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柔突然緊閉雙腿,因為某個人的另一隻手已經直接掀起睡裙摸到了她的腿上,而且隨著一寸寸的攻城略地,幾乎到了最關鍵的部位。

臉色通紅,雙眼柔情蜜意,整個人動情的看著蕭陽,不過雙腿卻死死地夾住對方作怪的雙手,不讓蕭陽再繼續動作下去。

"不能……不能再動了!"

"媳婦,你看時間也不早了,咱們是不是該睡覺了!"

蕭陽也有些沸騰了,這樣一位國色天香的絕色美女躺在自己的懷中,感受著雙手傳來的柔軟滑膩觸感,蕭陽只想將懷中的佳人全都揉進自己的身體中去。

"媳婦,今晚上可不可以……"

蕭陽微微低頭,輕輕的附到雪柔的耳邊,小聲的說了一句話,結果雪柔立刻鬧了一個大紅臉,脖子上都是一片紅暈,整個人嬌羞的樣子實在是太漂亮了。

"不……不行!"

"怎麼不行?我們可以嘗試一下嘛!"

"你……你個小色痞,就知道欺負你姐……"

從小到大,女神姐姐都是那中養在深閨中的大家閨秀,是一個十分傳統的女人,因此雖然蕭陽曾經推倒過雪柔幾次,但是雪柔的內心依然是一個十分傳統的女性。

不過她卻偏偏愛上了一個混混一樣的小痞子,兩個人一個弔兒郎當,一個典雅高貴,一個像是街頭混混,一個猶如九天玄女,原本看似不應該在一起的兩人,卻偏偏走到一起。

雖然之前早就將自己的身子交給了蕭陽,但是每次在面對這種事情的時候,雪柔依舊臉色紅撲撲的有些放不開。

之前幾次雪柔都是只能夠接受最傳統的姿勢,其餘的姿勢就算是蕭陽想也不可能答應,所以征服神仙姐姐一直是蕭陽最喜歡的一項工作。

感覺到懷中的雪柔姐已經有些反應了,蕭陽也不再啰嗦,然後眼神灼灼的盯著對方,柔聲道,"媳婦,準備好了嗎?"

雪柔臉色羞紅,不敢去和蕭陽的眼睛直視,視線有些羞澀的看向另外一側,然後媚眼含羞的輕輕的點了點頭。答應了。

蕭陽臉色一喜,一把將雪柔反過來,然後緩緩地拉起對方的衣服,舒緩的將雪柔的絲綢睡裙給脫落下來,結果雪柔的全身上下只剩下下身的一條粉色的棉質小內內,看的蕭陽一陣大喘氣,太激動了。

蕭陽三下五除二將自己身上的衣服搞定,然後就這樣坐在床上,也不急於干別的事情了,就這樣坐在床上注視著躺著的雪柔,真的太美了。 平時高貴優雅,神聖不可侵犯的女神就這樣被自己剝光了衣服像是一隻柔弱的小雞仔一樣躺在床上,這一切就像是做夢一樣。

"雪柔姐,你怎麼這麼美呢?你說你到底是怎麼長的啊?"蕭陽有些驚嘆的在對方的身上掃描著。突然發現自己的兩隻眼睛根本不夠用的了。

雪柔臉色羞紅,連忙伸手一把拉起被子遮住自己的身子,狠狠地瞪了一眼對方。

"就知道拍馬屁!大色狼!"

蕭陽伸手緩緩地扯開對方身上的被褥,然後盯著雪柔上身的那對巍峨的山峰一陣猛瞧。

"嘖嘖,你說這到底是怎麼長得啊!"

"要死了!趕緊關燈!"

"哎呀,雪柔姐,這一次就不關燈了吧,我們開著燈,我要看看你!"

"不行!"

"我說行就行!"

"不行!"雪柔臉色羞紅,一抬手摁了一旁的開關,將房間的燈給關了。

蕭陽嘿嘿一笑,也不在意,直接一下子撲到床上,一把抱住雪柔柔軟的身子。

"雪柔姐,我要進來了!"

