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穆然臉上寫著擔憂。

如今這個時候,五年大比即將到來,偏偏發現出了這麼一茬子,真的可以算是雪上加霜了。

血手幫已經讓人沒有頭緒了,現在再來個神秘的毒藥,中海這攤水,還就真的是越來越渾濁了。

「好,那我約一下這個混蛋,若是真的,我饒不了他!」

紀凌塵殺心四起。

別看他平日里嘻嘻哈哈的,但是對於想要將他置於死地的人,他也是絕不手軟,殺伐果斷。

想要他紀凌風的命,那麼就要做好被他收割性命的準備。

說著,紀凌風拿起了手機。

「喂,凌塵,在幹嘛呢?」

紀凌風對著電話里如同平常一般問道。

「風哥,我剛辦完事情,怎麼了?」

紀凌塵愣了愣,沒有想到紀凌風會突然打電話給自己,連忙道。

「哦,沒什麼,就是最近又睡不著了,想著晚上沒事,喊你一起喝酒。」

紀凌風也是個戲精,一邊說話,一邊語氣虛弱,聽起來,那聲音就真的好像是幾天沒有睡覺了一般。

「啊?風哥你又失眠啊,你這樣下去身體怎麼受的了啊,不如去醫院看看醫生吧!」

紀凌塵假裝關心地問道。

「看什麼醫生啊,你知道的,現在的醫生都是莆田系的,吊本事沒有,開藥一大堆,一點都不見效。有那個功夫聽他胡謅,倒不如多喝幾杯酒了。」

紀凌風大氣地說道。

「也是,現在的醫生一點職業操守都沒有,為了提成,那叫一個猛開藥,把我們都當冤大頭宰,真看不起!今晚我安排地方,請風哥好好喝酒,我聽說一個會所來了批姿色不錯的妞,弟弟我請你好好嗨一下!」

紀凌塵討好地說道。

「嘿嘿,還是你小子懂我,今晚我再帶個我兄弟一起來,剛好介紹給你認識下。」

紀凌風臉上露出猥瑣的笑容,說道。

「行!那我先打電話安排去了。」

說完,紀凌風掛斷了電話。 “封印?小白鼠?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貴族學校當初建立的目的不是爲了培養御鬼士麼?”趙小川驚叫道。

“培養御鬼士?這個說法倒也沒有錯!”蘭雨欣皺眉看向康惠,沉悶的聲音道:“想必是康惠的師父黃大師告訴你的吧?”

康惠給趙小川猛使眼色,但是趙小川卻裝作沒有看見,點頭坦然道:“沒錯,確實是黃大師告訴我的!”

蘭雨欣察覺到了康惠的小動作,但是卻並沒有說什麼,而是沉吟片刻,道:“培養御鬼士從一定程度上確實遏制了鬼道橫行,不過這對於我們這裏卻並不適用,因爲這裏的貴族學校主要是爲了封印六道輪迴的碎片而存在的!”

趙小川微微一愣,臉上露出疑惑的神情。

“你不必好奇!當初六道輪迴崩潰,雖然大部分都已經消散,但是有部分空間碎片殘留了下來,而我們將這些空間碎片成爲輪迴碎片!”

康惠嘆息道:“而貴族學校的建立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爲了守護輪迴碎片而建立的!”

“等等,那剛纔蘭雨欣說的小白鼠是什麼意思?”趙小川抓住了蘭雨欣之前的漏洞問道。

“六道輪迴本身使用鬼氣而運轉的,雖然現在六道輪迴已經變爲了輪迴碎片,但是卻仍然需要鬼氣來維持!”

康惠沉聲道:“而輪迴碎片本身就有着吸引靈體的作用,我們貴族學校爲了防止靈體聚集,所以纔會建立,而且有了輪迴碎片,在御鬼士的培養上也是有很大的幫助的!”

“因爲並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成長爲出色的御鬼士,藉助貴族學校中的輪迴碎片則可以解決這個問題,除了潛移默化的改變學生的體質外,還可以藉助學校散落的靈體來進行修煉!”

“這就是剛纔蘭雨欣說學生都是小白鼠的含義,你懂麼了?”

