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顯然不可能。若是他們臨陣逃脫,回到家族,必然會遭遇重罰的。

難道是——全都掛了?

怎麼可能!

絕無可能!

另外三個人,可都是練氣後期的強者啊!

除非有先天期的強者存在,否則誰能夠讓三個練氣後期的強者無聲無息的消失?

恐懼!

莫名的恐懼籠罩著他!

隋戈已經從這人的目光當中看到了恐懼,此時他要取勝已經易如反掌了,但是要活捉此人,卻還要下一點功夫。所以,隋戈一邊出手,一邊似笑非笑地看著這人,說道:「怎麼,你想知道他們是怎麼死的嗎?那就看看你的腳下吧。」

腳下?

那人忽地感覺到腳下的土地似乎在震動,似乎有什麼龐然大物要破土而出。

那人的感覺是正確的,他腳下的確有「東西」!

轟!

騰地,一條巨大的銀色「蟒蛇」忽地破土而出,升上半空。

恐怖的形態,驚人的聲勢,更攜帶著血腥、殘暴的蠻荒氣息,讓這可憐的傢伙被瞎得心驚膽顫。更要命的是,這古怪「蟒蛇」尖尖的頭部上兀自銜著一個人頭,赫然就是他的同伴——裴世英!

靈獸么!現在怎麼還有這種東西存在!而且還是這麼恐怖的靈獸!

那人嚇得肝膽俱裂,幾乎連逃跑的勇氣都失去了。

就在他驚魂未定之際,隋戈的掌影已經完全將他吞沒,封閉了他全身的經脈。

小銀蟲將那人頭吞了進去,然後化為一條小蚯蚓,落在了隋戈的手背上,極盡討好之相。

那人面如死灰,知道這一次真是栽得冤枉。

這小子居然養著這麼一頭厲害的靈獸,而之前竟然沒有得到任何的消息。

瞧著靈獸的實力,恐怕已經能夠跟先天期的高手相媲美了,豈是練氣期的人可以匹敵的。

但此時,一切都晚了,他已經是隋戈砧板上的魚肉,隋戈同學想怎麼整他,就可以怎麼整他。

「殺了我吧!」這人只求一死。

「當我知道要知道的一切,你就可以選擇死亡方式了。」隋戈說道,「要不然的話,我不介意將你拿去喂我的靈獸。」

「老大,別跟他廢話了,讓我一口吞了他吧。」小銀蟲在一旁說道,它的聲音聽起來像是銀鈴一樣動聽,但是惡毒得就像是喪門鍾,「剛才只吞了三個人,只是半飽而已,讓我把這個吞了吧,差不多就飽了。然後把他們變成一泡屎,拿去靈田當肥料多好!」

聽了小銀蟲的話,那人險些自己昏過去。很顯然,被小銀蟲這麼活生生地吞進去,那種等待死亡的感覺,一定是非常難受的。

「呃……我的意志可不是很堅定的,耐心也不多。」隋戈向這人說道。

「你想知道什麼——問吧。」這人已經徹底屈服,看來已經不用上刑了。

「明白就好。」隋戈說道,「你不是林家雇傭來的人,對吧?」

「是。」這人說道,「我們都是裴家的。」

「裴家?」隋戈有些稀里糊塗,他好像跟裴家完全沒什麼恩怨吧。不過,好像就聽過一個姓裴的人,似乎就是那個治好了梅金山雙腿的邪郎中。

「裴元志,是你們裴家的人?」隋戈半響才想起那個邪郎中的名字。

「他是我們家族的人,但只是旁系一脈的人。」這人說道,意思是裴元志在家族的地位很低的。

不過,隋戈哪裡管這些,只要知道這些人跟裴元志是一個家族的人就行了。從裴元志的為人,隋戈就知道這個家族差不多都是什麼人了。而且,隋戈差不多也能夠猜測到一些線索了,「你們從裴元志那裡,知道了我有靈膏的事情?」