"嗯……"

柔膩的聲音猶如是一道魔音,又彷彿是吹響了進攻的號角,蕭陽微微一挺,然後兩個人全都情不自禁的發出一聲舒服的喊叫。

一直折騰了近一個時辰,兩個人才同時身體一僵,然後蕭陽也一下子趴到雪柔的身上,沒力氣了。

雪柔此刻光著身子趴在床上,頭髮早已經在剛才的激烈運動中散亂了,濕漉漉的粘在臉上,身上也是出了一層細密的汗水,香汗淋漓,聞上去有一種十分特殊的香味。

此刻雪柔雪柔只是大口的喘息著,渾身猶如一攤爛泥一樣,她已經沒有了任何的氣力在動作了。

"老婆,你對我真好!"

蕭陽輕輕的在雪柔的臉上親了一口,然後同樣無力的再次躺回去,一伸手攬住雪柔的纖腰,兩個人沉沉的睡了過去。

……

早晨。

緩緩地睜開雙眼,入眼便是一張絕美的容顏,雪柔還在睡覺,昨晚折騰的她累壞了,要知道以往這時候雪柔姐早已經起床開始做瑜伽了。

盯著雪柔絕美的容顏看了一會兒,蕭陽就感覺自己真的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能夠擁有雪柔,真的是自己前世修來的福分。

拿起手機看了一眼時間,已經早上八點多了。蕭陽揉了揉眼睛,讓自己清醒一點,然後輕輕的將自己的胳膊從對方的身上拿下來,同時輕輕的將雪柔的胳膊放回到被窩中,還是分細心的為對方蓋了蓋被子。

做完這一切,蕭陽才下床開始穿衣服。

起床,刷牙,洗臉,上廁所,一切整理妥當之後,看看時間雪柔姐還沒有醒,蕭陽索性直接跑到樓下廚房從冰箱中拿出幾個雞蛋,開始準備早點。

別墅的幾個傭人一看,頓時大驚,連忙衝進去,不過卻全都被蕭陽給推了出來,今早上這頓飯可是要他自己親自為老婆準備的愛心早點。是為了準備給老婆一個驚喜的。

在廚房忙碌了好半天,小米粥,麵包片,鹹菜和牛奶,蕭陽擦拭了一下額頭,之前不怎麼做飯,這一嘗試還真是累啊。

"你們都去忙吧,這邊不用管了!"

蕭陽揮揮手遣散了別墅的幾個傭人,然後才躡手躡腳的走進房間,輕輕的推開門進去,此刻雪柔還躺在床上睡覺呢。

蕭陽苦笑,看來昨晚是真的累到她了。

看了一眼時間,蕭陽躡手躡腳的走上前去,然後伸出手指輕輕的颳了一下雪柔挺翹的鼻尖。

熟睡的雪柔微微一搖頭,然後長長的睫毛一眨,緩緩地睜開了眼睛,看了一眼蕭陽。

"該起床了小懶豬!"

蕭陽笑著捏著對方的鼻子扭了扭,昨天晚上讓他十分滿意,在自己的厚臉皮央求下,雪柔終於同意了第一次和蕭陽嘗試著從後面,這讓蕭陽體驗到了前所未有的征服感。

"幾點了?"雪柔揉了揉腦袋,有些疲憊的問道,"你怎麼這麼早就起來了!"

"已經快九點了!快起床該吃飯了!我已經幫你做好早餐了!"

"你做的早點?"雪柔微微一愣,然後看著蕭陽,"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好了!"

蕭陽嘿嘿一笑,"瞧你說的,這不是照顧老婆天經地義嘛!誰讓我是好男人的代表呢!"

雪柔緩緩地從床上坐起來,靠在一側,頓時發現身上一件衣服都沒有,臉色又是一紅,有些羞惱的瞪了一眼蕭陽。

"你先出去!我要穿衣服了!"

"嘿,這都老夫老妻了,你身上哪個地方我沒有看到啊,沒事我就坐在這裡看著你穿!"

