龐大的力量不說,那種一往無前,斬碎一切的氣勢都不是一般人能夠扛得住的。

「啊啊啊……」李木仰天怒吼,但是身體卻仍然被血紅色刀光推著砸在一片山峰之上,山峰被撞成了粉碎。 「李大哥!」木輕舞被結界籠罩,但是看到李木的身體撞在大山之上,極其擔憂的驚呼。

「木維長老威武!」其他的許多木靈族之人情不自禁的發出了一聲歡呼,果然,只要木維長老出手,一切都是輕而易舉。

「我就說,咱們堂堂木靈族,怎麼可能會被一個人類這樣在族內肆無忌憚,木維長老可是連入魔的族長都能鎮壓,絕對是我們木靈族一族第一強者。」有人一臉崇拜的說道。

「哈哈哈,宵小之徒終將授首,請木維長老出手,為死去的族人報仇!」

「要我說,木維長老如此強,不如讓木維長老當我們木靈族新族長不妥了!」突然有人提議說道。

這句話瞬間讓無數人眼中亮了一下,當然,這些人早已經是木維的人。

「說得好,一族不可一日無族長,木維長老宅心仁厚,而且實力強大,要是讓他當長老,我絕對會第一個同意!」

「對,我建議在今日,乾脆就讓木維長老做族長,實在是眾望所歸!」

看到木維出現,只是一招便把剛才還威風無比的李木打入山峰之中,所以借著這個機會,別有用心的人直接推薦木維當族長!

僅僅是發酵了很少的一些時間,下方的呼聲便已經高漲到極致。

「木維族長!」

「木維族長!」

「木維族長!」

大部分人眼神狂熱的大喊道。

只有一小部分的人臉色難看,這老族長待人同樣和善,雖然他們親眼看到老族長周身魔氣瀰漫,但是心中還有一些迷惑,但是這麼快,事情還沒有水落石出的時候,便讓人當新族長,這也太過無情,太過倉促了!

木維聽到下方的高呼聲,那如同浪潮一般的聲音稱呼自己為族長,這讓木維心中有一種滿足的感覺。

「大家都安靜了一下,族長之事稍後再說,等我先把這個狂徒拿下之後,為我死去的木靈族之人報仇雪恨之後,再來討論這件事!」木維朗聲的說道,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

「族長有些謙虛了,不管今日如何,族長便已經是我木天俊心中唯一的族長,願為族長效犬馬之勞!」有一個木靈族之人直接跪倒在地上,眼神興奮的望著木維。

「族長!」

隨著第一人跪下,接下來一片片的木靈族之人跪下,有些人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是看到越多人跪倒在地,為了不顯示自己突兀,也只得無奈的跪倒在地。

只有一小部分堅持沒有跪下,可是大勢已成。

「承蒙各位族人愛戴,我木維生於木靈族,長於木靈族,現在老族長入魔,木維不才,願意擔任新族長之位,從此為木靈族鞠躬盡瘁!」木維臉上帶著笑容,對著下方鞠躬道。

木輕舞臉色無比難看,現在木靈族之中發生的一切,簡直就是讓她作嘔,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多不知羞恥的嘴臉,原來把木靈族當做自己家的木輕舞,現在感覺無比的心灰意冷,這裡哪裡是一個家,簡直就是一個魔窟。

「啪啪啪……」

突然一連串的鼓掌聲音在天地間響起,無比的清晰,顯得格外的突兀。

「真是讓我看了一場好戲啊,沒想到來到這木靈族,竟然還能看到這麼一場讓人噁心的戲碼,這種噁心甚至讓我噁心的幾天吃不下飯都沒有問題!」李木的聲音響起,伴隨著鼓掌的聲音。

我的小人國 「你說什麼?」木維臉上的笑容慢慢的僵硬了下來,臉色難看。

「沒有什麼,只不過這群煞筆們連誰是魔道使徒都無法分清,只不過有些可悲可嘆而已,你說我說的對不對?」李木的臉上帶著詭異的笑容說道。

木維臉色沒有任何的變化,只是平靜的看著李木,李木能夠感覺到周圍的殺意越來越濃烈!

