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眼世界,這等風采雄姿能有幾人?感受著玄虛氣息與混沌戰威的碰撞,眾聖獸不禁更認真地注視這場對峙,通天戰聖已將自己的傳說鑄就,而今,卻是征途再揚,更上高峰!公告:筆趣閣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 第二千六百四十五章:敗玄虛

白袍老者面容慈祥柔和,手持玉桂枝,頭頂卻有一潔白小兔趴伏,倒更顯和藹良善,儘管他裹挾比葉天層次更高的玄虛之勢,此時面容卻有幾分無奈。┡.ΩM

「蘇老。」葉天友善地對這老者笑了笑,卻令對方神情更無奈了。

這蘇老倒是未多說什麼,手持玉桂枝掃出一片若有無數銀白流星的風潮,玄虛氣勢澎湃天顯,令聖獸們潮澎湃,玄虛聖級存在出手,正常時代是宙內難見的,即便如今處於聖族之爭時期這也算是序幕,為難得一見的盛景!

玄虛聖者果不同凡響,一顆顆銀白流星橫貫長空猶如不息之河,轉瞬間便將葉天淹沒,連敗巔峰混沌戰聖的通天戰聖連同與他並戰的靈麒麟虛影盡消失在諸獸視線中,月流緩緩流淌,如同映出一張張曾立於江邊月下惆悵的面容,而見到暗金隱沒,蘇老亦一聲輕嘆。

難道通天戰聖就這麼被壓沒了?眾聖獸不相信這個結果,縱然這銀河澎湃著玄虛氣息,可論起這威勢尚不及先前巔峰混沌戰聖的終極手段,又怎能將通天戰聖直接埋葬?而驗證這一想法的正是那堅定將整條銀河開闢的身影執著走出。

渾身燃燒暗金星炎,手持一柄璀璨聖刀的青年帶著自信笑容自銀河中走出,那銀白流星在他身上留下霜凍般痕迹,可一切都隨著烈焰燃燒冰雪消融,他便帶有這般張揚強勢,即便面對玄虛聖者也不急於出手,任由這銀河將自身淹沒卻倚刀殺出,他竟是從開始便自覺有必勝把握。

而見到葉天從銀河之中自信走出,白袍老者只得搖了搖頭,手中玉桂枝卻頻頻掃出化出條條月星長河,只是如今的月河卻再也無法將葉天淹沒,星炎燃起時,已沒有哪顆流星能近得葉天之身,而當葉天在混沌銀河中如履平地地來到老者面前,那聖刀重重的劈下卻勢不可擋。

刀與桂枝碰撞的聲音如佩環鳴響般煞是好聽,瑩白玉桂枝中張開的碎痕也自有一種令人心折的凄美,那痕迹似是變幻出血脈無盡延伸的奧妙,隨著葉天抽刀,再一斬,它爆著蔓延出更多枝節,猶如滿天繁星般絢爛無限。

又是一聲玉鳴之響,在整片凄美泛濫間蘇老踉蹌後退,面色都變得蒼白了不少,他腦袋微垂,卻點了點頭:「通天戰聖,你勝了。」

葉天點頭抬刀,微禮而令蘇老退離,當這位周身縈繞月之色彩的老者轉身離去,整個洪荒宇宙也必將因此一陣沸騰。就在現在,一尊玄虛聖者敗了,玄虛之敗見證著通天戰聖無敵的榮光。

聖級之下的生靈只是驚呼,它們只是望著這種級別戰鬥的最基本動作都大感心顫,哪裡逆天戰技大道碰撞的門道來?只知通天戰聖又勝,其威無可敵。

實力較低的聖獸卻是心悸,一尊玄虛聖者就這麼落敗了?通天戰聖實力實在過於恐怖!

