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迦摩尼似乎沒有看到一樣,依舊念著那經文,手捏蓮花。頓時無窮佛光閃耀,朵朵金蓮出現。似乎每朵金蓮都是蘊含一種天道符文,和那衝殺過來的冥河分身激戰起來。這時釋迦摩尼又是說道:「阿彌陀佛,冥河老祖厲害,似乎小僧不敵,昊天大帝,難道你還不出手!」

居然是佛教援助而來,昊天大帝都是一愣,說起來,也只有佛教能夠和那血海一脈一戰了。信仰證道,雖然算偽道。不過畢竟證道了。佛教還是兩人證道。雖然昊天大帝。三清門下認為這是旁門左道。不過戰鬥力依舊不能小覷。

眼珠一轉,昊天大帝立刻明白佛教出手的原因。不過就是佛教東傳,佔據天下氣運而已。這時立刻元神傳音過去。和那釋迦摩尼商議起來。三清你們一次又一次算計本大帝。不若和佛教聯合。天道平衡而已。想來佛教。道教也能平衡。那樣本大帝才能掌握天庭,掌握天下氣運。你們也不要怪我了。

那邊,王天氣勢大盛,渾身大道符文閃耀,身體散開,又是凝聚起來,幾次之後,一股強大的氣勢衝天而起,瞬間進入那不滅期聖武巔峰的中期,戰鬥力又是飆升不少。王天估計現在的戰鬥力,遇上當年的冥河。就算不能斬殺,也能打得他抱頭鼠竄了。到了今天,王天才算進入那混元證道高手的戰鬥力。

睜開眼睛,雲霄樂呵呵的站在一旁。龜靈聖母也是在一邊,這時龜靈聖母說道:「王天,奉教主之命,讓你和雲霄出手,上天擊敗冥河。救那天庭一救。也好讓截教眾人擺脫那封神榜的控制!」

王天很久不見龜靈聖母。龜靈聖母都是進入准聖大圓滿後期巔峰,差一點就是進入那准聖大圓滿巔峰了。也算了不起的高手。不過比起現在的冥河,阿修羅他們差遠了。雲霄一直和王天雙修修為進展迅速,已經進入那准聖大圓滿巔峰混沌十一層的境界,戰鬥力就算混沌十二層之中都是罕有敵手,身體強度正在後天向著先天轉化。

就要達到頂級先天靈寶的層次。王天靈識一掃,就是看到那血海包圍的三十三天,這時呵呵一笑:「也罷,就是走上一遭。」話音一落,和雲霄手挽手,就是破開空間而去。龜靈聖母露出一絲複雜的神色。沒有想到修為進展最快的還是小師妹。如今戰鬥力。計算十個龜靈聖母也是不如。

那邊釋迦摩尼一邊和冥河分身激戰,一邊和昊天商議,計議一定下來。這時釋迦摩尼突然大喝一聲:「多寶佛速速現身!」話音一落,禪唱驚天,無量佛光出現,天降金花,地涌金蓮,光芒一閃空中又是多了一尊佛陀正是那多寶如來佛。原先的截教多寶道人。

這時從靈氣凝聚的蓮台上邊站立起來,「阿彌陀佛!見過佛祖。冥河老祖,天意你當敗,速速退走,我等還能饒你一命!不然一會兒悔之晚也!」冥河老祖哈哈大笑起來:「老祖縱橫洪荒的時候。你們還不知道在那裡。居然找死那就成全你們!」

話音一落,手臂一揮,頓時三百分身向著釋迦摩尼和那多寶如來佛殺了過去。雙劍揮舞,毀滅天道,殺戮天道縱橫。劍氣閃耀,毀滅一切衝殺過去。多寶如來,釋迦摩尼哈哈一笑。也是拳頭揮舞,迎擊過去。

釋迦摩尼,那是修鍊了阿彌陀佛的六丈金身。身體強度不亞於頂級先天靈寶。那是把那九品金蓮這樣的先天至寶融入自身。防禦力強大無比。佛掌翻飛頓時無盡巨掌出現,天道符文飛舞,轟擊過去。毀滅一切,度化一切。

多寶如來,乃是多寶塔化形,又是修鍊肉身,和王天論道多年,成為佛陀之後。身體就是多寶塔。也是肉身強橫無匹。不亞於現在的釋迦摩尼。拳頭揮舞,彷彿充滿天地至理。每一擊都是凌厲異常,天道符文揮舞,佛光陣陣,似乎絞滅一切。空間都是虛無混沌起來。

