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話,是你們說的,希望你們能夠記住。」

蕭易的目光。冷冷的盯了他們幾秒,臉色漸漸的緩和了下來。

「請蕭先生放心。我們絕對會記住的!」

看著蕭易的臉上的神情,開始緩和了下來,三人頓時全都有一種如逢大赫的感覺。把頭點得和雞啄米似的。連連的道。

蕭易沒有理會三人,目光緩緩的投到旁邊一直一言不發,緊抿著嘴唇,明顯的臉色不善的張伯濤的身上,冷冷的道,「看在張家的份上。這一次就放過你了,但是。希望你以後好自為之,最好不要再來惹我,否則的話,即便你是張家的人,也不會有任何的用處!」

「你……」

張伯濤幾乎感覺,自己的整個人,都要徹底的崩潰了,身形都已經開始發起抖來,打一開始,他便感覺要氣瘋了,但是剛才,在經過張芳的直接的身體的動作的提醒之後,他一直都在忍,一直在告訴自己,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眼下沒有必要和他這麼傻拼,但是現在,他真的感覺到,已經容忍到了極致,再也忍不住了,蕭易太囂張,太狂妄了!

他以為他會兩下子,就真的天下無敵了嗎!

居然敢這樣和他說話,說這樣的話!

他的手,舉了起來,指著蕭易,張開了嘴,便準備說話,要不顧一切的狠狠的教訓一下他,但是他的動作,再一次的被張芳攔住了,在感覺到張伯濤的手舉起的一刻,他便已經預感到不妙了,待到看到張伯濤竟然指向蕭易的時候,登時一個激靈,趕緊的伸手,一把拉住了他,把他的手,硬生生的按了下去,同時額頭滿是汗水的堆起了一臉討好的笑容地望向了蕭易,「蕭先生,請你放心,我會和張少作好工作的,他以後一定不會再惹到您的了!」

蕭易冷冷的看了一眼額頭滿是汗水,臉上極為艱辛的擠著一臉討好的笑容的張芳,又看了一眼旁邊臉上,明顯的似乎對他充滿了敵意,但是卻被張芳牢牢的按住,發不出聲的張伯濤,最終還是決定,這一次,就算了,不去對他們出手了,也沒有再理會他們,轉身走向了自己的座駕。

作出這一決定,自然不是因為相信張芳的話語,也不是因為同情張芳他們,而是因為,一來現在他有些趕時間,二來,張芳他們幾個的態度,也還過得去,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那便是張語涵,看在張語涵的情份上,放過他一次。

算是對於和張語涵的這一份情誼,有了一個交待。

至於張伯濤對他心懷怨恨?

由始至終,他根本就沒有把張伯濤放在眼裡,在他的眼裡,這就是一個張家出來的二百五而已,他根本就不認為,張家會因為他,而找他報復之類的。

這一次,看在張語涵的份上放過了他,該說的話,也說過了,如果他識趣的話,以後就最好離自己遠一點,如果他真的不識趣,真的敢再有什麼動作的話,那麼,他會讓他明白,他蕭易今天說的話,絕對不是玩笑,他會讓他付出他應該付出的相應的代價!

看到蕭易轉身離去,張芳幾人,都鬆了一口氣,但是卻都依然還是不敢完全放鬆下來,張芳的手,也還是一直緊緊的按著張伯濤,完全無視張伯濤的臉上那通紅的掙扎和眼裡的憤怒,目光緊緊的盯著蕭易,一直到看著他鑽進別克車,馳出停車場,消失在遠方,才完全的放鬆了心神,鬆開了張伯濤的手。

「張芳,你幹什麼!」

手一鬆開,感覺到身體傳來的那股壓力,終於消失,張伯濤,登時一下,有如積壓了許久的火山噴發一般的爆發了出來,望著張芳的一雙眼睛裡面,布滿了血絲!

他是真的氣瘋了!

一直以來,因為看重張芳的實力,自從張芳跟在他的身邊之後,他一直都對張芳視若上賓,客客氣氣的,即便是上一次,蕭易的事情,失敗之後,他把自己招了出來,他也沒有改變過,依然還是非常的信任他,對他還是一如繼往的客氣。

可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他視為最可信任的人,這個王八羔子,竟然這麼的不可靠,關鍵時刻,非但沒有一點點的骨氣,不能幫上一點點的忙,在蕭易這個可惡的傢伙面前,如同一隻聽話的哈巴狗一般,一副奴顏婢膝的樣子,而且,竟然後面為了討好蕭易,還對他出手!