果然,李木發現自己接觸了太多的魔道本源,所以誰身上擁有魔道本源,李木冥冥中都能夠感受到一些。

這個木維看起來沒有什麼,但是李木卻偏偏從他的身上能夠感覺到一股詭異的氣息,那正是魔道本源的氣息。

「胡言亂語,你還是去死吧!」木維冷聲說道,手掌虛空抓了一下,身下的墨綠色的霧氣直接開始變換了起來,一股股墨綠色的霧氣不斷的涌動,一個巨人直接從墨綠色的霧氣之中站了起來。

一團團墨綠色的霧氣不斷的在巨人的身上流動,巨人足有數千丈高,站在半空之中,簡直就是讓人看不到頂端。

「呵呵,難道只有大,你們才覺得厲害?」李木冷笑一聲,手中的血飲刀豎立在他的面前,兩件裝備悄悄地被李木購買。

沒辦法,他現在的實力,到底是打不過榮耀王者,這個木維的實力很明顯是榮耀王者的實力。

上次碰到了戰族的族長,為了看自己的最強實力,沒有購買裝備,沒有英雄匹配,把神隕都使用出來了,結果才勉強勝了一籌。

神隕的力量是隨著煞氣的積累越來越強的,李木才使用沒有多長的時間,所以神隕的力量也只是一般。

這次面對這個木維,李木知道了自己的實力究竟是多少,再加上李木著急獲得虞姬英雄石,李木準備不和這個木維太多的廢話了。

「購買:暗影戰斧!」

「購買:冰痕之握!」

李木感覺體內的升騰起來的力量,長刀遙遙指向墨綠色的巨人!

「吼!」 玄鳳銜紅玉 巨人的眼睛之中露出了光芒,看著李木,拳頭握了起來,一拳向著李木砸了過去。

「殺!」李木爆吼一聲。

身隨刀動,長刀閃爍,血飲刀瘋狂的漲大了起來,不一會便成為了四十米的大刀。

可是這麼巨大的刀相比較於巨人的拳頭來說還是一些渺小。

轟!

李木一刀砍出,刀光層層疊疊,四十米巨大的長刀亮起了數百丈的刀光,隨著李木身體旋轉,刀光在虛空之中旋轉,露出了一道道黑色的裂縫。

刀光與拳頭碰撞!

龐大的力量激蕩,李木的刀光硬生生的切入巨人的拳頭之中,一直到手腕,同時一股力量也從巨人的拳頭之上沖了下來。

李木的身體後退,長刀旋轉,巨人的拳頭被攪了粉碎,但是墨綠色的霧氣蕩漾,一個嶄新的拳頭幾乎在剎那間完成。 「吼!」墨綠色的巨人發出了一聲大吼,李木的身體情不自禁的後退,看起來就像是李木連一聲大吼都無法抵抗一般。