但對混沌聖獸玄虛聖獸來講這個結果卻不出所料,這位蘇老雖是玄虛聖者,但只是低階玄虛非戰聖,單論戰力還不及龍劍真君,此時勉強擔任承接前來挑戰,實為拋磚引玉,又敗之當然。

但無論如何,能擊敗玄虛聖者本身都是一種大榮耀,葉天便乘著勝勢巍峨踏立於混沌之中,他若隱若現的身姿猶如化作萬億宇高,在許多眸子里已經勝過了山海玄武萬天蛇巨京龍種種龐然大物,而那靈麒麟虛影也因而更顯光輝耀眼,屹立姿態昂然。

月靜兔的挑戰者敗退了,下一名挑戰者身後承托蒼龜,亦是玄虛聖者。

「通天戰聖,得罪了。」雖為前輩,可這黃毛孩童狀的聖者反倒敬禮,恢弘之勢隨著猿臂舒展自然騰天,在他全身上下諸多經脈穴道盡皆耀起周天星辰般華光,但這並非星圖,而是另一種玄奧法陣銘刻聖體,葉天見到這聖者所有穴道皆蘊含一生命力無窮的宇宙海,心知對方生命之道造詣非凡,也大感興奮地迎戰。

又是一場天崩地裂,這黃毛孩童無法潰滅星炎,亦無法將混沌崩塌,但他一招一式充滿大道意蘊,更引動葉天聖體中生命氣息,碰撞中反倒打得葉天吐血連連,而他自身穴道華光大盛,反倒愈戰愈勇。

但這位頂尖聖者竟是沒有施展出哪怕一招高階逆天戰技,終不可傷葉天本源,反倒被生命能量耗去無盡的一條條以一招九萬億星辰寂滅徹底擊敗。

「唉……」穴道宙星黯然,孩童嘆息作極沮喪狀,眼中的聰慧靈動卻平添一分滄桑,他天背後那氣勢更盛的靈麒麟虛影,只道:「通天戰聖好意助獸當名傳,只是這終不可為。」

聽到這話葉天不動聲色卻暗自思忖,對方這種意志在先前戰鬥中就憑絕學戰意有所體現,似乎亦來自蒼龜族那不可助靈麒麟的說法。

為何不可助靈麒麟?莫非這在至尊獸族中最具王者氣度的一族不適合應對亂世?還是說,此舉已觸犯了某種禁忌?

葉天沒有得到答案,但他相信靈麒麟的實力與氣度,而且他已經將這條路選擇,必然戰到最後。

「通天戰聖。」雙眼為黑白二色的女子飄然而至,她的長倒顯怪異正如玄龍展翅,玄龍族對這聖族之位倒是志在必得,卻顯得異常迫不及待。

「請!」葉天開口,又一場大戰爆,面對這擅功德罪孽之道的強敵葉天也頗感苦惱,不過論單純戰力,這位低階玄虛聖者依舊是不及龍劍真君等強敵的,當那功過之齒被葉天悍然斬破,戰鬥也自然有了結果。

絕焚鳳凰代表者來了,那等雄威浩蕩傾絕宇宙,甚至也隱隱將洪荒的本質垂落。對方竟是一名宇宙之道掌控者!葉天頭次應對這種複雜罕見的大道倒是頗感詫異,但這僅僅是知道極限的宇宙之道對戰局的影響實在不大,縱戰得宇宙震顫,有種種洪荒宇宙異象產生,可葉天依舊是勝者。

第四尊!憑混沌聖者境界葉天已然擊敗四尊玄虛聖者!玄虛初階似是根本無法將他阻擋,於是玄虛中階的強大存在終究現身了。

不僅僅是玄虛中階聖者,還有玄虛高階聖器,葉天望著將自己籠罩的神秘古井暗自以歷史之道查探,竟是一時查不出其年代所生,他只好搖著頭將一柄無數重殺勢的星炎長刀凝聚,井壁震顫著裂紋遍生,葉天彷彿聽見了無盡大地的慟哭,微微失神中長刀已是毫不停留地將古井徹底斬開,並將這擁有無盡寒與熾的戰刀劈向強敵。

「通天之勇,我不及!」那人感慨,卻毫不猶豫遁入汪藍漣漪之內,熊熊烈焰焚盡蒼穹卻撲了空,而古井竟是再度接合,井口產生深青漩渦欲要將葉天攝入其中,縈繞著神秘星紋的手掌化作萬宇之大將井口籠蓋強行鎮封,忍受著身軀四分五裂感,葉天揮出無數刀芒將長空割裂,數不盡的節點爆碎中那踏在汪藍異界內的聖者再度出現在葉天面前。

幻影海空間能量創造命運,七種大道開闢出葉天難以揣測的異度領域,強如鎖定類逆天戰技敵望破都難以真正擊中這尊聖者本體,極無奈地處在一種只能挨打的狀態中。而那口古井卻不斷襲殺葉天企圖將通天戰聖徹底鎮封,儘管此時葉天反倒覆掌將其鎮壓,可葉天自身道力反被瘋狂揮霍,如此持續戰鬥下去卻是必敗無疑!

