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都清楚的看到了雙方此時所施展的手法。不同的是,姬動的眼神依舊平靜而清澈,而杜思康的眼神中,則充滿了讚賞。他此時已經完全明白,之前杜明告訴自己的一切都是真的,眼前這個清年,擁有著魔師公會執法長老尊威的青年,在調酒能力上已經絕對達到了大師級的水準。看著姬動那九陽凌空的絕技,杜思康也不禁暗暗佩服。別說是二十歲,哪怕是在他三十歲的時候,也絕對達不到姬動此時所展現的高度。

不過,這些念頭都是在一瞬間從杜思康腦海中閃過的,儘管在他心中,對姬動的調酒能力已經有了全新的認識,甚至是認可。可是,他也很清楚,這第一場單瓶調酒,自己已經贏了。調酒師之間的勝負比拼,是多方面來決定的。手法、技法,就,是其中之一。自己的技法已經完全凌駕於對方之上。更何況,自己還有著對方無法達到的製冰能力。在味道,品相上也不可能輸給對方。獲勝是芯然的。

從杜思康的眼神中,已經能夠看到那份屬於酒神的驕傲。

那血月降臨,九重天劫的手法更是施展到了極限。一輪輪上弦月悄然而落,宛如一個個從天空隕落的月光,九重紅光閃過,最後就在調酒台上終結。而所有的黑暗也在這一刻降臨,將調酒桌完全籠罩在內,充分展現出九重天劫令世旬破滅的黑暗感覺。如果讓杜思康自己來評價自己的這次調酒,他一定會用完美來回答。軍少最近五年以來,這是他最為酣暢淋漓的一次調酒,也是技法發揮到最佳程度的一次調酒。在姬動和生命之源帶來的壓力下,他又有了回到調酒師巔峰的感覺。

但是,就在杜思康那九輪上弦月在調酒台上重合唯一,那急速旋轉中的調酒壺漸漸在他的操控中穩定下來,甚至散發著淡淡寒氣的同時。他的目光卻突然凝固了。因為,就在他對面,他的對手掌控的那九輪艷陽發生了變化。

杜思康最大的失誤就是小看了姬動,九陽凌空對於姬動來說並不是技法的終結,而只是技法的開始。

杜明又一次看到了那神奇一幕的展現。

九聲高昂的龍吟聲幾乎同時響起,在那抑揚頓挫之中,九聲龍吟完全響徹著不同的聲調。每」個聲調都是那麼清晰。就像真的有九頭巨龍在這裡聚集似的。但是、在場的每一名調酒師都明白,那並不是什麼龍吟,而是調酒壺震動時所產生的聲音。

也就在這九聲龍吟響起的同時,姬動身體周圍,整齊排列的九輪艷陽同時動了起來,就在半空之中,化為九道奪目的紅色流光。每一道紅色流光都是那麼的醒目,在房頂水晶燈的照耀下,閃爍著璀璨奪目的光彩。

龍吟聲變得越發激昂起來,就在激昂的龍吟聲中,一顆紅色的圓形珠子出現在姬動正前方。而那由九輪艷陽帶起的九條紅色光帶也就在這一刻飛散開來,同一時刻化為龍形,圍繞著那枚紅色的圓珠上下飛舞著。

杜思康的目光獃滯了,他手上的動作在經過千錘百鍊的習慣性中已經完成,他在這第…場比試中的調酒已經結束了。可是,姬動那由九陽凌空化為九龍戲珠的神奇手法卻剛洲展現。

沒錯,九陽凌空確實比不上杜思康的血月降臨,可是,當九陽凌空加上九龍戲珠呢三杜思康的額頭上,已經布滿了冷汗。要知道,姬動此時所施展的一切、都是完全憑藉手法來完成的啊!可是,這真的是人類所能完成的么?

