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

「那裡有個花店。」秦可欣道。

王旭東順著秦可欣指的方向看了看,的確是有一家花店。

「嗯,是,是有一家花店,怎麼了?有花店有什麼奇怪的,哪條街沒有。」

「你這個人怎麼是個木魚腦袋?去,下去給我買束花去,約會就要有個約會的樣子來。」秦可欣道。

王旭東瞪大了眼睛看著秦可欣,道:「我以為你開玩笑的呢,你還真當真了啊?」

「我什麼時候跟你說過我開玩笑了?」

「沒必要了吧,這不是浪費嘛,要那東西幹什麼?吃不不能吃穿不能穿的,放回來沒兩天就凋謝了。」王旭東覺得不可思議。

「那你幹嘛要找女朋友?女朋友同樣不能吃也不能穿的。」

「我沒有要找女朋友啊?我什麼時候跟你說我要找女朋友嗎?」

「你……王旭東,我就是告訴你,我心裡很不平衡,蘇婉琪都有人追,憑什麼我沒人追?難道我長的不比蘇婉琪好嗎?你不知道女人嫉妒心是很強的嗎?今天有人給蘇婉琪送花我也必須得有人給我送花,快點下去給我買束花。」

「我……好好好,我買我買。」王旭東很是無語地下車,往花店跑去。

看著王旭東進了花店,秦可欣忍不住笑了笑,她覺得,逗著這個看起來壞壞的其實內心卻是憨憨的男人是一件非常好玩的事。

王旭東忍痛割愛,最後一咬牙花了好幾百塊,買了一大束玫瑰花抱著上了車。

「給你給你,這總滿意了吧?」王旭東上車之後直接把花放在了秦可欣身上,然後一邊系著安全帶一邊道。

「粗魯,一點情調都沒有。」秦可欣對於王旭東的粗魯很是不滿意,不過隨後看著一大束玫瑰花立即笑了起來,對王旭東道:「真好看,謝謝。」

「別謝我,還是謝謝那幾百塊錢吧,就這東西好幾百塊,真是賊貴,有這錢去吃頓好的多好啊。」王旭東想著那幾百塊就心疼。

「你這人,這一輩子光棍算是打定了。」秦可欣抱著鮮花,給了王旭東一記白眼。

王旭東終於是把車開到了目的地,最後直接把車開到了一個飯店的門口,的確不是排擋,但是,也絕不是大酒店,就是一般的飯店,平常老百姓都吃得起的飯店。

「到了,下車。」王旭東把車停好了之後對秦可欣道。

「就這?」秦可欣問著王旭東。

「是啊。」

「這家店吃飯?」秦可欣指著飯店問著。

「是啊,就這家店,你看,是川菜店吧,我沒記錯。不錯吧,是不是挺高大上的?有檔次吧。」王旭東一邊下車一邊嬉笑著。

「有個鬼的檔次,王旭東,這就是你說的好地方?王旭東,我給了你兩千塊,你就請我到這種地方吃飯啊?這地方能花的了這麼多錢嗎?」秦可欣怒了。

「能啊,你點上四十個菜也差不多了。走吧,吃飯嘛,主要講究的是口味,你管環境幹嘛?你吃的是飯是菜,難道你還能把桌子椅子也都給吃了?是不是?我跟你說,來這裡吃飯絕對是個正確的選擇。」王旭東一邊說著,一邊把秦可欣往飯店裡面推著,秦可欣則是抱著一大束鮮花被王旭東給推著進了店,站遠一點的人看到的就是王旭東抱著秦可欣進了飯店。

