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賤人,這裡還輪不到你說話的份。」一個耳光又重重的甩在了小冰的臉上。

「你們要打要殺就沖著我來吧。她只是我的朋友。這件事情跟她沒有關係。跟吳天昊在一起的人是我。」我冰冷的聲音在這冰冷的夜裡顯得更加的冰冷。1757770 ?「你們要打要殺就沖著我來吧。她只是我的朋友。這件事情跟她沒有關係。跟吳天昊在一起的人是我。」我冰冷的聲音在這冰冷的夜裡顯得更加的冰冷。

「宛芝,我沒事,不要怕她,等下吳天昊會就出來了。」小冰一臉堅信。

吳天昊,是我今天晚上最後的希望了。

「哈哈……吳天昊?你想太多了,你以為吳天昊真在乎你嗎?即使他站在這裡,也只會看著你被我打。懂?」又一個『女』流氓帶著諷刺的語氣盯著我哈哈大笑著。

我緊咬著下『唇』,緊緊的……

佳佳慢慢的蹲下來。

重重的揪起我的頭髮。

我用力的咬著自己的下『唇』,疼痛來襲……

我不讓自己叫出來。

疼,不知道哪裡發出來的疼痛。

只感覺自己整個身體都好疼好疼。

一股血腥味湧入我的嘴裡。

原來,下『唇』被我咬破。

直到一股血腥味湧入我嘴裡的時候我才發現。

疼,已經感覺不到疼了。

麻木了。

「我告訴你,早晚有一天,我會將阿昊搶回手裡的,你……哼……你別把自己當回事,他只是想玩你,這年頭,處『女』少,他又是這麼一個愛玩的人,你懂的。」佳佳說完后。

再一次揪著我的頭髮重重的將我甩在地上。

整個人被甩出去后。

手擦在地上,又是了畫疼痛湧上來。

「佳姐,別跟這賤人廢話,我們就打,打……」旁邊一『女』流氓狠狠的說。

「就是,好久沒有打人了,手癢了。」又一『女』流氓說著。

我怕小冰會被連累到。

我吃痛的叫:「你們要打就打我好了。打我好了。」

「宛芝,你別怕她們,吳天昊肯定就會來的,肯定會的。」小冰安慰著。

我不知道他不會來。

但是,我的心裡還是期待著她會來。

可是,我看著前方,始終沒有人出現。1757771 ?可是,我看著前方,始終沒有人出現。

「哈哈……你想太多了,阿昊會來?怎麼可能啊。」佳佳抬頭哈哈大笑著。

她那哈哈大笑的聲音劃破了寂靜的夜是那麼的刺耳。

「我告訴你這個賤人,吳天昊是我的,她對你只是玩玩,你懂不懂?」我還沒反映過來的時候。

佳佳重重的揪起我的頭髮。

一個耳光又是重重的甩在我的臉上。

這一個力道是那麼的重。

重的我沒有辦法承受。

整個人被他的耳光甩在了地上。

嘴角有點血腥味。

伸出舌,『舔』了『舔』嘴角,原來嘴角滲出血來了。

可見,佳佳對我的恨意有多深。

我無力的躺在地上,動也不想動。

「宛芝,沒事吧?沒事吧?」小冰快速的跑過來搖晃著我。

「我沒事。」我虛弱的說著。

「賤人……」這時,我只看到一個『腿』有力的飛過來。

對準小冰的身體。

只聽「啊」的一聲。

阿冰整個人就這樣被喘飛離開了我的身邊。

「小冰,小冰……」我緊張的看著小冰。

我想跑過去扶起小冰。

可是,整個身體都軟軟的,爬也爬不動。

我的手伸出去,一隻腳重重的踩在了我的腳上。

我咬著牙,強忍著疼痛……

「宛芝,宛芝……」小冰尖叫著。

叫得我的心裡好疼好疼。

我的手臂正顫抖著,但,我沒有叫出來。

我忍,強忍……

我重重的咬著下『唇』強忍。

再一次,下『唇』被我咬破一股血腥味湧入我的嘴裡。

「哼……很硬氣嘛。」終於,我的手解脫啊。

痛的已經麻木沒有知覺了。

「宛芝,宛芝……」小冰繼續尖叫。

尖叫聲是那麼的刺耳。

我那一隻手就這樣放在地上,動也動不了。

地,是那麼的冰冷。

冰冷的地整個都冰進了我的心中。1757772 ?冰冷的地整個都冰進了我的心中。

好冰,好冰……

一絲絲的溫度都沒有。

就在這時,遠處跑過來一個人。

好像是剛才的那個流氓。

我盡里頓時就像是在黑暗中看到一絲絲陽光的『激』動。

「宛芝,看,他來了,他來了,肯定是吳天昊叫他來的。」小冰『激』動的叫著。

我的心裡頓時也看到了陽光。

可是,心裡卻帶著一絲絲的失落:為什麼吳天昊不親自過來?

當那流氓跑近的時候。

淡淡的看了我的睛。

那眼神一點感**彩都沒有。

「是不是吳天昊叫你來的?」小冰那黑『色』的眼眸帶著期待。

「吳哥說了,她與你沒有關係了,所以,你的事情,她也不再管,所以……」那流氓眼裡帶著有一種讓我讀不懂的情緒。

當這流氓這麼一說的時候。

我整個人陷入困境。

心裡的陽光一絲一絲的黑暗。

「哈哈哈……」佳佳一聽那流氓的話后。

笑聲更加的得意了。

而我,如死人般的躺在地上。

如果,今天我還有命活著回去。

我以後堅決不會再跟吳天昊說一句話。

我直接當不認識吳天昊。

對他,我也再沒有內疚的心裡了。

「那沒事的話,我走了。」那流氓就這麼無情的走了。

我也沒有打算讓他幫我什麼的。

「給我打……」佳佳一聲令下。

疼痛四面來襲。

「啊啊啊……」只聽著小冰的聲音傳入我的耳里。

除了那『腿』一處一處的落在我身上的聲音外還有小冰的痛苦的尖叫聲。

我緊咬著自己的下『唇』,死死的抱著自己的腦袋縮成一團。

不發出半點的聲音。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們打夠了。

佳佳的聲音又傳入我的耳里:「夠硬氣啊,不叫是吧?」

我只是用一雙空『洞』的目光狠狠的瞪著她。1757773 ?佳佳的聲音又傳入我的耳里:「夠硬氣啊,不叫是吧?」

我只是用一雙空『洞』的目光狠狠的瞪著她。

這個仇,我一定會報。

打我沒有關係。

打小冰就是不行。

小冰又沒有惹到她哪裡。

太沒有人『性』了。

帶著空『洞』的目光看著上面。

今天晚上的月光是那麼的晃淡。

星星也沒有幾顆。

整個夜看上去是那麼的凄涼與悲痛。

風,輕輕的刮著,卻是那那麼的冰冷。

冰冷的我整個人一絲絲的溫度都沒有。

無力的喘著氣,我知道,我還沒死,我還在喘著氣。

只見佳佳帶著邪惡的表情冷冷的盯著我。

那黑『色』的眼珠子冷冷的瞪著我。

慢慢的,緩緩的抬腳,就這麼一瞬間。

肚子彷彿被人打穿了般的絞痛……

痛,痛……

「他媽的,繼續硬,繼續硬,老娘倒是要看你硬到什麼時候。」佳佳的『腿』在我的肚子上踩著的力道更加的疼痛了。

我用力的咬著下『唇』,不讓自己叫出來。

我一定要有出息。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