身為酒神,杜思康的雙手手指可以在一秒鐘的時間內至少律動三十次到五十次,達到極限時,甚至能夠突破六十次。就像之前他在完成血月降臨的最高潮時刻,就能達到這樣的程度。

可是,眼前這九龍戲珠的展現,需要多麼高速的手法來支持?更何況,自己的每秒六十次是在有魔力支持的情況下才能做到的。能夠發揮出近乎每秒一百次律動所產生的調酒效果。但杜思康卻完全沒有把握能夠完成姬動此時所展現的九龍戲珠手法。這種手法的複雜程度,只需要看上一眼,杜思康就已經沒有了任何想法。

求月票,推薦票,打賞。月中了,大家應該有第二張月票了吧。投給小三吧,謝謝。 九龍戲珠實在是太複雜了,姬動身前每一條舞動的洪龍看上去都是那麼的清晰,甚至隱約中還能看到如同鱗片一般的光暈。杜思康明白,單是這種手法需務的律動次數就至少超過了二百次。

而這是他根本無法企及的。而姬動卻在沒有使用魔力進行協調的情況下就做到了。

看到姬動完成九龍戲珠,杜思康一直以來的認識發生了根本性的顛覆。他一直都認為,技法與魔力的結合,才是調酒師真正的巔峰。這也是他和兒子爭論的地方。杜明雖然堅信純粹的技法才是調酒師的王道,調酒師的准入門檻不應該和魔力掛鉤。可是,他畢竟只是一名六星調酒師,根本拿不出足以說服杜思康有力的證據。可是,此時的姬動卻做到了,杜思康第一次見到了什麼是技法的巔峰。毫無疑問,姬動此時所展現出來的手速已經達到了他無法想象的程度。

如果是在前世,姬動其實也不可能做到這一點,這九龍戲珠手法再他的前世中,做多只能作出三龍戲珠而已,就已經是他當時的巔峰了。但是,現在的他卻不一樣。經過當初膨!蛇的折磨,他有了常人所無法企及的強悍柔韌性,任何反關節對於他來說多不是問題。更何況,他這手法中還加入了膨! 藍橋幾顧 蛇閃的一些奧妙,將雙手的速度達到了極限。

上一次,當他在杜明面前施展九龍戲珠的時候,最後一刻失敗了。但這一次,在全神以對,精神力終於能夠跟得上手指速度的情況下,他又怎麼會再失敗呢?

終於,當那九條紅龍以同樣的姿態撲向中央的紅色光珠時,所有的光芒同時收斂,姬動的雙手雙臂也終於在這一刻顯現出來。

光暈凝固,波的一聲輕響,無數細密的銀粉四散紛飛,化為一圉銀色光暈,就像是那枚紅色光珠上射出杓光芒似的。

調酒壺碎了?所有人同時一驚,哪怕調酒師公會的調酒師們都期待著自舌會長能夠獲得勝利,他們也絕不希望剛剛呈現在眼前如此神奇的一幕以失敗作為收場。

但是,下一刻他們的眼睛卻險些從眼眶中掉出來。

沒錯,姬動手上的調酒壺確實是碎了,就像上一次一樣,這水晶調酒壺終於承受不住姬動那麼高速手法的肆虐,在最後時刻悄然破碎。只不過,這一次卻不是四散紛飛,而是均勻的擴散,毫無疑問,這完全是在姬動掌控中的。

怎麼會這樣,他究竟是怎麼做到的?調酒壺雖然碎了,但卻並沒有一滴酒液脫離姬動的控制,那紅色的圓珠,就在他手中光芒閃耀。濃郁的混合酒香,充斥著至少敏十種變化的氣味兒悄然散發開來。每一位調酒師聞到這股香氣,都不自覺的大口大口的呼吸起來。這樣美妙的味道,真的是午夜陽光那五種材料就能夠調製出來的么?

他們甚至能夠感覺到,自己每一次呼吸和下一次呼吸所聞到的酒香都有著不斷的變化。

惟有八星以上的調酒師,包括杜明在內,才能感受到這氣味中所體現的神奇之處。感受最深的自然是旃種杜思康。杜思康萬萬沒有想到,姬動競然能夠將同酒百味在這一壺酒中完成。再以氣味兒的方式展現在每個人的味覺之中。

同樣的一壺酒,在同樣手法調製完畢后,不論調酒手姿-有多麼出色,它的味道也不會有太大的變化。但是,當這氣味與空氣混合后,帶來的感覺卻完全不同了。杜思康從來沒有想到過,調酒師還能夠以氣味兒來展現自己的調酒技藝。他眼中的自信正在漸漸崩潰。這,真的是神跡么?