"你……你先出去!"

雪柔有些無語的看著這個小無賴。她當然清楚蕭陽的那點小心思。

這時候一旁的手機響了,雪柔抬頭一看,"幫我把手機拿過來!"

"好嘞!"

蕭陽連忙走到一旁將手機拿過來遞給對方,"是你的助理謝楠。"

雪柔接過手機,然後用力扯了扯被褥遮住胸前的一抹風光,這才摁下了接聽鍵。

"喂,是我!"

"哦!今早上我有點不舒服,可能要過去的晚一點,將早上的會議推遲到下午三點吧,嗯……對!和劉總的見面也稍微退出半個小時,上午和孫總談合約的事情你去吧,另外對他解釋一下!嗯……"

聽著雪柔坐在床上遠程操控著公司的各種事情,蕭陽一個人坐在床上有些無聊,索性就開始盯著雪柔的身子猛看。

薄薄的被褥遮掩下曲線玲瓏,十分好看,而且被褥邊緣剛好蓋住雪柔的一抹飽滿,甚至還可以看到一段令人心跳加速,熱血沸騰的溝壑,實在是太惹火了。

蕭陽只感覺自己整個人都生活在水深火熱中,偷偷看了一眼雪柔,對方此刻還在臉色嚴肅的送講電話,蕭陽就壯著膽子偷偷地抓住被褥然後往下扯了扯。

雪柔的肌膚實在是太滑了,稍微往下一扯,胸前立刻就露出了大半的風景。

蕭陽立刻有些不受控制的伸手一把握住一個大饅頭,手上傳來的柔滑觸感讓他一陣興奮。

講電話的雪柔聲音突然一頓,臉色浮上一抹緋紅,然後狠狠地瞪了一眼蕭陽,緊接著竟然又開始用之前的語氣布置任務,竟然沒有受到蕭陽的影響。

見到雪柔竟然沒反對,蕭陽那個激動啊,好不容易有個機會,就好像是找到了心愛玩具的孩子,輕輕的揉捏了起來。

十分鐘,雪柔打完電話,然後將電話放到一旁,臉上帶著笑容,眼睛幾乎彎成了月牙兒。

"是不是很舒服啊?"

正在專心致志工作的蕭陽突然身體狠狠一顫,連忙訕笑著收回手。

"雪柔姐,你說你這是……怎麼長得啊,怎麼就那麼漂亮呢!"

"少來,臭貧!你就整天欺負我吧,看我下次不去告訴爸爸!"

"哎呀,我怎麼捨得欺負你呢,疼愛還來不及呢!"

"你可不可以出去,我先穿衣服!"

"沒事沒事,你穿就行,我不會看的!"蕭陽說完還特意的轉過腦袋去裝作不看。

"你認為我會信你嗎?趕緊出去,不然我生氣了!"

"那好,你喊我一聲老公我聽聽!"

"不行!"

"昨晚你不都是喊了嗎?"

雪柔頓時臉色一紅,"你到底出不出去啊!不出去我真的生氣啦!"

蕭陽笑眯眯的盯著對方,"你喊啊,喊一聲老公我就出去了!"

最後雪柔實在是拿這個無賴沒有任何辦法了,狠狠地瞪了這傢伙一眼,然後才有些羞紅的喊道,"老公!"

"嘿嘿!"

蕭陽十分幸福的彎腰在雪柔的額頭上吻了一口,"我在外面等著你啊,趕緊起床洗漱,等你吃飯!"

等著蕭陽出去,雪柔才苦笑著搖搖頭,這個傢伙啊,是越來越像是一個孩子了。

等到雪柔起床洗漱結束之後才來到樓下客廳,看到餐桌上擺放的好幾樣早點,以及一旁雙手支著腦袋,滿臉得意看著自己的蕭陽,她知道蕭陽是在等著自己表揚他呢,不過卻裝作什麼事情也沒有一樣坐到一旁的餐桌上準備開始用餐。

原本正準備接受表揚的蕭陽頓時苦笑道,"雪柔姐,你快問我啊?"