「轟、轟、轟!」「叮、叮、當、當」,一陣響,和那三百冥河老祖分身打了一個難解難分。就在這時一聲長笑,傷勢恢復的昊天大帝也是殺了出來。右手劍,左手拳,頭頂立著那昊天鏡,又有一方大印旋繞身邊,一陣轟擊,向著冥河本體殺來。冥河本體哈哈一笑,手指一指,血光縈繞,又是三百冥河老祖分身迎擊過來。

和那昊天大帝戰成一團。這時空中光芒一閃,卻又是瑤池王母出來了。左手拿著那東方寶色青蓮旗。右手一柄寶劍,直接殺了過來。冥河老祖眉頭一鄒。就是這不出名的瑤池王母似乎都不在玉帝昊天之下。差一點也是不多,半步證道的高手。戰鬥力不亞於一般證道高手。心神一動血光縈繞,又是三百冥河分身衝殺過去。

九百冥河老祖分身,圍攻昊天他們,打得天地崩潰,空間化為混沌。一時間難解難分。不怕他們應戰,就怕他們不出手。冥河老祖呵呵一笑,手指一指,更多的冥河分身殺了過來。

整整一千冥河老祖分身動手,頓時昊天等人陷入苦戰之中,顯然冥河老祖。不愧證道混元的老祖,就算他們四人出手,依舊不是對手。冥河老祖不由得哈哈大笑起來。修鍊分身,看來不錯,恐怕聖人之下,就是第一人了。

就在冥河哈哈大笑的時候,一個聲音突然出現:「冥河,上一次的帳,也該算算了!」話音一落,空中又是多了兩人。一男一女,男的滿臉威嚴,霸氣無雙,身體虛無飄渺似乎要融入天地之中了。

一舉一動天地都是隨之而動。女的嬌美萬分,渾身發出一股溫柔祥和的氣氛。手握金斗。似乎也是融入天地之間。冥河老祖眼光都是一陣收縮,怎麼是這瘋子,還沒死。立刻說道:「王天,是你,難道你也要找老祖麻煩,也罷上一次讓你逃脫一命,這一次就擊殺你!」

王天這樣的瘋子,冥河老祖本體怎麼也不會上前戰鬥。心神一動,手指一指,又是三百冥河老祖分身向著王天、雲霄殺了過去。一個個手持雙劍,腳踏業火紅蓮。王天呵呵一笑:「老祖,就憑這些分身,也想擊殺本座,未免太看不起本座了。雲霄看你的!」

雲霄露出甜甜的微笑。右手一指,靈氣翻湧,瞬間就是凝聚出來六百黃巾力士。混元金斗一丟,頓時一座殺陣從天而降,只見陣排天地,勢擺黃河。陰風颯颯氣侵人,黑霧瀰漫迷日月。悠悠蕩蕩,杳杳冥冥。慘氣沖霄,陰霾徹地。

一不留神那三百冥河老祖分身,立刻被大陣罩了進去。冥河老祖微微一驚:「九曲黃河大陣,好一座先天殺陣。當年也沒有這麼厲害。雲霄你倒是進步不小。不過老祖分身也不是那麼好殺的!王天你不要以為老祖就只有這點分身,看我分身!」

話音一落手指一指,又是三百冥河老祖分身向著王天殺了過去。王天呵呵一笑:「不過如此,或許本座修為比起你的分身高明不了許多。不過分身就是分身,哪裡會是本座的對手!」話音一落,王天拳頭揮舞,就是殺了過去。 更新時間:2013-01-04

話音一落,王天揮拳攻擊過去。拳頭揮舞,大道符文閃耀,虛無混沌之力翻湧。每一擊都是凌厲異常,似乎包含天地至理。玄妙莫測。「轟、轟、轟」,「叮、叮、當、當」,的響聲不絕於耳。

大道符文和天道符文不停撞擊,拳頭寶劍抨擊不停。彷彿一道虛無混沌光芒和那無盡殺戮,毀滅光芒不停撞擊,空間破碎,虛無,湮滅,還為混沌。地水風火都是肆掠開來。

悶哼聲不絕於耳,一個個冥河老祖分身被擊飛出來。每一個擊飛出來的分身都在快速湮滅,身體消散開來。冥河老祖本體大吃一驚。王天居然達到這個地步,說起來王天的戰鬥力也未必比起昊天、多寶他們高明。

只不過虛無混沌之力,破壞力那就是比起多寶他們的破壞力強大多了。哪怕佛光看起來似乎是那血海一脈的剋星。威力依舊沒有那虛無混沌之力強橫,最厲害的還是王天肉身,幾乎不用抵抗那冥河分身的攻擊。

