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奇怪的事情連玄寶都皺起了眉頭。御宣他們到底要做什麼?為什麼要抓走土蝶兒呢?難道…

「你這裡有沒有丟失東西?」玄寶看著小彈弓,皺著眉頭問他:「你的弓呢?去了哪裡?」

小彈弓嘆息了一聲說:「跟魔獸大戰的時候,我給丟了!我對不起師父,我…」

「應該不是丟了,而是被偷了!」玄寶臉色凝重的看著小彈弓,轉身看著三位神王說:「你們知不知道血池裡有什麼東西,是需要用到破天神弓和穿日神箭的?」

三位神王都搖了搖頭,他們也從來沒有去過血池,自然不會知道裡面到底是什麼樣子。

玄寶沉思著對小彈弓說:「看來你的神弓和神箭和蝶兒一樣,都落到了御宣的手裡!他想逼迫蝶兒用你的弓箭為他做事,但是我現在還不知道是什麼事,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蝶兒現在不會有危險!」

「為什麼他們不抓住我?而抓蝶兒?」小彈弓有些不解的看著玄寶,神弓神箭都是他的,把他抓去才算是理所當然,為什麼會對蝶兒下手?

玄寶沉聲說:「因為他還不知道我有了原界!這樣他就不知道我會帶來這麼多的人,如果是給土蝶兒下蠱,根本不會對我產生影響,可是你就不同了,你身上有蠱,我自己來的話,就肯定會中蠱!」

這個道理很淺顯,土蝶兒是女孩子,玄寶自然不會碰她,可是如果換成是小彈弓就不同了,兩人的關係從小就是一起長大的師兄弟,特別要好,一旦發現小彈弓受傷,玄寶會不顧一切的施救,這樣就能讓魔蠱有機會進入玄寶的體內了!

殺死魔蠱的方法很多,用火燒或者是用純靈水將它們消融都可以,但是一旦等它們進入身體,控制神智的時候,再消滅它們就非常的困難了!就算是神帝神識的玄寶都無法用本身的力量將它們從體內趕出去,畢竟他雖然有神帝的神識,卻還不是神帝的肉體!

幸好這些魔蠱還沒有發作過,這也是黑狼王聰明反被聰明誤,只要他操縱過一次,就會被小彈弓發覺,所以這個機會就有可能泄露!

不過他也想不到的是魔蠱沒有被催動過,就不會在被下蠱的人體內紮根,很容易就可以被清楚。幸虧小茵發現的及時,否則後果真的是不堪設想!

用靈草編製成的蓑衣已經做好了不少,其實也不需要太多,玄寶打算先帶著神王進入魔界血池,其他人就在原界等候!真的需要大家幫忙了,才把他們帶出去。

放出神鼠王,讓它去尋找血池的入口,玄寶和神王也披著蓑衣出了靈界。看著神鼠王消失的身影,三個神王的眼中都浮現出一種羨慕的神色。

無法幻化人形,反而成了獸靈神的境界,對於地鼠王來說,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連玄寶都要穿上蓑衣,可是它卻不用,它雖然沒有變成人的機會,卻把獸類的本能發揮到了極致,嗅覺、耐力等等都有著超越常人甚至是連高深的修靈者都無法達到的能力!

或許對於地鼠王來說,這反而是它的一種進化,失去的只不過是人的軀殼,得到的卻是更多的神技!

很快,地鼠王就找到了血池的入口,其實就在那處躺著許多魔獸與靈獸屍體的山坳,順著地上的那些血跡,可以在玄寶上找到一處像是張著獠牙大口的山洞,神鼠就站在洞口,對著四人不停的叫著,不過看它躲在一旁的模樣,卻是一點都不想進去!

也難怪它會這樣,因為就算是玄寶和三個神王,也不願靠近這個山洞,裡面實在是太臭了!

萬人坑夠臭的了,也不知道裡面有多少人的腐屍枯骨,日積月累的距離半個時辰的路都能聞到臭味!

