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芸此刻感覺自己的臉上跟發燒似的。

自己剛剛都做了些什麼,是在跟方成索吻么?最可恨的是方成居然在那傻看著,想起方成的傻樣,張芸先是氣的牙痒痒,接著又是噗嗤一笑。

她不知道,一輛汽車和麵包車正緩緩地跟在她的身後。 此時,已是快晚上十點了。

張芸住的小區本來就比較偏,現在街道上更是一個行人也沒有。

張芸倒不是太在乎,她以前上班的時候經常加班到很晚回來,也沒遇到什麼劫財劫色的破事。

張芸走在林蔭道下,嘴上還輕輕地哼著小調,顯然心情不錯。

忽然,「吱!」

一道急剎車聲在張芸耳邊響起,接著,就是一輛加長式麵包在她面前停下。

張芸還沒有反應過來。

「嘩啦!」一聲。

麵包車門突然被拉開,兩個身材健碩的黑衣大漢從車內沖了出來,一左一右,瞬間將張芸架到了車內。

「嘭!」

隨著車門關上,麵包絕塵而去。

整個過程,不到五秒。如果有經驗老到的刑警在這裡,必然能認出,這是一個專業的犯罪團伙。

麵包車上。

張芸不斷掙扎著,目光中流露出驚恐和絕望的神色。

劉哥看到張芸的正面,儘管可以說閱女無數,但這種姿色的,他還真沒有碰見過。想到這,他的心中不由的有些蕩漾起來。

比起自制力還算不錯的劉哥,旁邊的黑衣大漢,就差沒有流口水了。

「哥,這娘們長得還真好看,這身材,要凸凸,要翹翹。」黑衣大漢摸了把臉上的汗水,一副急不可耐的神態。

「滾蛋,先辦正事。」劉哥被大漢的破嗓門一驚,也回過神來,想起了正事,就算要做些什麼,也得正事忙完了。

「對,對,對。」大漢猛地點頭,他已經聽出了劉哥的言外之意,有戲,想到待會能將這個漂亮的小妞壓在身下,大漢激動的渾身都顫抖起來。

張芸聽著他們的對話,眼中流露出越來越絕望的神色。

完了。

這是她心中的第一個反應,緊接著,她居然本能地想到了方成。

不是想他能再次拯救自己,而是在想,自己到最後也沒能跟他好好地告別。

她看過太多這樣的新聞,姦殺,拋屍等字眼不斷在她腦海浮現。

……

「嗡!」「嗡!」「嗡!」

方成坐在計程車上,疑惑地看著手機上的陌生號碼,接了起來。

「喂!」

「方成是吧?」電話那頭,傳來一個粗獷的聲音。

「我是,你誰?」方成皺了皺眉。

「你別管我是誰,你的女朋友在我們手上,要想救她,半個小時內,到中星工廠來。半個小時不來,就等著給你女朋友收屍吧。」

方成聽著電話那頭喋喋不休,直接掛斷了。

「神經病!」方成罵了一聲。

電話對面。

「他怎麼說?」劉哥在一旁問道。

「他掛了。」黑衣漢子似乎也有些懵逼。

「再給他打,」劉哥也有些意外,接著好像想到些什麼,「用這娘們的手機。」

說著,將張芸的手機丟給漢子。

「哥,有密碼。」黑衣漢子回了一句。

「密碼多少?」劉哥兇狠的看了張芸一眼。

劉哥撕開張雲嘴上的膠布,張芸卻撇過頭去。

見到張芸不願說,劉哥突然邪惡的笑了起來:「小妞,我們這有六個弟兄,你要是不說,我們就在這車裡挨個伺候你一頓。」

說著,就要用手扒張芸的衣服。

「我說,我說!」

張芸被嚇的高聲尖叫起來。看到張芸驚慌失措的樣子,劉哥嗤笑一聲。

…..

