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酒店後,我倆直接來到了李慕顏的房間,此時李慕顏還昏迷着,正躺在牀上,而劉宇則是坐在牀旁守着她。這時候,我懷裏的小黑貓也醒了,從我懷裏跳了下來,跑到了李慕顏的牀上,盯着躺在牀上昏迷着的李慕顏看。

“老大,怎麼樣,藥給她吃下沒有?”陳柏擔心的看了李慕顏一眼,問道。

劉宇點頭,說吃下了,現在李慕顏的情況好了不少,在休息幾日應該就沒問題了。聽了之後,陳柏點了點頭,鬆了口氣。“那這段時間裏,你們就好好的休息休整一下吧,那個拿着大邪物的天羽閣已經開始蠢蠢欲動了,之後肯定還會有不少事情在等我們去處理。”他沉着臉,緩緩說道。

過了一會,他又開口,對劉宇吩咐道:“對了,今晚你去把鬼市的消息放出去,也讓其他派別意識到天羽閣的人已經開始有所動作了。”

“好的。那師妹?”劉宇有些擔心的看着李慕顏,感覺不太放心。

“放心吧,我們會照看她的,今晚就讓小黑貓陪着她,不會有事的。”陳柏指着牀上的小黑貓,說道。

小黑貓不滿的叫了一聲,似乎不太願意,不過陳柏說這裏除了它之外,我們其他的都是男人,晚上不好留在這裏照顧李慕顏,所以它最合適,最後小黑貓沒再發出叫聲,無奈的趴在牀上算是答應了。

就這樣,我們三個離開了李慕顏的房間,只留下小黑貓在那裏。劉宇離開了酒店,去做陳柏剛剛吩咐他的事情,我和陳柏也各自回房休息了。

回到房間以後,我伸了個懶腰,感覺渾身上下一陣痠痛,舒舒服服的洗了個澡,就躺在牀上睡着了。這一覺,我從中午睡到了晚上都沒醒來。

睡得正香的時候,我突然感覺自己後背癢癢的,好像有什麼東西在爬。我睜開眼睛,疑惑的往背上一抓,這一抓竟然從背上抓下來一隻拇指大小的蜈蚣。我嚇了一跳,趕緊把那蜈蚣扔出去,沒一會我又從身上抓下來三四個。

就在我奇怪這些蜈蚣是哪裏來的時候,才發現我的牀上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爬滿了蜈蚣。

“我去,什麼情況?”想着自己剛剛還躺在這牀上睡覺,就渾身乏起雞皮疙瘩。忽然,不只是牀上,一隻只蜈蚣開始從四處爬出來,沒一會房間裏就爬滿了蜈蚣。

房間裏的窗戶不知道什麼時候打開了,一陣冷風吹了進來,四周的蜈蚣也慢慢的向我爬來,我嚇得臉色發白,頭皮發麻,大叫了起來。

這時候房間外傳來了敲門聲,應該是我陳柏他們聽到了我的叫聲。我帶着恐懼的心情,趕緊跑過去把門給打開了。站在門外的是陳柏,他微皺着眉頭,疑惑的看着一臉驚慌的我。“你怎麼了,大半夜的叫什麼?”

“裏…裏面都是蜈蚣,媽呀。”我指着屋裏,驚恐的說。

他聽了之後,走進屋裏看了看,然後奇怪的回過頭來看着我。說屋裏哪裏有什麼蜈蚣。我愣住了,難道他看不到?可是我明明看到那些蜈蚣已經快要爬到他的腳邊了,“你沒看到嗎?就在你腳邊呀。”我着急的喊道。

“什麼?”他低頭一看,然後在四周望了望,還是什麼都沒看到的樣子。

這下我徹底懵了,難道他真的看不到那些蜈蚣?

他似乎也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緊緊皺着眉頭。“難道……”陳柏這時候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我被他看得心裏毛毛的,就問他怎麼了。他沒回答我,而是嘴裏輕念幾聲咒語,然後用手矇住我的雙眼。

“解!”