可這裡簡直要比萬人坑臭上百倍!如果是普通人的話,根本就不需要走進去,只需要在洞口站上一會,就直接被臭味給熏死了!

不過也只是洞口臭,稍微距離遠上幾步就不臭了,而且這裡的風景非常美麗,是附近一帶最好看的地方!

在玄寶的身邊,就有一朵如太陽一般大的花朵,紫色的花瓣嬌艷欲滴,散發著一股令人迷醉的清香,花盤的最裡面,有一顆艷紅如紅寶石一般的果實,表層流著金黃色的花蜜。

這樣的果子一看就讓人垂涎欲滴,玄寶似乎也經不起這種果實的誘惑,伸手去摘。

旁邊的仙羊王剛想張嘴提醒他,卻見玄寶又將手縮了回來,在那顆大大的花盤裡面,卻多了一塊用冰包裹著的火苗!

感覺到有東西落進了花盤裡,那剛才還盛開綻放的花朵迅速合攏,緊緊包裹,連枝幹也縮了回去,就聽「砰!」的一聲,那朵花已經被炸的七零八散,而且還冒起了大火!

靈火劇烈燃燒,很快就將整個洞口吞沒,那一株美麗的花和它周圍的藤全都被大火席捲,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化成了灰燼!

玄寶並不傻,幾年前他還是懵懵懂懂的傻寶,可是現在,他經歷了那麼多,而且從南到北,從東到西,利用兩年的功夫行走了整個中原,這是對玄寶心智和見識的一次重要歷練,讓他以最快的速度融入了整個江湖。

所以玄寶很明白這種美麗的花朵其實是一種危險的東西,越是美麗的食物,就越有著奪人性命的危險,何況這還是在血池的入口附近! 燒光了洞口那些殺人的魔花,四人相視一眼,都感覺有些無奈,不管裡面有多臭,還是得進去!

幸好大家的修為都不低,對於氣味的感覺可以封住嗅覺,利用皮膚來呼吸。

山洞裡很黑,好像跟外界完全隔絕了,連陽光照射進來,都像是被吸收了一樣!黑的把手貼在眼前,都看不到影子!

除了玄寶,剩下的三個都幾乎成了睜眼瞎,他們雖然是神王,沒有紅瞳但是也有了夜視的能力,但是在這種絕對黑暗的提防,也看不到任何的東西,因為這裡空蕩蕩,除了黑,還是黑!

就連玄寶一開始都以為自己是失明,紅瞳被這裡的黑暗給吞噬了!因為這裡不只是光線黑,就連四周的洞壁都是烏黑色的,根本沒有其他的顏色,所以猛地看過去,好像自己眼睛瞎了一樣!

四周都是濃郁的魔氣,這裡原本就是血池的入口,所以有魔氣也不足為奇。

傳說血池就是打開魔門的鑰匙,現在鑰匙已經開始啟動,那魔門也已經開啟了嗎?神鼠可以找到這血池的入口,因為就在這冰刀山上,很容易找到。

可是要找到魔門的入口就困難了,誰也不知道大魔尊究竟把魔門建在了什麼地方,只知道被極幽魔陣封印著,到底極幽魔陣在哪裡,是不是在漠北,到現在來說,還是個迷,連海龍王都不知道!

既然找不到極幽魔陣,那就先對付御宣吧!他才是打開魔門的罪魁禍首,想代替大魔王來統治魔界?那就先除掉你!

玄寶快步向洞裡面走去,在他的身後,三個神王利用一股靈氣充做彼此聯繫的橋樑,始終不離左右。

也不知道自己這幾年來爬過進過多少山洞,所以玄寶一進來看這裡的地形就知道,這山洞是通往山底下的!不管它裡面怎麼曲折蜿蜒,最終的目的地,肯定是在地底下!