趙小川並沒有全部相信康惠的話,而是將頭轉向蘭雨欣,等待着她的回答。

只是他並沒有看到蘭雨欣在康惠解釋時,臉上有了一絲輕微的變化。

所以當趙小川轉頭看來時,蘭雨欣平靜如水的點點頭,看起來像是贊同了康惠說法,而康惠看到蘭雨欣點頭,心中微微鬆了口氣。

趙小川又打量了兩人很久,目光閃爍,似乎在判斷着兩人說的話是否真實。

緊接着,趙小川微微點頭,似乎認可了雙方的理由,說道:“那麼這鬼娃娃提出的遊戲就應該和你口中的輪迴碎片有關係了吧?”

康惠沉聲道:“你猜的沒錯!七葉還魂草就在輪迴碎片中,而他所謂的‘遊戲’就是讓我們這些人進入輪迴碎片中相互間爭奪七葉還魂草!”

康惠說罷,便盯着趙小川,趙小川緊緊的皺起眉頭。

片刻後,趙小川擡頭看着康惠,道:“有多少人蔘加?”

康惠凝重的說道:“不知道!因爲學院的四大勢力中鬼娃娃、不知火、餓死鬼、紅娘子四個組織肯定會派人蔘加!”

“部分對於七葉還魂草的感興趣的教授有可能參加,還有沒有加入勢力的學生都會參加!”“所以具體有多少人,現在還不知道清楚,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人數絕對不少。”

康惠說完後,趙小川的臉色徹底沉了下來,顯然這個遊戲的規模超過了他的想象,甚至於當他聽到教授都會參加時,不由讓他有些錯愕。

但隨即他腦中猛然出現一個問題。

“等等,既然人數這麼多,難道學校方面不管麼?畢竟按照你之前的說法,輪迴碎片對於貴族學校可是非常重要的。”

康惠聽到趙小川的話,搖搖頭,苦笑道:“管,學校方面自然不能容忍鬼娃娃將貴族學校的秩序打亂,所以在已經向教授發出了嚴重的警告,在學生的管理方面更是交給我們學生會處理!”

“但是七葉還魂草的吸引力實在是太大了,而且再過一段時間就是寒衣節!那一天鬼門大開,學校單單是對付鬼潮就已經很艱難了,哪裏有時間顧得上管理輪迴碎片?”

“鬼潮?難道說貴族學校中也有鬼潮麼?還有寒衣節是怎麼回事?”

趙小川想起了劉莊子時遇到鬼潮的情景,驚訝地看着康惠。

康惠苦笑一聲,對着趙小川解釋起鬼潮和寒衣節!

與此同時,在學校的各個角落中,鬼娃娃舉行遊戲的消息傳遍了整個貴族學校。

貴族學校的高年級中,一聲聲驚呼聲響起。

“天啊!七品還魂草?這鬼娃娃是什麼意思?這可是御鬼士們都夢寐以求的寶物啊!”

“不太清楚,但是我們一定要得到它,沒有實力背景的我們如果得到了它,我們就不用再受這四大勢力的壓迫了!”

副院長室中,王醫師將之前鬼事情告訴了萬副院長不久,學校中傳來了有關鬼娃娃的事情。

原本還在沉思的萬副院長嘆息道:“鬼娃娃他這是‘醉溫之意不在酒’啊!”

王醫師聽到萬副院長,眼神一動,臉上閃過一絲驚恐。

教室中,之前趕走趙小川的老教授原本正在講課,猛然間身體一震,耳朵動了動,臉上瞬間浮現出驚喜的神色。

“哈哈,好!太好了!如果得到了它,我的研究就有辦法突破,我也有可能打破我身上的詛咒了!”

老教授仰天狂笑,嚇壞了教室中的其他學生。

可是老教授卻似乎並未察覺,而是轉身向着門外走去,留下了滿臉錯愕的衆人。

貴族學校的貴族區中,一所高級別墅裏,安希俊微微擡頭看向安厲天和李文淵,然後又轉頭看向身旁臉色蒼白的李若曦,心底嘆息一聲。

“我要去取得七葉還魂草,這點我已經決定了!”安希俊上前一步,堅決的說道。

“胡鬧,這絕對是鬼娃娃的一個圈套,我絕對不會讓你冒險的!況且爲了一個女人你不必要做到這一步!”安厲天猛然站起,怒聲罵道。

一旁的李文淵臉色漲紅,眉宇間閃過一絲怒火,但還是強壓了下去。

安希俊剛要辯解,李若曦伸手製止了他,直視着安厲天,冷聲道:“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解決,不需要別人!”