「歡迎光臨,先生小姐,請問幾位?」門口的服務員熱情地招呼著。

正在這時,忽然一個服務員衝到了王旭東的面前,冷冷地看著王旭東喊道:「王旭東,把你的手放開。」

王旭東楞了一下,被王旭東推著的秦可欣也是楞了一下,兩人都看著這個忽然跳出來的服務員。

當然,這個服務員就是林曉雅,而這家店就是王旭東今天一大早帶林曉雅來的這家店。

「喲,你怎麼在這呀?」王旭東看到跳出來怒視著他的林曉雅笑著說著。

「你……這……這不是……那個……你的小女朋友嗎?」秦可欣也看到了跳出來的林曉雅,一下子沒反應過來,隨後轉臉疑惑地問著王旭東。

「別胡說,什麼小女朋友。」王旭東打斷著秦可欣的話。

「把你的手放開,聽到了沒有?」林曉雅可不管這麼多,怒視著王旭東和秦可欣,然後直接伸手把王旭東握在秦可欣手臂上的手給扯了下來。

「好好好,我放手放手。」王旭東連忙把手從秦可欣身上拿開。

「你先去忙你的,這兩個我朋友,我來招待。」林曉雅轉身對接待著王旭東和秦可欣的服務員說著。

「不錯嘛,穿著這身衣服還挺好看的,比你之前穿的衣服看著順眼多了。」王旭東上下打量著穿著服務員服裝的林曉雅道。

「滾。」林曉雅白了王旭東一眼罵著,然後問著王旭東:「你來這裡幹嘛?還帶著她,你帶著她來我的店裡幹嘛?」

「來吃飯啊,還能幹嘛?」王旭東回答著。

「你來吃飯為什麼要帶著她?」林曉雅指著秦可欣。

秦可欣聽到這笑了笑,說道:「你覺得她吃飯為什麼要帶著我呢?看到這束花了嗎?約會,你懂嗎?」

秦可欣說完之後,揚了揚自己手裡那束漂亮的玫瑰花,對林曉雅說著。

「約會?王旭東,你竟然敢背著我跟這個女人約會,你竟然還敢送她花,我……」林曉雅一下子大聲地對著王旭東嚷著,嚷的整個店的人都看著他們這三個站在門口的人,一個個都是抱著看戲的心來看著好戲。

王旭東聽著林曉雅說的一下子冒冷汗,連忙伸手一把捂住了林曉雅的嘴,不讓林曉雅繼續說,然後對林曉雅道:「你別在這胡說八道行不行?」

隨後才鬆開了林曉雅的手。

「喂喂喂,這家店還做生意嗎?來了這麼久了也不見有服務員來招待一下,坐都不讓坐,就讓我一直站在這嗎?我倒要去找找這家店老闆問一問,到底這家店還做不做生意,不做生意的話我就走了。」秦可欣看著林曉雅笑著說著。 「你敢……」林曉雅知道秦可欣是故意挑釁她的,冷冷地對秦可欣道。

「多可笑啊,我是這裡的顧客,你說我敢不敢?你從進店到現在,起碼站在這站了快五分鐘了吧?有人招呼我入座嗎?有人招呼我點菜嗎?有人給我倒茶嗎?都沒有,你說這家店還做不做生意了?請問一下老闆在哪?我去問問老闆。」秦可欣繼續說著。

林曉雅聽著秦可欣的話,恨得牙痒痒的,然後咬著牙對秦可欣和王旭東道:「跟我來,坐那邊去。」

「你們家店服務員就這態度嗎?怎麼?我來這吃飯欠你們家老闆錢了是嗎?」秦可欣繼續道。

「你可別得寸進尺。」林曉雅用殺人的眼神看著秦可欣。

「服務員,你們老闆在哪?」秦可欣也沒有理會林曉雅,直接對著從旁邊走過的一個服務員問道。

「老闆在……」

「你去忙,這我來招待。」林曉雅連忙打斷自己同事的回答,等到同事走了之後才狠狠地對秦可欣道:「算你狠,等我過完這一個月我再跟你算賬,還有你。」

林曉雅瞪著秦可欣說著,最後也狠狠地瞪了王旭東一眼。

「先生小姐請這邊坐,請問幾位?」隨後,林曉雅忽然像是換了個人一樣,用溫柔而又恭敬的聲音,還帶著笑容問著王旭東和林曉雅,一邊問一邊帶著王旭東和秦可欣往裡面的一張桌子走去。