又一招無雙聖神斬當空,那股烈氣令聖獸感慨,可聖刀與汪藍異界卻在幾道渺小漣漪之外便再無接觸,這招極負盛名的逆天戰技未能傷及強敵,反倒是有如小蛇般的汪藍入侵葉天聖體骨髓,引起星空衰敗。

汪藍色淡去,一擊得手的聖者正待消失,葉天卻眸光爆耀,一步踏向前,卻在自己與那汪藍領域之間搭出那似真似幻的一條夢路,接著出瘋魔般爆喝,身與刀與星與炎燃燒不絕,斬至汪藍中!

那是傾天的一斬,聖刀弧線美如畫,暗金色愈熾盛,玄虛之氣卻漸漸衰敗,又一尊玄虛聖者落敗了,這是一尊中階玄虛聖者!

那位聖者認可了葉天的勇猛離去,而舉世聖獸呆然顯得疲憊不堪的通天戰聖屹立混沌天際,他們感受到葉天此時的戰意何等磅礴無敵,卻也感受到了這戰意之中的疲憊。

「他撐不住了……」先前落敗的一尊混沌聖者喃喃,任誰都葉天的極憊,這是大道本源的疲憊。

此時的爭鬥皆不是生死之戰,諸聖都控制並不波及本源,卻算是將淺層的聖力對抗揚到巔峰,傷的只是聖力聖體聖魂,故只是休息短暫一元甚至不作修整都可恢復,並以巔峰狀態迎接之後的戰鬥。可這控制在愈激烈的戰鬥中也難以做到完美,在與龍劍真君等強敵的戰鬥中葉天難免本源有傷,對他而言這接連大戰可謂慷慨淋漓,卻又是最大的疲憊,他甚至不能真正釋放自己的生死戰意與殺性,亦不在絕域無陣那等直接關乎文明生滅的戰場,只是切磋而已,連敗玄虛聖者的他卻已是疲了。

暗金聖眸中隱有思索與迷茫,他,通天戰聖怎會戰這麼幾場便是疲憊不堪?在絕域無陣,他戰過的妖聖足有上千!他亦無數次拼殺到生死間的大慘烈!他不禁沉醉在這個謎題中難解,難不成他的戰意已然衰退?還是說在內戰切磋中不動用星炎神重生獨留吾戰心屠魔妖戮殺種種手段的他便並非真正的通天戰聖?

葉天隱隱明白了什麼,他抬頭,見到一夢幻飄渺的漩渦,有七種姿態完美,力量強絕的獸類各立一方,出競爭的咆哮。

他捲入了這一漩渦,並在其中心,他似乎明白了這種疲憊的原因,這是承載聖族爭端,乃至洪荒未來的沉重。

眼眸微亮,他方。

又一強敵降臨了。本站推薦絲襪美腿,童顏**,豐滿肥臀圖片視頻在線看!!快速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tao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第二千六百四十六章:麟帝

玄虛中階之聖裹挾著一股橫掃之威悍然出擊,擺在葉天面前的是猶如漫天塵暴與混沌霧靄相融的陷心殺陣,猶如一張肆意笑的大臉詭異地擺在面前,竟無法背後的大道核心究竟為何,但葉天確定對方這一招就施展了不下五種掌道相融的強大手段,星辰與戰的掌道俱在震顫,大道本質上的差距可見一斑。..

星在閃耀,於無盡星空爆那足可震蕩宇宙的磅礴力量。

火在燃燒,在祖龍原上騰起侵略天地的燃燒真意與那聖龍戰象,摧枯拉朽成無敵。

刀光縱橫整片天宇,那勝過山與海的磅礴戰意悍然對比自己更高層次的存在鎮下,幾重層次比戰之道還要更高的掌道卻遙遙擊來,如同幾隻展翅的神武鳳凰圍攻一尊祥瑞麒麟,麟雖悍勇,噬凰炎而撕天,可在數尊鳳凰圍攻之下卻傷得渾身流血,那將整個洪荒宇宙照亮的耀眼華芒也愈黯然,只是這麒麟不甘敗於此,尚仰怒吼,皇氣澎湃而,卻在無限風暴中搖搖欲墜。