不知火的基地中,凌風緊皺眉頭,崔美美焦急地走動着。

“凌風,現在葉楓不在,剛剛突破的成浩也離開了,可是卻出現了七葉還魂草,原本想要利用七葉還魂草將趙小川吸收進來的計劃全部打亂了,我們接下來應該怎麼辦啊?”

崔美美六神無主地看着凌風,不知所措地說道。

“不要着急,現在不過只是傳出消息而已!貴族學校中肯定已經亂作一片,學校肯定會處理的,況且寒衣節還有十天,我們有着充足準備的機會!”

凌風冷靜地分析着,崔美美漸漸冷靜下來,但凌風眼中卻充滿了擔憂,顯然心中所想絕不像他口中所說的那麼平靜。

然而正當貴族學校被鬼娃娃的遊戲攪得天翻地覆時,在張妍面前卻又出現了新的難題。 紅娘子的基地中,幾十名女子橫七豎八的倒在地上,牆壁上金色玄奧的銘文發出耀眼的金光。

一名身穿紅衣的,披頭散髮的男子漂浮在張妍身前,張妍氣喘吁吁地盯着着不遠處俊秀的男子,眼中充滿了震驚。

“嘿,美女別這樣看着我!我並不是找你來打架的!”

俊秀的男子臉上帶着玩世不恭的笑容,語氣輕鬆的調侃道。

“放屁!你打傷了我這麼多人?現在還說這種話,真當我是白癡麼?”

張妍臉色漲紅,雙眼似乎可以噴火,大聲的罵道。

“這也不能怨我,誰叫她們一眼不發就這麼衝上來攻擊我?我也沒有辦法啊!”男子聳聳肩,攤開手無奈的嘆息道:“都是女孩子,打打殺殺的多不好啊!”

“胡籽,給我殺了他!殺了他!”張妍被男子激怒了,指着男子衝着空中漂浮的紅衣靈體大聲吼道。

紅衣靈體沒有動,而是轉頭看向張妍,嘴巴蠕動着,似乎在和張妍交流。

張妍臉上漸漸露出震驚的表情,隨便變得陰晴不定起來,沉聲道:“你究竟是什麼人?來到這裏的目的是什麼?”

“恩!看起來你的外身也意識到我們之間的差距了!”男子並沒有回答,而是盯着紅衣靈體得意的說道:“這你這外身有點意思,修爲遠遠要高於你,但是卻沒有反噬你,看樣子你們相處的哼融洽啊!”

“哼!這一點不需要你管!”張妍冷哼道。

男子笑着搖搖頭,玩世不恭道:“作爲一個過來人,我可要告訴你,不要對靈體發生任何感情啊!不然的話。”

“你閉嘴!”

張妍像是猜中了尾巴的貓,猛然間大聲喝道,胸口起伏不定,怒視着男子。

“哦?看樣子被我說中了!”男子輕笑一聲,玩味地看着張妍。

張妍臉上閃過一絲羞怒,但眼角卻偷偷地打量了紅衣靈體一眼,卻發現紅衣靈體並沒有什麼反應,眼中不由閃過一絲失望。

“算了!怎麼做都是你的選擇,我作爲外人本來就沒有發言的權利!”

片刻後,男子忽然說道:“張妍,關於鬼娃娃消息的事情想必你已經知曉了吧?怎麼樣?有沒有興趣和我結盟?”

張妍臉色一變,從略微失望的情緒中脫離出來,緊緊地盯着男子,心電急轉,猜測着男子的正式目的。

“不需要用這種眼神看着我,也不需要猜測我的真實目的是什麼!正如我前面說的那樣,我並沒有什麼惡意。”男子調侃道。

張妍顯然不相信男子的話語,依然在惡狠狠地盯着男子。

就在這時,紅衣靈體轉頭,嘴巴再次蠕動起來。

張妍臉色一變,驚怒道:“怎麼可能?你一個外面的人,怎麼可能不受這貴族學校的影響?難道你已經超脫輪迴不成?”

