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遇上像小顏總、薄總這樣的資方,王奕覺得自己簡直是撞了大運。

就憑這一點,他都恨不得把顏沐供起來。

顏沐被他的熱情弄的有點赧然和心虛,如果不是前世知道這部戲一定會大火……咳咳,這本來是互利互惠嘛!

這麼想著,她連忙笑著擺手道:「王導的實力明擺著呢,能和王導合作,也是我們的榮幸。」

王奕更感動了,金主粑粑竟然還這麼謙虛!

一邊感動著,王奕一邊趕緊把顏沐介紹給了副導演、編劇等幾位主要人員。

一聽顏沐是資方代表,大家都有點大跌眼鏡的感覺,這資方也太年輕了!

顏沐笑著跟大家打過招呼,她是個門外漢,所以就盡量少說話,倒是很好奇地打量了一眼這個開機儀式的布置。

《失愛公寓》是一部小成本電影,王奕從薄君梟那裡拉到七百萬的投資,加上他自己籌措的不到兩百萬,加起來也不足千萬。

但就算是部小成本電影,開機儀式王奕也弄的挺隆重的。

一個原因,這是他第一步正式主導的電影,王奕特別激動,一點兒也不會敷衍了事。

另一個原因,顏沐倒是清楚,王奕這人好像比較信這些,對這個特別講究。

顏沐很認真地打量了一眼這個儀式。

用於供奉的案桌都用紅絨布蓋著,上面供奉的關帝。

兩旁是香爐,以及上供的烤乳豬和鮮美水果。

攝影機也用紅布蓋住,顏沐大致明白,這要等劇組主創依次上香拜神,最後掀開蓋在攝影機上的紅布,宣布開機。

「哼!」

靳明珠走進來的時候,就看到顏沐站在王奕身邊,跟幾位主創笑著說話的一幕,不由冷哼一聲。

怪不得顏蓉蓉特別討厭這個顏沐,真是個小妖精,走到哪裡浪到哪裡,她算個什麼東西,也湊上去賣臉?

「你亂跑什麼!」

這時候劇務主任洪駟皺眉將靳明珠叫到了一邊,「明珠你靠邊站站,那邊都是主創人員,你別亂跑,儀式快開始了!」

洪駟對靳明珠這個表妹還是很護著的,但護著不代表能讓她沒眼色地亂跑。

靳明珠收起眼底看向顏沐那邊的陰寒,不情願地嗯了一聲,在這個表哥跟前,她一向很乖巧清純。

儀式就要開始了,有媒體在。

這時場內也一下子安靜了下來,氣氛也開始漸漸肅穆,就等儀式算好的吉時了。

靳明珠既然想盡辦法進來了,就不想放棄任何一個可能被關注到的機會,連忙拿出隨身的化妝盒趕緊補妝。

化妝盒的小鏡子粘了一點粉,靳明珠指尖擦了擦,把鏡子擦乾淨后,一手拿著口紅,一手拿著鏡子伸到了眼前。 靳明珠口紅才點到唇上,動作忽然一僵。

她看到了什麼?

鏡子里的她竟然……在笑?

靳明珠下意識抿了抿唇,自己剛才不自覺在笑了?沒覺得自己在笑啊……

等她定定神再看鏡子時,頓時驚恐地睜大了眼睛。

鏡子里的她竟然在做鬼臉,左眼都歪了,嘴巴還扭曲了一個詭異的角度!

「啊——」

滿場肅穆的靜寂中,突然從一個角落傳來了一聲女人的驚恐的尖叫。

猝不及防下,在場的劇組人員中膽小的差點沒跪下。

滿場嘩然,瞬間都把視線落到了那邊。

「鬼啊!」

靳明珠的口紅都掉在了地上,她都快嚇瘋了,使勁把鏡子狠命地丟了出去。

「啪!」

鏡子在地上碎裂成片。

顏沐微微眯起了眼睛,唇角不易覺察地微微一勾。

人面蛾好厲害!

只是……顏沐眸色閃了閃,心裡有點過意不去。

她沒想到靳明珠這麼一會兒功夫還會照鏡子,竟然在儀式之前就爆出了這麼大的動靜。

不知道會不會影響儀式的進行?

王奕的臉都黑了!

這還沒開機呢,竟然有人說「有鬼」!這是不是表示很不吉利?!

