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麼定了!」段紅袖表現得像是佔了極大的便宜。「我處理好那邊的事,過兩天就讓甄萱去聯繫您,真是太謝謝了……」

連城笑說:「舉手之勞。」

禮節性的握手,段紅袖也和陳泉那次一樣,打了個冷顫,強忍住沒說出天字。

「先,先……先生,合作愉快!」

目送連城走出了包房。

甄萱埋怨師傅:「您怎麼能這樣!我接下來一個月要忙死了!全國演唱會還得跑呢……」

「傻丫頭,這是大機緣。」段紅袖慈愛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說:「你哪怕在連先生那學習到一丁半點,都是一輩子的好處。」

「我能學到什麼呀!」甄萱不明白。

段紅袖嘆氣說:「為師的良苦用心以後你就懂了。對了……我給你在有錢魚平台安排了一個直播間。」

甄萱訝然:「您信不信,我如果開直播,當天就得上娛樂熱搜。」

存在感特別低的陳泉表示同意。

他撓頭髮說:「以BKB48在國內的人氣,恐怕有錢魚做夢都要笑醒了。以前還沒有成員開過直播呢。」

段紅袖突然支開了陳泉,只留下甄萱一個人單獨說,眼神閃過一絲異色:「萱兒,有件事不知道你看沒看得出來——」

「什麼呀?」甄萱糊塗得不行。

段紅袖笑說:「我很了解男人的潛意識。但連先生似乎一點都不在意小花的前途。 鬼王寵妻:絕世醫妃 哪怕半絲關注、關心和牽挂也看不到,換句話說,這個代名小花的女生在他眼中毫不重要。不是掩飾得好,而是真正不在意。」

她內心悄聲自語,即便是先天高人,也是人,也存七情六慾。

段紅袖低聲在甄萱耳側說:「我要你扮演好角色……把你的未來師妹爭取過來。」

這是一場大膽的豪賭。

她清楚後果,但這值得。比起未必得到的好處,她更會全力爭取看得到的好處。哪怕是有開罪先天高人的可能性。

段紅袖如此說:「她可能是紅袖宗創建以來,最具天賦的修鍊天才……我沒辦法不動心,您能體會到師傅的心情么?你們心思太雜,斗境已是大限。她不一樣,眼神凈如赤子,本若天然才是魅的最高境界。」

「我明白了。」甄萱用力點頭,「今晚我就立刻開播。」

————————————————

有錢魚公司。

領導們議論紛紛:「主播小花不同意簽約!」

「再有潛力,她也存在跳槽的可能。」

「必須打壓,逼迫她立刻和我們簽約。否則再多資源也會成為其他平台的嫁衣,從有錢魚跳槽的例子比比皆是,我們不能再接受這種背叛了!」

董事長蔡立國最終拍板:「這事你們全權處理。」然後不再關注。

網路會議里質疑:「萬一她有後台……」

企劃部李經理怒喝:「再大的後台,她也得做出選擇。要麼忍耐打壓,要麼就馬上籤約。這事我拍板,打壓,必須打壓!」

小花的拒簽出乎眾人預料。有錢魚立刻做出了利益判斷下最正確的舉動。

時間再次來到晚上,花裙少女開播的時間。 李經理密切關注著平台上的動向。

他面前是一個六屏拼接的大顯示器,網站平台的實時數據和後台操作在軟體界面飛速閃過。超管們手中操作不停,在各個的直播頻道來回切換,關注有錢魚的主體動向。

「她開播了?」

李經理不用提出姓名,超管們自然知道指的是誰。

超管河魚點頭稱是,指著屏幕上一條與旁邊同類相比很誇張的增長曲線,說:「這就是她直播間的實時訪問人氣,沒有增長變緩的趨勢,開播10分鐘后能打到六萬到七萬之間的真實人數。」

除了某位陡然進入有錢魚高層視線的女主播,也沒有其他人有如此關注度的待遇了。

有錢魚已經開出了能夠體現出他們最大誠意的價碼。無論是合同承諾的資源推薦,還是條款中保證的三年最低1500萬工資酬金,對一個剛躥紅三天的新主播而言,這稱得上是「禮賢下士」的待遇。

沒有誰能夠在這樣一大筆錢面前不動心。

但小花毅然決然的選擇拒簽,這實在出乎有錢魚高層的預料,也讓他們有種被欺騙了的惱羞成怒。

既然不簽約,那人氣和熱度也就失去了價值。

打壓成為了必然要執行的手段。

李經理沉吟道:「把人氣限制到一萬。」

「李哥,這也太明顯了吧……直播間里的彈幕數量完全不是一萬的量級啊。」超管河魚感到為難,他本著對工作負責的態度,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李經理十分嚴厲的駁斥了他的優柔寡斷。

「不要把個人情緒帶到工作中來。你說的沒錯,從六七萬壓到一萬很容易讓人看出來,但上級領導要的就是這個效果,要是做的太隱蔽,誰也不知道,哪裡還有敲山震虎的效果?」李經理冷冷道:「我們既然能把她捧起來,自然能讓她摔下去。」