這一刻,葉天揮動手中聖刀猶如將整個洪荒宇宙俱斬裂,他抗擊著玄虛領域的浩浩道威,身形在混沌沖涌之間顯得愈挺拔高大,只是在此時受眾獸仰慕朝拜的葉天卻分明感覺到冥冥中有什麼恐怖存在正於注視,他的意志猛然間跳出這層宇宙高度,接著他便見到了一處冥空,在這裡不見萬獸洪荒,只能見到麒麟與鳳凰隱隱虛化的激烈爭鬥,只是在這兩種曠世聖獸之外還有幾道身姿散絕強威勢屹立。

能感覺到它們的正散出一種堪稱冷漠的同仇敵愾共志,儘管它們單獨力量要弱於鳳凰與麒麟,可聯合起來卻是一股凌駕戰場上的可怖大勢,而今這股大勢卻盡皆指向本就傷痕纍纍的麒麟皇獸,壓得冥空震顫,麒麟身上的光輝紋路被生生磨滅,那麒麟角都若要斷折,顯出一股折殞的慘勢來。

那些暗自窺伺而又恐怖的身影周圍猶如迷霧騰騰,可有一股威嚴分明代表混沌,一對翅翼可御蒼天,滄桑古老的磅礴意蘊雖萬劫不滅,月映古潭幽靜而有無限寒,具有至強力量的肢節則將大地山脈直接撕裂……龍鵬龜兔蟲,這些代表著洪荒宇宙至高權威的存在處在一側冷冷注視,卻表達了一種共同的排斥。

它們的意志,便是洪荒的意志,乃至整個獸族的未來。

無法理解那緣由,但葉天明白強如至尊獸族不會無的放矢,它們也不是那些只顧殺戮毀滅的凶魔會將宇宙未來棄之不顧,他能理解至尊獸族的共同意志或許才是洪荒應走的道路,而此時的他卻太過執拗,硬是擊敗了各族的盟友酣戰玄虛之聖到此地步,根本就是逆世之正理而戰,正如妖入絕域,怎能不敗?

或許這便是有此之疲的原因,就連本心也為此愧疚無奈,徒有驚天戰力怎得以揮?縱使這漫天星炎還在明亮熾烈地燃燒不斷,可在葉天所見的這更高冥空中靈麒麟卻染上愈多的血漸漸黯然慘敗,這已經不是他自己的戰鬥。

於是,當那一片洪流洶湧,欲要雙聖神斬開天的聖獸卻驚訝地望見星炎在其中迅黯然,無敵威勢消失得無影無蹤,靈麒麟之身亦微嘆崩垮,留給整個洪荒宇宙的只是顯出通天戰聖幾分落寞的背影。

他敗了。

多少瞳孔映出這一事實,都不禁為此產生一種悲哀,敗於中階玄虛聖者,還是其中頗為善戰的一位,這絕不算恥辱,可先前星炎的熄滅卻顯得太過突兀,那柄縱橫無敵的戰刀本應更凌厲地悍然斬出,在眾聖心中都有這一認知與事實:通天戰聖不當敗。

勝者望著葉天顯得有幾分飄渺的落敗身姿也是難言,他勝了,浩瀚掌道的鎮壓是最好的證明,但他真的勝了嗎?那將通天戰意挫敗的,可是他的玄虛聖能?

真正的強者對此都心知肚明,但沒有誰將其點破,只是默默望著通天戰聖先前還輝烈無敵的身姿隱入混沌霧靄之中,聖族之爭卻不會因這位通天戰聖的離去而止,得勝者成為新的擂主,攜著將通天戰聖亦擊敗的磅礴戰勢傲立混沌之空,迎接著更多玄虛洶湧,徹底展開了玄虛層次的對戰。

但許多聖者已是已然達到一種巔峰——中階玄虛聖級,這事實上並未出葉天戰力太多的層次將會是這場聖族之爭神聖外援的最高層次,憑此葉天也可謂躋身參與這場聖族之爭神聖中最具影響力的一位,只是對如今的葉天來講這彷彿並不重要。

玄虛之戰在眼中沉浮浩蕩,儘管此時征戰的頂尖聖者未必真能在戰力方面勝過葉天,可他們更多更高層次的掌道乃至大道運用法卻是極值得他學習,隱於一方混沌雲中的葉天亦繼續留存至此觀摩,儘管心中尚有先前見證靈麒麟受截產生的莫名積鬱,可他在如今觀戰中依舊感到心潮澎湃,玄虛之戰能帶給他的機緣感悟實在是太多了。

