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自己如果不出手幫莫塵,她就是一個忘恩負義之人,黒亦辰勢必唾棄她,不會把她當做同道中人。

屆時,花仙樓有難之日,她相信黒亦辰除了會設法救出蘇仙之外,絕對會袖手旁觀,不會有任何不忍。

所謂軟的怕硬的,硬的怕愣的,愣的怕橫的,橫的怕不要命的。對於兄弟,黒亦辰絕對是「不要命」的。

他賭得起,花娘子絕對賭不起!

許久花娘子才點點頭,說道:「那花仙樓,就多多拜託黑少俠了。蘇兒,快去取師傅的百寶箱過來,我要為莫塵塑體。莫塵留下,你們三人,都出去密室外面護法吧。」

蘇仙答應著,經過黒亦辰身邊時,他偷偷地豎起了拇指。

黒亦辰見走出密室,才低聲地問道:「你師父塑體時,會不會把口訣交給莫塵?」

蘇仙罵道:「就知道你這傢伙不安好心!原來你們是為了獲得我師傅的塑體還神秘術,才沒讓智宸出手吧。」

黒亦辰不好意思地說道:「你師父…呃,我沒要說你師傅的壞話,別瞪我!你師父和我們不是一路人,我必須得保證還留在蒼水戰場的那些兄弟們能夠塑體,而你師傅所要的,我和智宸都給不起。」

蘇仙眼睛一瞪,道:「她不就找智宸兄要點丹藥提升花仙樓嘛,哼,雞腸肚肚!懶得和你計較。即使莫塵得到口訣,他一個人也忙不過來,還是需要師傅出手的。等一下你可要好好哄她,讓她儘快幫助其餘的兄弟塑體。」

一直在一旁聽著的火智宸笑道:「蘇仙,快帶我去你家丹房,只要提供足夠的仙藥,我給你們就地煉製幾爐金丹又如何!」

蘇仙大喜,道:「真的呀!還是智宸兄大氣,不像某些人不夠大方。有了金丹,關於其他兄弟塑體的事,師傅那邊,肯定沒問題了。」

黒亦辰翻翻白眼。我怎麼就不夠大方了?是你那師傅太黑心了,每一次都讓蘇仙跟火智宸索取無數的金丹,而不願意出一份仙草。

火智宸嬉皮笑臉地拍拍黒亦辰,道:「哈哈,沒辦法,人品好就是受歡迎。瞪啥瞪,這不都為了你?!還有,我還得趁機為莫塵和他那些部下煉製些固靈丹,他們塑體之後,還必須服用一段時間的固靈丹,才能保證魂魄穩固。」

黒亦辰笑眯眯地鼓勵道:「還是你這傢伙鬼!早聽說花仙樓的丹房內的仙藥,可是應有盡有啊!你趁機把前幾次的仙藥本錢也一併收了?」

火智宸一甩頭,莞爾一笑,道:「必須的!你以為我會客氣嗎?這裡,就交給你了,我,洗劫去了。」

黒亦辰同情地看著蘇仙的背影漸漸遠去,心想:蘇仙這是不是有點開門揖盜吶?

黒亦辰盤腿坐了下來,還沒開始調息,刀靈就鬼鬼祟祟地鑽了出來。

自從遇到莫塵后,刀靈內心所產生的那種「他鄉遇故人」的親切感;也許,是因為他們都是神龍炎帝的舊人,莫塵的出現,彌補了刀靈對前主人的思念之情。反正,刀靈內心對莫塵的這種依戀,又有些患得患失的感覺,別人是很難理解。

這才是他主動來找黒亦辰「談心」的真正理由。 刀靈就是對莫塵產生這種眷戀之情,他自己都無法理解。可是,偏偏就是這樣,刀靈心裡惦記著莫塵再也放不下他,內心隱約多了一份對兄弟的牽挂,這是他以前從來沒有感受到的一份親情。

刀靈自己也奇怪,自己只是一縷元神,哪來的這種人類情感!