河魚小心翼翼說:「萬一把人逼走了,沒合約在身,這種情況以前也不是沒發生過……」

「她敢!」李經理眼睛怒瞪,下意識搓著手腕的佛珠,「要清楚一點。我們針對的不是小花主播本人,平台和她無冤無仇,沒有故意害人搗鬼的必要。但是,對她這種行徑,平台要是不做出讓其他主播滿意的處理方案,有錢魚作為行業領頭羊顏面何存?」

華國的面子文化不僅存於平常生活,在互聯網此類新事物中同樣被發揚光大。人也好,公司也罷,許多時間都在為了一個面子問題而勞苦奔波,可不得不承認的是——

面子在華國社會確實好使!

人有面子好辦事,公司有面子容易招人談買賣。有錢魚也需要面子維持住自己行業老大的威嚴,花裙妹妹算是撞在了槍口上。

誰也不知道連城的苦衷。

連城嫻熟地打開了直播軟體,通過軟體啟動直播間。

冷艷唱歌少女再一次出現在有錢魚網友面前,準時守著7點直播的粉絲們立刻一窩蜂的湧出來,帶著滿腔彈幕頓時刷遍了整片屏幕。

「花神終於開播了!」

「一天不聽主播唱歌,我渾森難嗖……」

有了多次直播經驗,連城提前做好了所有準備工作。直播進行的很順利,花裙妹妹根據MP3哼唱,鬼魅聲線透過高保真麥克風,以光纖為途徑傳播到全國各地,數不清多少人被鬼迷心竅。

連城本就沒打算用直播賺大錢。任何行業頂尖都免不了高曝光率,花裙妹妹是最見不得光的那種「人」。他只是想要直播帶來的人氣,網路時代,高人氣就意味著大商機。

他煉出靈氣不久,還沒來得及去試試百鬼夜行圖的全部功能。

心思打定,連城一股腦鑽進了房間里,鋪平百鬼夜行圖,嘴裡邊念著引氣集中的生澀咒語,開始研究這件法寶的作用。

他沒心思關注主播間,因此不清楚此時發生的狀況。

直播間右上角明晃晃的「10000」人氣值,任是傻子都能看得出來不對勁。彈幕越來越多,禮物也跟著水漲船高,眼看粉絲值排行榜上土豪名字翻新不停,但人氣值就是巍然不動。

水友們看出來,這是有錢魚在故意打壓啊!

有人替主播憤慨:「憑什麼鎖數據?是超管就能為所欲為嗎?」

「抱歉,超管真的可以為所欲為。」另一條彈幕回復了他,眨眼功夫就小時在了刷新的文字海洋里。

花裙少女很淡定,表情未有絲毫變化,隨著唱腔越發嫻熟,她的歌聲也越來越有感染力。放在古代,哪有女鬼能接受「高保音MP3」全天24小時的轟炸訓練。

錄音棚里錄的曲子,在軟體合成器的調教下,完美得不像是人的嗓子能夠唱出來的東西。所以很多歌手故意留下換氣聲,保留錄音時的底噪,甚至後期再加上呼吸的聲音,為的就是能在冰冷的完美中增添幾分真實。

