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加上從他寫的這封信來看,他必是夏紫涵的外公,林夕荷的爹爹沒有錯,但是怎麼……。

「找,人都死了,找有什麼用」林夕荷冷冷的開口,當初她們娘倆孤苦無援的時候,他怎麼不問,怎麼不帶她們走出了水深火熱的地方。

娘親帶她逃,她是逃走了跌落結界外,但是娘親去永遠的留在了靈族裡,她不能原諒。

這樣的人怎麼配當父親,配當丈夫。

「娘親,這件事暫時不提,到時候問問他就知道了,如今,我總算是知道誰害的娘親半生回不得家了」。

當初的林夕荷,出靈族,也就是十五歲的年紀,顛沛流離,被雪蘿玥的娘親救,教她修鍊,讓她能夠保護自己,直到最後嫁人,留在這裡。

她一個沒有娘姐勢力的人,在後宮受盡白眼,若不是曾經的玖藍皇對她有情,加上夏逸風暗中照料,他們娘三個早就死在了那深宮牆院里。

「靈族的族長,呵呵,林若初,竟然是敵人」夏紫涵將信件遞給雪蘿玥看,隨後冷笑道。 雪蘿玥看完之後,眯了一下眼睛,上面其實並沒有說什麼,只是說,當初的突然的失蹤和不辭而別,是因為他和林若初兩人同為族長候選人。