頓時,我感覺自己身上的寒意散去,渾身一暖。陳柏鬆開了捂着我雙眼的手,讓我再次睜開眼睛看看。等我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原本在屋子裏爬滿的蜈蚣竟然都不見了。

我愣住了,跑到屋子的各個角落看了個遍,真的一條蜈蚣都沒有了。“這是怎麼回事,那些東西呢?”我疑惑的問道。

陳柏眉頭依舊皺着,說我肯定是已經開始被天羽閣的人給盯上了,剛剛那種情況是有人給我施了障眼法。他又問了我具體情況,我說自己也不太清楚,就是睡在牀上的時候突然感覺到身上有東西在爬。

“對了,白天睡覺的時候,房間裏的窗戶明明是關上的,可醒來的時候卻是開着的。”我說道,話音剛落,就感覺自己腦子有些暈,差點沒倒在地上,還好陳柏反應快,趕緊把我給扶住了。他皺着眉頭,問我怎麼了。我搖了搖頭說不知道,突然感覺頭暈,而去現在手上傳來一陣疼痛感。

他皺着眉頭眼中露出凝重之色,拉開我的衣袖一看。只見我的手臂上出現了七個小紅點,每個小紅點都隔着些距離,一直延伸到我的肩膀那,我疑惑萬分,試着擦了擦,但不論我怎麼擦都擦不掉。

“這是什麼?”我奇怪的問道。

陳柏的臉色越發凝重,“糟了,我想你是中了‘七星奪命蠱’!”

他告訴我,這‘七星奪命蠱’每隔七天就會有一根黑色經脈把我手臂上的紅點從第一顆連接到第二顆紅點上,以此類推。等到七個紅點都被黑色經脈連接在一起後,我就會死去。也就是說,現在加起來,我還有四十九天能活。

尋寶全世界 我嚇得臉色蒼白,渾身哆嗦着,話都說不出來了。 嗤,嗤……

濃眉老人跟江行雲在空中相互對碰,兩人的力量相互泯滅。不過,江行雲顯然要強很多,儘管力量被吞噬泯滅,可她還是能擊中濃眉老人。

嘭!

濃眉老人被轟得往後倒飛,端是震驚。這小女娃,居然比自己這個武神還要強?

而且怎麼感覺,出招特別費力,彼此的力量消磨特別大。

下邊一幫人也是眉頭緊鎖,一個個充滿了困惑。如此怪異的現象,他們還從未見過。

江行雲可管不了那麼多,雖然消耗很大,可她知道,這是好事。正如唐宋所說,體內力量被消磨,反而感覺沒那麼難受。要不然,總覺得壓抑……

勾著稚嫩的冷笑,江行雲冷哼著:「怎麼,你們就這點本事?」

「哼,雖然不知道你為何如此怪異,但你休要猖狂,看我如何收拾你!」

嗤,嗤!

兩個身影在空中快速變幻,兩股完全相反的力量不停的對碰。沒有引起罡風,反而周遭空氣越來越壓抑。照理說沒有罡風就沒有衝擊力,可是他們越打越感覺吃力,身體也越來越發麻。

眼見著濃眉老人處於下風,下邊又飛上去一個老人:「齊師兄,我來助你!」

江行雲毫不客氣,加大力道繼續狂轟。高手過招其實更簡單,就是力量對碰。到了武神這個境界,什麼劍技什麼武技都變成雞肋。尤其是跟一個完全相反的人對打,劍技損耗反而更大。

白眉老人眉頭緊鎖的看著天空,面色變得尤為凝重。目光落到遠處的唐宋身上,越發困惑。

他們到底是什麼人,為何如此怪異?

唐宋依舊吃著乾糧,撇嘴道:「我本以為你們天聖山很強,看樣子並不怎麼樣。無論人品還是實力,你們都不行。」

武者有傲氣可以理解,但不能無腦。在唐宋看來,天聖山此番為了兩個弟子大打出手,表明了他們平常有多傲。

其實也是情理之中,天聖山可是武者聖地,對於天印大陸來說,他們就是神一樣的存在。從來就只有被崇拜被仰望,一旦有點衝突,自然要搬出天聖山的威嚴。而如今他們更是覺得,唐宋在挑釁他們天聖山的尊嚴,自然是傾巢而出。

要知道,天印大陸數萬年,天聖山還從未被人如此挑釁……

嘭!

沒等多想,濃眉老人從天空飛下來,下邊三人順勢飛起,兩人上去跟江行雲對打,另一人則是扶著濃眉老人。

吐了一口鮮血,濃眉老人面色發白:「這小娃怪得很,她的武力跟我們正好相反,而且非常強勢,咳咳……」

抬頭凝望了一眼,白眉老人冷哼:「青雲峰,你們上,儘快解決了她。」

說罷,目光又落到對面的唐宋身上,心頭隱隱擔憂。單單一個小女孩都這麼強,這小子豈不是更不好對付?

今日,必須得處理了他們,否則日後天聖山再無威嚴可言……

七個人包圍江行雲,天空中的攻擊越來越猛烈。江行雲確實很強,越戰越勇,根本不怕七個武神的攻擊。

按照這個世界的等級,她可是超越武神的存在,即便沒能完全轉化,可到底也是比武神高一個層次。

眼見天空打得難解難分,白眉老人背後有些發涼。緊咬著牙,忽然大喝:「爾等隨我殺了他!」

眼見著剩下八個老人飛撲過來,唐宋忽然嘆了口氣,不急不慢的站起。白眉老人一幫人到底是武神,瞬間抵達唐宋的周圍,正好控制八個方向,然後同時朝著他轟出拳頭。

嗡!

