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眼帘的,不是小流氓就是小太妹,一個個的染著五顏六色的頭髮,穿著叮叮噹噹的破洞裝,他和余淺走在裡面就像兩個異類。

看著這群非主流周景琛覺得頭痛,想拉著余淺回家得了。

而他沒注意的是,這些非主流少年少女看到這兩個一看就是好學生的人,也出現在電玩城,就覺得很怪異。

格格不入,他們空空如也的腦袋裡莫名的冒出了一個詞。

「淺淺,要不我們回家吧。」警惕的看著圍著的人,周景琛很想拉著余淺回家。

「不,好不容易才來一次,不玩夠本我才不回去。」余淺果斷拒絕。

對於周景琛的擔憂,她根本不放在眼裡,她身上護身的法寶多著呢。

再說,就算沒有法寶,她靠自己都能打趴下這裡所有的小屁孩。

楊戩的功夫,是當初在封神戰場上以一敵百硬生生練出來的。他教給余淺的,每一招都是沒有一絲花架子的殺招。

所以,余淺不怕打架,怕的是下手沒個輕重不小心打死了人。

看著小姑娘一臉的興奮,周景琛揉了揉額頭,還是跟上去了。

余淺突然眼睛一亮,就想往前面沖,周景琛一把拉住他:「你想去哪?」

「那裡!那裡!那個極速摩托!」小姑娘一雙眼睛亮的驚人。

周景琛臉黑了,本以為就算來了電玩城,她也就玩玩抓娃娃、跳舞機或者水果機這類簡單的,沒想到居然盯上了刺激的賽車遊戲。

「哎呀,你別拉著我啊,我要去玩摩托。」掰不開黑著臉的少年的手,瞪了他一眼,開始撒嬌:「周景琛,我們去玩嘛,難得出來玩呢!」

拗不過她,周景琛最終還是任由她拉著自己去極速摩托的遊戲機那。

兩人的運氣很好,過去剛好有兩人玩完空了位置出來。將遊戲幣投進去,兩人一人坐了一個位置,乾脆的開始比賽。

「周景琛,要是我贏了,你得答應我一個要求!」開始前,余淺突然開口。

轉頭看了她一眼,周景琛笑了笑:「好,你輸了就得聽我的不許再玩這些刺激的遊戲。」

「我才不會輸~」皺了下眉,余淺一臉自信。

「嗯。」周景琛沒有多說,選好自己要用的車型,等待比賽開始。

余淺見狀也趕緊準備好。

旁邊站著的工作人員見所有人都準備好了,便按下開始。

這波參與者裡面,除了兩人,其他玩的都是老手,一開始就將兩人甩在了後面。

「噗,我還以為多厲害呢,就互相提賭注了。」有個紅色頭髮的少年,把兩人的對話從頭到尾都聽完了,見兩人弱成這樣,忍不住嘲諷。

兩人並不理會他,自顧自的熟悉著方向盤和按鈕。

一分鐘后,已經看不到同場玩的人影了。幾乎是同一時間,落在最後面的兩輛車猛然提速,嗖的沖了出去。

兩人緊緊追趕著前面的車,就算是到了彎道也沒有剎車,直接一個漂移轉過去了。

紅髮少年眼睜睜看著兩人從啥都不懂到秀技術再到追上其他人,最終超過他們,將他們遠遠甩在後面,只剩他們有來有往的爭奪著第一。

目瞪口呆.jpg

這真是第一次玩的人嗎?騙人的吧!

最後一圈了,余淺在彎道有點失誤稍稍落後了。但她沒有放棄,儘力的在追趕著前面的身影。

周景琛餘光一瞄,旁邊的女孩兒緊緊抿著唇,認真的操作著方向盤。 他心情有些複雜,她看起來真的很想贏啊,要不要讓讓她?

眼看著就要到終點了,想到余淺如果輸了,這次來電玩城多半玩的也不會開心,還是心軟了,不著痕迹的在障礙那裡降了一點點速。

降的這點速度,足夠余淺追上來了。

果然,余淺看到周景琛速度慢了點,直接按下加速按鈕沖了上去。

「啊啊啊我贏了!」從位置上跳下來,余淺就高興的抱住了周景琛。

「嗯,淺淺好厲害,你贏了,可以提要求了。」摸著懷裡少女的頭髮,很是溫柔的回答她。

「哎,我要求很簡單的,陪我把我想玩的項目全玩一邊!」

手頓了一下,他有種不好的預感。

按余淺玩極速摩托的興奮勁,她喜歡的,估計大多都是很刺激的項目。

「哎呀,你們兩口子玩完了就趕緊讓開啊,杵著秀什麼恩愛?」周景琛正想討價還價,就被個聲音打斷了。

抬頭一看,是一對情侶,兩人都染了個綠色頭髮,穿著黑色的骷髏T恤,破洞牛仔褲,一臉的不開心。

他兩當然不開心了,過來就是為了玩極速摩托,結果這兩人都完了還不走杵在那佔位置,很煩啊!