心愛的電影開機遇到這事,王奕恨不得上去抽那人一頓,這特么是誰?

劇務主任洪駟一眼看到作妖的是自己表妹靳明珠,頓時也氣得不行,這不是給他們劇組添堵嗎?

「靳明珠!」

洪駟一著急連名帶姓呵斥一聲,「出去!」

這個表妹在幹什麼?趕緊把她趕出去,別攪了開機儀式。

「啊——表哥真的有鬼有鬼啊,那那那鏡子……」

靳明珠這時嚇得腿都軟了,一時站立不住,就一屁股坐在了一個道具箱上。

這下,別說王奕了,整個劇組懂點門道的人臉都黑了。

一般說來,懂點規矩的人,都知道攝像師的鏡頭箱、墊腳箱,女演員是坐不得的。

這來源於早年的戲班。

凡戲班的旦角,不論是男是女,都不能坐衣箱、盔箱。因為衣箱內裝有「王衣」,「王帽」之類,被「陰人」坐了就不吉利。

這麼流傳下來,就有了一個不成文的規矩,劇組裡女演員不坐鏡頭箱、道具箱。

「小吳,她腳崴了,把她扶出去!」洪駟怒氣沖沖叫了一聲自己的跟班,還特意加重了「扶」字。

小吳也特別伶俐,一聽洪駟的意思,立刻跑過來不由分說把靳明珠「扶」了出去。

說是扶,跟挾持都差不多了……

洪駟黑著臉看著小吳把自己這個作妖的表妹丟出去,立刻過去向王奕賠禮道歉。

這個表妹的群眾演員角色看來是不能用了,還沒開機呢就這麼作,他怎麼也得給王奕一個交代。

「小女孩嘛,肯定是感情受什麼刺激了!」

王奕一聽洪駟解釋,知道原來是個未成年的群眾演員,倒也大度地沒有計較,反而當著眾人的面給靳明珠找了一個理由。

顏沐不由嘴角抽了抽,看不出來,王奕還挺腹黑的……

「我不走!」

這時靳明珠也回過神來,一見自己要被趕出去,頓時急的懵了頭,指著顏沐一臉委屈道,「表哥,我是為了咱們劇組好啊,她才是進來搗亂的人,一定是她在搗亂。表哥——她是個小保姆,原來在她家就偷東西被趕出來了……你們別丟了東西啊!」 靳明珠的表哥洪駟恨不得捂住她的嘴。

王奕可是都給他們介紹過了,這位年輕的女孩子是資方代表!

「顏總是我們的資方,她哥哥是我們這部電影的製片人。」

王奕都懶得多說什麼了,眼看吉時就到了,連忙一擺手讓人把靳明珠趕了出去。

當然,薄君梟不插手電筒影的拍攝,他這個製片人只是挂名的投資人,具體事項由執行製片人來掌控。

靳明珠一下子愣住了,等她反應過來時,已經到了場外。

哥哥?

顏沐的哥哥是製片人?她哪裡來的哥哥?

靳明珠很快得知了製片人是薄君梟。

靳明珠嫉妒地要命,顏沐這個賤人……竟然蠱惑了薄君梟那個癱子投資電影?

她連忙給顏蓉蓉打了一個電話。

顏蓉蓉一聽,氣得直接在電話里破口大罵了。

這一段她家是倒霉透了,她媽媽宋巧蘭臉上被硫酸燒的毀了容,出了院還得坐牢。

她爸爸顏景德竟然在這個時候對她媽媽不管不顧,聽說公司都快倒閉了,她爸爸天天撒酒瘋……

一想起這些,顏蓉蓉都覺得自己生活在地獄里。

偏偏顏沐這小賤人還混的順風順水!