就在這時,突然間傳來「咚、咚、咚、咚……」的聲音。這聲音聽上去有些沉悶,但每一聲卻又十分清晰,而姬動手中那紅色的光球,也就是那完成調製的酒液,就在他不斷帶起的掌風中悄然變形。

「天啊!」杜馨兒已經捂住了自己的嘴,阿金的目光獃滯的宛如看到了永恆。

而就在姬動手掌之上,那圓形的光珠竟然已經變成了一顆紅色的令調酒壺變換形態,不局限於圓,這時杜思康所擅長的絕技。而此時他才知道,姬動也同樣可以做到。而且他根本就沒有依靠調酒壺,完全是憑藉眷酒液就完成了這些。

更為奇異的還在後面,那可紅色的心,竟然伴隨著咚咚聲而變換著大小,真的就像是人的心臟在不斷跳動著一般。

姬動轉過身,就帶著這可紅色的心,帶著那虛幻的光影,走向調酒台旁,距離他最近的烈焰。

此時此刻,他眼中的目光終於發生了變化,那是濃濃的愛意和深情的微笑。

烈焰的雙手,就像是杜馨兒那樣捂住了自己的嘴,她那雙隱藏在面紗之後的完美雙眸已經被水霧充滿。

她還清楚的記得,當初在天干學院的舞會上,姬動也曾將調酒壺化為紅色的心形,後來被姬逸楓打破。也正是因為那件事,改變了姬動的命運。令他直接離開了天干學院,還遭受到了極大的危險。

和那時相比,此時此刻的這顆心豈不是更加的完美么?姬動已經不是當初的姬動了,他的實力和那時候相比有著天翻地覆的變化,但不變的是他那顆執著而火熱的心。他的心中,能夠裝下的,就只有烈焰。

紅色的心,靜靜的飄在烈焰面前,姬動什麼都沒有說,但那咚咚的心臟跳動聲已經超越了任何情話。當著調酒師公會所有人的面,姬動用自己近乎完美的調酒絕技再一次向烈焰示愛。這是他早就想好的調酒手法,今時今日終於實現了。

紅色的心,化為一縷流光,在姬動的控制下飛向烈焰,此時,他終於用出了魔力,但卻不是為了調酒,而是將自己的心送給最心愛的女人。

紅光湧入面紗之後,姬動的心沒入了烈焰的唇辮之中,淡淡的紅光悄然收斂,這是一個完美的結局。

「你已經收下了我的心,以後可沒有后後悔的機會了。」姬動用他那有些顫抖著的雙手握著烈焰的手哪怕是他這樣的身體素質,在施展出九龍戲珠這樣高難度的調酒手法后,依舊難以克制的顥抖著。

烈焰的手同樣在顫抖,午夜陽光的芬芳,或者說是姬動的那顆心所帶來的味道,正充斥在她體內每一處最微小的地方。她的心已經完全被這股味道和姬動的心所充滿。對她來說,這是一個完美的永,僮,永遠也無法忘記的永yuan,緊緊的握住姬動的手,烈焰已經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不知道是因為姬動的心大過熾烈還是因為姬動的愛已經將她所有的話都融化在心中。

握著烈焰的手,姬動轉過身,面向杜思康,臉上帶著滿足的微笑「杜會長,這第一場我認輸了。因為,我調的這杯酒,不可能給除了她以外的任何人品嘗。」

調酒師之間的對決,手法、酒的樣式,這些都很重要,但最終決勝的,卻依舊是味道。姬動不肯將自己的心給任何其他人品味,這也是他早就想好的。也進一步證明著他對自己在調酒技藝上絕對的自信。就算先輸上一場,又能如何呢?

杜思康雙手按在調酒台上,他面前調酒壺中的酒液終於停止了旋轉,晶瑩剔透的酒液中看不到任何一絲雜質。所有的雜質都在先前的調製過程中被他的手法和魔力凈化掉了。毫無疑問,這也是一杯完美的雞尾酒,完美的午夜陽光。甚至連酒的溫度也被他調製的恰到好處。可是,他真的嬴了么?