「叔叔,我還是個小學生呢,怎麼可能是他女朋友。」見兩人被定義為兩口子,余淺有些不樂意了。

她可還沒答應做周景琛女朋友呢~

摸了摸少女軟軟的頭髮,周景琛溫柔的笑了:「走吧,不是還想玩其他的么。」

聽他這樣說,本來不開心的余淺雙眼亮晶晶的看著他:「你答應啦!」

「能不答應么,笨丫頭!」他有些無奈。

「嘿嘿,周景琛我好喜歡你!么么噠!」得到準確答覆,余淺樂顛顛的帶著他朝射擊走去。

搖了搖頭,周景琛跟上,在後面笑的一臉寵溺。

既然答應了今天陪她玩個夠,周景琛也乾脆的讓自己也放鬆下來,有興趣的項目全玩了個遍。

原本余淺想玩但是又沒那個技術的項目,周景琛就乾脆接手幫她玩。

玩了一圈下來,兩人手裡的遊戲幣不僅沒有少反而還多了很多很多。

兩人面面相覷,有些懵,他兩是來玩不是來賺錢的啊,為啥贏了這麼多?

「要不,把沒玩過的也玩一遍?包括那種簡單的。」

「好啊!」余淺沒有意見,乾脆的轉頭拉著他又進入電玩城,禍禍其他項目去了。

豪門萌寶:墨少的獨家嬌妻 電玩城的工作人員一看到他們就頭疼,其實不怪他們嫌棄這兩人,實在是他們太過分了!

只要有看上的玩具,非得將第一給霸了,長年積灰的一等獎都被贏走了。

余淺拿不動這麼多玩具,乾脆將自家司機給叫了來,吩咐他們把東西搬回去。

「走走走,還有好多沒玩過,我們繼續玩!你別再出神了。」

拉著他,余淺直接朝著跳舞機走過去。她早盯上這個項目了,可是周景琛對她管制很嚴,一路上都沒機會到這邊來。

周景琛覺得自己太陽穴隱隱做疼,她從沒學過其他種類的舞蹈,上了跳舞機,能跳好嗎?

將遊戲幣丟進去,歌選了隨機。

她完全不虛跳其他風格,就算風格不同,但基礎的東西都是相通的,基本功紮實,不怕。

音樂一響起,余淺就像變了個人,深色嚴肅,一臉認真的完成著動作。

周景琛覺得,站在舞台上的余淺,比平時漂亮百倍。

漂亮又可愛,想親親抱抱舉高高。 玩的時候倒是開心了,睡了一覺起來才覺得自己腳底板疼。

很久沒好好的休息過,再加上腳疼,余淺乾脆的就沒起床,窩在被子里玩手機。

聖人群里很安靜,自從六界的孩子們也進入小洞天後,他們的樂趣就是折騰這群熊孩子,時間長了,也都找到了各自的傳人。

比如曾經的熊孩子哪吒,整天跟在顧愷之他們身後,立志要把他們的畫法全學會。

又比如乖乖巧巧的龍九,居然喜歡崩人設的狂草,每天的日常就是跟著王羲之練字練字再練字。

最讓余淺驚訝的是紅孩兒,當初上躥下跳跟孫悟空打架的皮猴,連觀音都壓不住,居然被蘇東坡收服了。每次看到他端端正正的坐在蘇東坡面前搖頭晃腦的學著吟詩作詞,余淺就覺得自己看到了假的紅孩兒。

大明星的臥底小女傭 孫悟空也不習慣,每次從花果山過來都會賤賤的去挑釁下紅孩兒。剛開始紅孩兒還會忍不住跟他打,後來可能是受蘇東坡影響,一開始上課就會將孫悟空無視掉。任其在旁邊怎麼挑釁,他依舊認真學習。

玄女、觀音和各自的長輩都無比慶幸把他們丟進了小洞天,否則還見到這麼乖覺的孩子們。

可能是天賦如此,余淺學了三年的琴棋書畫,卻抵不過學習不到一年的仙童們。

剛知道的時候,余淺失落過,待見過他們不分晝日的學習勁頭后,她才明白。不僅僅是個人天賦不同,還在於他們的專註度和聯繫度。她學的雜,且只有晚上能聯繫,所以會的多而不精;而他們,只學自己喜歡的一種且長時間專註聯繫,自然比她好。