「這就對了嘛。」秦可欣笑了笑道跟著林曉雅往裡面走去。

王旭東摸了摸額頭上的汗,對於自己帶著秦可欣來這裡吃飯,他現在開始後悔了,很後悔。

林曉雅帶著王旭東和秦可欣到了一張靠著窗戶的四人桌坐下,然後拿出一本菜單遞給了王旭東,手裡拿著一個點餐的小儀器,問道:「你要吃什麼?」

「不錯嘛,還有模有樣的,像那麼回事啊。」王旭東笑著看著林曉雅。

林曉雅白了王旭東一眼,她現在是滿肚子的怒火,直接對王旭東道:「你怎麼那麼多廢話?你到底點不點菜?」

「你這服務員是什麼態度?你們家店裡就是這麼招待客人的嗎?」秦可欣問著林曉雅。

「我是對他又不是對你,管你什麼事?」林曉雅當即回懟著秦可欣。

「怎麼不管我的事?他是我男朋友。」秦可欣直接道。

「不可能。」林曉雅一下子激動了,當即道。

「怎麼不可能?不是我男朋友我能跟他出來吃飯?不是我男朋友他能送我花?」秦可欣笑著說著,隨後又道:「不信你問問他,看看他是不是我男朋友?」

林曉雅聽后一下子轉臉看著王旭東,冷冷地問道:「怎麼回事?你說清楚?」

「我的天哪,秦可欣,你能不能不要逗她了?你跟個小孩子較什麼勁啊?」王旭東無語地對秦可欣道。

「誰小孩子?誰小孩子?王旭東,你今天把話說清楚,誰小孩子?我哪裡小?我哪裡比她小?」林曉雅一聽王旭東說自己是小孩子,當即發飆,挺著胸脯對王旭東說著。

「好好好,我錯了我錯了,你不小,好吧?咱能不能點菜?林曉雅,你能不能有點職業精神?別忘了你現在的身份,你現在的職業,有你這麼對顧客的嗎?你要再這樣子鬧,我都要去投訴你了。公是公,私是私,公私分明你知道嗎?我現在和她來你這裡吃飯,我們就顧客,你是這裡的服務員,你怎麼對待其它顧客的,就要怎麼對待我們倆,知道嗎?至於私下的事,等你下班了之後遇到我再說行不行?你得有點職業精神,不然,你這工作干不長久的,既然要干就得認真點干。」王旭東教訓著林曉雅。