「不,我輸了。儘管你不肯讓我來品嘗你所調製的酒,但剛才的酒香已經足以證明一切。這第一場不論是在過程還是結果上我都輸亍。我承認,我很希望能夠幫公會贏得那一瓶生命之源,為此,我可以不顧自己的名聲。但作為一名調酒師,我卻絕不能讓我調酒的尊嚴受到半分損傷。輸了就是輸了。」

杜思康的話很平靜,儘管他的心絕不平靜,但他卻說出了自己的心裡話。沒錯,不論他多麼希望得到生命之源,也決不可能用自己調酒的尊嚴來換取。如果是那樣的話,他就再也不是酒神,也再沒有拿起調酒壺和姬動繼續比拼的勇氣。

姬動那九陽凌空轉化為九龍戲珠,最後化心的調酒手法,已經征服了現場所有的人。對於杜思康的話,沒有任何一個人產生異議。

姬動輕輕的搖了搖頭,道:「不,杜思康會長。我不能占您這個便宜。我們的比試是公平的。是因為我自己的原因導致我調的酒不能給您品嘗。調酒師也有調酒師的規則,如果我不遵守這個規則,我就不配成為一名調酒師,更不配成為您的對手。

請您成全。」

正在這時,杜馨兒突然開口道:「你們不用爭了。這第一場算平手就是了。從技法和味道來說,應該是爸爸輸了。但從目的上來看,姬動哥哥也沒有贏。如果他不是為了給這位∽調製逕杯酒,也未必能夠發揮的像先前那麼完美。這也註定了他不會將自己調的酒給別人喝。因此,這第一場算是平手絕對是公平的。儘管姬動哥哥略微吃虧一點,但應該是你們雙方最能接受的結果。」

此時的杜馨兒,眼中儘是羨慕和嫉妒的光芒,她真的好羨慕烈焰。她是多麼的希望,那顆心能送到自己面前。女孩子最喜歡的就是浪漫,她這情竇初開的少女又怎會例外。此時此刻,她看著姬動的日光甚至連姬動都有些皺眉,那完全是星光閃耀啊!但是,杜馨兒雖然看上去有些花痴的樣子,她說的話卻完全可以得到姬動和杜思康的認可,杜思康沒有吭聲,反而是看向姬動。因為他明白,即使是這樣,自己已經是佔便宜了。

姬動微微一笑,道:「如果杜會長沒意見的話,算作平局也可以,這樣到可以保證我們三場比試進行完畢了。杜會長意下如何?」

杜思康點頭道:「好,既然如此,老朽就不客氣了。我們是直接開始第二場,還是略作休息?」

姬動的目光落在杜思康面前的調酒壺上「先不急開始,我還沒有領略杜會長調製的美酒,不知可否?」

杜思康做了個請的手勢「當然可以。」經過這第一場比試,他的絕對自信已經有所動搖了,他非常明白,如果姬動肯讓他品嘗剛才那杯雞尾酒,第一場自己已經輸了。自己實在是大小看這個年輕人了。他不知道是否能說姬動先前的調酒是個奇迹,但姬動所展現的一切在他看來甚至比當初姬動施展出那中級超必殺技還要震驚。

畢竟,他自己遠不能涉及到超必殺技的層面,但對調酒卻是頂尖的,在自己最擅長的層面被壓制,這種感覺對於任何人來說都不會舒服。但這樣一來,也更加激發了他的鬥志。

打開調酒壺,頓時,一股馥郁的香氣飄然傳出,杜思康親自取出三個海波杯,將調酒壺內的美酒分成三份。

烈焰沒有上前,因為她此時根本不想再品嘗任何一種酒。她的全身心都被姬動剛才這一顆「心」所浸潤著。

姬動向阿金比個手勢,兩人工前,姬動鼻子激動,臉上已然動容「好酒。」在前世,他不僅是一名調酒大師,同時也是一名品酒大師。他所獨創的六感品酒法更是震驚世界。此時只是用眼睛去看,用鼻子去聞,已經能夠感受到很多東西。

同樣是午夜陽光,或許,杜思康調製的這杯酒沒有他所調製的那麼千變萬化,但卻佔了一個純字,絕對純凈的午夜陽光,將三種基酒與兩種配料的味道完美融合,形成了單一的味道。這份能力,絲毫不比他的同酒百味差。