「嗯。」這人很配合地說道,顯然是只想死個痛苦,「然後你給林十治病,讓我們更加確信了這一點。」

「林十的事情,原來是你們在穿針引線?」隋戈不禁詫異,這幫人還真是無孔不入,「為什麼?以你們家族的實力,完全可以直接找我麻煩。」

「因為我們不想別的家族知道,更不想讓『行會』知道。」那人說道。

「華夏醫藥行會?」

「看來你知道得不少。」那人道,「你還有什麼想要知道的?」

「你們裴家,有多少先天高手?」隋戈問道。

「先天高手?」那人忽地笑了起來,「沒錯,只要是先天高手就可以對付你了。但是,我們裴家,有的可不止是先天高手,我們裴家可是『行會』的核心成員呢。嘿,縱然你有靈獸,也必死無疑!既然沒什麼想問的了,你給我個痛快吧。」

「老大,既然你問完了,就交給我吧。」小銀蟲這廝凶性大發道。

「你答應給我一個痛快!」那人色變道。

「我答應你——」說完,隋戈一掌拍碎了那人的天靈蓋,然後向小銀蟲道,「現在,他是你的了。這樣做,就不算違背諾言了。」

「老大,你真狠!」小銀蟲笑道,變大身形,只一口就將那人的屍體吞入了肚子。

小銀蟲這廝,不管吃什麼,似乎胃口都是這麼好。不過,這廝吃了四個練氣期的修行者,除了能夠吸收掉他們的精血之外,拉出來的「便便」,的確是可以作為靈田的養分,提升靈壤的品質。

如今,小銀蟲已經晉陞為三級靈獸了,靈田的品質也有望從下品提升為中品。只是,尚且還需要許多的時間,以及往靈田注入足夠多的靈氣才行。

但是,目前布置的八荒**大陣,連催生靈草都捉襟見肘,哪裡還能往靈田當中注入更多的靈氣。

若是能夠搞到更多的千年靈玉就好了。不過,若是能夠弄到一口靈泉,那就更加完美了。

不過這種要求,對於隋戈來說,無疑是奢望了。

更何況,眼下強敵環視,隋戈連幻想的時間都沒有了。

儘管這四個倒霉鬼已經變成了小銀蟲的便便,但是他們四個傢伙不回去,很快裴家的人就會得到消息。到了那時候,裴家再派來的人,肯定就不是練氣期了。

而根據隋戈的推測,裴家至少都有一個或者幾個先天高手坐鎮。如果對方派出一名先天高手,以隋戈的手段,加上小銀蟲和影蜂,恐怕也未必討得了好處。若是對方出動兩名先天高手,那麼小銀蟲還能脫身,隋戈恐怕就連逃跑都做不到。

隋戈親眼見識過沈泰崇的身法和實力,那的確不是練氣期的修行者可以匹敵的。

何況,沈泰崇,還只是先天初期的修為!

先天中期、後期的強者,究竟何等強悍,隋戈根本無法想象!

難道向沈泰崇求助?

隋戈心裡想道,卻又搖了搖頭。 影后重生之星光再臨 沈家就這麼一個先天級高手,如果因此而隕落的話,沈家就徹底完了。更何況,如果要向沈泰崇求助,必然要將靈草的事情合盤托出,目前隋戈對沈家並不完全放心。更何況,這是他自己的事情,隋戈輕易也不想求助於別人。

想了一陣,隋戈心頭忽地有了決斷,毅然轉身向溫室棚走去。 ?第208章威風八面

看著溫室棚中靈氣十足、生機勃勃的景象,隋戈不免心生感慨:

這裡的所有靈草,甚至於靈田的每一寸靈壤,.但是現在,強敵環視,與其便宜了別人,倒不如親手毀了的痛快。

想到這裡,隋戈揮動著震靈鋤,將靈田裡面的野山參、三元易經草等全部挖了出來。

只留下了人木樹苗、車馬芝、五行補天芝等少數的靈草。

隨後,隋戈又向小銀蟲吩咐道:「小銀蟲,你去棲霞山山下挖一個深洞,將這些靈壤全部埋入洞穴之中,我要裴家的人得不到一片靈草的葉子,連靈田中的一塊泥土都得不到!」

「是,老大!」小銀蟲應了一聲,化為一道銀光,飛速鑽入地下。

隋戈看著被挖掘出來的野山參、三元易經草,心頭頗感可惜,但事已至此,卻能如何?

