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大師,你看,誰來了?」安子驚喜的大叫道。

傅知不回頭,便已經知道是誰。他難得的露出一絲笑意,低聲道:「居然找到這裡了,真是意想不到。」

「方哥!」安子迎上來,滿臉笑容,道:「真的是你嗎?」

「廢話,不是我是誰?」方一諾笑了笑,說道。當初的安子只是個普通夥計,如今體內居然也有了元力波動。雖然只是一名微不足道的元士,但好歹也算是武者了。

「方……」王大福剛想喊方小子,但他發現自己已經察覺不到方一諾身上的元力波動,知道方一諾的修為肯定遠超與他,便改口道:「方少爺,真是太好了,你居然來陽都了!」

「嗯,我也是好不容易才找到這裡的。」方一諾笑道。

「師傅。」方一諾又喊了一聲傅大師,「您還好吧?」

傅知哈哈大笑,說道:「好著呢!你小子,居然這麼快就到陽都了,我還以為你在齊郡。你這是,進入學宮了?」

他一問,安子和王大福都看著他。他們雖然修為不高,但是一路走來,經歷風雨,也不再是以前那個覺得元將就是厲害人物的「鄉下人」了。

武國學宮他們當然知道,即便是在陽都,學宮的學子都是身份尊貴的人物。那可是未來南陽武國的棟樑之才!

「嗯,才剛剛來。」方一諾點頭。

安子和王大福俱是睜大眼睛,驚訝的不能自已。安子崇拜道:「太厲害了!我聽別人說,學宮的學子都是天生的天才,萬中無一的人物。方哥,你和小姐一樣,那麼有本事!」

王大福心裡也感慨萬千,當年的方一諾,連元力都沒有。這些年過去,他居然都是學宮的學子了。這意味著,方一諾已經是元尊修為!

那可是元尊啊!放在其他地方,都能自己圈塊地當小國的皇帝了!

傅知也笑道,連道三遍:「好!好!好!」他以前就知道方一諾天賦不凡,但沒想到他能這麼快修鍊到元尊。

按照傅知的設想,方一諾如果修行順利,起碼還要七八年才能修行到元尊。誰知道他提前這麼早,就像柳絕顏一樣,如彗星般崛起,讓人難以企及。

「安子,買酒去,老夫今天要好好喝一頓!」傅知喊道。

「好勒!」安子正要去,方一諾攔住他,說道:「不用了,我帶了酒。都是靈酒,絕對不差!」

說著,他從空器中取出不少佳釀。這都是他在齊郡的時候鳳娘給他捎上的,無一不是難得一求的美酒。

「好傢夥,果然都是好東西!我酒癮都上來了!」傅大師只是一嗅,便被酒香陶醉。

方一諾見師傅高興,便說道:「安子,辛苦去酒樓訂一桌上好的下酒菜送過來,都要最好的!」

說著,他遞給安子一些晶核,大概有幾十枚。安子有些驚訝,說道:「這太多了!」

方一諾道:「不多,什麼妖獸肉、靈草、靈果,能買就買。多的就給你了。」

安子有些受寵若驚,對於一個元士來說,得到一枚晶核,就足夠他修行到元將了! 萬寶堂後面的小院里,安子擺上酒菜,方一諾與傅知對飲。

方一諾簡單說了一下自己的情況,傅知連連點頭,說道:「做的不錯。我原以為你只是在左道方面有天賦,沒想到武道方面的天賦也如此之高。」

「師傅,那殘頁我已經破解出來了。」方一諾主動問起來。他最疑惑的就是這頁紙了,傅知居然在他只是元士修為的時候就把這東西交給了他。

這頁紙上的珍貴程度,別說他當時只是元士,就是現在成為元尊依舊覺得它是一件稀世珍寶!