靈氣演化出來的阿鼻,元屠寶劍,畢竟沒有那真的元屠,阿鼻寶劍厲害,砍倒王天身上火星四濺,居然不能破壞分毫。就算能夠破壞,在王天強大的恢復力面前。依舊毫無作用。

冥河分身在王天強大的攻擊面前,似乎毫無辦法,一個個被王天輕易擊敗。擊殺三百分身,僅僅一炷香的時間,就是擊殺大半。簡直就是不堪一擊。冥河老祖鬱悶起來。

二話不說,腳踏業火紅蓮,揮舞元屠阿鼻寶劍,向著王天殺了過去,同時剩下的冥河分身,除了留下極個別在血海之中,都是隨著冥河本體的攻擊向著昊天,多寶,釋迦摩尼他們攻擊過去。

瞬間冥河本體就和王天激戰一起,殺戮天道,毀滅天道,血之天道,轟擊不停,又有無邊業火,天道符文轟擊,立刻把王天捲入劍光之中。同時王天也是不敢怠慢,冥河老祖本體出手,依舊給王天一種壓力。

王天進步,冥河老祖本體也是沒有歇著。每一擊都是毀滅一切殺戮一切。無盡血光映紅半邊天。似乎一方天地碾壓過去。王天不敢怠慢,心神一動間,那虛無兩儀圖,猛然化成一柄黃黑二色的長刀。立刻揮舞起來迎擊過去。

大道符文飛舞,虛無混沌力翻湧,似乎每一擊都是毀都是隨之還是不及那冥河老祖本體,「轟、轟、轟」「叮、叮、當、當」,的響聲不斷,戰鬥更加激烈起來,空間坍塌,虛無混沌一遍,

瞬間就是交手千萬招。那邊三百冥河老祖分身被引入那九曲黃河大陣。就是來到一個莫名空間,先天煞氣翻湧,業力不停激射。似乎無盡光芒從四面八方向著冥河老祖分身攻擊過去。

冥河老祖分身依舊寶劍揮舞,擊碎那些攻擊,那些攻擊一點都是奈何不得,就在這時光芒一閃,先天煞氣,無盡業力瞬間化成一個個奇形怪狀的妖魔,揮舞著莫名的神兵法寶攻擊過去。每一個妖魔似乎都是准聖大圓滿巔峰的修為。

法寶轟擊,神兵翻飛,大道符文,天道符文轟擊不停,絲絲業力纏繞過去。不過對於那冥河老祖分身還是不夠,殺戮之力翻譯,毀滅之力轟擊,天道符文迎擊過來,戰鬥瞬間就是進入白熱化的程度,

陣法空間似乎都是湮滅,虛無混沌起來,「轟、轟、轟」「叮、叮、當、當」,的響聲,伴隨著一個個妖魔的慘叫。瞬間就是轟殺大部分妖魔。不過滅殺大部分妖魔,又有更多的妖魔出現,向著那冥河老祖本體殺了過去。

戰鬥更是激烈起來,冥河老祖分身也是暗暗叫苦,先天大陣,不能吸收靈氣,消耗的修為一時間難以補充,繼續戰鬥下去,恐怕就是被陣法全部滅殺也不是難事。

頓時分出一百分身繼續抵擋妖魔的攻擊,剩下的冥河老祖分身,寶劍揮舞,向著空中劈了過去。就是要全力發動,破開陣法空間。就在這時金光閃耀,混元金斗突然出現,直接向著那些冥河老祖分身刷了過去。

大道符文揮舞,消弱天道,滅殺天道,等等轟擊不停,那些冥河老祖分身的攻擊,頓時被混元金斗擋住,空間混沌一團。「啊!」的一聲慘叫,一不小心,一個冥河老祖分身被刷進那混元金斗之中。頓時混元金斗光芒閃耀。那過分身立刻被滅掉。分身畢竟是分身。不是本體,那裡能夠擋住先天至寶的攻擊。就是凝聚出來的業火紅蓮。也是抵擋不住。

雲霄也是暗暗吃驚,要知道先天煞氣,業力都是厲害的玩意,換一個高手,遇上這些,沒有較好的法寶。直接就回被業力,煞氣影響。就連修為都要消掉不少,不過這些似乎對於冥河分身沒用。

那冥河老祖分身在陣法空間內一陣亂攻。就算控制陣法的雲霄都是氣血翻湧起來,似乎陣法都要破掉一般。好在還沒有破掉。不敢怠慢,雲霄直接動手了。人和金鬥合一,一步跨入陣法空間,金光閃耀向著冥河老祖分身殺了過去。大道符文翻湧,金光四射,瞬間就和冥河老祖分身戰鬥到一起。

