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被罵垃圾,柳元無言以對,氣得直撞吐出一口血來。

龍戰子命令溫雅去照顧柳元,他則看向蕭寒,笑道:「後日清晨,我可不會再將實力壓縮到八成,我會好好讓你領略下我的全部實力的。」

「我等吧。」蕭寒同樣笑道。

「屆時你會後悔的。」深深看了眼蕭寒,龍戰子與其他三人離開,很快就消失在長街盡頭。

原本一片寂靜的現場,爆發震天的歡呼,那圍觀的人群高喊蕭寒的名諱,自從上次蕭寒擊敗了楚天涯,蕭寒便成為了他們心中的英雄,如今英雄再展雄威,他們個個激動得手舞足蹈。

「曉霜妹妹,我說的不錯吧。」王盈盈對身旁的薛曉霜道,臉上並沒多少的意見,想來蕭寒取勝已在她的預料當中。

「嗯,王姐姐你真是高瞻遠矚。」少女高興之下,失語道。

蕭寒回過身來,在眾人的歡聲下向著府中行去,因為龍戰子四人一事,很快眾人又聚集到客廳當中,商討如何應對一事。

「爹爹,你怎麼能在後日早上就趕蕭大哥他們離開?你難道忘了曾經蕭大哥救咱們青雲城一事?」得知事情原委過後,洛姬兒憤怒地看著薛青雲,質問道。

薛青雲面上發紅,卻是沉聲道:「囡囡,你知道什麼,那龍戰子四人可是代表鐵玄門,如果我們庇護蕭寒他們,定會遭到滅頂之災,這代價,我們承擔得起么?」

薛曉霜一滯,紅潤小嘴開啟,顯然是還欲與薛青雲爭執下去。

「曉霜,不要再說了,你父親這個主意,其實我們也是贊成的。」蕭寒岔口道,薛青雲的行為雖然有些自私,也有著一定的道理,如果其插手他們一事,到時鐵玄門殺來,青雲城所有人都要顛沛流離,還得提心弔膽為鐵玄門追殺,蕭寒不想因為己方的事,而造成這般大的危害。

「可是蕭大哥,你們是龍戰子四人的敵手么?」薛曉霜問道,從剛才的眾人談話中,她也聽出來了,蕭寒四人對上龍戰子四人,沒有多少勝算將非常的兇險。

「若是硬戰,我們應該不是對手,但若是使用一些戰術,結果或許就不一樣了。」蕭寒笑道。

眾人眼睛一亮。 「什麼戰術?」薛曉霜眼眸亮晶晶,問道。

蕭寒打量一眼周遭,這裡人太多了,自然是不能說出戰術,道:「現在說這個還早了點,待得明日各人得到修鍊資源,根據各人的實力高低,再制度戰術。」

說罷,蕭寒起身,擺了擺手,與王家兄妹與洛姬兒一起向著外面行去。

薛曉霜看著蕭寒離開,最終還是沒有跟上去,現在是大戰前夕,蕭寒需要時間來修鍊。

回到住處,蕭寒看著地面上的那個鐵拿,臉上露出喜悅,俯身將之拾起,來到窗前坐下,將鐵拿打開來,裡面躺著顆紅色丹藥,正薛曉霜之前的贈的紅魔雷丹。

看著紅魔雷丹表面那絲絲紅色雷弧,蕭寒心情激越,用手將之捏住,微微的刺痛感傳來,再捏碎上面的蠟封,頓時紅光閃耀,雷弧大盛。

蕭寒感覺拿住其的雙手作痛,神色顯得有些驚異,一般而言,丹藥都是比較溫和的,那樣才方便修鍊者吸收。

但也非是絕對,一些力量太過狂暴的資源,即便煉丹師將之煉製成丹藥,狂暴度也只有減少而已,並不能完全地消失。

譬如眼下這紅魔雷丹,因為紅魔雷太過的狂暴,即便被煉製成紅魔雷丹,那種狂暴也是兀自存在。

不過蕭寒反倒歡喜得很,因為越是這般,越是說明這紅魔雷丹的強大,對雷霆種子的好處越大。

感受到雷霆在紅魔雷丹表面流露,蕭寒趕緊集中精力,待得精力高度集中,他嘴巴張開,屈指一彈,紅魔雷丹已然沒入他的口中,頓時化為一股狂暴的紅魔雷,呼嘯入他腹中,席捲開來,猶如脫韁野馬般,完全地不受他的控制,向著他的四肢百骸侵蝕而去。