接觸一段時間,刀靈也開始了解黒亦辰那寧折不彎的性子,自己累次耍他,強迫他接受了莫塵,還真的很擔心黒亦辰一朝大少爺脾氣一來,干出點令一切無法挽回的事。

「喂,那啥,莫塵去哪裡了?」

刀靈無話找話,卻無意就把底透了。黒亦辰雖然不清楚刀靈的心思,可是,這丫的可從來沒有主動聯繫他,這一次為了莫塵,這小子居然鬼頭鬼腦主動現身,真是難得。

黒亦辰很坦然地說道:「請了花娘子給他塑身,在密室里,你要去窺視一下嗎?」

刀靈連忙搖頭,「塑身就好,不用了。呃…那啥,你,不生氣吧?」

黒亦辰端起臉道:「誰說不生氣啦?我正準備等莫塵塑完身,把這事和他說清楚呢,免得我這心裡總是像做了虧心壞事一樣,直打鼓。」

刀靈差點沒嚇出心臟病,暗自慶幸自己提前預見到了這絲危機。就說嘛,這小傢伙太有個性,一定不甘被人擺布。要是真等他把事情攤開和莫塵說了,莫塵即使不瘋癲,或許不心灰意冷,也不可能再跟著黒亦辰身邊。

「哎呀我的大少爺,我的主子,你真的不能這樣做啊!莫塵剛找到故人,又要遭受到這重打擊,你說,你於心何忍?!」

黒亦辰不屑地說道:「我說人家等待千萬年,誰知道認識的唯一故人卻百般欺騙他。如果他知道這個真相,打擊才是真的大呢。」

黒亦辰的口才一向很好,歪理一串一串的,刀靈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對手,他兩條小腿一軟,跪了下去,哀求道:「我的主子,當我求你了,留下莫塵吧,行不行?」

誰知黒亦辰就等著刀靈說著話了,他故作不屑地說道:「求我?怎麼求我?沒點實質的東西空口白說,誰不會?!」

刀靈雖然意識到上了黒亦辰的當,但事關莫塵,他不得不妥協道:「你說吧,我…都答應,行不?」

黒亦辰很不在乎地說道:「真的什麼都答應?那好吧,看你態度好,我先記著你的承諾。你有什麼關於神龍炎帝的修鍊心得什麼的,就儘管扔給我一些,我都一併接受。還有你以前記下的一些神功啥的,隨便來個千把冊,我可以篩選一些給幽影閣的兄弟修鍊,當然,你也再來點修靈啥的神功,也可以給蒼水戰場的那幫兄弟練練。」

儘管黒亦辰獅子開大口,刀靈卻長長地舒了口氣,如果這小子僅限於這種要求,自己還是應付得起的,他想都沒想,就答應了下來。

這些東西他的確不缺,神龍炎帝當初就搜集了不少神功,他的軍隊之所以戰無不勝,其中很大的因素,就是神龍炎帝建立了八支精銳部隊,分別由他的八位戰將統領。這八支軍隊中,每一個戰士都能找到適合自己的神功進行修鍊,再經過軍隊龐大的金丹支持下,每一個戰士都取得了不菲的修為進展,在戰場上總能以一敵十,所向披靡。

黒亦辰見難不倒刀靈,內心實在有點震撼。原來這老小子私藏了不少好東西,看樣子以後得想辦法一點點敲詐出來,要不放在這丫的腦袋裡也是浪費。

遼東之虎 刀靈無端端打了個噴嚏,他狐疑地看了看黒亦辰,道:「那,我進入睡覺了。」

黒亦辰滿臉笑意地說道:「別呀!咱們,聊聊。」

刀靈有點心虛,試探道:「聊聊?有啥好聊的?呃,我…啊哈,我困了,要回去……」

黒亦辰完全不顧刀靈的感受,他似笑非笑的說道:「別裝了!那天你跟莫塵說,我的氣息很像神龍炎帝?還擁有他的陰陽特質?還修鍊了大帝獨創的金剛易筋鍛骨神功?快點說說吧,我對神龍炎帝的一切,很好奇呢!」

終於還是來了!刀靈嚇得腿肚子都在抽筋。

刀靈忙笑道:「你也知道,當時情況緊急,為了忽悠莫塵嘛,我就那麼胡謅了幾句,當時也是靈機一動,並沒有想到巧合竟然這麼多。」

真的只是巧合?

