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惠見勸說無效,一掌切在了蔣舟舟的脖頸處,蔣舟舟立馬暈了過去。

康惠鬆了口氣,隨即轉頭又看向場中,但卻不由一愣,驚訝地發現蘭雨欣身前多了一個人,而且那些火焰似乎在畏懼着什麼,根本不敢靠近那人分毫。

“終於出現了麼?夏雨青,看樣子你還是斬不斷昔日的怨念啊!”

漆黑的空間中,蘭天看着擋在蘭雨欣身前的那道身影,感慨地說道,然後轉頭道:“走吧!老萬,我們也是時候去見見老朋友了!”

萬副院長冷哼一聲表達着自己的不滿,但還是邁步向着外面走去。

與此同時,在戰場的不遠處,大廳的另一個角落中,崔美美看着遠方滔天的火焰,微微皺眉。

“楓哥!你現在究竟在什麼地方呢?”

很顯然崔美美從滔天的火焰中想到了葉楓,情緒有些低落。

名門第一寵 不過崔美美眼中立刻眼中閃過一道寒光,然後猛然轉頭警惕地看向身後。

“崔美美,李若曦應該在你這裏吧?”

一個略顯冷酷地女聲響起,崔美美不由一愣,道:“趙老師,你怎麼在這裏?”

在貴族學校中,能被稱爲趙老師,並且和崔美美有關係的只有一人,那就是趙琳。

趙琳腳步一頓,並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轉頭向着身後望去。

“咔吧,咔吧!”

一陣沉重而有規律的腳步聲響起,然後一個全身好像裹着金屬鎧甲的人形機器人出現在崔美美面前。

崔美美看到那機器人,先是皺眉,然後臉色大變,最後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眼中充滿了震驚。 全場的心都因為他們兩個人的戰鬥而揪在了一起,之前那些一流高手的戰鬥,在他們看來就是小兒科,與現在相比,那真的是差的太遠了。

曹正淳感覺到自己的腿都有些發麻。

雖然剛才是他主動出擊的,但是他沒有想到許廣坤竟然也是橫練外家功夫的人。

他可是練就了天罡功的人,已經達到了刀槍不入的境地,能夠讓他感覺到疼痛的也是少之又少。

只是今天,許廣坤做到了。

果然,這個老傢伙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不愧是許家最後的底牌!

站在一旁的歸海和朱無視見到曹正淳一擊之下並沒有輕易地將許廣坤給拿下,眼中閃過了一抹警惕的神色。

許廣坤原來比他們想象的還要強。

「兩位,不如我們三個一起聯手,先將這個老傢伙解決了如何?到時候我們三人再決鬥,來爭奪四大家族的位置!」

歸海看了眼朱無視和曹正淳,突然開口道。

「好!」

朱無視點點頭,他也正有此意。

許廣坤不敗,他們現在所有的爭奪都是沒有意義的,只有他輸了,他們才有機會去爭奪那個位置。

「我沒意見!」

曹正淳剛才與許廣坤交手,自然是知道了對方的厲害,也明白,若是靠他一個人,想要戰勝許廣坤著實還是有些困難的。

三人彼此看了一眼,點點頭,已經決定。

許廣坤站在原地,見到他們選擇不要臉的群毆戰術,冷哼一聲。

不過,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現在關係到許家的生死存亡,即便是許廣坤沒有辦法,也不得不上了!

