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字修鍊室的入口處,三名大漢看到蕭寒出來,又看看廣場入口處,見洛仙兒還沒有到來,心下不免有些著慌。

雖然之前他們有商量過,此次不幫助蕭寒,讓得蕭寒吃個大虧,從而改掉年輕氣盛的脾性,但聽到林鋒三人揚言要如何如何虐待蕭寒,他們知道了三人可不止讓蕭寒吃個大虧那麼簡單,他們於心不忍,便打消了先前的打算,悄悄派人去知會與蕭寒關係似乎挺不錯的洛仙兒這裡的事情。

洛仙兒身為內門弟子,而且身為羅元宗第一號女神,號召力極廣,完全有能力替蕭寒擺脫即將的麻煩。

但問題是一個鍾過去了,洛仙兒怎麼還沒有來啊?不會是接了任務堂的任務離開宗門了吧?

就在三名大漢疑竇叢生的時候,蕭寒走到林鋒前方停下,看著氣焰跋扈的後者,針鋒相對地笑道:「區區手下敗將也敢大言不慚,可見閣下臉皮有多厚,不去蓋城牆都可惜了。」

「哈哈林鋒,人家可完全不懼你呢。」現場響起一陣鬨笑聲。

「小子,當日試練時我林某失手才輸給了你,此次我可不會再失手了。」林鋒臉色鐵青地道。

轟!

話音一落,林鋒雙拳一握,磅礴玄力衝天而起,一股接近靈武境三階巔峰的修為爆發開來,震得煙塵四起。

「你以為這就是我的全部實力么?」

冷笑地看著蕭寒,林鋒手掌一握,一顆血紅丹藥出現在他手上,只見得丹藥大如龍眼,滾圓的表面密布著黑色紋路,血氣瀰漫間,隱隱有著獸吼之聲傳出。

「血煞丹!」

「這林鋒還真是的,居然為了擊敗蕭寒都不惜用上血煞丹這種禁藥,不過話說回來,成王敗寇,戰鬥的過程並不重要,結果才是最重要的。」林鋒左近的眾人中有人並不反對林鋒的做法,武者的實力包括諸多方面,譬如自身的修為,戰鬥經驗,功法,神兵利器,禁術禁藥等,皆是屬於自身實力的體現,眼下的血煞丹,便是林鋒實力之一。

「林鋒,你不擇手段擊敗蕭寒,我們可不會認可你。」

「沒錯,你藉助外力,即便是贏了也不光彩。」

「…」

不過大多數人卻是一致唾棄,原因無他,林鋒用了血煞丹修為會飆升,百分百能夠戰勝蕭寒。

那樣一來不僅於他們這些向來拿林鋒被蕭寒斬斷無名指來嘲謔林鋒的人臉上無光,林鋒還不用支付給他們兩百貢獻值,他們可是虧大了。

「不擇手段?這玩意兒你們也沒少用吧?」林鋒看向唾棄他的眾人,反唇相譏地問道。

眾人啞火。

看到眾人理虧,啞口無言,林鋒笑著回過頭來,向著蕭寒揚揚手中的血煞丹:「有了這顆血煞丹,我可以將修為提升到靈武境四階,屆時我抬抬手就可以按死你,現在…」

「你是自己認輸,還是讓我將你打得認輸?」林鋒玩味地打量著蕭寒,頗為享受這種貓戲弄爪下老鼠般的過程。

「讓我認輸也可以,將一千貢獻值拿來,再給我磕上一百個響頭。」蕭寒伸出手掌,笑道。

此言一出,不僅林鋒身旁眾人疑惑,連地字修鍊門口的四人也是滿臉疑惑,他們真不知道蕭寒哪裡來的底氣,到了現在還膽敢不知天高地厚地挑釁林鋒。

還是說,蕭寒知道自己今日難逃一劫,故而在受劫前甩一番嘴皮子,氣氣林鋒?

「哈哈!」林鋒愣了一下,仰天大笑道:「死到臨頭了還敢嘴硬,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

「既然如此,那就準備付出慘重的代價吧。」

林鋒滿臉的獰色,那血煞丹有著不小的後遺症,說實話他也是有些不情願服用的,但是他也知道,雖然如今他的修為飆升,但對方的修為亦然比當日漲了許多,如若他不藉助血煞丹之力,多半是贏不了對方,眼下對方不肯主動認輸,那他也只能服用血煞丹了。

「未必。」

「是么?」林鋒不以為然地一笑,不再有絲毫的拖沓,直接將血煞丹送入口中,而後喉頭一滾,發出咕嚕一聲,雙目閉闔,很快身上有著血氣飄蕩出來。

血氣飄蕩間,林鋒的修為也在節節攀升著。

靈武境三階…靈武境三階巔峰…靈武境四階!