不到五分鐘,又一個電話打了過來。

方成拿起手機,張芸。

方成笑了笑,接起了電話:「到家了么?」

「臭小子,剛剛居然敢掛老子電話。」

聽到這個聲音,方成心臟好像被一把抓住了似的,兩眼瞬間紅了。

「你想怎樣。」方成沒有跟他廢話。

「半個小時內,中星工廠,半個小時見不到你人的話……嘿嘿。」大漢嘿嘿一笑,不言而喻。

「我想跟我女朋友說句話。」

黑衣大漢看了劉哥一眼,劉哥點點頭。

大漢將手機拿到張芸嘴邊,對著張芸道:「記住,別亂叫,亂叫揍死你。」

我生卿未生 說完,撕開了張芸嘴上的膠布。

「方成,你別過來,你聽著,別過來,他們人多。」

張芸對著手機,就大聲喊了起來。

「等著我。」方成聽到張芸的聲音,強行按捺住怒火,冷靜道。

黑衣大漢一把奪過手機。

「聽到了吧,記住,半個小時。」

說完,掛斷了電話。

方成放下手機,除了雙眼通紅,臉上已經一點表情也看不到,了解方成的人知道,此刻,他已經怒到了極致。

「師傅,掉頭,去中星工廠。」

聽了這話,計程車司機不耐煩道:「這是單車道,掉不了頭。」

聞言,方成一把伸出雙手,將車內手指粗的鋼製保護欄一點一點的掰開,右手穿過保護欄,狠狠地扣住司機的脖子,一字一頓地說道:「我說,掉頭!」

司機一隻手用力的想掰開扣住自己脖子的手,可是方成的右手就跟鋼鐵澆築一般,根本動不了。

感受著脖子上的手慢慢收緊,司機呼吸漸漸不暢。嘴中憋著一口氣道:「好!好!我掉頭。」

方成聽了這話,才慢慢鬆開手。

司機看著方成通紅的雙眼,和被掰彎的鋼柱,心裡咯噔一聲。立馬將想要罵出口的話憋了回去。

中星工廠是什麼地方,荒郊野外的廢棄工廠,這傢伙不會是要打劫吧。

司機心中直打鼓。

司機因為心中害怕,一路上,車都開的飛了起來。

不到二十分鐘,計程車來到了黑衣大漢說的中星工廠。

中星工廠是一家鋼材廠,前幾年因為鋼材市場不景氣,老闆捲款跑路了,只留下一個爛尾的廠房。

這個點,已經是深夜,廢棄廠房裡鬼都見不到一個。

方成打開車門,下了出租。

計程車司機看到方成不是打劫的,拿著方成甩給他的一疊票子,一腳油門就溜了。

「我到了,你們人呢?」方成拿出電話,撥了過去。

「等著。」

十分鐘后。

一輛大眾,一輛麵包緩緩開了過來。

「嘩啦!」

麵包車門被拉開。

六個身高馬大的黑衣大漢,一個接著一個走了出來。加上大眾上下來的小平頭,正好七個。

「人呢?」方成看著眼前的幾個人,開口道。

劉哥歪歪頭,旁邊的黑衣大漢會意,將張芸從車內拖了出來。

方成看了張芸雖然嘴被封住了,但是渾身上下沒有大礙,心中微微鬆了口氣。

「我人來了,有什麼條件,說吧。」

方成平靜道。

「好小子,有點膽子。」劉哥看到方成對著自己這麼多人,仍然面不改色,咧嘴笑了起來,「只可惜你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有人要出50萬買你兩條腿。」

「等等。」方成大叫一聲。

「你還有什麼想說的?」劉哥似乎感覺勝券在握。

「要我兩條腿可以,」方成指著張芸道,「你得先放了她吧。」

「少特么廢話,弄他。」劉哥聞言,沖著身邊的漢子吩咐道。

聽到劉哥吩咐,六個大漢拿著鐵棍圍了上來,慢慢將方成包圍在中間。

其中一個黑衣大漢冷哼一聲,照著方成的腦袋,便是一棍子揮了下去。

災厄收容所 如果換成方成第二次穿越異界前,這一棍子,方成鐵定躲不過去。

但現在。

不見方成腿部有什麼動作,黑衣大漢只覺一陣勁風撲面,接著就是胸口一麻,一百七十多斤的身體就這樣飛了出去。

就是文字上的飛了出去。

旁邊的同夥直接呆掉了,打架砍人對他們而言不過家常便飯,但是一腳將人踹到六七米開外,別說是見,就是聽也沒聽說過。

眾人愣了大概有三秒,場面的氣氛一時間有些怪異。

「看個屁,繼續上。」劉哥也頗為意外,但依舊出言叫醒了在場的其他人。

眾人聞言,一齊揮著鐵棒沖了上來。從這點也可看出,這是一幫亡命徒,與一般的混混不同。

只是在絕對的實力差距面前,兇狠玩命絲毫沒有用處。

不到十秒,六個人就全躺在冰冷的地面上,生死不知。

劉哥早在方成一腳將第一個大漢踹飛出去時,就心中劇震,但畢竟,他也是大風大浪過來的。

立刻從腰間抽出一把匕首架在張芸脖子上。

「沒想到老子劉正混這行這麼多年,今天居然栽在這。」劉哥嘴上雖然說這狠話,但手臂卻有些發抖。

他是干這行的老鳥,地上躺著的六個人,估計只有他清楚,全死了。

真狠。

劉正心中發顫,他雖然一直乾的是拿錢平事的活,但是真正的殺人,他還是很少做。今天居然碰到一個連殺六人,卻絲毫面不改色的狠人。

劉正已經認栽了,現在他只想著保命,其他的,都不在他的考慮之中。 夜涼似水。

魔都,已經快十月份的天,到了深夜,終於迎來了絲絲涼意。

中星工廠,廢棄的廠房旁邊。

兩輛汽車加上寥寥幾個站著的人影,在這空曠寂靜的荒野,顯得十分滲人。

麵包車上探照燈刺出的強光,將幾個人影拉到老遠。

七米。

方成估算了一下自己跟劉正的距離。

靈未央 以他的身手,跨過這段距離,再奪下劉正的匕首,最快需要0.5秒。

0.5秒,雖然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但是正常人神經緊繃的情況下,還是能夠反應過來。

得想辦法繼續拉近距離。

想到這,方成默默往前走了兩步。

「站住,聽到么?老子叫你站住!」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