黒亦辰可不相信刀靈的鬼話。刀靈能這樣「拐騙」莫塵,一定心理早有這些想法。

尤其刀靈的出現太過離奇,黒亦辰才不相信他說這些話,僅僅是忽悠莫塵的呢!

黒亦辰神態自若地問道:「那麼,你就說說在神魔鏡時,為何非要跟著我?是不是我的氣息很像神龍炎帝?」

刀靈暗暗叫苦,怎麼就碰上這個一個執拗的主子呢,一得理,就絕不饒人的大少爺。

刀靈見黒亦辰耐心等著他的答案,心虛地說道:「那也不是。你也知道,神魔鏡本來就沒人進去,寂寞了很久,好不容易遇到了一個謙謙君子,文韜武略盡皆通融之人,一時……」

刀靈本以為誇得黒亦辰暈乎乎就能放開這個話題,誰知,黒亦辰根本不聽他胡謅,直接打斷他的話,道:「好吧,再回頭說說你見到莫塵所說的話。說說炎帝吧,他也是陰陽特質?」

刀靈語無倫次地說道:「是,可是他……」

黒亦辰不糾結,直接轉個話題,說道:「好吧,繼續說我的氣息哪一點像神龍炎帝。」

刀靈一時沒轉過彎來,「呃,我沒說像…哦,我說了嗎?是的,你們都很重情義,有一顆仁慈的心……」

黒亦辰直接打斷了刀靈的胡攪蠻纏,說道:「炎帝獨創的金剛易筋鍛骨神功,應該是位修鍊的奇才吧?那你繼續說說炎帝。」

他們談話語速極快,黒亦辰完成不給刀靈思考的機會。這樣反覆來回幾次,刀靈被黒亦辰攪得頭暈腦脹,他這縷元神幾乎都要崩潰了。

黒亦辰心裡暗笑,這丫的還和我玩這套,嫩了點吧!

黒亦辰黑著臉,說道:「小刀靈,你還要和老子繼續玩心眼嗎?今天,你要不說出個子丑寅卯來,這些金丹你就別想要了。還有,你儘快滾出去,我不需要一個陰謀家做兄弟。」

呃,我滴神啊,怎麼又來了?是不是這個威脅太好用了,怎麼每次都拿出來逼我妥協,迫我就範啊!還好老…本大爺不是良家婦女,否則,早委委屈屈做了你幾回小妾了! 用「陰謀家」形容自己,令刀靈大喊冤枉與委屈。我,我又不是為了自己!只要不再追問下去,我就說說前主人唄。

這威脅話一說出口,可憐的刀靈只有繳械投降了,他老老實實地「招供」道:「其實,前主人不但天生擁有陰陽特質,他還是五行齊全的神龍體質。因此他修鍊起來極快,最後修為已經成為了大帝,可一人對抗天帝神威。」

能獨對天帝!黒亦辰有種高山仰止的感覺。至於刀靈所說的神龍炎帝具有陰陽特質,還具有五行特性,似乎,自己也有,倒沒有令他生出什麼異樣情感。

刀靈見沒有唬到黒亦辰,繼續口若懸河地說了下去,「前主人就是一個修鍊奇才,他這一生創建過無數神功,其中最著名的,也是成就了他的美名的,只有三部,一部就是你所學的《金剛易筋鍛骨》神功,這是一部奪天地造化的神功,天罡元氣練到極點,肉身可抗擊任何法術,成就真正的金剛不壞體。」

