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湛站起身,隱於陰影下的俊朗面容展現出來,眉鋒溫潤如玉,寶藍色的西裝襯出他完美的身形,一副隨和的做派,然而他的雙眸卻是深如潭,黑如墨,如鷹隼火炬的目光在房卡上停留了片刻,好看的眉鋒簇起。

旁邊作陪的人看出來不妙,暗暗用手戳鑲著大金牙的男人。誰料他沒反應過來,見秦湛起身他越發大膽,忍不住地打趣道:「秦行長這是急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秦湛隨手接過黑色金邊的卡,勾起唇角,陰沉的目光落在他臉上,輕蔑地冷笑。

「秦行長,人家可還小……」

「不必了。」他的嗓音低沉沙啞,態度疏離而客氣,拒絕了所謂的「大禮」后,轉身推開包房的門,離出門前頓了頓,依舊不忘有風度地道別:「先走一步。」

「哎,別走啊!」鑲著大金牙的男人摸不清頭腦,「秦行長這是怎麼了?」

旁邊的人提醒他,「你也是,送禮也不知道投其所好,你見秦行長對哪個女人上過心?」

「哎呦,我真不知道,小弟初來乍到,還情您多提點提點。」

「好說好說」

秦湛穿過影影綽綽的人群,徑直來到天台。他挽起袖子露出古銅色的手臂,撐在欄杆上打量下面的車水馬龍。帶有涼意的夜風揚起他利落的黑色短髮,露出深邃的眼眸。

「找到了嗎?」秦湛單手抄兜,反靠在欄杆上,薄薄的嘴唇緊緊地抿著。

電話那頭傳來另一個男人的聲音,「還沒有。」

「知道了。」他握住手機,渾身的肌肉都緊繃起來。

「秦湛,你真的不考慮做個心理疏導嗎?那件事畢竟已經過去那麼多年了,而你卻……」

「不用你管!」秦湛打斷了他的話,看到地上的自己被拉長的影子,忽的就笑了,扯動的嘴角露出僵硬的弧度,淡淡地張口:「我很好。」

夜風吹下了他零亂的頭髮,也遮住了眸子里的複雜神色。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會,傳過來一聲怒吼。

「好,我會繼續找的,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麼樣的女人能把你折磨成這樣!我他……」

他還沒來得及罵出來,電話就被秦湛給掛斷了,他打開簡訊編輯了一段文字,「再買張手機卡吧。」然後點擊發送。

對方:????

對方:????

對方:????

對方:艹我他媽被你拉進黑名單了?! 秦湛單手搭在天台上,握住欄杆的手又緊了緊,閉上眼睛。

很久了,久到他竟然記不清小丫頭的長相了,久到連他自己都懷疑是不是真的撿過一個小啞巴。

今晚的天氣並不好,星月稀鬆,他獨站在天台,彷彿能從骨子裡沁出來寒冷。

正當他凝神的時候,一個女生踮起腳尖跑過來,柔弱無骨的小手環上他的腰,小腦袋搭在他的肩膀上,帶著甜的氣息絲絲縷縷的噴洒在他耳朵根。

「好喜歡你呀。」最後一個「呀」字輕輕的咬出來,像是最甜的蜜液。

秦湛涼薄的視線觸及到腰上的手,幾乎是條件反射般從背後重重推開她,「滾!」

小夏摔在地上,胳膊磕出大片青紫,抬頭懵懵地看著他,哇,好凶!