在他此刻的腦海里,他就是為了討好蕭易,才對他出手的!

他以後不會再惹到您了,我會給張少作好工作的……

一想到剛才張芳說的話語,張伯濤便感覺彷彿胸口像要炸開了一般,他媽的,他張伯濤的事情,什麼時候,輪到他張芳來作主了?他給他三分顏色,看重他有幾分實力,他還真的以為自己是開染坊的了?居然敢跳到他的頭上來拉屎了!

「少爺,你先冷靜一下,我知道你非常的恨蕭易,我何嘗不是呢?甚至,少爺,我比你更加恨,你不知道,我上一次,受的是怎麼樣的屈侮,但是我為什麼要這麼忍氣吞聲?」

張芳看著彷彿一隻受了傷的困獸一般,彷彿隨時都可能點爆的張伯濤,知道張伯濤現在已經完全被怒火所沖昏了,完全失去了理智了,只得臉上浮起了一絲無奈的苦笑的耐心的勸道。

「因為沒有辦法,我們現在形勢比人弱,他的實力,在我之上,就算是我,筷子還有板子,三個人聯合起來,甚至再加上你親自出手,也不是他的對手!」

「所以,我們現在只能忍,不論多麼大的屈辱,都必須要先忍著,你想一下,剛才如果我不控制你,和那個蕭易作對,會是怎麼樣的一種後果,那無疑就是你的氣沒有出,徒增一些傷痕,而且,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少爺,這個蕭易,絕對不是一個善茬兒,如果真的惹惱了他的話,他出手,是絕對不會有顧忌的!我和筷子,板子他們三人,都只是一個下人,賤命一條,沒有什麼所謂,但是少爺,你要是出了一點什麼三長兩短的話,我沒有辦法向家裡交待!」

「我話就說到這裡,少爺你要是不滿意的話,回京之後,你可以和老爺說,把我留在京都,我絕不會有任何的怨言。」

一口氣,連續說了一段情理並重的話,張芳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平靜的站在那裡,望著張伯濤,一副任由你宰割的態勢。

「是啊,少爺,張爺說得是,那個蕭易,真的不是人來的!」

「是的,那就是一個出手兇狠手辣的主,張爺剛才這麼做,也是情不由己啊!」

旁邊的兩個年輕人,也跟著向張伯濤勸說了起來。

聽著張芳的話語,張伯濤的情緒,漸漸的平復了下來,原本完全喪失的理智,重新回到了他的大腦之中,臉上的神情,也漸漸的一陣陰晴不定的變幻了起來,低著頭,半天沒有開聲,也沒有理會筷子和板子的勸說,他知道,張芳是對的,他剛才的決擇,也是對的,他自己剛才那樣的衝動的衝上去找蕭易,但是一想到,剛才自己的心中的那股子憋屈的勁兒,如果就這麼算了,實在太不甘了,特別是想到,剛才蕭易走的時候,臉上的那一副神情,更是內心裡全是不甘。 第八百三十一章司馬俊雄的想法(好吧,一邊上班,一邊連續一星期三更,終於累趴了,於是,今天早上,起床遲了,於是更新遲了……已經整整一星期了,大伙兒,敢不敢給張月票鼓勵一下?)

————————————

「少爺,我們還是先別想這麼多了,先回家再說吧。」

望著臉上陰晴不定的張伯濤,張芳心中知道,張伯濤心中,還是對蕭易是不充滿不甘的,他的心中,一陣的複雜,他想要說,讓他放棄對蕭易報仇的想法,這無疑是最明智,也最簡單的,至於受一點點氣,人生在世,誰還能不受一點氣,受一點侮辱呢,以他的人生理念,活著,並且好好的享受生活,才是最重要的。

可是他知道,他現在,是絕對不能這麼勸他的,這樣勸,只會讓自己剛才的那一番話,前功盡棄,很可能再次惹起張伯濤的不快,同時,其實他的心底之中,也未嘗沒有一絲報復蕭易的想法,而且,若是張伯濤能夠想到辦法,影響到張家的人出手的話,在他看來,收拾蕭易,也絕對是分分鐘的事情。

因為他很清楚,張家的實力,有多麼強!