「好可怕的威勢。」感受到來自林鋒身上的可的威壓,嚴龍與龐昊心頭都不住地悸動,佇立的身形也不禁往後退了幾步,如今林鋒的戰鬥力,已然凌駕於他們之上。

「這傢伙變得好可怕!」

眾人臉色發白地後退,眼下的林鋒宛如已然不再是昔日的林鋒,而是搖身一變成為了一尊實力滔天的血魔,太可怕了。

遽然間,林鋒閉闔的雙眸舒張,露出一雙幽幽血眸,血眸盯向蕭寒,可怕的威勢攜帶著滔滔凶厲釋放而出。

蕭寒為之加身,視線不禁一凝… 「靈武境四階?」

地字修鍊室的入口處,四名大漢看著全身血氣滾滾的林鋒,臉色為之劇變,他們本來還揣度眼下的戰局是林鋒三人聯手去對付蕭寒的,但令得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眼下單單林鋒就有了碾壓蕭寒的實力,如果再加上嚴龍與龐昊,蕭寒怕是一兩個呼吸間就要隕落。

局勢太嚴峻了!

四名大漢看看廣場入口,發現洛仙兒還沒有到來,彼此對視一眼,都從彼此眼裡看到了無奈,如今他們正在修鍊室站崗,如果離開去相助蕭寒,那就是擅離職守,是要受重處罰的,面且他們也不願太過得罪林鋒三人,畢竟他們的修鍊天賦太差了,遲早有一天會為林鋒三人超越,如果現在他們找三人晦氣,將來註定是要遭到報復的,那代價他們可承受不起。

最為關鍵的是,當初他們有勸過蕭寒離開,但蕭寒將他們的話當作耳旁風,眼下遭遇這厄境,純粹就是咎由自取。

出於這三點的考慮,眼下他們並不願意去助蕭寒,也只能祈禱洛仙兒早些來,不然蕭寒可要慘了。

「看來兩百貢獻值是沒法拿到了。」

林鋒身後眾人搖頭,眼下的林鋒修為已然達到靈武境四階,實力要遠遠超過不過區區靈武境一階的蕭寒,蕭寒的戰鬥力再逆天,也不可能跨越三個境界戰鬥。

想到這裡,一些人悄悄溜走,留下來過會也唯有被林鋒打臉的份,那還不如早點離開的好。

轉眼間原本被林鋒邀來的十來人走得只剩下寥寥七人,而留下來的三人倒非認為蕭寒能戰勝林鋒,他們留下來也只是性子好戰的他們想看看接下的戰鬥而已。

「看來不用我們動手了。」看到如今林鋒的修為超過自己,嚴龍與龐昊對視一眼,笑道。

「你可後悔之前沒有主動認輸?」

握了握拳頭,林鋒感受到如今自己體內那無窮無盡般的力量,完全可以碾壓三個蕭寒,當下貓戲老鼠般地打量著蕭寒,問道。

「悔。」蕭寒點頭,看著因自己的話而一臉譏笑的林鋒,笑道:「當初沒有將你的十指全斬了。」

眾人舌撟不下,怔怔地看著蕭寒,這傢伙明明死到臨頭了,何來嘴硬的勇氣?難道就不怕過會林鋒百般折磨他?

而在眾人疑惑間,林鋒臉色陰沉如水,獰笑道:「現在就讓我來看看,你嘴硬的勇氣到底來自哪裡。」

寒芒一閃,一柄湛藍寶劍出現在林鋒手上,劍鋒著流轉著幽幽寒芒,手掌猛然握緊,血氣覆蓋而上,劍身頓時變得一片腥紅,愈發鋒銳的氣勁從劍刃處散發開來。

「我吞服的血煞丹乃是六隻凶獸精血煉製,裡面蘊含著它們的凶厲之氣,憑之可以凝聚成血魔進行攻伐,現在好好感受下吧。」

嗡嗡。

伴隨獰笑聲落下,只見得林鋒身形一震,手中寶劍劇烈地顫動起來,濃郁的血氣在表面激蕩著。

下一刻,三道低沉的獸吼響徹,三道宏大血氣呼嘯而起,直接在林鋒前方天空匯聚成三隻血獸,看那姿態,似是虎,獅,犀,它們仰天咆哮,凶厲氣息瀰漫在這片天地。

「好可怕,這三隻血魔每隻怕是都有著媲美靈武階三階的戰鬥力,它們一起攻伐,估計就算靈武階三階巔峰的武者都要暫避其鋒,蕭寒能夠接下來么?」

「希望他能夠吧,洛仙兒還沒來呢,他現在若是倒下,就完蛋了。」

地字修鍊室入口,四名大漢看到洛仙兒兀自沒來,都是神色忐忑地看著蕭寒,紛紛議論,他們心底則是有些惱怒,如果蕭寒早點聽從他們的建議避開林鋒三人,多好?