黒亦辰點點頭表示認可,他已經修鍊到第三重,深知其中的奧秘和神奇。能創造這種無上神功,也唯有神龍炎帝這種陰陽特質的,又外加五行體質的人,才能對肉身的修鍊體味,會更加深刻。

「第二部呢?」

刀靈態度恭敬起來,說道:「說第二部神功之前,先說說《神龍天訣》,也就是你嘴裡所說的勸世銘。這是黑天斬神刀自帶的刀訣,是創始元靈始祖煅鑄這把大刀所創的刀訣,這個《神龍天訣》,要與第二部神功結合起來一起修鍊,簡直是天造地設之神功啊。」

誰叫這口訣這麼像是勸世銘,也不怪我呀!黒亦辰腹誹后,又被激起了好奇心,道:「第二部神功也是刀訣?」

刀靈收斂不住內心的驕傲,揚著小拳頭說道:「第二部叫《太虛無上刀訣》,這部刀訣,容納了太虛刀法和無上心法,刀法和心法同修,事半功倍。前主人曾經說過,練刀,即是練心;練心,即是練刀。《太虛無上刀訣》,那可是專門為修鍊者和黑刀雙修,而量身定做的刀訣!需要黑天斬神刀一樣的絕世寶刀相匹配,再與《神龍天訣》一起修鍊,修鍊到最後,可達到人刀合一的境界,化身為刀,刀化虛無神龍,聯手可將強敵瞬間擊殺。」

修鍊者和黑刀雙修?黑刀也可以修鍊?!自己可是頭一次聽到這般詭譎的事!

然而,黒亦辰已經無法糾結這一無稽之言。

「練刀,即是練心?練心,即是練刀?」

黒亦辰聞此道如露入心,諸多感悟延綿不息地湧上心頭,一時間竟把持不住,壓制了許久的修為,此時又出現鬆動,精元不斷地上了又落下,宛如煮滾的沸水一般,跳躍不止。

黒亦辰嘆了口氣,終於還是壓制不住修為了!他心頭一松,放任精元狂瀉而出,精元瞬間奔騰不息的穿梭在他的各大經脈之間,形成一股旋風,迅速包裹住黒亦辰的身體,「嘩啦」一下,拉扯著天地之氣,卷進了黒亦辰的身體。

「……」

黒亦辰有些無語,不就壓制了幾年修為么,這架勢,也太迅猛了吧!旋即,黒亦辰又發現,這浩瀚的天地之氣入體后,並未像以往一樣立即塞滿,然後衝擊下一階修為,而是,不斷沖刷因修鍊金剛易筋鍛骨,而擴延了許多的經脈。

「這個經脈容量,已經比以前擴大了相當於一倍了。這金剛易筋鍛骨神功真是好東西呀!難怪見識不淺的刀靈如此推崇。」

黒亦辰感慨著,等精元足夠衝擊新的階位了,才開始壓制狀如脫韁野馬的精元。

「叮!」

並不能耳聞的一聲清響,黒亦辰快速且順利晉級到了黑級,並快速穩定在這一階位。

可是,被他壓制了幾年的精元,已經飽和到足於讓他一舉衝到更高的階位,因此即使衝到了黑級,它依然勢頭極猛,並沒有停下來的跡象。但是,如果繼續沖級,自己經脈還不足夠強大,過去幾年的努力和所忍受的痛苦,就付之東流了。

就在精元還在瘋狂肆虐之際,黒亦辰痛苦地皺了皺眉頭,把所有神魔力的悸動,和不斷暴動的精元,一點一點地壓回兩個丹田內。

刀靈無語地看著黒亦辰這一兇猛的悟道,最後不得不罵道:「你這傢伙,剛晉級又開始壓制兇猛的精元,這種痛苦比晉級還難受幾十倍,你還真能忍!哼,再這樣強行壓制,遲早會出大事!想當初,大帝也是這樣,為了修鍊太虛刀法和無上心法,硬是通過修鍊金剛易筋鍛骨而壓制住修為。」

剛收功的黒亦辰聞言一震。對呀,我為什麼不可以把多餘得已經飽和的精元,用金剛易筋鍛骨神功的修鍊方法,去淬鍊肉身和骨骼呢?!