「走!」

張伯濤回過神來,臉色陰沉的從鼻孔里冷哼了一聲,轉過頭,也沒有和他們三人多說一句話,便向著前方走去,他的拳頭,緊緊的握了起來,眼神中,滿是怨恨的神色。

姓蕭的鄉巴佬,你記著吧,你以前在我身上施加的恥辱,現在施加的,所有的一點一滴,我張伯濤,都一定會加倍奉還給你的,我要讓你知道,誰才是z大的第一人,誰才是真正的應該笑傲到最後的人,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張伯濤的牙根,緊緊的咬著,心中暗暗的決定著,這一次回去,無論如何,都絕對不會再拖延了,本來上一次的事情之後,他便準備要收拾蕭易了,但是卻因為種種的鎖事,拖延了,再加上後來又是期末,又是泡妞,結果竟然一直到現在,都沒有對蕭易出手,所以才會導致這一次,又多受了一次蕭易的侮辱。

張芳和另外的兩人看著張伯濤彷彿和全世界有仇一般的往前衝去的背影,互相對視了一眼,眼神中帶著一些忐忑的趕緊也快步的跟了上去。

……………………………………………………………………

離開火車站,蕭易沒有再做任何的停留,直接馳著車子,向安老的家中馳去,由於並不是交通的高峰期,一路上,道路都非常通暢,所以,蕭易在路上並沒有花太多的時間,但是他到達安老家的時候,司馬俊雄已經先一步的在那裡等著了。

蕭易剛一進門,司馬俊雄便立時熱情的站起身迎了上來,向蕭易伸出了手,「蕭醫生,你好,你過來了,快,快請坐!」

「司馬先生,不用客氣。」

看著司馬俊雄熱情的樣子,蕭易的臉上,不由得露出了一絲詫異的神色,一邊伸出手和他握了一下,一邊在內心之中,再度的暗暗揣摩起司馬俊雄這次突然找他的目的來。

剛才在過來的時候,一路上,他的心中,其實也一直在尋思,司馬俊雄這麼著急找他,還約在安老的家中見面,是什麼事情,按道理,他父親的病好之後,他應該已經沒有什麼事情要找他的了。

「蕭醫生,今天這麼著急的叫你過來,實在是因為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找你商量。」

經過幾次接觸,以及從安老這邊旁敲側擊,司馬俊雄也知道蕭易並不是一個喜歡轉彎抹角的人,在和蕭易坐下來之後,也沒有再兜什麼圈子,直接便向蕭易開口道,事實上,他也是已經迫不及待了,一想到接下來的這件事情,可能帶來的那種種好處,以及將會帶來的種種震憾,他的心中,便已經直接狂熱了起來,眼神也忍不住熾熱了。

「司馬先生但說無妨。」

蕭易沒有想到司馬俊雄竟然這麼主動直接,眼裡再一次露出了一絲詫異的神色,看著司馬俊雄看向自己的那熾熱的,彷彿奇貨可居的目光,心中暗暗的生出了一絲警惕,但是臉上卻只是不動聲色,不緊不慢的帶著一種禮貌的微笑道。

在說話之間,他的腦海里,瞬間快速的閃過了幾種司馬俊雄找他的可能的目的,暗暗的想道,如果司馬俊雄是要找他幫忙幫什麼其他親戚看病的話,看在那五千萬的診金份上,他倒是可以免費幫他治一下,但是要是其他的什麼事情,比如要讓他幫忙追查那個放毒的人之類的話,是絕對不會輕易答應的,他和他的交情可沒到那個份上,那五千萬的診金,也達不到那麼大的效用。

「是這樣的,蕭醫生,聽安老說,這個藥膏,是你製做的?」

司馬俊雄此刻已經完全沉浸在自己的美好藍圖之中,也根本沒有注意到,蕭易的神情的變化,只是神情激動地拿出了一支黑糊糊的藥膏,放在了蕭易的面前,神情激動的問道。

「這個,是的。」

蕭易看著前面的藥膏,愣了一下,然後有些疑惑的點了點頭,這是他自己製作的,是當初送給安莉莉的,當時還不知道安莉莉就是安老的孫女,第一次上門,不想空手而來,特意製作的,後來還送了王青青,陳雪,韓璐,沈笑笑分別各一支。

