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用多久,林炎將最後一名趕蛇人擒住,帶到眾人跟前。

「快說,你們白駝山此次安排了多少人手在困龍山脈。如若不然定有你好受的。」林炎將他扔在地上,隨手解開了被封住穴道。

「小弟慢著!」林少欽急忙開口阻止。但是為時已晚,趕蛇人在穴道一解開的瞬間,就咬破了含在嘴裡的毒藥丸。

在這之前,他已經看到了林炎手中的金蛇,現在可謂是心滿意足。敗在它手下,他無話可說。金蛇是蛇類的王者,青蛇怎敢與它對敵。唯一遺憾的是:林家擁有金蛇這個消息無法傳給家族,這會為家族帶來巨大損失。這些我是無法見到了,只求你們多加小心吧。趕蛇人很快嘴角流血,閉上了雙眼。(未完待續)

… ?「對不起,大哥,我太疏忽了。」金蛇是他親密的夥伴,但是現在金蛇為了遏制蛇群,顯然是做出了很大的犧牲,要不然也不會萎靡成這樣。這導致林炎有些急躁,而忽視了這平時本不應該犯的錯。

「沒事,小弟。看這人的堅決態度,即便不死,恐怕在他口中也得不到什麼有用的信息。這人應該是歐陽家族的族人。」林少欽趕緊勸解道。

「是啊,炎哥哥,這事不用放在心上。快看看金蛇怎樣啦。」百里雪轉移了話題。

「金蛇此番精神受損,恐怕要沉睡一段時間才能恢復。」林炎手捧著金蛇,心疼的說道。

「那就沒問題了。我們有玄冰玉在身,對它恢復肯定有幫助。」百里雪聽說能恢復,總算鬆了口氣,「炎哥哥,你把它給我,讓它在我懷裡恢復吧。」說完伸手就要接金蛇。

金蛇卻纏著林炎的手不肯。它覺著還是在林炎懷中,對自己恢復更有幫助。在他身上,它能感覺到一股神秘的力量,這種力量令它神往。

「這小東西,虧我還對它這麼好,竟然翻臉不認人。算了,隨你的便。」百里雪撅著嘴嘟囔著。

經百里雪這一打岔,氣氛恢復常態。

「大哥,這些青蛇怎麼處理?」百里雪看著滿山的青蛇,頭皮有些發憷的問道。

「這還真是個難題。它們都是金蛇的同類,我們總不可能將它們全殺了吧。可是不殺吧,又怕它們再次被白駝山人捉去,再用來對付我們。這可怎辦才好?你們看看有什麼好辦法?」

大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想不出好的解決方法。

最終還是金蛇出面解決了問題。它拼盡餘力,再次發出了一聲嘶鳴。四周的青蛇聽聞此聲,又全都精神飽滿起來,吐著蛇信發出「噝噝」之聲,而後又很快消失在這崇山峻岭之間。金蛇則癱軟在林炎手心。一動不動。

林炎趕緊將其小心翼翼的放入懷中,讓它好好恢復。

「好了,天快亮了,我們就不休息啦。大夥動手,準備早餐,也順便把行李收拾一下。吃過早餐,我們出發。」沙驚雷吩咐道。

眾人聽言,又都忙活起來。

沒多會兒,收拾停當,早餐也已燒好。眾人圍坐一起,邊吃邊聊。

「今夜還真是危險,如果不是有金蛇在,我們恐怕會損失慘重。白駝山這一招真夠損的。」沙驚天想起青蛇群依然心有餘悸。

「是啊,就是不知道他們後面還有沒有這樣的陣勢,如果還有,我們後面就不好辦啦。」沙驚雷不無擔心的說道。

「有我估計還會有,但是在困龍山。恐怕不會再有了。白駝山此番是搞偷襲,當然是想畢其功於一役,一舉把我們全部拿下的。怎麼還可能藏一手呢。此番他們最大的失誤就是對我們了解的不多,不知道金蛇的存在,如果知道的話,他們不可能使出他們的鎮山至寶群蛇陣的。」說道此處,百里雪一陣感慨,「你們說。這蛇類的等級就是森嚴,高等級的壓制效果就是厲害。一條蛇壓住了一群蛇。」

「是啊,這就是等級優勢。金蛇處於蛇類的最頂端。就是群蛇的王者,另的其它蛇類只能臣服於它,不敢起半點挑釁之意。這對我們人類來說,是根本不可能的。」沙驚雷深有感觸的說道,「人先天具有叛逆性,打破束縛、管教,追尋自由是人的動力源。所以他們與天斗、與地斗、也與人斗,斗得轟轟烈烈,也斗的樂此不疲。這或許也是我們人類發展的原動力吧。」