在陣法之內,雲霄就是神,一舉一動似乎都是帶動整個陣法,在這樣的攻擊下,冥河老祖分身,一個個被神出鬼沒的雲霄消滅。那邊多寶,釋迦摩尼,昊天大帝,瑤池王母在兩千多的冥河老祖分身的攻擊下,幾乎難以抵擋,只有游鬥起來,才不會立刻被滅殺。

即使這樣身上依舊出現一道道傷痕,似乎很快就要落敗,擊殺。這時釋迦摩尼忍不住了:「諸佛何在速速助陣!」話音一路,佛光繚繞,過去佛燃燈,未來佛彌勒佛,還有孔雀大明王菩薩,孔宣都是來到,其他人沒有和冥河老祖分身戰鬥的能力,倒是沒有出現。

他們一現,燃燈二十四諸天閃耀,乾坤尺揮舞,佛光陣陣,靈柩燈火閃耀,直接向著冥河分身殺了過去。孔宣五色神光閃耀,所過之處,毀滅一切,絞殺一切。

彌勒佛呵呵大笑,人種袋飛出,一股股強大的吸力發出,吸收一切。金鈸飛舞,滅殺一切,天道符文都是轟擊過去,現在的燃燈已經恢復到那准聖大圓滿巔峰,混沌十二層的程度,戰鬥力直逼那半步正道的程度。

孔宣也是進入混沌十二層的層次,戰鬥力也是不弱。他們加入僅僅緩減一下,又被冥河老祖的分身人潮淹沒。立刻陷入苦戰之中。似乎左衝右突,突圍不得。顯然依舊不是兩千多分身的對手。不過短時間也是沒有生命危險了。

那邊冥河老祖本體和王天的戰鬥進入到最緊要的關頭,撞擊不停,瞬息就是千萬次。這時光芒一暗,兩人身形分開。王天渾身傷痕,每一道傷痕上邊都是天道符文飛舞。似乎久久不能恢復。

冥河老祖臉色慘白,身上一個偌大的拳印,差點擊穿身體,嘴角留下一絲血絲,就是那業火紅蓮的防禦,都被王天長刀突破,王天真正達到能夠和冥河老祖一戰的水平。

王天依舊戰意盎然。這一戰,王天終於明白自己的戰鬥力不亞於證道高手了,哈哈大笑起來:「冥河老祖,上一次不是你的對手,這一次留下命來!」話音一落人刀合一化成虛無混沌光芒激射過去,

冥河老祖心中暗暗嘀咕起來。王天的戰鬥力讓冥河老祖心中吃驚不已,居然和自己不分上下。當然準確說起來,冥河老祖還是要強上一絲。不過他的攻擊力遠遠不如王天的虛無混沌之力。算起來兩人就是伯仲之間。

當年王天不如冥河老祖,都是打了一個兩敗俱傷,面對王天如潮的攻勢,冥河老祖,心中有點發虛起來。手中寶劍依舊揮舞,業火紅蓮光芒閃耀,和那王天戰鬥到一起。同時心神一動間,又是分出一千分身,圍攻過來。必須擊殺王天。不然成長下去,下一次交手恐怕就不是對手了。自己是聖人之下第一人。不允許有人超過。

這一千分身圍攻過來,昊天他們倒是鬆了一口氣,這樣一來壓力減輕不少,雖然還是落入下風,不過已經不像原先那樣岌岌可危了。就在這時光芒閃耀,那雲霄的九曲黃河大陣又是籠罩過來,一番激戰,幾乎消滅了所有大陣之內的冥河老祖分身,這才增援過來,一罩之下,又是兩百冥河分身被籠罩進去。

這時王天和冥河老祖本體,還有幾百冥河老祖分身激戰起來。虛無混沌光芒,和無盡殺戮,毀滅光芒還有血光,碰撞糾纏不休。不過這一次交手,兩人都是心中叫苦起來。冥河老祖分身對於王天似乎傷害不大。就算轟擊到無天身上。依舊不能造成多大傷害。

似乎就算王天不動,分身都是無法傷害王天一樣。同時王天也是不好受,雖然分身不能擊傷自己,時不時被自己擊殺一兩個。不過那些分身依舊不可小瞧,一來分身本體混雜一起。

在這樣激烈的戰鬥之中,很難分清。二來,那些分身雖然無法傷害王天。不過抵擋王天的攻勢,卻也不是太難,整的王天時不時遭受到冥河本體的攻擊,似乎戰鬥越來越不利起來。

就在這時,王天再也忍受不住了,左手拳頭終於轟擊出去,一轟擊出去,就是拳頭爆炸。蘊藏在拳頭之中的一方世界爆炸開來,這段時間突破已經達到洪荒世界四分之一大小,這一爆炸,