木維的臉色突然發生了一些變化,一抹刀光無比晦澀的在他的左側閃現,無聲無息,但是卻又是一記絕殺。

一股墨綠色的霧氣猛然從木維的身上爆發,刀光在一剎那之間透過墨綠色的霧氣,刀光之中的蘊含的力量全部爆發,虛空塌陷,墨綠色霧氣被一寸寸的泯滅掉。

「哈哈哈……想暗殺我?你還嫩了一些!」一聲囂張的大笑從巨人的口中響起,本來光芒有些獃滯的墨綠色巨人的眼光突然開始靈動起來。

在原本木維站立的地方,赫然再次出現一個一模一樣的李木。

「兩人人類?」下方的人發出了一聲驚呼,兩個李木一模一樣,只不過相比較而言,被墨綠色巨人吼退的那個李木虛幻了一些。

「不對,一個是真身,一個是分身,竟然還有如此奇妙的戰技!」木靈族之人驚嘆。

「不過那又如何,還不是被木維族長識破,偷襲之舉,上不了檯面!」有人不屑的說道。

木輕舞原本看到李木被吼退,還有一些擔憂,可是知道那是李木的一道分身之後,便長出了一口氣。

她現在被守護在結界之中,一顆心神全部放在李木的身上。

突然兩個王者神色微動,對視了一眼,似乎明白了彼此的意思,竟然同時向著木輕舞抓了過來。

「木亂長老,木風長老,你們兩個就如此絕情絕意?」木輕舞看到兩個王者對著他動手,臉色大變的呵斥道。

兩個王者一言不發,這可以算得上是投名狀,勝者為王,敗者為寇,既然木維獲得了勝利,打敗了前族長,那麼現在便是木維最強。

眼看兩人的攻擊越來越近,許多人都盯著這裡。

木輕舞眼中露出了絕望。

李木哪怕現在出手相救也來不及了。

兩個王者的攻擊同時撞在了結界之中,結界劇烈的顫抖,一道道裂縫不斷的出現,兩個王者微微動容,這個結界竟然會這麼堅韌,他們一擊都沒有破碎。

可是也就如此了,兩個王者再次用力,突然一個身影猛然出現在兩個王者的身邊,凄厲的刀光亮起,迅猛宛如閃電一般在兩個王者的脖子上一劃而過。

「呃……」

兩個王者眼睛同時瞪大,不可思議的看著再次出現的一個李木,天空之中兩個李木壓根就沒有動啊!

「嘩……」

一片嘩然響起,第三個李木出現在所有人的面前,手中同樣拿著長刀。

兩個王者,木亂和木風不可思議的看著李木。

「你們兩個確實讓我有些不爽,所以只好先讓你們死了!」李木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猛然兩個王者的頭顱掉落在地上,一臉的不甘心。

血液從他們的頭上衝天而起,每一滴鮮血都呈現一種殷紅的顏色,已經達到了王者的境界,哪怕鮮血之中都蘊含著龐大的力量。

天地間一片寂靜,兩個王者竟然就這樣簡單的被滅殺掉。

突然一縷黑色快速的從木亂的頭顱之中鑽了出來,有些驚慌失措的想要向虛空之中鑽去,李木手中出現一個葯神瓶,綠色的光芒閃爍,黑色霧氣之中發出了一聲痛苦的尖叫:「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啊!」

聲音不男不女,極其刺耳。

隨著黑色的霧氣進入葯神瓶之中,慘叫聲戛然而止。

「看到沒有,這才是真正的魔道本源呢,現在,要輪得到你了!」下方的李木露出了一絲笑容,天空之上的兩個身影同樣露出了和李木相差不大的笑容。

「吼,殺我木靈族王者,你必須死!」木維離奇的格外憤怒了起來,仰天咆哮一聲,無盡的墨綠色霧氣劇烈的翻滾,龐大的墨綠色巨人眼中直接射出了兩道粗大的的光柱,向著下方的李木掃射了過去。

「三!」最早出現的李木雙手握緊血飲刀,口中低聲說了一句。

「刀!」偷襲木維的李木也是同樣的姿勢,面色冷酷。

在下方的李木看著從天而降的兩束光芒,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笑,隨後宛如從地獄之中湧現出來的冰冷聲音說道:「滅世!」

三道身影同時劈出了手中的長刀,穆然一股奇異的力量降臨,以三人為點,點與點之間相見,把木維化為的巨人籠罩在其中。

三人形成了一個三角形,而木維所在的地方,就是一個三角形的中心,三道璀璨的刀光亮起,無形的風暴在天地之間旋轉起來。

「嗚嗚嗚……」

一朵朵烏雲降臨,將天上太陽的光輝遮蓋,天地間一片昏暗,昏暗的風在不斷的吹舞,恨不得將人凌遲。

墨綠色的霧氣蕩漾起一層層不穩定的波紋,但是卻被巨人強行穩定住。

墨綠色的光束來到了李木的面前李木手中血飲刀重重的劈出,墨綠色光束被刀光掃破,三道刀光直接在木維身上相遇。

「我不相信!」

木維感覺到這三道攻擊匯聚起來的龐大力量,忍不住仰天怒吼,眼睛都成為了血紅色,他體內出現了一股黑色的光芒,雖然被墨綠色所籠罩,但是還是清楚的出現在許多木靈族的眼睛之中。

「鬼木弒天!」

木維歇斯底里的聲音響起,天地間剎那間成為了炫白的顏色,一道道白色的光束向著四面八方放射,有許多木靈族之人都在盯著天空之中的戰況觀看,白色光芒亮起的時候,許多人都發出了慘叫。