委屈,委屈死了。

她是要跟爸爸回家的,只是在路上看到了天台上的人,她告訴爸爸自己要上衛生間,在他不注意的時候偷偷的跑上來了。

怎麼這麼凶啊,不過,她偷偷看了秦湛兩眼,眼睛笑的彎彎的,看在你這麼好看的份上,我就原諒你啦。

她伸出手指來夠秦湛的衣袖,手太短,夠不到。

「你過來一點……」

還沒等她說完,秦湛側開身子,抽出手紙惡寒的擦了擦自己的手,面色陰沉的能擠出水來。

他想起那位金總的房卡,眉心狠狠一跳,把手機的紙嫌惡地扔出去,修長的手指解開自己的衣扣,脫下寶藍色的西裝,露出裡面的白色襯衫以及襯衫蓋不住的鎖骨。

「滾回去!」

小夏嘴巴一扁,差點哭了出來,不行,不能哭,她鼻子一抽,又生生地給憋了回去,滿眼控訴地望著他。

「你為什麼這麼凶呀?」

秦湛把剛脫下的外套一併扔在地上,沉著臉轉身就走,連看小夏的興緻一眼也沒有!

被丟在原地的小夏不明狀況的爬起來,嗚,爬不起來了。

「救命呀,地上有東西把我黏住了。」她抽抽搭搭地沖著秦湛喊。

秦湛正要下樓梯,腳步頓住,回頭擰眉打量她,也看到了她胳膊上的青紫。

「真的有東西把我黏住了,你看,我起不來了。」小夏雙手撐在地上,試著站起來,無果。

他快步走過來,居高臨下地抓著小夏的手臂,動作粗魯地把她架起來。順著她的目光看下去,裙子上粘了一塊口香糖。

「我沒騙你吧。」小夏兩手一攤,汪汪的眼睛特別真誠。左手搭在他脖子上,右手放在他的腰上,順勢抱過去,嗯,沒覺得有什麼不對的。

她懊惱地嘆氣,「糟糕,又被黏住了。」

秦湛:……

他眼睛危險地眯起來,一根一根掰開她蔥管似的手指,冷冷地甩開懷裡的人,站在原地,伸手觸到自己的衣扣。

婚後試愛:老公難伺候 小夏這次磕到了頭,不過她並不感覺到疼,興緻勃勃地托著小腦袋,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他。眼睛里細細碎碎的光芒比星辰還要奪目,只是那光芒慢慢暗淡下來。

她嘆了口氣,「你怎麼不脫了呀。」

秦湛嘴角一抽,走的更是利落,冷漠的背影下了樓梯,消失在小夏的視線里。

「哈,你衣服沒拿!」小夏開開心心地抱起來他的衣服,輕輕地吸了口氣,是他身上好聞的味道,滿足。

笑著笑著,她突然想起來一件事情。

哦,該回去了,不然爸爸會著急的。 韓爸爸開車很專註,平靜地目光直視前方,兩隻手放在方向盤上。車裡的窗子是半開的,路兩邊的居民房往後退。他心裡也奇怪小夏怎麼耽擱了這麼久,但是想想女孩子總是不一樣的,考慮再考慮終究沒有問出來。

小夏不善於撒謊,每次撒謊耳尖都會紅個透,既然爸爸沒問,她鬆了口氣,趴在車窗上回想那個好看的男人。

「小夏,你還有一個妹妹,一個弟弟,他們在家等我們呢。」韓爸爸頓了頓又說,「還有媽媽,她也在家裡等你。」

小夏呆住了,不可置信地看著爸爸,還有媽媽嗎?