對於他手裡會有這個,他倒不奇怪,在安老家裡,很明顯是安老拿給他的,只是他有些不明白司馬俊雄拿出這個幹什麼。

「蕭易,這個,不好意思,當時………」

安錦華有些不好意思的望了一下蕭易,想和他解釋一下,他當初為什麼把他送的東西,拿出來,透露出給司馬俊雄。

但是他的話才說到一半,便已經被司馬俊雄打斷了。

「蕭醫生,這個不關安老的事情的,當日我過來安老家中小酌,手指不小心切了開來,安老只是一片好心,拿出來給我止血,所以才不小心讓我知道的。」

司馬俊雄臉上帶著歉意的說了一聲,然後便又露出了一臉真誠的神情的道,「其實當時安老是非常反對我找你的,是我實在忍不住,堅持要找你的。」

「這個沒有關係。」

聽了司馬俊雄的話,蕭易這才晃然,為什麼司馬俊雄會知道這個藥膏,他很清楚,安老的性格,並不是那種張揚愛炫耀的人,臉上微微一笑,給安老投去了一個寬慰的眼神,然後有些疑惑的望向司馬俊雄,「只是,我不知道,司馬先生,想找我幹什麼呢?你若是要這個藥膏的話,我有空的話,倒是也可以給你製作一支。」

「蕭醫生,這個藥膏,確實是神效,當日我只是塗了那麼一點,不瞞你說,當時我看安老那麼不捨得的樣子,還暗暗覺得安老未免太小氣了,這點藥膏都不願意給我多塗一些,但是後來感受到那效果之後,我才知道,安老為什麼如此視若珍寶,但是今天找蕭醫生來,卻並不是為了討要藥膏來的,或者說,不完全是!」

司馬俊雄的眼裡,發出了一種由衷的讚歎的神色,望向蕭易的目光,也露出了一種由衷的敬畏,認真的向蕭易說道。

如果說,他以前,對於那些傳說中的古醫世家,還僅僅在於傳說,沒有什麼太過切實的感受的話,那麼,此刻,他的心裡,可以說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一種震憾,蕭易的那存在於傳說中的醫術,也還罷了,更主要的,是他的這種底蘊!

他到現在還記得,當初他使用那藥膏的時候,那種震憾感。

如果不是親自使用,他真的沒有想到,這個世界上,竟然會有這麼神效的藥膏,僅僅是那麼一丁點,抹在他的那傷口上,當即便完全止血,一夜之後,便直接結疤,三天後,連疤都完全消失,完全看不出任何的一丁點的痕迹!

而這樣的神奇的藥膏,從安老的嘴裡旁敲側擊之後,他震驚的了解到,這很可能只是蕭易隨手配置出來送給他的。

「那司馬先生的意思是?」

蕭易的眼裡越發疑惑了,不知道司馬俊雄的葫蘆里究竟賣的什麼葯,說了這麼一大堆這個藥膏的事情,又說什麼叫不完全是來討藥膏的?難道安老把那個延年益壽丹也告訴了他,他也要給他父親要一個?要是這樣的話,倒也不是不可以,不過得讓他自己出源材料才行,畢竟有一些藥材找起來實在太費勁了。

「蕭醫生,是這樣的,我覺得,這個藥膏,具有如此神效,實在不應該僅限於我們這麼幾個人使用,而是應該推廣出去,造福天下的蒼生百姓才行!」

司馬俊雄說著,似乎自己也覺得,自己說得有些誇張,臉色微微一紅,偷眼看了一下蕭易,趕緊的實實在在的說出自己的目的,眼裡帶著一絲狂熱的神色地道,「蕭醫生,我可以肯定,這個藥膏一經推出,絕對會引發空前絕後的市場反響和效應,完全顛覆現在市面上的所有的療傷外用藥膏市場的!」

一想到,這個藥膏如果推出市面之後,那種可能會出現的情形,司馬俊雄的心情,便忍不住的激動了起來,在那第二天,當他感覺到自己手上的傷,開始結疤的時候,在簡短的震憾之後,他的腦海里,便第一時間,嗅到了這個藥膏之中,蘊藏著的巨大的商機! 第八百三十二章太好了(今天就兩更了,周末,陪一下家人,要出去活動一下,休息一下,下周繼續努力……)

————————

司馬家的最主要生意之一,便是藥材,以及是保健護膚品,化妝品這些方面,沒有人比在這一個行業裡面,浸淫了十幾年的他更加清楚,這種藥膏,如果推出的話,可能會引發怎麼樣的一種市場效果!

那絕對會是一台恐怖的印炒機!

僅僅是神效速愈,這就是已經是非常恐怖的一個市場,要知道,華夏國多少人?全球多少人?又有多少人,每天出現小磕小拌?出現小外傷?

更何況,這個藥膏,還有另一個可怕的效果,那就是無疤,甚至,可能去疤!

