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無盡海溝陰風陣』,殺了他!」

話音剛落,這群人訓練有毒地祭出一百零八顆詭異的超大某獸骨頭,如浮珠一樣組成一圈,鎖住夏鴻騰四周。

下一息,凜冽的陰風帶著各種無盡海里妖獸的魂影,四周遊弋,時不時地撲向夏鴻騰。

夏鴻騰忙祭出『渺渺碧水黃沙圖』,同樣放出凜冽風陣,把這幫人往圖中一帶,扔向已經搞混的這片空間。

隨後祭出一株九品風靈草護身,都是玩風的,誰怕誰?

「我靠,『無盡海溝陰風陣』中怎麼吹沙子了?哪個混蛋打錯法訣了?」有倒霉蛋被沙子刮成滿面麻子,痛苦地嚎叫道。

「哼,你們已經被本公子聖器包圍,跪降不殺!否則,別怪本公子讓你死無葬身之……」

「叮咚,來《薩蠻令》提醒你,收到松下斬濤999點殺氣!」

聽到此話夏鴻騰不由後背一冷,本能地開啟天涯咫尺神通,躍向半空。

眼角餘光處,一道弱不可察的刀光直接斬過殘影。

好快的刀!

夏鴻騰快速放出一隻靈力鷓鴣打入《聖氣令》中,再次激活領域之力全方位無死角罩向周圍,沒幾息,被他很快就感應到借著刀光反射隱身的松下斬濤,正慢慢向背後潛來。

來的正好!

就等你上鉤呢!

夏鴻騰快速用神識勾勒出儒文字陣的最後一個飛字,激活空中早留下的後手!

頓時儒文字陣大放光芒,自成靈境空間。

已賞

時花

醒歸

微去

力馬

酒如

「我靠,這是什麼鬼?」

松下斬濤只覺眼前情景一變,突生出一串飄浮的靈字,他刀背一平,直接使出橫掃千軍戰技,想用刀氣震散四周靈字,卻發現刀氣透體而過,根本沒有任何效果。

文娛不朽 你妹的,這些字只能拖出虛影排列,排列對了才能解鎖!任憑松下斬濤見多識廣,看出了一點點門道,但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一時無比下手。

夏鴻騰好不容易困住一條大魚,豈會再給他機會?

頃刻祭出誅日弓,帶上玉扳指,取出殘圖特製的誅邪箭,直接來了一招彎弓射月。

被鎖在儒字陣中的松下斬濤很想說再給我十息機會,我就能把字陣給擺出來,可惜,一聲慘叫后,迎接他的是無盡黑暗。

「松下斬濤已死!爾等還不跪降!」夏鴻騰冷冷地道,眼下首惡已誅,剩下的人他倒不想殺了,正好給米欣柔留點戰力。

眾人剛才松下斬濤的慘叫聽得真切,知道大勢已去,私下快速溝通一番,馬上收了『無盡海溝陰風陣』,紛紛跪下道:「我等跪降,還請大能饒命!」

夏鴻騰一收『渺渺碧水黃沙圖』,放出米欣柔道:「這個島交給米欣柔當島主,爾等願為她的馬前卒,就請幫她掃平不服勢力。若沒有這個能力,那本公子幫她掃平你們!」

「夏大哥,不可,還是你當這個島主吧!」米欣柔受寵若驚地忙拒絕道。

「切,一個小島而已,我才懶得玩!」

米欣柔老爹米奇沛沒想到自己女兒認識的人這麼猛,三兩下子把島上排名第一第二的高手全都干翻,如何不知道上前跪拜抱大腿:「小老兒米奇沛拜謝公子對小女的救命之恩,我等願尊公子為聖島主!」

圍觀眾人同樣知道此時已經變天,生存法則,強者為尊,他們齊齊見機行事地跪拜道:「我等願尊公子為聖島主!」

夏鴻騰對白撿的島主根本不怎麼上心,你們開心就好,隨意掛個聖島主的名份應付幾句后,便帶著米欣柔到一邊去。

「小米柔,問你件事,此島中可有雙頭龜?」

「你說那頭長著詭異雙頭的龜獸啊?它平時在海里,每月十五漲大潮它會爬上岸偷食人畜。我聽人說此龜獸九品境,戰力相當恐怖,松下斬濤捉它多次,結果連人家的防禦也破不開,最後只好給它讓道。後來我們弄了一個祭仙台,每月在它經常上岸的渡口祭放牛羊,它吃飽后倒也遊走!」