頓時一股比王天原先爆炸十個世界都是不低的,強橫的爆炸之力,散發開來。瞬間爆炸之力四散,圍攻王天的冥河老祖分身絕大部分捲入其中,瞬間就是被那爆炸之力撕碎。似乎不是王天一炸的對手。

同時王天幾乎無視那爆炸,依舊化成虛無混沌光芒,在爆炸之中縱橫,擊殺冥河老祖分身本體。冥河老祖本體,一看到王天出拳,就是覺得不妙,當年的爆炸,冥河幾乎留下心理陰影了。

急忙遁走,依舊不能逃脫那爆炸之力,當然有業火紅蓮抵擋,倒是問題不大,僅僅就是氣血一陣翻騰,業火紅蓮光芒黯淡一些就是沒事了。顯然只要不是爆炸中心。這樣的爆炸,對於冥河老祖威脅也不是太大。

那爆炸之力縱橫千萬里,就是一邊交手的昊天,瑤池王母,釋迦摩尼,燃燈等人和其他冥河老祖分身都是卷了進去,這樣意外的襲擊。冥河老祖分身,還有昊天大帝他們,都是淬不及防。一個個或多或少受了一定的傷。

半響,那空中才算平靜一些,現在可以看清人影了。那冥河老祖本體無事,可惜圍攻王天的分身,這一炸加上王天的襲殺。居然擊殺大半,僅僅剩下兩百人不到。就是圍攻昊天他們的分身,也被擊殺百來個。

雖然王天身體更是破爛起來,那昊天他們或多或少受了一定傷勢看起來,還是冥河老祖吃虧更大。冥河老祖幾乎不能接受這樣的結果,憤怒起來:「王天,你是找死!」話音一落心神一動分身化成道道血光向著王天絞殺過去。

冥河老祖出生血海,最厲害的還是血之天道。不過用血之天道攻擊王天試圖控制王天體內的血液,不過註定他要失望了。王天體內幾乎沒有血液的存在。 更新時間:2013-01-04

畢竟那王天體內沒有血液,全部都是精氣,虛無混沌之力或者一方方世界。頓時那些血光卷了過去。就是王天刀光如虹,依舊不能抵擋那血光的無孔不入。瞬間就有血光纏繞到王天身上。

甚至進入王天體內,不過進入王天體內,那化成一道道血光的冥河老祖分身,就是失望了。體內沒有絲毫血液。進入體內的血光被那虛無混沌之力圍繞,甚至牽引進入那一方方世界。

被鎮壓,煉化起來,慘叫聲聲,不斷被煉化,鎮壓。就是王天的三千世界之中,似乎都是多了一個個血海。冥河分身,那可是大補的精血,還有無盡的修為。頓時王天修為不斷提高。

不過這也不是說王天沒有危險。體內和那血光戰鬥,頓時王天分神了。還在和冥河本體激戰的王天,頓時被元屠,阿鼻寶劍劈中,身體上邊留下一道道深可見骨的傷口。似乎身受重傷。

就是出手速度,力量都是下降不少。瞬間就是陷入冥河老祖本體的狂攻之中,只有招架之功,毫無反手之力。這還是王天及時採取游斗的戰略。不然恐怕不死也是敗了。

顯然王天和冥河老祖的戰鬥結果取決於,是王天先煉化體內的血光,還是冥河老祖先擊殺王天。就在這岌岌可危的時候,這時一個聲音突然出現:「閑時閱遍三經,落子棋間,忙時挑擔引水,半畝荒田。地仙,地仙,一卷地書看人間。」

歌聲悠揚,似乎逍遙無比。天降金花,地涌金蓮,玄黃功德之氣縈繞十萬里。卻是那鎮元大仙來了。鎮元大仙一到,就是呵呵大笑起來:「天庭真熱鬧呀,冥河老祖好久不見,當年紅雲的帳也該算算了!」

鎮元大仙一到,激烈的戰鬥就是停了下來,就是冥河老祖本體也是捨棄王天,退回那滔滔血海大陣,倒卷而來的血海上邊。畢竟冥河老祖用腳趾頭都是能夠想清楚。這鎮元大仙不會幫助自己。