而且他也感覺到自戰敗之後,那等如同無盡深淵般難以承受的壓抑也漸漸消去,落敗的他反倒感到一陣清明與解放,而今倒有種大自由的舒適感,他凝望著被洪荒宇宙邀來的至強存在激戰,他們有代表絕焚鳳凰的,有代表元蟲的,有代表玄龍的,有代表震宙天鵬的……卻再沒有代表靈麒麟的。

,諸玄虛前輩比葉天聰明得多,他們正知天命而不曾將其動搖,而站於靈麒麟一方的葉天顯然顯得蠻勇成愚。縱使根本沒有誰對他如此指責批判,這都是葉天自嘲般的心悟,事實上早在玄仟珞來時他便亦當放棄此路,更何況其後他也隱在眾聖族爭鬥時嗅到蛛絲馬跡?

萬獸尚崇敬推舉著最具賢能與智慧的靈麒麟,但在高到太陽金烏萬天蛇等頂級級種族的領域眾聖獸亦是隱隱將靈麒麟排斥在外,縱然靈麒麟也很正常地參與著聖族之爭,可總有那尋常聖根本覺察不到的陰霾籠罩。在此前葉天也僅是微微獲知,可自這諸多慷慨淋漓的戰鬥再至最終的落敗之後,他徹底,代價是捲入聖族之爭的漩渦深處,縱威名傳卻受不可承之重。

「究竟為何,靈麒麟不可皇?」葉天深思著這個問題,這不是單純推衍能得出答案的問題,想要獲知他唯有做出更多,探入更深的層次……眼前的戰鬥激烈而精彩,可葉天卻將目光從散聖輝的圖騰上硬是移開,他所望的是洪荒宇宙最重要聖地之一,且是這些重要聖地中聚集了各族生靈最多,最具這等包容生命氣息的領域——王澤賢林。

他又一次見到了從凡血生靈到至尊獸族萬獸皆在這龐大森林中各有所屬的和諧景象,也感受到這王澤賢林將智慧與生命相融的繁榮大氣,實在了得,唯有這被稱之為萬獸至尊的王者之族方能營造出這般繁盛景象,除此之外也只能在洪荒都見得這般燦爛——然而洪荒都代表洪荒宇宙整體,卻不是哪一族所能獨佔。

如今王澤賢林中的萬獸依舊欣然,葉天望著它們,它們卻望著葉天——應當說是與葉天相同方向的玄虛之戰,儘管祖龍原能遮蔽太多視線,可玄虛聖者的戰鬥波動實在太過強烈盛大,無力突破祖龍原屏障的獸族也能抓住這難得機會得以瞻仰。

在此之前萬獸也真正以此目光瞻仰葉天戰無敵的英姿,它們的信仰敬佩為葉天鑄就豐碑,更捲入漩渦之中化作靈麒麟助力,王澤賢林很是正常,一尊尊靈麒麟也很是正常,這等欣欣向榮令葉天難以理解靈麒麟遭受排斥的本因。

奇異感心生,葉天忽然轉身旁,只是混沌,但與此前不同的是混沌分明掀起一陣異常的波瀾,隱隱有道形體便在其中,又彷彿隨時都將逝去,葉天卻能感到這隱藏在混沌之後的存在何等磅礴強勢,更有一股王者之氣,與那王澤賢林出同源,竟令葉天隱隱生出膜拜的衝動。

這是一位真正屹立世界巔峰的最尊貴存在,一旁征戰的玄虛聖者相較之下都要差之甚遠!

葉天混沌后的身姿究竟是什麼形態,可感受到這股皇者氣度他自然生出某種預感,卻是目光一凜,以極複雜的語氣開口:「可是麟帝?」

混沌又一陣洶湧,終究緩緩分開,將那隱藏者,或是君臨者真正展現在葉天面前。

一雙眸子猶如蘊涵世間所有智慧的汪洋翻卷著淵博浩蕩,一雙角則為帝皇象徵遙指偌大宇宙未來之路,渾身紋路代表著最偉大的祥瑞騰升耀起,令智慧命運帝皇的氣涌無可比擬,這是形象至尊的走獸,靈麒麟,聖氣澎湃,勝過葉天所見過的任何靈麒麟。

它只是望著葉天不語,身姿也在混沌中隱隱沉浮,彷彿隨時都將虛幻而去,這不是它的本尊,或者說它不願顯出那最輝煌的狀態,可聖獸巔峰的浩瀚亦澎湃不絕,更有一至尊獸族的無上威氣將其拱衛,這一切都標誌著它的身份。

洪荒至高霸主之一,靈麒麟之主,麟帝!