而林若初的老爹,為了當上族長,設計將他引到結界附近,派人埋伏於他,僥倖逃生之後失憶了,不知道自己是誰,從哪裡來,該往哪裡去。

等到他想起的時候,偷偷回到靈族,但是林卿然已經嫁給了林若初的老爹,這讓他很心痛,悔恨,一怒之下他出了靈族。

等他後面想通的時候,已經沒有那個臉面見當初的愛人,他只能一個人默默的後悔,再加上那個時候的他,身受重傷,還未恢復,拿什麼帶走林卿然,而他又是這副鬼樣子。

知道林若初的老爹喜歡林卿然,應該不會怎麼為難她,所以他就當自己死了吧,他配不上她。

如今,這麼多年過去,他依舊放不下,所以想要知道她過得好不好,自己又沒有臉見她,所以,才會想著托雪蘿玥來看看,若是知道她過得好,雪蘿玥可能也不會想到要給這封信。

畢竟當初,那人只說了,看看她過得好不好,回來告訴他。

但是林夕荷覺得,失憶什麼的,都是借口,他就是拋妻棄女的負心漢。

當初他們母女倆只所以過得不好,是因現在的林若初的娘親,正房,嫉妒她娘親得到族長的寵愛,原本是故意想要說她不是族長的血脈,誰知道,真的不是。

但,那族長本就挺喜歡林夕荷的乖巧,沒有下死令,但正房卻派人騙他們遠離靈族,派人追殺,之後,就成這樣。

「師傅,早知道就不救那林柔柔了,她是仇人家的女兒」夏紫涵氣得發抖,曾經的娘親吃了這麼多苦。

雪蘿玥抿唇,「救了就算了,我們還有別的方式,別急」雪蘿玥冷笑連連,嘴角勾起嗜血的笑容,那模樣,就像是來自地獄的魔鬼。

她雪蘿玥是護短的,林夕荷這些年的苦,他們是有原因的,那時候,林若初應該有了吧,都沒有想過幫林夕荷,想必這件事也有他的份吧,那個時候都十多歲了。

聽雪蘿玥這麼一說,夏紫涵頓時來了興趣,「怎麼做,要讓蠶寶寶們出手么?」。

「你想要統治靈族?」雪蘿玥挑眉,這傢伙該不會真的想要當一個女王吧。

夏紫涵急忙搖頭,「這種爛地方,我才不稀罕,還比不上我那軒宇樓,哼!」。

軒宇樓,夏紫涵名下的財產,她就是一個小富婆。

夏逸風挑眉,軒宇樓,那個軒宇樓么,呵呵,這個侄女看不出來嘛,這般能耐。

「不用蠶寶寶們,不對,是不用小蠱他們出手,用這個豈不是更好」。

說完,雪蘿玥勾唇一笑,手掌一翻,拿出三分之一的小花盤。

「腐骨靈花?!」夏紫涵和夏逸風兩人異口同聲道,兩人的眼神閃了閃,頓時想到了什麼,紛紛給雪蘿玥豎起大拇指。

「這招,夠狠,不過,真的很好,真想看看到時候他們的臉色」夏逸風同樣狠狠的說道。 讓林夕荷過得不好,管他是不是曾經的事情,一併照樣算。

「時候不早了,我們先出去,萬一林柔柔來找,懷疑咱們不好,況且,還有點事情沒有做」雪蘿玥抿唇一笑,那笑容像一隻得逞的狐狸。

林夕荷眸光閃了一下,「你們小心」。

這句話,也就是說,林夕荷不反動他們對付林若初,畢竟,當初的仇恨,已經讓林夕荷對靈族毫無半分的感情。

若不是為了解毒,她都不想踏入靈族,否則也不會這麼多年過去,她自己都不找靈族的路,就是這個原因。

「嗯嗯」夏紫涵忙不地的點頭,和雪蘿玥一同離開空間,一想到能夠幫自家的娘親報仇,夏紫涵就熱血沸騰起來。

出了空間,雪蘿玥他們才發現,時間過去了不少,不過,此刻也就是太陽完全落山,夜幕才剛剛開始。

「在這裡等我,若是林柔柔來,幫我想辦法掩飾過去」雪蘿玥抿唇,對著旁邊的夏紫涵道。

夏紫涵點頭,雪蘿玥要去做什麼,她心裡是明白的。

雪蘿玥打量了一下四周,翻出牆院,收斂了氣息,同時為了避免露出破綻,在玲瓏乾坤塔的掩護之下,她還服下丹藥,雙重保險。

因為雪蘿玥的氣息極低,輕功極好,再加上這個時候,忙碌了一天的人都有些懈怠,警覺度沒有那麼高,雪蘿玥很容易的便靠近了林若初的書房。

可能是這個時候是換班吃飯的時候,剩下的那個臉上有些疲憊,百無聊賴的盯著周圍,要不是偶爾有人走動,他或許都快睡著了。

雪蘿玥躡手躡腳的走到那人的旁邊,輕輕地來到窗子的一邊。

這裡有兩戶窗子,都用棍子撐著,人若是從這裡進去,就要拿掉棍子,但是另一邊是靠近客廳和廚房的地方,偶爾會有人走過。

就這樣進去,說不定會被看到有人在書房裡。

雪蘿玥眸光閃了閃,拿出小糰子,「小糰子,幫我去把那個棍子弄倒,然後跑出去,記住,要讓人發現是你做的」。

小糰子睜著無辜的眼神看雪蘿玥,「吱吱?」為什麼。

「還是我來吧,它不像老鼠不像貓的,能碰掉那麼大的棍子」小虎的聲音自雪蘿玥的腦海里響起,其實它就是心疼小糰子要拿掉那麼大的棍子而已。

雪蘿玥抿唇,「不錯,不錯,懂得心疼小糰子,那你去吧,不要被抓了」。

「切,抓爺,他們得有那個本事」小虎說完,從窗戶跳進去,一爪子拍飛那棍子,咔嚓一聲,窗戶落下。

「誰?」那守門的人立馬看過來,警惕無比。

小虎豎起尾巴,警告的瞪著那人,渾身炸毛的模樣,「喵嗚……」。

那小廝拍拍胸脯,「我還以為誰呢,去去,廚房在那邊,這裡不是該來的」這人撿起石頭就要揍小虎。

要不是為了演戲,小虎早就一掌拍飛,嚇唬你小虎爺,不是找死么。

不過,那邊有廚房,也不錯,先去吃飽一頓,小虎快速的跑開,目標廚房。

守門的小廝狐疑的撓撓腦袋,「是我想多了么,怎麼感覺這貓咪聽得懂我說話」。 想想,還是覺得自己多想了,便回去繼續守門了,因為這窗戶是裡面開著的,棍子掉在裡面,他也開不了。