「嗖!」

歸海抽出手中的長刀,寒光一閃而過,如同鏡花水月。

長刀出鞘,寒芒頓閃,無數的刀光猶如漫天的螢火朝著前方的許廣坤沖了過去。

「砰!砰!砰!」

耳邊傳來炸響的聲音,許廣坤卻是沒有與歸海硬碰,自己則是閃到了一旁,避其鋒芒。

合金鍛造成的圍欄卻是在歸海的這一刀之下,直接炸裂了開來。

無數的碎屑向著四周濺射而去,幸好後面觀看的人之前都有一塊防爆玻璃擋著,要不然的話,不知道有多少無辜的人會死。

可即便是這樣,那些防爆玻璃也被打的是千瘡百孔,只怕最後一下,就會崩碎開來。

「躲,就躲的掉嗎?」

許廣坤向著一旁跑去,可是當他的身體剛剛停下,朱無視已經來到了他的近前。

一道冰冷陰險的聲音傳來,朱無視趁機出手,手指上面不知道何時已經將鐵指套套上,沒有任何的猶豫,朝著許廣坤的身體便是刺了過去。

「嘭!」

許廣坤一步猛地踐踏在擂台之上,身體順勢向後劃去。

鐵指套朝著他殺去,寒氣逼人,但是他的目光卻是沒有露出半點的慌張。

「老東西,找死!」

「霹靂拳!」

曹正淳見勢,趁機出手,又是一記霹靂拳轟擊了過去。

誰都沒有想到這三人第一次合作,就有這麼好的配合。

三者齊齊出手,幾乎從三個方面都將許廣坤給逼死。

許廣坤後面又沒有任何的退路,除了抓住其中一方死逼,否則沒有半點的勝算。

包廂之中,許明浩透過窗子看向擂台,手都不由自主地捏在了一起。

許廣坤如果能夠撐住,他許家就大局已定,甚至根本就不用動用這三個外國人。

可若是許廣坤敗了,許家就真的危險了!

關係到許家的未來,許明浩不得不緊張。

許家在四大家族的位置上已經快要百年了,若是百年的位置在今天丟了的話,他許明浩百年之後,又如何有臉面去面對許家的列祖列宗,甚至連進入許家宗祠的資格都沒有!

他,許明浩就是整個許家最大的罪人!

「大哥,大伯父的處境有些不妙啊!」

許成德看著下面的畫面,有些焦急地說道。

「哎!」

許明浩無奈長嘆一口氣。

「大哥,大伯父如此厲害,應該有應對的方法,你看他也沒有多麼緊張!」

軍長老公別亂來 許成德看了看許廣坤的樣子,接著說道。

「這個說不好,畢竟大伯父年事已高,而且這麼多年沒有出來,一出來就對抗三大高手,勝負還就真的難判。」

一直沒有說話的許天明聽到許成德這話,直接無奈一聲嘆息,說道。

「三弟,你怎麼能夠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呢!」

許成德聽到許天明這話,眉頭微微一皺,有些不悅。

「我們許家要是真的四大家族的位置不保了,對你不見得有什麼好處。」

許成德看了眼許天明。

「你看看你,現在才做到組織部的部長,想要再往上面爬,沒有許家在後面支持著,沒有許家給你打通前路,你以為你還能夠更進一步嗎?不可能的!」

許成德冷笑一聲。

「所以說三弟,為了你的坦途,為了我們許家,大伯父必須要贏!哪怕他死了!」

許成德看著擂台上的許廣坤說道。

哪怕那擂台上的是他的親大伯父,可是為了他們許家,總有人要犧牲。

如果許成德有那樣的身手,他早就義不容辭地上了。

再說了,就算是許廣坤真的有什麼三長兩短,他們還有自己找過來的這三個異能者呢!

以安格列斯,路易斯他們的水平,管你什麼朱無視,管你什麼曹正淳,管你什麼歸海,都統統下閻王那裡去報到吧!

「二哥,你說的這話!」

許天明看著許成德有些不可理喻。

他現在算是知道了,許家其實不是完在許明浩的手中的,而是敗在了自己的這個不學無術的二哥手中!

許家裡面出現的間諜,大部分都是許成德這一脈的親戚,若是說他自己不知道,許天明打死都不相信。

若不是礙於許成德是自己的親二哥,而且若是將他舉報了,會連累到自己,說什麼,許天明都不允許他再在這裡作威作福!

「我說的話沒有錯!安格列斯先生,看來一會兒需要麻煩你們了!」

許成德的臉上帶著笑容,看向正在喝酒的安格列斯說道。

「沒事!」

安格列斯笑了笑,便是淡淡地起身,似乎他們已經知道許廣坤要輸了! “輪迴大計..鬼道.。。暫時的..永生..真正的仙.。。破天..戰!”

當趙小川還在考慮着自己眼前的世界怎麼變成一片慘綠時,他感到眉心一痛。

緊接着,一束耀眼的光芒在原本慘綠的世界中像是一盞明燈亮起,並且在燈光的中央出現了一座宏偉的大佛正在對自己拈指微笑。

一朵朵金蓮在他的世界中不斷地綻放,朗朗的誦經聲像是海浪一般一波又一波地向他襲來,在他的耳邊響起。

趙小川眼神有些迷離,忽然心中冒出一種感覺!