「如今我才使出一半實力,希望你能夠擋得下來吧。」林鋒大笑一聲,寶劍劍尖指向三隻血獸。

三隻血獸似乎受到指引,渾身血氣鼓盪,那腥紅的眸子盯向蕭寒,發出一道道愈發高亢的吼聲,震耳欲聾。

「殺。」

爆喝聲中,林鋒眼神陡然凌厲,他的步伐也在這時閃電般掠出,手臂青筋搏動,手中寶劍隨之斬下。

轟!

寶劍一劍斬下,天空有著悶雷般的聲響回蕩,視線看去,血氣漫卷,卻是三隻血魔踏空而出,踩踏出一圈圈血色氣浪。

氣浪滾滾間,三隻血魔猶如三顆劃過天際的紅巨星,颯沓劃過長空,雙蹄探出,狠狠向著蕭寒天靈蓋拍去。

咚!

地面浮塵激揚,蕭寒身形暴退,同時間早已出現在他手上的樹枝寶劍刺出,玄氣灌注,形成上百道寒月般冰冷凌厲的氣刃,隨著樹枝寶劍刺出之勢漫天激射,每一道都帶起刺耳的銳嘯,度極為的恐怖,而在那種度下,即便是柔軟的水滴,也能洞穿樹木。

面對上百道氣刃,三隻血獸絲毫不作閃躲,雙蹄向前拍擊,浩瀚血氣湧出,化為巨大的血幕,然後與漫天氣刃硬撼。

嘭!

兩波攻擊相互衝擊,只僵持了剎那,上百道氣刃盡皆湮滅,不過也將血幕與三隻血魔的雙蹄震爆。

吼吼吼!

三隻血魔負痛,發出陣陣驚天動地的怒吼,而在怒吼之際,它們也是沒有絲毫的遲疑,血盆大口張開,並駕齊驅地向著蕭寒咬去,那般模樣與真獸無多大區別,鋒利而堅韌的血色利齒,估計就是薄一些的鋼板也是能夠咬穿,殺傷力十足。

「我看你這下怎麼擋。」

看到三隻血魔逼近蕭寒,林鋒眉飛色舞地冷笑道,如今他不使用全力或許就可以擊敗蕭寒,這戰績傳出去,絕對是能夠讓那些嘲謔笑他曾為蕭寒擊敗的人閉口。

蕭寒暴退的身形停下,看著已然逼近的攻擊,他手中樹樹寶劍豎立而起,左掌暴起,重重印在樹枝寶劍上。

轟!

寒氣噴薄,直接化為一面巨大的湛藍冰壁,蕭寒雙腳前後一分,雙手發力按住樹枝寶劍,要將三隻血魔的去路擋下。

悶聲響徹而起,眾人看到三隻血魔咬在冰壁上面,冰壁被震得倒退,後方的蕭寒也是不斷倒退。

「死來。」蕭寒冷喝一聲,調動樹枝寶劍中的寒氣,化為三根冰刺,從三隻血魔上顎洞穿,帶起一串血氣。

三隻血魔的身軀立時僵持,但那衝出之勢兀自存在,將蕭寒一連震得退了五丈,方才堪堪停下。

咔嚓。

也在這時,冰壁上裂縫蔓延開來,很快就遍布了整塊冰壁,而後整個兒爆碎開來。

「勉強擋下了?!」看到蕭寒兀自佇立著,林鋒不禁有些失望,旋即又冷笑道:「剛才我只發揮出了血魔丹一半的威力,但接下來我可不會有絲毫的保留了。」

「希望…你能夠接得下來吧。」

林鋒笑言,他似乎是希望蕭寒能夠接下他接下來的攻擊,但看他眼角的戲謔,顯然,他是口是心非。

「如果他接得下來,那真是活見鬼了。」

嚴龍與龐昊仰天大笑,剛才林鋒才使了一半的實力,蕭寒就難以接下來,過會林鋒催動全力,蕭寒鐵定接不下來,那也就不用他們出手了,他們便是可以得到林鋒許下的一千貢獻值,這不用幹活,就可以拿到酬金的結果,他們自然是樂於見到,自然是滿懷愉悅。

「廢話還真是多…」看著戲謔看著自己的林鋒,蕭寒似是無奈地搖搖頭。

「哏哏,我本來還想讓你多站一會兒的,既然你這麼趴下,那好,我遂了你的願!」林鋒面寒如霜。

已然被蕭寒激怒的林鋒,再也不打算作絲毫的保留,手中寶劍猛然向天空刺去,轟的一聲,猶如是決堤了,浩浩蕩蕩的血氣呼嘯而上,一分為六,化為虎,獅,犀,鱷,蟒,豹六隻血魔,它們仰天咆哮,濃郁的煞氣散發,周遭的空氣彷彿都被震得在顫動。

「六隻血魔,給我將這個人類鎮壓了!」寶劍遙遙向著蕭寒猛地一斬,向六隻血魔發號施令。

吼吼!