空中形成一個巨大的透明能量罩將唐宋嚴嚴實實的封鎖起來,防護罩快速壓縮,試圖將唐宋給壓死。

沒有絲毫著急,唐宋抬頭看了一下已經壓到頭頂的防護罩,抿著微笑:「終究還是要我出手,哎……」

丹田順勢一沉,嗡,周身迸發一個巨大金人。金人衝破了防護罩,慢慢往上空膨脹。

白眉等人駭然,紛紛往後退開。就連對面還在對打的江行雲等人也都忍不住側頭看了一下,一個兩個都是震驚的很。

金色的力量,竟然衝破八個武神共同壓制而成的防護,而且毫不費力!

唐朝勾著嘴角,威風凜凜的盯著白眉,雙手慢慢張開,大聲喊著:「天聖山,也不過如此!」

咬著牙,白眉怒喝:「殺了他!」

嘭嘭嘭……

八個武神高手朝著唐宋的金人狂轟濫炸,天空中殘影重重,悶雷陣陣。

只是眾人很快發覺不對勁,他們轟出的拳頭雖然砸得聲音很響亮,卻好像被唐宋的金人吞噬了。

唐宋就站著不動,任由著他們狂轟。開什麼玩笑,他是天門管理員,這個世界的主宰者,會害怕他們的力量?

重回九零她靠科研暴富了 管理員就是個bug,只要是被安排的世界,無論這個世界最強者有多強大,在管理員面前就是個弟弟!

其實如果都是在地球,唐宋根本打不過他們,甚至打不過他們任何一個。可在這裡,簡直就跟玩兒似的。

當然,江行雲可承受不住。七個人對她攻擊,到底還是被壓制了。臉色有些發白,一邊抵抗一邊大喊:「你還不幫我!」

唐宋一臉享受的撇嘴:「急個啥,又沒死……陰陽!」

嗡!

陰陽劍從後背飛出,劍芒直擊天空,正好撕開江行雲的包圍圈。

與此同時,唐宋忽然翻轉拳頭,控制著金人開始反擊。

嘭嘭嘭……

白眉等人被轟中,一個接一個倒飛出去,飛得不是一般遠,飄得相當有詩意。

將他們都轟飛,唐宋一個閃身順著劍芒出現在天空,踩著劍芒頂端,恰到好處停在上方的包圍圈內。低頭看一下腳下的江行雲,抿著微笑:「這裡沒你的事了,下去吧。很快你就會知道,什麼叫控制!」

話音未落,右手抓住陰陽劍,快速朝著周圍七個人橫掃。七人咬著牙推出雙掌,在周圍形成防護。

嘭嘭……

防護一點用都沒有,七個人又飛了。天空中一道道白影,看起來特別動人。

唐宋沒有追上去,漂浮在空中,掃視著飛出去的一幫人,忽然咧嘴嬉笑:「謝謝啦。要是你們不來,我還沒那麼快搞清楚。」

轟隆隆……

遠處的日裂天上空忽然傳來低沉悶響,唐宋翻轉陰陽劍,轉過身微眯著眼凝望。

所謂的平衡任務,竟然是要讓這兩個世界融合到一起…… 消磨這個世界的力量,平衡被打破,日裂天上的通道才會打開……

本來唐宋也只是猜測,所以才讓江行雲先上,讓她消耗這些武神的力量。隨著那些武神被壓迫,唐宋便感應到上方通道的鬆動,這才主動出擊。

沒想到只是稍微將這些武神給打一頓,平衡立即被打破,到也是出乎他的預料。

轟隆!

日裂天上的白雲顫動,照射到裂縫的光芒越來越明亮,那白雲則是開始旋轉,向四周擴散。

呼呼……

空氣迅速流動,周遭罡風四起。可是很奇怪,山林里的樹木都沒有動,樹葉都不帶飄搖。

飛出去的白眉等人已經落地,顧不得胸口煩悶,驚駭看著遠處的變故,一時間又懵了。

怎麼回事,感覺天空要裂開了!