能感覺到有同樣極為強大的氣勢遙遙探來,來自這方祖龍原的主宰,也來自洪荒宇宙的其他霸主,葉天心潮澎湃,望著這位存在難言。

麟帝亦不曾開口,只是就這麼望著葉天,那眼眸深如海,竟是要將葉天的聖魂都徹底吸入其中。

這一刻,葉天終於意識到了靈麒麟的異常。公告:筆趣閣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 第二千六百四十七章:新世界

紫氣騰騰帝皇相,慧光洶湧成汪洋,命運極勢天宙蓋,萬獸共主身玄黃。八一中文網≠=≈.≈8=1≠Z≠

洶湧萬色光,身上翻湧種種不可思議異象的靈麒麟顯出一股可比羽勝神皇、玄黃神皇的雄偉英姿,若無皇者之能與統治大位斷無這等氣勢,麟帝竟是親身降臨在葉天面前,還如此屈身,在祖龍原的混沌潮中與葉天相會,儘管它未曾說出半語,可單單是這股帝皇氣勢的散能令葉天體會到太多。

麟帝為何來此?葉天再見了那靈麒麟遭受施壓的漩渦冥空,極恐怖的聖念遙遙投往,怕是來自龍帝、凰帝這等恐怖存在,此時的它們正有股擔憂,原先葉天尚不解,可見到此時的麟帝他卻隱隱明白了。

眼前這尊靈麒麟何等英武睿智,充滿將洪荒一統,開創全新時代的皇者氣度,可在最初得見的驚艷之後葉天再看這位帝者感到的卻不只有這種令人敬仰的尊貴,還有一等極其詭異而令人心悸的微妙感。難以言說,可葉天偏偏就覺得眼前這尊靈麒麟族長渾身上下透出一種陰霾不詳來,在那雙如同容納洪荒宇宙所有智慧的眼眸深處究竟有著什麼?葉天欲要一探究竟,可他分明意識到在那比星空更浩瀚的深處,未知之存在足可將他的聖魂乃至大道一舉覆滅。

不對勁,一尊代表著祥瑞智慧的帝皇身上怎會有這等氣息?偏偏這顯得極為隱晦的氣息就令葉天感到危險無比,更自然產生一股不死不休般的敵意,聖魂在沸騰,星炎已在瞳中熊熊燃起,葉天本能性地對這尊顯出不可解釋之怪異的獸族霸主表現出了警惕。

但忽然間如有天水澆淋,葉天眸光爆耀,卻將那臨戰的激烈氣勢收斂了,他深吸口氣對麟帝一禮:「莽勇之人,失禮了。」

麟帝還是未言,只是微微點頭,猶如曠世玉石的雙眼透著寬容與柔和,如此簡單的動作竟令葉天感到心中溫暖,不禁暗嘆,這一位確實太適合擔當帝皇了,倘若登基,何愁洪荒宇宙廣大聖獸不來投效?又何愁獸族不可建立全新秩序繁衍更強?只是,那一股不明的氣息是怎麼回事?

巔峰存在實在太難窺探,葉天也只是隱感覺到麟帝身上存在這異常氣息卻無法真正窺探到本源真相,而且如今再看,更覺麟帝端莊尊貴,哪有半分異常?王澤賢林中的信仰也不曾動搖分毫,靈麒麟依舊是聖族之位的有力競爭者,在世人眼中光輝耀眼的麟帝身上豈會有這斑駁陰霾?那不過最可笑流言蜚語,只許坐視便將不攻自破!

