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

我大喊一聲,祭出麒麟印,往阿加雷斯的頭頂直接鎮壓下去。

“轟!”

阿加雷斯輕輕擡手,就把麒麟印擋了下來,隨即還拿在手裏墊了墊,笑道:“冥王的手段,似乎也沒有傳說中那麼厲害啊,那些笨蛋居然把你誇上了天!如今看來,也不過如此,看來我今天註定要失望了!”

“阿加雷斯,哪那麼多廢話!”我猛然催動麒麟火,打算着急殺死這個王八蛋。

轟地一聲,麒麟火竄了出來。

阿加雷斯冷笑道:“這纔有點意思!”

突然,在他的腦袋旁邊又伸出一個牧牛的頭,直接把火焰吞噬下去。

那顆人頭說道:“輪到我了?”

說話間,這傢伙的牧牛頭突然一張嘴,反倒將剛纔吞下去的麒麟火返了出來。

呼!

“閃開!”

撒旦大喝一聲,也使出大魔王指!

“撒旦,什麼時候,你都淪落到跟人聯手了?”阿加雷斯嘲諷一聲。

只見麒麟火與大魔王指相撞。

火焰消融。

但撒旦的攻擊也餘力不足,被阿加雷斯輕鬆破開。

撒旦咧嘴罵一聲,隨即整個人撲出去,彷如一道閃電。

砰地一聲,撒旦就與阿加雷斯交手了。

一陣急迫的乒乒乓乓聲,我只覺得滿眼盡是飄忽的光影!

我趁機,放出鬼門,鑽了進去。

遊蕩在地獄中,我利用大五行堪鬼訣拘來二十四隻大鬼。

我飛快地完成鬼融,整條右臂再度變爲超級黑身鬼爪。

“黑身”這二字,源自黑身地獄!

整條鬼爪仿若就是那一隅叫鬼也膽寒的夢魘!

就在我走出鬼門的一剎那,只聞一聲怒喝,就瞧見撒旦整個人倒飛而出,彷如一顆炮彈般。

我趕緊跨出一步,把他接住。

只見撒旦臉皮扭曲,五官聚集,顯然非常痛苦。

“蛋蛋,換我來!”

我飛快地給撒旦塞一顆藥丸,便對準阿加雷斯衝了過去。

“老色胚,看我鬼爪!”

說話間,肩頭上的二十四隻鬼頭,鬼眼中紛紛燃燒出熊熊火焰,帶着瘋狂的力量,砸向阿加雷斯那顆人頭! 面對我瘋狂的一拳,這阿加雷斯居然還怪着叫人討厭的笑容。

“越來越有意思了!”

說話間,只見他的那顆牧牛頭,突然抿了一下嘴巴,而後猛然張大,竟然呲出四顆匕首一般的獠牙。

轟咔!

那四顆獠牙直接咬住我的鬼爪。

拳頭上的陰風撕裂了阿加雷斯那顆人頭上的頭髮,甚至帶走好大一片頭皮。

霎時,血順着腦袋往下流,幾根殘留的頭髮絲也軟綿綿地趴下來。

忽然,那顆人頭伸出舌頭舔了一下,順着臉皮流下來的血,陰笑道:“冥王,你的拳頭就這點兒力氣嗎?”

“都這模樣了,裝逼有意思嗎?”我冷哼一聲,突然張開鬼爪,五指如鉤,就要戳向人頭的眼珠。

“呵呵——”

阿加雷斯依舊在笑,可越發陰冷。

“笑你爹!”我大罵一句,鬼爪上的陰氣暴漲,彷如鋒銳的指甲!

“老傢伙,小爺先戳瞎你的眼!”

會計十年 “滾開!”

終於,阿加雷斯的臉皮拉了下來,怒罵一聲,那生出獠牙的牧牛頭猛地一甩,轟地一聲,我就被摔了出去。

砰!

巨大的撞擊力,幾乎把我的脊骨摔斷。

我慘叫一聲,好懸咬破舌頭。

中丹田中的老天狗罵咧一句,連忙去治療我的內外傷。

“尼瑪啊,真疼!”

我罵聲剛落地,身後又跟着一道旋風突起。

“我來!”

卻是撒旦重新衝來出去。

手中握着的,正是那柄大魔王權杖。

只見撒旦猛然掄起大魔王權杖,幾乎全部力量都用在了上面。

轟地一聲,刺耳的尖嘯幾乎震碎耳膜。

只見那大魔王權杖直接戳向阿加雷斯的那顆牧牛頭。

“蠢貨,去死吧!”

終於,那個從進來到現在,幾乎沒挪動腳步的阿加雷斯終於動了。只見他神色漸冷,哼道:“大魔王權杖嗎?可惜,重生後的你,又能發揮出多少能量來?或者說,你又能承受的了幾次攻擊?是一次,還是兩次?”

尼瑪!

重生之夫榮妻貴 這眼力也是沒誰了!

就聽撒旦獰笑一聲,道:“蠢貨,你還是自大了!”

言畢,那幾乎穿破時空的大魔王權杖,直接戳進牧牛頭顱。

就聽一聲慘叫,阿加雷斯的那顆牛頭居然沒有避開撒旦的權杖,直接被紮了進去。

那聲慘叫,就是牛哞。

“法克,我要殺了你!”

“來啊,如果你有這本事的話!”