所以這一路都是在往下走,走著走著仙羊王就停了下來,玄寶和其他兩人也跟著停下,扭頭問他:「怎麼了?」

「總感覺有人一直在盯著我們!」仙羊王眉頭一皺,扭頭看著四周,雖然他什麼都看不到,卻還是不停的轉著腦袋,好像在尋找著什麼。

海龍王不耐煩的對玄寶說:「你說火把點不著,我信,可是為什麼連夜明珠都不讓我用?這樣一抹黑的往前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到頭,實在是悶死人!」

「你想看什麼?反正邁腿就是了!」陰蛇王沖海龍王說著:「帝尊是為了我們好!這裡距離血池太近,一旦有了光線,很可能會招來魔獸的攻擊,耽誤不必要的時間!你做什麼事都沒積極過,今天怎麼轉了性了?」

海龍王氣的七竅生煙,伸手入懷,掏出一枚熒光閃閃的寶珠拿在手裡說:「我是討厭在這黑不隆冬的地方!招來魔獸怕什麼?我們原本就是來打魔獸的!」

見他已經把夜明珠拿出來,玄寶就算想攔都攔不住了,隨著眼前的光線越來越亮,四周的景色也終於落進了眾人的眼睛!

想不到這周圍的洞壁上到處都是亮晶晶的寶石…不對,這不是寶石,這是眼睛,蝙蝠的眼睛!

還沒等人反應過來,四周黑漆漆的洞壁突然動了,數都數不清有多少只黑色的蝙蝠從洞壁上飛下來,朝著海龍王就撲了過去!

只不過是蝙蝠而已,海龍王根本沒有放在心上!左手拿著夜明珠,右手在面前一滑,一道水靈盾就步在了他的身體四周!

不愧是龍王,能將水靈氣運用的如此嫻熟,連玄寶都自嘆不如!水靈盾就是把雜氣中的水氣凝聚起來,形成一道圓盾防護,這種防護非常的結實,就算是箭矢都無法射穿!

可是海龍王小看了這些蝙蝠的攻擊力!它們的確很弱小,力量微不足道,被水靈盾擋在外面,撞的頭破血流!

不過一隻兩隻無法奈何水靈盾,這洞里不知道有多少蝙蝠,黑壓壓的把洞壁都給覆蓋的完完全全,此刻都被夜明珠所吸引,不顧一切的往海龍王衝過來!

它們已經成了魔獸,討厭一切發光的東西,一旦遇到,就會不顧一切的消滅它!

大量的蝙蝠開始用自己的腦袋撞擊水靈盾,用牙齒撕咬,開始海龍王還不加理會不屑一顧,可是這裡的蝙蝠太多了,而且都帶著魔性,牙尖嘴利,積少成多,硬是在很短的時間,將海龍王的水靈盾給撕開了!

就算是沒有水靈盾,對付一些小小的蝙蝠,海龍王也不會太費力,最可怕的不是這些帶著魔性的蝙蝠的攻擊力,而是它們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神技殺死了一堆,沒有絲毫的停歇,更多的蝙蝠再次沖了上來!

「把夜明珠放起來,走!」隨著葉小玄的一聲大叫,海龍王的胳膊被他拉住,猛地往前一推,讓他順著通道往前跑。而玄寶卻在最後,對著那群蝙蝠發出了兩團火靈氣!

火靈氣在洞中燃燒,將無數蝙蝠卷進了火海。大量的蝙蝠被火勢吸引,紛紛沖了過來,將燃火的同類給撕成了碎片!

無數蝙蝠往人的身上撞來,海龍王趕緊把夜明珠收了起來,抹黑往前跑!

現在他也不再抱怨看不到路了,就算抹黑走也比跟這些討厭的蝙蝠糾纏不清要好的多!

對付這些小東西是一件很令人頭疼的事情,用普通的神技力量有限,不能大量的殺死它們,但是如果要用比較霸道的神技,又受到了地方的限制,這裡只不過是個山洞,根本施展不開!

而且對付一些小小的蝙蝠,耗費大量的靈氣去對付,實在是一件得不償失的事情,在這種地方,靈氣更顯得珍貴,一旦耗損太多,等遇到了御宣,那還怎麼打?