剩餘的人木樹苗、車馬芝等,都被小銀蟲統統帶走了。

不過,隋戈的手中,還留下了一株三尺來高的怪草,葉子如同松子一樣,呈翠綠色,葉片頂端,結了許多紅色芥豆一樣的種子。

芮強向身邊的人問道,語氣驚疑不定,「四個練氣後期的高手,都掛了?」

「反正到現在也沒有消息。」那人點頭說道,似乎想起了什麼,「強哥,我早就跟你說了,那個溫室棚裡面有核輻射,你還不信——」

「信尼瑪個頭!」芮強一巴掌扇了過去,「沒出息的東西!」

那人挨了一巴掌,卻也沒有怨恨,又道:「強哥,我是鐵了心跟你混了,所以才實話實說。那小子,真他媽是一塊硬骨頭,咱們最好別親自去啃。家族有的是高手,何必我們親自動手呢?」

「現在說這些還有個屁用。」芮強嘆道,「義父這一次折損了四個練氣後期的高手,恐怕在家族的地位將會動搖了。若是他的位置不保,我日後的處境也就不容樂觀了。」

「強哥,那也不一定啊。俗話說,笑到最後的才是勝利者。所以,安全第一啊。有命在,才能跟美女享樂,才能去爭名奪利啊。」那人賤笑道,「就像我一樣,能活著才是最重要的。」

芮強哼道:「你***總算說了一句有用的話!看來,我應該給義父商議一下此事了。」

於是,芮強讓那人出了房間,馬上撥通了裴世明的電話。

此時的裴世明,已經猜到那四個練氣後期的強者可能出事了,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

對於一個傳承千百年的家族來說,先天期以上高手才是衡量實力的標準,但是練氣後期的高手同樣是可貴的。首先,先天期高手不可能事必躬親,所以許多事情都是練氣後期的人去解決;其次,練氣後期的人當中,如果天賦、機緣足夠的話,也有可能踏入先天期的。所以,練氣後期的人,在一個家族的地位也是非常高的。

一下子折損了四個練氣後期的人,即便是裴家,也是一個重大的損失。而作為此次任務的執行者,裴世明自然要承擔大部分的責任。及其後果,很可能他將失去家族主事人的資格。

此時,接到芮強的電話,裴世明嘆道:「你知道了?」

「嗯。」芮強道,「義父,事已至此,依我看,當務之急不是撇清責任,反而要盡量往我們身上攬。現在,我們就把它當成一場賭博,就賭那小子身上有靈藥、配方,甚至還有很多靈草!只要我們賭贏了,到時候功大於過,我們反而是得利的一方。」

「唔……這話倒是不錯。」裴世明道,「的確,如果能夠弄到靈草、靈藥的話,死掉四個練氣期的高手,倒也說得過去,畢竟有投入才又回報。好,我這就去見三位爺爺,陳述己見,希望他們親自出手,必然可以將那小子擒拿!」

掛了電話之後,裴世明火速駕車趕回了裴家的莊園。

裴家的莊園,位於明府市西郊的枯骨山。

枯骨山,儘管風景秀美、樹木成蔭,但是在明府市的市民眼中,那是一片「凶煞」之地,尤其有一片黑松林,更是讓人聞之色變的地方。

在黑松林裡面,時常會發現一些人類和野獸的屍骨,但凡不信邪的人進去「探險」,總會莫名其妙地死在樹林裡面或者附近,只剩下一具枯骨。久而久之,這裡也就成了生人勿近的地方。並且,枯骨山的名字也因此而令人聞之色變了。