「什麼破電影!」

顏蓉蓉咬牙切齒道,「拍出來也是賠本的!到時候那癱子賠了錢,那小賤人還能好過?」

靳明珠眼珠轉了轉,抓著手機的手指緊了緊道:「蓉蓉,咱們現在不行,得想個辦法……」

她和靳明睿是宋巧蘭的窮親戚,都靠著顏家呢,顏家這麼下去,她和靳明睿就沒了往上爬的希望。

「廢話,我能有什麼辦法?」

顏蓉蓉沒好氣道,「你們都是廢物,顏家白養了你們,什麼忙都幫不上!」

「蓉蓉,我有個辦法,或許能幫上忙……」靳明珠幽幽說道。

「什麼辦法?有話快說有屁快放!」顏蓉蓉沒什麼耐心。

靳明珠陰鷙一笑道:「蓉蓉,還記得來京都的K省那位韓少嗎?蓉蓉,你長這麼漂亮,天生麗質……那位韓少可是很仰慕你的哦……」

顏蓉蓉登時大怒:「靳明珠你個賤皮子!那韓少好你自己怎麼不上?誰不知道那人在K省無法無天,被他玩死了多少人?你要死你自己去!」

那韓少,可是吸du的,聽說又玩的很變、態,最喜歡找小女孩……靳明珠這個賤人,竟然讓她去招惹這種人!

靳明珠眼底閃過一絲狠厲,這顏蓉蓉真是白痴,眼見顏家都快倒了,這時候不找一個靠山幫忙,不是等死嗎?

顏蓉蓉自己不肯去……那就找人暗示一下她爸爸顏景德把她送過去?

靳明珠心裡一聲冷笑,語氣卻是一下子溫柔下來,一個勁兒給顏蓉蓉賠不是,捧得顏蓉蓉很快又飄起來了。

她這才掛了電話,眼下,顏蓉蓉還不能得罪,她和靳明睿的學費生活費還得靠顏家出呢!

掛了電話后,靳明珠又幽幽回頭看了一眼那邊的拍攝基地,眼底閃過一抹灼熱和渴望。

不行,她一定要進這個娛樂圈! 顏沐沒有在拍攝基地多待,開機儀式一結束,她就跟劇組主創人員告辭離開了。

「咦,那位資方代表我看著有點眼熟。」

顏沐離開后,扎著小辮的攝影師忽然想起來什麼,急急道,「你們看到網上那個君沐山莊的事情了嗎?她是不是就是那位山莊負責人啊?」

這人這麼一說,劇組中看過這個的一下子恍然,沒聽說的連忙去網上搜了一下。

「果然是她!」

王奕也是第一次真正知道顏沐的事情,十分意外驚訝道,「這女孩子眼光心胸都不一般吶!」

「王導,咱們能不能再拉拉關係,求訂點牛奶啊——」

男一號也不是知名演員,這時知道了顏沐的身份,先反應過來的卻是這一點。

劇組眾人都忍不住會意一笑,期待地看向王奕。

誰還不是吃貨啊!

君沐山莊的牛奶,可真不是想買就能買到手的。

「呃……」

王奕為難地頓了頓,也不敢貿然答應,索性轉移了話題一揮大手道,「開工開工,吃喝的事情干好活了再提!」

電影要是拍不好,他又什麼臉面去找顏沐買牛奶?!

顏沐倒是不知道劇組這邊已經惦記上她的牛奶了。

一回到山莊,她立刻就投到了緊張的複習中。

出乎顏沐意料的是,小寶真的在山莊住下來了!

晏紫東不在的時候,他就跟著金嫂身邊的小泉玩,只要晏紫東在山莊,小寶絕對是他的跟屁蟲。

天氣越來越熱,山莊上一片生機盎然,下鴨子們都下水了,小雞們更是滿雞舍亂跑。

為了養好雞,汪管事特意讓人在山地那邊用網圍出來,連通了雞舍后,每天小雞都幾乎是散養在圍出來的林間空地上。

第一批小香豬買來后,一直適應良好,小小的身體長起來感覺特別快,顏沐甚至覺得,照這個速度,三個多月估計就能出欄了。

第二批還沒到貨,不過顏沐有心讓小香豬自己多繁殖。

小香豬遺傳比較穩定的,她諮詢過的專家也說,這種小香豬繁殖力不錯,只要環境好,能適應下來繁殖很快。

唯一讓顏沐有點頭疼的是,山莊里養殖的這些雞鴨啊小香豬之類的啊,都養的性子特別野了……

一個個生命力強的特別能折騰,都有好幾隻小香豬試圖「越獄」了。

就連雞舍那邊的管理工人都說,裡面的小公雞啄人那叫一個狠,把這管理工人鼻尖上都狠狠啄破流出血來了!

那些奶牛皮毛油亮,也是一個個特別精神,老祁父子稍微喂得時間晚一點,牛棚那邊就是「動人」的牛聲合唱。

連野鳥都不怕人!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