓我失望!」伏龍奴冷哼到,「如果不是對方出手的話,你我現在還被困在這地下龍城中。別說什麼崛起,就算是連自由都少得可憐!何況,對方能夠輕鬆解救我們,這實力何等強悍,可想而知,你要是招惹他,簡直就是不自量力!」

「那也未必,我好歹也是龍族的龍王實力——」伏龍罡這話剛說了一半就說不下去了,因為這個時候秦朗的影子在之前那一座龍骨之山上一閃而過,隨後這已經被劈開的龍骨之山就徹底消失了,連一點渣滓都沒有剩下!

毫無疑問,整個龍骨之山,都被秦朗一下子給吞噬掉了!

伏龍罡看到這樣的場面,哪裡還敢說什麼不敬之語,這個時候他甚至都覺得背後一陣寒意,如同剛才秦朗想要對付他的話,或許他現在也什麼都不剩下了吧。

「伏龍罡,現在你看到了?」伏龍奴冷哼一聲,「這個時候,我們龍族剛剛獲取自由,我不想有任何人將這得來不易的自由毀滅掉,所以任何人都不得破壞跟華夏世界結盟的事情。否則的話,我必親手擊殺!

伏龍奴顯然也明白了秦朗的厲害所在,這個時候既然對方可以解救地下龍城的龍族,那麼同樣也可以反手就將整個龍族再度打入萬劫不復的深淵中。如今的龍族,已經被伏羲文明壓榨得沒有多少實力底蘊了,如果還有二心的話,只怕就會徹底消失在這個宇宙了。為了龍族的生存和長久打算,伏龍奴認為這一次結盟非常重要和明智,如果龍族當中有誰反對的話,它只能親自出手處決了。這個時候,可不能有第二種聲音發出了!

伏龍罡見識了秦朗的手段之後,立即同意了伏龍奴的看法,點頭說道:「還是龍祖見識不凡,我險些就犯了大錯!從此之後,斷然不能有人阻止結盟的事情!「

「你明白就行了。」伏龍奴嘆息一聲,「想當初,華夏人族跟我們龍族,也算是一衣帶水啊,可惜我們龍族選錯了隊伍,跟著伏羲一族的人,結果被囚禁在這裡當奴僕。倒是華夏人族,不斷地抗爭戰鬥,總算是取得了勝利。相比之下,我們龍族的確是不如人家!」

「龍祖,這個時候還是不要感嘆了,我們先準備結盟的事情吧。」伏龍罡趕忙在一旁提醒道。

「是的,當前這件事情就是最重要的了,趕緊抓緊吧。伏羲文明在這個宇宙中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新的時代即將開始了。這個時候,我們必須要抓住機會了,而且最重要的就是絕對不能做出任何愚蠢的選擇和決定!一旦做出錯誤的判斷和決定,我們龍族只怕就真的要陷入萬劫不復之地!」作為一頭見多識廣的老龍,這位龍祖倒是知道如何做出正確的決策,它也知道在如今的情況下,如果不跟華夏人族搞好關係的話,指不定龍族就可能步伏羲文明的後塵了。難得這時候龍族跟華夏人族可謂是同仇敵愾,那麼這個時候結盟也應該是最容易的。

天下之勢,原本就是分分合合、合合分分,而推動時代前進的,卻不外乎是生存和利益,因為一旦生存和最核心的利益受到威脅的時候,任何種族都會奮起抗爭的。

勝,則改.朝換代;敗,則萬劫不復,一切介休! ?秦朗催動聖山,帶著虛空異種的凶神惡煞們一路碾壓過去,諸多伏羲文明的據點、宗門等等,一切都飛灰湮滅,面對這樣一股強大的勢力,就算是伏羲文明的那些紀元霸主們也是無可奈何,要麼是直接被虛空異種擊殺,要麼是直接逃之夭夭了。

一開始,伏羲文明的那些紀元霸主們還心存僥倖,認為虛空異種這些外來的紀元霸主會受到宇宙法則的限制,實力以前遠遠不如全盛的時候,但是當雙方交戰之後,才知道虛空異種這些成員們,是真正的掠食者,是真正兇殘無比的存在,但凡是碰上了虛空異種成員的,無論是什麼境界的修士,那絕對都是無法回憶的噩夢。

這就是時代更迭的結果,秦朗非常平淡地看著虛空異種的行動,雖然虛空異種給伏羲文明帶來的深重的殺戮,但這都是各自的選擇,當初既然伏羲文明決心要滅掉整個華夏世界,那麼就應該為現在的解決買單。

這不關乎什麼憐憫,這關乎的只是一個種族的生存問題,在這樣的問題上,沒有所謂的妥協存在。因為仇恨已經埋下了,而且是根本無法化解的仇恨,所以自然也就不可能妥協。

伏羲文明的象徵、宗門、據點……一個個地被摧毀,曾經給伏羲文明結成同盟的,諸如斗天族之類的種族,自然也開始倒霉了,儘管有些種族試圖向華夏人族投靠,但是這根本沒有什麼用了,除了龍族得到了華夏世界的認可之外,其餘的那些種族,根本就不可能成為華夏世界的盟友。

而在伏羲文明的諸多盟友中,首當其衝的就是斗天族,斗天族以前原本就是唯伏羲文明馬首是瞻,不知道曾經擊殺了多少的華夏世界修士、武者,所以雙方的仇恨已經是不可調和,這個時候華夏世界自然要對其進行猛烈打壓,將其滅絕為止!

斗天族,曾經自稱是斗天斗地的種族,但是如今卻在秦朗虛空異種組織的碾壓之下迅速飛灰湮滅,無數斗天族的高手,都只是成了虛空異種成員們的元氣而已,整個斗天族迅速衰亡,與此同時斗天族的一些紀元霸主冒險脫離了這個宇宙,進入了血色虛空中,因為它們知道在這個宇宙中已經沒有斗天族生存的空間了,如果不乘早離開或者隱匿的話,那麼就算是這些紀元霸主們,只怕都是要葬身在這裡了。

說起來,任何一個紀元霸主,都是一個宇宙中的頂級存在,基本上是沒有什麼敵人了,但關鍵在於秦朗帶來的這些虛空異種的成員們,個個都是紀元霸主,而且還都是在血色虛空中廝殺無數歲月的恐怖傢伙,這些虛空異種的成員,任何一個都擁有挑戰封天的實力,所以虛空異種整個組織出現在這個宇宙中,那麼對於這個宇宙中的紀元霸主們,這簡直就是滅頂之災。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