她對媽媽的印象不深,但是這兩個字就給她帶來本能的恐懼。

韓爸爸捏了捏她的手,溫和地說:「不是你原先的媽媽,這個媽媽性格很好的。」

她的心理陰影太大了。

小夏點了點頭,聽爸爸這樣說,她就明白了。爸爸可能又給自己娶了一個后媽,畢竟自己的爸爸媽媽早就離婚了。

可是,她還是怕,額頭上冒出來冷汗,打濕了薄薄的劉海,連骨頭都在戰慄發抖。

兩隻眼睛呆愣愣的,哪還有剛才活潑靈動的模樣,她咬了咬牙,終究沒有說什麼。

爸爸開車來到了一個依山傍水的高級別墅區,這裡污染不嚴重,一輪彎月掛在深色的天邊,平添了幾分朦朧的美感。

他們的家是獨立的一棟別墅,院子前有一個很大的游泳池,正閃著粼粼的波光,旁邊是花園,月色下的花妖嬈且多情,鵝卵石鋪成的小路縱橫交錯,一架木鞦韆在花藤下搖晃。

三層的小別墅燈火通明,一個風姿綽約的婦人踩著高跟鞋立在正門前。她穿著淡青色包臀裙,一頭黃色的大波浪卷披在身後。

看到遠處牽著手的兩個人,她推開門,提醒自己正在打鬧的一雙兒女,「爸爸接你們的姐姐回來了。」說著自己迎上去順手牽過韓小夏。

「你是小夏吧?」她保養的很好,皮膚緊緻白皙,眼尾沒有皺紋,拉著韓小夏的手塗著丹紅,無名指戴著一顆漂亮精緻的鑽戒。

韓小夏把目光投向他的爸爸,見爸爸點頭,她抿唇露出來一個淺淺的笑容,「嗯。」

「這孩子長的真招人疼!」她笑著跟韓爸爸說話,看到自己的女兒牽著兒子過來,她招了招手,「韓靈,韓碩,叫姐姐啊。」

名為韓靈的女生大約十五歲,黑髮及肩,戴著水鑽發卡,穿著白色襯衫,深藍色牛仔裙,條紋膝襪收進名牌板鞋裡。她正在低頭玩手機,鼓著腮沒有答話。

韓碩則是一團孩子氣,睫毛又濃又長,臉像牛奶一樣白,還有可愛的嬰兒肥,聲音糯糯地叫了聲姐姐。

這是韓小夏第一次見到他們,感覺很奇妙。

「別傻站在這裡了,帶小夏去看看她的房間吧。」 宮心爲上鎖君心 媽媽領著小夏。

「好,走吧。」韓爸爸接話。

韓靈把手機揣進兜里,左手牽著弟弟,右手極其自然地牽著爸爸的手。趁著大人不注意,她神色傲踞地瞪了韓小夏一眼,然後把頭歪在韓爸爸的肩膀上,說起在學校的趣事來吸引爸爸的注意。