求月票、推薦票、打賞 杜思康調的這杯酒,本身的特點就是一個純,沒有半分雜質!酒入杯中,杯外已經蒙上號一層淡淡的冰霧。

姬動端起酒杯,輕抿一口,頓時,冰涼的酒液充斥口中,馥郁的複合香氣瞬間在口中爆發,那剎那間動人的感覺令他也不禁為之迷醉。純凈的味道從舌尖到舌根,味道在延伸中一次又一次爆發,一次又一次帶給他新的驚喜。姬動清楚的知道,如果是前世的自己,最多也就只能達到這樣的程度,甚至還要有所遜色。尤其是在這杯酒中,融合各種味道的能力,也並不是他前世能夠達到的手法所能做到的。這是杜思康憑藉壬水魔力的刺激,才有所完成。毫無疑問,這絕對是一杯頂級的雞尾酒。

姬動在品嘗,阿金也同樣在品嘗,她的神色也發生了變化,雖然她不可能像姬動那樣在品酒時認知的那麼清楚,但就算是再不憧酒的人也能喝出運杯酒的好。可是,她卻始終覺得,這杯酒雖好,卻不能令她迷醉。從味道上看,這杯酒比當初她喝的姬動調製的那杯還要好一些。但卻少了一種感覺,少了那令她身心俱醉的情緒。

「好洇。杜會長不愧是酒神之名。」姬動眼中流露出真切的欽佩。他當初第一次知道杜思康這酒神的稱號時,完全是噗之以鼻的。那時候他剛剛來到這個世界不久,絕不認為在這個世界中有人的調酒技藝可以與自己相比。但他視在卻清楚的認識到,杜思康確實是和自己一個級別的調酒師。如果他能夠在年輕二、三十年,更具有創造性,或許,他將是自己的目標吧。

杜思康將多出的那杯酒一飲而盡,冰涼的雞尾酒帶著澎湃爆發的酒意上涌,令他的臉上多了一層紅色。也正是藉助這一杯酒,重新點燃了他眼中的熾熱。」姬動先生,我們的第二場比試,這就開始吧。」他不敢去回想之前姬動調酒時的樣子,一想到那神乎其技的技法,他的信心就會大受打擊。他喝下這杯酒,是在用酒精來麻痹自己,讓自己的精神更加集中。就算是思考,也要先完成了今天的比試再說。他再不會對姬動有半分小看,必將全力以赴。

「好D」

姬動重新回到自己的調酒台後,兩人目光相對,都流露出幾分惺惺相惜的意味。重新睜手后。一支又一支調酒壺被他們各自擺放上了調酒台。

每當他們多擺放上一隻調酒壺時,周圍的調酒師們的目光就忍不住會收縮一下。他們都明白多隻調酒壺調酒是一種多麼困難的事。不修的雞尾酒需要使用不同的手法。毫無疑問,姬動和杜思康在這第二場比拼中,是絕不會調製任何一種重複雞尾酒的。因此,每多一隻調酒壺,難度就會幾何倍數的激增。

很快,雙方都已經拿出了第九隻調酒壺,九位數之極,在調酒師這個行業中,也持同時用九隻調酒壺調製九種雞尾酒叫做九蓮寶燈。

是一種終極技法。

在場的每一位調酒師都是極為興奮的,能夠看到兩個九蓮寶燈的同時出現,對於他們來說,是何等幸運的事?他們都在期待著這場巔峰對決的延續。如果說第一場他們以為將看到的是完勝。那麼,在這第二場,他們每個人就都瞪大了眼睛,精神完全集中。生怕漏掉任何一個細節。他們絕不願意讓自己有任何的遺憾。

也就在這時,杜思康的手竟然第十次探向了調酒台下,在一眾調酒師們的驚呼聲中,他取出了第十隻調酒壺。

這只是增加了一隻,可是,在九隻的極限上再增加一隻,這已經完全是超越極限的體驗了。更令調酒師們震驚的還在後面。姬動也做出了同樣的動作,他面前的調酒台上,也多了第十隻調酒壺。

杜思康目光一凝,猶豫了片刻,他的手,竟然又一次探向了桌下,第十一隻調酒師們已經緊張的近乎無法呼吸了,他們中的很多人,腦海中已是一片空白。哪怕是那些八星調酒師,也還在為增加第八隻調酒壺而苦練的時候,杜思康已經可以做到十一隻調酒壺了么?

