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時隨著碎裂的聲音,巨鷹哀嚎身軀在此刻不斷向著大地墜落,它若再也無力振翅,腹部的鱗甲被楚凌轟碎,而此刻楚凌卻死死抓著鷹爪隨著那巨鷹向著下方落下。

莫名間,楚凌不禁一笑而起,可是就在那一刻,當那巨鷹不斷墜落僅有著十數丈時,那遠處卻有著一枝箭突兀而來。

嗯?

咻!

楚凌頓時一驚,那一隻箭徑直向著他而來,眼前所望楚凌心頭一冷,眼底一抹怒意卻在那一刻驟然湧現,頓時鬆開了手時向著大地落下,避開了那一隻箭!

噗!砰!

然而那時幾乎是同時,楚凌落地踏在了大地上,煙塵在那一刻頓時瀰漫而起,而那一枝箭卻自巨鷹鱗甲碎去之處洞穿而去,巨鷹哀嚎,鮮血四濺,偌大的身影重重的砸落在地,那時的煙塵不禁覆蓋了此處的山丘。

隨著巨鷹落下,煙塵之外有著十數道身影在此時浮現,向著那青鷹墜落之地而來。

「好大一隻傢伙,這青鷹恐怕已然是納元境巔峰了吧,白羽大哥好厲害啊!」

此時的聲音響起,那是一名少年眼中滿是艷羨的看著眼前,開口間滿是驚嘆,而隨著他的言語,在他身後一名模樣頗為俊逸少年此刻昂首闊步而來,而在他的手中赫然持著一張青色的大弓!

少年名白羽,之前正是他搭弓射出了那一箭,而此刻他徑直向著青鷹而去,看著此時已是斷盡生機的青鷹,他的臉上露出了笑意,轉身看向了不遠處,那一處一名模樣秀麗身著輕紗長裙的少女正望著此處,眉眼生憂。

醜女大翻身 白羽露出他自認為最迷人的微笑看著少女,道「夢兒,我為你射下了青鷹,此番你定然能夠成為道宗弟子的!」

莫太太又去採訪了 少女聞言,眉宇間卻並無絲毫喜色,清麗的臉上帶著憂冢之意,那時如同在沉思,思緒在輕動間,聲音響起,道「白羽,我……」

砰!

可是在那一刻少女的話還未落下,那原本已是斷盡生機的青鷹卻在那一刻豁然翻起,煙塵在一瞬間涌動而起,那青鷹巨大的身軀在那一刻向著白羽落下。

白羽頓時一驚,手中大弓橫擺而起拍在青鷹之上,青鷹再度翻湧煙塵在那一刻瀰漫起來,眾人心頭皆是顫抖之時。

「該死,是誰?」

那白羽頓時一怒,之前那青鷹已是斷盡了生機,此刻卻如此,他頓時一怒而起,看向了前方呵斥著。

而此刻,隨著怒喝,煙塵中一道緩緩浮現,那時的楚凌的腳下踏著沉重,一步步踏著煙塵而起,眼中隨著一片冰冷,一句話響起,眾人的心頭卻頓時一驚。

「適才那箭是你射的!?」

…… 隨著那一道聲音響起,所有人卻不由為之一驚,目光輾轉看向了煙塵之中,那時一步步下楚凌已是踏出了煙塵,那時隨著目光看向楚凌時卻不由一笑。

「呵,我倒是怎樣的人物」白羽此刻說著,不屑的笑了起來,手中大弓輕轉背負在了身後,帶著那不屑的目光,道「是我射的,如何?」

聲音中趾高氣揚,不知有著多高的心氣,看著楚凌卻滿是不屑,可是在那一刻,當他說出那一句話時楚凌的眼中一抹殺意卻在一瞬間湧現。

「你可知那一箭險些置我於死地!」

「呵,知道又如何,適才若你死了又如何,是你擋住了本公子箭,更何況,如你這樣的下人死了便是死了,有什麼好說?」

那時一句話說的如此狂傲,那種不屑與自傲在那一刻浮現,遠處那幾名少年在此刻不禁輕笑著,如那白羽般笑得不屑!

「好!」

砰!

下一刻,楚凌腳步在那時驟然踏出,煙塵再度濺起,沒有過多的言語,楚凌浮手而來一掌便是向著那白羽拍落下去!

「呵,真是愚蠢,不自量力!」

唰!

白羽那不屑的笑聲在那一刻響起,眼中隨著怎樣的一種輕蔑,當楚凌一拳轟落時,白羽浮手氣血傾涌隨著那靈力交織時便是向著楚凌迎去!

砰!