撒旦冷笑。

我暗自竊喜,正要利用麒麟印偷襲。

可就在這時,阿加雷斯人頭的另一邊,又突然多出一顆頭顱。

竟是一隻公羊頭!

只見那隻公羊頭,一對三角眼,留着白鬍須。

“咩咩——”

這一叫之下,我那險些被震碎的耳膜終於“啵”地一聲,流出兩道血來。

耳中嗡嗡作響之後,便是萬籟寂靜。

剛纔還轟隆作響的世界,直接成了彩色的默劇。

我心神一亂,那麒麟印偷襲不成,反倒自己砸到了地上。

如此同時,撒旦也一個跟頭倒翻回來。

口鼻流血!

看樣子,比我還嚴重。

就在阿加雷斯衝向撒旦時,門外閃進來一個魁梧身影,是阿卡迪亞!

女大學生的求職生涯 這小子是送完醉酒老頭,回來了!

只見阿卡迪亞張嘴喊了什麼,而後彈出鋒利如刀的利爪,撲向阿加雷斯。

眼看就要成功,我連忙打開千機袋,放出雅努斯和殺戮天使昔拉,更通過五鎮符叫來冉閔!

三者甫一出現,便撲殺向阿加雷斯。

我的目的是吸引阿加雷斯,給狼人偷襲創造機會。

可那隻,阿加雷斯的那顆公羊頭突然扭了一個三百六十度,隨後,就看見阿卡迪亞捂着耳朵摔了下去。

而撲上去的雅努斯三人,也爲之一滯,愣在了當場。

我見識不妙,心知這阿加雷斯一定又用了公羊頭。於是連忙咬破指尖,在衣服上,刻畫明王身咒。

阿加雷斯又要上前。

雅努斯連忙揮舞木杖,引出太陽火。

緊跟着,殺戮天使的十字槍,刺擊而出。冉閔縱馬放繮,雙鉤戟直取阿加雷斯首級。

只見阿加雷斯神情凶煞,那隻公羊頭突然張嘴。

轉眼間,衆鬼妖全部轟飛。

“媽蛋的!”我心裏冷哼一聲,隨即身旁金光閃爍,一碩大無比的明王身突然出現。

左手中的金剛長索突然一出,直接勾向撲來的阿加雷斯的公羊頭。

那公羊頭似乎又在張嘴,可惜,這一次,明王身毫無畏懼。

只一下,那公羊頭就被明王身的金剛長索勾住,而後,往身前一帶,右手龍劍斬落。

我只見眼前光影一閃,那公羊頭就被看落下來。

兩個頭顱都被廢掉,阿加雷斯終於色變,那顆血淋淋的人頭,突然說了幾句什麼。

就在我心急如焚時,突然間,阿卡迪亞突然撲上去,咬住了阿加雷斯的脖頸,雅努斯狠狠拍下帶火的木杖,昔拉的十字槍,也戳進了阿加雷斯的胸膛,冉閔的雙鉤戟更是劈掉阿加雷斯的兩條手臂。

我心中一喜,暗說,好樣的!

而此時,明王身又動了!金剛長索勒住了阿加雷斯的脖子。

終於,這房間裏的力量已經難以壓抑!

腳下,頭頂,都開始亂顫。

阿加雷斯人頭口中噴出一道陰氣,直接放倒衆鬼妖。

就在阿加雷斯不到我身前兩米的時候,一道黑影再度堵在了我的面前。那黑影手中的大魔王權杖,直接戳向阿加雷斯的眉心。

是撒旦!這小子這次居然沒有昏!

恰好就在此時,雅努斯被阿加雷斯舉了起來,一頭撞向了撒旦。

撒旦單腳在地上一璇,轉身讓過雅努斯,更是將其救了下來。

如此同時,明王身的金剛長索越拉越近——

接着,我手中動作不慢,默默運起鬼門之術,將那鬼門籠罩在阿加雷斯的頭頂。

“給我收!”我心中大喊一聲,隨即,就看到那阿加雷斯越發顫抖起來,“擦,管你是什麼,也架不住我們這麼多人!”

阿加雷斯還在掙扎,卻被撒旦跑過去,用大魔王權杖給阿加雷斯爆了菊花,於是乎,這神廟裏的二號魔神,居然噙着眼淚,心神失守,被我佔便宜收進了鬼門!

吞噬之後,一衆鬼妖紛紛跌倒,幾乎沒有一絲力量。

這時,走廊裏傳出其他人的腳步聲—— 腳步聲斑雜無力,一聽就是些吃瓜羣衆找來了當地的警方。

我趕緊揮手,收衆鬼妖進入千機袋中,放出納貝里士,架起撒旦上了大鳥背,而後一飛沖天。

黑鶴魔神帶着我們飛上了埃菲爾鐵塔尖兒。

塔高風急,卻勝在清靜。

半個多小時,老天狗治好了我的內傷。

我便沉下心神,溝通韓千千。

不一時,面前刮出一股陰風,隨即,韓千千出現在我的面前。

“千千,拿破崙有什麼動作嗎?”

韓千千四下掃視一眼,說道:“出了酒店,馬塞納就捧着那幅油畫急匆匆地趕回了凱旋門,片刻後又跑到了塞納河南岸的一個高大圓屋頂的古老建築裏!”

“榮軍院嗎?拿破崙的墓地就在那裏!”

“他們是想——”

“不清楚,黃皮子的腚兒——放不出好屁,你再去監視,有什麼情況及時向我彙報。另外,那個酒店沒法住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