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息最強者葉青羽,表面上也就是聖境小成的樣子,這種修為在其他地方或許有威懾力,但是在當下的清姜界中,卻只能勉強算是一流水準,距離超一流和頂尖的那個層次,還差了不少,何況南鐵衣和胡不歸兩人氣息更弱,也就是半聖水準,更為致命的是,和大部分勢力都是數十乃至於數百人結伴同行相比,葉青羽三人在數量上也是有些可憐。

不論從哪方面來看,這三人都是待宰的大肥羊。

但是當暴怒的呆狗怒吼著化作白色巨獸,吞掉了三名聖境強者和他們的數百名追隨者之後,第一波針對葉青羽三人的挑戰,算是短期內落幕了。

「怪不得這三個實力稀鬆傢伙,敢大搖大擺地來這裡,依仗的原來是這條狗。」

「這條狗什麼來歷?口吞聖者,只怕是神獸啊。」

「想個辦法,把這條神狗奪過來。」

四周看到看到呆狗大展凶威的各方勢力和強者,都動了心思,戰獸也是武者戰力的一部分,這條白色異獸來歷古怪,但勢力很強,落在三個半聖人族的手中,簡直就是暴殄天物,消息傳開,原本不在這一區域的強者紛紛趕來,覬覦呆狗,想要將它奪走。

反正混亂已經降臨,失去了規則秩序,一切都靠實力說話而已。

「你們三個,將這神獸.交出來,解除戰寵契約,就饒你們一條命,否則,死。」一個看起來只有二十多歲的年輕妖族強者攔住了葉青羽等人,目光中帶著蔑視和鄙夷,像是看著三隻螞蟻一樣,頤指氣使,完全就是命令式的語氣,道:「你們這樣的弱者,不配擁有這種強大的神獸戰寵。」

葉青羽哭笑不得。

這還是他第一次遇到有人要搶他的狗。

而呆狗小九一時間,也有點兒悲喜交加。

這貨第一次感受到被人如此重視誇讚的溫暖。

————-

第四更,累趴下了,不過昨天確實很抱歉,所以改努力的一定要努力寫。

感謝PZQ解語玥昕大大的捧場。 末世之這貨什麼鬼 周圍其一些各族強者看向葉青羽三人的目光,就有點兒同情了。

所謂匹夫無罪懷璧其罪,一直以來擁有重寶者被追殺比比皆是,世人都已經見怪不怪,但因為擁有一條狗而被盯上面臨死局的人,這三人還是第一批,不過想一想剛才那狗化作白色異獸吞噬聖者的威能,一切都又解釋的通,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條白色小狗算得上是異寶了。

「不想死的話,就把神狗.交出來。」那妖族年輕強者見葉青羽三人無動於衷,又放了狠話:「只給你十息時間,否則,死。」

呆狗小九無比興奮。

「汪,這世間果然是有識貨的人,哈哈哈,看到了嗎?神狗,汪,哈哈哈,」這貨興奮地在葉青羽的肩頭亂蹦,看著那年輕的妖族強者,很滿意地道:「年輕妖,你很有眼光,本汪很欣賞你,不過,你想要得到汪,得先問問汪的人寵答不答應。」

說著,這貨用自己的尾巴,指了指葉青羽。

葉青羽沒有理會這呆狗。

結婚,不可能 他看了看周圍四空中明裡暗裡圍觀的各族強者身影,又看了看攔路的年輕妖族強者,經歷了一次次如此的場面,葉青羽清晰地知道在這樣的場合之中,絕對不能示弱,否則周圍原本就虎視眈眈的惡狼們,會瞬間都撲上來將你撕咬的骨頭渣子都剩不下。

「我也給你十息的時間,別在這裡礙眼,趕緊滾,否則你想走,也走不了了。」葉青羽面色淡然地道。

「什麼?哈哈哈哈,」那年輕妖族強者大笑,道:「你以為你是誰?居然敢和我說這種話?小小的人族可憐蟲,若是璇璣聖女、開陽族三皇子或者是鳳凰天女等絕代天驕這麼說,我二話不說立刻轉身就走,但是,你?哈哈哈,真是笑死了。」

葉青羽像是看著白痴一樣,道:「你既然知道璇璣聖女、開陽族三皇子和鳳凰天女,那就應該知道我。」

說著,一道神皇劍意湧現,如利刃斬豆腐一般,斬開虛空,橫掃過去,帶著陣陣寒氣,冰晶飛舞如夢似幻。

嗤嗤!