"問什麼?"

"問我這些早點是誰準備的啊?"

"不是你準備的嗎?"

"額!"蕭陽頓時泄氣了,無奈的拿起一對油條,"那吃飯吧!"

看到蕭陽鬱悶的樣子,雪柔似乎也十分的開心,微微一笑,然後湊過去主動在蕭陽的臉上吻了一口。

"好了,知道你對我好,這是獎勵你的,好老公!"

蕭陽頓時整個人幸福的幾乎要飛到天上去,連飯都忘記吃了,一個人坐在那裡一個勁的傻笑。

雪柔無語的看著這個傢伙,"傻樣!"

陪著雪柔姐在蕭家大宅吃了一頓幸福的早餐,家裡沒人,兩人到也不覺得冷清。

可是當十點左右小灰開車送雪柔姐去了公司之後,蕭陽一個人在家就有些無聊了。

他是個呆不住的人,更何況一個人呆在這麼大的一個別墅中,所以蕭陽也簡單的收拾了一下,然後從車庫中開了一輛一百多萬的寶馬5系駕車離開了莊園下山去了。

這一次蕭陽去的是另一個小區,月影和無痕的傷勢雖然已經好的差不多了,但是還得需要很長時間的靜養,尤其是無痕,他之前受了很嚴重的傷,所以恐怕要休養很長一段時間了。

蕭陽直接在這邊幫兩人買了一棟別墅,反正蕭陽已經不讓兩人繼續從事殺手的職業了,所以就讓兩人定居在燕京了,這邊也安全一點。

對於蕭陽的到來,月影和無痕自然是十分的開心,事實上這段時間蕭陽幾乎每天都會過來,一來是關心一下兩人的傷勢,二來是兩人在燕京也同樣沒有什麼朋友。

月影體內的毒已經解了,現在除了身子有些虛弱之外,基本上已經沒有大礙。 至於無痕因為身體多處收了槍傷,而且胳膊也骨折了,傷筋動骨一百天,所以可行動還是有些不方便。

因為無痕有傷,所以到中午的時候三個人也沒有出去吃,就直接在家裡叫的外賣吃飯了。

沒辦法,三個人曾經都是殺手,但是說道炒菜恐怕沒有人擅長,索性蕭陽是直接從五星級飯店叫的外賣,三個人吃的也算是盡興。

"月影,以後反正也沒事了,你也好好的學學炒菜吧,嘿嘿,以後讓我和無痕也嘗嘗你的手藝!"

"沒問題!我最近就在學習烹飪呢!"

月影微微一笑,自從安定下來之後,整個人臉上的笑容也多了起來,而且蕭陽記得做殺手的時候月影的身上永遠就是那幾種一成不變的衣服,不是黑衣黑褲,就是緊身服,夜行衣,要麼就是皮衣皮褲。

現在的月影已經開始嘗試著去傳一些眼色鮮艷的衣服,雖然並沒有嘗試裙子,不過這對蕭陽來講已經算是一個不小的驚喜了。

吃過午飯之後,蕭陽一直在兩人這裡待到下午,最後才告辭離開。

"對了,月影,你們倆在這還沒有車吧?"

"嗯!平時也用不著!"

"那我把這輛車留著吧,你們留著用!"說完蕭陽直接將鑰匙扔給了月影。

"不用,我們倆根本用不著車!你還是自己開著吧!"

"和我還這麼客氣幹嘛!沒事,就留在這吧,沒車也不方便,我家裡好多車,你們就沒必要再買了!"

"那就這樣吧!"蕭陽揮揮手,然後攔下一輛計程車這才對著月影揮揮手。

"回去吧,我下次再過來!"

"嗯!好!"

"師傅,去燕京傳媒大學!"

在車上蕭陽直接撥打了胡可的手機號,自從來了燕京之後自己一直忙著各種各樣的事情,好像真的沒有抽出時間陪陪胡可,所以今天好不容易抽出時間,自然要去找自己的干姐姐陪陪她。

"喂,蕭陽?"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