「大哥的感觸太深奧,我還達不到。我只知道我所行事,出自本心,該管就管、該殺就殺。天不平,我管不到;地不平,我來鏟;人不平,我來管。」沙驚天介面說道。

眾人聽聞,哈哈一笑。

用餐完畢,太陽的光輝已經掩映在天空。

「走吧,天已見亮,我們出發。」百里雪說道。

馬蹄聲在山谷中再次響起,眾人保持陣型,穿行在山間曲折的管道上。

……

在距離事發地還有三個山頭處,歐陽明峰帶著歐陽家族的成員還在等著捷報傳來。

「明山、明水,你們說我們此次是不是有些小題大做了,對付這麼幾個毛頭小伙,用得著使上我們的青蛇陣嗎?到時有我們幾人出手,還不手到擒來。」

「二哥,大哥這不是不放心嗎。我們此番出手針對的不僅僅是林家的人,據消息傳來,沙家的小輩也跟他們一道回程的。到時動起手來,他們恐怕不會袖手旁觀,定然會幫襯著林家,這樣會使我們動手時有所顧忌,還不如出動蛇陣,將他們一網打盡,還不露半點痕迹,即便沙家找來,我們也可推得一乾二淨。」歐陽明山說道。

「這倒也是。老大夠狠。對了,二天時間已經過去,那幫小子也應該成事返回了吧。」

「二哥,你心急什麼,事情辦完了總得打掃一下戰場吧。此事我們務必要做到滴水不漏才行。今晚他們回不來,明天肯定能回來的,你就放寬心吧。」

「明水,你怎麼不說話?」見歐陽明水一直靜坐一旁也不啃聲,歐陽明峰問道。

「二哥,不知咋回事,自從那幫弟子走後,我怎麼眉心一直在跳,總不會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吧?」歐陽明水有些擔憂的說道。

「那能有什麼事情發生。在這個世界還有誰能破得了我們的群蛇陣。如果有的話,我們白駝山早就被人給滅了幾回啦。我們白駝山憑著群蛇陣在江湖上立足了這麼多年,已經不知道經歷過多少次險境了,可是到最後還不是好好的嗎。」

「二哥說的是實情,可是今天不知怎地。我就是思緒不寧。」

「明水,估計這幾日你一直在考慮在什麼地方對付這幫小子,所以沒有休息好。現在情況已經大定,你先回去休息會吧。等他們回來了我派人叫你去。」

「或許是吧。那好,二哥。我先去休息會兒。」說完,歐陽明水轉身離開。

……

「大哥,沙大哥,今晚我們就在此地安營紮寨,明天再翻那座山。此處有片樹林,我們都進到樹林去。即便有人在盯著我們。也不能夠發現的。」百里雪叫住前行的三人,安排了今日的住宿地。

不一會兒,樹林內燃起了篝火,眾人開始準備起晚餐。炊煙經樹林過濾,在被山風一吹。消散的無影無蹤。茂密的樹林也掩住了閃爍跳動的火苗。

自從被群蛇包圍過一次后,晚上執勤的人員也多了起來。今日當值的是林炎、林少言、沙驚天一組。

「炎弟,今天金蛇有沒有什麼動靜?」沙驚天關心的問道。

「沒有,還是一動不動的沉睡著。不過我感覺它的呼吸比較平靜,應該不會有甚問題。相信用不了多長時間會醒來的。」

「這小傢伙真夠義氣。不錯,是個好夥伴。」

「是啊,那晚幸虧有它在。」林少言也接話道。

……

「你們先看著,我出去方便一下。」聊著聊著。沙驚天有了尿意,說道。

「行,注意安全。」

沙驚天走出樹林。找了個隱蔽處釋放了一下。當他抬起頭來,整理衣服時,突然看到前方的山頭有火光閃爍。沙驚天急忙走進樹林,叫醒眾人,「醒醒,大夥快醒醒。前面山上有情況。」