一道砰然在此刻響起,眾人看著這一幕輕笑聲卻不由再度響起,目光中看著楚凌卻總是伴著不屑。

「呵,也不知哪家的家奴真是不知死活,就憑他也想與白羽大哥相比?」

「白羽大哥乃是我白家家主親子,豈是旁人能比?」

「不開眼的人多了,又怎會多他一個?」

「哈哈哈哈!」

笑聲在那一刻響起,那時白羽也隨之露出了笑意,此刻抬手間向著楚凌而來,而他的聲音在此時也不禁響起。

「小子,若你此刻伏跪認主,本公子可饒你一命,不若!」

「死!」

一聲低喝在此刻響起,楚凌的眼中唯有冰冷與凌厲,那一刻眼前所望,浮手之時,一身氣血如虹而起,那般氣血涌動如驚濤而起,交纏著那一絲一縷的靈力竟會有著一種威壓湧現。

轟!

當白羽的手掌落下時,楚凌一拳砸落之間,那一道沉悶的轟鳴響起,拳掌相交,隨著聲音而起,眾人冷笑著如同遇見了結果,可是在那一刻,白羽的所有神情卻凝固在了一瞬間!

「這……」

砰!

一切不待他反應,楚凌再度縱身而來,一拳再度鎮落!

「啊!」

嗯?

一聲慘叫響起,眾人的笑意在剎那間止住了,眼中卻在那時不可思議的看向了眼前。

「這,這怎麼可能?」

驚呼自此而起,白羽的眼中露出了驚駭,那一刻的雙臂忍不住在顫,一滴滴鮮血鮮血卻順著指尖滴落,而楚凌縱身而來時卻是如此勇冠,雙拳再度鎮落間,白羽的身軀在那一刻頓時橫飛而出。

噗!

鮮血在此刻噴出,所有人的眼底化作了驚駭,那名少女所見嬌軀更是一顫,白羽何人人物她自是清楚,莫說在白家,即便在整個巨峰城年輕一輩中皆是佼佼者,可是在此時卻敗落的如此之快!

「放肆,小雜碎,我要殺了你!」

「就憑你嗎?」

唰!

楚凌說著腳步踏動之間便是向著白羽而去,那時白羽看著楚凌眼底卻已是生出了恐懼,慌忙中伸手將背負在身後的長弓握在手中。

可是在當他手握長弓時楚凌卻已是來到了他的跟前!

啪!

一個響亮的耳光在此時響起,白羽心頭驚怒交加,可是不待他反應楚凌卻一把奪過了長弓,一腳落下白羽再度橫飛而去……

「你找死!」

這一刻,那遠處觀望之人眼底湧出了怒意,一道道身影展動身形向著楚凌而來,可是在這一刻長弓入手楚凌的眼中一抹凌厲在那一刻湧現。

手中執弓,並無利箭,可是在那一刻青色的長弓卻在那時匯聚楚凌的靈力,楚凌不由一愣,那一刻搭弓之時,雙指拉起弓弦靈力在那一刻頓時匯聚化作一隻青色的箭!

咻!

當他放開時,青色的箭在那時疾馳而出在那一刻豁然之間洞穿了一人胸口!

噗!

鮮血在那一刻濺落,楚凌眼中不禁為之而驚,此刻那手中的弓竟是如此的不凡,隨著楚凌一箭洞穿那一人,下一刻隨著眼底的凌厲,搭弓之時靈力化箭一箭再度洞穿一人,在那時竟難以抵擋!

嗯?

「這長弓竟有著如此威力,此弓竟是靈曦境強者的兵刃!」

楚凌此時心頭不由一驚,長弓入手搭弓之時指尖可凝聚靈力化作利箭,長弓已然通靈,然而這通靈之兵卻唯有靈曦境的強者方才能夠鑄造,唯有到了靈曦境以己身靈曦溫養方才能夠鑄就通靈之兵!

那時隨著楚凌手中的箭不斷射出,少女的眼中竟忍不住在輕顫。

那一刻七八人躺在地上流淌著鮮血,有著幾人卻已是斷去了生機,那一刻楚凌轉身,眼中的凌厲始終不散,徑直看向了白羽。

「到你了!」

聲音此刻方才落下,白羽的身軀在那一刻竟不由劇顫起來,看著楚凌他的不斷向著後方退去,眼底的恐懼難以掩飾。

「不,不,你不能殺我,我父親乃是巨峰城白家家主,你殺了我,我父親不會放過你的!」

「呵」

此刻一笑,楚凌看著白羽,眼中的那一抹凌厲何曾散過,眼前所見,唯有一眼,張弓拉弦,身軀中的靈力在此時再度凝聚在指尖,一隻青色的箭已是搭載了青色的大弓之上!

「不,不……」

咻!