花裙少女經歷得正是錄音棚級別的調教。她學習和模仿的能力讓眾多科班出身的歌手拍馬不及,無論什麼歌,到了她的嘴裡都變成同一種空靈縹緲的動聽腔調,怎麼聽也聽不膩。

她僅是簡單地唱著歌,哪怕直播間人氣被鎖似乎與她無關。

這種淡然讓路人和粉絲們多加幾分欣賞和佩服,她越是淡然,大家越是喜歡,越是更加打抱不平。很多人覺得有錢魚做得太明顯,也太過火了點。

還有主播偷偷看著熱鬧,大部分都抱著幸災樂禍的想法。平台上一共就那麼些流量,憑空多出一個大火主播,他們的人氣肯定會被分走一部分,誰也不想見到這種情況。

「活該!」有女主播在自己直播間里譏諷說:「那小花就是裝模作樣,當婊子還要立牌坊,真以為自己是大歌星呢?一個沒名氣的小主播,故意搞什麼清高。」

有錢魚公司。

李經理緊皺眉頭,關注著主播間的動向。他突然說:「你確定鎖人氣鎖推薦了?」

超管河魚斬釘截鐵回答道:「肯定的,技術上不存在問題。」

「這女人!怎麼一點也不著急——繼續封鎖數據,然後限制直播間的最大人數。不說話絕對不行,她必須有所表態!」李經理命令道。

「這樣對主播的損害很大……」河魚弱弱辯解。

李經理拍板:「你聽我命令就夠了。」

一員工忽然倒吸一大口涼氣,眼睛瞪得快要突出來了,他慌張大喊:「經理!」

李經理沒搭理他,花裙少女的從容讓他感覺一拳打在了空氣上,這根本沒辦法和上級領導交代,還得繼續填火:「立刻限制最大人數,調整到5000!」

「經理!」

「經理!!」

李經理忍不住了,轉頭罵了句:「你TM的沒看見我在忙嗎?」

「可,可是……」

「可可可我可NMLGB的是,真沒眼力見。」李經理揪著領帶,更加惱火。

那員工挨了一通罵,很委屈:「這有一份上傳身份證的直播間申請……名字叫,叫甄萱!我覺得有必要立刻告訴您!」

「管她什麼甄萱假萱的,屁大點……你說甄萱?!」李經理愣住了,遲疑道:「應該是重名吧,有證件照嗎?」

員工點開頁面,把證件照一放大。

整個辦公室都安靜了。 甄萱很無聊。

她被師傅段紅袖單方面宣布放了一整個月的長假。通告啊、走秀啊、綜藝啊,全被推個一乾二淨,若不是她十分信任段紅袖,換做是其他明星絕對以為自己被冷藏了。

「修鍊,修鍊,修鍊……有什麼意思嘛。還讓我來這種小地方體驗生活?」

甄萱還沒來得及當面找連城,就在本地一家大酒店裡租了間商務套房。她記起師傅的交代,沒忘開直播的事情。

按正常流程,知名偶像首次直播亮相是件大新聞。總得有預熱、話題炒作之類的事情跟上,還得事先通知經紀人和簽約公司,達成一致同意后,才能玩票性質地開會直播,內容也僅限於聊聊天、唱唱歌。

還好段紅袖兼職經紀人,而且在現任公司里很有地位,因此免了不少煩惱。

甄萱是個性格歡脫的年輕人,對直播一類新事物抱有強烈好奇,索性要做不如提前就搞,還在酒店,她說干就干。按照網站規定,找到自己的身份證把正反面拍照上傳了過去,然後安心等待著直播間開通。

不到三分鐘過去,她就收到站內簡訊。

「我是有錢魚公司的企劃部經理李國棟,請問您是偶像團體BKB48的主唱甄萱嗎?」

甄萱眉頭一皺,嘀咕:「什麼沒頭沒腦的怪問題。我還能是誰?」

她給了一個「貴方可以通過經紀公司確認」的回復。

有錢魚公司某辦公室沉默了。

話里話外明擺著告訴你,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這個偷偷摸摸申請直播間的甄萱,正是那位偶像界的當紅新人,BKB48組合的實力主唱,甄萱本人!

這可是個勁爆新聞!

有錢魚還哪有心思關注小花的直播間,李經理粗暴地命令超管把人氣值和最大觀看人數封鎖以後,就完全把其拋在腦後,全部注意力都轉投到了這位突然蒞臨的當紅新人身上。

主播圈有個怪現象。不管實際的名氣和地位高低,只要是現實中的名人,哪怕是惡名、臭名和緋聞纏身,一旦開了直播,他們的人氣和牌面就比正常主播高一個檔次。

網路依舊在現實面前留存自卑心理。

甄萱不是那些靠賣丑秀底線火起來的網紅。她是響噹噹的實力派歌手,以不符合甜美外表的金屬唱腔著稱,再挑剔的音樂導師也很難找出她唱功上的問題。

新人中她是新生代領軍歌手。

即便拋去新人身份,她的知名度也直逼某些過氣一線明星,是有目共睹的音樂女神。

李經理滿臉紅光流汗,激動得歇斯底里的向屬下喊:「全力爭取甄萱的信賴,要拿出我們有錢魚可以提供的最真誠態度!要能打動人,要無條件地展示誠意——今天晚上的首頁推薦名單立刻給我,如果甄萱開播,我要她的直播間在5分鐘后就出現在網站首頁上!」

超管和程序員們紛紛行動,大家清楚這個意外的急迫性。辦好了絕對是大功一件,如果搞砸了的話,基本等同於捲鋪蓋走人。

超管河魚低聲提醒:「李經理,依規矩,這事該立刻通知上級。」

李經理恍然大悟,一拍腦門:「我差點把這事給忘了。」

「大家手機都交出來,放在我這保管一段時間。」

河魚恨不得給自己一個嘴巴子。後悔說了剛剛這句話,他這是把李領導往破釜沉舟的路上逼啊,出了事情自己也跑不了!

他問:「小花那邊?」

「別管了。等她自己找我們,這樣才能佔據談判的主動權,我就不信她能憋得住。甄萱那邊怎麼說?回復了嗎?」李經理急迫問道。

屬下回答:」已經通過經紀公司證明是其本人。她說想立刻開播。」

「那就讓她開!運營呢?立刻把首頁下一批推薦位替換好,還有3分鐘,動作快一點,別趕不上時間了。」

運營需要確認一個肯定答覆:「時間太緊了,如果現在替換的話,把數據上傳到後台伺服器就沒辦法再更改了,只能等下下批才可以改。」

李經理毫不猶豫說:「無所謂。甄萱的名氣配得上一個首頁推薦位。」

「那就依您。」運營無奈說。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