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張衡盯著那戰船的上的黑衣少年的時候,一旁的夏雪柔也是神色擔憂的緩緩的說道。

就算是她也是知道,能成為楚國十大天才之一的雲水妖的實力,絕對很強大很恐怖,所以夏雪柔在看到那雲水妖的時候,不由得露出了擔憂的神色。

「雲水妖嘛?」

此時站立在地面上的張衡在聽到夏雪柔的聲音后,也是臉龐上露出冷漠之色,目光淡然的看著那戰船上的黑衣男子。

旋即張衡的聲音這才緩緩的散發出來,緩緩但是說道「雲水妖有事嘛?」

張衡的聲音雖然很平靜但是,但卻是透著一股強大的氣息,瞬息間朝著那站立在戰船上的雲水妖籠罩而去… 亂星海域,戰船上,那道站立的黑色少年身影,散發出了一股強大的氣息。

雲水妖楚國十大天才,排名第九的天驕,也是如此當眾多神月盟成員在看到這雲水妖的時候,都是露出了恐懼之色。

因為眾多神月盟成員對於雲水妖的實力,可以說是非常的了解的了。

也是如此,此時的神月盟和妖盟兩萬成員都是,目光死死盯著對方。

那站立在戰船上的妖盟盟主雲水妖,在聽到了張衡的冷的聲音后,也是露出了淡然的笑容,這才緩緩的說道:「當然有事了,我找你只是想把你給打死,又或者你打打死我。」

黑衣少年雲水妖在說道這裡的時候,他陰冷的聲音,也是讓下方的眾多神月盟成員都是臉色一變。

他們可都是明白,素來雲水妖挑戰的對手都是非死及殘,也是如此眾多神月盟成員都是露出了凝重之色。

「雲水妖你要戰我石頭雄跟你戰。」

當雲水妖的聲音響徹開來后,一旁站立在張衡身後石頭雄,那魁梧的身軀也是踏步走來出來。

此時的石頭雄,臉龐上也是布滿了暴怒之色,目光死死盯著雲水妖。

「石頭雄竟然是你?」

此時站立在戰船上的雲水妖在看到了石頭雄后,頓時那倨傲的神色這才露出了一抹震驚之色。

旋即,妖盟的盟主雲水妖,這才是有些意外的看上一旁神色平靜的張衡,不由得冷笑的說道:「張衡你倒是讓我有些意外啊,竟然連石頭雄這樣的天才,都是被你給收服了。」

「雲水妖,石頭雄可是我的兄弟,你可別亂說話。」

聞言,張衡的臉龐這才流露出了一抹冷意,旋即張衡也是對著石頭雄擺了擺手,便是不再言語,這才朝著那戰船上的黑衣少年,雲水妖踏步走去。

「雲水妖你是要挑戰我?」

此時的張衡緩緩踏步著,他的臉龐上布滿了平靜之色,目光看著面前站立的雲水妖神色平靜的緩緩說道。

「沒有錯,張衡我們戰一長吧。」

聞言,雲水妖也是露出了一抹冷笑,旋即那雙陰寒的目光也是死死盯著張衡。

咻咻…

當雲水妖的聲音落下之後,那站立在戰船上的雲水妖終於是暴動了,一股強大的氣息也是從雲水妖身後爆發出來。

隨著這股強大的氣息爆發出來后,雲水妖的腳掌也是一點地面,身影閃動,便是朝著戰船下的張衡爆沖而去。

咻咻…

此時,虛空中的雲水妖,在他的面前便是凝聚出了一尊金色的寶塔,寶塔金色光芒耀眼,散發出了一股恐怖的凝重股氣息。

當雲水妖召喚出他的金色寶塔的時候,戰船下方的眾多神月盟成員都是臉色巨變。

「這是七層玲瓏寶塔!」

「我沒有看錯吧?」

「沒有錯,這玲瓏寶塔,可是楚國十大世家之一的雲氏家族的神器,這雲水妖是十大世家的天才之一啊。」

此時,眾多神月盟成員在看到雲水妖身上那尊金色的玲瓏寶塔的時候,都是露出了震驚之色。

顯然就算是他們也是沒有想到雲水妖竟然會拿出了七成玲瓏寶塔。

咻咻…

就在這個時候,神色平靜的張衡,在看到雲水妖竟然拿出了七層玲瓏寶塔的時候,

張衡那平靜的臉龐上這才露出了一抹殺機。

雖然這雲水妖施展出了七層玲瓏寶塔,但是張衡還真是沒有將這個雲水妖放在眼裡。