這對於那些瘋狂一般的追逐美麗的女人來說,簡直就是致命的毒藥,必殺的絕對神器啊!

長年關注化妝品市場的他,非常的清楚,現在這個時代,那些女人,對於外表,是多麼的在意,為了外表,可以做出多麼瘋狂的事情來!

「這個……」

聽司馬俊雄說到這裡,蕭易哪裡還會不明白,司馬俊雄這一次找自己過來的目的,看著眼神熾熱的司馬俊雄,心中忍不住的讚歎,司馬俊雄果然不愧是一個傑出的商人,商業上的嗅覺,確實不是常人所能及,他對於自己的藥膏,效用自然是極有信心的,他也相信,自己的藥膏如果推出去的話,銷量絕對應該是不用發愁的,而且,他對於把這個藥膏推出去,也是非常心動的,畢竟,這是一件功德無量的事情,他雖然不算什麼嚴格意義上的好人,卻也願意做……

但是,這件事情,卻是有一個難點……

「蕭醫生,怎麼了?」

司馬俊雄一見蕭易的臉上的猶豫之色,心中頓時一緊,著急的開始說了起來,「蕭醫生,我知道,你為人喜歡低調的,並不喜歡張揚,也不喜歡管理那些鎖事,但是這個藥膏如果推出的話,可以不影響的,蕭醫生你只需要在幕後,提供這個方子的配方就行了,其餘的事情,全部由我來操作就行了,你只要等著收錢就行了,蕭醫生,我告訴你,這個生意,絕對會令你財源滾滾的,上次的那五千萬訂金,簡直就是九牛一毛……」

「不是,司馬先生,你聽我說,說實話,我並不缺錢花,我對錢,也不是很感興趣,但是我對於你的提議,還是很感興趣的,把這個藥膏推出的話,確實是一件能夠幫助到很多人,解決很多人的煩惱的事情。」

蕭易知道司馬俊雄誤會了他,以為他是在擔心分成,賺錢的事情,搖了搖頭,止住了司馬俊雄繼續的話語,緩緩的說出了他的憂慮道,「只是,有一點,我們這個藥膏,製作起來,並不容易,有很多的原材料,都是非常貴的,這也沒有什麼,最主要的,是有一些材料,非常的稀少,很難找尋到。」

「啊?」

聽到蕭易的話,司馬俊雄頓時也不由得愣住了,他這兩天想了很多,把很多的方面,全都想好了,甚至連生產的方式,工廠的選址之類的怎麼展開,他都已經開始思考,但是卻唯獨漏了這一點問題。

是啊,這人藥膏,這麼好的效果,材料又豈會是普通的?普通的材料又怎麼能取得這麼好的效果?

司馬俊雄的心中,彷彿被潑了一盆冷水一般,直接怔怔的呆在了那裡。

「所以,司馬先生,這個,小規模的生產一些,可能沒有問題,但是要大規模的生產推廣,恐怕沒有這麼容易。」

蕭易看著司馬俊雄獃獃的樣子,臉上露出了一絲抱歉的神色,無奈的道。

難道,真的要就這麼放棄嗎?

不,不行,這件事情,肯定不能就這麼放棄的,小規模的生產一些,並不是他所希望的,而且,市場不形成巨大的規模的話,根本就不會有巨大的利潤。

聽著蕭易的話語,司馬俊雄並沒有直接說話,而是回過了神來,深吸了一口氣,腦子裡開始飛快的搜尋起解決的方案來,這件事情,是他想了這麼久的事情,而且,對他來說,如此的重要,要他這麼放棄,他實在不甘心,也不是他的做事的方式,而且,他的一條人生的很重要的準則,便是世界上的事情,總是會有解決的方法的,只要有問題,就會有和問題配對的答案,而且,答案,辦法,總是比問題多!

好一會,司馬俊雄的腦海里,忽然閃過了一道亮光,驟然抬起了頭,眼裡帶著一絲希翼的望向了蕭易,「蕭醫生,你剛才說,那些材料,有一些貴,這個並不成問題,我們成本貴了,售價也可以相對提高,但是你說的那些材料稀缺的,我們就不能夠尋找嗎?」

「很難,基本上,不可能。」

蕭易苦笑著搖了搖頭,如果可以的話,他就不會說稀缺了,也不會有剛才那樣的猶豫了,他的眼裡,有些詫異,司馬俊雄怎麼會議問出這麼簡單的問題。

「那麼,那種稀有的材料,能不能用其他的材料替代?」

司馬俊雄眼裡閃過一絲微微的失望,但是只是一瞬間,便恢復了平靜,繼續問道,「我對於藥物,有一些粗淺的了解,比如,有一些珍貴的葯,要用的材料,非常珍貴,往往都是可以用一些比較常見,也有類似功用的草藥替代的,只是功能相對差一些而已,到時候,我們可以把產品,分成幾個檔次,分別針對不同的消費人群!」

對啊!