慢慢落到江行雲身旁,唐宋抿著微笑輕聲道:「兩個對立的世界,中間有個屏障。可這一層屏障遲早會因為你們的實力提升而崩潰,你的出現,就是崩潰的開端。」

江行雲擰著眉頭:「我聽不懂!」其實,她心裡隱約已經明白了。

力量相反,而且會相互吞噬,這樣對立的世界本身是保持平衡的,都沒有人能衝破限制。可她衝破了,成為第一個打破限制進入這個世界的人,導致兩個世界的力量失衡……

眼看著遠處的光亮越來越大,唐宋深吸了口氣:「走吧,到你們神陽大陸。我得先把他們打一頓,要不然沒法平衡。」

江行雲一抽,情不自禁抬頭翻白眼,卻是低聲問道:「你似乎,是個控制者。」

唐宋沒有回答,陰陽劍收起,抓住她的衣領,把人拎著往日裂天上方飛去。飛到光芒照射中,轉身凝望遠處白眉等人,大聲喊著:「讓你們這個世界所有高手到這等我,不服從者,灰飛煙滅!」

聲音極為渾厚,聲浪一陣接著一陣飄散出去,遠處的白眉等人聽得清清楚楚。

眼睜睜看著唐宋兩人慢慢往上飛,白眉等人可真是目瞪口呆。那光束的力量,似乎跟那個小女娃很相似,正好跟武力相反。

這到底怎麼回事,難不成日裂天上方,是飛升之地?

唐宋帶著江行雲穿過光束,進入到白雲裡邊。嗡的一下,人忽然出現在一個光亮的世界中。

非常巧妙,正好也是一個日裂天,只不過相反的是,變成了黑雲之中照射下來一束黑色光芒……

感受到四周力量的變化,江行雲喜上眉梢:「回來了!神奇,竟然是完全一樣的布局,只是好像,兩個世界的力量正在交換!」

唐宋沒有吭聲,帶著她慢慢落下。唯一讓他奇怪的是,江行雲依然是個小女孩,並沒有變成她所說的老太婆。

等落到日裂天裂縫中,唐宋才帶著她飛出去。落到前邊一個山峰上,靜靜地看著遠處。

確實跟江行雲說的一樣,兩個世界的力量在交換。這世界的陽氣湧入那個世界,那個世界的陰氣湧入這裡。後果會怎樣,其實唐宋也不清楚。

不過現在這個神陽大陸的陽氣明顯要強一些,畢竟這裡的高手都沒有被消磨……

抬頭看了一眼天空,唐宋深吸了口氣,輕聲道:「你最好後退,越遠越好。」

江行雲擰著眉頭:「喂,你說要幫我改造身體……」

「現在還不是時候。」說話間,唐宋將陰陽劍拔出,狠狠扎在地上。面色忽然緊繃,左手微微抬起,三叉漂浮在掌心上,然後往上慢慢托起直舉天空。

呼呼……

周遭的陽力迅速洶湧,江行雲駭然,趕緊往遠處飛走。他真是掌控者!

三叉慢慢飛到上空,唐宋雙眸迸發精光,大聲怒喝:「掌控!」

咻!

三叉突然迅速旋轉,一道道金色光芒飛射而出。光芒好像是幽靈一樣,朝著四面八方飛去,轉眼便消失了。

空中涌動的陽力並沒有停下,正在被唐宋吞噬。而日裂天上空的黑雲也在擴張,速度跟剛才天印大陸的白雲一模一樣,大小和形狀也都一樣。

也就一分鐘不到,三叉又出現在唐宋的手掌上,周遭的陽力涌動稍微弱了一些。

收起三叉,唐宋沉了口氣,心頭卻暗暗苦笑。掌控這玩意兒果然不是那麼好使,就單單是掌控這裡的陽神,讓他們的實力稍稍受損,竟然抽了他一大半的力量。

好在,這個世界的陽氣充足,能給他補充不少力量。而且就算被抽取力量,他依然能跟兩個世界的人對抗。

抬頭看著上空的黑雲,唐宋莫名嘆息。天門總算又傳來信息了,他的平衡任務,是將兩個世界的禁忌打破,讓兩個世界能夠往來。

可這有一個大問題,兩個世界的力量絕對不能相容,否則現有的生物全都會被毀滅,進入下一個紀元!

很殘忍,要麼中和,形成一個共同的世界;要麼找到辦法,互相能保持往來,力量卻沒辦法相通。

其實,這兩個世界已經在崩潰,互相吞噬,互相崩潰……

沒有多想,唐宋收起身上的氣勢,朝著遠處的江行雲飛去。江行雲一雙大眼睛直勾勾盯著他,情不自禁吞咽口水:「你是不是,要將這兩個世界毀掉?」

唐宋微微聳肩:「兩個辦法,一是放任它們相融,然後所有人都毀滅;第二,組建新的規則,兩個世界能往來,但力量不通。你,不包括在內。」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