他似乎看透了整個世界,覺得世界上在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提起他的興趣,他只想沉醉於這種舒服的感覺中不願在醒過來。

什麼貴族學校,什麼七葉還魂草,什麼輪迴者、詛咒之子他都不想再理會,就像停留在這一刻的無憂無慮中。

然而當他這麼想時,他驟然感到一股寒氣從小腹中升起並且迅速的傳遍自己的全身各處,然後他的視線一轉,看到了一片殷紅的世界。

殷紅的顏色,潺潺的流水聲,還有有節奏的頻率跳動,他忽然意識到這是什麼地方!

尤其是當他看到眼前呈現出發光的鬼璽,龍骨,還有一隻腥紅的眼眸時,更加確定了自己的想法。

“這裏是我的身體內部!”趙小川驚覺,但同時好奇:“爲什麼我會出現在這裏?”

正當他這麼想時,之前那斷斷續續的聲音再次傳來,並且那聲音越來越大,他也終於聽清了其中包含的話語。

“輪迴大計,吾將藉助鬼道重生,世界的混亂不過是暫時的,爲了獲得永生,成爲傳說中真正的仙,打破天地的束縛,這是必須要做的!至於老天,你若想如此掌控吾的性命,吾定殊死一戰,哪怕.。。”

趙小川還想聽清後面的話語,但那聲音卻再次模糊起來,並且漸漸地消失不見。

趙小川思考片刻,心中猜測這個聲音很有可能是第一世輪迴者留下的,至於爲什麼會留下這麼一段話,大概是不甘吧?

他不能肯定,但確信這段話是十分的重要,只不過憑藉着現在的他卻根本沒有辦法理解這一切。

“看樣子只能等找到牧童之後,詢問這段話是什麼意思了!”

灰色臨界 趙小川想到這裏,做了個深呼吸,不在糾結於那段話,然後開始打量起周圍來。

“鮮紅的血液和內臟,正常的身體結構!周圍****上盤旋的黑氣應該就是所謂的鬼氣吧?還有那道青色的氣流,我能感覺到和我心意相通,應該是我的靈體!”

趙小川的意識不斷地順着血液向着深處探索着,不一會兒來到了一個奇異的空間。

造化大仙 這個空間漆黑一片,充滿一股頹廢,失落,絕望,暴虐的氣息,讓趙小川非常的不舒服。

不過當趙小川看到發現整個空間以一種特殊的頻率跳動時,他意識到這裏是什麼地方。

“天啊!這是我的心臟?我的心臟怎麼會是這個樣子?”趙小川不可思議的叫道。

他的喊聲在他的心房中不斷地迴響着,聽起來就想要空谷深處傳來的迴音,帶着一股詭異的氣息。

趙小川受不了這種詭異的氣氛,意識中傳來一陣驚恐。

他想要退回去,卻驚訝地發現後路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是一層不斷翻滾的黑霧。

“該死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趙小川的意識咒罵道。

“死的,這是到底是怎麼回事?”

“到底是怎麼回事?”

“怎麼回事?”

“事?”

詭異的迴音迴盪在陰森的空間,讓趙小川心中的寒意更濃,警惕地打量着四周。

猛然間,他看到一道亮光在翻滾的黑霧中閃過。

趙小川經歷了這麼多,已經對於鬼怪有了一定的免疫力,但是看到那道亮光還是不由嚇了一跳。

“什麼東西?滾出來!”趙小川喝道。

但迴應他的除了周圍他自己的迴音,依然沒有東西。

“沒有東西總比有東西出現要強許多!”

警惕了半天,空間中還是趙小川一人,這讓他鬆了口氣,同時心底安慰着自己。

然而當他這個念頭剛冒出來時,那道亮光再次亮起,而趙小川也看清了那道亮光是什麼東西。

那是一雙眼睛,一雙亮的發光的眼睛,再準確的說,是鑲嵌在一張面具上的眼睛,而那張面具趙小川比任何人都熟悉,正是他控制着詛咒之力時那張詭異的猴臉面具。

趙小川嚥了咽口水,意識傳來緊張的感覺,同時他似乎聽到這心房跳動的頻率更加的快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