「你已經解出來了!」傅知的驚訝比知道方一諾是元尊還要更勝,他抬起的酒杯直接放下來,神情有些變化,急切的問道:「還有人知道這件事嗎?」

「沒有。」方一諾搖頭。

傅大師深吸一口氣,點頭道:「還好沒有。也應該沒有,不然你現在就不會在這裡了。」

「到底怎麼回事?」方一諾聽他的意思,裡面還另有隱情。珍寶固然貴重,會引起其他人的覬覦,但這陽都里,稀世之寶還真不少,也不至於賊人都盯上他。

傅知喝下一倍靈酒,然後手指在空中點出,顯然是在布置禁制。

禁制完成之後,傅知這才說道:「既然你已經破解了上面的禁制,代表你對左道的理解已經達到了足夠的層次,我也不妨告訴你。」

「師傅請說。」方一諾點頭,仔細聆聽。

「世人皆以為,旁門左道,數不勝數,繁雜混亂。所以很少人去研究、學習,並且以此為自己的道路。即便有,也多是琢磨元丹、元器,或者元陣之類。」

「但左道其實也有自己系統的修行方法。」傅知說到這裡,面色沉重起來。

方一諾也非常驚訝,旁門左道被武者們不屑,就是因為其成就有限,再厲害也無法成為大道。而且通常這類左道都沒有具體的修行方法,有的靠師傅指點,有的靠自己摸索,所以除非是武道天賦不夠,不然很少有人會主動學習左道。

但如今傅知卻說左道也能系統的修行,這豈能不讓他驚訝?

傅知繼續說道:「你讀過不少左道的書,應該知道。天元大陸在遠古時期,一片混亂,荒獸、妖獸橫行,那時候還沒有人族。到了上古時期,妖獸統治了天元大陸,建立起各大妖國。」

「而人族,也出現了不少天才,尋天道,修武道,開創一個個上古宗門,與妖國分庭抗禮。」

「那時候人族的修行還不像現在,只單修武道。而是百花齊放,無論是武道還是左道,都有人摸索。甚至據說還有天神下屆傳道,總而言之,那時候的左道,甚至比武道還要興盛。」

方一諾點點頭,他在九重山秘境的時候,就知道那裡曾經是一個上古宗門的山門。而那個上古宗門,修行的不是武道,而是禁制,這就能說明一些問題。

「其中左道之術最強的一門,號曰天師道!據說天師道的左道傳承自天神,又經過一代代天師完善,曾經位列左道宗門之首,和當時幾大聖宗並肩而立。」

傅知說到這裡,不由得感慨一聲:「那時候並沒有左道這一說法,左道也是正道,現在大不如從前了。」

方一諾說道:「左道修行太難,同樣的努力,在武道上可以更容易得到進步。」

「沒錯。」傅知點頭,「同樣天賦的人,去修行武道,比修行左道進階要快的多。甚至修行左道,還會因為一些迷惑終生無法進步,而武道就能利用各種元丹,或者武技來讓自己進步,這點左道確實比不上。」

「但是左道修行的高人,一樣不弱於那些武道強者。甚至他們可以調動天地之力來為自己服務,上古宗門天師道就是這樣。」

「天師道的天師,據說在哪裡修行,哪裡就能變成含有龍脈的洞天福地;在哪裡行走,風雲雷電都會為他開道;在哪裡飲食,強大的大妖都會主動獻上血肉侍奉;在哪裡講道,一塊石頭都能聞道成妖。這是何等的境界?」

傅知說的方一諾都嚮往不已,這幾乎堪比西域那些人信仰的神佛了!

「那這麼強大的天師道,後來怎麼沒了影子?」方一諾問道。

「因為,他們太強了!」傅知仰頭望天,說道:「你覺得這天元大陸之上,還會不會有著更高的存在,就像西域里傳說的神佛?」

「可能有吧。」方一諾不知道天元大陸上有什麼,但他知道,這個世界,絕不止一個大陸這麼簡單,要不然那滿天星辰,都是什麼?