那一刻,沒有猶豫,箭如雷霆穿過了眼前,一箭之下在那一刻自白羽的胸口之處洞穿而去,鮮血濺落在半空中……

白羽的眼中在那一刻卻是如此的不可思議,可是一切至此,楚凌手執長弓回首時,眉頭不禁一蹙那白家之人帶著驚恐在那一刻竟在此時紛紛向著四方逃去。

可是在此刻,除卻地上那躺著的七八具屍首,已然唯有那名少女還站在原地,眼中驚恐的望著楚凌布滿了畏懼。

那時楚凌走向了那一句句漸漸失去溫度的屍體,從他的懷中拿走了試鍊石,那時做完這一切,抬頭時看向了遠處。

可是唯有在那一刻,少女卻看見楚凌眼底的那一抹凌厲時,心頭竟忍不住顫慄,一瞬間為之而顫雙腿一軟跌在了地上……

然而在那一刻少女嬌軀再度為之一顫,眼中帶著驚恐,可是隨著她眼中的畏懼,楚凌卻轉身時向著遠處走去,遠處一道驚音卻打破了此時的寧靜。

「賊人放肆!」

那一刻,聲音豁然響起,少女的心頭不禁一顫,而楚凌的眉頭也在此時不禁凝了起來,那時一股極為強橫的氣息湧現,楚凌轉身回眸之時一道身影卻已是向著楚凌而來!

最強改造 …… 第二十七章木兮

楚凌轉身,那厲喝再度響起,見此之時眉頭不禁一蹙而起,張弓開箭,青色的箭再度凝聚,向著那一道身影而去!

咻!

一箭而去,那一道身影側身之時閃躲開來,而那一股強橫的氣息在這一刻再度湧現,一時間楚凌不由心驚,身軀中的靈力不斷匯聚在指尖,利箭所向不斷向著那一人而去。

「哼!」

那時一道冷哼響起,身影此時臨近,楚凌凝目之時那卻是一名約莫十七八歲的女子,眼中女子,容顏清麗周身之外一道道赤色的靈光纏繞,伴著一種清冷沉浮間她卻顯得極美。

咻!

可是楚凌眼中卻沒有絲毫動容,一箭再度射出,女子冷哼一聲浮手間一道靈光濺落,手中一柄赤色的長劍在此刻浮現,一劍斬落卻在那時生生輾碎了此時而來的青箭,那時所見青箭崩碎青光濺落時卻不由讓人而驚。

嗯?

看著這一幕,楚凌眉頭一蹙,而那名女子柳眉亦是微微一動,下一刻當楚凌再度搭弓時女子卻已然臨近,手中一劍豁然向著楚凌斬落!

鏘!

那時劍落,楚凌反手執弓擋住了長劍,可是在那時一股巨力卻不禁在此時從長弓蔓延到楚凌的手中。

下一刻,女子柳眉再動,長劍橫舞斬落而下,一劍隨著劍光零落,楚凌執長弓硬撼而來,可是下一刻那巨力再度湧現,縱他有著那如此超越極限的恐怖之力,卻隱隱有著難擋眼前那女子的攻勢!

嘩!

當楚凌向著後方退去,那女子赤色的長劍橫舞,一道道靈光在此時凝聚匯聚劍鋒之上,長劍輕靈縹緲,那時見此楚凌眼中卻不由為之而驚。

「聚靈境!?」

一聲驚呼而起,女子神情中自然而然的露出了一抹傲然,身姿傲立,胸前卻是引人而望,可是楚凌卻不曾多望,眼前之人已是到了聚靈境,而他方才破入納元境不久,實則不敢大意!

「哪來的小賊,膽敢在此行兇!」

女子的聲音再度響起,楚凌卻不由握緊了手中的長弓,可是在下一刻,女子還不曾動,那適才癱軟在地的少女看著那女子時卻在此刻開口。

「姐姐!」

嗯?

如此呼喚,楚凌的神情卻不由再度為之而凝,可是女子那清冷不曾散,眼中卻多了一分柔和道「夢兒,你……」

女子說著帶著微怒,目光輕動之間看著躺在地上的屍體,看著那已被楚凌射殺的白羽,柳眉輕蹙時看著楚凌卻隱隱露出了凝重。

「你是何人?」楚凌此刻開,看著女子。

女子所望不曾回應,柳眉頓時一凝,在她眼中冰冷不散,聲音卻依舊帶著冰冷道「敢傷我妹妹,該死!」

鏘!

一言不合,長劍卻再度斬落,楚凌眉頭再度一簇長弓相迎,一擊之下楚凌不由爆退而去,看著眼前的木兮,道「你有病吧!我何曾傷你妹妹」

「拿命來!」

砰!

剎那之間,長劍在此刻斬落,楚凌眉頭緊蹙長弓而起再度硬撼,那時一擊楚凌卻不禁倒退而出,他方才踏入納元境中,可是眼前的女子卻依然身處聚靈境巔峰,縱有萬頃之力可是眼前女子卻已是凝出靈光,讓人難以匹敵!

嘩!

隨著那一道靈光浮現,楚凌倒退時弓弦已滿,靈力再度化箭向著木兮射出!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