農家凰女種田忙 「哇,還有祭仙台,速帶我去看看!」聽到雙頭龜還有,夏鴻騰比白撿了一個島主還興奮。

米欣柔見夏鴻騰連九品龜獸也感興趣,就知道去年還一起捉金錢龜的他,已讓自己望塵莫及。

玩龜師的事她也聽過一鱗半爪,他們的戰力以龜令論實力,據說能借到龜靈力越多,戰力會越強,而且絕不是一加一這麼簡單。

和夏鴻騰坐在風靈龜上飛了片刻后,米欣柔指著一處平坦的島礁道:「就是那邊!今天十三,後天你就會見到那頭雙頭龜獸!」

夏鴻騰落下島礁,此處的確很適合陸,聽說雙頭龜是九品境,夏鴻騰有點猶豫,捕捉這種野生凶獸,他也沒底氣能跳到人家背上玩,本能地詢問殘圖道:

「殘圖姐,可有捉雙頭龜的秘法?」

「有呀!別的玩龜師都是用超級秘法捕捉的,你也就運氣超群,才白撿了幾隻奇龜,但想一直都保存這種好運是不可能的,來,一萬功德,儒族改良版的瓫中捉龜術帶回家!」

「一萬功德,不貴,成交!」

「叮咚,此術首先你得製作一個大盤,在盤中寫上人族特製的儒文陣盤,然後把雙頭龜喜食的食物置於盤中,待其爬入盤中,發動陣盤,就可把其困在陣盤中的龜獸捉走。」

「叮咚,儒文陣盤和陣文已全部交易成功,請注意查收……」殘圖很給力地道。 「木刻鳩,紙剪馬,飛山頭,走山下。露貫殊,紉為襦。雲裁衣,爛光輝,是耶非,孰辨之。六月桑,吐蠶絲,冬之蕙,茁新枝,爾所思,非其時。 妙影別動隊 素者發,丹者淚,心惻惻,老已至,骨肉殘,風雨駛。寸有長,尺有短,雙輪馳,不可挽,我所急,天所緩。擊瓦鼓,聲烏烏。白雲滿天歌且呼,歌周四角旋中區。初言似者之不能為真,次言過時者之歸於無用,末言年命之速,時不可挽,而一付之悲歌也。中間隱分五解。」

夏鴻騰一學習,發現此術『當從中央,向四周旋轉圍繞』一類的文字部位遊戲,乃是極自然的趨勢生成,卻讓人看的眼花繚亂。

對付一般人獸,僅僅憑這個字形格式,就把你玩吐。若是激活詩中內涵,可直接把你困哭在詞域空間玩個幾萬年。

有如此神通在手,夏鴻騰馬上祭出金錢龜,讓它用幻金加鐵,塑造出一個超大的金盤……

「夏大哥,你這是要做什麼?」米欣柔看不懂地道。

「製作一個陷阱,看看能不能捉到雙頭龜!」夏鴻騰邊說著邊跳上金盤寫儒文旋轉字。

此時弄好金盤后的老金已認出了眼前的小姑娘,「小姑娘,孤的愛妃呢?」

米欣柔不好意思地祭出她的金錢龜,老金心疼不已,「你沒經常給它喂金子嗎?看把她瘦的!」

「我有把賺到的金子都給她吃了,只怪我沒大本事……」

「以後好好乾,爭取早日還債!」老金很扎心地安慰道。

此時夏鴻騰已經在盤中寫好了儒文陣,按殘圖提示,弄出一條海妖的內臟放於陣盤中,這樣,一個完美的陷阱設好了!

「搞定!」

夏鴻騰收走金錢魚跳回岩壁上,在神識最遠所及範圍內,帶著米欣柔坐下。

現在只要安心地等雙頭龜現身,然後他補上儒文陣盤最後一個字的最後一筆即可激活此陣!

