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那好,現在先送我們到京海大學。」葉風點了點頭,林明月已經麻利的坐上了車。

「哥哥,快上來啊!」葉明月催促道。

看到葉明月單純的樣子,葉風真的不好意思對她說什麼狠話,而他雖然有些白痴,但也發現了葉明月已經對他這個哥哥有點意思了。

「難道要來個兄妹戀。」葉風邪惡的想到,開了車門,卻是急忙閉上了眼睛,這個還不完全成熟的花骨朵讓他有些不知所措。; ?很快,就到了京海大學,葉風拉著林明月下了車,而這個時候熙熙攘攘的學生已經開始進校了,許多學生更是手裡拿著油條包子之類的食物,這些就是他們的早餐了。

京海大學並不強迫學生一定要住校,大學的自由給了學生更多的空間,在這裡你要是肯學,絕對能學到很多知識,浩瀚的圖書館存書上百萬冊,只要你看了其中的百分之一,最不濟也會成為一個文學家,在校師生近五萬人,你只要認識了其中的十分之一,將來也會左右逢源。

好學多思,樂觀進取,一直是京海大學的校訓之一。

「現在老生都正式上課了,新生也就只剩下今天一天的報名時間了,該來的學生肯定都來了,學生也就顯得多了。」小武在一旁解釋道,他雖然不是京海大學畢業的,但是這大學開學的場景還是讓他懷念。

「明月,咱們走吧,今天你沒課,正好去看看宿舍,需要買什麼的趕緊買好。」葉風想了想,他不想林明月在他這裡陷得更深,打心裡,葉風已經接受了這個聰明伶俐的妹妹。

林明月抬頭看了看葉風,眼中閃過一絲猶豫,她已經察覺到了葉風的一絲變化。

「哥哥是我的,誰都搶不走。」林明月在心裡暗自告訴自己,可能葉風都沒有想到這個鄰家小妹的內心是有多麼的倔強。

小武識趣的沒有跟來,葉風和林明月很快到了女生宿舍。新生報名的時候,學校並不限制男生進入女生宿舍,但是以後男生想進來就難了。首先,這裡的環境還不錯,標準的四人間,衛生間和浴室都有,不大,但是很玲瓏。

「吆喝,來了個帥哥。」一個愉悅的聲音傳了過來,葉風好奇的看去,卻是一個扎著馬尾辮的女子。

女子很高挑,穿著一雙運動鞋,短褲,渾身全是汗,衣服都濕透了,正端著一杯冰可樂看著葉風。

「你好,我是葉風,你是明月的室友吧,以後明月還麻煩你多多照顧了。」葉風自我介紹著,他第一眼就感覺這個女子很成熟,值得信賴,林明月要是有她照顧,他也放心不少。

「不客氣,我叫顧漫,特招生,你也可以理解為走後門的。」顧漫嫣然一笑,露出了兩個小酒窩。

「走後門的?」葉風有些咋舌,顧漫毫不猶豫的說出這些,倒讓他有些無語,暗自感嘆顧漫還真豪爽。

「顧漫姐姐,我是林明月。」林明月很上道,笑嘻嘻的挽著了顧漫的胳膊,一副很親切的樣子,其實葉風作證她們絕對是剛剛見面。

「好了,明月妹妹,你還是鬆開吧,我剛運動回來,身上都是汗,等我沖個涼咱們再說話。」顧漫尷尬的笑了笑,卻是從柜子里拿出來了一身替換衣服,葉風依稀還看到了一個黑色的小內內。

「葉風,你可不要偷看奧。」顧漫回頭看了看葉風,卻是沒有絲毫忌諱,葉風不得不再次感嘆這女人的豪爽,聽著只是隔了一堵牆的水聲,葉風很無奈,這麼彪悍的女生以後不知道會被誰收服。

大概二十分鐘,顧漫穿了一身休閑裝出了浴室,頭髮上還滴著水滴,雙手撫弄著脖子,一副很清爽的樣子。

「明月,東西都收拾好了,有沒有興趣出去玩玩,據說校園裡有個醫藥學專業的美女在義診。」顧漫發出了提議,她自己也是偶然聽到有醫藥學專業的學生出沒,可是好奇的很,醫藥學專業的學生在京海大學絕對比大熊貓還珍貴。

醫藥學專業的美女?

葉風和林明月都來了興趣。

傳說中的醫藥學專業,有多少人沒有人知道,從哪裡招的人也沒有人知道,這群人太神秘了,而沒想到今天竟然有個醫藥學專業的美女出來義診,這絕對是個機會,估計大半個京海大學的學生都會跑過去圍觀的。

醫藥學專業,還是美女?