陣陣撕裂感自體內傳出,如若不是蕭寒修鍊了銅像勁,肉身變得強大非常,眼下恐怕都直接受傷了。

蕭寒調動玄力,將那些肆虐開來的紅魔雷包裹而起,送入到丹田裡面,而後對著漆黑的雷霆種子沖刷去。

隨著不斷的沖刷下去,漆黑的雷霆種子出現裂縫,蕭寒知道那是雷霆種子即將出現蛻變的前兆。

越來越多的裂縫出現,過不多久,雷霆種子表現就布滿了裂縫。

這個時候,紅魔雷也已然盡數的消耗完,如同是灌注入海棉中,一點也沒有滲出。

通過心神看著雷霆種子,蕭寒調動丹田中的一縷玄力,激射在雷霆種子的表面。

一陣密集的剝落聲,雷霆種子表面落下一塊塊黑斑,露出裡面那個縮小一大號,色澤呈現淡紅色的雷霆種子,原本密密麻麻布在上面的金紋,如今只剩下細小一條,但卻是散發出遠比以往強大的氣息。

「成功了么。」蕭寒笑著睜開眼睛,食指探出,一縷淡紅色的雷霆升騰而起,一股遠較以前陰煞雷強橫的雷霆波動散發向周遭。

「不如用這紅魔雷催動奔雷劍法,威力當如何?」蕭寒喃喃,看看外面,夜深人靜,不知不覺間已然是後半夜了。

蕭寒起身去沐浴一番,來到床榻上躺下,略微思索下後日戰龍戰子四人一戰的事宜,便自沉沉睡去。

次日午時,蕭寒,洛姬兒,王家兄妹四人在薛曉霜的帶領下,往著拍賣會趕去。

青雲城雖然是座小城,但因為城主薛青雲擅於收斂資源的緣故,每月一次的拍賣會基本都會競拍大量奇珍異寶,久而久之下來,每次舉行拍賣會,都會有大量的修鍊者前來。

行走通往拍賣會的街道,看著那人來人往的街道,蕭寒等人都是咋了咋舌,這人頭數目要比平時多了一倍啊。

蕭寒與王家兄妹三人暗暗慶幸,還好過會他們需要競拍的資源不需要靈石,不然過會他們絕對是要大出血。

穿過稠密的街市,蕭寒四人來到拍賣會所在的廣場,廣場上人並不滿,那是因為此時拍賣會的會場已然開啟,無數人已然進去了。

拍賣會的入口有人收入場費,每進入一人得交出一百次品靈石,以避免閑雜人等進入,占著茅坑不屙屎。

有著薛曉霜的帶領,他們自然是不用交納入場費,直接進入裡面,頓時只覺得眼前一黑,會場裡面光線並不明亮,但那座拍賣場台上卻猶如水晶打造,晶瑩剔透。

在拍賣台的兩旁,有著數個雅緻的包廂,蕭寒他們進入其中的一個,落座之後,可以清楚地看到場地的全景。

蕭寒四人收回目光,他們連拍賣清單都看了,對於眼下這場拍賣自然也就沒有什麼興緻,閉目調息,那聽覺卻留在外面,聆聽著會場中的情況。

過不多久,隨著一聲鼓響,拍賣會開始了,聲音柔媚的拍賣師簡單說了下幾句暖場的話與拍賣會的規則,宣布拍賣會正式開始。

各式各樣的聲音響起,現場吵雜一片,一樣樣的奇珍異寶被被人競拍走,又有著新的奇珍異寶呈上來…

突然間蕭寒四人一齊睜開眼眸,對視一眼,向著下方看去,尋著競拍之聲,他們發現了龍戰子四人,其中柳元正在競拍一樣奇珍。

「如果他們要爭搶我們已然預定的資源,那就有好戲看了。」王沖笑道。

「會有好戲看的。」眼球轉動了下,蕭寒玩味地笑道。

話音剛落,拍賣台上那名紅衣女子敲下手中的鐵鎚,一錘定音,柳元將正爭奪著的奇珍搶到手,他拿著那樣奇珍,得意洋洋地向著那些搶奪失敗者揚了揚。

蕭寒正準備收回目光,陡然他視線一轉,看向侍女新呈上的拍賣品,蓋在紅布之下,他能夠清楚地感覺得出來,那裡有著一股強大的雷霆波動散發。

而且那股波動,他還非常的熟悉,那是紅魔雷的波動,而昨晚的拍賣清單隻有一樣蘊含紅魔雷的資源,紅魔雷筍。

嘩。

拍賣台上,紅衣女子托盤上的紅布揭起,露出一截色澤紅艷的筍狀物,表面閃爍著紅魔雷,雷威浩蕩。

「各位,這件拍賣品名為紅魔雷筍,乃是竹筍吸納過量的紅魔雷而形成,裡面蘊含著大量純粹的紅魔雷,對於修鍊雷霆功法或者淬鍊身體之用的修鍊者有著莫大的好處。」

「起拍階,八十塊下品靈石,每次提價不得低於十塊下品靈石!」

「九十塊下品靈石。」

「一百塊下品靈石。」

幾乎是紅衣女子聲音落下的瞬間,現場就爆發出大片爭奪之聲,一個個紅了眼睛,誓要將之搶到不可。

「這紅魔雷筍中的紅魔雷,是比陰煞雷還要強大的雷霆,如果我能夠將之弄到手,我的實力必然能夠突飛猛進!」眼神火熱地盯著紅魔雷筍,柳元暗暗下了決定,今日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將之弄到手,如果實在還是弄不到,給別人搶奪去了,那過會就去殺人越貨。