輕響聲之中,這妖族年輕強者和他身邊的數十位高手,毫無放抗的餘地,被齊刷刷地攔腰斬斷。

「你……你是……」這年輕妖族強者只覺得腰間一涼,然後就看一道細細的血線飆射,順著傷口有銀色的冰紋蔓延出來,他大恐,簡直是魂飛天外,喪失意識之前的一瞬間,突然意識到了什麼,一個名字如滾雷一般在他的腦海中炸開,他尖叫道:「你是並冰劍殺神葉青羽,那個人族狂魔,你……」

話音未落。

這數十名妖族強者就被從傷口之中蔓延出來的冰紋覆蓋,化作了栩栩如生的精美冰雕,從虛空之中墜落了下去。

四周,一邊倒吸冷氣的聲音。

原本還用或憐憫或幸災樂禍的眼神看著葉青羽三人的各方強者,像是受驚了的兔子一樣紛紛第一時間拉開了距離,有多遠就躲多遠。

所謂人的名樹的影,就算是沒有真的見過葉青羽,但這些時日威震混沌之路的名字和那一樁樁顯赫的戰績,都讓【冰劍殺神】這四個字在許多異族的眼中,被妖魔化了,如一個送葬的煞星一樣,誰見誰惹誰死,沒有絕對的把握和信心,上去挑釁這個人族魔頭,那就是送死。

「唉,這年輕妖,眼光不錯,就是腦子笨了點,搞不清楚形勢,雞蛋碰石頭。」呆狗小九很惋惜地感嘆。

胡不歸有點兒興奮:「哈哈,葉兄弟,你這是凶威卓著啊,那幫孫子都嚇跑了。」

「剛才這些都是一些上不了檯面的勢力,情況沒有老.胡你想的這麼樂觀,不要掉以輕心。」葉青羽搖頭道。

而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果然很快就印證了葉青羽的話。

消息傳開,有人專程趕來這片區域。

「你就是葉青羽?號稱【冰劍殺神】?」一個滿臉傲氣自負的人族少年,攔住了葉青羽的路,道:「我要向你挑戰。」

葉青羽皺眉。

「我要向所有人都證明,我盧偉才是真正的人族第一天才,你葉青羽只不過是浪得虛名而已,聽說你劍術無雙,拔劍吧,讓你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劍術,劍可通神,你只不過是一個下等界域的小雜魚,不配享有如此盛譽。」叫做盧偉的年輕人口出狂言,冷笑著,眼睛里閃爍著瘋狂炙熱的光芒,彷彿已經看到了自己擊敗葉青羽名揚天下的光輝榮耀一幕。

「都是人族,何必為了虛名在這個時候爭鬥?」南鐵衣忍不住勸了一句。

他看得出來,這個人族少年,的確是有幾分天賦,修為也不錯,不想他做錯事。

盧偉掃了一眼南鐵衣:「你算什麼東西,退到一邊去,能看到這一戰,已經算是你的榮幸了,有什麼資格在這裡說話。」

葉青羽搖搖頭,和這種蠢貨,多說無益。

「我出手了。」他笑了笑,微微抬手,大拇指往虛空之中一按。

一道神皇劍意瞬間迸發。

嘭!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一道悶響暴起。

對面,盧偉一臉震驚獃滯地看著自己手中只剩下一截劍柄的斷劍。

剛才發生了什麼,他都沒有反應過來,只覺得殺意勁氣盈面而來,只來得及拔劍,眼前一花,虎口一震,劍就爆裂而斷了。

這是什麼力量?