就是那冥河老祖分身似乎都是飛了回來,一副戒備的模樣,這時冥河老祖臉色鐵青的說道:「鎮元子,你倒是挑好了時機。也罷你們一起上吧,看看能不能戰勝本老祖。看看誰才是聖人之下第一人。鎮元子看劍!」

當年冥河老祖襲殺紅雲,那紅雲乃是鎮元子最好的朋友,就是接下深仇。不過當年出手的不僅僅是冥河,還有鯤鵬老祖,太一,帝俊。甚至聖人都是插了一手。當年聖人沒有直接出手擊殺紅雲。只是爭搶那鴻蒙紫氣。

結果鴻蒙紫氣不知道下落。冥河老祖倒是成為鎮元子的死仇。不過當年鎮元子孤掌難鳴。不是對手,這才一氣之下關閉那五庄觀,帶著五庄觀隱居起來。這一等就是億萬年,帝俊、太一身損了,鯤鵬老祖一直隱藏不出。

今天才找到一個對那冥河老祖動手的機會,還是可以讓聖人欠下人情。怎麼說鎮元大仙這次出手都是賺了。鎮元大仙呵呵一笑:「你我幾乎同時證道,就讓你我切磋切磋,至於其他的人,就是不需要出手了,免得有人說我欺負你。冥河你已經受傷,就讓你調息一番如何!」

冥河老祖哈哈大笑起來:「老祖的本事,豈是你鎮元子能夠明白的,調息不需要了,就算老祖受點小傷,也不是你鎮元子能夠擊敗的!」說話間本體分身都是向著鎮元子衝殺過去。

兩千分身,加上冥河老祖本體,衝殺過去,頓時無盡毀滅天大,殺戮天道,血之天道光芒似乎布滿空間,天道符文飛舞,天道之力翻湧,似乎瞬間就把鎮元子大仙捲入劍光之中。

所過之處,空間都是化為混沌,一塌糊塗。鎮元子呵呵一笑,心神一動,立刻頭頂出現一畝慶雲,慶雲之中三花隱隱,地書立於頭頂,發出無量量光。腦後功德金輪光芒照耀四方。

無盡防禦天道之力翻湧,天道符文飛舞,直接就是包裹著那鎮元子,任憑那冥河老祖本體、分身如何攻擊,都是攻擊到地書身上,就被擋住,密密麻麻的攻擊,就連鎮元子一步都是沒有擊退。

彷彿鎮元子那裡一站,就是立於不敗之地。昊天大帝一邊療傷,一邊嘆息一聲說道:「鎮元子不愧聖人以下防禦第一!」說話間眼神深邃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這時那釋迦摩尼走了過來,「玉帝你我的約定還上算不上算!」玉帝呵呵一笑:「朕說話,從來都是算數的。就按照剛才商議的辦理!」

王天、雲霄這時站立一邊,注視著那鎮元子和冥河的戰鬥。攻擊半天都是奈何不得,冥河老祖也是氣怒交加,這時眼珠一轉就是有了主意,王天的爆炸就是給冥河指明了方向,頓時冥河分身再一次攻擊過去的時候。猛然爆炸開來。

頓時一股強橫的爆炸之力散發開來。方圓千萬里都是混沌一團,地水風火肆掠。瞬間又被星辰光芒鎮壓下去,空間慢慢復原。這時能夠看清楚人影。王天等人都是一愣。

冥河老祖分身爆炸,不亞於冥河老祖本體全力一擊,就算王天,估計自己也要受點傷,鎮元子大仙,依舊面色不變,除了地書稍微光芒黯淡一點,似乎絲毫無損。不愧為聖人之下防禦第一。

冥河老祖都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顯然這一招對於鎮元子沒用。心中發狠,本體分身再一次攻擊過去。這時王天突然說道:「冥河老祖有大仙對付,這些冥河手下,不如我們收拾了如何!」

正在冥河和鎮元子大仙激戰的時候,王天突然這樣一說,昊天頓時明白過來,這時要冥河分心。他的手下雖然戰鬥力也是不弱。比起王天,昊天他們可是差遠了。若是這些高手一起動手恐怕凶多吉少。絕對是被滅殺的份。

釋迦摩尼這時口宣一聲佛號,「阿彌陀佛,我佛慈悲,這些人就交給我佛教吧了。」話音一落,那釋迦摩尼,多寶如來,還有那燃燈等人,都是開始念起經文,頓時口吐蓮花,無盡經文向著血海之中的修羅,夜叉而去。

那些修羅,夜叉聽上一段時間經文似乎臉上都是露出迷茫的神色,慢慢的甚至有的夜叉,修羅身上都是閃耀起來那佛光。不久就有夜叉、修羅,轉化成為一尊羅漢,佛陀,菩薩向著釋迦摩尼,多寶如來他們飛了過去。