他們捂住眼睛,但是卻有鮮血從眼睛之中流了下來。

白色的光芒由筆直開始變得扭曲,爆炸的聲音這個時候才想起,震碎人的耳膜。

白色光芒扭曲,在爆炸的最中間,一個漩渦形成,扭曲的漩渦發出巨大的吸力,吞噬著周圍的一切。

墨綠色很快變得暗淡,天空之中的白色也在暗淡,只有一個黑洞出現在天空之中,慢慢的扭曲旋轉,似乎永恆不變。

還有一個人影,半跪在地上,渾身焦黑,但是卻黑色的霧氣瀰漫,魔氣幽幽。 「看看吧,這就是你們的新族長,這樣的一副醜陋姿態,可是哪怕就是他的姿態如此醜陋,都沒有你們的姿態醜陋!」天地間只剩下的一個李木,李木手持血飲刀遙遙指向黑洞殘留下來的一個殘破怪物。

木靈族所有人都獃滯的看著天空,完全不敢相信,那個身體瘦小,身上魔氣瀰漫的木維,簡直不敢相信。

木維的形容枯槁,身上的氣息已經微弱到了極致,突然他劇烈的抽搐了起來。

「爹!」木灼看著天空之中他的父親,完全不可置信的大叫一聲。

這怎麼可能?這是他的父親?怎麼變成這樣一副鬼樣子。

「呵……呵……」在天空之中,這個焦黑的身體開始蜷縮了起來,不斷的顫抖之中,他周身的魔氣都在蔓延。

李木的眼睛眯了起來,他突然感覺一股龐大的意念突然降臨到此地,準確的是降臨在木維的身體之上。

「啊……不!」木維最後發出了一聲凄厲的大吼,身體猛然僵硬。

在李木警惕的目光之中,這個木維慢慢的抬起了頭顱,他的眼睛深深的凹陷了下去,兩隻眼珠呈現一種灰白的顏色。

李木的眼睛與木維的目光對視,李木明白,此時這個木維,已經不再是木維,而是換了一個人,一個強大的存在通過意念降臨,降臨在木維的身上,用木維的身體在觀察自己。

李木平靜以對,隨後輕輕的笑了笑,開口說道:「魔道本源?」

「第二次了,已經是第二次破壞我的事情了,人類,你叫什麼名字?」木維,不,準確的是魔道本源聲音有些低沉的說道,彷彿從九幽傳出來一般。

「記住,我的名字叫李木,還有,不是我破壞了你的事情,是你,擋住了我的路,明白了嗎?」李木霸氣的說道。

「李木,你可知道,你面對的是一個怎樣的存在?」魔道本源的眼睛都在散發著漆黑的光芒,慢慢的將灰白色的眼睛覆蓋,無比的詭異,讓人心底發寒。

「你不說我還真不知道,傳說你是天地初開的時候,殘留下來的兩大本源之一,不知道真的假的?」李木突然有些好奇的詢問道,天地初開的本源?雖然李木腦海有些小世界,但是還真的不知道大世界初開的時候是怎樣的波瀾壯闊。

「沒錯,我的確是兩大本源之一,誕生於太古之初,其實我還是很欣賞你的,如果你願意跟隨我,我可以答應你,等到我走上最巔峰的時候,在我身邊給你留下一席之位!」魔道本源低聲說道。

「你見過超脫強者嗎?」李木突然問出了一句和魔道本源拉攏絲毫不相關的問題。

「你還未入王者,就想達到超脫?」魔道本源嗤笑。

「你覺得我這種情況,王者對於我來說,是一個難事?」李木再次開始扯淡。

但是這句話卻在魔道本源之中就是事實,李木不是王者,他自然能夠看出來,但是哪怕漫長的歲月,他也是只有幾次,能夠見到星耀巔峰強者,竟然能夠打敗榮耀王者的實力。

所以對於這種絕世天才來說,突破王者境界,簡直就如同喝水吃飯一般簡單,這種天才只要是不中途夭折,那麼他們的實力可以說直達最強王者都沒有問題。

唯一的瓶頸,也是最大的瓶頸,就是超脫瓶頸!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