但是,下一刻,驚呼聲,已經如同浪濤般在整個房間內響起。

姬動也同樣沒有停下,可是,這一次,他取出的,竟然是三隻調酒壺。加上之前的十隻,就是十三隻。

杜思康的目光也凝固了,十一隻,這已經是他所能做到的極限。需要全力以赴憑藉魔力來支持。他曾經想到過,如果自己的魔力能夠提升到八冠境界,或許還有再增加一隻的可能。可是,姬動竟然取出了十三隻,那可是整整十三隻啊!杜思康的手沒有再向調酒台下探去,而是靜靜的注視著姬動,因為哪怕只是再增加一隻,他的調酒也將崩盤,很可能就是最後一壺酒也無法調製完成。

「你真的能夠做到么?」杜思康有些艱難的問道。

姬動眼中自信的光芒沒有半分減弱「可以。」

杜思康深吸口氣「好。我想,這一場我不需要再獻醜了。只要姬動先生能夠證明你可以同時調製出這十三杯雞尾酒。我甘願認輸。」

姬動點了點頭「杜會長,有一點我需要事先聲明。我調的酒,不會輕易給別人喝。您當然可以。但是,我早年曾經下過決心,每天調製不同種類的雞尾酒,一天不超過三次。所以,您看這樣如何。我同時調酒,但卻不用酒。我會讓你清楚的看到每一種不同的手法展現。」

杜思康看著姬動,沉聲道:「調酒壺中是否有酒,難度是完全不同的。這一點,姬動先生應該明白。儘管那相差並不是很多。但如果是空壺的話,我自信也可以使用十三隻。」

姬動橄做一笑「那如果是這樣呢?」一邊說著,他雙手同時探下調酒台,下一刻,調酒台上已經又多了五個酒壺。加上之前的十三隻,總共十八隻。

「這不可能。」杜思康身體微微震顫了一下,看著姬動,眼中充滿了駭異。

姬動道:「杜會長再見到我之後,這句話應該並不是第一次出現在你腦海之中而已,我始終認為,沒有什麼事情是不可能的。十八隻酒壺,碉-制十八種不同的雞尾酒。

我待其命名為,十八羅漢十八翻。」

一邊說著,姬動雙手輕晃,十八隻調酒壺已經整齊的排列在一起,他的目光掃視一囹,朗聲道《「雖然不用真酒,但我相信在場的每一位都是行家,都能夠看懂我的手法。請大家記住順序。從一到十八,我將調製的雞尾酒分別是:日出、清晨、銀色海岸、紅玉、太陽灼傷、午睡、天使、午後之死、蒙面魔鬼、赤龍、藍色電波、霜凍、七重天、光環、冰與火、永恆愛戀、末日、烈焰焚情、」

他每說出一種酒的名字,帶給調酒師們的感覺都是震撼,因為他所選擇的每一種雞尾酒,都有著獨特的調酒手法,可以說,每一種在單獨調製時都需要耗費巨大的精力。而他此時此刻要做的,竟然是十八隻調酒壺,十八種雞尾酒的同時展現。這是一件已經令調酒師公會的調酒師們,甚至是酒神杜思康也無法想象的事。

「杜會長,請退到一旁。」姬動向杜思康揮了揮手。

杜思康下意識的閃身到旁邊,就在他離開姬動調酒台正面的一瞬間,砰的一聲,姬動面前那沉重的調酒台已經被他一腳蹬齒il足足三米。

調酒台上的十八隻水晶調酒壺宛如十八道光芒一般同時飛入半空之中,而下一刻,十。思康分明看到,姬動的雙眼已經變成了一片白色。白色的火焰,在他眼眸中汰動,而他的雙手之上,也同時燃起了同樣的光彩。