葉天甚至覺得先前所感只是一種錯覺,但他分明確實察覺到了!本源悸動正在被緩緩撫平,猶如經歷一場驚天大戰後走向和平而將那戰場的血腥嗅覺棄置,他望著這位令自己一見便生仰慕之心的靈麒麟主宰目光複雜。

麟帝也這般看著他,這身影更虛幻黯淡了,瑰麗的身姿猶如將化作一塊令人觀摩不絕的化石釋放著令人不舍的氣息,最終它開口了。

「多謝通天戰聖助陣,我靈麒麟族自會報答,只是也請通天戰聖小心,洪荒非太平。」

它隱去了,留下這句令葉天深思的話語,猶如一塊絕世寶石般的至強存在身影似乎還在眼前閃爍華芒,洪荒非太平?這話究竟何意?似乎指向這龐大漩渦,但又像是一柄利矛將麟帝自身刺穿。

玄虛將一片昊日澎湃托起,整個洪荒宇宙被照得徹亮,不知天高的雀鳥,嘯于山林的虎豹,遊走淵隙的魚蛇,幽居地穴的蟻蟲,俯瞰萬獸的龍鳳……所有的獸都沐浴在這榮耀的光芒之中,整個洪荒宇宙欣欣向榮,必將走向輝煌未來。

只是在這大同之中卻有望到異色者,葉天見到,一片殘陽如血。

……

神聖宇宙,於新皇登基之後展現出全新面貌蓬勃展,在妖之宇宙重創蟄伏的情況下神光都若在鴻蒙中無限擴張令六大宇宙皆染上這神聖色彩,新的神皇雄才偉略,將在諸神的期待與努力中開創真正秩序的大盛世,六大宇宙皆在為此變化,神能看見。

洪荒的爭鬥也不曾停止,下至凡血生靈受天命感召自然為之爭鬥,再到各級種族奉不同大命展開領地爭端乃至激烈戰鬥,再上到聖獸存在悍然征戰,甚至來自至尊獸族的玄虛存在也參與其中,在下,洪荒已是流了無盡血,再上,重重大道顯破碎慘然,這都是為洪荒未來必要的付出,無盡青山瀚海埋得下這片忠骨。

在妖之宇宙、魔邪宇宙也有相似的爭鬥與變革,絕域一戰後六大宇宙都在變,無數道聖念在鴻蒙間掃蕩窺探,只等著這些變化徹底得到表現的時刻。

洪荒,汪洋之上蒼龜龐大的身姿轟然倒下,渾身披蒙金輝的元蟲抽出染血的節肢,素有永生傳說的血液滾山般流淌卻極為動人,得勝者卻亦遍體鱗傷,它望著那只是平靜接受失敗的蒼龜難得地出嘆息,卻將滿身蒼龜血灑落,如同星光匯聚再度回到那蒼龜本身,接著便轉身離去。

玄虛氣息還在洶湧,這種級別的戰鬥足可震動整個宇宙,踏在海天一色中觀看此戰的強大生靈實有太多,葉天正是其一。

「嗯?」尚在回味先前激戰的葉天忽受感召,他不禁抬頭看向天空,卻見到羽色斑斕,有著九色尾的聖鳥帶著特有幻光飄逸地飛過天際,這位被譽為洪荒至美的獨立生靈素來神出鬼沒,如今卻帶著一種肅穆之意飛過宙空,看著這道天然純美的身影,葉天,還有眾抬頭仰望的聖獸聖者都不禁產生某種心潮激蕩感。

聖鳥也知曉自己的使命,它為高傲聖獸此時翼揚卻微微顫慄,卻終在即將飛過這片海域時將那悠揚而浩蕩的聲音傳出。

「洪荒宇宙新聖族——」

無數聖魂這一刻震顫,渾身燃燒烈焰的犀牛、頭部披滿烏鱗的古龜、生有象牙鷹翼的猛虎,夢幻色彩在周圍層層擴散的美麗彩蝶、羽翼上披滿黑點的三足金烏、萬爪隱沒雲與山邊際的真龍,頭頂角騰龍氣的犼……眾聖獸都注視著那傳達宣告者,等待著關乎宇宙命運的最後結果。

聖鳥亦堅毅果決,縈繞著虹霞的聲音傳遍洪荒,猶如那雷霆鼎鎮,塵埃落定!

「為玄龍!」

天地顫慄,一聲無比威嚴的龍吟聲卻傳遍無盡洪荒,洶湧著那混沌之氣的龍影不知有幾宇幾宙幾道徑,卻為大之極,臨洪荒之巔俯瞰眾生。

一道道聖光衝天而起,蒼天上,浮雲間,密林內,荒野中,大漠下,深洋處,不論是兇猛善獵的猛獸亦或溫和矯健的草獸亦或那翱翔禽鳥,暢遊魚蝦,乃至然的種種靈獸皆頂禮膜拜,對新的聖族,新的獸皇致以最高敬意,有六道釋放出巔峰聖勢的身影在六方出現,代表著爭奪失敗的至尊獸族像勝利者投以敬意,哪怕葉天這樣的外宙聖者也在此時微微躬身,因為他們知道接下來將會是洪荒宇宙進入新時代的偉大時刻。