在張衡看來,就算是這個雲水妖的實力很強大,張衡也是很有自信將他擊敗。

更何況這個雲水妖雖然是楚國十大天才,排名在的九的天才,但是他的境界也不過是武師七重而已。

咻咻…

想到此,張衡的身影也是不再猶豫,旋即他的腳掌一點地面,身影閃動,一股凌厲的氣息也是從張衡的身後爆發出來。

當這股凝重的氣息爆發出來后,張衡的身影便是朝著虛空中的雲水妖爆沖而去。

咻咻…

張衡手持赤陽長劍,一個滔天的劍氣,便是從張衡的身後爆發出來。

「這是?」

「好強大的劍氣。」

「我從來都是沒有見到過如此強大的劍氣!」

「難道,我們盟主領悟了劍意?」

此時,正當張衡朝著虛空中的雲水妖爆沖而去的時候,下方的眾多神月盟成員在看到張衡施展出來的凌厲劍氣的時候,眾多神月盟的成員的臉龐上都是布滿了震驚之色。

他們都是沒有想到,張衡的劍道修為竟然會這麼的恐怖,如此恐怖的劍道天賦,已經讓眾多楚國九郡的天才,望塵莫及的了。

「哼,張衡這就是你的實力嘛?」

虛空中,手持其七層玲瓏寶塔的雲水妖臉龐上也是露出了輕蔑之色。

在他看來就算是張衡的實力很強大,又怎麼回事自己的玲瓏寶塔的對手?

所以當張衡施展出了磅礴劍氣,朝著他席捲而來的時候,虛空中的雲水妖也是終於暴動了。

呼呼…

恐怖的靈氣波動,以雲水妖為中心,旋即在雲水妖露出了一抹濃厚的殺機之後,便是將懸浮在他面前的七層玲瓏寶塔對著爆沖而來的張衡轟然砸下。

「天殘劍法第三式,青龍逆天。」

眼見那巨大的金色寶塔朝著自己的身上砸來,張衡的臉龐上也是露出了冷漠之色,旋即張衡也是沒有絲毫的猶豫,頓時施展出了天殘劍法的第三式。

當張衡施展出了天殘劍法的第三式的時候,一股巨大的龍吟聲音,也是響徹開來。

當這股龍吟的聲音響徹開來之後,頓時便是在張衡面前凝聚出了一條青龍的身影。

只見虛空中的青龍身影,張牙舞爪,散發出了一股強大威嚴,眸光蔑視的盯著虛空中朝他斬殺而來的雲水妖。

「這是什麼劍法?」

「是啊,我怎麼從來沒有見過?」

此時,下方的眾多神月盟成員在看到了張衡施展出來的凌厲劍術的時候,眾多神月盟成員他們的臉龐上也是露出了震驚之色,他們也是沒有想到張衡竟然的劍術竟然拿回如此高超…

碰!

就在眾人神色震驚的盯著虛空的時候,只見雲水妖施展出來的七成玲瓏寶塔,和張衡施展出來的天殘劍法青龍虛影便是撞擊在了一起。

恐怖的凌厲波動便是以他們為中心爆炸開來,恐怖的威壓氣息,頓時席捲了這放天地。

那些下方的眾多神月盟成員在感受到虛空中那股強大的威勢的時候,頓時他們的臉色大變,朝著身後敗退出去。

他們噎死明白,若是自己步爆退出去,定然會被這些餘波給震傷。

啊啊啊…

就在這個時候,虛空中的兩道身影也是從虛空中飆射下來。

張衡的身影緩緩的落在了地面上。

而那妖盟的盟主雲水妖的身影則是非常的狼狽,從虛空中快速的砸落在戰船上。

「怎麼可能?」

「張衡竟然佔了上風?」

此時的眾神月盟成員,包括妖盟的成員在看到神色平靜落地后的張衡,眾人的臉龐上都是布滿了震驚之色。

在他們看來張衡的實力就算在怎麼強大,也不會如此輕鬆就會將雲水妖給擊飛出去啊。

然而讓他們很是意外的是,張衡確實是很輕鬆就是將雲水妖給擊飛了出去。

「張衡不得不說,你讓我暴怒了。」

戰船上黑衣少年雲水妖,臉龐上也是布滿了鐵青之色,此時的那雙眸子血紅無比,目光死死盯著下方的張衡。

他怎麼也是沒有想到,在看來必然能夠斬殺掉的張衡的七層玲瓏寶塔,竟然會被張衡給反擊回來。

想到此,雲水妖的臉龐上上定然是布滿了暴怒之色,這讓他身為楚國十大天才的名名聲何在?