男子一怔,原本笑臉漸漸沉了下來,目光更是像兩把利劍刺向空中飄浮的靈體,寒聲道:“你這紅衣靈體當真有意思,居然可以察覺到這麼多?”

紅衣靈體身上爆發出血色光芒,搭在肩頭的頭髮瞬間飄在空中,露出一張血淋淋臉龐,腐爛的臉龐,左眼被一隻鐵釘嵌入其中,顯得十分的陰森恐怖。

同時他的身體竟然漸漸模糊起來,慢慢和仰着頭的張妍重合在一起。

張妍的身上蒙山一層紅光,皮膚變得白的透明,原本短短的頭髮慢慢變長,臉上佈滿了猙獰的面孔。

男子靜靜地看着眼前張妍的變化,神色沒有一點變化。

直到張妍的變化停止後,他才冷笑道:“怎麼?難道你認爲借用了鬼王境的你就可以對付得了我了?”

“對付你?我自然沒有那麼不自量力,不過從你的手下逃跑我還是有自信的!”

張妍沉聲說道,只不過此刻她的聲音已經變得沙啞滄桑,不再像之前自己。

男子對於張妍的聲音並不好奇,因爲他知道一些使用外身的御鬼士在和靈體融合在一起時,會對身體不可避免的產生一些影響,而真正令男子好奇的是張妍說的話。

“原來如此!你變成這樣,原本並不是想要和我戰鬥,而是是想要通知貴族學校啊!”

男子恍然說道,隨即苦笑地搖搖頭,道:“我看起來倒是小瞧你們了!”

男子口中的‘你們’自然指的是張妍和紅衣靈體。

張妍也明白這一點,冷哼一聲道:“你不是小瞧我們,而是你太自大了!”

“自大?或許吧!”男子輕笑一聲,臉上的表情再次變得玩世不恭起來,笑道:“不過我勸你最好不要通知貴族學校,畢竟那樣對你是沒有好處的!”

“哼!那就要看你的表現了!如果你不想落在貴族學校的問題,那就乖乖地回答我的問題!否則的話,我一定。”

張妍嗓子中發出陰森森的笑容,想要威脅男子,但是話說了一半,便被男子打斷了。

“冰翎,男,單身,白羊座,年齡十九,祖籍保密,組織保密,目的和你結盟!還有什麼要問的麼?”

高武27世紀 冰翎快速的說道,然後用無辜的目光看着張妍。

張妍微微一滯,半天才反應過來,惱怒道:“你這人怎麼不按照常理出牌?”

“常理出牌?不行,那樣太耗費時間了,你的聲音有那麼難聽我可受不了!”冰翎聳聳肩,無辜的說道。

張妍臉色的惱怒之色越發的嚴重,恨恨道:“你說你想要和我結盟到底有什麼目的?”

“目的自然是有的,不過我不想告訴你!”冰翎撇撇嘴道:“或者你可以理解爲我要在這貴族學校待下去需要一個身份!”

“你想躲在我們紅娘子組織裏面?你可知道假冒貴族學校的學生被發現了後有多嚴重麼?”張妍瞪着眼睛,怒聲道。

“自然知道,不然也不會找你!”冰翎一副欠扁的表情,說道:“不過這對你也是有好處的!比如說這次的鬼娃娃遊戲我就可以幫你得到七葉還魂草!”

張妍聽到冰翎理所應當的話語,氣極反笑,剛想拒絕他的無理要求,身體不由一震,眼神變得迷茫起來。

如意小郎君 “憑藉着你的實力,你確實有這個資格說這樣的話,而且我們當前確實需要這樣的人!”

片刻後,張妍開口,聲音越發的低沉滄桑,但是氣質和剛纔卻大不相同,舉手投足間帶上了一股子儒雅的氣息。

冰翎注視了張妍片刻,咧嘴笑道:“呵呵,看樣子正主終於出現了!想必你纔是紅娘子最後的真正主人吧?” 「然哥,搞定了!」

紀凌風拿著掛斷的電話,獻寶一般地走到了秦穆然的身旁說道。

「嗯,那今晚就試探下他,如果真的跟他有關係,小風,動他沒關係吧?」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