米欣柔看了半天也沒看出秘密所在,就這光禿又沒蓋子的大盤,怎麼看看怎麼像一個精緻的盛放祭品器皿,不由道:「你這陷阱做的也太佛系了吧?真的能困住龜獸?」

「呵呵,請拭目以待……咦,那團黑影是什麼?雙頭龜不會就睡在那附近吧?」

夏鴻騰沒想到半柱香都沒到,海中便冒出雙頭龜的巨影,自己這是明顯低估了海妖內臟對龜獸的吸引力。

眼前這龜別看大到九品,但是顯然神智沒有開化,更沒凝出精靈體,屬於真正憑本能洪荒血脈長大,論戰鬥力,夏鴻騰懷疑老龍能不能拿下它都說不定!

「快看,它爬進去了!」米欣柔興奮地道。

夏鴻騰早就準備就緒,見龜獸完全爬入大陣盤,忙用神識補上最後一筆。

剛咬了一大口妖肝的龜獸只覺眼前景色一變,瞬間懷疑人生,腳下空間怎麼變成透明如鏡?

我這是置身星宇蒼穹了?

不行了,暈了暈了!

眼前星辰快速旋轉,讓它瞬息迷失方向,緊緊趴下才不至於暈晃,唯一的安慰是,那團妖獸內臟是真的,至少也是八星……

夏鴻騰一躍而出,小心地慢慢地向它走去,見不過十幾步了龜獸還沒有反應,就知道陣盤奏效。

幾步上前,一把抱住金盤,直接把它連龜一起搬到歸藏空間悟道茶林中,讓這貨好好開智再說。

「咦,搞定!」夏鴻騰忍不住著拳頭狠狠一揮,「小米柔,今天多謝你幫忙,否則這龜還真不好找!」

「你這是修出小世界了?」米欣柔驚奇地道,根本沒在乎夏鴻騰自我稱呼她,她混在江南大族世家,也算飽讀奇書,一下子就從夏鴻騰收走雙頭龜的動作中看出端。

「修鍊小世界其實也不難,下次你去捉只土靈龜,或者弄個土靈丸,哥幫你也改造個小世界玩玩!」

「一言為定!」米欣柔瞬間找到人生新方向,角色進入很快地道:「公子,請隨奴家回去沐浴更衣,讓奴家好好為你洗洗風塵!」

夏鴻騰隨米欣柔回到米府,米奇沛能力很強的已經把島上各勢力震壓血洗成功,這貨『狐假虎威、只誅部份擋路石』的策略,讓他很快奪得全島控制權!

「恭迎聖島主!我已把島上七大世家的人集合完畢,請聖島主訓話!」

夏鴻騰剛洗完澡出來,就被米奇沛堵住做功課,只能苦笑著道:「那前面帶路!」

遠處廣場上,眾人鴉雀無聲地看向這位特兇殘的新島主,就在夏鴻騰洗澡時間,他捉走那頭九品雙頭龜獸的事也已經傳開,更為他增加了不少更神秘的話題!

夏鴻騰沒想到這個島嶼上人數不少,毛估一下,怕有一萬多人。

「請聖島主訓話!」米奇沛狗腿味很足地大吼一聲。

「哈哈,不用這麼嚴肅,本公子簡單介紹一下,本人夏鴻騰,乃天水通吃山莊莊主,名下不包括此處,有三處大莊院,旗下相關屬丁十八萬。

我說這些話的意思是說,以後你們這邊儘管捕魚捉蟹,我都有能力幫你們交易,按市價內部消耗掉。

同樣,你們所需的東西,也可以很順利地從別的莊院兌換到,這就是你們靠上我的福利!

別擔心我亂吹,呆會五品以上的靈龜師留一下,我們另外開個會真正落實一下!

同時,我想送各位喜歡玩權力紛爭的人一句話,就憑你們這些小力量,在真正的實力面前屁也不是,所以團結奮鬥才是唯一出路。

也不要把眼光只盯這麼一個小島嶼,在此我放個話,附近其他荒島,誰開發誰就是副島主。

至於此島副島主,本公子暫授權米欣柔干五年,你們也知道這傢伙還欠我好多金子,我要好好剝削她!

最後說一句,凡我名下屬丁,享有生命平等權利,得利按勞分配,其他管理者切記,若發現刻意苛扣者,殺無赦!

好了,老米,馬上把五品以上的人組織一下,到時去內院再開個會!」

五品以上的人都是高端戰力,夏鴻騰莫名的手癢,想圈人。 夏鴻騰回到內院沒多久,米奇沛就帶領三十八個人走到夏鴻騰休息的院子。

夏鴻騰略一掃米奇沛遞上的花名,只見七品巔一個,七品初兩個,六品以上十二個,五品以上二十個。

這種戰力在中等宗門中,也算不錯了,可見海洋中有好東西讓這幫人提高靈龜境界!