顯然短時間就是被度化了,阿修羅一見,大吃一驚,這是什麼佛法神通,立刻狂喝起來:「回來,速速回來,夜叉軍團,修羅軍團給我撤退!」頓時翻湧的血海平靜下來。夜叉,修羅都是撤退而去。

看著面前的夜叉,修羅,釋迦摩尼呵呵大笑起來:「我佛門就是要降妖除魔,今後你們就是八部眾之一的夜叉重,修羅眾。為我佛門護法,剿滅那些反對我佛之人!」

冥河老祖這時和鎮元子激戰起來,冥河老祖寶劍揮舞,那鎮元子大袖飄飄,佛塵閃耀,一時間打得難解難分,王天一出口,加上佛祖的一番作為。頓時氣怒了冥河老祖,心神一動,

頓時又是一些冥河老祖分身轉身向著釋迦摩尼,還有那多寶如來他們殺了過去,同時冥河老祖分身大聲喝道:「你們這些小輩,安想欺我!」說話間那些分身又是向著念經的諸佛攻擊過去。又是大戰到一起。

倒是孔宣不管那些,飛到王天面前,這時說道:「王天很久不見,沒有想到你進步到這樣的地步,可惜我的修為很難增長了。看來怎麼也是追趕不上你了!」

王天靈識掃描過去,臉上也是露出一絲苦笑:「也不一定,雖然准提聖人用符籙鎮壓與你,想要度化。若是你能夠堅持下去。今後恢復自由,弄不好修為瞬間就可以大幅提高。追上我也不是難事!」

原來王天靈識掃描過去,真實之眼打開,就是發現,孔宣的元神空間,一張符籙出現,顯化成為一個佛陀,似乎不停講道,那孔宣元神之上,一會兒佛光縈繞,一會兒上清之氣閃耀,又有那無盡妖氣,亂撞,顯然就算孔宣成為孔雀大明王菩薩。依舊沒有佛教度化。

孔宣眼神落寂,「希望吧!」那邊冥河老祖和鎮元大仙交戰半天,依舊不能獲勝,鎮元子防禦太強大了。就算站在那裡冥河都是很難破防。看著一邊虎視眈眈的王天,昊天,冥河心中哀鳴一聲,這一次血海一脈大興的機會又是失去了。

一次次的失敗,冥河幾乎想要認命了。今後天意血海一脈不興,是不是就不出手了。出手也是毫無用處。不過瞬間精神又是振奮起來。當年沒有鴻蒙紫氣,一直以來就是認為很難證道。

幸好自己好不放棄,這才堅持下來,證得混元,重要的是堅持,終有一天,我血海一脈要稱霸洪荒,心中想著這些,又是對著鎮元子狠狠一撞。這才回過身去。

對著昊天。鎮元子他們說道:「今天就看在鎮元子的分份上,本座放過你們天庭,撤退!」話音一落本體分身,以及那滔滔血海都是化光消失,鎮元子遲疑一下。自己攻擊還是太弱了。對於有業火紅蓮的冥河老祖也是沒有多大威脅,思索一下,鎮元子身體虛無起來,瞬間消失回他的五庄觀去了。

昊天大帝這才說道:「這次多謝諸位道友相助了。不如去去凌霄寶殿歇息一下如何!」顯然要拉攏王天,釋迦摩尼他們!對於昊天的拉攏王天絲毫沒有興趣,這時說道:「我也不過就是奉聖人符詔辦事,希望今後沒有必要,大帝不要用封神榜懲治截教眾人。我現在還有事,下一次吧!」 更新時間:2013-01-04

王天這話一出,昊天就是明白,王天根本就沒有把自己放在眼中,想想武修和自己的衝突,昊天就是明白了。臉上依舊露出笑容:「那就下一次,王天下一次邀請你,你可不能不參加呀!」王天現在的戰鬥力不在昊天之下。昊天大帝自然對於王天的態度又是不一樣。

王天呵呵一笑。接著和雲霄手挽手,就是破開空間而去,瞬間就是消失無蹤。王天他們離開。昊天等人恢復三十三天,這才向著凌霄寶殿而去,和那佛教商議起來。

天庭一戰,似乎如日中天的天庭,也在遭受打壓,這可是幾十萬年才出現的事情,除了上一次刑天伐天以後,天庭就像一座大山一樣,壓在修鍊者頭頂。幾乎無人能夠抵抗,這次事情一出。