這個時候也不用顧忌什麼神王的顏面了,還是先衝出這裡再說!四人狼狽的往前跑,玄寶在最後不斷的往身後打出火靈氣和火靈彈,用靈火吸引這些蝙蝠。

「那裡有光!」最前面的陰蛇王突然叫了一聲,眾人抬頭看去,果然見到前面黑暗處有一個綠色的光點,眾人就往一直往那個光點衝去!

好像沒有蝙蝠了?跑在最後面的玄寶扭頭看了一眼四周,果然沒有了蝙蝠的騷擾,只不過光線卻沒有改變多少,畢竟這裡是山洞的深處,就算周圍沒有蝙蝠遮擋,也沒有光線滲透進來!

可是為什麼蝙蝠不來這裡了呢?玄寶腦海中突然浮現出這個問題,因為這種魔物不是遇到既厲害的對手,根本不會害怕,它們數量多,就算是霸道的魔獸,也敵不過這種鋪天蓋地的襲擊,所以除非有足以令它們害怕的東西,才會讓它們退避三舍!

「小心!前面可能…」玄寶正想提醒大家,卻不料前面的海龍王突然一矮,整個人掉進了一個地洞裡面!

就在這千鈞一髮間,陰蛇王突然出手,一把拉住了海龍王的胳膊!借著這一把緩衝的力量,海龍王身體突然往上一拔,想從地洞里掙脫出來,沒想到整個下半身全都被無數只手抓住,把他又拽了回來,死死往地洞里拉!

「嗷!」海龍王發出一聲憤怒的龍吟,想甩開陰蛇王的手,全力對付這些怪手,可是陰蛇王卻乾脆用上了兩隻手,死死抓住了他的雙肩,不讓他掉下去!

「死蛇,放手啊!」海龍王對著陰蛇王叫著,雖然被他抓的雙臂施展不開,但是他能看的出來,這是陰蛇王想救他,所以心中還是有些感動!

海龍王脾氣倔,而且經過了數千年的四海大戰,性格變得極為自私,可畢竟不是木頭,跟這幫老朋友之間的情分還是在的!

陰蛇王冷哼一聲說:「臭龍,這裡是魔洞,我要是放手,你就有可能被直接吸到血池裡面去,到時候就算是帝尊也救不了你了,我可不想以後會親手殺了你!」

就算他們是神王,也很難承受直接進入血池后所面對的魔氣,到時候說不定就直接入魔了,朋友變成了敵人,怎能下得去手?

「呸呸呸!死蛇你個烏鴉嘴,快放開老子,你抓的這麼緊,我怎麼消滅它們!」海龍王氣的鬍子直跳,剛想甩開陰蛇王的雙臂,卻聽一聲驚呼,陰蛇王的腳下也突然變出了一個布滿泥潭的地洞,將他也陷了下去!

「冰!」隨著玄寶的一聲大喝,他的雙手插入到腳下的泥潭裡,將裡面迅速凝結成冰,變成了冰洞!

海龍王和陰蛇王的身體不再下沉,被仙羊王一手提著一人的胳膊,「嘿!」的一聲給拉了出來!

四人迅速後退,仙羊王臉色鄭重的對大家說:「小心點,這是魔手藤和魔口洞,很難對付!」

耳邊傳來沙沙聲響,玄寶扭頭望去,卻見山洞裡面竟然爬滿了大大小小的人手!

地上、洞壁上、頭頂上,一隻只枯瘦蒼白的人手在伸縮著手指慢慢爬行,不過它們全都是一根手腕粗的黑藤上生長出來的,並不是真正的人手!

玄寶一記火靈彈打過去,腳下的魔手藤「轟」的一下燃起了大火,冒出了一股黑煙,不過很快就被魔手藤滲出的汁液將靈火熄滅,被燒焦的部分潰爛斷裂,一根魔手藤反而變成了兩根,繼續往眾人腳下爬來!

好傢夥,這傢伙雖然不會再生,但是生存能力很強!就算一根藤上只剩下一隻手,還是不依不撓追擊目標,將人拉向魔口洞!