他自己就是從地球穿越而來的,天元大陸如此廣袤,但在宇宙中,想必也只是一粒塵埃。

天元大陸的一些古籍上都有記載,上古時期有天神下凡,指導當時的人族戰勝妖獸,天元大陸這才迎來人族的統治。按照方一諾的想法,或許不少是傳說,也可以真的有這回事也說不定。

「天師道的天師,據說洞察了一些不該知道的東西,然後天師就消失了。隨後,彷彿是一夜之間,天師道宗門也在天元大陸上銷聲匿跡,再也不見蹤影。」

「從此之後,天師道再也沒有人提起,左道也逐漸沒落,而後就成了現在這個樣子。修行左道,反而被認為不務正業。」

方一諾聽到這裡,哪能不明白,他問道:「您是說,那殘頁,就是天師道的東西?」

「可能是。」傅知說道,「天師道只存在傳說中,誰也不知道是不是個故事。或許是後世的一些左道修行者,編造出來吸引人修行左道的故事。」

「但是這殘頁,即便不是真正的天師道的產物,也絕對是了不起的東西。這殘頁,到現在我都沒有悟透,而且它還不止一頁,如果是全書……」

傅知沒有說下去,但方一諾已經能想到。如果是全書,那這左道修行起來甚至能超過元尊,或者元王,達到一個能讓眾生仰望的境界!

「那師傅,這殘頁的其他部分在哪?」方一諾忍不住問道。 「其他部分……」傅知聲音放低,道:「或許遺失,或許被人收藏。當初我得到它也是機緣巧合。」

「無論如何,你絕對不能暴露這張殘頁的存在。要是讓其他擁有殘頁的人知道,一定會找你,到時候麻煩不小。」

「嗯,我記住了。」方一諾點頭,這東西可是天元大陸上獨一無二的。對於修行左道的人來說,它的珍貴程度比那些王階的元器和元丹還要高。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這個道理,方一諾早就明白。

接下來幾天,方一諾就一直在萬寶堂,聽傅知指點他一些左道上的誤區。

而且他也打探到了柳絕顏的消息,自從徹底煉化夢巧音那條元魂之後,柳絕顏的修為也突飛猛進。即便在學宮中,也打響了她絕顏劍的名頭。

正是因為如此,她被學宮派到大黎武國去參加國教盛典去了。

南荒三大武國,分別是大黎武國、炎煬武國和南陽武國。其中大黎武國歷史悠久,其國教大黎教被稱之為聖宗。

在天元大陸上,最強大的宗門才有資格被稱之為聖宗。整個南荒,只有大黎教這一個聖宗。據說中洲聖宗最多,武道最繁榮,但南陽武國距離中洲太遠,方一諾也不知道那裡的情況。

炎煬武國在南陽武國東北方向,那裡的氣候比南陽更加炎熱,據說那裡的武者十之八九都是修行火屬性。

而南陽武國,立國最晚,這些年與兩大武國之間一直有摩擦,甚至南陽武國十大王侯中的七個,都在鎮守邊關。

南陽武國為了國威或者其他原因,經常會派年輕的武者去其他武國學習、較量。參加大黎武國的國教盛典也是其中一個方式。

柳絕顏這一去,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來,途中危險更難說。方一諾心中暗自感慨,自己還是沒跟上師姐的步伐,還得繼續努力修行。