回應林鋒的是六道振聾發聵的獸吼,空氣被踏爆的聲響,血雲劃過,六隻血魔踏空而出,一圈圈聲威浩大的氣浪席捲開來,震得嚴龍龐昊等人臉色發白,連連後退,眼下林鋒這一招的攻擊力,已然達到靈武境四階武者的戰鬥力,他們這些靈武境三階自然是難以攖其鋒。

想到蕭寒卻完全不懼林鋒一般,他們一聲嗤笑,區區靈武境一階也膽敢挑釁如今的林鋒,不知天高地厚大概就指這種人了吧。

「我看你現在還怎麼嘴硬。」

剛剛林鋒並盡全力,就見到自己將蕭寒壓制,如今他拼以全力,百分百確定可以將蕭寒鎮壓,他看向蕭寒的眼神,也逐漸由冰冷化為了冷漠,那是看棺槨中的死人的目光。

「完了。」

地字修鍊室門入口處的四名大漢搖頭,如今洛仙兒還沒有到來,蕭寒就將林鋒激怒,讓得林鋒催動全力,而全力下的林鋒可是有著靈武境四階的戰鬥力,豈是蕭寒能夠抵擋的?

顯然不能。

眼下蕭寒的行徑這純粹就是自尋死路啊,他們都不知道蕭寒的腦袋是幹什麼用的,居然做如此糊塗的事情。

蕭寒卻是古井無波,只是靜靜看著前方快速逼近的血雲,看到血雲後方林鋒那看死人的目光,他嘴角一勾,想要將我打得趴下么,你應該是沒有那個實力,因為…

「可不只你會藉助外力。」 「可不只你會藉助外力。」話音落下,蕭寒的目光獃滯了瞬間,轉瞬后恢復神采,將樹枝寶劍收起,斷芒取出在手。

斷芒在此前經過吸納血魔池中的鮮血,如今被渲染得一片腥紅,紅芒閃爍,猶如熊熊烈焰騰燒。

「血煞丹?」林鋒看到斷芒上的騰騰血氣,瞳孔都是一縮。

「不對,不太像是血煞丹釋放的血氣,他應該是服用了別的某種禁藥。」林鋒服用過血煞丹,對服血煞丹產生的藥效頗為了解,眼下經過稍微觀察,便否定了自己之前的揣度。

「不管你服的是什麼禁藥,就你這種來自窮鄉僻壤的土著,絕對不可能有超過血煞丹的禁藥,那樣你就不是我的敵手。」

看到蕭寒穿著寒磣,林鋒臉上的陰沉消失,嘴角掀起一抹獰笑。

林鋒的這番思索不過電光石火間。

此時蕭寒將斷芒中的力量調動,只見一股浩蕩的血煞之氣奔涌而出,隨著蕭寒催動寒月刃,劍身形成密密麻麻的血色氣刃,單看那些氣刃的凝鍊度,不知要超過之前凝聚出來的氣刃多少。

「寒月刃!」

蕭寒步伐一跨,斷芒疾斬出去,密密麻麻的氣刃跟著爆射而出,猶如一片蓋壓而下的血雲,壓迫得空氣四炸,然後狠狠攻向六隻血魔。

六隻血魔雙蹄拍出,血氣席捲間,儼然化為一片巨大血幕,下一瞬與血雲對轟在一起。

叮叮叮!

碰撞聲響個不休,兩波攻擊僵持在一起,血浪滾滾,一時間天空都被血氣籠罩。

「居然擋下來了?!」

林鋒難以置信地看著眼前一幕,不過想到蕭寒也服了禁藥,多半還是相當厲害的禁藥,不然實力的增幅也不會如此之大,他心中的震驚才釋然。

「原本蕭兄有著厲害的禁藥在啊,難怪五日前他沒有避開林鋒三人,當時我們還以為他年輕氣盛,現在看來他哪裡是年輕氣盛,分明就是成竹在胸啊。」地字修鍊室入口的四名大漢慨嘆,心中那緊繃弦也悄然鬆了下來。

「禁藥?」蕭寒一笑,如今他不過是借用了器魂的力量,哪裡是服用了禁藥?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