「念你是人族,我不殺,離開清姜界吧,你這樣的修為,再留在這裡,活不過一日。」葉青羽轉身離開。

對於自己同族之人,他畢竟是有些心慈手軟,並未下殺手,他如今神皇劍典已經登堂入室,一念起而劍意生,劍意生而驚鬼神,這盧偉年紀輕輕就已經入聖,也算是人族中的天才,表面上看起來元氣修為和葉青羽差不多,但真正的戰力和刀山火海修羅煉獄中走過來的葉青羽相比,差的太遠,簡直不可以道里計。

盧偉面如死灰。

一直到葉青羽三人的身形消失在天邊,他才回過神來,羞憤震驚,無地自容。

「這才是冰劍殺神的實力嗎?我和他,差的實在是太遠太遠了……」他臉色一陣青一陣紅,最終也不得不服氣,他雖狂妄,卻也不是傻子,知道剛才葉青羽已經手下留情了,若是真的要殺他,並不比斷一柄劍難多少,而且想一想自己的囂張跋扈,再想一想對方那種淡然風度,盧偉突然覺得,不論是從哪一方面,自己都差的太遠太遠。

一個鶴髮童顏的老人,緩緩地出現在盧偉的身後。

「爺爺……」盧偉面帶愧色。

老人呵呵一笑,面色慈祥地道:「現在你知道和人家的差距了吧?你這孩子啊,天賦無雙,從小習武,事事都能壓著別人,走的太順,所以難免狂妄自負,目無餘子,誰都不放在眼裡,現在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吧?」

「爺爺,我錯了。」盧偉低頭。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老人點點頭,道:「磨礪好了心智,日後,你依舊有與葉青羽一戰的資本。」

盧偉面色緩和了一些,看著老人,眼中浮現出了濃濃的崇拜之色,道:「那當然,因為我有一個當世無敵的爺爺。」

老人聞言,只是微微一笑,道:「當世無敵?並未見得,已經是脖子以下都埋到了黃土裡的老骨頭了,勝負心不重要,不成帝,終究是一場空啊。」

「這一次混沌魔帝轉生殿的成道契機,必定是爺爺您的。」盧偉無比堅信:「這天下,誰能與准帝爭鋒?當年,李笑非也在爺爺您的手中,敗了半招,除了他,又有誰能與爺爺您相抗?」

「這世界天高地闊,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以後,不要這樣說話,就像是你不敵葉青羽,爺爺也有越不過去的山峰。」老人說到這裡的時候,神色凝重了許多,似是想起了一些很古老的事情,雙眸清澈如深淵,似是日月雙懸星宿列張,衍化宇宙星雲一般。

……

一日後。

葉青羽三人,渾身浴血。

神皇劍意席捲天穹,【飲血劍丸】之威爆發,驚天動地,在一場苦戰之後,終於將一尊夜梟族的頂階聖者斬殺。

飽飲頂階聖者的【飲血劍丸】越發鮮紅,回到葉青羽的掌心。

「再有三日,混沌魔帝轉生殿就要真正降臨了,比之前預想的要早。」這時,百萬年英魂傳音:「繼續往西南而行,我已經大概確定了它降臨的地點,我們可以加快速度了。」

葉青羽聞言,心中有些激動。

終於要來了嗎?

三人加速,朝著西南前行。

此時,位置距離渭水山脈,不過是五萬里的距離。

……

……

峰巒倒塌,大地陷落。

天火降臨紅塵,世間宛如地獄,生靈掙扎哀嚎而亡,四周一片煙塵,不見天日。

一道悠長的劍歌之聲,響徹這片原始莽荒之地。

頂級婚寵:薄少,放肆愛 「白蓮色皎皎,銀鋒劍不老,縱橫盪魔邪,一劍斬群妖……」

清姜界的大地上,再度響起了白蓮劍歌。

皎皎聖潔的白色蓮華,如蕩滌世間一切黑暗的神聖之光,在一道巨大的山谷之中綻放,驅散了方圓數十里之內的黑暗和魔氣,身形挺拔筆直的劍客,屹立於白色蓮華之上,蓮華花開九瓣,此時只剩下了最後的三瓣,有一種驚心動魄的殘缺之美。