「我知道,不用你教,我上了一天的培訓了,哼。」林曉雅冷聲對王旭東說著,隨後再次拿起點菜單問著王旭東:「你們要吃什麼?」

王旭東拿著菜單遞給了秦可欣,道:「你點吧,女士優先,別說我沒有紳士風度。」

「你都跑到川菜館來吃飯了,還要什麼紳士風度?你點吧。」秦可欣道。

「你們到底點不點啊?」林曉雅看著王旭東和秦可欣兩個人恩恩愛愛的樣子,就氣不打一處來。

「注意你的態度啊,別忘了,你現在是服務員,你乾的是服務工作,要有服務精神知道嗎?」王旭東又教訓著林曉雅。

「我知道知道,你快點吧。」林曉雅不耐煩了。

「那這樣吧,你們店裡哪幾樣菜最好吃啊?你給我推薦一下。」

「我是服務員,我又不是廚師,我哪知道?這個店裡的菜我自己都沒吃過,我哪知道哪個好吃啊?」林曉雅沒好氣地道。

「你還真磨嘰,我來點吧,別難為你這小女朋友了。」秦可欣看到這笑了笑,從王旭東手裡接過菜單后道。

「酸菜魚、魚香肉絲、水煮牛肉……好了,就這幾個吧,快點上菜,另外,加一杯果汁,謝謝。」秦可欣看著菜單隨便點了幾個菜,然後就把菜單合上了。

林曉雅很職業的在自己手中的點菜儀器上摁著,王旭東看著,看得出來,林曉雅乾的很認真,她的確是那種要麼不幹,一旦決定要干一件事,就一定會非常認真的去干好的性格。

「好了。」林曉雅剛點好,就聽到另外一桌在喊服務員,她連忙應聲,最後再次瞪了王旭東和秦可欣一眼,就連忙跑過去了。

「我說你怎麼特意要跑到這裡這家店來吃飯呢,原來是要來看你這個小女朋友呢,早說啊,你早說我就不來了,何必讓我來這當電燈泡看著你們秀恩愛啊。」秦可欣等到林曉雅走開之後帶著酸味對王旭東道。

「你別胡說八道行不行?我上次不是跟你說了嗎,這是我一朋友家的孩子,我就把她當妹妹。」

「哦,妹妹呀,她對你像是對哥哥的樣子嗎?你沒看到她看我的樣子?那眼睛里可是冒著殺氣的。」秦可欣笑著。

「你跟一小孩子計較什麼?」

「小孩子?我沒看出來哪小啊?該大的地方都挺大呀,不小啊。」秦可欣曖昧地說著。

「你別這麼齷蹉下流行不行?我說的是年齡。」

「我說的也是年齡啊?你以為我說的是什麼?」秦可欣反問著。 「哪大了?她就一十幾歲的小姑娘。」王旭東回答著。

「十幾歲?」

「十八歲。」

「十八歲還小啊?你去稍微偏遠一點的地方看一看?十八歲姑娘早就當媽了,而且,她要是早生幾十年,這個年紀都要成為婦女了。再說了,你現在去看看,十二三歲的小孩子就開始談戀愛了,更何況十八了,不小了。」秦可欣道。

「話不能這麼說,那按照你這麼說你不成老阿姨了。」王旭東接了一句。

王旭東剛說完,就啊的尖叫一聲,底下被秦可欣狠狠地踩在了腳上。

「我很老是嗎?」秦可欣怒視著王旭東。

「不老不老,我說錯了,我向你道歉,是我老,你永遠都是十八歲少女,行了吧?」王旭東連忙求饒。

秦可欣白了王旭東一眼,算是放過了王旭東。

「她這個年紀就不上學了在這打工?這個年紀應該在上高中或者是大學吧,怎麼會在這打工呢,家裡條件不好嗎?」秦可欣問著。

「家裡條件不好?」聽到這話王旭東笑了,隨後道:「她家裡條件好的不能再好了,她媽媽那是一等一的大富婆,蘇婉琪這種跟她媽一比什麼都不算,你說她家條件好不好?」

「那她為什麼在這當服務員?」秦可欣很是詫異。

「你沒看到嗎?問題少女,就是因為家裡條件太好了,所以才變成了問題少女,自己跑來這裡當服務員體驗生活呢,她要向我和她媽證明她能依靠自己生活下去,所以才來這裡當服務員,今天剛來。」王旭東解釋著。

聽到這麼一說秦可欣才完全明白過來,然後點了點頭道:「難怪,我看她全身上下這皮膚白的根本就不像是農村來的女孩,而且,說話那氣勢也更不像是一般的服務員,囂張跋扈這個勁倒是一個標準的富二代。不過按照你這麼說,她還算是個挺不錯的孩子,願意來證明自己、願意依靠自己的能力來養活自己,願意來這當服務員來吃這份苦對於一個從小嬌生慣養的孩子來說,已經很不容易了。」

「嗯,是的,這孩子本質挺好的,心底也很善良,挺純潔的,而且,是個很要強的女孩子,都是被錢給慣壞了,有時候啊,錢還真不是個好東西。」王旭東感嘆著。

「你就別一口一個孩子的好不好?人家真不小了,十八歲了,女孩子都比較早熟,十八歲的女孩子其實什麼都懂的,已經是大人了,我看得出來,她是真的挺在意的,她說她喜歡你這是真的,所以啊,你以後還是注意點。」秦可欣笑著道。