葉風舔了舔舌頭,十年前的醫藥學專業他還是知道的,只有七個人,而且都是清一色的爺們,沒想到十年後這裡面也出現了娘子軍。

醫藥學專業很不簡單,起碼葉風的理解不簡單,這個專業牽涉到醫學和藥學,其中最主要的不是醫學,而是藥學。其中,醫學裡面涉及到的主要是中醫,想想不是主要的醫學都涉及到了傳說中的中醫,那藥學的難度可想而知。

中醫在華夏日益沒落,在無知之人的理解之中,連針灸都是傳說中的技藝,而葉風知道的,韓老頭就是憑著半吊子針灸之術聞名天下,當然後來自己傳授給他的一些藥學知識,絕對立下了大功。

「走啊,那快去看看!」林明月有有些心急了,拉著顧漫就朝著外面走去,葉風只能無奈的跟在了後面。

京海大學校內的如琴湖邊,一個女子戴著白色面紗,身邊一個課桌,上面放著一連排的銀針,而她的周圍卻是聚集了不下千人。

「她?醫藥學專業的學生?」葉風愣了,這個女子一身白衣,像是從天而來,救苦救難的仙子,雖然不曾看到面容,但是卻給他一種極大地衝擊,他的心竟然不自覺的加快了跳動。

我要看看她的樣子,葉風有了一種很迂腐的衝動,而這個衝動像是魔鬼一樣讓他揮之不去,他不自覺的向前走了幾步。

「你不用看了,只是咳嗽而已。」白衣女子開口了,聲音清脆,但是有夾雜著幾分冰冷,雖然很矛盾,但是聽起來絕對很順耳。

「你還沒看呢?」

「不用看,中醫講究望聞問切,你在後面排隊的時候,我就觀察過你了,你的呼吸均勻,精力旺盛,血氣膨脹,除了喉嚨有些發炎,其他的應該沒有什麼毛病。以後晚上睡覺注意蓋被子,不然下次咳嗽會很嚴重。」女子抬頭看了看這個男子,揮了揮手,示意他離開。

第二個人緊跟著走了上來。

女子伸出素手,搭在了這個同學的脈搏上,接著眉頭微微皺起,「你有先天性的心臟病,這個病比較難治,以後不要做劇烈的運動,如果你想治好的話,就去尋找一種叫血息草的藥草吧!」

「血息草?」同學皺眉,接著卻是露出了驚恐之色,「你只是把脈就知道了我有先天性心臟病,我的天啊!」

「你是神醫,神醫!」

「還求你告訴我哪裡有血息草,求你了!」

這位同學說完竟然跪了下來,他知道自己這個遺傳病的嚴重性,而剛剛女子的一番話像是讓他看到了希望。

「我不知道哪裡有,這要看你自己的機緣。」女子搖了搖頭,有了一絲無奈,「據院長說,他的師兄精通天下異草,會煉丹配藥,宛若神仙中人,要是你有幸碰到他,倒有機會痊癒。」

女子說完,再次揮了揮手,這位同學看了看白衣女子,鄭重的鞠了一躬,「我叫韋寶寶,回去后我就讓父親尋找血息草,此等大恩無以為報。」

說完,韋寶寶就離去了,周圍的幾個人露出了幾許唏噓之聲,依稀還能聽到他們在小聲在說韋寶寶的一些家世。

「好你個韓老頭,師兄,師你妹。」葉風心裡暗暗詛咒,葉風之所以覺得這個老東西難纏,就是因為他總是自詡為葉風的師弟,葉風每次碰到他都被他煩死,「早知道就不該十年前出手,這樣他也不會想到拜師了,真是老而不死是為賊,越老臉皮越厚。」