眾人紛紛走出帳篷圍著沙驚天。

沙驚雷開口問道:「有什麼情況,小弟?」

「你們跟我來。」沙驚天頭前帶路。走出樹林,然後將手向前方的山頭一指。說道:「你們看,那山頭上有火光。」

順著手指的方向,眾人向山頭看去,確實有火光在高空中一閃一閃。

「走,我們進樹林再說。」沙驚雷趕緊招呼大家小心返回樹林。

「少欽,看來白駝山人就在前方的山頭啦。」

「是的,沙大哥,應該是他們。」

「下一步怎麼辦,是繞過去還是對上去?」

林少欽沉思片刻,扭頭向百里雪問道:「雪兒,你怎麼看?」

「我想先聽聽沙大哥和大哥你的意見。」

林少欽率先發表意見:「安全起見,我認為先不同他們硬碰,繞過去為宜。沙大哥,你呢?」

「我不贊同。少欽的好意我明白。你是在擔心我們的安危。其實這點你不用考慮,至他們出動群蛇陣,我們跟白駝山的矛盾已經不可解,戰場廝殺,生死由命。」

總結二人的意見,百里雪開口說道:「我也不贊同大哥的意見。白駝山此番截殺,目的很明顯:就是想在決戰之前消滅掉我林家的部分實力,為以後的取勝奠定基礎。他們此番截殺,準備不可謂不充分,就連鎮山之寶群蛇陣都派出了。他們派出群蛇陣的目的是什麼,我認為有二點:一、即想全殲我們,也要保證有生力量不受損;二、不想同沙大哥他們照面。有沙大哥他們在此,白駝山出手時總有顧忌。但是如果群蛇陣成功,我們必將全軍覆沒。到時死無對證,也不能拿他們怎樣。從出動群蛇陣來看,表明他們對此次截擊即心狠又自信,不予有消息能夠傳出。從山頂的火光也能推斷出這點。他們根本就沒有想到過我們能從群蛇陣中安然脫困。」

「是的,雪兒的推斷我很贊同。」沙驚雷支持道。

「那我們應該怎麼做?」林少欽問道。

「既然這樣,我們就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現在距離天明還有一個多時辰,我們現在就出發,向他們逼近。注意,馬蹄全部用布包上,馬嘴全部套上口罩,不要發出任何動靜。等到天明時,我們應該能夠接近山頂。到時如果沒有被發現,我們則繼續悄悄靠近;如果被發現,我們就全力衝刺,先沖亂他們的陣腳,衝垮他們的信心。還有,此番偷襲,我們不用考慮什麼英雄主義,大夥整體作戰,目標統一,看準對手集中火力攻擊,最好先滅掉他們的一些主力才好,這樣更能動搖他們的軍心。到時聽我指揮就是,我說打誰,你們就集中攻擊誰。」說完,百里雪臉上露出了狐狸一般的笑容。

「雪兒妹妹夠猥瑣,不過我喜歡。就這麼干。」沙驚天第一個表態支持。

眾人符聲贊同,紛紛開始準備。不一會兒,就整理完畢,整裝待發。

「出發!」百里雪居中,輕聲說道。

馬隊向山上駛去。(未完待續)

…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隨著時間推移,天色越發的暗,眾人這時已經來到了半山腰出。

「黎明將至,天色就要放亮,我們加快點速度,待天亮時最大限度的接近他們。」百里雪小聲指揮著。

大夥又向山頂行進了一段路程。這時在前方左側出現一個小山坳,百里雪將手向那方向一指說道:「先去那裡。」

眾人改變方向,向山坳走去。

「大夥下馬,將馬固定好,為防止被發現,下面的路程我們徒步上去。」

將馬栓好后,眾人再次檢查各自裝備。

百里雪對何仙姑說道:「仙姑,你將驅蛇藥劑再給大夥分發一些,以備不時之需。」

何仙姑領命,分發藥劑。

「好,我們出發,注意保持陣型。」

再次走上上山的路,眾人快速向山頂奔去……

「誰?」

「站住!」

「大夥快起來,有陌生人上山!」

快要接近山頂時,林少欽一夥終究還是被白駝山的放哨人給發現。

「保持陣型,快速上山,合力擊殺眼前所見的任何人。」百里雪見事情敗露,趕緊指揮道。

眾人紛紛抽出兵器,疾步上山。白駝山放哨的幾位還未來得及應變,即被眾人亂刃殺死。

「住手!你們是什麼人?」一直心神不寧而提前休息的歐陽明水其實一直都沒有休息好,外面弟子的呼叫驚動了他,他最先從帳篷內走出查看情況。借著晨光,歐陽明水終於看清來人。「是你們,你們怎麼會到這裡?怎麼知道我們在山上的?」

「歐陽明水!」百里雪向歐陽明水一指。

眾人立刻調轉槍頭,火力向歐陽明水全開。

歐陽明水沒有得到答案,等來的是眾人的集體攻擊。

歐陽明水在家族內素以智謀著稱,功力在老一輩中相對較弱。面對這集火攻擊。他應付起來非常吃力。拼盡全部能耐,歐陽明水也只暫時保住了小命,全身多處要害受傷。

「八弟!」

「八叔!」

歐陽家族成員聞警這時亦全部走出帳篷,正好看到歐陽明水被攻擊。他們紛紛取出武器,向林少欽一夥攻來。

「歐陽克玉。」

歐陽克玉在中洲城被林少言「降龍二十八掌」擊傷后,內臟受損。恢復的很慢,這次原本沒有安排他來此伏擊,但是他對林少言記恨在心,想要親眼見證林少言的滅亡,所以主動提出前來伏擊。