洪荒都上的鵬皇巢湧上混沌化作龍皇的巢穴,那威嚴無比的皇者承載著最古聖獸的威嚴盤踞在洪荒之巔,無盡帝皇之氣洶湧聚集,令那混沌龍鱗顯得愈尊貴威嚴,九根龍角更是獸皇冠冕自然擁有不可思議意蘊,九爪九翼映出諸天萬界,但凡洪荒之氣洶湧,皆為它統領國度。

絕焚鳳凰與靈麒麟爭鋒,最終的勝者卻為玄龍,龍皇登基,最古聖獸再度君臨必使獸族進入一個全新時代……

便在這洪荒宇宙的最大震蕩之前,妖之宇宙中便有那位顯出無敵霸道勢的少年一步步走上天妖殿中代表著最高權力的位置,便在他身側有幾尊同樣極為尊貴的妖聖相隨,他們俱顯一股非凡皇者魄力,可望著走在最前的少年身姿終究無可奈何地點頭。

他們,貅魂大妖尊、真夜聖者、悲明騎主……一個個俱是梟雄,在這段時間內在竭力爭奪妖皇之位!至高權杖有無數次眼看著便將掌握在手,可最終迎來的依舊是這一失敗。

只有眼前這位,終究將他們的野心都給壓下,他才是梟雄中的梟雄,是最具皇魄者,為了妖之宇宙的昌盛乃至昔日榮光,他們這些曾經的皇位競爭者也只得與新皇共同拋棄前嫌,輔佐妖皇而盛宙!

感受到後方一名名先前勁敵的目光感念,少年臉上也露出一分最傲的昂揚,這就是妖之皇族的精神,曾經他們為爭奪皇位幾乎你死我活,但現在已經決出勝負,曾經的對手卻會為同一個偉大目標凝聚團結,令整個妖族再度振興輝煌!

終於抵達至高皇座,觸摸了那無上的權杖,他轉身,在眾競皇者的躬身中俯瞰這妖宙十洲,這屬於他的江山天下!

妖之宇宙,霸羿妖皇登基!

神、妖、獸相繼有著屬於新時代的消息浩蕩傳來,素來強絕的魔族也不甘在後,他們以最具自身特色的方式表明魔族同樣正竭力觸摸全新時代,儘管這個方式在其他種族看來過於瘋狂。

於是,血染,毀滅之氣在魔邪宇宙洶湧浩蕩。

以玄斬魔將為的足足四尊巔峰魔聖統率魔聖竟一千一百之數,掀起叛亂殺入魔宮,欲亡血閻魔帝!卻被早有準備的血閻魔帝以破滅殺陣直接滅殺魔聖足足三百尊,其後便大開殺戒,血流無限……血閻魔帝最終因傷重而無法將叛亂者徹底剷除,使殘爪邪主帶著近兩百魔聖突破魔宙遁入混沌,不知去向……

鴻蒙之中波瀾起伏,諸變生出,卻終究化為一方全新世界…… 第二千六百四十八章:新世通天責

寰宇巍巍,散著神聖光輝,葉天屹立於這浩瀚的邊際遙望著前方孕育宇宙的古老鴻蒙,乃至更遠方任誰都無法探盡的混沌,宇宙是如此絢麗多彩,但如今也只有那荒蕪混亂的領域方是能令他乃至人族接觸到更高層次的戰場。..

「通天可是打算離去?」威嚴的聲音響起,墨焰大尊便臨於葉天身側,此時身上卻沾染著一股死亡幽冥之氣,與絕域無陣時慷慨開天突破的形象大不相符。

「正是。」葉天眼墨焰大尊,死亡宇宙一行顯然也在這位玄虛戰聖身上留下痕迹,儘管想要將一尊頂尖聖者本心改變實在太難,但在得鬼君照耀,墨焰大尊特意嚮往的情況下受到影響卻不足為奇。

「諸宙之變,卻是甚迅。」墨焰大尊感慨:「混沌無盡,你意何為?」

「先赴元素世界,后尋霜瑰混沌域與翱郊聖之秘,若有機會便往幻宙一行。」葉天卻是如此回答,心中倒也泛起層層漣漪。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