「大家都是人中龍鳳,我就不廢話了,本公子出身聖門,正宗玩龜師,臣服本公子者,本公子許諾你一年內,讓你們普生一級,還可以帶你們玩幾波聖門秘法。」

「聖島主,老夫一事詢問,不知道你對李夢媗如何處置?」

一個六品老者出聲道,眼下島上王族已經被老米血洗完畢,他李家因為跟米家還算有交情,但是又明顯跟米欣柔有衝突,處境相當尷尬,所以他想當面要個實錘答案。

「對了,米李雙珠怎麼回事?你們島國怎麼玩到江南吳越大族去了?」夏鴻騰不答反問,他對兩女從島國混到江南相當好奇。

「這個,我們島國也想上岸玩嘛,所以暗中玩了一出調包計,把兩女分別運作到兩個大家族中!」米奇沛不好意思地道。

「既然你們玩這遊戲都花了這麼多精力,那就繼續玩,李夢媗這丫頭,除了心胸有待增強外,其它方面還算不錯,值的搶救一下!」夏鴻騰一錘定音。

隨後乘李家人心情大好,直接開啟人前顯聖的圈人遊戲,給他們單獨建了一個捕魚達人群,同時把夏奴紫、夏奴赤、李廷蘭和木老也拉到這個群中,介紹給他們對接,讓他們自己探索玩……

翌日清晨,夏鴻騰和米欣柔看了一個日出和潮漲后,就告辭離去,做為職業玩龜師,他時刻被殘圖鞭策在努力凝令捉龜的路上!

金陵。路上。

夏鴻騰一騎馳行。

師光雪曾說金陵紫霞湖那裡還有玄光龜出沒,眼下外域聯軍快打到那裡,夏鴻騰擔心晚了會被外域的人捉走。

玄光龜對大多數人來說雖然沒多大用處,但總歸是靈龜,其龜藏空間儲物功能本身就是戰略資源。

「吁!」

夏鴻騰快騎轉彎后,居然看到前面有兩幫黑壓壓的人馬在對峙。

一幫人馬車隊滿滿都是貨物,正熟練地擺著首尾相銜的圓桶陣防禦。

一幫不用看,也知道是響馬盜賊,想強搶貨物,他們人數上明顯佔大優勢,有八百多騎。

好在押鏢的人是六品中靈龜師,雖然只有兩三百人,還勉強有話語權。

夏鴻騰正看得一愣間,身後又有十騎快速奔來。

「老三,聽到你堵到大魚了,哈哈哈,大哥我來支援了!」領頭之人大笑著道。

一個七品中,兩個六品巔,七個六品初!

押鏢鏢頭史方忠瞬間面如死灰,明白眼前這幫人,是某流域戰隊人出來客串響馬打牙祭的,自己這趟栽定了,運氣不好,怕全被滅口!

「馬上放下武器,交出龜藏中所有貨物,可留爾等一命!」七品靈龜師霸氣地搶劫道,根本無視史方忠身旁金陵鏢局的戰旗。

夏鴻騰沒想到居然在金陵的官道上就能撞到明目張胆的搶劫,那些貨中,他明顯感應到李廷超手法製作的戰墨,由此斷定這幫倒霉貨還是自己通吃山莊的大客戶。

客戶就是恩主,居然有人要斷自己的財路,夏鴻騰瞬間在替天行道群發了一個大公告:

金陵路上遇八百馬賊在打劫,領頭十人,一個七品中,兩個六品巔,七個六品初,其他清一色四品中,十來個五品小隊長的樣子,想撈功德的人準備等箭!

夏鴻騰想了想,又把同樣內容發在『千慈百劍群』和『捕魚達人群』,同時各發了五個參加條件限制名額,凡五品以上靈龜師,皆可按搶額順序前五位排名有效傳送。

此時,夏鴻騰看到這幫被搶劫的人有怒不敢言,果真放棄抵抗,並且開始無奈地把各自龜藏空間中的物資往外掏,他知道自己是時候出聲了!

「敢問眾位可有夏鴻騰私友幣?」

    Leave Your Comment Here