雪蘿玥滿意的抿唇一笑,往裡一竄,穩穩的站在房間里。

她還隨手在窗子哪裡放了一枚隔音符,萬一動到哪裡,發出聲音,被人聽到就不好了。果然是雪蘿玥,心思縝密。

雪蘿玥打量著這書房,構造和大多數她見過的書房差不多,不過,這書房顯然林若初很少進來,散發著一股淡淡的霉味以及紙張陳舊的味道。

穿越之養兒不易 雪蘿玥伸手用手指點了一下這房間里的桌子,淺淺的灰塵頓時粘在她的指腹上。

「不管事還是這裡的書房只是相當於藏書閣,藏寶閣?」雪蘿玥撇撇嘴,咕噥道。

算了,還是先把東西放好,時間不早了,一會換班的時候,警覺可就比這個高了

雪蘿玥仔細的打量著房間里,看看哪裡比較好藏東西,忽然,餘光瞥見一個高高的架子上,靠近牆壁的地方,那裡有一個小暗閣。

「就是那裡」雪蘿玥運用靈力,慢慢的上身到那裡,小心的打開盒子。

因為這種暗格都會設有機關之類的,還是小心為妙。

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她今天的運氣好,竟然沒有任何暗器飛出,雪蘿玥順利那大盒子。

盒子就是比首飾盒大那麼一點點,吹去上面的灰塵,雪蘿玥打開,上面沒有什麼珍貴丹藥,珍貴的秘籍,而是一枚玉佩,流溢著充滿生命綠的綠色光芒。

奇怪的是,這,綠色的玉佩,就像是水銀一樣,會晃動,因為一開始是平放的,所以雪蘿玥以為是玉佩,但是誰知道,竟然是能夠動的液體。

不知道是什麼東西,雪蘿玥直覺是好東西,好東西,自然是拿走的,誰讓這林若初不是東西,想著,雪蘿玥將東西放進戒指。

因為不知道能不能換盒子裝,為了保險起見,雪蘿玥連著盒子一起拿走。

隨後,她拿出一個模樣差不多的盒子,將這三分之一的腐骨靈花給放在了盒子里,滿意的放回原處,輕輕落在地上。

就在這個時候,她聽到隱隱的守門之人和某人打招呼的聲音,應該是換班的人來了。

當機立斷,雪蘿玥從容而快速的從窗子躍出去,那麼輕盈,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

事情已經辦好,怎麼來的,雪蘿玥便怎麼回去。

此刻已經是夜幕初上,雪蘿玥快速的走著,帶起來的風,讓那些行走的侍者感到脊背發涼,但是他們沒有懷疑,只以為是晚風的關係。

剛剛翻入院子里,雪蘿玥遠遠的聽到夏紫涵和林柔柔的聲音。

「蘿玥沒事吧,要不要請煉藥師來看看,我家煉藥師雖然不濟,但是看看還是可以的」林柔柔好心的說道。

夏紫涵皺眉,努力忍著口氣,「真的沒事,師傅她自己就是半個煉藥師,她的身體她自己懂,讓她在休息一下,應該就會好」。

「那我進去看看她吧,都是女孩子,我明白的」林柔柔笑笑,其實已經有些懷疑。

那房間里,她沒有感覺到有人的存在,是因為身體不舒服的原因么。 「你不知道,師傅這個特殊的時候,連我都不想見,還是算了吧,我和你去拿點飯,回來給師傅吃,或許她就會好一點了」。

開玩笑,林柔柔進去看,豈不是就知道了雪蘿玥不在房中的事實,到時候,她要怎麼解釋。

畢竟,她一開始就說了雪蘿玥在休息。

「我身為這裡的半個主人,任由蘿玥難受而不去看,我的心裡會不安,而且回頭娘親肯定會說我待客不周,數落我」。

林柔柔說什麼也要進去,也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覺得雪蘿玥心虛,或許是因為夏紫涵不讓她看她越想看。