萬寶堂後院,傅知看著一柄五星尊階的長劍皺眉思索。這是那天余侯之子余冬拿來的元器,要給萬寶堂修。

他們自己家就有元器師能修理這元器,拿到萬寶堂,毫無疑問是要找麻煩了。

修理並沒有花費傅知多少功夫,只是耗費了一些珍貴的材料而已。但他想的是,即便修好了,過幾天還是要有麻煩。

方一諾見狀,問道:「師傅,是不是因為那余冬的事情?」

傅知點頭,道:「我在這裡,只想找個清凈的地方呆著。也不想賺錢,也不想出名。可惜麻煩總是要找上門來。」

方一諾說道:「那我來處理吧。」

「你?」傅知有些疑惑,「對方可是王侯之子,無論是軟實力還是硬實力,和對方起爭執對你都不太好。」

「沒事,我自然有辦法。」

方一諾算了算日子,便通過傳訊符給幾個朋友傳音,約他們來萬寶堂一聚。

鶯鶯 數天之後,方一諾在萬寶堂和王大福聊天。

王大福唏噓道:「當處我們從景國出發,跋山涉水,前往陽都。一路上遇到不少事情,危險和機遇都有。」

「掌柜的年邁,又不是武者,在路途中就病死了。饒是傅大師給他煉製元丹,也只是續命半年。」

方一諾嘆息道:「掌柜的是個好人。」

凡人生死不過數十年,而元尊能有千年壽命,這樣的事情,方一諾以後還會遇到很多。

「以前那些護衛,有運氣不好的,被盜賊、妖獸所殺。運氣好的,留在了路途中,成為某個小宗門的弟子。只有我和安子,一同與傅大師來到了陽都,然後開了這家小店。」

王大福一臉滄桑,說道:「行了千萬里路,我才體會到天地之大,世事艱辛,人情冷暖,總感覺前半輩子是白活了一樣。」

方一諾道:「你有這份心境,說不定以後武道修為還能有所成就。」

「順其自然吧。」王大福說道。

「掌柜的,人呢?」萬寶堂的前堂,傳來大喊聲。

「方哥,王哥,那個齊侯府上的公子又來了,還帶著私兵。」安子連忙過來彙報。

王大福臉色一變,說道:「麻煩來了,我去通知傅大師。」

「不用。」方一諾淡定道,「這種小事就別麻煩他老人家了。」

「可是對方不是那麼好說話的。」王大福有些猶豫。

「那就讓他閉嘴!」方一諾言罷,直接前往前堂。

萬寶堂前堂,方一諾一到,便看到余冬一身錦衣華服,舒服地躺在椅子上,品了一口茶水,然後直接吐出來,罵道:「什麼爛茶!」

在他身邊,還是那天那四個一星元尊,另外還多了一個富態的中年人。那中年人穿著官衣,同樣坐在椅子上,閉目養神。

看到方一諾出來,余冬質問道:「我的元器呢?」

王大福取來那柄寶劍,放在桌子上,說道:「已經修好了。」

「修好了?」余冬一臉質疑,然後取來寶劍觀看。

他直接拔劍出鞘,一道劍氣從劍鞘中激射而出。五星尊階的元器,若是放在小國,都是傳世之寶了!所以劍身自身就能蘊養劍氣。

一般有人在場的時候,拔劍者都會用元力壓制劍氣,以免誤傷他人。但余冬根本沒這樣做,一邊的安子和王大福頓時感到一種毛骨悚然的危險氣息。

破夢者 方一諾皺眉,他一擺手,頓時將劍氣抵消的無形,說道:「這樣拔劍,有些失禮吧?」

余冬正在看劍,聽到這話,哈哈一笑,說道:「敢跟我這麼說話,才是失禮!」

他身邊幾名元尊頓時心領神會,一同看向方一諾,用身上的元尊氣息壓迫他,想給他一個下馬威。

方一諾感受到四股微弱的氣息,心中不屑。這四個一星元尊都是吃秘葯修鍊而來,實力比一般的一星元尊要弱。在方一諾看來,甚至不如自己九星元將的時候。

他冷哼一聲,頓時四人身體一震,同時後退一步。

四個一星元尊都是一驚,緊接著有些怒意。這小子居然還反震他們,太不給面子了!他們能感受到方一諾也只是二星元尊,自己四人要是出手,一個二星元尊絕對不是他們對手!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找死!」一人正要動手,卻突然被余冬攔住,他說道:「慢著。【愛↑去△小↓說△網Qu】」

余冬繼續看劍,這元器經過傅大師的修理,已經煥然一新,找不出任何瑕疵。

無論是從專業還是武者的角度看,這元器修的都是值得稱讚的。余冬心中暗自高興,沒想到自己居然找到了一名元器大師!

這種水平和功底,在陽都也是少有的。

他看向方一諾,用命令的語氣說道:「修鍊元器的師傅呢,請他出來。」

「他不見客。東西已經修好,交錢就可以走了。」方一諾下了逐客令。

「小子,你知道他是誰嗎?」這時,余冬旁邊的那穿官衣的開口說話了。他依舊躺在椅子上,倨傲姿態十足。

「一共五百晶核,付賬吧。」方一諾也坐下,渾然把他的話當成空氣。

「哈哈哈。」余冬笑起來,朝左右說道:「居然還有這麼找我要錢的,我今天算是見識到了。」

那穿官衣的也笑道:「看樣子是鄉下來的,不知道規矩。」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