韓小夏被她瞪的一愣,以為是自己的錯覺,她也沒怎麼放在心上。媽媽問一句,她答一句,氣氛融洽極了。

韓靈聽到後面的陣陣笑聲,心裡的彆扭又加深了。 推開門就是客廳,鬆軟的沙發前掛著液晶電視,電視牆壁紙高貴典雅,白色的地板一塵不染。

第二層是他們的卧室,韓小夏住的地方對著花園,站在窗子前就能聞到隱隱的花香。房間是公主房設計,粉色的床單印著碎花,床簾上綴著晶瑩的珠子。

床邊鋪著毛絨絨的地毯。大床靠近牆的一側擺著許多個軟軟的彩色小枕頭。

「小夏,你看還滿意嗎?如果還有什麼問題就跟我說啊。」韓媽媽牽著小夏坐在床上,床太軟,兩個人都陷了進去。

韓爸爸看沒什麼問題了,就牽著韓碩讓他先去睡覺。

韓小夏環顧四周,眼睛亮晶晶的,「很滿意。」

韓靈環著手輕哼,「土包子!」

「你這丫頭說什麼呢!」韓媽媽站起來。

韓靈跺了跺腳,「我沒有說錯,你看她手裡的玩偶有多臟,還不一定有多少細菌呢!」

韓小夏正在打開自己的包裹,裡面躺著剛才那個大嬸送的玩偶,她抬眼看了看韓靈,不悅地皺眉。

「我會洗乾淨的,你知不知道自己很吵。」

小夏自然聽出了她語氣里的輕視。

韓靈是她的妹妹不假,可是兩人沒有相處過一天,在小夏的心裡也沒什麼特殊的份量。

韓媽媽這才真正注意到小夏,和她之前設想的唯唯諾諾的女生不太一樣。

不過這樣也好,最起碼工作的時候不會受別人的欺負,等小夏適應了這個家,就應該到社會上歷練歷練了。

她真的擔心韓小夏會忍氣吞聲,委屈自己。性子直倒是沒什麼,讓她爸爸多護著她就行了。

「韓靈,暑假快結束了。你作業做完了嗎?趕緊跟我回去做作業!」韓媽媽跟小夏擺了擺手,把韓靈拉出去。

「題目太難了,我不會做!」韓靈走的不情不願地,臨走還用眼神恐嚇了韓小夏一眼。

「做不出來也得做,我瞅你那分數就頭疼!」韓媽媽把她給拽走了。

小夏才不會被她嚇到呢,自己低頭整理東西,把包裹里的東西都拿出來。

屋子裡開了空調,涼涼的風吹在身上很舒服。她坐在粉色書桌前,把自己的日記本攤開。

日記本的封面是一隻胖嘟嘟的小豬。她的字體是很可愛的風格,每一頁都要畫簡筆畫。

她盯著筆記本瞧了一會兒,從包里拿出來膠水,把之前記的將近一半的內容都認真地粘起來。

畢竟,新的生活開始了。

抱著那個娃娃路過書房的時候,小夏看到韓靈在趴著寫作業,皺著眉頭咬自己的手。

「小姐,這些就交給我洗吧。」一個阿姨接過她手裡的東西,她大概四十歲,身上的衣服不是名牌但是乾乾淨淨的,身材比較胖,比韓小夏要高一些。

韓媽媽在下面看到小夏,「小夏,你叫她劉媽就行了,以後你要洗的衣服都可以交給她。」

小夏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這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謝謝劉媽。」

「不客氣。」劉媽笑眯眯地把這些東西抱下去。

韓小夏就又折回來,書房的門沒關,韓靈還在咬自己的手指。

「你看什麼看!」韓靈解不出來題目正煩躁著呢,看到小夏在門口探頭探腦地,更心煩了。

她走過來把門重重地關上,這聲音嚇了韓小夏一跳。

你沒看我怎麼知道我在看你? 晚飯很豐盛,木質餐桌上擺滿了菜,韓爸爸特意把收藏的紅酒拿出來,頭頂上的吊燈散發柔和的燈光。

韓爸爸坐在上座,小夏和韓媽媽坐在一側,韓靈與韓碩坐在另一側,劉媽收拾好就先回去了,她都是每天早上過來。

「小夏,關於接下來的生活,你有沒有什麼想法啊?」韓媽媽給小夏剝了只蝦,笑意盈盈地聽她的意見。

「對,你想學習還是工作?」韓爸爸放下酒杯。

聽到「學習」兩個字,小夏的胃突然抽搐,臉色發白,腦海里卻沒有什麼清楚的記憶。

「工作吧。」她反應過來時,嘴巴早給出了答案,像是不受控制似的,真是奇怪。

她尷尬地笑了笑,夾起桌子上的一塊魚肉掩飾自己,最近好像都不太對勁。

「工作好,」韓媽媽接話,「要不你就去咱們家的公司,雖然不是大公司,但是有你爸爸護著。」

「小夏,你是不是學習成績特別差啊?」韓靈來了興趣。

「韓靈,吃飯!」韓媽媽本起來臉,「你以為誰的成績都跟你似的,爛泥扶不上牆!」

「什麼啊,怎麼你們能說話,我就不能說了!誰成績是爛泥了?」韓靈把筷子往桌子上重重一拍。

「你!還有誰?你別吃了,寫作業去!」

「我……」韓靈瞪過來,「我憑什麼不吃啊?反正餓死我,你又不心疼!」

「姐姐,我心疼。」 晚安,教授大人 韓碩撲過來,軟萌地靠在韓靈的懷裡。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