早些年,當地政府準備將枯骨山開發成森林公園,結果不明原因導致數十人死亡,此事只能作罷。

前兩年,房產開發如火如荼,有開放商不信邪要在枯骨山上建別墅區,結果一家人離奇暴斃,就連他們家養的寵物狗,都悉數死掉了。

從此之後,再也沒有人去打枯骨山的主意,平時更是很少有人願意靠近這地方。

裴世明駕車進入了黑松林之後,來到了松林中央,然後從身上取出一塊玉簡。

霎那間,玉簡上面的符文閃爍著光芒,然後松林中間忽地憑空出現了一道石門。裴世明駕車進入那道石門,隨後石門閉合,松林恢復原狀。

如果隋戈在此,便立即會明白,這是因為有人在松林之中建立了一個五行大陣,能夠將不少的景物、山石、建築等掩藏於其中。若是沒有開啟陣法的「鑰匙」玉簡,縱然無意撞了進去,也是凶多吉少。

此時,裴世明進入了師門之後,頓時眼前出現了一座山峰,山峰風景秀美、瀑布山泉飛流直下,山下有一座莊園,依山伴水,給人一種世外桃源的感覺。

裴世明將車駛入地下車庫,然後神色恭敬地走進了莊園。

莊園的守衛,都穿著黑色的功夫衣,看到裴世明,紛紛點頭致敬。

這些人,都是裴家的嫡系子弟,因為裴世明可能成為裴家的主事人,所以對他都有幾分敬重。

裴世明沒有時間應付這些人,快步往莊園深處走去。最後,他駐足在一個極其雅靜的院落門口,恭敬地跪伏在地上,朗聲說道:「不肖子孫裴世明拜見三位爺爺!」

「說!」這時候,院落裡面傳來一個極其威嚴、攜帶著無邊威勢的聲音。

雖然只是一個字,卻讓裴世明心下駭然。

「世明無能,先前派出的四個族內好手,已經杳無音訊了。」裴世明說道。

「哼!」裡面有人冷哼了一聲,聲音猶如雷鳴,「你果然很無能! 萌妻到貨:指斷湮弦 還有什麼解釋?」

「啟稟三位爺爺,我已經探明,那小子手中的確有靈藥、配方以及靈草,而且數量不少。」裴世明硬著頭皮說道,「若是哪位爺爺肯親自出手,定然可以將可以靈草、靈藥弄到手,到時候再懲罰世明不遲。」

「好!」裡面有人喝道,「若是能拿到靈藥、靈草,你有功無過!事不宜遲,我就親自走一趟。但若是你消息有誤,我立即廢了你!」

聽了這話,裴世明先是一喜,隨後背後一寒。

果然如同芮強所說,如今他裴世明已經在進行一場豪賭了。

賭注就是他的前程!

「起來,帶我去。」這時候,一個鬚髮皆白,臉上皮膚卻如同嬰兒一般的老者無聲無息地出現在裴世明的身旁。

這人,便是裴世明的三個爺爺之一,名為裴常風,先天期高手!

裴世明只覺得旁邊的老者,猶如一座高山一般,給他時時刻刻都帶來一種莫名的壓力。並且,裴世明歸感覺到,儘管他有一身的功夫,但是旁邊這位老者只需要動一根指頭,就可以輕易碾死他,如同碾死一隻螞蟻一樣。

這就是實力,這就是差距!

裴世明領著這位老者向莊園外面走去。

所經之處,莊園的守衛悉數跪伏在地。

這並非是因為老者的輩分,而是對強者發自內心的畏懼和崇敬。

先天期,對於這些習武者來說,是傳奇!是神話!

老者正眼也不瞧一下這些匍匐在地的人,在他的眼中,只有同層次和更高層次的強者,而其餘諸人,都不過是螻蟻而已。

老者上了裴世明的車,快速駛出了莊園。

「這就是你們所謂的汽車?」老者說道,「速度雖然不行,但是的確可以省點力。」

「速度不行?」裴世明心下鬱悶,他的這輛車,車速可以輕易飆上二百公里每小時,想不到在這位老者眼中,得到的竟然是「速度不行」的評價。

不過,裴世明當然不會在這種小事情上分散精力,只是全力駕車,領著老者往東江市方向行駛去,同時聯絡裴家在東江市的眼線,開始為他收集所需要的信息。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