這樣一來,既不用浪費精元和神魔力,不用忍受壓制之苦,又能用去萃取肉身,簡直就是絕妙的主意!

「小刀靈,老子愛死你了!」

「哎呀,媽呀,饒了我吧!」黒亦辰興奮到極點的話,卻令刀靈打了幾個寒戰,雞皮疙瘩也掉了一地。

黒亦辰兇狠地罵道:「去你的!別臭美了,老子只是欣賞你的主意。快點往下說第三部神功。」

刀靈裝作愁腸百結的模樣說道:「還好,你沒有特殊愛好。說回前主人的第三部神功,叫《長生術》,是修鍊神魔力的一部神功。有一次我聽主人說起過這部《長生術》,據說修鍊它,可以借用天地之氣,讓神魔力生生不息,修鍊大成之時,能做到神魂不滅,無法無天。你知道神魂永固是什麼概念嘛?也就是說永遠不會死去!即使軀殼毀滅,神魂也能存在天地之間,不用顧忌法則、天地這些道法,重新造就骨骼再生血肉,永遠不滅於天地。」

黒亦辰失聲問道:「這神功逆天呀,可神龍炎帝還是……」

神龍炎帝是刀靈心中的逆鱗,焉能讓黒亦辰詆毀,他悻悻地說道:「哼,那可能是前主人還沒有完全修鍊成功。當初第一眼看見你時,我還誤認為……」

終於說到正點上了!

終於還是說漏嘴了吧?丫的,老子就在這裡等著你呢! 黒亦辰雙目炯炯放光,喊道:「繼續說!別停下來。」

刀靈深知說錯話了,此時有點生氣,也顧不上黒亦辰的感受了,賭氣地說道:「見你第一面時,你身上有我很熟悉的感覺,所以,我才打算選你。如果不是,我在神魔鏡再呆上百年,我和黑刀都可以完全復原了。何必跟著你受苦?!」

黒亦辰冷冷地問道:「什麼熟悉的感覺?不止這些吧?」

刀靈有點後悔惹到這位聰明的主子,但他看出黒亦辰已經徹底被惹火了,他不得不說下去,爭取態度好一些,讓這位主子敗敗火,「你身上有前主人身上的氣息,可能是因為你身上和他有相似的特質,更重要的是……」

黒亦辰凜然逼視道:「是什麼?」

刀靈就要被撕破最後的一道防線,心中有些絕望,但他知道,如果不說,這位主子會立即翻臉,後果將不堪設想。可是,如果說下去,後果,就不是他所能掌控得了的了。

沉吟不語的刀靈最後決定破釜沉舟,他囁嚅道:「是因為你神識中有一段被封存的記憶。」

黒亦辰眯了眯眼睛,問道:「一段記憶?被封存?我怎麼不知道?怎麼感覺不出來?」

刀靈翻翻眼皮,道:「被封存的記憶,自己是感覺不到的。除非你修為到了一定級別,就可以衝破這些封印,獲取那份記憶。」

黒亦辰問道:「你…的意思是說,我,可能就是那個神龍炎帝轉世?」

刀靈有點失望地搖搖頭,道:「應該,不是。我一直在探究這份封印,發現這個封印很新,應該不足二十年,絕對不是遠古大能所留。也就是說,你這封印,不可能是前主人所遺留的。」

黒亦辰有些激動,繼續追問道:「你這丫的有什麼好隱瞞的!你說這是二十年前的封印?你說是不是我親生父母所留?」

刀靈點點頭,說道:「我也是這樣猜測的。也許你剛生下來,遇到緊急情況,你父母或者其他人把這份記憶或者神功功法,封存起來,等你有足夠的力量時去修鍊。」

終於有了擬似父母的消息了,黒亦辰激動得恍恍惚惚,腦袋突然斷片一樣昏昏噩噩,不能思考。

刀靈長長舒了口氣。

還好,這主子還是講情義重親情的,並未因此而追究他的動機。想當初,自己動機的確不純,當他知道黒亦辰可能不是神龍炎帝轉世時,曾動過要離開的念頭。可是,渺渺人海,茫茫江湖,他又哪裡能找到更加合適的主子呢?!