「你還想打?」

此時,站立在地面上的張衡,神色依然很平靜,彷彿剛才那一戰對他來說根本就是在熱身而已。

「張衡你沒事吧?」

「哥哥你沒事吧?」

相比起張衡的平靜,夏雪柔和蒼雪子兩威美女的臉龐上倒是布滿了擔憂。

尤其是夏雪柔在進過了昨晚張衡的那翻話后,對於張衡的心思也是越來越明顯了。

聞言,張衡這才轉頭朝著一旁的夏雪柔看去,張衡的臉龐上也是布滿了笑容,這才緩緩的說道:「雪柔,我沒有事情,你不需要擔心。」

「張衡你還是小心點好,這個雲水妖很詭異。」

在聽到了張衡的聲音后,擔憂的夏雪柔這才安心了下來,旋即她也是抬頭看上那戰船上站立在甲板上的黑髮少年雲水妖!

「張衡,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此時,站立在戰船上的黑髮少年雲水妖臉龐上也是鐵青無比。

要知道他身為楚國十大天才,又是妖盟的盟主,素來只有他欺壓別人的份,然而今天,他不但沒有將張衡打敗,竟然在張衡面前差點就出了洋相,身為楚國十大世家的雲氏家族的天才,雲水妖自然是對張衡充滿了斬殺的心思了。

「哦是嘛?」

聞言,張衡的臉龐上也是布滿了冷漠的笑容,他的目光這才看上那站立在甲板上的黑髮少年,聲音緩緩的說道:「你想戰,那就來吧…」

此時,戰船下方的眾多神月盟成員在聽到了張衡的話后,又是再度布滿了震驚之色。

張衡的身影雖然很平淡,但是他們都是知道,張衡的骨子是很狂的存在…… 戰船上,那到站立在甲板上的黑髮少年身影,臉龐上布滿了陰寒之色。

就算是他也是沒有想到,這個來自青雲城的小城少年張衡,竟然有這麼強大的實力。

如此強大的實力也就算了,讓雲水妖很憤怒的時是,這個叫做張衡的天才,竟然還如此狂妄。

不由得,雲水妖也是想起了天楚郡第一天才秦羽。

若不是秦羽通知他,讓他幫忙找一下張衡的蹤跡,他雲水妖又怎麼會躺這趟渾水呢?

只不過身為十大世家天才的雲水妖,素來高傲無比,只有他欺壓別人的份,從來就沒有出現一個小城市的天才,竟然會欺凌到了雲水妖的頭上。

所以想到此,雲水妖的臉龐上也是布滿了殺機,目光死死盯著張衡。

如此說上次斬殺張衡,是因為答應了楚國十大天才首位的秦羽的要求,那麼這次斬殺張衡就是因為他自己咽不下這口氣了。

「張衡,不得不說你很狂妄。」

站立在甲板上的黑髮少年雲水妖,臉龐上布滿了鐵青之色,對於剛才張衡的話,就算是傻子也是明白了張衡話里的意思。

此時的雲水妖臉龐上也是布滿了殺機,目光死死盯著張衡,像是有一副深仇大恨的樣子。

頓了頓雲水妖這才緩緩的說道:「不過,這次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天才,什麼叫做廢物。」

雲水妖的聲音布滿了陰沉之色,旋即便是籠罩住了所有神月盟和妖盟的成員。

「不過,你永遠都是不會明白,我雲氏家族能成為楚國十大世家,他的底蘊可是比你想象的還要恐怖。」

雲水妖目光死死盯著張衡,聲音憤怒的緩緩說道。

「還要戰嘛?」

聞言,站立在地面上的張衡,也是流露出了一抹意外之色。

在他看來,剛才他沒有將這個雲水妖斬殺已經算是手下留情了,然而讓張衡很是很意外的是,這個雲水妖竟然還要跟她對戰。

「張衡我有句話,你一定要聽一下。」

就在張衡的目光神色淡然看著那戰船上的黑髮少年的時候,一旁站立在張衡身邊的夏雪柔,她的臉龐上也是布滿了擔憂之色。

旋即夏雪柔也是轉頭看上一旁的張衡,不由得關心的說道:「張衡,你知道十大世家的子弟,為什麼會那麼恐怖,而且也是很多人得罪不起的嘛?」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