聽著司馬俊雄的話語,旁邊一直都沒有怎麼說話的安錦華,也是神色一動,眼裡閃過一絲亮光,望向了蕭易,作為一個真正的老中醫,他對於中草藥,自然不會感到陌生,中草藥中,確實有一些是具有相同的功效的,但是價位差別天淵地別,這也是很考驗醫生的醫德的,有一些醫德敗壞的醫生,他就會盡量的用昂貴的葯,從中獲取一定的利益,而他一向都是堅持原則,能夠用最便宜的葯,就絕不用貴重葯。

他的心中,也是非常希望蕭易的這個藥膏,能夠推廣出去的,這個藥效,司馬俊雄使用一次,就已經知道,他自然更加清楚,如果推廣出去的話,確實是造福大眾的大好事情。

即便用一些次一點的替代品,效能差一些,也依然應該還是能比市面上那些濫竽充數的藥膏和化妝品好一些的。

嗯?

蕭易的腦海里,也不由得心念一動,臉上的神情愣了一下。

如果不需要把藥膏做到手裡這支這麼好的話,用替代品,還真的不是可以的事情,事實上,就算是現在司馬俊雄手裡這一支,也並不是完全原方製作的,其中也使用了一些替代品,正因為這樣,他之前一直的思維死角,一直都停留在了這裡,並沒有再去深思。

但馬上,他便又再一次猶豫了,那種葯,確實是可以替代,但是替代之後,藥效將會減掉一半的樣子!

減掉一半的藥效之後,這樣的藥膏,還有存在的必要嗎?就算推出來,應該也沒有什麼用了吧,現在市場上應該也能找到那些藥效的葯了。

想到這裡,蕭易搖了搖頭,望向了司馬俊雄,「司馬先生,還是算了吧,實話和你說,這一支藥膏,本身已經不是最佳效果,用的也是一種替代品,如果再用其他的替代品的話,估計藥效就會減掉一半了,那樣的話,應該也就沒有什麼推出的價值了。」

「蕭醫生,你剛才說,替代之後,還能保持多少藥效?」

司馬俊雄臉上的神情一下子激動了起來,雙手都抖了一下,眼裡有些激動地道。

而旁邊的安錦華,臉上也露出了一絲激動的神色,緊緊的望著蕭易,似乎很緊張他的答案。

「一半吧,應該能保持一半以上。」

蕭易有些愕然的望著司馬俊雄,都說得這麼清楚了,不明白他還激動什麼,但是他的嘴裡,還是再次回答了他的問題,其實,在他想來,如果弄得好的話,可能還能有百分之六十的藥效,但是他不敢說這麼大膽,還是用了一半這樣的比較保守的說法。

「太好了,太好了!」

再次從蕭易的嘴裡,得到確定的數據之後,司馬俊雄頓時再也忍不住的激動的跳了起來,他剛才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腦子裡甚至在思考,如果用替代品,只能達到百分之二十左右的藥效的話,還有沒有推廣的價值,有沒有前途,答案,依然還是肯定的,只要這個方子的一些特性不消失,再加上百分之二十的藥效,依然還是能夠推廣得出來!

可是他沒有想到,蕭易給的答案,竟然遠遠在他預想的之上,能夠保留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效果,這意味著,即便是替代出來的次品,依然還是神葯!

安錦華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激動的神色,行醫多年,他雖然是中醫,大多數的時候,都是開方子為多,但是對於藥品市場,他卻也並不陌生,他非常的清楚,現在的市場上的那些藥膏,能達到什麼樣的程度的功能,蕭易的藥膏如果能保持有百分之五十效用的話,那麼,便是絕對足以能夠震憾推出的,而這,也就意味著,以後這個世界上,有很多的人,將會因為這個藥膏而減少許多的痛苦! (到今日,近一年,字二百二十萬,感謝大家,感謝大家的一直支持,邪少最近意識到有些疲倦,正在努力調整情緒,調整情節,接下來,會努力寫得更有激情,會讓大家更爽!敬請期待!)

————————————

「太好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