而魔口洞的位置,就是魔手藤的根莖所在的地方,它們可隨意遊走,變化莫測,一旦抓住目標,就會被瞬間吞噬,非常的可怕! 怪不得連那些有魔性的蝙蝠都不來這裡,再多的數量都能被這些魔手藤跟撈餃子一樣抓住,然後扔進魔口洞裡面消化掉!

魔獸跟神獸有個很大的區別,就是它們經常不分敵友。除非是自己的同類,否則僅僅憑藉魔氣,它們是不會手下留情的,一樣會互相殘殺!

這山洞的道路並不全是石頭,在大石塊之間,還有不少被泥土和石屑所填充的縫隙。

而這些魔口洞就開在這些石縫之中,最可怕的是,它們沒有固定的根系,如果哪只手摸到了石縫,就會在那個地方落地生根,迅速形成魔口洞!

正是靠這種方法,才會讓魔手藤變得詭秘莫測,行動飄忽不定,也極難對付!

靈火對這些東西沒太大的作用,如果不是把人困在裡面,靈冰也同樣無法將魔口洞封住,就算砍斷了它的藤,也是一變二,二變四,越變越多,反而對自己更不利!

海龍王和陰蛇王小心的躲避著地上的魔手藤,空有一身的神力,卻拍不上用場,氣的哇哇大叫!

仙羊王卻扭頭對玄寶說:「帝尊,快把他們兩個放進原界,我帶您過去!」

海龍王不屑的瞪著他說:「你有什麼辦法?難道你要恢複本身把這些噁心的東西全吃掉嗎?」

仙羊王的本身應該就是羊,可是他的神識已經經過了輪迴,跟地鼠王形成了一個和鮮明的對比,他已經完全恢復不了本身了!

四大神王之中,也只有仙羊王接觸人是最多的,海龍王一直待在海底龍宮,陰蛇王在漠北極地,地鼠王在地下流浪,只有他仙羊王,一直在人間,身上有很強烈的人性,已經完全摒除了獸性,無法回到本身!

仙羊王的本身應該是對付這種魔物的剋星。這種魔手藤,不管怎麼恐怖怎麼霸道,還是一種植物而已,只不過是經過了魔化,所以四大神王里,仙羊最適合對付這種東西!

可惜現在的神王比起萬年之前的實力相差巨大,仙羊王已經恢復不了本身,如何破除這個困局?

仙羊卻催促著眾人說:「別忘了我的仙羊盾可沒退化!快點進去,仙羊盾承載不了那麼多的人!」

看著他胸有成竹的模樣,玄寶也不再猶豫,用結界將海龍王和陰蛇王送入原界。仙羊王已經將仙羊盾丟到了地上,自己也踩了上去,扭頭對玄寶說:「帝尊,快上來!」

原來他是用仙羊盾來當作船,在這洞里往前滑行!不知道這個方法行不行,不過此刻也沒有更好的辦法,所以也趕緊跳上了仙羊盾,一個火靈彈打在地上,「砰」的一下炸出一團火苗,而仙羊盾也借著這股氣浪,迅速的往前滑行!

地上已經爬滿了魔手藤,剛才將海龍王和陰蛇王陷進去的那兩個魔口洞已經再次被覆蓋了。仙羊盾就在這些手上滑行,凡是想抓住盾牌的,都被盾牌前面那鋒利的稜角像切豆腐一樣給切成了兩半,斷指化成了一碰烏黑腥臭的液體!

仙羊王右腳不時往地上點一下,他的動作很快,只是點一下就馬上收腿,那些手想抓住他都來不及!

速度越來越快,那散發著微微綠光的提防也就越來越近!隨著綠光逐漸擴散,玄寶和仙羊王都已經看出來,那個地方是一個洞口!

還沒等靠近,一頭面目猙獰的怪獸就從洞里鑽出來,張開獠牙一般的大口,對著玄寶和仙羊王一口噬下!

「是魔氣!」仙羊王大叫一聲,抓著玄寶的胳膊就跳下了仙羊盾,而仙羊盾余勢不停,從地上飛天而起,變成兩把羊角,狠狠刺向那怪獸的眼睛!