就讓那些想要出名的人,看到一絲希望,只要打上天庭似乎就可以成為有名高手,從這一時刻開始。就有妖族,散修不斷打上天庭,當然是為了出名。更大的原因是,聖人門下,還有其他勢力都是發現似乎打上天庭一次,折損天庭面子。

就是那天庭的氣運都是弱了不少,這樣一來,很多勢力暗暗支持,反天庭似乎流行起來。這一次天庭一戰,天庭氣運消弱不少,下邊人世間更是大亂起來。

三國鼎立,二晉並列甚至南北朝都是出現,各方勢力不斷出現,爭奪那天地氣運,皇帝,皇朝像花燈一樣轉動不停。氣運天下勢力瓜分,當然主要的氣運還是天庭,三清門下。

就這樣時間悠悠而過,瞬間就是進入那隋朝的時代,南北朝時期,佛教就是東傳了。不過在三清門下的打擊下,大乘佛教,釋迦摩尼一脈,幾乎毫無建樹,倒是多寶出身截教,小乘佛教倒是進入了四洲。

雖然實力淺薄,不過也算紮根下來。這樣的事情,不是釋迦摩尼,准提,阿彌陀佛想要看到的,於是乎佛教東傳又是例入佛教聖人的算計之中。似乎事情也是向著他們預料的地方發展。

不過這些都是和王天無關,時不時王天閉關一番,有時間就和雲霄一起,四處晃悠,走遍天下,讓王天鬱悶的是,無數次尋找花果山,依舊不得,簡直不可思議。王天心中有點明白過來。顯然是被聖人遮掩起來。不然怎麼會無法找到。

這天王天又是突破一層,進入那不滅期聖武巔峰的後期。身體似乎向著先天至寶轉化,不過王天知道,自己若是不證道,身體永遠也不會成為先天至寶級別。就在這時猛然地動山搖。

兩股金光直衝雲霄。王天一愣,掐指一算,居然這時候出世了。孫悟空總算出來了。雲霄也是掐算出來,不過一個天地靈物。就算比起雲霄的來歷,也是不算什麼。微微一笑也就不放在心中了。

這時看到王天古怪的笑容,頓時問道:「王天,你笑什麼?」王天眼神深邃,西遊過後,對於今後的事情,就是無法掌握先機了。不過現在堪比證道中期的戰鬥力,恐怕也可以自保了。這時似乎在回憶那地球上看過的西遊記的內容。

這時呵呵一笑:「西遊開始了,又是一場小劫就要出現,你我無事,不如前去看看!」雲霄溫柔的點點頭。王天,雲霄立刻破開空間,頓時來到花果山。剛到花果山,就是光芒一閃,一道人影擋住王天去路,卻是那燃燈上古佛!

顯然佛教是盯著了孫悟空,害怕出現意外。就連燃燈這樣的高手,都是來了。燃燈這些年進步也是不小,闡教,佛教加上他聽道的修鍊方法,幾相印證,也是進入那半步證道的層次。

加上他本來又是先天神魔,雖然算比較弱小的先天神魔。還有定海神珠轉化的二十四諸天,法力無邊,恐怕一般證道高手也可以一戰。不亞於當年王天進入不滅期聖武的戰鬥力。

看到王天,雲霄,就是燃燈都是一愣,原先遠遠不如自己的小輩,現在都是成為自己仰望的存在了。嘆息一聲,宣了一聲佛號:「阿彌陀佛,原來是兩位道友,不知道兩位道友前來所謂何事?」

雲霄淡淡一笑說道:「好像這東海是我截教的地盤,燃燈你鬼鬼祟祟來到這裡為何,難道是想把大兄的定海神珠還回來了?還是又來打秋風?」這話一出燃燈尷尬無比。

雲霄現在的感覺,燃燈都是覺得有一點威脅,雖然看起來雲霄僅僅是准聖大圓滿巔峰,混沌十二層的巔峰。比起自己稍微不如,可是哪有先天至寶混元金斗,就是要從新計算,戰鬥起來,燃燈都是沒有把握。

這時燃燈尷尬一笑說道:「阿彌陀佛,施主玩笑了。公明道友機緣不淺,沒有了定海神珠,如今又有那落寶金錢,還有後天功德至寶聚寶盆,說起來貧僧也是羨慕無比。貧僧不過就是來走走,剛才動靜太大,卻是一個先天靈物出世了!」

說話間眼睛看著王天兩人,想要看出,王天兩人是否對於石猴注意。王天呵呵一笑:「我兩也不過就是來看看,定海神珠呀,想來不久,就會物歸原主。這都是身外之物,想來上古佛也會放下!今天沒有興趣動手!」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