陣型變向。改有右側林炎、林少言、沙驚天主攻歐陽克玉,其他方位全力應對歐陽家族的攻擊。

生死瞬間,歐陽克玉全力爆發,「靈蛇毒天功」運轉至極致,全身都被毒氣包裹。

「沙驚天撤,林思凡上!」百里雪從容應對。

林思凡迅速補上沙驚天後撤後留下的空位。三人全體火行真氣頓開,全然不懼毒氣,向歐陽克玉攻去。

歐陽克玉原本就不是林少言的對手。現在以受傷之身對付林家三人,其結果可想而知。沒有支撐三五下,即被擊殺。

接連損失二位家族成員。歐陽家族的人現在像瘋了一般,拚命攻擊,誓要將這夥人全部擊殺,為家人報仇。

陣型內,眾人頓感壓力大增,居中策應的眾女也分散開來協助防守。

見林炎三人完成目標。百里雪再度尋找到攻擊對象,「歐陽克武。」

脾氣暴躁的歐陽克武手使鐵棍。「靈蛇毒天功」配合「靈蛇棍法」,攻得沙驚龍、沙驚虎、沙驚空三人有些縮手縮腳。堪堪穩住陣腳。

百里雪居中調度:「沙驚空後撤,林炎、林思凡補上。」

林炎揮動「五行盤龍棍」替下後撤的沙驚空,向歐陽克武迎了上去,全力施展火行功法,抑制歐陽克武的「靈蛇毒天功」。

有林炎抑制毒功,沙驚龍、沙驚虎終於得到出手的機會,一槍、一刀威力盡顯,再加上林思凡施展火行功法在一旁為其驅毒,二人頓時火力全開。

歐陽克武實力不過與沙驚虎在伯仲之間,只是仗著毒功,使人不敢與之直接對壘。現在毒功被抑制,還想要得到什麼建樹,那是難於登天。見形勢不妙,歐陽克武邊戰邊撤,還大聲叫道:「大哥支援!」

只是他沖得太前了,完全脫離了家族成員的接應距離。

歐陽克文聞聲急忙從林少欽那方的戰圈中脫身出來,準備救援歐陽克武。

還沒有等到他趕到這邊戰區,只見得:歐陽克武的蛇形鐵棍被林炎架住來不及抽回,沙驚龍的大槍已經劃出一道美麗的弧線扎向歐陽克武的前胸。只聽得「噗」的一聲,槍頭刺穿歐陽克武的胸膛。

「二弟!」親眼目睹自家兄弟在面前被殺,歐陽克文傷心欲絕、怒髮衝冠,也失去了應有的理智,不顧一切的殺向這邊,想要為兄弟報仇。

歐陽明峰這方還算輕鬆,能夠觀察整個形勢。他發覺歐陽克文的狀況時,大喝道:「克文冷靜!帶人先將他們圍起來,不要讓他們一個人跑掉。仇,我們後面慢慢報。」

喝聲驚醒歐陽克文,他止步後撤,這才得以保住一命。

「眾侍衛聽令:全力圍殺這幫人。擊殺一人,封白駝山護法。」撤出戰圈,歐陽克文冷靜下來,開始布置起來,「歐陽春、歐陽秋,你們二人現在還有多少青蛇可以驅使?」

「回少主,前番歐陽夏他們帶走了大部分的青蛇,我們這裡還餘下三百條不到。」歐陽春、歐陽秋他們屬於白駝山歐陽家族的旁系,專門培育飼養青蛇,驅蛇的任務要有他們執行才能達到最佳效果。

「好,三百就三百,把它們全都放出來,你們指揮它們也上去攻擊。」

歐陽春、歐陽秋兄弟二人返身回到住處,放出全部青蛇,指揮著它們向戰圈攻去。

百里雪居中,一直觀察著場上的形勢。她見歐陽克文克制住衝動,心中有些惋惜:要不然又可以趁機除掉一個。當歐陽克文安排歐陽春、歐陽秋時,百里雪直覺事情有些不妙。見到這二人趕著青蛇攻來時,百里雪知道自己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全體收攏變陣:長兵器的林少欽、沙驚龍、林炎各守一角,注意青蛇的攻擊;其他人從旁協助,全力抵住白駝山的進攻;將驅蛇藥劑用上。」臨了,百里雪不忘提醒大夥用上藥劑。

聽到百里雪的安排,眾人在圈子內穿插跑位完成了陣型轉換。

這時白駝山的侍衛和青蛇也已到位,白駝山的攻擊氣勢大盛。林少欽眾人倍感壓力。(未完待續)

…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圈內眾人的壓力越來越大,形勢對他們而言可謂是十分危急,若還找不出對策,就有可能全軍覆沒。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