主意打定,柳元背著靠背椅,任由那些小蝦米抬長升著價碼。

當現場無再有聲音競價的時候,柳元打量向台上的紅衣女子,笑道:「二百七十塊下品靈石。」

無數人瞪大了眼,剛才最高的競價是二百四十塊下品靈石,這柳元居然一下子就漲了三十塊下品靈石,真是財大氣粗啊。

剛才競價最高的男子聽柳元如此生猛,又看柳元等人實力強悍,也不敢再抬價下去。

紅衣女子見狀,嘴角抿著一抹弧度,美目掃過全場,最後又停留到柳元身上:「二百七十塊下品靈石一次。」

現場無人吱聲。

柳元得意笑了笑,他身為鐵玄門第四的存在,財力雄厚,眼下這些蝦兵蟹將若是膽敢與他爭奪,純粹就是自取其辱。

「二百七十塊下品靈石二次。」紅衣女子靜了下,看現場還是無人吱聲,她揚起手中的鐵鎚,笑道:「成——」

「三百塊下品靈石。」

紅衣女子成交二字還未完全說出,一道高亢的男聲將之打打斷,會場中的眾人駭然地看去,想到看看到底是如此的富豪,居然與柳元一樣一下子提升三十塊下品靈石。

柳元滿臉憤怒地看去,剛才他就要得到紅魔雷筍了,眼下這人才開口,多半是要與他過不去,他倒發看看,是哪個吃了熊心豹子膽的。

「蕭寒!」

當柳元看清競價之人時,他先是一怔,而後便是怒容滿面,整個人都站了起來,眼中的怒火直往外噴薄。

龍戰子三人臉色也是陰寒,尤其是看到蕭寒等人居高臨下看著他們時,那般模樣,猶如上位者在俯瞰下位者,但實際上對方四人不過他們翻手可以抹殺的螻蟻罷了。

「三百五十塊下品靈石。」不過很快柳元知道憤怒也是沒用,當即便坐了下來,向蕭寒挑釁地看了眼,報出個連他心頭都有些發緊的數字。

「四百塊下品靈石。」蕭寒笑著俯瞰柳元,道:「你爭不過我的。」

「是么。」

感受了下空間戒指裡面的靈石儲備,柳元冷笑道:「四百五十塊下品靈石,你如若能出多於這個數,紅魔雷筍就歸你了。」

柳元嘴角勾起一抹嘲謔,四百五十塊下品靈石已然是紅魔雷筍的極限價值了,蕭寒若是再爭下去,即便將紅魔雷筍競去,那也是虧本的買賣。

然而蕭寒下一瞬報出的數字,卻讓得柳元嘴角的嘲謔瞬間僵硬。

「七百塊下品靈石。」 「七百塊下品靈石。」

當蕭寒的這串數字報出來的時候,現場無數人的第一反應都是他們聽錯了,於是齊刷刷將目光看向蕭寒,露出問詢的目光。

柳元亦然是看向蕭寒,這一刻他也不相信自己的聽覺,權當自己是聽錯而已。

「七百塊下品靈石,柳元,你沒有聽錯。」蕭寒嗤之以鼻地笑道:「我說過,你爭不過我的,」

「天啊,我居然沒有聽錯,這蕭寒還真是是出七百塊下品靈石。」

「七百塊下品靈石啊,一次性漲了足足二百五十…唉,似乎蕭寒將下品靈石漲到七百別有深意啊。」

「沒錯,他多半是拐著彎說柳元是二百五呢。」

「我看蕭寒是一定是在說柳元是二百五,蕭寒剛才可是有說過,柳元爭不過他的,可柳元還要爭,弄得眼下這結果,可不正是說明柳元是二百五么。」

「哈哈,這蕭寒含沙射影還真是厲害!」

聽得四下那陣陣的竊竊私語,柳元這才明白過來蕭寒一次加價到七百塊下品靈石的真正目的,原來是想說他是個二百五啊。

嘎吱。

雙拳緊緊地握起,柳元大動肝火,那看向蕭寒的眸子猶如野獸一般,直欲噬人。

「蕭寒,現在你逞一時的口舌之快,明日早上的時候,你便會知道你會付出多大的代價。」陰森森地放出句兒狠話,柳元深呼吸,壓抑心中怒火。