而那劍客神色肅穆,無悲無苦,白蓮仙劍引動劍式,醞釀著第七次蓮華之斬。

對面。

太一真人御風而立。

「劉殺雞,你走不了了,你的蓮華劍斬,曾殺我太一門三大掌教高手,但如今,對我已經無用……認命受死吧。」太一真人渾身涌動著凜冽的殺意。

————

第一更。感謝ta

523321大大的捧場。 「蓮華九斬……第七斬!」

回應太一真人的飄飄而飛的蓮華花瓣。

花瓣飄飄洒洒,猶如風卷流雲一般,並沒有太大的殺傷力,但若是有人曾經在四年之前的風雲論劍大會上,看到過劉殺雞劍斬太一門掌教一戰的話,就知道,這飄飄洒洒的蓮華花瓣,到底有多麼可怕,可以瞬間斬殺仙階境的大強者,堪稱是無比詭異的劍術。

如今四年時間過去,劉殺雞重掌白蓮仙劍,對於蓮華九斬的掌握更深,實力更強,這一斬發出,不知道比四年之前強大了多少倍。

即便是太一真人,也不敢太過於託大。

「哼,不見棺材不落淚。」太一真人冷哼:「不死神皇宗已經灰飛煙滅,天地雖大,已經沒有了你可以藏身之處,交出那些幼.童,讓你死的痛快,本宗亦可網開一面,將你白蓮劍派的功法,傳於後世人,否則,今日你與那兩百多名幼.童,一起灰飛煙滅,白蓮劍派的傳承也永遠斷絕。」

他話音落下,直接念動法訣。

一塊懸浮在他頭頂的黑色紋絡古老龜甲嗡嗡嗡震動。

就看龜甲邊緣垂下一層黑黃相見的光幕,彷彿是一層半透明的水幕一樣,將太一真人整個人都保護在其中,一股滄桑古樸浩瀚的力量氣息瀰漫,異象頻起,太一真人身後的虛空之中,隱隱傳來了神獸玄武的嘶吼之聲。

蓮花花瓣鎮殺而來,貼在黑黃相見的光幕上。

轟!

可怕的力量爆發。

太一真人被震得身形動搖,但光幕並未碎裂。

「你的蓮華九斬,的確算得上是清姜界中超一等的劍道神典,但那又如何?」太一真人臉上一縷驚容一閃而逝,搖頭道:「如果是在四年之前,我接不下你這一斬,可惜了,如今清姜界變了,我也變了,我手中掌握的,是遠超清姜界武道文明數千年以上的功法和秘寶,你就算是九斬齊出,也不可能轟破這【玄武殘骨】的光幕,傷不了我絲毫,放棄吧,最後說一次,那那兩百多幼.童交出來。」

對面。

劉殺雞臉色平靜,沉默不語,對於太一真人的話充耳不聞。

嗡嗡!

白蓮仙劍震動,劍式再起。

他腳下,剩下的最後兩道煉化花瓣震動,從蓮台上飄散下來,乘風而上,似是水卷浮萍一樣,打著漩兒,似緩實急,以羚羊掛角無跡可尋的軌跡,再度朝著太一真人鎮殺而來。

蓮華九斬第八、第九斬齊出!

連出兩劍,劉殺雞的臉上,一抹煞白閃過,身形微微晃動,似是站立不穩,顯然是消耗巨大。

下一瞬間,蓮花花瓣斬在龜甲光幕上。

轟轟!

恐怖的力量震蕩。

【玄武殘骨】的光幕瘋狂地震動了起來,一層層劇烈的漣漪閃爍。

太一真人有些緊張。

「這不可能……難道真的要被他斬破【玄武殘骨】的守護?」他心中震驚,反手拔出了背後一柄漆黑如墨的長劍,正要在做反應時,蓮華九斬最後的力量消散,【玄武殘骨】的力量,終究還是支撐了下來,不過卻是傳出一聲脆響,原本就已經殘破不堪的黑色紋絡古老龜甲上面,出現了一道白色的裂紋。

該死。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