「風哥哥,你在想什麼?」林明月好奇的看了看葉風,他感覺到了葉風面部表情的變化。

「奧,我是在想,這位醫藥學專業的女同學到底長的什麼樣子,不知道是美女,還是醜女。」葉風隨口胡扯,心裡暗自腹誹林明月這妮子太細心了。

葉風一句話,周圍的幾個狼友很有同感的看了過來,好不容易見了一個醫藥學專業的人,沒想到還是白紗蒙面,這算怎麼回事,這真的算是見到了么。

「是啊,這位姐姐為什麼要遮住臉呢?」林明月疑惑了起來,一般男子遮面多半為了不被人認出來,而女子遮面要麼是太丑了,要麼就是太美了。

「要不要去揭開看看呢?」葉風露出了一絲猶豫,他現在是越來越好奇了,就真是個醜女,那看了也斷了念想,他可不想給自己留個未解之謎。

「他媽媽的吻,我是葉風我怕誰,不去看看豈不是遺憾終身,給我一秒鐘就夠了。」葉風下了大決心。

「風哥哥,你不會真的想去揭面紗吧?」林明月翹起了小腦袋。

葉風一愣,頓時暗罵這小妮子嘴巴真毒,怎麼說的這麼准,「絕對不會,我怎麼會幹出這種事情,好妹妹,你怎麼能懷疑你哥哥的人品。」

「是么?」顧漫莞爾一笑。

葉風不理,卻是腦子一轉,扭頭看了看天,「哎呀,這天是要起風了,曬被子什麼的可能要被刮飛了。」

話剛完,一陣狂風吹過,飛沙走石,許多人急忙閉上了眼睛,遮住了面孔,而在這個時候,葉風的身影不見了。; 第634章玩不起就不要玩嘛!

貝蒂見角落裡,喬杉一直低著頭,努力在降低存在感。

她記得,七年前,喬杉結婚了,這次來,她竟然沒有帶她老公來?

「叮」的一聲,電梯門開了,貝蒂率先朝記憶中的娛樂包間走去。

服務員已經把裡面的自助餐飲、遊戲電玩之類的都擺弄好了。

貝蒂進去,直接一屁股坐在沙發上,喊道:「來,老規矩,真心話大冒險,不敢的現在就可以回去了。」

一伙人都忙踴躍參與。

只有喬杉坐在角落裡,有點不合群。

貝蒂看見,皺了皺眉,她認識喬杉還是在一個舞會上,喬杉被一個公子哥調戲,她上去把她解救了出來,然後喬杉整個舞會就一直跟著她轉,她見喬杉不是那種愛裝的女人,便給了她一張名片,後來也成了她的一個朋友……

貝蒂讓他們先玩,她走到角落坐在了喬杉身邊。

兩手堆在腦後往後一靠,翹著個二郎腿,問道:「怎麼不去玩?」

喬杉有些受寵若驚,往旁邊咧了咧,「我有點不敢,你……不會趕我走吧?」

「有什麼不敢的,走吧,一起玩。」貝蒂拉她。

喬杉卻在退縮,「算了吧,我真的不會玩。」

貝蒂皺起了眉,她不喜歡被拒絕,「喬杉,你還是和七年前一樣軟弱啊!」

喬杉低下了頭,兩手緊緊握著懷裡的藍色包包,竟是幾秒鐘,眼淚就下來了。

貝蒂:「……」

想了想,她端起兩杯香檳,遞給喬杉一杯,「說吧,是不是遇到了什麼事?」

喬杉點點頭,「我老公……想把我兒子送去貴族訓練營……那地方,我兒子怎麼能受的住,我求了我老公,可是我人微言輕,他根本不把我的話放在眼裡,貝蒂,我知道你厲害,你能不能給我老公說說,讓他不要那麼心狠……」

貝蒂放下手裡的香檳,抽出紙巾遞給她,「你有兒子了?幾歲?」

「才五歲……五歲根本受不住那些訓練的……」

貝蒂突然笑了,笑的喬杉很心虛,又低下了頭,「我知道你也是五歲去的訓練營,可是我還是擔心我兒子……我就他一個兒子,現在正是他好玩的時候,他也在家裡鬧,不想去訓練營,你知道一個母親的心情嗎?我真的很不忍心他去訓練營那種地方……我怕他被人欺負……」

貝蒂搖著頭嘆了口氣,隨口道:「我兒子也五歲了,下個月也去貴族訓練營。」

喬杉頓時震驚的瞪大了眼看著貝蒂。

貝蒂聳了聳肩,「剛好,你兒子也去,我兒子也去,有伴更好。」

「你……你忍心讓你兒子去那種地方?」

喬杉不敢相信,她知道貝蒂是從那個地方出來的,所以才這麼耀眼強大,可是她既然經歷過那地方的殘酷,怎麼能讓她兒子去呢?