誰知,神差鬼使地,讓黒亦辰尋找到了莫塵,讓刀靈跟著黒亦辰的心思更加強烈和堅定。以前,他貪圖黒亦辰身上能夠給他提供修鍊靈力的場地,如今,他更是心甘情願地跟著黒亦辰,即使,他有很多和前主人完全不一樣的東西。

刀靈一直不敢把這真相說出來,就是擔心黒亦辰會讓他離開。他還沒有完全摸透這新主子的脾性,不敢貿然行事。

黒亦辰終於清醒過來了,他幽幽嘆了口氣說道:「原來你是窺視到我記憶的封印,才決定跟我的啊!小刀靈,我不怪你,你,跟隨莫塵,繼續去尋找神龍炎帝吧。」

黒亦辰從刀靈那裡了解到神龍炎帝修鍊過《長生術》,儘管刀靈親眼看到神龍炎帝與敵人同歸於盡,神魂俱滅,但因為《長生術》能令人神魂不滅、無法無天,刀靈還是心存一份渺茫的希望,期望神龍炎帝能神魂不滅轉世為人。

可是,尋找了許久,本來以為找到了黒亦辰就是神龍炎帝的轉世,卻發現那份他珍若如寶的記憶封印卻是全新的。那份失望,黒亦辰很是了解,因此,他決定讓刀靈跟隨莫塵離開。

刀靈驚慌失措地喊道:「不!你別趕我走!我不想跟隨莫塵離開,只要莫塵留下來,我,我會一直追隨著你!」

黒亦辰有點感性地說道:「我不是要趕你走。其實相處那麼久了,我已經把你當做我的兄弟了,也不捨得你離開。只是你要尋找神龍炎帝,這份心意感動到老子我,所以,我想放你走。就這麼簡單!」

「我已經把你當做我的兄弟了」!此話落地有聲,刀靈絕對相信黒亦辰所說的話。黒亦辰對待他內心認可的兄弟,絕對是可以為其上刀山、下火海地忠誠。

刀靈內心感動得沒來由一陣心旌蕩漾,他磨磨唧唧地說道:「你還是讓我和莫塵跟隨你吧。等江湖上有了前主人的消息時,我們再離開,好嗎?」

黒亦辰揶揄道:「好吧,既然你這麼捨不得我,就留下吧。」

哼,給你點陽光你就燦爛。刀靈揮動著小拳頭,樂滋滋地準備返回中丹田睡覺去了。如今去了心事,睡覺也會笑醒。

黒亦辰突然喊道:「小刀靈,等一下!你剛才說神龍炎帝留下三大神功,你,不會不知道吧?」

刀靈心情頗好,對黒亦辰的貪心也不計較,說道:「我就是修鍊了前主人的《長生術》,才死裡逃生的。我得空時把它和其他功法一併傳授於你,到時你得好好修鍊長生術。傳授長生術時,必須在凈室,不能被任何人打攪到。否則會使你的神魔力受到傷害,弄得不好會被反噬。」

黒亦辰從蒲團上站了起來,點點頭。

刀靈繼續說道:「至於《太虛無上刀訣》,你還得等到晉級到神者以上才能修鍊。貪多嚼不爛,你修為尚淺,好好修鍊《金剛易筋鍛骨》神功,它是修鍊《太虛無上刀訣》和《神龍天訣》的基礎。當你金剛易筋鍛骨神功達到一定造詣時,你對神龍天訣的悟性也會變強的。」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