牽引、揮舞、綻放,十八道光影幾乎同時揮出。調酒師們面前的姬動消失了。雨半空之中,只是-光卜間,就已經出現了六個他的身影。

沒錯,就是六個,除了烈焰,誰也看不出這六道身影中,哪一個才是真正的姬動。瞬間幻化出的殘影無比清晰,乳白色的光芒也就在這一瞬間在空中揮舞。

十八隻調酒壺,彷彿各自找到了它們的主人,不同的光暈在不同的揮舞。一旁的調酒師們駭然發現,那十八隻調酒壺的飛騰樣子,正是按照姬動所說的十八種雞尾酒最完美的手法進行著調製。而且順序也絲毫不錯。正是從日出開始,以烈焰焚情結束。十八隻調酒壺,就那麼在那淡淡的白色光芒中,閃踉著動人的光暈。

淡淡的混沌氣息,令每一名調酒師的精神都格外集中。他們的呼吸在這一刻都已經氣時停了下來。他們甚與捂住了自己的嘀,生怕自己的尖叫聲影噸到姬動所展現出的絕世技藝。

這,這,這真的是人所能達到的水準么?

六道身影,是一件禮物,姬動融合的第二塊天之玉送給他的禮物。在這塊天之玉中,也同樣記載著一個技能。那是一種神奇的步法,名字就叫做分身錯影。

杜思康的雙手在顫抖,身體也在顥抖,此時,他突然認清了一個事實,姬動先前不使用魔力輔助調酒技藝並不是他不會,也不是他無法做到,而是不願而以。

此時此刻,呈獻在他面前的,其實依舊是純粹的技巧,姬動身上依舊沒有流露出一絲魔力波動啊!但那精妙的控制卻顯然是以魔力為基礎,雖然不知道那白光是什麼,但杜思康卻能隱隱感覺到這白光在姬動調酒中至關重要的作用。一每一隻調酒壺,都以最完美的運行軌跡不斷的上下起伏著。看上去,就像是有六個人在同時調製這十八種雞尾酒,這是怎樣的絕技啊!正像姬動所說的那樣,每一隻在空中飛舞的調酒壺都極為清晰,沒有任何錯漏。不論關注到哪一隻調酒壺上,就算是杜思康,也絕對無法找出姬動在調酒時的瑕疵。

分身錯影這種神奇的步法是姬動能夠完成眼前這十八羅漢十八翻的關鍵,但卻並不是唯一。在沒有分身錯影的時候,姬動憑藉自己的全部速度,也能暫時拉出殘影,但卻不能持久,也不可能像現在這麼清晰。 隨身醫典:醫妃權傾天下 可此時卻不一樣,他所拉出的殘影,每一道都與真人沒有任何區別。憑藉著強橫無比的精神力,超人的身體素質。他在剛剛接紲著分身錯影的短暫時間內,已經將這種技能修鍊到了第三層的能力。逕分身錯影也像滅神擊一樣,分為九層。滅神擊姬動還沒來得及試驗在這次混沌之火完全突破后是否有什麼進步。但這三層的分身錯影卻對他的戰鬥能力,尤其是近戰中的技巧有著極大的提升。

此時這六道身影,神奇的調酒方式,不只是分身鋁影的功勞,同時還有姬動自身原本就會的暗月舞、膨!蛇閃等一些與身法施展有關的技能,正是憑藉這些技能,姬動才能如此完美的完成這十八羅漢。

征服,姬動的十八羅漢十八翻已經征服了在場所有的人,哪怕是酒神杜思康也不例外。

而姬動自己,也已經完全沉浸在這美妙的世界之中,龐大的精神力從靈魂漩渦中噴吐而出,他身體周圍那淡淡的白光,還有手上淡淡的白色火焰,並不是混沌之火,而是靈魂之火,靈魂漩渦中盤繞著的靈魂之火。

十次蛻變之後,混沌之珠形成,靈魂之火也完全獨立出來,形成了靈魂漩渦,真正有了控制混沌的能力。為了完成這十八羅漢的神奇調酒手法,姬動已經將自己的精神力完全釋放出來,準確的把握著自己每一次調酒哪怕是最細微的地方。

六道身影縱橫,光影在空中穿梭無定,所有的一切都是那麼的完美,沒有半分瑕疵的完美。水晶調酒壺,在空中勾勒出一副神跡硤的奇異景象。

小高潮即將結束,本書最大的高潮之一即將展現在大家面前。嘿嘿,快來投票吧。 牽著烈焰的手,姬動帶著淡淡的微笑走出魔法調酒公會。他的心情,就像這碧空萬里無未的天氣一樣通透、晴朗。