「別拿這事開玩笑了行不行?我跟人家差了一大截呢。」

「女大男小那才是問題,老夫少妻這不是社會的標配嗎?多好啊,你今年多大?二十六七歲吧,你要跟她在一起了多好?你想想,娶個老婆十八歲,等你四十了你老婆才剛三十齣頭,花一樣的年紀,讓別人羨慕去吧,等你七老八十了你老婆還年輕,還能伺候你,多好。現在的有錢男人不都是喜歡找個小女朋友的嗎?你這多好,不用花錢不說,還賺了個有錢的主,多好啊,你就偷著樂去吧。」

「咱能不能打住別再聊這個了行嗎?」王旭東無力反駁。

秦可欣看著王旭東窘迫的樣子哈哈大笑著,然後說道:「好了,不逗你了,你這人不經逗。問你兩個正經的問題行不行?」

「你有正經過嗎?」王旭東反問著。

「你是不是討打?」秦可欣白了王旭東一眼,然後問道:「你有女朋友嗎?」

「有啊。」王旭東點頭。

「啊?真有啊?」

「是啊,你不是嗎?你這兩天不是到處都在標榜你是我女朋友嗎?」王旭東回答著。

「能不能正經點回答問題?」

「沒有,你看我這樣子像有女朋友的樣子嗎?」王旭東回答著。

「我看也不像,那你為什麼不找女朋友?以你這身材這模樣,只要你願意找只要條件不要太苛刻,願意主動送上門的女孩子應該很多吧。」秦可欣好奇地問著王旭東。

「我前面不是說了嗎?找女朋友有什麼用,又不能吃又不能喝的,還得像伺候姑奶奶一樣伺候著,多麻煩。」

「但是可以睡啊。」秦可欣回答著。

王旭東瞪著眼看著秦可欣,無奈地道:「咱能不能不要這麼污?」

「污嗎?」

「很污。」

「我說的是實話啊,你就不想找個女朋友在身邊陪著?心理陪伴和生理陪伴都要的,這不是人之常情嘛,不然為什麼人要談戀愛要結婚?」秦可欣反問著。

「你好像說的是有點道理,不過,我倒是想找女朋友啊,可我上哪找去?我的條件你還不知道?兜比臉乾淨,一沒車二沒房,連吃飯都快成問題了,找女朋友讓女朋友吃什麼?所以啊,不談這個問題。別總問我,你呢?你幹嘛不找男朋友?只要你願意,追你的男人能從南京排到北京去吧?」王旭東道。

「嗯,最後漂洋過海排隊排到東京去了,對不對?」秦可欣白了王旭東一眼,然後繼續道:「不想談。」

「為什麼?受傷了?」

「受傷了談不上,當初那段感情我的確是付出了全部,說實話,是有些打擊,但是說是因為那個受傷而不想再談戀愛了倒是不至於,只是從那件事情之後發現男人都不是好東西,另外,我這個人是個感性的人,一切都遵循自己的心,從來不會強行違背自己的意願去做什麼,所以,這麼多年沒碰感情是因為沒有遇到一個讓我心動的男人,我很在乎感覺的,感覺對了就是對了。我現在就是在等啊,在等一個讓我一眼看了就覺得自己無法自拔愛上了的男人,當然,那個男人得是個好男人,人渣那種的就去死吧。」秦可欣慢悠悠地說著,說的無比的洒脫,這就是秦可欣的性格。

「如果遇不上你還打算終生不嫁了不成。」王旭東笑著。

「如果遇不上那就不嫁了呀,一個人過不也挺好嗎?不過我覺得一定能遇上的,比如你啊,我不就遇上了你了嗎?」秦可欣笑著說著。 王旭東張大眼睛看著王旭東,一時之間沒明白秦可欣這麼說到底是什麼意思。

而秦可欣只是微笑著,什麼都沒再說。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