蕭寒只是淡淡一笑,視線看向拍賣台上的紅衣女子,等待其一錘定音。

紅衣女子意味深長地看了眼蕭寒,秋波又在場中流轉,想來她也知道不可能再有人會加價,直接將手中的鐵鎚落下:「現在我宣布,紅魔雷筍歸蕭寒了。」

蕭寒取出一枚空空如也的空間戒指,將彈給紅衣女子,紅衣女子接過裝模作樣地檢查一番,笑道:「不多不少,正好七百塊下品靈石。」

當下命令侍女將紅魔雷筍送與蕭寒。

「這蕭寒真是闊啊,剛才我還以為他言七百塊下品靈石是一時的狂言,沒想到是真的,這下薛青雲可是發了筆橫財。」有人嘖嘖稱讚。

無數人聞言,眼紅地看向包廂裡面的薛青雲,然而他們卻是發現,薛青雲發了筆橫財,卻是鐵青著臉。

「貪心不足啊!」他們都是不無責備地感嘆道。

另一間包廂裡面,薛曉霜,洛姬兒,王盈盈三女看著正打量著紅魔雷筍的蕭寒影,都是雙手捂著紅唇,笑得肚皮都要破了,這傢伙還真是會裝啊。

蕭寒抬頭看向王家兄妹,笑道:「接下來就看你們的。」

不過蕭寒可沒閑工夫去觀看他們如此戲耍別人,略微鎮定了下心神,手掌伸出覆蓋到紅魔雷筍上面,將其中的紅魔雷不斷向著體內攝取而去。

這紅魔雷筍要較紅魔雷丹中蘊含的紅魔雷要狂暴多了,但好在可以慢慢吸收,蕭寒也就以著個不緩不快的度攝取著,用之淬鍊雷霆種子。

此時拍賣會已然接近於尾聲,陸續臨到王家兄妹中意的資源登場,在這個過程中,王沖並沒戲耍別人,倒是王盈盈將敵方的溫雅狠狠戲耍了一頓,反正雙方明日就要進行生死戰,自然也就不存在得不得罪一說。

蕭寒並不知道這一切,直到拍賣會結束,他方才睜開眼眸,看看四下漸漸退出拍賣會的人群,他低頭看向下方的紅魔雷筍,色澤只是黯淡了些許。

蕭寒又內視體內,丹田當中,那個原本淡紅色的雷霆種子,色澤明顯要深沉上不少,表面還多出了數道金紋,散發出更加凌厲神異的波動。

將心神收斂起來,蕭寒起身與眾人一起離開了拍賣會。

回到城主府,蕭寒等人約定日落時制定戰術,如今各自先回房間修鍊,明日就要與龍戰子四人進行殊死決戰,而且他們這邊是處於劣勢的,因而如今他們都是得儘可能將實力提升。

時間在蕭寒等人匆忙的修鍊過程中,彷彿流速過了許多,一晃眼間就到了日落時分,蕭寒他們停止修鍊,陸陸續續從房間中出來,來到庭院石桌旁坐下。

石桌旁邊,蕭寒打量王家兄妹的修為,較之前雄厚了許多,但兀自要較柳元與溫雅兩人差上許多,如果讓他們對付兩人,多半是九死一生的死局。

洛姬兒也看出王家兄妹多半不如敵人,偏頭看向蕭寒:「你之前不是有著戰術么,說出來聽聽。」

王家看向蕭寒,臉上有著自責之色,他們這次又拖後腿了。

蕭寒想了想,目光看向王家兄妹,笑道:「我的戰術很簡單,你們在戰鬥的過程中,將柳元或者溫雅引到我附近,由我瞬間將他們重創或者擊殺。」

「你有把握?」蕭寒外的三人異口同聲地問道。

「六七成吧。」蕭寒估摸了下,道。

王家兄妹對視一眼,回頭笑道:「這戰術我們會試一試的,可還有其他戰術?」

「還有一個,如果剛才那個戰術不行,我會用弓箭暫時逼開龍戰子,然後助你們其中一人擊殺一個。」蕭寒笑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