「有什麼不忍心的?那地方又不會死人,受點苦而已,現在讓孩子吃吃苦,將來受益一輩子,所以沒有不忍心。」

見喬杉還是一臉不敢相信,貝蒂直接把她拉起來,「走,既然來了,就好好玩,在這裡不用拘束,想怎麼玩就怎麼玩。」

扯著喬杉直接到了遊戲區,貝蒂加入后,氣氛更濃。

一局下來,真心話大冒險的箭頭指向了cc,貝蒂是主權人,直接道:「我選大冒險,出門右拐去女洗手間,碰見第一個女人,摸她的屁股。」

看著cc逐漸漲紅的臉,貝蒂又緩緩吐出兩個字:「兩下!」

Cc一巴掌拍在桌上站了起來,「貝蒂,你故意整我是不是?」

貝蒂無辜的眨著眼,看向一群幸災樂禍的人,「誰去監督?」

立即有好幾個男的站了起來,異口同聲喊道:「我去!」

見cc還是一臉漲紅,貝蒂直接道:「玩不起就不要玩嘛!」

「去就去!」

Cc端起一杯香檳一口乾掉,為自己壯膽,大步朝外走去。

後面立即跟上了好幾個男人。

貝蒂頓時笑趴在了沙發上,包間里也爆出更大的鬨笑聲。

在cc去冒險的時候,貝蒂點了勁爆的音樂,所有人都跟著音樂扭了起來,一時間,包間里燈光閃爍,氣氛燃到爆。

幾分鐘后,cc回來了,臉上赫然出現了五根鮮紅的指頭印,頓時惹得包間又是一陣鬨笑。

Cc咬牙切齒,心裡暗道,此仇不報非君子,他非要扳回一局!

這次箭頭指向了喬杉,嚇得喬杉身子一哆嗦。

主權人是個女人,早看喬杉不順眼了,便立即道:「我選大冒險,聽說五樓商務包間來了一夥帥哥,喬杉要進去向最帥的一個男人討要一樣東西,這個東西必須是貼身之物!」

喬杉臉瞬間爆紅,求救的看向貝蒂。

商務包間里的人一般都是商界最厲害的人,任何一個人她都招惹不起。

貝蒂也皺了皺眉,深意的看了眼主權人,拿起香檳遞給喬杉道:「怕什麼,我陪你去!」

喬杉接過香檳喝完,糾著精緻的細眉,朝外走去。

後面跟著貝蒂,和另外幾個女人。

乘坐電梯去了五樓,到了所為的商務包間門外。

貝蒂也只能幫喬杉到了這裡,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在她耳邊小聲道:「沒什麼好怕的,這只是個遊戲,你進去說清楚就行了。」

因為喬杉膽小,貝蒂也想趁此機會鍛煉一下喬杉膽量,所以就沒有要陪著她進去的意思。

最終,喬杉走了進去,看見一包間的男士,都是西裝革履的裝扮,她一時間連話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了,傻傻的站在那。

包間里剛剛還在談著正事,突然一個女人闖了進來,他們也都住了口,皺起了眉。

「你是誰?誰讓你進來的?」

喬杉低著頭,「對不起……我們在下面玩真心話大冒險的遊戲……我中標了,讓我來向你們裡面最帥的男士討要一個貼身之物……」

「胡鬧!一群小孩子的遊戲,還敢跑到這裡來玩?」包間里一個男士氣的臉色鐵青,今天他們特別邀請了陸總來談融資問題,結果被這個女人攪局了,他怎麼能不氣? ?滾滾煙塵之中,葉風到了白衣女子面前,看著近在咫尺的女子,葉風突然有種不能褻瀆的感覺,這讓葉風覺得很可笑,又不是真的見到了什麼神女,至於有這種感覺么。

「我就是好奇而已,美麗的小姐,原諒我的無知吧!」葉風自我安慰,一隻咸豬手已經慢慢地探了出去。

不知道為什麼,葉風突然卻是有了一絲緊張的感覺,他感覺自己的心不自覺的加速了起來,而且可笑的是,他的額頭之上竟然出現了汗漬,像是打了一場大戰一般。

「我是不是太猥瑣了。」葉風心裡還在自問,可是他的一隻手已經摸到了面紗,柔軟的感覺傳來,滑滑的,濕濕的,還有點香氣。

下一步,他知道只要輕輕一揭,女子的芳容就會出現在他的面前,而他就能如願以償,女子到底什麼樣子,葉風已經暗暗想象了起來。

「你這麼想看我的相貌么?」卻是一道清幽的聲音傳進了葉風的腦海。

葉風一愣,微微失神的看了看眼前的女子,他感覺到了真氣的味道,這個女子竟然是一個武者,而讓葉風更加無語的是他的手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多了兩根銀針,這兩根銀針正緊緊的鎖著他的脈門。

大意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