「嘔!」隨著怪獸的凄厲嘶吼,它的腦袋開始虛化變散,然後快速消失,果然是被魔氣凝成,一擊崩潰!

魔氣竟然能夠凝成實形,這個洞很可能就是魔洞了!而既然擁有這麼多的魔氣,那這裡必定是血池所在的地方無疑!

還沒進去,就感覺裡面的魔氣撲面而來,令人望而生畏!仙羊王臉色凝重的對玄寶說:「帝尊,讓那兩個老傢伙一起出來吧,這個地方必須要我們幾人聯手才行,否則勢單力薄,很容易被魔氣入侵!」

玄寶點點頭,很快就將海龍王和陰蛇王都從原界帶了出來,順便連地鼠王都跑出來了!

似乎對著逼人的魔氣毫無顧忌,地鼠王一出來就跑進了洞中,玄寶擔心他出事,趕緊叫了一聲:「跟上他!」四人一起跟著地鼠王沖了進去!

裡面簡直就像是進了一個青苔洞,到處都是綠幽幽的青苔,不論是岩石還是地上,都是厚厚的青苔,踩上去就像是踩到了沙子一樣,非常的彈軟。

不過玄寶卻已經感覺到,這些東西都是魔氣的結晶,就是傳說中的魔晶!這麼小小的一粒,比海灘上的沙子大不了多少,卻足以讓一頭老虎,變成一隻魔獸!

不過幸好魔晶不能見風,一到外面遇到雜氣就會瞬間融化消散,消失在空氣中就會被分解蠶食,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神鼠一直在前面飛快的跑著,似乎對這裡的地形很熟悉,不過眾人都知道它不是對地形熟,而是聞到了血池的味道,直奔那裡!

這個洞看起來比較狹長,眾人跟著地鼠王一直往前跑,繞過那些被魔晶覆蓋的各種岩石,卻感覺似乎永遠沒有盡頭!

就在這時,衝到前面的神鼠突然往地上一爬,一動不動!跟在後面的玄寶四人愣了一下,眼睛看向前面,頓時變了臉色!

一股狂風從前面平地而起,夾雜著滿眼的綠色,滾滾而來!玄寶大喝一聲:「靠攏,結界!」

風不可怕,可怕的是這種夾雜著大量魔晶的風!一旦讓魔晶進入眾人的眼睛、嘴巴、鼻孔、耳朵等等,只要是進入人的身體,就會引發各種各樣的後果,數量足夠的話,就會讓神王變成了魔王!

幾個神王也知道事情的嚴重,趕緊靠在了玄寶的身邊,仙羊王順便把神鼠也抱了起來,這時狂風已至,魔晶撲面,像是一場沙塵暴一樣,迅速將眾人吞沒!

不過在這場風暴到來之前,玄寶已經及時在眾人四周設下結界,而且這個結界跟以往不同,四人各自為中心,互相併不妨礙。

也就是說,玄寶只是引發了眾人各自的護體靈氣,將它們瞬間擴大,並不像以前一樣,將大家都放在一個大罩子裡面統一保護。

現在這樣,就不會限制大家的行動了。雖然以前大家也有護體靈氣,畢竟是神王的身份,也都到了靈神的境界,但是並不像玄寶的天罡氣盾那樣,強大的可以作為攻擊武器,只不過是在受到攻擊的時候,起到一定的防禦能力。

現在被玄寶這麼激發起來,對於他們的修鍊來說,也是一種幫助!個人的護身靈氣只不過是一種保護,可是一旦四人聯手,那就是一種陣勢了!

神鼠卻突然從仙羊王懷裡一掙,躥了出去!徑直衝進了魔晶風沙裡面,緊接著眾人就聽到了一聲慘叫,風沙立止!

漫天的綠色雨霧紛紛落下,前面不遠處的神鼠已經變成了小豬一般的肥大,在它的面前,還蹲著一個巨大的黑影,伸著三四個腦袋,瞪著七八隻眼睛,兇狠的看著神鼠!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