十八羅漢十八翻征服了調酒師公會的所有人。這是姬動所獨創的手法,也是在這個世界調酒手法的最巔峰。

沒有進行第三場比試,杜思康就已經認輸了,因為他知道,就算傾盡自己一生之力,恐怕也不可能再是姬動的對手。當他捧出名酒錄和一瓶瀚海瓊漿到姬動面前時,甚至並沒有半分後悔和心疼。他告訴姬動,是姬動所展現出來的神跡讓他看到了調酒師的另一個方向。他一定會將今日這場比試記錄下來,留給調酒師公會的後人們,他也相信,這份記錄了兩大酒神之爭的!$料,在價值上,絕不會低於一瓶瀚海瓊漿。他輸的心服口服。

姬動謝絕了杜思康眾人送他們離開的好意,也謝絕了北水帝國想要邀請他以國宴相待的請求。此時,調酒師公會的名酒錄以及一瓶瀚海瓊漿就躺在姬動的朱雀手鐲之中。但是,他在朱雀手鐲中的千年生命之源也從原本的八瓶變成了七瓶。他終究還是將一瓶生命之源當作禮物送給了杜思康。不是因為他心軟,而是因為對杜思康的尊重。杜思康的調酒能力已經完全有!$格得到姬動的尊重了。姬動明白,如果不是這次自己的精神力有了質變般的巨大突破,今日的比拼只能說是勝負難料。

不論是九陽凌空轉九龍戲珠,還是後來的十八羅漢十八翻,都是在他精神力質變後方能施展出來的能力啊!面對一位與自己同級的酒神,姬動完全能夠理解杜思康的心情。因此,他留下了一瓶生命之源給杜思康。也只有杜思康這種級別的調酒師,才不會將生命之源這絕世名酒當成涌而不是藥劑。

看著臉上流露著笑容的姬動,烈焰微笑道:「姬動,接下來你有什各打算?」

姬動道:「我們回中土帝國吧。因為先前我突然想起,要去見一個人。還要去掊一個人。然後我就不回地心世界了,覓地潛修一段時間,將最i&所得融會貫通后,直接去參加聖鄔之戰。」

烈焰微笑道:「好,聽你的。這次參加聖邪之戰,你帶阿金一起去吧。有阿金幫助你,我也能放心一些。」

首席逼婚:狼性老公吻上癮 姬動看向阿金,發現阿金也正在看著自己,兩人目光相對,阿金有些閃避似的偏開頭。姬動趕忙收回目光,從阿金的不自然他已經感受到了什麼,再看烈焰時,發現烈焰正眼含深意的向自己流露出微笑。

無奈的搖插頭「我們走吧。坦白說,我真的有些期待這次聖邪之戰的開始呢。」

抬頭仰望天空。姬動的心中不自覺的回想起了當初天機對自己所說的話,當初他所說的七年就要到來了,難道,在這次聖鄔戰場上,真的會發生什麼嗎?丙丁雙火聖徒,白從天f聖徒誕生以來,你是第一位擁有雙屬性魔力的聖徒。這無疑代表著你將擁有強大的未來。也代表著你要面對的將是更加巨大的挑戰。姬動,你將是這一代天f聖徒的領袖,掌控天下興衰的一代聖王。」

「應運而生的聖王,所有的機緣,甚至你的誕生,都是天意所致。你未來的路十分艱難而崎嶇,甚至會被悲劇圍繞。但是,你卻依舊是監管天下的聖王。」

「現在還不到做什麼的時候,我以生命力為代價泄露天機,只是希望你能有所準備,你還有七年的時間。七年後,就是天下大亂之時。

「我以二十年生命力為代價,換來了一句對你的指引,你定要牢記。混沌覺醒於烈焰之中,神將帶來無盡悲傷,極致傷痛之際,也為破繭重生之時,虛幻、現實,靈魂在烈焰中掙扎,破碎在烈焰中永生,當烈焰重臨人間之時,天意將變,虛無、虛幻、虛境,看不到那無盡-的未來,只願結局不是悲劇。切記,切記。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