「紫涵,我醒了,你們來吧」雪蘿玥的聲音淡淡的從方中傳來,「不要讓人家柔柔擔心」。

夏紫涵悄悄的吐了口濁氣,「柔柔,走吧,師傅應該好了點」。

林柔柔不疑有他,跟著進入房間里,只見雪蘿玥坐在床上,眼神瞥了一眼夏紫涵,這丫頭,給她找的什麼理由。

夏紫涵眨了眨眼睛,大喊,「啊,師傅,你怎麼起來了,肚子還疼么,要不要換棉布,我給你拿?」。

說起,拿起被子披在雪蘿玥的身上。

再怎麼傻,雪蘿玥也知道了夏紫涵這丫頭找的什麼理由,「我,現在肚子不怎麼疼了」雪蘿玥臉色淡然道。

「蘿玥,這可馬虎不得,關乎咱們女孩子的身體,好好躺著,注意別著涼了,晚飯我讓下人送過來給你們,就不用和我一起過去了」。

見雪蘿玥的樣子,不像是裝的,兩人的對話也沒有什麼不妥,林柔柔並未起疑心。

「實在是麻煩你了,柔柔,你看我們,待在這裡老是給你找麻煩,唉」夏紫涵很是內疚的說道。

林柔柔搖搖頭,「什麼話,出門在外的,誰沒有特殊情況,今晚委屈你們自己用餐了,我不能讓天意哥哥一個人在那裡不去招待,你們會理解我的吧」。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雪蘿玥和夏紫涵,不能陪雪蘿玥他們用餐是假,想要和林天意獨處是真。

不過,這倒是滿了雪蘿玥和夏紫涵的意思,如此甚好,不用出去和林家人用餐。

夏紫涵的模樣本就和林夕荷有些相似,保不定見多了,有所懷疑,畢竟,夏紫涵有一半靈族的血脈。

「知道了,我們不會生氣的,好好陪你的天意哥哥,回頭別忘了我們就成」夏紫涵半開玩笑的說道。

林柔柔嬌羞著,隨後離開了這院子。

正當她離開后不久,一群下人帶來了一桌子的菜,有肉有蔬菜,還有一些水果,估計是想著雪蘿玥的特殊原因,東西做的都很清淡。

「嗝,你們這裡還有吃的,可惜我吃不下了」當那些下人走了以後,圓鼓鼓的小虎跳在凳子上,和同樣圓鼓鼓的小糰子,看著滿桌子的食物流口水。

雪蘿玥一頭黑線,不愧是吃貨,吃飽了,還想著吃。

「話說,你們吃了多少,怎麼吃成這副模樣」夏紫涵抱起小糰子,唔,別看樣子小,分量十足啊。

小虎歪著腦袋想了一下,「半隻魔獸腿,幾隻烤雞,還有丸子啊,肘子,嗚哇,這裡的菜還是不錯的,各種口味」。 平時吃的最多的就是烤肉,這下子換了下口味,真是該死的好吃。

雪蘿玥鄙視的看著小虎,「說得好像我沒有給你飯吃一樣」現在在玲瓏乾坤塔內,他們獵了不少的食物在裡面,玲瓏可沒有少下廚。

現在林夕荷的身體漸漸變好,還怕沒有吃的?再說了,夏逸風的手藝也是不錯的。

「我就是感嘆一下,你們吃你們吃」小虎那張貓咪臉一笑,小眼睛眯著。

隨後,雪蘿玥揮手設下結界,陣符開啟,將林夕荷和夏逸風給帶出了空間。

林夕荷看著換了的環境,微微一愣,「這裡是?」。

「林家的小院,別多想了,娘親,來吃東西」夏紫涵走過去,扶起林夕荷來到桌子邊。

這些飯菜很多,還挺清淡的,正好適合林夕荷吃。

林夕荷也不客氣的坐下,「剛剛你皇叔還說要熬點粥,現在倒是不用了」。

雖然只有兩副碗筷,但是難不倒雪蘿玥,從空間拿出備用的,四人悠閑用餐起來。

不過,另一邊的用餐可就沒有這麼悠閑了。

「林若初,你給我出來,把腐骨靈花交出一半」林嘯天不知道怎麼進的林秀城裡,此刻正粘在林府外面大聲的喊道。

身後還帶著好幾百人,各個拿著武器。

想來也是,就外面的城牆,對上他們這些有修為的,想要進來還不是分分鐘的事情。

想要擋住,除非提前戒備,但是,林若初應該沒想到林嘯天會這個時候來吧。

裡面正在吃飯的族長一家人和林天意父子倆頓時皺眉。

「先吃飯,如此莽夫,讓他先嚎叫,哼!」林若初冷哼一聲,一桌子的人都是見過世面的,這時候淡定一下沒有什麼辦不到。

外面的林嘯天眼看,怎麼也喊不出林若初,頓時有些發怒。

但是,本來他找上門就屬於被動方,現在若是武力逼出林若初,名聲會不好。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