現在群里這麼安靜,不用進小洞天都知道他們正在上課,所以余淺也沒冒泡打擾他們。

切到六界群,也很安靜,翻了翻記錄,發現軒轅墳三妖又被禁言了,這次的禁言還包括了地涌夫人玉兔精素娥,就連一向乖覺的哮天犬都被禁言了。

又往上翻記錄,才看到禁言原因是人身攻擊。

地涌夫人和素娥為了唐僧再次吵起來,蘇妲己煽風點火教他們生米煮成熟飯。後來哮天犬也加入學習,長年累月的相伴,她喜歡自家主人二郎神。

人身攻擊加散播不良信息,天帝氣的頭疼,乾脆的將涉事人員全禁言了。

唐僧和楊戩很無辜的被牽連了。

余淺看的發笑,想了想,決定發波紅包刺激刺激禁言人員。

她很久沒發紅包了,平時都上架零食小鋪的。

【淺水魚】發了一個紅包:旺旺大禮包。

【淺水魚】發了一個紅包:甜皮鴨。

【淺水魚】發了一個紅包:辣條大禮包。

每個紅包一百份,不到十秒就被搶完了。

而禁言人員全都沒搶到。

正樂的不行的時候,余淺神識被拉進了小洞天。

「卧槽!」余淺傻了。「蘇妲己!你幹嘛!」

「不幹嘛啊~你太久沒練習了,你該恢復上課了~」蘇妲己笑的眼眸彎彎,然而語氣卻陰惻惻的。

「……」余淺的臉一下就垮下來了:「說好的給我放幾天假讓我好好考試的!」

「可你也沒複習啊~」蘇妲己表情無辜。

「那是因為我都會啊。」

「既然都會,那麼空閑時間就該練習你不熟練的才藝!」

定定的看了蘇妲己幾分鐘,余淺轉頭找女媧告狀去了:「娘娘!蘇妲己欺負我!」

「卧槽!」蘇妲己被余淺這波告狀給驚的目瞪口呆。 不出余淺意料的,蘇妲己被女媧罵了一頓。

「略略略~」再次刺激了她一波,就出了小洞天。

一波鬧騰下來,余淺也不想躺著了。

「秀啊~你幹嘛呢?」

下樓發現文秀正看著電視發獃,看了下屏幕,正在放《神鵰俠侶》。

導演張大鬍子,小龍女神仙姐姐那版。

對於這版《神鵰俠侶》,余淺什麼都喜歡,唯獨不喜歡男主,完全沒有一見楊過誤終生的感覺。

去廚房拿了個包子啃著出來,文秀還是獃獃的盯著電視屏幕,不知道在想什麼。

「秀秀?」拍了拍她,余淺坐到她旁邊。

「啊?」文秀回神,一臉疑惑。

「你想啥呢?盯著電視就沒反應。「

文秀沒回答,轉回頭盯著電視又開始了發獃。余淺不明白她到底想幹啥,又有些擔心她的狀態,吃完包子就還是坐著陪她發獃。

半晌后,文秀突然開口:「我在想,這些電視劇都是小說改編,我們現在有錢但沒資源,要不要像這些一樣買些小說自己找人改編自己找導演找演員拍出來。」

余淺愣了下:「IP改編?」

「嗯。」

「買版權和拍出來都很好解決,重點在你找得到電視台買劇嗎?」

「不上星,賣碟片或者賣視頻網站呢?」

余淺盯著她,表情有些詭異。

「淺淺你幹嘛這個表情看著我。」文秀被她看的渾身不自在。

余淺的表情更複雜了:「我怎麼覺得你比我還像重生的。」

文秀獃獃的看著她,有些不懂她為什麼這樣說。

「再等幾年,很多上不了星的劇都是網路播放的,被稱為網劇。」頓了一下,繼續說:「網劇不用上星,廣電審核放寬很多,而且網路受眾也更多。」

「那不是挺好的么。」

「的確很好,可是現在最大的問題是,華國目前的視頻網站只有那麼幾家。而且他們伺服器不行,畫質也不好。前世網劇出現的時候國內已經有了好幾個視頻平台了,個個功能齊全畫質優。」

文秀聽到她這樣說,心都沉了下去:「你的意思是,我們就算把劇拍出來了,如果找不到電視台買,那麼基本算砸手裡虧本了?」

「對!」余淺肯定的回答她。

揉了揉額頭,文秀繼續進入沉思狀態。

沒心沒肺的余淺又從冰箱取了半邊小西瓜挖著吃。

文秀對於商業方面,腦子比她靈活。有她操心,余淺只需要學好才藝保證成績就行。

「你說,我們自己弄個視頻網站怎麼樣?」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